第五十七章

    云浅月听到夜天倾的声音,脸色更沉了几分。舒籛镧钔

    “原来浅月是大师要找的那个封笔的有缘人?”云王爷跟随夜天倾之后走出,看到灵隐大师拦在云浅月面前,也讶异地问。

    “到底算不算,快点儿!我的手腕都快被掐断了。”云浅月不理会夜天倾和云王爷。心下烦闷。想着她怎么就这么倒霉!从来了就一日好日子还没过上呢!这接连的风暴就快砸死她了。难道这个身体的主人以前也是日日处在水深火热中?天可怜见的……

    “阿弥陀佛!佛求有缘人是不假,但也要彼此心甘情愿。老衲虽然心甘情愿,但是浅月小姐显然不是如此。老衲若是强行给浅月小姐算卦,就是强求了。强求不是我佛慈悲。那么就失了卦象的灵术。也就是说此时还是机缘未到。”灵隐大师看着云浅月,双手合十,“今日就罢了吧!”

    “这可是你说的啊!”云浅月顿时一喜。

    “嗯,是老衲说的,老衲这就等着浅月小姐何时想要卜算之时再给浅月小姐卜算。这一卦留待他日。”灵隐大师颔首道。

    “哥哥,听到了吗?还不放开我?”云浅月转头得意洋洋地看着云暮寒。

    云暮寒蹙眉,紧攥着云浅月的手腕不松,看向灵隐大师,“大师,您云游四方,四海为家。您和妹妹再遇见时候,不知是何时何日,今日有机缘相遇就是机缘。还是请大师将这一卦卜算了吧!”

    “云世子,卦象也是要求心诚则灵。浅月小姐无心,就算卜算了也是不灵验的。天地随广,有缘便是咫尺天涯也可相遇,无缘就是对面相遇也不相识。老衲虽然云游四方,但也不是无迹可寻。他日浅月小姐若是想找老衲,还是找得到的。”灵隐大师摇摇头,对云暮寒道:“将浅月小姐放了吧!”

    “听到吗?心诚则灵!我的好哥哥!”云浅月拉长音冲着云暮寒没好脸色。

    “浅月,你还是让大师……”云王爷也觉得机会千载难遇。不明白他这个女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叹了口气,他在她自小就没明白过,如今更是难以明白。

    “你们都烦不烦!别让我恼啊!”云浅月脸沉了下来。

    云王爷立即住了口。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神情似乎十分无奈,只能缓缓松了手。

    云浅月揉了揉被攥红的手腕,狠狠挖了云暮寒一眼,对灵隐大师摆摆手,“青山绿水,后会无期啊!”话落,她向容景的马车走去。

    “青山绿水,后会有期!浅月小姐没准有朝一日会主动去找上老衲的。”灵隐大师看着云浅月快步而走的身影笑道。

    云浅月切了一声,走到沉香木打造的马车前,伸手挑开帘子就钻了进去。通体漆黑的马车和遮挡的帘幕,再看不到车内情形。

    “大师后会有期!”容景浅浅一笑,对灵隐大师微微一拱手。

    “景世子后会有期。你我勿须诸多客套,景世子好走!”灵隐大师合十含笑道。

    “也是!”容景点点头,转身向马车走去,他步履虽然缓慢,却很快就走到了马车前,伸手挑开帘子,进了马车。之后声音传来,“容昔,你坐你二姐姐的马车回府!”

