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字字珠玑

    云浅月话落,容景脚步一顿,清淡的眸光闪过一抹神采。

    夜轻染也脚步一顿,收了嬉笑,回头问云浅月,“他当真打了你的手?我看看,肿成了什么样子?”话落,就要去抓云浅月的手。

    云浅月躲在袖子里的手立即一躲,对他不满道:“不给你看!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你以为被打得红肿不堪很好看吗?”

    夜轻染手顿住,看着云浅月,干咳了一声,小声道:“这里也没有外人,皇伯伯也不是外人,皇伯伯不笑话你,谁敢笑话你?你别恼,我不看就是了。”

    云浅月哼了一声,回头狠狠挖了容景一眼。

    容景苦笑了一下,伸手抚额。

    老皇帝看着云浅月,又看看容景,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看来还就景世子治得了你这小丫头!朕听说你被景世子关在荣王府学了半个月的识字,如今可是学得不错了?景世子可是我天圣奇才,想来定不辜负云老王爷一番期望。”

    云浅月垂下头不语。关于这学字到底学会没学会她交给容景来说。反正他知道她不识字是伪装的,如今就看他想不想她给他丢人了。

    “哎,这小丫头纨绔不化,且愚钝不堪。恐怕让云老王爷失望了,恕景也未曾将她教导好,如今也不过是勉强能识几个字,能勉强掌云王府的家而已。其他的景实在无能无力。”容景叹息一声,苦恼地对老皇帝摇头,“戒尺打下去也是不顶用。”

    云浅月心里翻了个白眼,容景,这是你自己说的,以后别嫌弃我丢你的人!

    “哈哈,能学会识字掌家已经不错了。这小丫头是朕从小看着长大的,她什么德行我自然清楚的很,云老王爷将她宠得无法无天,云王爷对她也莫可奈何。朕平日训她两句她不高兴了能顶朕八句,她姑姑提到她也是每次都摇头叹气。朕原来还以为这小丫头这辈子也就大字不识一个了,如今能识会了字,还学会了掌家,朕已经很满意了。”老皇帝再次大笑道:“辛苦景世子了!”

    “容景不过辛苦几日而已,最辛苦的还是云老王爷和云爷爷。”容景摇头。

    “是啊,这小丫头和轻染这个臭小子一样,从小到大就让人操心,屡教不改,朕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老皇帝一直盯着云浅月,见她小脸板着,一副被说了不服气的神色,笑得更是大声,偏头对他下首坐着的云王爷笑道:“云王兄,你看看,朕说她两句不好,这个小丫头又给朕甩脸子了。”

    云王爷心头疑惑,昨日他给云浅月塞王府隐卫令牌的时候没见到她手被打肿啊!难道他当时没注意,不可能啊!他看看云浅月,又看看容景,压下心头的疑惑,对皇上一拱手,叹道:“小女顽劣,让皇上也跟着操神,实在是老臣之过!”

    “云王兄哪里话?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月丫头虽然纨绔不化,不服管教,不守礼数,但她性情真,是我天圣多少闺中女子所不及。你也毋庸对她太过苛责。这些年月丫头在你手里受了冷落,以后万不要如此了。怎么说她也只是个小丫头而已。及笄之后,嫁了人,性子慢慢就收敛了。”老皇帝对云王爷劝道。

    “皇上说得是!”云王爷立即颔首。

    云浅月心里一紧,这老皇帝后面那一句话让她心里打了一百八十个弯弯。果然如她父王所说皇上是借此查探她,有所预谋吗?她只是一直听大家说她快要及笄了,到底是还有多长时间她过十五岁的生日至今不知道,也只有静观其变了。

    说话间四人上了凉亭,容景对老皇帝行了站礼,他经老皇帝恩准可以免跪礼。而夜天倾、夜轻染当即就要向地下跪去,云浅月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也清楚这是古代,皇权至上,也连忙跟着向地上跪去。

    “免了!今日在外,就无须计较这些礼数了!”老皇帝对四人笑着摆摆手。

    容景直起身,夜天倾、夜轻染也齐齐直起身。云浅月松了一口气,若是真跪下去的话她心里指定不舒服,如今不跪正好,她求之不得。

    “月丫头和景世子这回去青山寺遭了难,朕已经着大理寺严查此事。只不过如今依然未查出是何人陷害。此事只能慢慢彻查了。”老皇帝看着云浅月,再次开口,“失去武功再学就是了,月丫头也不要苦着小脸了。否则你今日就枉费了朕一番让你观看我天圣男儿武技丰姿的心意了。”

