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就嫁给他

    四目相对。容枫刹那移开了目光,背转过了身去。

    虽然距离的有些远,但云浅月还是清晰地从他眼睛看到了一闪而逝的痛苦。她唇瓣抿起,想着这个身体主人以前看来的确是与容枫认识且有某种极深的联系。到底是什么联系呢?她想起他那日的话,忽然觉得心口莫名地疼了起来。她低下头,伸手捂住心口,有些不明白地看着自己。

    容景视线忽然看过来,目光定在云浅月捂着心口的手上,清淡的眸光瞬间形成了黑色的漩涡,似乎要将她捂着心口的那只手吸进去。

    那疼痛不过是一瞬,待云浅月想要探究的时候便消失于无形。她用力在脑中搜索记忆,却是没有丝毫,她叹了口气,重新抬起头。只见容枫对面已经站了一个人,一个和容枫差不多年岁的年轻男子,她不认识。

    “弱美人,你倒是本事,居然将他请了回来。为了那把碎雪?”夜轻染看着容枫出现,凑近容景,压低声音道。

    容景瞥了夜轻染一眼,沉默不语。

    夜轻染哼了一声,“就算他是雪山老人的徒弟又如何?本小王也不怕他,照样赢回碎雪给月妹妹把玩。”

    “只要你赢得了他就行。”容景淡淡道。

    “那你就看着!本小王自然赢得了他。反正你武功尽失,那碎雪你是别想了。弦歌不是我的对手。”夜轻染一副胸有成竹自信满满的神情。

    “碎雪虽好,也不过是在天下三大名剑中位列第三而已。”容景道。

    “那第一第二名剑在百年前就早已经失去踪迹,只要那两把剑一天不出来,这碎雪就是最珍贵的剑。本小王今日就非要拿它到手不可。”夜轻染不以为然道。

    “嗯,希望你能成功,不要让她失望。”容景听不出情绪的扔出一句话。

    “那是自然!”夜轻染闻言看向云浅月,只见她看向场中,面上神情和目光与以往不大一样,他顺着她视线看去,就见她目光是落在容枫身上,那样的目光不是她以往的纯碎清澈淡然,到底是什么她说不出来,但总感觉是不一样的。他收回视线,疑惑地问容景,“月妹妹和容枫认识?”

    “我哪里知道!”容景不去看云浅月,声音淡薄,“不认识她的人怕是少!”

    夜轻染一怔,随即撇撇嘴,哼了容景一声,“不过是问问你而已,你怎么跟吃了土炮似的?别人认识月妹妹不奇怪,我只是奇怪月妹妹居然看着像是认识那小子似的。他不是自小被送去了天雪山拜在了雪山老人门下吗?月妹妹如何能认识他?”“那就需要你去问问你的好月妹妹了。”容景声音依旧淡淡,似乎漠不关心。但仔细听来还是觉得与以往不大一样。

    “我自然会问的,但不是现在。”夜轻染不再理会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见她专注地看着场中,也向场中看去。

    “第一局,文伯候府公子容枫对文将军府的公子文胜。比武开始!”四皇子身边一个裁判高声大喊了一声。

    众人三俩低语的人都直起身子,停止了交谈,向场中看去。

    只见喊声落,高台上二人瞬间交起手来。众人还没看清如何出手,就见文将军府的公子文胜以一个漂亮的弧度被打下了高台,偏偏还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直到站稳身子,还茫然地看着高台,一副不明白自己怎么还没过一招就被人打下来的。

    “好!果然不愧是文伯候的后人!”老皇帝大赞了一声。

    “是啊!这等身手当真了得!”德亲王也大赞。

    “半招定输赢,出手不伤人!有君子风范!”云王爷也称赞。

    “当年文伯候才华冠盖,他的后人有此身手也不稀奇。”孝亲王爷在几人话落,觉得应该说些什么,但容枫是荣王府的旁支,他自然不想夸,只能变相地说了一句应玚的话。

    “果然是雪山老人的徒弟。”夜轻染也赞了一声。心中掂量着若是自己半招之内是不是能将文将军那个小子扔下高台去,这样一想觉得文胜本来就是草包,自己也可以将他扔下高台去。

