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云浅月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站在门口不走,一脸悲愤莫名。想着她是不是从来这里表现得太软弱了?让人逮住她就使劲的欺负?她是不是应该强硬起来,拿出二十一世纪自己那个身份时候的魄力和架势?让谁也不敢再小看欺负她?

    可是那样的话她又是一个李芸,还是云浅月吗?

    她如今是云浅月,云浅月痴情痴傻于一个男人,云浅月软弱被云王府一堆上不得台面的小妾庶女欺负,云浅月大字不识一个,更别说看账本掌家了?若是她突然什么都会了,从傻子笨蛋废物变成天才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她这辈子打定主意想要好吃懒做,想要当米虫被人养着,想要不张扬不出风头不锋芒毕露不再无私为国奉献一腔热血和才华能怎么办?

    忍吧!

    云浅月深吸了口气,可是这被压迫的日子实在没滋味啊!

    “你若是真不想去的话,我就跟爷爷说,带着你在身边。一边陪着清婉公主,一边教给你识字。如何?”云暮寒走出来,对云浅月询问。

    “不用!”云浅月回头瞥了他一眼,甩开大步向浅月阁走去。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身影很快就走了没影,收回视线苦笑了一下,她大概还在记恨他抓住她让灵隐大师卜算之事。回头看了一眼老王爷的屋子,王爷并没有出来,他抬步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云老王爷屋子内,云王爷待云浅月和云暮寒都走远了,低声道:“浅月毕竟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让她日日和景世子待在一起也会惹起风言风语,这样恐怕不妥。依孩儿看还是等寒儿陪公主一段时间后得了空时再教她也不迟。”

    “有什么不妥?我看没什么不妥。这事情你不用管了。管好你自己那一摊子就行了。”云老王爷摆摆手。

    云王爷还想再说什么,但见云老王爷一副不愿听他说的神情,只能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躬身告退了出来。

    三个人先后离开,云老王爷看着桌子上被弄得凌乱一团,他抖着胡子骂了一句,“臭丫头!还治不了个你的话,我就白当你爷爷了!”

    云王爷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总觉得让云浅月和容景学习不妥。男未婚,女未嫁,如今就算这天圣民风开放,但恐怕也会有风言风语的。不知道老王爷怎么想的。当真是人老糊涂了。难道还想着浅月嫁给景世子不成?皇上怎么可能允许?

    “父王!”云王爷正寻思着,迎面传来一声娇呼。

    云王爷抬头看去,只见云香荷由婢女扶着走来,手上依然缠着白布,他收起心思,出声询问,“你不在院子中养伤,如今怎么出来了?”

    “女儿听说妹妹在灵台寺出了事儿,十分挂念。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妹妹,我以前当姐姐不合格,如今这些日子也醒悟了许多。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所以我就出来了,本来想去父王的院子询问,但听说父王在爷爷的院子里,也就连忙赶过来了。”云香荷低声道。语气十分真诚。

    “嗯,你能想明白就好。你们姐妹以后也能好好相处。她这一回是遭了大难,不过幸好无事,也算是有福气之人。如今她刚回了自己的院子,你过去看看她吧!”云王爷欣慰地点点头。不管怎么说云香荷可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觉得她品行还是不差的,所以将责任都推在了如今被贬为侍妾的凤侧妃身上了。是她教导不利。

    “是,女儿这就去看看妹妹。”云香荷乖巧地垂下头。

    “嗯,去吧!”云王爷摆摆手,向书房走去。

    云王爷刚一离开,云香荷抬起头,一双美眸现出恶毒之色,她可是听说了云浅月武功尽失了,还叫无事?她一个大字不识的女人,什么都不会,唯一拿的出手的也就是武功有两下子了,如今连武功都失了,她还能有什么?她冷笑一声,向浅月阁走去。

    云浅月回到浅月阁,只见彩莲、听雪、听雨三人都已经回来。

    赵妈妈眼角噙着眼泪,带着人迎了出来,拉过云浅月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见她无大伤,才放下心,对她劝道:“老奴听说小姐没了武功,不过也不打紧,武功再好也没有命打紧,小姐如今能平安回来就是最好了。以后小姐喜欢武功可以慢慢再练,千万别伤心。”

