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狼狈为歼

    什么?他居然要去上书房代课?云浅月听了容景的话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砰”地一声重响,她的头狠狠地撞在了马车棚顶。她顿时伸手捂住头痛呼一声。但还不忘狠狠瞪着容景。

    容景从书本上抬起头,无奈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叹道:“我居然不知道你对于我去代课居然如此激动?我是不是该欢喜你如此乐意见我?若不然我去向皇上请旨,以后上书房的课业就由我代管得了。”

    “你……”云浅月瞪着容景,怒道:“谁乐意见你了?我是激动你怎么就这么黑心?祸害我一个还不够,居然还要跑去上书房祸害皇子公主。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是不是以后我走到哪里都能见到你?”

    容景看着云浅月激动的模样,缓缓点头,“你以后走到哪里会不会都见到我我不知道,能肯定的是未来在大学士病没好的这段日子里,你会日日见到我的。”

    “我不想见到你!”云浅月哼了一声,恨恨地对外面喊,“停车,我不去上课了!”

    “恐怕这由不得你。皇上对你是下了旨意的,你若不去就是抗旨不尊。而且你以为我很愿意见你吗?是刚刚云孟大总管带了云爷爷嘱托的话给我,说知道我要去上书房,要我关照你一二。他对你不放心,怕你再做出什么和昨日当众请旨赐婚那种无法无天没有理智胡闹冲动的事儿,让我这些日子盯着你些,凭着云爷爷对我的厚爱,我无法推脱,只能应了。”容景缓缓道。

    “是啊,景世子您好委屈啊!用不用小女子再冲动一回跑去向皇上请旨赐婚让我以后嫁给你算了。省得你如此处心积虑日日欺负我,还老远的从荣王府跑来云王府,从云王府又阴魂不散地跑去皇宫欺负我?你欺负人很过瘾是不是?”云浅月也知道在这个世界圣旨大于天,她如今没本事摆脱这种生活,还是不敢挑战皇权的。只能回头狠狠地看着容景,偏偏声音温柔得腻死人。

    容景眸光微闪,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帘,只是一瞬他又抬起头,平静无波地对云浅月以万年难以变一回的温润声音道:“还是别了。哪里有女儿家日日做请旨赐婚这种事情的?你做了一回就让天下百姓笑掉大牙了,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你还没有及笄,这种请旨赐婚的事情以后还是等着打算娶你的男人做好了。不过我目前还没这打算,所以,你不必有心里负担!”

    云浅月沉着脸看着容景。想着这人黑到极品黑到极点了!

    “我的确是很委屈的,你这么一个大麻烦放在谁身上谁都觉得头疼,哪里是我欺负你?每次都是你欺负我还差不多。”容景无视云浅月沉着的脸色,忽然伸手扯开了衣领,“你看,这是你欺负我留下来的痕迹。昨日过了一日又一夜这痕迹还没退掉。”

    云浅月看着容景脖颈上果然还有浅浅的红痕,她唾弃了一声,“活该,你自找的!”

    “是,我是自找的,我真不该一时心软那日在皇宫夜天倾要将你打入刑部天牢时救了你,我更不该在你跌入灵台寺暗道时也跟着追了下去护着你。至今我后背被撞得青紫还没消去呢!我更不该为了怕那十二尊佛像被皇上发现而奔波了数日帮你移出灵台寺地下佛堂藏起来。还有更不该在冷邵卓要杀你时候出现帮助你杀了他的隐卫,至今冷邵卓怕是还恨着我呢!还有许多事情我都不该,都是我自找的。你满意了吧?”容景扔了手中的书本闭上了眼睛。

    这一瞬间他如诗似画的容颜颜色淡淡,虽然没有伤痛,却是令人感觉他是在伤心。

    云浅月怒意刹那褪去,看着容景半响,他薄唇微抿,一动不动。她也抿了抿唇瓣,坐下身子,想着这家伙是救了她很多次。她这样对他的确不近人情了。

    车中静默半响,二人都不再说话,有一种沉寂的气氛蔓延。

    许久,云浅月反思了一番自己,觉得她两世加起来也岁数不小了。何必跟一个年仅弱冠的少年一般见识。只是他的嘴毒他的言行举止老气横秋淡定从容让她每次都忘记他的年龄和自己的年龄。抬头看容景,他依然一副淡淡清凉的样子。她伸出脚轻轻碰了一下他,“喂……”