    容景面色清淡,似乎此等情形早就在他预料之中,没任何表态。

    “第一轮文伯候府公子胜出!第二轮,凤老将军府小公子凤杨上台!”裁判高喊了一声。

    下面人群中一人飞身而起,还没等裁判说开始,他就当先出招。招式狠辣,直击容枫面门。容枫轻轻躲过,衣袖摆动间,只见他轻松一挥手,凤杨身子如一抹柳絮般飘了出去,众人再次惊呼一声,再看他已经被扔下了高台,只不过这回凤杨重重栽了一下子,显然是容枫故意为之。

    “好!”老皇帝再次高喊了一声。

    德亲王等人齐齐点头,赞扬的话虽然没说出口,但面上神情着实显现着赞扬。

    云浅月如今虽然武功尽失,但目力比常人还是要好。她见容枫出手简单,却轻飘飘将人扔了出去,而那二人显然连他半丝衣边也未曾沾到,显然他内力强大。

    “第二轮文伯候府公子胜出!第三轮兵部侍郎公子王听译上台!”裁判再次高喊。

    他话音刚落,一名年岁稍微大一些的男子飞身上了高台。

    与刚刚前两名一样,不过须臾功夫再次被打下了台。

    “第三轮文伯候府公子胜出!第四轮,文昌郡府尹公子上台!”裁判再次高喊。下面又有一人飞身而起。与刚刚那人一样,很快就被打下了台。

    “第四轮文伯候府公子胜出!第五轮……”裁判重复同样高喊。

    紧接着重复一样的动作,那人刚上台片刻,便被扔下了台。

    接下来有人上台,又有人下台,盏茶十分已经二十多人被打下了台。

    这一处亭中众人静静,只有老皇帝偶尔叫好声。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后,百多人都被容枫打下了台。而那裁判依然在继续高喊,没有停顿的势头。而高台上容枫也没有任何异议。

    云浅月蹙眉,从台上移开目光看向台下,只见黑压压一片,大约千人。她想着若这样车轮战下去的话,千人对付一人,如何受得了?她收回视线看向在坐的人,众人都无人有异议,眸光扫过容景清淡的面色和夜轻染认真观看的面色,那二人显然也无异议。她抿了抿唇,转头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他若是不输的话就一直在这台上了吗?您看下面还有那么多人呢!若是这样下去,他岂不是赢了也要累死?”

    云浅月的声音不低,足够亭中众人都听到。众人闻言都转头看向她。

    老皇帝也从场中收回视线,笑着道:“这是历年来武状元大会的规矩,我天圣男儿要的不仅是武功,还要有耐力体力。若是坚持不住,也当不上武状元!”

    “可是往年也是这么多人?”云浅月疑惑地问。

    老皇帝一怔,再次看向场中,收回视线,摇摇头,“往年大约是这些人的一半吧!”

    “这就是了。往年才是一半人,今年却是增加了一倍人数。这未免有失公允。若是真将台上的赢者累死了的话,岂不是我天圣就少了一个英才?”云浅月道。

    老皇帝皱眉,看着容枫,似乎在认真寻思云浅月的话。

    “浅月小姐,文武大会的规矩可是由百年前就规定下的,难道你想打破?”孝亲王虽然离的远,但不影响和云浅月说话,声音也清晰地传来。

    “请问孝亲王,规矩是谁定的?”云浅月反问。

    “自然是始祖爷!”孝亲王府。

    “始祖爷也是人,他不是神,不能料到身后百年之事。既然规矩是人定的,为何不能打破?始祖爷已经不在,当今执掌这天圣江山的可是皇上姑父,皇上姑父也是一朝天子,自然有权利更改完善,施行与时俱进的方法,才能更好的建设我们天圣江山基业。若是一味地固步自封,如何能壮大我天圣?岂不是始祖爷时候什么样还是什么样?还谈何发展壮大,繁荣富强,宏图伟业,千载功勋?”云浅月本来不想出头,但这个规定太过陈旧不公平,她实在看不过。再说对于容枫她心里总感觉有一种抓不住理不清的感觉,想来是她这个身体主人的遗留下的情绪。所以,就帮帮他又如何?