    “嗯!”云浅月笑着点点头。看着眼前的赵妈妈和浅月阁侍候的人脸上都真心挂着关心,她心下温暖。郁气顿时散去了大半。抬步向里面走去。

    浅月阁依然如她走时一般,被打点的井井有条,窗明几净,院中兰花吐香。

    云浅月被人簇拥着进了屋。

    “这些日子小姐不在府中,府中到也安宁。没出什么大事儿。就是三姨娘和五姨娘来问过账本的事情,老奴说小姐带走去学了。三姨娘和五姨娘脸色虽然不好,但也没为难老奴。”赵妈妈笑着道。

    “嗯!”云浅月点头。提起账本她就头疼。

    “小姐,奴婢看您脸色不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彩莲问云浅月。

    “没事儿!明日要去荣王府请容景教我学字,不想去而已。”云浅月道。

    “小姐,这可是好事儿啊!景世子之才冠绝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比咱们府世子要有才华,您能跟他学习是您的福气,怎么就不想去呢?”赵妈妈连忙劝,“这京中恐怕谁人都没小姐的福气呢!”

    “是啊,小姐,您又能见到景世子了!”彩莲一听乐了。

    “景世子定然好好教导小姐的,比咱们世子要教得好。”听雪也立即道。

    “是啊,小姐,您一定要去。没准您几日就能学会掌家了呢!”听雨也附和。

    云浅月无语,她真是不明白了,容景给这全天下的人都下了什么**汤?让人人都拿他当爷供着。她也实在佩服他有这份本事。她摆摆手,烦闷地道:“我说不想去而已,又没说不去。都不用说了。”

    四人一听都齐齐现出喜色。想着小姐若是和景世子学的话,离掌家不远了。

    揭过了这件烦闷的事儿,彩莲、听雪、听雨三人开始围着赵妈妈叽叽喳喳说香泉山祈福节的事儿,屁大点儿小事儿从她们口中也能说出花来,而且院中侍候的小丫头们也都挤过来听,一时间屋内热闹无比。

    云浅月坐在椅子上笑看着她们,觉得生活其实还是很美好的。至少前世她没这种时间坐着听别人叽叽喳喳唠嗑的快乐。

    一群人正说得兴奋处,云香荷和她的婢女走进了院子。

    “小姐,是大小姐来了!”彩莲正对着门口,一眼就看到了进来的云香荷。

    众人闻言都立即住了嘴,向门口看去。

    “嗯!”云浅月向外瞥了一眼,她虽然没有武功,但是前世训练的敏锐还是能让她听到五十步之内的声音。云香荷和她的婢女走到院门口时候她就听到了声音。她皱了皱眉,对赵妈妈问道:“她不是被关在院子里养伤吗?”

    “是在养伤,老奴这些日子也没见到大小姐出来,怕是今日刚出来。”赵妈妈低声问:“小姐,您若是不想见老奴将人打发了,就说你不见人。”

    “不用了,让她进来吧!我看看她想作什么?”云浅月摇摇头。

    赵妈妈几人不再言语。

    “妹妹去灵台寺一趟,大难不死回来,姐姐过来看看妹妹。”云香荷抬步走了进来,脸上挂着笑意,“听说妹妹此回武功尽失,妹妹那么喜欢舞刀弄棒,如今武功失去,以后当真是花拳绣腿了。真是可惜啊!”

    感情是来笑话她的!云浅月冷笑一声。

    “你大字不识几个,琴棋书画又不会,针织女红不懂。如今连唯一拿手的武功都没了,当真是一无是处了,我看……”云香荷一脚迈进门槛,口中一边笑道。

    “将她给我乱棍打出去!”云浅月以为这女人有什么新鲜呢!原来就是挖苦她来了?老王爷欺负她就算了,谁叫他是她爷爷,容景欺负她也就算了,谁叫她心没他黑,嘴没他毒,云暮寒欺负她就算了,怎么也是她亲哥哥。可是小小的云香荷凭什么敢来欺负她?真当她是好惹的吗?