    “是,世子哥哥!”容昔乖巧地点点头,向容铃兰的马车走去。

    弦歌早已经等候在马车前,见二人上车,立即一挥马鞭,马车走了起来。

    “我也希望和大师后会无期!我不喜欢听和尚念经。”夜轻染对灵隐大师摆摆手手,去牵他的马。

    “小王爷好走!”灵隐大师再次合十而笑。

    “喂,你不是要去坐车吗?”夜天煜在夜轻染后面喊。对灵隐大师匆匆一拱手,立即追了上去。

    “月妹妹如今定是一副臭脸。我才不想此时去招她厌。就让她对着弱美人发脾气去吧!”夜轻染唏嘘了一声。他没帮到她有些惭愧啊!可是也不怪他,云家那老爷子手腕高着呢,若是他要是真招了那老头子恨的话,他恐怕真将那小丫头锁着让他见不着,那小丫头又武功尽失,估计也偷溜不出来。他自然被云暮寒威胁不敢动作。

    “唔,也是。月妹妹似乎真不一样了。”夜天煜想起刚刚云浅月居然对云王爷冷脸恼怒,也唏嘘了一声。那脸色当真是臭的可以。

    “哪里有不一样了?我看就是她的本性而已。”夜轻染解开缰绳,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向山下冲去。直上直下的盘山道旁人都不敢骑马,他却是如履平地。

    夜天煜蹙眉寻思,眸光微微闪烁了片刻,转身走向自己的马车。

    云暮寒对灵隐大师点点头,灵隐大师也点点头,他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太子殿下、云王爷后会有期!”灵隐大师对着夜天倾和云王爷道。

    “大师何日离开灵台寺?”云王爷询问。他还是想着自己说不通浅月,若是老王爷也许有办法说通她来卜算这一卦。

    “老衲也稍后就离开,应一道友相邀前去东临海一趟。”灵隐大师道。

    云王爷一惊,“大师要去东临海,那万一浅月回心转意想要求取您一卦,那该如何去找您?”

    “云王爷放心,浅月小姐心志坚定。短时间是不会寻找老衲的。也许此生都不会寻找老衲也说不定。佛讲究机缘。云王爷勿要太过钻牛角尖才是。”灵隐大师笑道。

    云王爷点点头,只能心里叹气。

    “父皇此次派遣我来祈福沐浴佛音收获甚大。父皇本来欲请大师入宫参佛几日,如今大师要远程,恐怕不成了。不知大师何日归来?希望下一度的祈福节还能再见到大师。”夜天倾询问。

    “东临海路途遥远。归期无定数。小则一二年、三五年,多则十年八年也说不准。太子殿下勿念。”灵隐大师看着夜天倾,郑重道:“老衲送太子殿下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太子殿下需慈悲为怀,心胸宽阔,才能天宽地广。反之,恐怕会祸起天意。太子殿下需谨记。”

    “天倾受教。定会谨记于心。”夜天倾颔首点头。转身向,马车走去。

    容铃兰立即抬步跟上夜天倾。

    “希望大师早日从东临海回来。”云王爷拱手,也向自己马车走去。

    马车如来时一般拉出长长的一队,向山下走去。前面容景的马车早已经没了踪影,后面的马车刚刚启程,从上而下,香泉山形成一道醒目的风景。

    “阿弥陀佛!”灵隐大师对着天空双手合十,神情似悲悯又似叹息。

    “师叔,那浅月小姐真有不同?”慈云方丈问灵隐大师,“与我佛有缘?否则为何您非她不可?”

    “她啊,与佛无缘。”灵隐大师笑笑,不欲再说,转身回了寺中,一边走一边道:“我也该收拾行囊启程了。”

    “慈云真想和师叔一起离开。只是没想到却出了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受难以及十二金像被盗走之事。如今又被拴住了。恐怕皇上不会放过灵台寺。”慈云方丈一叹。

    “有难就去荣王府寻求景世子,他看在老衲的面子上定会相助一二的。”灵隐大师道:“你放心,灵台寺有惊无险。那十二尊佛像啊……就不要再想了。交给皇上和太子殿下去烦心就好。”

    “师叔说的是!”慈云大师点头。

    二人说话间进了寺中。山门关闭,热闹了数日的香泉山终于安静了下来。

    沉香木打造的马车内,直到下山云浅月都一直沉着脸对着容景。容景靠着车壁坐着,似乎没看到云浅月冷脸的神色,从上车后就手捧了一本书翻看。似乎看得极其入神。如玉的指尖不时翻动书页,轻轻的翻书声不时响起。