    “皇上姑父一定要好好彻查那件事情,我小命险些丢在那里。”云浅月闻言一副恼恨的神色,点点头,苦着的小脸脸色好了几分,“我一定会再练好武功的,等到明年武状元大会的时候我也要上去较量一番,那样才真正的领略我天圣男儿的武技英姿了呢!才不是在这里看着上不去而难受。”

    “哦?你还想上去?”老皇帝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一仰脖,“那是自然!只要皇上姑父准许就成!”

    “浅月,不准胡闹!”云王爷低喝了一声。

    云浅月不看云王爷,而是期盼地看着老皇帝。

    老皇帝哈哈一笑,点点头,“好,只要你明年能将你失去的武功学回来,等明年的武状元大会朕就准你上去试炼一番,如何?”

    “这可是您说的哦,不能反悔!”云浅月顿时一喜,当真是喜色溢于言表。她顿时没了顾忌,大胆地上前一步,来到老皇帝的面前,将小母手指对他面前一身,一副孩子气地道:“拉钩钩!”

    “浅月!不得无礼!”云王爷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以前见过云浅月胆子大,在皇上面前屡屡出言顶撞,但也未曾见到如此行止无忌地要和皇上拉钩钩。

    “朕金口玉言,自然说话算话!”老皇帝看到伸到他面前的手指一愣,大笑。

    “也是,这么多人都在作证呢,我也不怕皇上姑父明年反悔。”云浅月她根本就没想要和这老皇帝真拉钩钩,立即撤回了手,一副得意洋洋地模样看着夜轻染,“你今年上去玩有什么了不起?明年我也能上去。哼!”

    夜轻染“呃”了一下,看着云浅月大笑了起来,她觉得这个小丫头真是聪明。今年是皇伯伯特许她来,明年还不一定呢!但她将明年的武状元大会就让皇伯伯亲口许下了,不止能来,还能上去比武。他顿时佩服不已。

    “看来朕是被这个小丫头给糊弄了!”老皇帝不但不恼,反而也大笑着对云王爷道:“云王兄,谁说这小丫头愚钝不堪了?依朕看她聪明的很。”

    云浅月心思一动。

    “聪明都不用于正道罢了!”容景清清淡淡地飘出一句话。

    云王爷也立即开口,“皇上怎能由着她胡闹?武状元大会在她口里成了玩耍了,景世子说得对,老臣看她聪明都用到了别处,用不到正经之道。哎……”

    “就是,皇伯伯您就别夸她了。这小丫头尾巴会翘上天的。”夜轻染也笑道。

    “你们是嫉妒皇上姑父对我好!”云浅月对容景和夜轻染齐齐挖了一眼。觉得站在这里这么大一会儿的功夫像是无数刀剑对她身上扎来,想着这狗屁古代的话语锋机暗潮汹涌比现代的破解拆装定时炸弹还难以应付。

    皇上再次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说得对,这小丫头是真不能夸的!再夸两句尾巴当真能翘上天去的。”

    云浅月扁扁嘴,不再言语。几人也都含笑不语。

    皇上下首依次而坐的文武大臣更是从云浅月等人上来就半丝声息也不闻。齐齐都看着云浅月,想着云老王爷就算让这个女子被景世子教导识文断字又能如何?烂泥扶不上墙就是扶不上墙。怎么也是白费心思。不过见皇上龙颜大悦,心中尽管再对云浅月那一副没有任何女子形象规矩的样子鄙夷不屑,也都不敢表现出来。

    和云王爷并排坐在一起孝亲王爷则是心里冷冷哼了一声,看着云浅月,一双老脸偶尔射出的目光仿似要吃了她,他儿子冷邵卓和云浅月结仇已久,且从来没在云浅月手中讨得了好处去,让他颜面尽失,很是恼火。想着只要寻到机会,揪住了云浅月的错处,他定然饶不了她。