    孝亲王被噎得一愣,似乎没想到云浅月也能说出这番话来,他看向老皇帝,老皇帝也是面色惊异,他立即道:“无知小儿,始祖爷的祖训如何说能改就改的?浅月小姐才识字几日,就妄谈治国,实在可笑!”

    “我是愚钝,什么都不懂。但我懂得一样,就是这样的比武着实不公平。我看不过去,自然要说来,皇上姑父既然要我坐在这里,总不能让我只是看着不说话吧!”云浅月横了孝亲王一眼。

    孝亲王反击,“什么叫做公平?这自古哪里有公平在?”

    云浅月立即抓住了他话柄,笑了一声,无精打采地道:“原来这武状元大会本身就存在着不公平啊?我还当多正规多公允,感情就是玩呢!哎,早知道就是皇上姑父一片好意恩准我来看,我也不会来了。真没劲,老是看他一个人在上面。看到最后估计就会看到他累死吐血而亡。武状元一个也没有了。啧啧,这样的话还不如不看。”

    孝亲王一时间想不出反驳的话来,顿时没了言语。

    “皇伯伯,月妹妹说得不错。这样下去车轮战后容枫指不定会累死。这样的确有失公允。”夜轻染道。

    夜天倾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无精打采的小脸有些不忍,犹豫了一下,转头也对老皇帝道:“父皇,月妹妹所言不错,始祖爷的时候是针对这京中官员子弟而设的比武大会。寒门百姓没资格参加,如今百年已过,您要广招贤才,这布衣百姓也有幸比武争夺武状元。所以,由百年前的几十人,增加到如今的千人,的确是人力难以承受,就算这容枫武功高强,也难以应对。也的确有失公允了。”

    四皇子看了一眼太子,又扫了一眼众人神色,也当即建议道:“儿臣也觉得月妹妹说得对。既然只准高门子弟参加比武大会的规矩已经被打破,如今这个规矩也的确不符合公允了。”

    云浅月知道夜轻染会帮她,但没想到夜天倾和夜天煜也会帮她。她看了那二人一眼,目光落在容景身上,见那人没有开口的意思,她收回视线,继续看向场中。

    “浅月小姐说得不无道理!”德亲王也认同地点了点头。

    云王爷看了云浅月一眼,不明白这个女儿为何要帮容枫,难道是因为景世子?这个规矩虽然表面上是定死,但是私下里还是有作弊可循的,就比如说抽号一项,若是想保存体力,就可以由抽号官那里下手,留着后面的号就是。染小王爷虽然不屑动这种手脚,但是德亲王爱护儿子自然给选了后面的号。所以夜轻染虽然参加,但如今依然还没上去。

    他看向容景,从容景清淡的脸上看不出情绪,他拿不准这位深思颇深的景世子的态度,到底景世子是想扶持文伯候府再次强盛,还是想置之不理打压了去,至今他没看出来。若说是扶持的话,他就该帮助容枫拿后面的号,而不是明知道这种是很吃亏的,却还要他第一个就上去,若说不扶持的话,以景世子的手段,容枫绝对回不了这京城,入住不了荣王府,也进不了这武状元大会。

    一番思量下,云王爷也附和着点点头,“小女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几位主要的人物都表态,一众大臣也纷纷表态。但是都说得比较隐晦。

    众人一番话落,老皇帝沉默不语。

    这一处亭中静静,再无人开口。高台上依然继续。容枫似乎不见丝毫疲惫。

    “嗯,月丫头说得的确有理。”过了片刻,老皇帝点点头,问向一直没开口的容景,“景世子,你对此有何看法!说来朕听听!”