    半个时辰后,云浅月待得无聊,也没有睡意,也拿起一本书倒着翻看起来。

    容景眼皮抬了抬,看了云浅月一眼又垂下继续看书。

    车中二人都不说话,各自看书。车厢外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掺杂着凌乱马蹄声连续地响起。下山后,走上官道,晃荡的马车才平稳。

    夜轻染打马来到车前,“月妹妹,你在做什么?下来骑马吗?我载你一程!”

    “不骑!”云浅月头也不抬。

    “还在生气啊?前面十里地之后我可就要转了路去军机大营了。你想找我赛马估计又要等好些日子。”夜轻染道。

    云浅月抬头,蹙眉问:“军机大营离京城很远?”

    “军机大营在西山,离这京城五十里地。也不算远。但是半个月后就是每年一度的武状元大会。今年皇伯伯有旨,会有所扩充武考范围,不止京中各府好武学的公子们、各州县武子们,布衣百姓只要过了各州县所设的前三名,都可以参加此次武选。军中优秀者也可以参选,进入前三甲直接官升三级。头名武状元封官拜将,最主要的是还有和弱美人交手的机会。我掌管军机大营,如今自然要回去忙于此事。恐怕半个月之后才能寻到空来去找你玩。”夜轻染道。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半个月之后又有热闹了?”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见他神色淡淡,她想着如今这家伙功力尽失,手无缚鸡之力。十年的奇才桂冠长盛不衰今年估计要交出去了。

    “嗯,那是自然!”夜轻染点头。

    云浅月放下书本,伸手去挑帘子,“既然如此,那我就出去和你骑马吧!”

    云浅月手刚伸出,容景出手拦住他,对外面的夜轻染道:“如今正当白日,她如何与你共乘一骑?出外游历七年,脑子都游历没了?别忘了这里是天圣京城,不是蛮荒之地。你不在乎名声,她可有要在乎的。”

    云浅月偏头看容景,她何时理会狗屁名声了?

    “也是!你这弱美人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了。小丫头,那就等半个月之后完事儿我再去找你赛马。”夜轻染点头,“那我先去军机大营了!”

    “那好吧!”云浅月同意,的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然她不怕什么乌七八糟的名声和传言,但是总归是麻烦。她对麻烦向来敬谢不敏。

    容景松开了手,继续看书。

    云浅月却是伸手挑开车帘,只见夜轻染已经打马离开。骏马疾驰,他身姿端坐在马上笔直,仅仅是一个背影居然也说不出的潇洒。她正看着,夜轻染似乎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回头对她看来,松开缰绳,双手捧着脸对她做了个怪脸,她扑哧一笑,想着夜轻染真是一个让人轻松且好相处的人。直到看不到夜轻染身影,她脸上依旧挂着浓浓的笑意。

    容景抬头看了她一眼,温润的声音淡淡,“放下帘幕,你刺到我眼睛了。”

    云浅月收回视线,哼了一声,“我帘幕就挑了一道缝,连个阳光都看不到,如何能刺到你眼睛?胡扯!”

    容景头也不抬道:“你笑得像是花痴,我看了自然刺眼。”

    云浅月顿时恼怒,伸出腿狠狠踹了容景一脚,瞪着他,“最好闭上你的毒嘴。夜轻染比你好多了,我自然要对他笑。花痴也比你好看。”依然为他刚刚不帮她而恼怒。

    容景忽然放下书本,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瞪着她,“难道我说得不对?”