    而德亲王爷则是看着自己的儿子夜轻染对云浅月笑得开心,面上现出忧色,又眸光一一扫过容景、夜天倾和一直不语的云暮寒、四皇子等人,见几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容景目光清淡一如既往,看不出任何不用,夜天倾却是看向云浅月的目光和以往大相径庭,再没嫌恶,而是脸上挂着和煦的笑意,四皇子脸上也挂着颇为有趣的笑,就连云暮寒淡漠的脸上都是舒暖的。他心中打着思量,她隐隐觉得这个小丫头与以往有些不同,但又说不出是何不同,她依然大胆,依然言行无忌,依然无法无天,但偏偏今日里看起来不招人嫌恶。

    有几位年纪稍小一些的皇子都瞪大眼睛看着云浅月,云浅月虽然时常入宫,但是他们皇子所安排的课业颇多,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而云浅月又是除了在夜天倾面前外就是一副鼻孔朝天谁也不搭理的模样,自然谁都不待见她,今日这样看着她,觉得这位浅月姐姐似乎也不错。尤其是她盈盈弱弱的,风吹起她青丝衣袂飞扬,脸上神情不断变化,颇为生动清丽,看起来好美。

    云浅月觉得她是被架在大火炉上烤的红薯,这些人的目光她统统接收,然后再统统无视。想着果然没有躺在床上睡觉舒服。

    “皇上,时辰不早了。”陆公公此时在老皇帝身后轻声提醒。

    “嗯!”老皇帝点点头,这才从云浅月身上收回视线,刚刚一番话语除了看出他面上大悦外看不出他心中所想任何情绪,他对陆公公问,“南梁睿太子为何还没到?你可曾派人去请了?”

    “回皇上,老奴去请了,睿太子说让您先开始着,他稍后就来。”陆公公靠近老皇帝耳边,忍着笑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悄声道:“睿太子昨日宿在了烟柳楼,派去的人回来说刚刚醒来,没那么快赶来。听说昨日烟柳楼素素的房间因为睿太子到来,闹腾了一夜动静,老奴觉得睿太子肯定是累坏了,一时间赶不过来也是正常。”

    云浅月想着这老太监也懂风花雪月啊!看他张老脸上笑得像是那风流了一夜的人是他似的,她不由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想着这南凌睿这样的日子口居然还能风流得起来,当真是风流无匹了。

    “果然是十年如一日,这睿太子风流的德行是改不了了。”夜轻染嘲笑道。

    “你这小魔王也是十年如一日的魔王德行。同样改不了了。”老皇帝笑骂了夜轻染一句,对陆公公摆摆手,“既然如此就不用理会了,睿太子醒来自然会来。”

    “是!”陆公公住口不再言语,身子退到了老皇帝身后。

    “煜儿,可以吩咐人开始了!”老皇帝对站在一旁的四皇子威严开口。

    “是,父皇!”夜天煜规矩地对老皇帝一躬身,回头看向场中,对他身边跟着的一名小太监道:“吩咐下去,武状元大会开始。”

    “是,四皇子!”那小太监得到吩咐立即跑了下去。

    “众卿都依次就坐吧!”老皇帝对容景等人一挥手,对云浅月吩咐道:“月丫头坐到朕身边来!”

    容景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清淡的眸光破碎出一抹幽深,转瞬即逝。

    众人闻言大惊,看向皇上身边,果然设了个空座位。再看向云浅月,眼神都微变,这是何等的殊荣,难道皇上是真想让云浅月入宫?下一代皇后人选非她莫属?

    云浅月一愣,心里一紧,顿时怕怕地后退了一步,摇摇头,“皇上姑父,您饶了我吧!我本来就招人嫉恨,被人说成是无法无天呢!若是再坐到您身边去那岂不是更要被人恨死?以后日日都有人做成我的模样的小人偶拿针扎我,不要!”

    似乎没想到云浅月拒绝,老皇帝一愣。

    众人再次转换了一种神色,有些人想着这云浅月真不识抬举,皇上给了如此天大的殊荣居然不要还怕得要死的样子,简直没出息!