    “景对此没有看法!武状元大会发展百年至今,虽然有失公允,但这条规定是众所周知之事。上那高台之前每个人都是明白这条规矩的,也都立下自愿之约。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容景淡淡道。

    云浅月猛地看向容景,他什么意思?难道就看着容枫被累死而不理?

    老皇帝点点头。

    “弱美人,你什么意思?”夜轻染问容景。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容景淡声道。

    夜轻染皱眉,腾地站起身,对老皇帝道:“皇伯伯,我也要上去,此回报名选拔出来够资格的人不就是这一千多名吗?我要和他一人一半,最后我们共同再较量一番。我相信在这场中无人能是我二人对手了吧?”

    “哦?你要上去?一人一半?”老皇帝挑眉。

    “是!这样公平公正!”夜轻染看着台上的容枫道:“我可不愿意占他便宜,等到他打累了,我赢了他之后别人说我胜之不武。那样多没面子。”

    德亲王皱了皱眉,并未开口阻止夜轻染。

    “这样到也算是不失为一个公允的方式!”云王爷颔首道。

    “这样岂不是也打破了圣祖爷的规矩?染小王爷,你没看到台上的容枫根本就没半丝累的样子吗?也许人家能拿下这一千人之后依然不知疲惫呢!你岂不是小看了文伯候府的后人。”孝亲王道。

    夜轻染皱眉,“我们一人一半平分了这些人之后再进行对决,他能胜过我自然他武艺比我高强,若是败给我,本小王也不会觉得胜之不武。我如何会小看了文伯候的后人?”话落,他不给孝亲王说话的余地,对老皇帝道:“请皇伯伯恩准!”

    老皇帝似乎是在思量,片刻绕过旁人又询问容景,“景世子觉得轻染的提议如何?”

    “既然染小王爷不想胜之不武,这也算是一个好的提议。”容景淡淡道。

    “好!那就依轻染所言。”老皇帝点头,对四皇子吩咐,“煜儿,你吩咐下去,将高台一分为二。设两场比武,同时进行!准轻染上去守台!若是能和容枫一起守到最后,二人再进行对决,决一胜负。若是中途有人打败二人而换人,就由两方胜者一决胜负!”

    “多谢皇伯伯!”夜轻染顿时大喜。

    “是,父皇!”夜天煜对身边的裁判吩咐了一句。

    身边的裁判立即扬声高喊,“皇上有旨,为了公正公平,将高台一分为二,再设一场武试同时进行。由染小王爷守台。若是能和容枫一起守到最后,二人再进行对决,决一胜负。若是中途有人打败二人而换人,就由两方胜者一决胜负!”

    裁判话落,下面千人顿时哗然,纷纷和身边人交谈起来。

    云浅月看到有些人一听夜轻染守台脸色立即就变了。她笑了笑,想着恐怕这些人怔在担心小命呢!若是夜轻染出手将人从三丈高的高台扔下去的话,保不住会下手重而导致人缺胳膊少腿。

    夜轻染勾唇一笑,飞身而起,身子潇洒如风,顷刻间飘然落在了高台上。

    “好!”老皇帝大赞了一声,哈哈笑道:“这小魔王七年历练,武功总算没白费!如今回来虽然还是一样玩世不恭的德行,但总算也知事了不少,朕心甚慰!”

    “也不枉费当年父王将他踢出去京城的苦心。”德亲王道。

    “哈哈,德亲老王叔疼这个小子疼得跟掌中宝贝似的,当年将他踢出去的确是下了一番苦心。朕今日就看看这小魔王的武功到底如何成就了!”老皇帝大笑道。

    德亲王笑着点点头。

    众人都无人言语。

    只听夜天煜又吩咐来一个裁判官高喊,“第一轮,染小王爷对丞相府公子!”