    容景眸光微凝,忽然伸手一把将她手腕攥住,用力一拽,云浅月就被拖到了他面前,他低头看着她,声音极低,“嗯?你将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喂,你松手!”云浅月不妨这家伙突然动手,伸手去掰他手腕。可惜她面前这个人虽然功力尽失她也没他力气大,只是有些恼地看着他,没好气地道:“说什么?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事实?”容景清泉般的眸光骤然深邃。

    云浅月一愣,她盯着容景的眼睛,还没发现他的眼睛居然还会变色。她正看着,不妨容景突然低下头,向她凑近。

    云浅月一惊,连忙躲闪,奈何躲不开,只能看着那脸凑近,放大,如莲似雪的清雅之气瞬间将她包裹,她连忙道:“喂,容景,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我的嘴毒吗?我让你尝尝,试试能不能将你毒死。”容景的头继续向云浅月的唇吻来,手腕的力道丝毫不松懈,钳固着她一动不动,他低声道。

    “自然能毒死,你……你滚开……”云浅月骤然觉得心跳加速,慌乱地看着容景的唇凑近她,本来伶牙俐齿,如今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这样的风流阵仗,她哪里经历过?觉得自然要被他的气息给渲染了,一颗心似乎要跳出心口。

    容景看着云浅月慌乱的样子,眸光微闪,低低道:“能不能毒死你说了不算,只有试过了才知道……”话落,唇瓣贴上她的唇瓣。

    云浅月感觉她呼吸都停了,心跳了也停了。所有的一切都九霄云外,只有眼前这个人和他清凉如羽毛的唇。她全身僵硬,一动不动。

    容景只是轻轻一触云浅月唇瓣,轻若无痕,似碰到好似又没碰到。他忽然一把将她推开,闭上眼睛靠着车壁嫌恶地叹息道:“你实在令我下不去口,算了!”

    云浅月感觉好像在做云霄飞车。听到容景的话,她大脑翁一声,所有慌乱刹那都烟消云散,她恼怒地瞪着他,“你个烂人,你……”

    “你若再骂一句,我就真会不嫌弃也要给你试试。”容景警告道。

    云浅月声音戛然而止。虽然心里磨牙恨得要死,但是却是住了口。伸手按着心口,想着不气,不气,反正还没有多远就到家了。她以后也不用见这个毒嘴毒蛇毒心毒肝毒肺的男人了!如今就忍忍!

    马车内陷入沉静。

    云浅月为了不闹心,背过身不看容景。在心里将他骂了个祖宗十八代!

    容景闭着眼睛睁开看着云浅月背着的身子还气得一鼓一鼓的,他嘴角微勾,如玉的手轻轻放在唇瓣上按了按,又缓缓放下,无声而笑,笑意刚刚绽开,又隐没于无形,眼中的笑意也化为深邃幽寂,片刻,他再次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抹剪影,他如诗似画的容颜看起来莫测莫名。

    一路再无话,马车畅通无阻地入了城。

    云王府门口,云孟早已经带着人等候,一见容景的马车来到,他立即上前,“多谢景世子送我家小姐回府。老王爷吩咐说请世子入府吃过便饭再回荣王府。”

    “告诉云爷爷,说不必了。容景这就回府。”容景闭着眼睛不睁开,对外道。

    “既然这样那世子改日再来也好。”云孟知道容景说一不二,也不坚持,见云浅月已经挑开帘子跳下车,他立即大叫,“浅月小姐,您怎么还跳车啊?这样不淑女……”

    云浅月脚沾地,一句话也不说,就向府内走去。步履很快,转眼间就没了影。

    云孟一愣,看着云浅月,又看向紧闭的马车,刚要问容景他家小姐怎么了?容景已经开口吩咐弦歌赶车。弦歌再不耽误,一挥马鞭,马车立即驶离了云王府门口。

    云孟愣愣地看着容景马车走远,他连忙去追云浅月,大叫道:“小姐,老王爷让您回来立即过去他那里。他正在屋子里等着您呢!”