    “哈哈,皇伯伯,您的好意这小丫头怕是消受不起。”夜轻染眸光也飞快地闪过一抹讶异,看着云浅月怕怕的样子,对老皇帝大笑道:“您看看她吓得……”

    “皇上,这可使不得,小女顽劣,万一调皮……”云王爷也连忙请罪。

    “月丫头,你一直都天不怕地不怕,如今何时怕起来?你放心,谁敢做成小人偶扎你的话,只要朕发现了,定斩不饶!”老皇帝一怔过后,威严开口。

    “可是就算是这样,我在您身边也受到束缚,看不好啊!”云浅月扁嘴。

    “你还怕朕?”老皇帝看着云浅月,用审视的眸光看着她。

    云浅月摇摇头,心中快速打着转转,当她眸光扫到孝亲王爷冷笑的老脸,立即有了主意。扁着嘴角快速地看了一眼孝亲王爷,又迅速地移开视线,低声道:“皇上姑父虽然对我好,但是有人可不对我好,还恨不得要杀了我呢!就在半个月前的大街上,孝亲王的冷小王爷拦截住我的马车,动用了隐卫要杀我,若不是容景救了我,我哪里还有小命在?您没看到孝亲王爷看着我的眼神吗?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他坐着离您那么近,我若是也坐过去的话,岂不是如坐针垫?我不过去!”

    云浅月抛出一番话,她堵一点就是当日发生那么大的事儿这老皇帝不可能一点儿也不知晓,人人都言他英明睿智,如今一看果然不可小视。大家都说私了,但她偏偏就要将这件事情抖出来,看看如何?水深浅不用石头试试也不知道是不是?

    云浅月话落,孝亲王爷面色瞬间一沉,似乎没想到云浅月将半个月前的事情在这个场合当众抖出来。

    容景眸光落在孝亲王爷阴沉的脸上,嘴角微勾了一下,并未言语。

    “什么?冷邵卓竟然敢当街拦截动用隐卫杀你?好大的胆子!没有王法了吗?”夜轻染闻言面色微变,声音瞬间高扬。

    “嗯,你在军机大营可能太忙了,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云浅月点头,“我险些死在他隐卫下,就差那么一点儿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夜轻染闻言眸光骤然凝聚上怒意,转头对老皇帝郑重道:“皇伯伯,这天圣皇朝虽然有规定各府可以养隐卫护卫王府,但并没有说可以随意动用隐卫杀人。尤其还是在大街上。这样的事情定要严惩。”

    老皇帝皱眉,看向孝亲王,“冷王兄,竟有这事?”

    “没有浅月小姐说得那般严重,不过是两个小孩打架而已。皇上您也知道邵卓和浅月小姐一直都不对卯。”孝亲王立即直起身,对老皇帝恭敬地道。

    “孝亲王,什么叫做两个小孩打架?十二名隐卫从你家儿子身后跑出来要杀我,这还是小小的打架?这是有预谋的谋杀。”云浅月脸一沉,对孝亲王冷冷地道。

    从刚刚她上来就看到这个老头子一双老毒眼盯上她了,再看到他和冷邵卓三分相似的面相就猜出是孝亲王爷。既然是毒虫,自然要抬出明面上来,她也好光明正大的对付他,即便这回说出来也会无疾而终,但也要给他提个醒,说明她不是好惹的,最好以后让他儿子安分些别再来惹她,否则她保不准先杀了那个家伙。

    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她想借此试探老皇帝,看看是否如云王爷所说这老皇帝有扶持孝亲王府打压云王府的势头。那么她以后行事就知道怎么做了。

    “浅月小姐你也是有隐卫的!我家那个小子并未讨得了半分好处,还让你和景世子将那十二名隐卫杀了。”孝亲王转头对云浅月怒道。

    “我的隐卫就贴身保护我的一人,如何是那十二个人的对手?他没杀得了我那是容景去得及时,后来容景劝他住手他还不住手,自然死有余辜。”云浅月冷哼一声。

    “你……一派胡言!”孝亲王被云浅月噎了个哑口无言,恼怒地瞪着她。

    云浅月不再看孝亲王,而是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您可以评评理,那日我是听我爷爷的话一早去荣王府学识字的,却被冷邵卓带着人当街拦住,如今半个月过去了,孝亲王府连个道歉的话也不说,就跟没那么回事儿似的。这回我刚刚一来他就一副恨不得吃了我的神色,如今还句句有理了!就算他德高望重,得皇上姑父倚重,也不该不分青红皂白,我虽然纨绔好玩,但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不像他的儿子,杀人不眨眼。”