    “小姐……”彩莲等人都看着云浅月。

    “我说将这个女人乱棍打出去,没听到吗?”云浅月加重语气道。

    “是,小姐!”彩莲、听雪、听雨齐齐应声。

    三人有的拿扫把,有的拿鸡毛掸子,有的拿蒲扇,向着云香荷冲了过去。三人这一带头,院中侍候的丫鬟婆子们顿时各找家伙,蜂拥而上。

    “云浅月,你敢!我是奉了父王之命来看你的!”云香荷大叫了一声。

    众人闻言立即住了手。

    “打!”云浅月吐出一个字。云王爷即便在她面前,这个女人敢这么冷嘲热讽她的话,她也照打不误。

    彩莲等人再不犹豫,手里的东西都向着云香荷招呼了去。开始还下手轻,后来东西打到了云香荷的身上,云香荷大喊大骂“下贱蹄子也敢打我”的话,很快众人就想起以前这位大小姐趾高气扬没少打了浅月阁的人,一时间旧恨都涌了上来,下手就丝毫不客气了。

    不出片刻,云香荷就招架不住,抱着头被婢女扶着打出了浅月阁。

    众人见将人打出去了,一时间得了畅快,都志得意满拿着手中的东西回来了。

    “不错!”云浅月笑看这众人,“以后这种事情就这样处理。我们浅月阁的人要抱成一团,不能让人欺负了。”

    “是,小姐!”众人都点头。

    “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也不要仗着我纵容就嚣张地去欺负别人。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要是我浅月阁的人一日,我都会照拂你们,不会亏了你们的。”云浅月又道。

    “是,小姐!”众人再次垂首。

    “行了,刚刚没说够的接着说,没听够的接着听。”云浅月笑着摆摆手。

    浅月阁内霎时又热闹起来。欢声笑语叽叽喳喳声不时传出院外。

    云香荷头发被打得乱了,身上各处都疼,估计都青了。她恼恨地看着浅月阁,没想到云浅月如今没了武功还这么嚣张。她听着里面的欢声笑语,更像是嘲笑她一样,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猛地一跺脚,“走,我去找父王评理!一定要处置了这个嚣张的死丫头。”

    云香荷的婢女也挨了不少下打,但总得来说还是比云香荷轻,棍棒都招呼云香荷身上了,她连忙扶了云香荷,二人向云王爷的书房走去。

    云王爷书房内。

    三姨娘和五姨娘知道王爷回府,打听到来了书房,都屁股后面急急追了来。无非是惦记着掌家之权。此回二人私下里达成一致意见,两人不再争了,就算两人和着掌家,也要将掌家的钥匙拿在手里。若是云浅月那黄毛丫头掌家的话,她们哪里能有好日子过?好不容易整倒了凤侧妃,如今自然不能便宜了云浅月。

    可是软磨硬泡,旁敲侧击说了半天云浅月掌不了家,云王爷半分口也不松,言明浅月是云王府嫡女,她掌家无可厚非。一时间二人都觉得估计无望了。

    就在这时,云香荷和她的婢女来到,人还没进来,哭声就传了进来。

    云王爷被两个贵妾磨得心下正烦,听到哭声向外吼了一句,“香荷,你不是去你妹妹那里了吗?跑这里来哭什么?”

    云香荷哭得极其委屈,走了进来,哭道:“父王,女儿以后再也不去浅月妹妹的院子里了。若是再去的话,估计再没命回来了。”

    “怎么回事儿?你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弄成了这副样子?”云王爷看着云香荷,皱眉问。

    “我刚刚去了她那里,人还没进屋,就被她给打出来了。”云香荷一边用手帕抹眼睛,一边哭得极是伤心,还掳开胳膊让云王府看,果然手臂有被打的青红痕迹。

    “真是浅月打的?”云王爷问。

    “父王,女儿还偏您不成?”云香荷垂下头,眼泪更多了。

    “浅月也实在太过放肆了!”云王爷道。

    “王爷,妾身就说嘛,浅月小姐如何能掌得了家?掌家者要恩怨分明,照浅月小姐这般刚刚回来就打了去看她的大小姐,以后这家如何公平?”三姨娘抓住机会,立即向王爷谏言。

    “是啊,王爷,你想想,浅月小姐天生就的任性嚣张纨绔不化的秉性。这么多年也没改成,如今更是无法无天了。听说在香泉山刚去一日就烤鱼险些放火烧了山寺圣地,后来又大醉一日夜,再后来想必也是因为她顽皮淘气才会又被掉进地下佛堂关了三日夜。如今刚一回来就打了大小姐。这实在不像话,老王爷宠着她,您不能再惯着她了啊!”五姨娘立即接过话道。