    容景恍若不闻。

    “喂,那个,你……”云浅月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容景眼皮都不抬一下,就跟车中没这个人似的。

    “那个,是我不对了。我不该掐你,那也是你毒嘴毒舌欺负我,我才忍不住出手的。”云浅月吸了吸鼻子,觉得她怎么就道歉了?她也是受害者好不好?这些日子她受他的气还少吗?但是昨日她的确不应该下那么重的手,想必当时一定很疼吧?她见容景还是没有抬眼皮也没有动,立即蹭了过去,伸手将他敞开的衣领衣扣系上,声音不禁放柔了,“好啦,别气了哦,别气了,是姐姐不对,姐姐不该下这么狠的手,姐姐以后不……”

    “你今年还没及笄,虚岁十五。而我虽然还没有弱冠,但也是比你稍长两岁的,虚岁十七。你怎么就成了我的姐姐了?再说我可不记得荣王府和云王府什么时候亲如一家了?”容景睁开眼睛,挑眉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手一顿,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身板,默了一下。

    “这辈子你怕是都当不成我姐姐的。即便转世投胎也难以做到。所以,以后这姐姐两个字就别说了。”容景又道。

    云浅月再次默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哼道:“那我做你妹妹总成吧?”

    “恐怕也是不成,荣王府和云王府百年来都没有亲戚关系,就算是姻亲也没有。另外就算你要嫁给容枫,那也只能是我侄媳,若是你嫁给我弟弟的话,只能是我弟妹。我父母早在十年前就故去了,你即便想重新投胎成我妹妹也是不行的。”容景话落,认真地看着云浅月,顿了顿缓缓道:“所以,以后这妹妹两个字也别说了!”

    云浅月再默了一下,想着果然是古人啊!在二十一世纪遍大街的姐姐妹妹,到这里就行不通了。她无比哀婉地继续沉默。

    “还差一个扣子没系上。”容景提醒云浅月。

    云浅月“哦”了一声,伸手将他脖颈的最上面一颗扣子系好,指尖划过他温润的肌肤瑟缩了一下,快速地撤回,身子也退回了对面车壁做好。手指在袖子里不由自主的蜷了蜷,似乎要挥去指尖刚刚那温滑的触感。

    容景眸光若有似无地在云浅月缩回去的袖口扫了一眼,眸光闪了闪,并未再说话。

    云浅月感觉刚刚她心脏似乎颤动了一下,不由暗自鄙视自己。心中暗自想着云浅月啊,你真是越活跃回去了。难道年龄缩小胆子也缩小了?不过还是一个没长开的少年而已,尽管这个少年长的俊美绝伦,天生少有地上无,但他是半丝亏都不肯吃以欺负人为乐的人,你只不过是碰了他一下而已,颤什么颤?色谁也不能色他,瞧你那点儿出息!

    容景不再言语。云浅月亦不再言语。车厢静静,但这次的静静不像刚刚那般的死寂,而是有一种和气的气息萦绕。淡淡的安静,淡淡的舒缓。

    两柱香后,马车停住,弦歌的声音从外面响起,“世子,皇宫到了!”

    “嗯!”容景应了一声。

    云浅月伸出手用力地搓了搓,似乎想赶走什么。搓了两下,她见容景看着她,立即住了手,轻咳了一声,拿起身边的花篮挑开帘子,轻身跳下了车。

    容景低低笑了一声,低头看向自己的衣领,眸光笑意沉淀,如玉的指尖轻轻摸了摸脖颈那两颗纽扣,收了笑意,缓缓起身,挑开帘子,微微探身,缓步下了车。

    云浅月听到低笑声没回头,但刚刚升起的那么一丝颤意刹那烟消云散,比她狠狠搓了那两下手不知道管用多少倍!她瞥了瞥嘴,果然是黑心的,世界颠覆,天塌地陷,怕是也改变不了他黑心的本质。

    “我就知道月姐姐会和景世子一道来!这不真让我给等着了。”玉凝含笑的声音传来,笑音温软,说不出的令人舒服。

    云浅月顺着声音转头,入眼处十几辆马车停在皇宫门口,每一辆马车都无比华丽,装饰着或红或绿或明丽的彩带点缀,车前都不约而同站了不少年轻男女。人人手中或是拿着书匣或是挎着花篮。她扫了一眼那些人,都不认识,看到就玉凝一个熟悉的,她此时正向这边走来,颦颦婷婷,温软端庄,实在无愧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

    云浅月眨了眨眼睛,眸光扫了容景一眼,见他玉颜清淡,她淡淡一笑,“原来是秦妹妹,你今日也来皇宫?”