    “你还不做伤天害理之事?那望春楼的几百人难道不是你放火烧的?”孝亲王终于寻到了云浅月的错处。

    云浅月心底一沉,她怎么将这件事情忘了呢!她虽然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她这个身体以前做过,但依她推测,这个身体既然是伪装的,当时火烧望春楼怕也是有原因的。而那原因肯定不是为了夜天倾。

    她抿了抿唇,刚要开口反驳。只听容景淡淡道:“孝亲王说对了,据容景所知望春楼的大火还真不是浅月小姐烧的,而是背后有人纵火,栽赃陷害。她不过是替人背了黑锅而已。”

    云浅月一怔,转头去看容景,容景不看她,一派从容淡定。

    “哦?”老皇帝也看向容景,显得十分讶异。

    夜天倾薄唇抿起,偏头去看容景。

    夜轻染也是一怔,随即道:“我就觉得不是月妹妹,这小丫头看着胆大妄为,其实胆子小得很,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杀了,被人家欺负了就知道躲起来哭,哪里会忍心杀了望春楼几百条人命?如今若说是被人栽赃陷害,我倒是相信的。”

    “景世子,当时她火烧望春楼众人亲眼目睹。您就算要帮着云浅月,也不必如此胡言来为她开脱罪责。”孝亲王看着容景,立即道。

    “我的口中从不虚言。”容景淡淡道。

    “那证据呢?景世子难道能查出证据来?”孝亲王步步紧逼,若是以前他还有心讨好容景,但从他帮助云浅月打杀了他儿子的十二名隐卫之后他就恼恨他。如今自然不客气。

    “没有证据我也不敢将此事堂而皇之的拿出来说!”容景话落,缓缓从袖中抽出一份密折,递给皇上,“皇上看完这个就知道那日不是浅月小姐所为,而是另有人陷害她了。”

    “呈上来!”皇上对陆公公吩咐。

    陆公公立即走上前来接过容景手中的密折递给老皇帝,老皇帝看了云浅月一眼,缓缓将密折打开,只是看了一眼,他老脸一沉,将密折“啪”地一声合上,怒道:“好一个栽赃陷害!”

    云浅月这才见到他龙冠下的老脸第一次显现出帝王威仪。

    众人一惊,都不清楚容景给皇上的密折里写了什么,居然只一眼就让皇上相信了望春楼的大火不是云浅月所为,而是栽赃陷害。

    “孝亲王,你还有何话说?”云浅月获取了主动。想着容景关键时刻真够意思,她也觉得依照这个身体给乞丐施粥,从冷邵卓手里救出被迫害的孩子来说,应该是个心善的主,望春楼再龌龊肮脏也是几百条人命,她这个身体即便再纨绔不化不听教导也不可能那么心狠的,原来是有人栽赃陷害她。

    孝亲王哼了一声,本来也想看看皇上手中的密折,但见皇上脸色阴沉,想来此事定然属实。但他依然不甘心,转头对容景道:“老臣刚刚说到浅月小姐火烧望春楼之事,景世子立即就递上了密折,事情过去了这么久景世子明明有证据而不拿出,如今才拿出来这是为了哪般?”

    老皇帝也看向容景。

    众人目光都看向容景。

    容景面色不变,淡淡道:“望春楼出了事情之后,我一直觉得疑点颇多,便私下查探,昨日才寻到了证据,今日本来等武状元大会后要递给皇上看的。既然孝亲王提到,我如何能不拿出来?”

    “景世子倒是很关心浅月小姐!”孝亲王爷颇具意味地扔出一颗炸弹。

    “我关心的不过是天圣朝纲,火烧望春楼怎么来说也是死的几百性命。太子殿下和朝中所有人都一心认定了是浅月小姐所为,自然不会认真去查,但容景觉得不是,所以私下就查了,得到结果果然如此。容景是天圣子民,自当为吾皇分忧。孝亲王爷这般质问容景,到让容景觉得孝亲王因为私人恩怨而黑白不分了。四王府和一众朝臣共同辅佐吾皇,自当尽本心。孝亲王莫不是年岁大了,只顾私人恩怨,而将国家大事置于脑后?”容景挑眉,平淡的声音任谁听起来都清淡如水,但偏偏字字珠玑,锋利无比。

    云浅月不禁暗暗为容景叫了一声好。想着这丫的欺负她的时候可恨,可是见到他欺负别人的时候怎么看怎么舒心啊!