    云浅月本来要回浅月阁,只能停住脚步,拐道向云老王爷的院子内走去。她脚步踩得重重的,一路走来踢到了好几株开得正艳的花。心中郁气不散。

    “哎呦,我的好小姐,这可是金品牡丹。都被您给踢坏了。”云孟跟在云浅月身后,连忙扶起被她踢倒的花,心疼地嚷嚷。

    云浅月恍若不闻,她此时满脑子都是容景那混蛋刚刚的举动和那句话。

    “小姐,老奴知道您此去灵台寺受了委屈,您放心,老王爷正在查呢!定能还您一个公道。将那害您和景世子的人找出来。”云孟跟在云浅月身后两步,不敢跟得太近,生怕云浅月这气势将他踢倒。

    云浅月哼了一声,依旧不答话。

    云孟也不再开口,想着小姐和景世子今日都看起来不对。怕是因为在地下佛堂关了三日夜郁气依然不散吧!希望老王爷能将小姐开导好。

    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云孟停住脚步,云浅月自己走了进去。

    “你个蠢丫头,还知道回来?每次出去一趟都给我做些蠢事儿回来!”云浅月还没进屋,云老王爷的骂声从屋内传了出来。

    云浅月立即停住脚步,转身就往外走。她此时心情不好再进去挨骂的话,可不敢保证会不会真去揪了这老头的胡子。

    “喂,臭丫头,你回来!”云老王爷见云浅月居然返回去了,立即大喊。

    “你要保证不骂我一句,我就进去。你若是还想骂我,我就等你先骂够了我明天再来。”云浅月背着身子威胁云老王爷。

    “你个臭丫头!你还反了不成?”云老王爷吹胡子瞪眼睛。

    云浅月也不答话,继续往外走去。

    “唉,你……你回来!我不骂你了。”云老王爷见云浅月真要走,只能服软。

    云浅月郁气散去一半,转身走了回来。

    玉镯含笑着走出,给云浅月见礼,云浅月对她点点头,抬步进了屋子。云老王爷正站在桌前临摹字帖,见她进来哼了一声,“臭丫头,几日不见,你倒是长了脾气了?”

    云浅月也哼了一声,走过来大咧咧地坐在了老王爷面前,瞟了一眼他临摹的字帖,忿忿地道:“谁要你让容景那个烂人带着我去灵台寺来着?我险些小命交待那了。若我死在了那里,看你还上哪里找我这么聪明的孙女!”

    “有景世子在你身边护着你,你怎么会死?别胡说八道!”云老王爷板下脸。

    “他险些自己都死那!”云浅月想起她辛辛苦苦一根筋救了那家伙不得好报就心中来气。

    “他即便自己死了也护着你不死!”云老王爷看着云浅月,见她提起容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吹了吹胡子,“怎么这副要吃人的样子。他得罪你了?”

    “得罪大了!我以后再也不要见到那个人!”云浅月道。

    “你个臭丫头,你以为谁愿意见你?若不是我厚着老脸派人去荣王府请景世子庇护你,你哪里有福祉能让他护着?景世子是谁?你是谁?你以后不见人家,人家还不屑见你呢!”云老王爷白了云浅月一眼,哼道。

    “那正好!我求之不得。”云浅月立即道。

    “你个臭丫头!简直就是找打!”云老王爷将手中毛笔扔向云浅月脑袋。

    “爷爷,你要打我一下,我这就走。”云浅月瞪着云老王爷。这老头骂人和打人的毛病真不好。她必须得给他改正。

    云王爷的毛笔在接近云浅月脑门一寸处被迫停住,他看着云浅月,胸脯鼓动,“你个臭丫头,当真反了。我打的就是你,你敢给我走一步试试!”

    话音未落,云浅月脑门着着实实挨了一下。

    云浅月哼了一声,瞪着云老王爷,她自然不敢真走。瞪了半晌,见云老王爷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似乎她要反抗他就打死她。她忽然双腿一蹬,“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要多响亮有多响亮,要多惊天动地有多惊天动地。

    随着她哭声响起,眼泪顿时如泉涌,哗哗地流。

    就在此时,有脚步声进了院子,正是随后回来的云王爷和云暮寒。二人听到云浅月的哭声,对看一眼,连忙快步向屋内走来。

    云老王爷顿时慌了,手中的毛笔也扔了,看着云浅月大哭,连忙道:“喂,臭丫头,你哭什么?”

