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神机妙算

    云浅月阴沉着脸听着青裳的话,虽然房门关着,但那饭菜香味还是一阵阵从屋外传来,她本来晚上就没吃饭,如今肚子很配合地咕噜叫了一声,她收回视线恼怒地瞪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又抬头看向门口。

    “我家世子说这些菜都是他亲自做的,没有用别人插手帮忙,所以才做到这么晚。”青裳的声音从门外继续传来,真诚地道:“浅月小姐,奴婢可以用性命保证,这些菜真的是我家世子做的,我家世子从来就没下过厨房,这是第一回做菜呢!”

    容景做的?云浅月一愣,随即不屑地哼道:“他做的饭菜能吃?”

    “浅月小姐,您难道没闻到这饭菜的香味吗?”青裳轻声询问,似乎有些眼馋地道:“可惜奴婢也没吃上一口,药老和弦歌、清泉眼馋了许久世子也没给他们吃。刚做好立即就给小姐您送来了呢!”

    云浅月自然闻到了屋外的饭菜香味,肚子又咕噜噜地叫了起来,她舔了舔嘴角,心里做着挣扎,一边是打死也不吃,和容景那丫的老死不相往来;一边是她肚子很饿,饭菜很香,尤其还是那黑心的手指不沾阳春水的家伙亲自下厨,过了这个村,估计就没那个店了。

    “浅月小姐,要送进去吗?”青裳等了许久都没听到云浅月的声音,出声询问。

    “小姐,外面还下着小雨呢!他们的身上都淋湿了,快让他们将饭菜送进去吧!难得景世子对小姐的一片心。”云孟一边说着一边似乎在吞口水。

    “他个屁心,他的心都是黑的。不吃,给他拿回去吧!”云浅月很有骨气地拒绝。不就是一顿饭菜吗?她若是吃了他的东西,原谅了他,也就太没出息了。那么她还混什么?直接用豆腐撞死自己得了。

    “哎,浅月小姐果然不吃,真是让我家世子猜对了。我家世子说我们来了估计也是白跑一趟,不过做人要讲究诚信,说一不二,他既然答应了小姐的事情,自然要做到,小姐不吃正好,他如今还没用膳呢!世子说他做的时候没做自己那份,所以奴婢拿回去之后世子自己吃也是一样的,耗费了这么大的心力亲自下厨做的饭菜怎么也不能浪费不是?”青裳一边叹息一边气都不带换的说了一大段话,末了,对云浅月恭敬地道:“那浅月小姐休息吧!奴婢和青泉就回去了!”

    话落,青裳青泉二人果然转身向外走去,脚步踩在地面上还可以听到溅起的水响。

    “小姐,您怎么能不要呢!那可是景世子亲自做的饭菜呢!您不吃留下来给老奴也好啊!”云孟立即埋怨地对云浅月道。简直对那饭菜垂涎欲滴。

    云浅月沉着脸听着那脚步声走向门口,须臾,她深吸了一口气,大喊,“回来?谁说我不吃?我又改变主意了!”

    她就要将这些饭菜都吃光,让容景那丫的饿死!

    什么置气啊,恼怒啊,节操啊,老死不相往来啊,都是屁话!不能亏待自己才是真格的,送上门的好东西不要她是傻子。尤其是那个家伙的第一次下厨,不吃白不吃。

    “好,奴婢这就送进去!”青裳欢喜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紧接着轻快的脚步声转眼就返回来到门口。

    那一瞬间,云浅月立即觉得自己又上当了!

    “不行啊,浅月小姐,如今这是十六个菜,您留下八个吃,剩下的八个奴婢拿回去给我家世子好不好?我家世子还没吃饭呢!”就在云浅月要反悔的时候,青裳脚步猛地停住,用几乎请求的语气道。

    “不行!他没的吃活该!谁叫不多做一份呢!”云浅月板下脸。

    “那您留十二个,给我家世子四个?”青裳再次请求。

    “不行。”云浅月推开被子下床,断然道。

    “就一个呢?”青裳语气几乎哀求,“浅月小姐,您知道,我家世子吃的很少的,一个够了。”