    裁判话落,下面的人群停止了喧哗,一人飞身上了高台。

    裁判官刚宣布开始,夜轻染轻轻飘渺一掌,丞相府的公子根本接不住夜轻染的招数,顷刻间身子向台下飞去,弧度同样漂亮,又轻飘飘落地,落地之后那丞相府公子红着脸拱手,“多谢小王爷手下留情!”

    夜轻染不看他,摆摆手,“客气!”

    下面等待应试的众人都大松了一口气,染小王爷只要手下留情就好说。否则他们虽然过了选拔报了名,但若是有人被他摔了个脑浆迸裂的话他们还真不敢上去只能弃权了。

    裁判宣再次高喊,“第一轮染小王爷胜,第二轮……”

    那边容枫同样将一人打落下高台,看了夜轻染一眼,夜轻染对他挑了挑眉,他也缓缓点了点头,并未言语。

    同时早先那名裁判官再次高喊,“第一百三十八轮,文伯候府公子胜,第一百三十九轮……”

    “皇上,何不将容枫叫回来暂时歇上一歇,等染小王爷也到一百三十八轮之时再让他下台去与染小王爷同时进行。这样两方都便能同时开始,也好过等容枫将剩余人打下之后染小王爷会疲惫。这样才真正公平。”孝亲王建议道。

    “也好!”老皇帝这回没有询问众人意见,也未思索,对夜天煜摆摆手,“天煜,将容枫暂且叫上来歇息。待轻染追上他再上去!”

    “是!”夜天煜点头,对裁判官吩咐。

    裁判官刚要喊下一轮的名字,闻言立即改了口,“皇上有旨,文伯候府公子下场休息,此一场暂停,稍后与染小王爷同时进行!”

    裁判官喊声落,台下再次响起喧哗声。似乎疑惑今日的武状元大会打破了以往规定。但也只是说说,皇上在此,无人敢反驳半句。

    容枫似乎有些讶异,背着的身子此时缓缓转过来,向亭中看来。

    “让他上亭内来!”老皇帝吩咐。

    “父皇有请文伯候府容枫上亭!”四皇子这回没用裁判官,亲自开口。

    容景看着亭子,并没有立即上来,而是静静看着,众人也看着他,片刻,他才飞身而起,向这一处亭台飞来,端得是轻功高绝,转眼间轻飘飘就落在了亭中。

    “好!”老皇帝今日已经无数次称赞。

    “容枫拜见吾皇,吾皇万岁!”容枫站稳身形,不看任何人,向地上跪去。

    “免了!起身吧!”老皇帝似乎极为欢喜,在容枫刚要跪在地上,一挥手,喊道:“来人,赐座!”话落,又补充道:“就坐月丫头旁边吧!”

    云浅月一惊,容枫亦是一怔。夜天倾面色微变,夜天煜眸光闪了闪,容景面色淡淡,看着场中,似乎没听到老皇帝的话。

    云王爷看向老皇帝,德亲王和孝亲王对看一眼。而其他人因为这一句话而瞬间心思各异。

    在天圣皇朝所有人的心里,无论是朝臣,还是百姓,云浅月的身份都是异于常人。如今正值她即将及笄,此时最为敏感。因为始祖皇帝的祖训,她的身边所有男子大约都该避嫌。尤其是容枫这般坐在她身边,便不合礼数。但皇上有旨,尤其还是当着这样的场合。一时间众人心中想没有想法都难,都齐齐想着难道皇上不想云浅月入宫?

    一时间亭中鸦雀无声。

    “多谢皇上,容枫站着就可!”容枫垂下头。

    “坐吧!你连战百多人,自然是疲惫的。朕准你坐!”老皇帝无视众人各异的神色,对陆公公使了个眼色,沉声道:“赐座!”