    “是啊,王爷,再这样下去您是害了她,哪家的女儿如她一般纨绔不化?”三姨娘又道。

    “这京中的大家闺秀小姐人人都是循规蹈矩的。只有咱们府的浅月小姐不规矩。”五姨娘又道。

    云香荷不再言语,听着两个姨娘给云王爷吹风。只要能整了云浅月,她就不计较她们两个帮着云浅月整倒了她娘的仇。

    “你们都不要说了。本王和老王爷自有论断!”云王爷沉默片刻,对着三人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香荷好好在你的院子里养伤,既然你妹妹不喜欢你,你以后就少在她面前走动。你放心,浅月其实是个大度的性子,只是有些脾气和任性而已。即便她掌了家,也不会少扣了你一分份例的。”

    “王爷?”三姨娘和五姨娘没想到说了半天王爷还不为所动。

    “父王?”云香荷更是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她都如此被云浅月欺负了,他父皇为何就这样不管不问了?居然连说一句惩治了云浅月的意思都没有。

    “都下去吧!绿枝,侍候笔墨。”云王爷板下脸。

    “两位姨娘和大小姐请回吧!王爷要处理事情了。”一个绿衣女子走了过来,大约三十多岁,已经不年轻,但浑身上下一股书卷气。不冷不热地对三人道。

    三姨娘和五姨娘见王爷狠下心,只能退了出去。云香荷唇瓣咬得死紧,看着王爷,王爷不再看她,她猛地转身,也出了书房。

    “都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父王说得对,我是糊涂了大半辈子。”云王爷叹息一声,有些黯然和苍苍。

    “虽然糊涂了上半辈子,但还有下半辈子不是?王爷莫要忧心了。”绿枝笑道。

    “自从寒儿和浅月的娘去了以后,我就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一直浑浑噩噩了这许多年。幸好有你陪着我。不过你一直未嫁,是我耽误了你。”云王爷看着绿枝,缓缓道。

    “就凭我这七分长相,能当一个人的影子有时候也是福气。”绿枝摇摇头,淡淡道:“王爷开始处理事情吧!你去灵台寺这两日又堆了不少事情,今日怕是又要忙到深夜了。”

    “嗯!”云王爷点头。

    书房静了下来,云王爷处理事情,绿枝侍候笔墨。倒也静谧。

    三姨娘和五姨娘出了云王爷的书房后合计了一下,齐齐向云浅月的浅月阁走去。这些日子她们枕边风吹了不知多少,王爷都不为所动,看这样子王爷是铁了心要云浅月掌家了。那么这回云浅月从灵台寺遭了难回来,她们怎么也要去看望的。以后这王府中,她们还指望她照拂的。

    二人来到浅月阁,只见大管家云孟站在浅月阁门口指挥着众人往里面搬东西,不是箱子,就是锦盒,大大小小,大约数十件。二人对看一眼,快走了两步来到云孟近前。三姨娘笑着问道:“大管家,这是往里面搬什么?”

    “老奴给两位姨娘见礼!”云孟拱了拱手,“这是各府给浅月小姐送来的补品,老奴给浅月小姐送来。”

    “这么多?”三姨娘惊讶。

    “这还算多?这才只是搬来了一小部分而已,一大部分都入了府中库房了。而且宫里的皇上和皇后都各自送了不少补品过来,如今还在路上,老奴这就去迎接。”云孟道。

    这才只是一小部分?三姨娘咋舌,转头看五姨娘,五姨娘也是一副神色。一看那些精美的锦盒,定都是罕见的滋补好东西。而她们手中空空就来,实在不好。

    “两位姨娘是来看浅月小姐吗?进去吧!浅月小姐如今正在屋中。”云孟道。

    五姨娘立即摇摇头,“我们是听到动静过来看看,今日天色晚了,浅月小姐刚刚回来,定是舟车劳累,我们就不进去了。明日等她休息好了,我们再过来看她。”

    “是啊,我们明日再过来。”三姨娘也点头。

    “也好!”云孟自然知道两人的心思。

    三姨娘和五姨娘转身匆匆走了。各自想着明日若是来的话,拿的礼怎么也不能比别人差了。以前她们不屑待见的人,今非昔比,掌管了她们以后的衣食住行,自然是要好好巴结讨好的。

    浅月阁内,彩莲眼尖地看到了门口的三姨娘和五姨娘,不过多大一会儿二人就离开了,她悄声对云浅月道:“小姐,刚刚三姨娘和五姨娘来了,和大总管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嗯!”云浅月倚在美人靠上,晃着腿应了一声。