    “一个也不行!我要全留下,他要吃自己再做去。”云浅月觉得自己变成了黄世仁,外面那小丫头就是杨白劳。

    “那好吧!我家世子累得动不了了,只能让药老再重新做了。”青裳垮下脸。

    “这位姐姐,您将饭菜给我就好,我给我家小姐拿进去。”彩莲此时也穿戴妥当起来,心里想着景世子对小姐真好,都被谣言污秽的这般情况了还惦记着小姐亲自下厨做菜。她就不明白了,小姐怎么似乎还不领情的样子呢!哎……

    “那好吧,我身上正好有凉气,也不宜进去。”青裳将饭菜的篮子递给彩莲。

    青泉也将篮子递给彩莲,眼睛却盯着被彩莲接过去的篮子,似乎含着无限不舍。

    彩莲看着青裳和青泉不舍的模样,险些冲动的将篮子又给人家塞回去。还好她还想着小姐今日没吃饭呢,转身推开门进了屋。

    屋内刹那盈满饭菜香味。

    “浅月小姐,那我们回府了!”青裳对门内恭敬地道。听到云浅月心思早就不再地应了一声,她似乎笑了一下,伸手一拉青泉,二人转身向外走去。

    云孟看看屋内,又看看青裳青泉,脚步匆匆追了出去,“老奴送送两位!”

    “有劳猛大总管了!”青裳很有礼的对云孟点点头。

    “真是辛苦景世子了。能得景世子如此厚待,是我家浅月小姐的福气。浅月小姐就是直性子坏脾气,都是被老王爷给惯坏了。若是有什么得罪了世子的地方,请世子多担待些吧!”云孟一边走一边道。

    “我家世子怎么会怪浅月小姐?世子说这天下所有女子也不及浅月小姐一分真性情呢!我家世子很喜欢浅月小姐的。孟大管家多虑了。”青裳笑着道。

    “此话当真?”云孟眼睛一亮。

    “自然是当真的,就连我们几个身边侍候世子的人都不敢说浅月小姐半分不是呢!今日弦歌回去时候说了浅月小姐一句不满的话,就被世子罚去蹲了三个时辰的马步呢!”青裳点点头,笑着道:“明日的武状元大会因为这一场雨改在了皇宫圣阳殿,我家世子明日早上会来接浅月小姐去皇宫的。”

    “景世子果真是待我家小姐大好啊!”云孟这回放了心,一张老脸笑成了花。若是论这天下人中他最喜欢的人就是非容景莫属了。她将云浅月当女儿一般看待,自然希望两个人能亲密相触,虽然知道这很难,但有希望总是好的。

    青裳不再说话,青泉状似无意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主屋内灯亮着,一个纤细的身影坐在窗前,手中的筷子一动一动的,显然在吃饭,他偷着笑了一下。

    云孟又说了句什么,一行三人出了浅月阁走远。

    主屋内,彩莲站在桌前给云浅月布菜,自然将外面青裳和云孟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她终是忍不住开口,“小姐,您看,景世子真的对你挺好的呢!谁能有这份心亲自下厨做菜?不是都说君子远庖厨吗?更何况又是受天下人敬仰的景世子?居然亲自给你下厨不说,还大半夜差人来给您送菜来。而且还不允许别人说您一句不好,虽然外面传得那么多影响他声明的话,他都还能明日来府中接您去皇宫。您就别生景世子的气了吧!”

    “哼,人家说什么你都信?”云浅月一边吃着芙蓉烧鱼,一边瞥了彩莲一眼。

    “哎,小姐,不是奴婢相信别人说的,而是奴婢亲眼所见的。从景世子大病十年后出府第一件事情就是在皇宫从太子殿下手中救了您后,就一直对小姐您很好的,这些日子不止奴婢看得到,就是咱们府中人都在私下里传呢!您见过哪家小姐得景世子如此用心对待?”彩莲叹了口气,一番话落,见云浅月没有冷脸,她才胆子大了许多。

    “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估计就是和那糟老头子爷爷一样,欺负我为乐。”云浅月不买账。别人看见的都是那家伙对她好,为什么就没人看到他对她不少欺负她的时候?