    孝亲王一张老脸刹那青白一片,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是啊,孝亲王看起来当真是岁数大了。只顾私人恩怨,而罔顾国事了。若无人查出,月妹妹岂不是要背一辈子的黑锅?皇伯伯,这事情必须要严惩处理,才能还月妹妹被委屈的公道。”夜轻染此时也开口,瞥了夜天倾一眼道:“那日皇后娘娘和太子皇兄在观景园可是大发雷霆要将月妹妹押入刑部大牢呢!当时若真将月妹妹押入刑部大牢,那她岂不是得冤枉死?”

    夜天倾面色一变,沉沉地看了夜轻染一眼,连忙上前躬身道:“秉父皇,儿臣当时也觉得有些怀疑不是月妹妹所为,但当时好多人都亲眼所见,证据确凿,儿臣才并未深查,着实是冤枉月妹妹了,儿臣请罪,请父皇责罚!”

    云浅月终于明白为什么夜天倾做了二十年太子屹立不倒了。这般见机认错的态度来得快,着实令人佩服。她心里冷笑一声,就不信夜天倾不知道那火烧望春楼不是她所为。

    老皇帝沉默不语,看了夜天倾一眼,又看向孝亲王,脸色极其难看。

    孝亲王心里一惊,也立即躬身道:“不过是死伤了望春楼几百性命,如何能和国家大事相提并论?景世子莫要小题大做。老臣虽然年岁大,但也不至于公私不分。请皇上明察。老臣赤胆忠心,日月可鉴。”

    “蝼蚁之穴可以溃千里之堤!望春楼被烧几百条人命是小,但望春楼背后诸多牵连是大。孝亲王连这等小小道理都不明白,依我看你当真老了。”容景一叹。

    “孝亲王叔今年年逾六十了吧!冷邵卓是您唯一的儿子,又是年近四十才得了一子,自然爱护的紧,这谁都可以理解,但是当街杀人,无恶不作,你不知教导,还私自维护,可就是大错了。您年轻可是不这般私心的,如今当真老了吧!”夜轻染也附和容景道。

    孝亲王老脸惨白,额头有汗水滚落。没想到他仅仅是针对了云浅月,就惹了这景世子和染小王爷双双庇护,而且句句拿他私心年老说事儿,偏偏他还反驳不出一句,一时间气得手都哆嗦了,只一个劲地道:“请皇上明察!老臣虽然教子无方,但对天圣对皇上可是忠心可昭日月……”

    夜轻染撇撇嘴,容景面色清淡,不再言语。

    云浅月此时腰板挺得笔直,既然她没杀人放火,没做十恶不赦的事儿,那她还怕什么?该怕的人是背后搞阴谋害她的人,还有纵容儿子当街杀他的这孝亲王才是。她今日就看看这老皇帝怎么个论断法。

    “月丫头既然没有放火杀人,便也说明心地纯真良善,这些年不辜负朕一番厚爱苦心。天倾身为太子,太过武断处理望春楼之事,让月丫头蒙上黑锅,让别有用心之人陷害她,着实令朕失望,罚你半年俸禄。”老皇帝沉默半晌,威严的声音缓缓开口。

    云浅月低下头,她这个身体背负了多大的黑锅居然老皇帝轻飘飘一句她心底纯真良善就算了?而夜天倾不查望春楼一心认定她有错险些将她押入大牢迫害才罚俸半年?她心中冷冽,并未言语。

    夜天倾立即谢恩,“儿臣遵旨!多谢父皇!”

    “至于冷王兄对朕的忠心朕自然心中有数。不过冷世子所作所为着实令朕失望,若是将来孝亲王府传到他手中的话,这般当街杀人,胡作非为之举,如何能让朕放心?”老皇帝声音发沉。

    孝亲王顿时惶恐地跪在地上求饶,“皇上恕罪,犬子还年幼无知,老臣定会好好教导犬子!再不让他胡作非为!”