    “小姐,老奴这就去给您炖补品,您想吃什么?送来的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小姐这些年每年过生辰的时候都没有如今多,况且每年过生辰收的东西也是好的被冯姨娘放进了府中的库里,私下都自己用了,拿过来咱们浅月阁给小姐的都是次品。这回都是上好的东西呢!”赵妈妈一边点着东西,一边道。

    “捡好的炖几样就成。”云浅月瞥了一眼那些补品,的确都是上好的。且不像现代加工合成,而是纯天然的。她此时身体正虚,来者不拒。

    “好,那老奴就下去给小姐炖。”赵妈妈立即道。

    “嗯,多炖几锅,彩莲、听雪、听雨她们三个跟着我担惊受怕,也要补补,咱们院中的人都吃些。我看着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像是长期挨饿的。以后都要吃饱喝足,补圆润回来。”云浅月道。

    “小姐真是大善,好,老奴这就去多炖些。”赵妈妈笑着下去了。

    院中响起众人的欢呼声。连连叫着,“小姐真好!”

    这样便是好了啊!云浅月笑了笑。

    这一日晚,浅月阁的仆人人人都吃到了从来没有吃过的好东西。浅月阁一整晚都有笑声传出,直到月挂柳梢头,众人才睡去。

    第二日,天刚破晓,云浅月就醒了。抬眼一看天色,正是在前世每日都定时起来的那个时间。她皱了皱眉,想着难道来到这个世界,换了一具身体,刚刚休息大睡了这么几日懒觉,又要恢复以前的习惯?那可不行,这一世她是小姐,怎么也要将以前没睡够的补回来,她闭上眼睛,用力睡,翻了好几个身,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最后推开被子,索性起来了。

    她推开门,院中静悄悄的,彩莲等人还在睡。她灵机一动,选了一块空地,开始打起太极来。还是想着尽快恢复内功。

    一遍一遍,将十三式反复练习,丹田还是一丝真气也无。

    半个时辰后,云浅月罢了手。看来真如容景所说,要想恢复内力估计一年半载去了。她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纤细的身子纤细的手腕,如今当真是肩不能提,手不能挑,武功又没了,当身边没一个人的时候,岂不是要等着任人宰割?她抿了抿唇,拿定主意,即便没有内力,也应该要让她这个身体先强起来。也许赶不上李芸那副身体,但也要锻炼得不能太差了。

    这样一想,云浅月就开始按照前世训练方法,做坚持了十几年的训练。

    一个小时后,浅月阁的众人都陆续起来,云浅月也结束了打拳踢腿等动作,一头是汗地坐在院中竹椅上歇着。

    彩莲昨日睡得晚,醒来就迷迷糊糊往云浅月屋子走,推开门见没人,回头这才发现她在院中坐着,不由讶异地问:“小姐,您今日怎么醒得这么早?”

    “睡不着,就起来了。”云浅月站起身,向屋内走来。

    彩莲点点头,心里想着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往日小姐是拽都拽不醒,今日真是难得啊!她抬头看看天空,太阳还是在东边,转身跟着云浅月进了屋子。

    洗漱用过早膳药膳补品后,小姐懒洋洋地窝在椅子上,阳光顺着窗子射进来,金灿灿的,照在她一身紫衣上,也是灿灿金光。

    “小姐,您今日不是要去荣王府吗?”彩莲见云浅月没动身的意思,提醒道。

    “嗯!”云浅月依然坐着不动,“一会儿再去!”

    “天色如今也不早了,咱们云王府和荣王府隔了两条长街,您如今该动身了。”彩莲劝道。

    “两条街而已,也不算什么!”云浅月依然坐着不动。

    “虽然说是两条街,但这两条街可是繁华的主街,晚些时候街上人多,自然会慢些。小姐如今不走的话,再磨蹭下去该去人家景世子家里吃午膳了。”彩莲看着云浅月,她知道小姐根本不想去。

    云浅月不语。

    就在这时,云孟匆匆走了进来,人未到,声先闻,“小姐,老奴将马车给您备好了。老王爷在小姐去灵台寺这几日着人给小姐专门打造了一辆马车。说小姐身体如今休要将养,还是不要骑马了,就坐马车吧!”