    “小姐,那景世子为何不去欺负别人?”彩莲又叹了口气,对于云浅月对容景的偏见真恨不得给她苦口婆心劝回来。

    “那是别人没我好欺负呗!”云浅月道。

    彩莲颇有些无语地看着云浅月,她从来没觉得小姐向对待景世子这件事情上如此的纨绔不化。大胆地道:“小姐,您觉得您好欺负吗?您连这京城里数一数二谁人都不敢惹横行霸道的孝亲王府冷小王爷都敢得罪,且次次让那小王爷讨不到好处,这京城还有谁那个女子比您厉害?”

    “这就是了!没有女人比我厉害,所以他容景才来欺负我啊,欺负了我他很有成就不是吗?”云浅月哼了一声。

    彩莲准备好的一大串劝说被堵在了心口,想着也许天生下来景世子和她家小姐就不对盘。她也不敢再说下去,生怕又说恼了小姐。只垂下头有些闷闷地道:“最近京城中人都在私下里传说景世子待小姐是不同的,怕是喜欢小姐才这样对小姐好,咱们府中人私下里也都这样说,奴婢和赵妈妈几人也都觉得景世子是喜欢小姐的。还想着若是这样就好了,小姐若是真能嫁给景世子,可是天大的喜事儿。谁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小姐怎么就看不上景世子非要嫁给容枫公子呢?”

    “他喜欢我?鬼才相信!他就是欺负我过瘾。”云浅月没好气地道。

    “也许小姐觉得景世子不好,但是您怎么能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开玩笑呢!容枫公子真的有那么好?听说他是文伯候府的后人,文伯候府就剩下容枫公子孤身一人了。如今算是暂时寄居荣王府,虽然是荣王府的旁支,但毕竟是在几十年前就另立了门户,也得不到荣王府多少照拂的,您的身份要嫁给容枫公子怎么可能?这不是门不当户不对吗?再说皇上哪里会允许?当时奴婢们听说之后都吓坏了。万一当时皇上恼怒,小姐,您多危险啊!”彩莲越说小脸越白,似乎这件事情真吓了够呛。

    “来,吃口鱼,压压惊,也堵住你这张嘴。”云浅月夹了一口鱼塞进彩莲嘴里。想着她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将这小丫头片子发卖了?实在太能唠叨了。年纪轻轻就步入了大妈和奶奶的行列,真可怕!

    彩莲一口鱼果然被堵住了嘴,她哀怨地看着云浅月,无奈只能咀嚼,刚嚼了两口,眼睛一亮,“小姐,这鱼真是景世子亲自做的?”

    “谁知道呢!”云浅月招招手,“一起吃吧!”

    彩莲摇摇头,“景世子亲手做的,奴婢可不敢吃。”话落,她无比崇拜地道:“景世子果真是天圣第一奇才,真是无所不能,连饭菜都能做得这么好吃!”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怪不得这么香呢,原来是景世子亲自做的,今日本太子有福了。”外面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紧接着脚步走近,房门被推开,堂而皇之地走进来一个人。折扇轻摇,风流倜傥,正是南凌睿。

    “呀,你是谁?怎么闯进小姐闺阁!”彩莲一惊,立即挡在云浅月面前,隔住南凌睿的视线,怒斥道:“深更半夜,你还不快出去!不然我就喊人了!”

    “小丫头还挺有意思!”南凌睿轻笑了一声,不理会彩莲,脚步不停地走到桌前,折扇轻轻一晃,一股大力袭来,彩莲的小身子就被打出了老远,他没有半丝客气地坐在了云浅月对面,对彩莲吩咐,“给本太子拿一双筷子来。”

    “太子?您……您是……”彩莲这才回过味来人是谁,睁大眼睛看着南凌睿。关于这个太子的种种传言都冒入脑海,小脸霎时惨白,对外大喊,“快来人啊,南梁太子闯进小姐……”

    她的话刚喊出一半,飞来一块鸡肉堵住了她的嘴,声音戛然而止。

    “你这个小丫头实在恬噪,不但恬噪,还大惊小怪。”南凌睿看着面前的饭菜,啧啧赞叹道:“闻着这味道就觉得很香,没想到景世子除了舞文弄墨外还会这一手。了不得啊了不得。”

    云浅月抬头看了南凌睿一眼,哼了一声,问道:“你怎么半夜闯来我这里?”