    云浅月不理他,只管蹬着脚大哭,将桌子踢得砰砰响。

    “我……我打你那一下又不疼……”云老王爷无措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哭声更大了起来,就是不答话。

    “好,好,是我不对,我不该打你,我……”云老王爷伸手去给云浅月擦眼泪,被云浅月打开,他也不恼,陪着笑脸道:“爷爷知道你委屈了,乖,别哭,我不再打你就是了……”

    云浅月依然哭,脚也不停,桌子剧烈地晃动,桌子上的字帖和宣纸笔墨眼看就要掉地上去。她仿佛没见,踢得很用劲。

    “不要再哭了!”云老王爷见哄不管用,直接怒喝。

    云浅月哭声在他话落骤然高了起来,哭得好不凄惨,跟死了娘似的。

    云老王爷吓了一跳,看着云浅月,老脸揪成一团,又立即软下声音哄到:“爷爷还不是跟你玩呢吗?你至于吗?乖孙女,快别哭了,告诉我谁欺负了你,我将那小王八蛋去杀了怎么样?”

    “浅月,有话好好说,别哭了……”云王爷也不忍心,连忙走过来劝道。

    云暮寒则是快步来到桌前扶住桌子,拯救了一方上好的墨石砚台和一堆字帖,他倒是没出声,只看着云浅月眼泪如泉,眸光闪了闪。

    “哎呀,是爷爷错了,爷爷真错了……”云老王爷低声下气地赔不是。

    “浅月,你看你爷爷都跟你认错了,快别哭了……”云王爷何曾见过云老王爷给人赔礼认错?连皇上都让着他三分脾气。对云浅月又劝道。

    云浅月觉得是应该见好就收,哭声停了,一时间哭得厉害眼泪却是止不住流,她一边吸着鼻子一边看着云老王爷心疼的老脸问:“你真知道你错了?”

    “嗯嗯,爷爷真知道错了……”云老王爷连连点头。

    “以后再不动不动就骂我打我了?”云浅月又问。

    “不了,不了,以后就算你打爷爷,爷爷都不打你……”云老王爷立即道。

    “容景那个小王八蛋欺负我了,你也给我出气?”云浅月恨恨地问。

    “呃……这个……”云老王爷看着云浅月,一时间被堵住了话。

    “浅月,景世子如何会欺负你?你在香泉山这些时日可都是景世子在照拂的!若没有景世子那日去救你,你如今还哪里能坐在这里?”云王爷看着云浅月,“你刚刚从灵台寺下山回来时候不是和景世子好好的吗?这是怎么了?”

    “谁说好好的?那是因为我讨厌夜天倾比讨厌他更甚。所以才选择了坐他的马车回来。”云浅月一时间刹不住车,抽抽搭搭地冷哼。

    “估计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和景世子闹了别扭。”云王爷得出结论,对老王爷笑道:“父王,她这些日子受了不少苦,才被救出来,定是一肚子委屈,你又骂了她打了她,她自然心里不舒服的。”

    “你个臭丫头。哎……”云老王爷见云浅月终于不哭了,大松了一口气,拍拍云浅月的肩膀,安抚道:“快别哭了,爷爷知道你委屈,那也是你笨,怎么就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

    “我哪里知道那狗屁的催情引!”云浅月想起这个就气闷。

    云老王爷老脸一寒,“居然有人敢弄这种下作的东西来害我孙女!简直是不想活了。”话落,他又埋怨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臭丫头,景世子那孩子多好?你就不知道抓住机会让他给你当了解药?还吃他的天山雪莲丸做什么?若是他给你解了催情引,我老头子就将你嫁给他,这么一个孙女婿可比你这个臭丫头好百倍……”

    “喂!你还是不是我爷爷?”云浅月瞪眼,泪珠挂在小脸上,一双眼睛红红的,她不明白这老头子是什么眼神?容景哪里比她好一百倍了?