    “既然月丫头蒙景世子相救平安无事,而冷世子也失去了十二隐卫,算是损失惨重,此事朕今日就不予追究了,若是再有下次,朕定严惩不贷!冷王兄,你可要好好教导好冷世子!”老皇帝道。

    云浅月心底一沉,想着果然她父王说得对,皇上是在包庇孝亲王府。

    “多谢皇上,老臣定好好教导犬子。定不辜负皇上一片苦心。”孝亲王大喜,立即谢恩。

    “起来吧!”老皇帝摆摆手。

    孝亲王立即从地上爬起来,片刻的功夫就已经汗打衣襟。

    夜轻染蹙眉,似乎对老皇帝这样轻的判有些不满,他刚要开口,接收到了德亲王的警告眼神,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偏头看云浅月,见云浅月低着头,并未有何不满和表示,也就并未言语。

    容景似乎早就料到,面色清淡一如既往,也未言语半句。

    “月丫头,你就坐到朕身边来!”老皇帝再次对云浅月开口,威严的面色一改,和蔼可亲,笑道:“朕就觉得你这小丫头是个面善之人,虽然调皮纨绔了些但不会真的去做恶事儿。果然不辜负朕一番期望,你姑姑也就不必日日愧疚没教导好你了。”

    云浅月心里冷笑,果然帝王都是要有两面三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本事的。她垂着头站着不动,仿佛没听见老皇帝的话。

    “难道你还怕孝亲王?”老皇帝也不怒,笑着对孝亲王摆摆手,似乎无奈道:“冷王兄,你就去坐远一些,这个小丫头就是个孩子,都没吃亏还使性子呢!这要是真吃了亏的话还不得翻塌了朕的天,她既然对你不满,今日就由了她吧!”

    “是!”孝亲王心中虽怒,但是面色不敢表现出来,连忙退远了些。

    “月丫头,这回你总该坐过来了吧?”老皇帝盯着云浅月。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想着这么点儿的不公平对她来说算什么?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公平,只要能力,实力,权利,如今她什么都没有,只占了个云王府嫡女的身份,自然任人拿捏。她心中冷然,但面上不动声色,抬起头,对着老皇帝扁扁嘴,一边向他走去一边嘟囔道:“皇上姑父若是早早发了话,让孝亲王挪开,我不早就过去了嘛!他那么大岁数,还这么吓死人。以后有孝亲王的地方,我坚决都躲着,对了,还有他儿子,我也躲着。惹不起我躲得起!”

    孝亲王即便隐忍的功夫再好,还是露出怒意。这云浅月真是不懂得见好就收。真当以为有景世子和染小王爷护着她就能平安无事为所欲为胡言乱语了?笑话!

    “小丫头,你这是怪朕处理不公平了?那日有景世子帮你杀了他十二个隐卫也算是惩罚了,你不是毫发无伤吗?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件事情就算了吧!若是冷邵卓再有下次拦截你找茬害你,朕一定不饶他。”老皇帝话落,对一直没言语的云王爷笑道:“云王兄,你这个小丫头可真是厉害啊!朕都有些怕了她了。”

    云王爷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看了一眼忍得青筋直突的孝亲王,叹了口气道:“皇上有所不知。这也不怪浅月恼恨,她背了这么久杀人放火的名声,心里不痛快很正常,又半个月前被冷世子当街拦截意图杀害,幸好景世子相救及时。当时老臣得知也是气愤不已,但是念在不想让皇上忧心,也念在和冷王兄同僚情意,不想因为小儿女之间的过节而彼此生出间隙,也就压下了。如今冷王兄不过是离这丫头坐远一些而已。冷王兄别与她小丫头一般见识,海涵吧!皇上也请多多包涵。”

    “嗯,云王兄说得不错。月丫头是受了委屈了!”老皇帝点点头,将手中的密折握了握,递给容景,沉声道:“辛苦景世子了,幸好查出不是月丫头所为,还给了她个公道。这个你好好收起来,此事朕今日结束了武状元大会后好好与你商议。看看到底谁在幕后捣乱,陷害月丫头!”