    “什么是半夜闯来你这里?是我昨日就住在了荣王府,根本就没有离开。如今闻到饭菜的香味睡不着,就顺着味道来了。”南凌睿又对彩莲吩咐,“还不快去给本太子拿筷子,你若是再大声喊,将所有的人喊醒,那么你家小姐明日的名字后面不止是容景和容枫,又该多加一个本太子了。”

    云浅月想着他的鼻子是属狗的吗?还顺着香味就来了!不过她家的糟老头子还真是对这个南凌睿看顺眼了啊,居然留下吃饭不说,还留下住宿。

    “睿太子,您就放过我家小姐吧,奴婢求您了!这可是小姐闺房,您怎么能随便进来?”彩莲困难地吐出鸡肉,小脸发白,对着南凌睿恳求道。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来了她这里?行了,快不啰嗦了,你再啰嗦本太子就将你杀了扔出去喂狗。”南凌睿对彩莲烦闷地摆摆手。

    “小姐……”彩莲看向云浅月,委婉地提醒,“他可是睿太子啊!”

    “我自然知道他是睿太子。行了,你去给他拿一双筷子吧!反正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免得浪费了。”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彩莲,想着她终究是不敢说睿太子风流花心。她摆摆手,看着彩莲害怕惨白的小脸安抚道:“没事儿,他吃完饭就走。难道你真要将这府中的人都喊来不成?”

    彩莲扁了扁嘴角,不满地嘀咕,“小姐,您对谁都这么好,怎么就偏偏不对景世子这样好?奴婢不……不去!”

    “呵,本太子一直都很佩服景世子的,收买了天下人,连你身边的小丫头都收买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本太子倒是很好奇啊!”南凌睿看着彩莲,瞥了云浅月一眼,笑得意味幽深地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众人皆醉我独醒。没办法。”

    “哈哈……对,对,就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南凌睿哈哈大笑起来,折扇一合,“啪”的一声轻响,他附和云浅月赞道:“谁说夜轻染与你志同道合?本太子觉得你和我更趣味相投才对。”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想着对面这个人除了风流成性外,人还是很投她脾气的。

    “小姐……”彩莲都快要哭了。难道自家小姐不知道睿太子是什么样的人吗?据说南梁太子府的女子如过江之卿,而这位太子还整日游手好闲,日日游戏花丛寻觅美人收揽入府观赏。小姐怎么能还对这样的人笑呢!

    “还不快去拿筷子!彩莲,你越来越多嘴了!是不是真要将我惹恼了将你发卖了才甘心?”云浅月脸色一板,这小丫头真当她是无比好说话的人了?如今她说一句话她敢回八句,她的话都不顶用了。

    “是,奴婢这就去!”彩莲身子一颤,再不敢说话,乖巧地走了出去。

    “嗯,这种小丫头就是欠调教。只要多加调教后就乖觉了。要不我送给你两个听话的小丫头?保准你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半分不敢违抗你。”南凌睿给云浅月建议。

    “不用!你留着自己使吧!”云浅月头也不抬。

    南凌睿撇撇嘴,不再说话。彩莲磨磨蹭蹭地将筷子拿来,还没走到面前就被他一把抢过,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你八天没吃饭?”云浅月看着他。

    “就算我一日吃了八顿,也抵不过这一顿是容景亲手做的。”南凌睿唔哝地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他。

    彩莲站在屋中不离去,小脸上的神情紧绷着,时刻警惕着南凌睿,似乎生怕他吃着吃着就兽性大发扑到云浅月身上去。

    “看来我来的还不算太晚。你说这是弱美人亲手做的饭菜?那怎么也要吃两口了!”夜轻染人未到,声先闻,转眼间就来到了门口,挑开帘子走了进来。身上带着一身雨露凉气。

    云浅月一怔,想着容景做的饭菜面子就这么大?她看着夜轻染,“你怎么来了?难道这香味都能云王府飘到德亲王府去?”