    “我自然是你爷爷!你个臭丫头,越来越没出息了。被人欺负了不会欺负回去?就知道回来找我老头子哭鼻子!”云老王爷话落,又看向云暮寒,训道:“还有你,臭丫头笨你可不笨,居然也中了那下作的东西。若是景世子不给你天山雪莲丸解了那下作的情毒,难道你就真等死了?我云王府的堂堂世子,唯一嫡子就等死?简直是笑话!”

    云浅月想着大炮终于转移她这里了,她看向云暮寒。

    云暮寒抿着唇不语。

    “再说清婉那小丫头长得又不丑,你拿她当解药怕什么?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我老头子就不信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要了她救了你一命,愿意娶就娶,不愿意娶以后再说,啥也没小命要紧。没出息!”云老王爷看着云暮寒,似乎一肚子气,伸手拍着桌子,“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身份是云王府世子?怎可轻易言死?”

    云浅月心里给云老王爷翘起大拇指,想着这老头真狠!

    云暮寒沉默不语。

    “你们两个,真是气死我了!”云老王爷看看云浅月,又看看云暮寒。

    “父王,您消消气,他们还是孩子。一时疏忽被人算计很正常,您就别怪他们了……”云王爷开口劝慰云老王爷。

    “你还不如他们!别忘了你那些女人都是怎么进门的!”云老王爷怒道。

    云王爷顿时住了嘴,脸色有些挂不住。

    云老王爷似乎也训够了人,折腾了一场他也累了,对云暮寒吩咐,“你明日进宫去看看那个清婉公主。据说人是醒了,神智有些不正常了。皇上听说你今日回京,也是让你这段时间多进宫去陪陪她。”

    “不去!”云暮寒语气果断。

    “说你笨你还就真笨了?此事如今她是最有关联的人。我听说臭丫头是吃了她送的糕点,而你那日在她那里用了饭,你们中催情引必是和她有关。即便她是蒙在鼓里也是受害的那一个,但毕竟她身边定能寻到蛛丝马迹。你如今要想查就得从她那里下手!”云老王爷道。

    云暮寒依然语气冷硬,“那也不去!”

    “不去不行!必须去!我老头子看看是谁在背后弄的幺蛾子敢害我的孙女孙子。”云老王爷态度强硬,“反正皇上给你放了两个月的假,让你教臭丫头识字学账本,你就专心去陪那小公主,关于臭丫头学习识字看账本的事儿我另外请人。”

    “你请谁?”云浅月看着云老王爷,这可事关她的前途。

    “你最讨厌谁,我就请谁。”云老王爷抛出一句话。

    她最讨厌的人是夜天倾!云浅月顿时瞪眼,然后又委屈地要挤眼泪。

    云老王爷不等她眼泪挤出来就断然道:“这回挤眼泪也没用,别觉得我老头子真老糊涂了看不出你的招数,你若是不乖乖听话,明日我就进宫向皇上请旨将你嫁出去!省得在我府中让我看了碍眼。”

    “不带这样的!我如今身体虚着呢,需要休养,休养知道不?就是休息,什么都不做!”云浅月彻底急了。

    “学识字也累不着,你有不用动手动脚。况且我看你如今精神的很。多吃点儿好东西补补就好了。”云老王爷堵住云浅月的话,“除了太子殿下就是景世子!你选一个。”

    “我都不选!”云浅月怒道。

    “既然都不选的话,我老头子明日就进宫向皇上请旨将你嫁出去。反正你也快及笄了。皇上没准正琢磨着你的婚事儿呢!”云老王爷道。

    “你……”云浅月恨恨地瞪着云老王爷。

    “你瞪我也没用。别的我老头子都依你,这识字和看账本必须学。”云老王爷很是强硬。

    “你个专制独裁!法西斯!”云浅月撇过头,懒得再理会这老头。

    云老王爷虽然不明白,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哼了一声,对云暮寒道:“就这么定了。你明日进宫去陪那小公主。我派人去问问太子殿下有空没?若是有空的话就请太子殿下教臭丫头,总不能老是麻烦人家景世子。”

    云浅月想起夜天倾那副嘴脸就恶心。恼道:“我不用他教!”