    “是!”陆公公立即搬来座位放在了云浅月身边,对容枫笑呵呵招呼,“容枫公子,皇上厚爱,您还是过来坐吧!这个位置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

    容枫垂着头,站着不动。

    云浅月想着难道是她刚刚帮助容枫表现得太过老皇帝想试探她?还是今天即便不是容枫她身边还会是另一个人坐过来?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定了定神,忽然笑着对容枫招手,“喂,那个谁,你快坐过来啊!这里坐得高,看得远,可以清楚地看到夜轻染一举一动,到时候你好知己知彼将他打败了,省得那个小魔王一副鼻孔朝天谁也不看在眼里的模样。我就是没了武功了,否则非要和他去较量一番不可。到时候你一定要打败他。”

    容枫猛地抬起头,看着云浅月。

    “不会是个呆子吧?皇上姑父,您看他怎么站着不动啊?难道是得了您的特准坐您身边来这天大的恩典他高兴坏了?还是没见过世面被您给吓傻了?”云浅月偏头看着皇上,笑颜艳艳,声音清脆。

    “你个小丫头,人家好好的文伯候府公子被你说得到成了上不来台面的阿斗了。”老皇帝笑着敲了云浅月脑袋一下,对容枫和颜悦色地笑道:“坐过来吧!月丫头说得对,这里坐得高看得远。你到时候赢了那个小魔王,杀杀他的锐气。”

    “是!”容枫缓步走向云浅月身边的座位。

    依然如那日在荣王府容景的书房所见一般,他一身萧萧白衫,虽然打了百多场,但不见丝毫汗渍,身上也未染污渍,整个人缓步而来,背对着阳光,显得纤尘不染,似乎从雪山之巅踩着云雾而来,多了几分虚幻缥缈。

    云浅月歪着头看着容枫,脸上挂着笑意,待他刚一坐下,她身子就凑了过去,很是自来熟地和他说话,“那个谁,你武功真好啊!可以教我不?我家那个糟老头子爷爷教给我的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半吊子武功,你的武功多好啊,要是我能学会,以后就没人敢笑话本小姐了,本小姐一拳打蒙了他去。”

    众人顿时汗颜,有不知道人家名字就让人家一见面教武功的吗?

    “浅月小姐,我不叫那个谁,我的名字叫容枫。”容枫看着云浅月,郑重道。

    “哦,容枫啊!好,就容枫,那个我问你话呢?你能将你武功教给我不?”云浅月眨眨眼睛,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笑着问。

    “月妹妹,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了吗?没听到景世子说吗?容枫自幼在天雪山习武,天雪山只住着雪山老人,那么容枫就是拜在雪山老人门下,据我所知,雪山老人一生只收了两个徒弟,容枫可是雪山老人的关门弟子。雪山派武功不外传,除非你要拜容枫为师。不过有这么年轻的师傅吗?我觉得你还是算了吧!”四皇子笑着开口。

    “这样吗?那我好想学怎么办?除了拜师,就没别的办法了?”云浅月问容枫。脑中打着转转,她就用容枫来试探老皇帝一番也无不可。到底看看这老皇帝打得什么主意。

    “应该也有吧!”夜天煜看向容枫,“你告诉月妹妹,可还有别的办法。这个小丫头好武成痴。只要是看到谁武功好,她就不忿。总想着学来。那日在清泉山灵台寺还要景世子教她百步点穴呢!”

    众人都知道荣王府的百步点穴是不传之秘,齐齐一惊,看向云浅月。就连老皇帝,云王爷、德亲王、孝亲王等人也都面色各异地看向她,见云浅月仿佛没听见,只笑看着容枫等他回答,众人又从她身上移开视线去看向容景,见容景盯着场中夜轻染和人对打,仿佛也没听见。众人都齐齐看向夜天煜。

    “不过后来她听说荣王府的百步点穴原来是不传之秘,只有嫁进荣王府才可以学,她立即打消了念头,说打死她也不嫁给景世子。哈哈,这个小丫头,当时太子皇兄也是在场的。她那神情啊,仿佛嫁给景世子多吃亏似的。”夜天煜顿了顿,迎上众人的视线笑着道。