    “我是路过,闻到味道正饿得很,就进来了!”夜轻染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

    云浅月无语,想着你路过的真是时候!

    “那还不快过来!景世子做的饭菜千载难逢啊!”南凌睿对夜轻染友好地招手。

    夜轻染瞥了南凌睿一眼,快步走了过来,不客气地坐在了桌前,对睁大眼睛,张大嘴巴的彩莲吩咐,“去给本小王拿一双筷子来。和容枫打了半夜,累死我了。”

    彩莲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小姐没反对,转身听话地下去了!

    “谁赢了?”南凌睿立即感兴趣地问。

    夜轻染哼哼了一声,“谁也没赢,明日接着打!”

    “早知道我就跟着你去看好戏了,错过了一场打架!不过明日本太子说什么也不会错过的。”南凌睿立即道。

    “你和容枫去比武了?明日武状元大会有你们打的,今日打什么劲?”云浅月看着夜轻染,她想起外面一直下着雨来,这才发现夜轻染的衣服有雨水淋湿被他烘干了的褶皱痕迹,蹙了蹙眉,“而且你们还是顶着雨比试的?”

    “嗯!今日练练身手。”夜轻染道。

    “我看不是吧?”南凌睿怀疑地看着夜轻染,一双桃花目似乎能洞彻夜轻染简单的表情后的深意,他笑问,“难道不是你跑去质问容枫为何会迷惑了月儿的心?容枫无可奉告,然后你一怒之下就对人家出手,人家无奈之下反击,你们就这样打起来了?”

    夜轻染脸色尴尬一闪而逝,没注意南凌睿对云浅月的称呼,怒道:“不是!”

    “我怎么看你这样的表情就像是呢!”南凌睿似笑非笑。

    “你是不是想本小王也和你打一场?那这弱美人的饭菜你就不用吃了。”夜轻染挑眉,冷冷地威胁南凌睿。

    南凌睿立即识趣地住了嘴。

    云浅月心思转了转,眼皮翻了翻,想着跑去找容枫倒是符合夜轻染的作风。

    彩莲拿来筷子,夜轻染不再说话,看来真是饿急了,狼吞虎咽起来。这回轮到南凌睿看着夜轻染询问,“你难道饿了八天没吃饭?”

    “一天!我早上没吃,中午也没吃,晚上也没吃。”夜轻染话落,又唔哝了一声道:“你说得对,就算我一天吃了八顿饭,只要这一顿是那个弱美人做的,我也照样能吃得下。”

    南凌睿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也埋头大吃起来。

    云浅月有些无语问天。面前这两个人一个是一国太子,一个是尊贵的皇族后裔小王爷。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一顿容景的饭菜而已,至于吗?她将芙蓉烧鱼放在自己面前,其它的都推给南凌睿和夜轻染。想着什么全部都是那丫的下厨做的菜?简直是屁话!她就觉得这盘芙蓉烧鱼味道和药老所做的这些菜味道不一样。其它的都和药老做的味道一模一样,不是药老做的才怪。

    不过这芙蓉烧鱼和她以往吃的味道一样,难道她每次吃的鱼都是那黑心的做的?

    怎么可能?

    “小丫头,你怎么不吃?”夜轻染看着云浅月小脸一变再变。

    “吃呢!”云浅月懒得再想,挥动筷子。

    房间内再无人说话,只萦绕着饭菜飘香。

    半个时辰后,一大桌子菜被一扫而空。南凌睿和夜轻染对看一眼,都颇有些意犹未尽。然后齐齐看向云浅月,云浅月抖了抖手中的仅剩的鱼骨头,二人彻底绝了心思。

    “吃饱喝足最适合秉烛夜谈,我们三人培养培养感情,如何?”南凌睿询问。

    夜轻染叱了一声,起身站了起来,抬步向门外走去,“本小王要回去睡觉。”

    “那我们两个培养感情,如何?”南凌睿又转向云浅月。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对着南凌睿摆摆手,“你若不想我有办法将你刚刚吃下的东西都帮你倒出来,那你就尽管留下来和我培养感情。”

    “本太子觉得还是吃饱喝足还是睡觉最好!”南凌睿打了个哈哈,起身站起来,也跟随夜轻染出了房门。

    云浅月瞥了一眼离开的二人一眼,又看向桌子上十六个空空如也的盘子,她有些好笑地笑了笑,刚要吩咐彩莲将这些收拾了,只听外面传来夜轻染的大叫声,“那个该死的弱美人在饭菜里放了什么?”