    “我是日日都来皇宫的呢!姐姐难道不知道吗?皇上早就在朝中大臣府邸中选拔了几名子女陪伴皇子和公主们做伴读的,我是七公主的伴读。可能是月姐姐一直不喜欢识字,也不喜欢学习,所以才从来不理会这个吧!”玉凝停住脚步,笑着对容景屈膝一礼,“景世子有礼了!”

    “秦小姐不必多礼!”容景淡淡点头。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想着看着她来上书房上课的日子不会很无聊啊!

    “那日在灵台寺出了事情,我吓坏了,后来幸好景世子出现,将我和太子殿下打了上来,才免于被困入地下佛堂。不过我也伤了额头,被父亲接回去养伤了数日,听闻姐姐和景世子无事回来了,心下高兴,本来想去探望,不想姐姐第二日就去了荣王府,我只能去了荣王府,却被告知说景世子和姐姐在专心学教,不便打扰。我只能回府了。前日好不容易盼着姐姐从荣王府出来,却是昨日又去了武状元大会,听说今日因为染小王爷淋了雨生了病将武状元大会取消了,我就想着大约今日是能见到姐姐的。没想到还真是如此。更让我意外的是居然景世子要代教上书房的课业,我早就想着若是能得到景世子的教导才是福气,还私下里羡慕月姐姐,没想到今日就将我的心愿实现了。”玉凝直起身,笑看着容景和云浅月,一大段话说得卖乖讨好左右逢源。

    云浅月心下佩服,想着甭管这个女人心里是什么想法,但至少面子上做得滴水不漏,这副语言表达和表情的功底实在是令人望尘莫及。话语如舌灿莲花,堪比王熙凤啊!

    “秦小姐高抬容景了,我不过是暂代几日课而已。”容景面色一如既往,连个表情都不带变的,话落,不再理会玉凝,抬步向宫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对云浅月吩咐道:“我的书匣在车中,你顺便帮我带进去吧!”

    这么个大美人娇滴滴巴不得的赶来还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这个男人却是不咸不淡不搭不理,真是绝了!云浅月无比佩服容景的同时又不甘地道:“凭什么我给你拿?你没长手吗?自己拿!”

    “昨日为了给你做芙蓉烧鱼累坏了,你也知道那一道菜程序很是繁琐的,我做了整整一个下午连带一整个晚上,如今手很累,拿不动了,你帮我拿吧!”容景头也不回,说得理所当然。

    云浅月张了张嘴,没言语,算是默认了。总的来说是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

    “月姐姐,景世子居然……亲手给你做菜?”玉凝见容景看都不看她,脸色一僵,听到容景的话又转头看向云浅月,轻声询问。

    “别听他胡说,他就是懒得拿东西,你想想一个整日里舞文弄墨文文弱弱十指不沾阳春水信奉君子远庖厨的男人能会做菜?别忘了他是谁,他可是容景!从来都是一副鼻孔朝天高高在上的主,你指望他会做菜不如说母猪都会上树了。”云浅月应上玉凝的视线,嗤了一声,哼道:“他就是不欺负我不快,让我给他当书童拎着书匣而已。”

    “也是!”玉凝也觉得景世子不可能亲自做菜,刚刚提到嗓子眼的心骤然落下,僵硬的脸色霎时暖意融融,对云浅月呵呵一笑,嗔怪道:“月姐姐快别这样说,别人想有这样的福气还不能呢!我觉得景世子待姐姐是不一样的。这京中这些个女子哪里有一个有姐姐这般福气和景世子同坐一辆马车,能日日得景世子去亲自接送,那是想也想不来的。”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觉得她和天下人都没有共同语言。不屑地撇撇嘴,转身掀开车帘子将容景的拿过书匣子拿了出来,骤然觉得两只手沉甸甸的。估计这么拿到上书房她非要累得胳膊酸膀子疼不行。

    “月姐姐若是真不想提景世子的书匣,就给我吧!我帮着景世子拿进去。”玉凝看着云浅月苦着的脸笑着道:“反正我们要一路走进去。”

    云浅月眼睛一亮,有人乐意效劳,她自然不会推脱,立即将书匣递给玉凝,“那正好!就给你提吧!”