    “这样?”老皇帝看向夜天倾。

    夜天倾虽然不满云浅月和容枫凑近乎,但是也不好发作,此时听到夜天煜的话,他冷冷瞟了夜天煜一眼,回头恭敬地对老皇帝道:“回父皇,当时是这样!月妹妹一听之后就说不学了。”

    “哈哈,这小丫头,能嫁给景世子是多少闺中女儿梦寐以求的,她还不喜。”老皇帝大笑了两声,除了脸上龙颜大悦,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众人也都跟着应景似地捧场笑了笑。

    “容枫,你不会也告诉她除了拜师这一条路外也得让她嫁给你才可以学吧?”夜天煜本来一直沉默,如今似乎话多了起来。

    一句话,又让众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容枫。

    老皇帝似乎也等着听一个答案,也笑看着容枫。

    云王爷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张了张口,但触到云浅月笑颜滟滟的小脸,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也看着容枫,等着他的答案。

    “四皇子所言不错!雪山派的确有这个规矩。”容枫抿了抿唇,对他点点头。

    “这样啊,真的只要我嫁给你,就可以学你的武功了?”云浅月眼睛一亮,刹那一双眸子璀璨夺目,她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容枫的衣袖,欢喜地道:“那好,我就嫁给你了。”

    一句话,说得清脆,掷地有声。

    众人闻言大惊。没有哪个女子会有这浅月小姐这般大胆,如今敢高声言嫁人。尤其还是当着皇上和满朝文武大臣皇子公子们的面。都齐齐看向老皇帝。

    夜天倾脸色刹那阴沉。

    夜天煜一怔,他本来开玩笑,没想到容枫当真如此说,而这小丫头居然顺着杆子爬了上去。他看着云浅月笑靥如花的小脸和容枫僵住的面色,也转头去看老皇帝。

    德亲王也愣了,他想的是这浅月小姐不嫁景世子,却要嫁给背后没有任何依靠的容枫,虽然他是荣王府一脉,但那旁支太远,如今文伯候府又早已经灭门。他等于孤身一人,无依无靠。这浅月小姐居然还当着皇上的面要说嫁给他,是真没心机脑子,还是故意为之?他总感觉今日这小丫头不同以往。

    云王爷坐着的身子几乎坐不住,一张老脸发白,生怕老皇帝一个发怒,将云浅月治罪。他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触到云浅月扫过来的眸光顿时住了口。

    孝亲王心里冷哼一声,想着这小丫头果真是没脑子,就这样还想和他作对?做梦去吧!她身为荣王府嫡女,要嫁给别人,这就是打皇家的脸面。最好皇上这回治她的罪。

    容景依然看着场中,仿似未闻。

    此时夜轻染已经将一个人打下台去,正向这边看来。他见云浅月居然抓着容枫的衣袖,皱了皱眉,此时裁判官高喊,又有人上台,他无暇它顾,只能应付武试,但是心思早已经飘到了亭中。心中想着他为何要下台?公允个屁,累死那小子岂不是更好?月妹妹何时和他如此亲近了?而且还是在皇伯伯身边。

    老皇帝看着云浅月和容枫,脸上笑容不变,好像没听到。

    这一处亭中静寂仿佛无人,只听到云浅月一个人的呼吸声。

    “喂,我嫁给你好不好?”云浅月拽着容枫衣袖摆动,声音微软,似询问,又似撒娇。没有半分杂质,虽然如此说话和如此姿态,也任人感觉不出半分旖旎暖味,像是小孩子耍要糖果一般。

    容枫抬眼看她,眸光定定。

    云浅月发现他长了一双极为好看的琥珀色眸子,那里面如云似雾,似乎要将她笼罩,虽然和容景长得有几分相像,但是任何人也不会将他们看做是一个人。容景的容颜是美到极致的如诗似画,鬼斧天工雕刻而成,坐落于云端的俯瞰苍生的一种美和气质,而容枫则像是雪山上的冰雪,雪雾中透着纯净剔透,她不觉得地看着他的眸子被吸引了去。