    云浅月一愣,容景在饭菜中放了什么?

    夜轻染话落,又传来南凌睿的怪叫,“是巴豆!哎呦,本太子受不了,茅厕在哪里?”

    紧接着就听到两人脚步声不约而同地飞奔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感受一下自己的肚子,没有半分不适,她目光定在芙蓉烧鱼那个盘子上看了片刻,又看向被她仅仅每一个盘子动了一小口后来全部被南凌睿和夜轻染吞食入腹的十五个菜盘子,她嘴角抽了抽,无语地望向棚顶。诸葛亮的神机妙算不知道能不能比得上那黑心的家伙!他难道未卜先知南凌睿和夜轻染都会来她这里蹭饭?

    吃饱喝足,身体无半分不适。云浅月后半夜一觉睡到清晨。醒来后神清气爽,推开被子,起身下床,走到窗前拉开帘幕看向外面,大雨过后天朗日清。

    彩莲听到声响端着清水推开门进来,放下水盆,对云浅月轻声催促道:“小姐,您得快些,景世子的马车已经等在府外了。”

    云浅月皱眉,想着昨日青裳似乎是说那个家伙今日来接她去皇宫。她也懒得跟彩莲废话,安静地洗漱,简单地用过早膳后出了房门。

    彩莲想跟上,被云浅月阻止了,她见云浅月出了大门口,才垮下小脸,想着以后再不能嘴碎在小姐面前说东说西了,小姐怕是烦了她不喜欢她了。云王府大门口,果然容景的马车已经安静地等在那里,如往常一样,帘幕紧闭。

    云孟见云浅月过来,连忙将手里的一个花篮递给她,在云浅月用眼神询问下他立即道:“这是上书房的课业,小姐拿着这东西赶紧快上车吧!别让景世子久等了。老奴还要去看看睿太子,昨日睿太子病了。”

    云孟话落,不等云浅月再问,急匆匆跑进了府中。

    云浅月皱眉看着手中的花篮,里面整齐地叠放着一大叠书本和书简。她回头看云孟,见他早已经走的没影了,只能挑开帘子上了马车。

    马车内,容景正在看书,见她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看书,对弦歌温声吩咐,“赶车!”

    弦歌立即挥起马鞭,马车缓缓走了起来。

    云浅月坐下身子,看了一眼容景身边放着一个精致的书匣,书匣敞开着,里面装着和她手中篮子内一样的书本,她挑了挑眉,问道:“这是做什么?”

    “去上书房上课!”容景道。

    “不是去观看容枫和夜轻染的比试吗?”云浅月一愣。

    “昨日染小王爷淋了雨不小心病倒了,比试自然无法进行,皇上将比试延后了。”容景头也不抬,声音温润。

    “那你还去皇宫做什么?别告诉我你也要和我一起去听课。”云浅月想到昨日夜轻染和南凌睿吃了那些饭菜齐齐中了巴豆就觉得这丫的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一肚子的黑心鬼点子。还夜轻染不小心淋了雨病倒了?亏他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来。

    “很是不巧,昨日一场大雨,在上书房上课的大学士染了凉气病了,皇上请我先代课几日。”容景如玉的手指轻轻翻开一页书本,温声道:“所以,我还是要去皇宫的,而且还是上书房。正好顺路了!”

    ------题外话------

    最近乱七八糟事情太多,乃们要给我打气哦,我稀饭月票,嗷呜……(⊙_⊙)

    谢谢下面亲们的钻石鲜花!

    13989747941(2钻)、飞天血狐狸(1钻)、guiqin580231(1钻)、经济999(1钻)、18281897447(1钻)、西弗勒斯wang(1钻)、特工队(2花)、泠柳(2花)、yunanrong(1花)、wang2zhang(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三章 神机妙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三章 神机妙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