    “我还没那么弱!”云浅月道。

    “老王爷将小姐的马给送到三十里地外的别院去着人养着了。说什么时候小姐身体好了,武功恢复了,再将您心爱的马牵回来。”云孟道。

    “这个糟老头子!”云浅月气恼。

    彩莲强忍着笑,想着老王爷和小姐真好玩,她感觉老王爷就专门以欺负小姐为乐。不过也是真宠小姐,只准他自己欺负小姐,不准别人欺负。

    “小姐快去吧!马车就等在大门口。”云孟扔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云浅月站起身,向外走去。彩莲偷笑着跟在云浅月身后,二人出了浅月阁。

    云王府门口,果然停着一辆全新的马车,虽然没有容景沉香木打造的马车矜贵,但也是上好木料打造。车身包裹着各种颜色的彩带,风吹来彩带迎风飘扬。车前是一匹上好的马,通体红色,可是马身到马头都被拴戴了许多小零碎和铃铛,马站着不动,铃铛被风一吹就不停地响。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马车和马,用不着如此招摇吧!这让她感觉像是花楼里的花魁过街。她看向彩莲,彩莲一脸欢喜地看着马车,“小姐,您终于有自己的马车了呢!真好!”

    “你就没发现这马车被装饰得不正常?”云浅月问。

    “小姐,这可是照着您的喜欢装饰的啊!您想想您以前的那匹马,就是这样子啊!”彩莲一脸再正常不过的神色。

    “感情是我喜欢啊!”云浅月仰天一叹,再看向马车,“那好吧!这样上街去的话,估计大街上的人都不用干话了,都看我了。”

    彩莲嘻嘻一笑,“那正好,没人敢拦小姐的路,我们正好一路畅通无阻。”

    “嗯!”云浅月挑开帘子,上了马车。

    彩莲紧跟在云浅月身后也跳上了马车。车夫一挥马鞭,马车平稳地走了起来。

    果然如彩莲所说,她们所走的路正是两条主街,云王府坐落于京城东城,荣王府坐落于北城。古人有东西东为贵,南北北为贵的说法,当年四大王府选址,天圣始祖皇帝赐了云王府东城,赐给了荣王府北城,赐给了德亲王府南城,赐给了孝亲王府西城。四王府盘踞京城,共同簇拥着坐落于城池中间的皇宫殿宇。

    马车一路穿街而过,彩带飞扬,铃声不绝于耳。

    来往行人一看这马车和马匹的装扮首先就想到云浅月的名字,然后看到车前的车牌,都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见怪不怪地纷纷给云浅月避路。

    彩莲伸手将车帘挑开一丝缝隙,对云浅月悄声道:“小姐,您看,车上的人都知道是您,给你让路呢!我就说小姐这样一过街定准是畅通无阻,果然是说对了。”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还好人人都给我让路,不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怎么会呢?小姐虽然纨绔不化,名声不好。但是在京城老百姓的心里可是比那些大家闺秀要好的。小姐曾经为老百姓做过不少好事儿呢!您曾经建粥棚,救济难民,百姓们都是亲眼见过的。其实小姐的名声都是被这京中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那些人给传出去的。您还私下里给无家可归的流浪孤儿建了几间避风挡雨的屋子,只不过这件事儿没人知道罢了。”彩莲道。

    嗯?云浅月一怔,“我有这么好?”

    “哎呀,小姐,奴婢发现您越来越迷糊了,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若不是奴婢一直没离开过您身边,还真以为您被谁调换了呢!”彩莲嗔了云浅月一眼,“这事情小姐做得隐秘着呢,奴婢来小姐身边半年,也就跟着小姐去了一趟看望您收容的那些孩子。而且又是那么隐秘的地方,别人自然不知道了。”

    云浅月笑了笑,“若是人人做好事儿都为了名声,那就失去了善心的本质。”话落,她见彩莲似懂非懂地看着她,低声道:“等过几日我们去看看那些孩子。隐秘些只不过是为了不让人知道去打扰破坏而已。”

    “嗯,小姐说得对。”彩莲点点头,“那些孩子大多都是小姐从京中那些真正的纨绔子弟拿人做箭靶子玩乐时候被小姐撞见抢过来的呢!若是被人知道,定然会捣乱的。”

    “嗯!”云浅月点了点头。对她这个身体主人第一次有了深思。

    她从来到这个世界,就被刀剑架住了脖子,所听、所见、不过都是这个身体主人的坏处。大字不识一个,琴棋书画不会,针织女红不精,就连武功都是花拳绣腿。且痴迷夜天倾,受尽府中小妾庶女欺负,纨绔不听教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如今看来全然不是这样!