    众人都看着二人,忽然觉得这两人看起来极为般配。男子俊逸,女子貌美,若是摒除云浅月不学无术来说,当真是郎才女貌。

    “咳咳……”

    忽然一声低咳声响起,在静寂中尤为清晰。众人转头,只见容景用帕子捂着嘴,脸色微白,虽然咳着,但目光依然看向场中的打斗,并没回转过身看这边。

    云浅月听见低咳声,攥着容枫衣袖的手一紧,被吸住的眸光定了定,回过神来。但没转头,也没松开抓住容枫衣袖的手。她忽然觉得,若是真要嫁一个人的话,她身边如今手中正抓着的这个男子也不错。

    至少比嫁进皇室强,因为她不喜欢去皇宫里和三千粉黛争宠,比嫁进太子府要强,因为她即便自杀,也不想见到夜天倾那个男人,比嫁给容景要强,因为她不想被气死,也不想被那丫的黑一辈子,比嫁给夜轻染要强,因为他虽然好,但是名草有主了,她可不做夺人之美,破坏人姻缘之事,比嫁给夜天煜要强,那个心思不定两面三刀左右和稀泥算计来算计去的男人她也不喜。云暮寒那丫的是她哥哥,即便不是她哥哥他受她迫害威胁那么久,半丝好感也无,自然不会嫁给他。综合算起来,她真要迫不得已及笄之后被嫁出去的话,她不如就嫁给这个容枫。

    容枫满门被暗杀,俗话说无累赘一身轻。她可以每日好吃懒做,只管打理好自己和他就行,也不用管一大家子。而且他长得也很好,又干净无尘,虽然比容景稍逊一筹,但也算是难有人匹敌的少有美男子,每日看着就赏心悦目,更何况他武功好,可有保护她,还有他看起来脾气应该不错,以后若是结婚了他估计会处处让着她,爱护她。最最主要的是老皇帝既然要给她赐婚,与其被迫嫁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为何不找一个看得顺眼的,容枫这样条件都符合她的好男人上哪里去找?

    云浅月很快就给自己想了好几个嫁容枫的理由,刹那觉得此生就嫁他了。一定的!非他不可,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看着容枫,一双眼睛又亮了几分。

    容枫被云浅月看得脸色微红,听见容景的低咳声又微白。一时间僵硬的身子看着云浅月。本来定定的眸光云雾笼罩,云雾后一双凤眸不停地变幻。

    “景世子的大病还是未曾好吗?”老皇帝转头看向容景,担忧地问。

    “这病怕是好不了了,景也别无所求,希望能活几年是几年吧!如今咳嗽是因为昨夜染了凉气,皇上且宽心,无甚大碍。”容景终于收回视线,摇摇头。眼角余光扫了云浅月一眼,眸底涌上暗潮。

    “哎,朕会继续给你寻求名医。这天圣以后还要希望你能辅佐呢!”老皇帝叹息一声,对容景摆摆手,语气极为缓和,“景世子若是身子不舒服,就先回府去休息吧!”

    “景无碍!只是小小风寒,还可以坚持。皇上不必理会我!”容景摇摇头。

    ------题外话------

    咳咳,我不说什么亲们估计也能猜到暴风雨要来了吧,还有留着月票的亲们别死死捂着口袋了,松一松,最好大怒之下都甩给我,我就圆满了~(⊙_⊙)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鲜花!

    15016302410(2钻)、一元钱假钞(2钻)、h9999(1钻)、彼岸冥血00(1钻)、傲气的幸福(6花)、chenlm(1花)、闲看晴空(1花)、蔓藤萋萋(1花)、风韵三十(1花)、蝴蝶心结(1花)、尖叫色(1花)、江山不要换你回眸一笑(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五章 就嫁给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五章 就嫁给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