    “那你用谁教?”云老王爷挑眉。

    “就那个弱美人吧!”云浅月无奈。容景那丫的虽然嘴毒心毒,但是还是比夜天倾好多了。若是日日对着夜天倾的脸,她估计会疯了。

    “我老头子可不好意思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麻烦人家景世子了。你既然想要他教你,那就明日去荣王府自己找他说吧!他要答应自然好,他要是不答应,你就只能用太子殿下了。”云老王爷老眼精光一闪,慢悠悠地道:“我听说太子殿下对你进来好了很多,你对他冷脸他也不介意,还拉下架子对你好,这很是难得啊!若是我派人去说让他替了你哥哥教导你,估计他即便再忙也会很痛快地答应的。”

    云浅月脸色发黑,提醒道:“还有半个月就是武状元大会!他能有空理我?”

    “皇上今日早朝提了此事,将主持武状元大会的事情交给四皇子全权处理了。太子殿下自然是有空的。”云老王爷道。

    “就没别人能教我了?”云浅月问。

    云老王爷冷哼一声,“你是我老头子的孙女,云王府的嫡女,别人谁有那个资格教你?”

    云浅月抬眼望天,就看到了棚顶有一只蜘蛛在费力地结网,有一只蚊子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地飞过,还是不小心就粘在了网上,蜘蛛很快就爬过去将那只蚊子吃了。她忽然觉得老王爷和容景就是那个蜘蛛,结了一张大网将她这只蚊子困住,然后再慢慢地一点点儿地吞食入腹。

    “臭丫头,别看了,再看棚顶上也出不来花。”云老王爷道。

    “浅月,你听爷爷话,爷爷也是为了你好。景世子大才,冠绝天下。你若是能得他教导是你的福气。我看景世子对你还是不错的,你明日去荣王府请他帮忙,他一定会答应你的。”云王爷也劝道。

    “嗯,此事就这么定了吧!明日寒小子早些入宫,你也早些去荣王府。”云老王爷话落,挥手赶人,“你们都下去吧!省得在我面前碍我眼。”

    “放心!我以后再不来你眼前碍眼!”云浅月气哼哼地扔下一句话,一刻也不待了,抬步出了房间。她都打算好了要和那个毒嘴毒舌的混蛋老死不相往来了,如今屁大工夫都没有就要明日上门去求他!这简直是……令人悲愤欲死,情何以堪?

    ------题外话------

    无限感动亲们将咱们的月票再顶上来,不过目测后面的月票似乎追得很神奇的猛烈,所以,没给票的亲,表要再留着啦,否则我真跑你家门口晃悠去啊~(⊙_⊙)

    谢谢下面亲们:abc小雪儿(5钻)、mahaiteng2(5钻)、徐静1986(2钻16花)、彼岸冥血00(2钻4花)、785995862689(3钻)、yixia90909(2钻)、13828269890(2钻)、泠柳(2钻)、danran111(2钻)、hkcyl(2钻)、欣欣然98(100打赏1花)、傲莲(100打赏)、wendychi(1钻)、an593594(10花)、完美无泪(1钻)、蝎子十三(10花)、染心夜(8花)、夏抒繁(2花)、桑天蓝(2花)、蝴蝶心结(3花)、985115(2花)、流水自无心(1花)、fanghua1(1花)、一元钱假钞(1花)、海在飞(1花)、清茶禅心(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