    她虽然没有记忆,但是凭感觉云浅月应该是很聪明的。尤其是她房间的布置,那样雅而不华,如何是没有品位的人能布置出的?再就是她没失去内力前那博大如海的真气,再然后是她从彩莲口中听到她私下里做的这些好事儿。如何能是一个真正恶名昭彰的人会做的?

    她有一种感觉,这一切,怕是她迷惑世人的表象。

    就像是被打扮的花里胡哨的那匹马,何等的没品位?但是符合外面传扬她纨绔不识品味的身份。还有奉是女子会的东西她什么都不会,武功明明极好却是被说成半吊子的……

    可是为什么她要装出这种表象呢!

    可惜这一切的疑问都没有人会解答她,因为这个身体主人已经死了。还有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她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个世界占据了这具身体,除了这身体本身的武功没失去外,一切记忆都无,身上也无伤无痛,似乎那女子突然间就烟消云散了。

    云浅月眉头皱紧。无数疑问刹那盘踞在脑海中。从来到至今,她都没好好思索,今日被彩莲说起,她才觉出不对。感觉这个身体不如外表这么简单,怕是隐藏着很多秘密的。若是如此,这个身体被传言的一切都是伪装的话,那么她没弄明白前,自然更要继续装了。

    云浅月想到这,突然感觉被云老王爷逼迫去找容景学习识字也没那么抗拒了。这个身体主人既然要伪装必有苦衷,人家能伪装的让天下所有人都以为是事实,这也是本事,而且还伪装了十多年,她才装了这么几日就觉得辛苦了。简直就是不如人家啊!

    难道她能真不如人家的忍劲?自然不是!所以,还是继续装吧!

    “小姐,您怎么了?”彩莲见云浅月半天不动,脸色不停变化,轻声询问。

    云浅月连忙收起了脸上的表情,刚要开口,只听马车骤然停下,外面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男声,“我当是谁家的马车打扮的跟个花孔雀似的,原来是云王府的纨绔小姐!”

    突兀的声音打破了云浅月的沉思,她抬起头。

    彩莲面色一变,压低声音道:“小姐,是孝亲王府的冷小王爷。”

    孝亲王府的小王爷?云浅月凝眉,沉声道:“不用理他,继续赶车!”

    “小姐,怕是走不了,冷小王爷将路给堵死了。”彩莲轻声道:“而且冷小王爷今日似乎带了不少人。怕是知道小姐出府,来找您麻烦的。”

    “我和他有过结吗?”云浅月问。

    “哎呀,我的好小姐。您忘了什么也不该忘了和冷小王爷的过结,你和冷小王爷何止有过结?简直过结大了去了。别的不说,就说您早些时候接连从他手中抢出了好几个孩子,就惹了他的恼,后来您前些日子又火烧望春楼,毁了的人中就有冷小王爷的红颜知己娇娇。冷小王爷怕是怀恨在心呢!”彩莲低声道:“您火烧了望春楼第二日就入了宫,后来一直关在府中被咱们世子教导识字。后来身边又有景世子跟着您,怕是这冷小王爷一直没找到机会找您的仇,如今正等在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蹙眉。

    “云浅月!你没听到本小王爷说话吗?哑巴了?当真是掉到了灵台寺地下佛堂被摔得傻了?”冷邵卓又阴阳怪气地道。说话间,人似乎已经靠近了车厢。

    ------题外话------

    每日能看到有亲们给咱们《纨绔世子妃》投月票都是一件在枯燥的码字难捱里最快乐的事儿。所以,还有留着月票的孩纸,说的就是你呀,还不交出来?(⊙_⊙)O(n_n)O~

    彼岸冥血00(2钻6花)、wendychi(3钻)、67004907jin(2钻)、lxq674657747(1钻5花)、0917feng(1钻5花)、木棉柚子(1钻)、baihuarui(1钻)、欣欣然98(1钻)、raphaellion(1钻)、nisanviva(3花)、pangada(2花)、欣欣猫咪仔(2花)、wrl0727(1花)、pangada(1花)、灵216(1花)、风韵三十(1花)、珠儿沛挂(1花)、15071891700(1花),Artina109(1花)、蝴蝶心结(1花)、风韵三十(1花)、yqf111(1花)、1286578062(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