    陆公公立即上前将密折接过,递还给容景。

    “是!”容景点头,伸手接过密折,放入袖口里。

    在坐的文武大臣都看向容景袖口,只见到他洁白的衣袖盖住了密折,都猜测密折里面的内容。皇上未曾展示出来,虽然心下好奇想看,但也无人言语。而有些人听到皇上要和容景密谈彻查此事,一时间脸上分外僵硬。

    云浅月这回大大咧咧自自然然地在老皇帝身边的座位上落座,看着下面的众人,一眼望尽所有人的脸色,她心中冷哼,看着些大臣神情,恐怕这朝中没剩几个人没去望春楼风流过,如今一听彻查,才脸色都挂不住了。

    她眸光扫向夜天倾,见夜天倾面色不变,她移开视线,想着火烧望春楼陷害她和灵台寺中了催情引之事到底和夜天倾有没有关系她定会查明,早晚会水落石出。若是有关系,她定不让他好过。

    夜天倾似乎感受到云浅月的视线,向她看来,云浅月不看他,低头看地。

    “都别站着了,坐吧!”老皇帝对容景、夜天倾、夜轻染、孝亲王等人摆摆手,待几人缓缓落座,他转头询问夜天煜,“煜儿!时候不早了,你那边的人准备得如何了?”

    夜天煜一直看好戏没开口,此时闻言立即恭敬垂首,“回父皇,早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刚刚儿臣未敢打扰您。”

    “嗯,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老皇帝点头。

    “是!”夜天煜应了一声,运用真气对下面扬声道:“比武开始!第一轮!”

    众人目光这才都看向下面。

    云浅月此时也抬头看向下面,只见她和孝亲王一番争执的功夫较场下面已经站满了人,均是清一色的年轻男子,人人精神抖擞,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是写满兴奋。她刚要移开视线,只见下面人群中突然有一人飞身而起,一身白衣,翩翩然落在了高台上,端的是飘逸俊雅,清骨风流,显然轻功极好。

    云浅月看着落在台上那男子一怔。

    “好!”只听身边老皇帝大赞了一声。

    “这一手轻功的确是端得极好!这是谁家公子?怎么和景世子长得有几分相像?荣王府除了景世子外何时有了这样的人物?”德亲王也是大赞了一声,偏头看向容景。

    “是啊!朕怎么也未曾见过?”老皇帝也看向容景。

    容景瞟了云浅月一眼,见她盯着台上的容枫愣神,他凤眸眯了眯,清淡的眸光微暗,只是一眼便收回视线,幽暗褪去,只余清淡,对老皇帝和德亲王淡声道:“他叫容枫,是荣王府曾祖父一脉的旁支,这一旁支因为出了一个有才华之人,蒙先皇封赐文伯侯府。十年前文伯候随父王征战为国捐躯再未归来,文伯候府后来又经过一场被暗杀的大祸,满门三百余人一夜之间被杀,自此就没落了去。当时这件事情皇上也是追查的,最后没查到凶手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文伯候府没就此绝后,而是遗留了自小被送去了天雪山习武的容枫一人,他如今学艺归来,要为国效力。昨日刚刚进京,暂住在荣王府。所以,皇上和德亲王未曾见过他也不奇怪。”

    “原来是文伯候府的后人!”老皇帝点点头,看向高台上的容枫老脸深邃。

    “怪不得他与景世子长得有几分相像呢!原来是荣王府的旁支!”德亲王爷点点头,也看向容枫,叹息道:“当年文伯候府一夜之间被灭门,是百年来的大案,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文伯候当年可是我天圣最有才华之人,恐怕不次于如今的景世子。可惜随容王兄出兵再未归来,如今一晃十年过去了,能有文伯候的后人也甚是令人欣慰。”

    “不错!容王兄和文伯候离朕而去也十多年了!”老皇帝也是一叹。

    云浅月心思一动,从高台上移开视线去看向容景,只见他脸色淡淡,眸光淡淡,仿佛老皇帝和德亲王说的不是他家的事儿。她秀眉微微蹙了一瞬,便转过头去继续看向场中,正好对上了容枫向她看来的视线。

    ------题外话------

    目测,月票岌岌可危~

    目测,JQ要来了~

    目测,还有留着票票的亲们用票票狠狠砸我两下,我估计会让JQ来的更猛烈些~

    (⊙_⊙)(⊙_⊙)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打赏、钻石、鲜花!

    cadillac21(500打赏)、cadillac21(1钻)、wendychi(2钻)、蔡dyna(100打赏)、蔡dyna(1钻)、raphaellion(1钻)、499415104(5花)、纪安晓(5花)、vickygrohe(2花)、dongmei8佛山(2花)、mmt12(2花)、蝴蝶心结(1花)、彼岸冥血00(1花)、燕子飞飞95(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四章 字字珠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四章 字字珠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