    玉凝伸手去接,手还没碰到书匣就听到弦歌的声音响起,语气冷硬,“浅月小姐,除非我家世子允许,否则他的东西从来就不让别人碰的。若是那个人碰了,就要清楚后果,断手是轻的。”

    玉凝收顿时一僵,含笑的面色也瞬间僵硬。

    云浅月也愣住了,回头看向弦歌,见弦歌一脸冷峻冷硬地看着她,眸光不满显而易见。她哼了一声,将书匣撤回来跨在自己胳膊上,嘟囔道:“真是毛病大!”

    “景世子对月姐姐果然是不一样的。”玉凝幽幽地道。看云浅月的眼神也变了颜色。

    “我不都说了他以欺负人为乐了吗?这种福气宁愿不要,我等走到上书房不累死估计胳膊也被压废了。”云浅月懒得再和这个小美人磨叽,抬步向前走去。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她走了两步,忽然心思一动,猛地转回头,对玉凝笑道:“秦妹妹,要不你帮我拿着花篮?”

    玉凝一愣,看着云浅月,她的笑颜如阳春白雪,分外明艳。

    “难道你重色轻友?你的眼中只有那个弱美人,我这个姐姐就没有?你没看我拿不动这两个吗?你真忍心看着我被累得胳膊垮掉?”云浅月对着玉凝撇嘴。

    玉凝面上僵硬的颜色霎时褪去,连忙走上前,对着云浅月伸出手,笑着道:“看姐姐说的,玉凝的面子都挂不住了。还不是看姐姐不愿意拿景世子的匣子我才要帮你拿,到让姐姐对我倒打一耙了。既然姐姐嫌累,如今拿你的和景世子的书匣还不都是一样道理?给我吧!我帮你拿!”

    “那好!谢谢啦!玉凝你真好!”云浅月顿时笑逐颜开,不吝褒奖。将自己的篮子放到了玉凝的胳膊上,脚步轻身地转身向前走去,还不忘催促道:“快走啊,我还没去过上书房呢!看看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玉凝胳膊一沉,看着手臂上的花篮颜色微微暗了暗,不过瞬间就恢复如初,她回头看向弦歌,弦歌正抬眼望天,根本没看这里。她又看向等在丞相府马车前的婢女,那名婢女立即提着她的篮子走了过来跟上她,她抬步追上云浅月,笑着道:“月姐姐尽说笑话,您以前来过上书房的啊,不过没两日你就闹着不来了,最后果然就不来了。”

    “嗯?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了?”云浅月心里咯噔一下。

    “嗯,想想大约有十年了吧,差不多是的。那么久远了,难怪姐姐不记得了。那时候你是六公主的伴读呢!”玉凝笑着道。

    “哦,都十多年了啊,那么久远的事儿谁记得!”云浅月松了口气,摆摆手,“看来上书房是没什么好玩的,要不然我怎么待了两天就不待了呢!”

    “上书房就是个读书的地方,月姐姐不喜欢读书,自然不喜欢上书房的。不过据说你离开不是因为不喜欢读书,而是因为太子殿下,那时候太子殿下单独被皇上请了太子太傅教导,你来了两日不见太子,自然也不来了。”玉凝压低声音笑着道。

    “原来是这样!我记性没你记性好,看来真不是一块读书的料。”云浅月点点头,想着夜天倾这个混账,不知道哪辈子积了德让她这个身体主人爱得死去活来。

    “据说当时本来皇后娘娘听说你不来颇有微词,皇上也是想让你继续来的。不过后来荣王府的容王爷在胜仗归来时被害于途中,容王妃殉夫,景世子又遭了大难生了一场大病,幸得灵隐大师救了景世子。云王府云世子失踪被找回来昏迷了好几个月,也是得灵隐大师相救,再后来文伯候府被人一夜之间灭门,那一年天圣不太平,还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皇上和皇后娘娘无暇顾及你,也就由了你了。后来你越发顽劣,就这样一晃十年。姐姐的课业也就是这样耽搁了下来。”玉凝叹了口气,有些疑惑地看着云浅月,“这些难道姐姐都忘了吗?”

    “有些记得,有些忘了。你也知道,我这些年一心里只要夜天倾那个讨厌鬼,哪里有心思理会别的?不记得也不稀奇,浑浑噩噩过了这十多年,如今总算清醒了。”云浅月也装模作样地叹息了一声。

    “其实太子殿下还是很不错的。”玉凝咬了咬唇瓣,轻声道。

    “嗯,是很不错的。要不怎么能对我厌恶十多年呢!我那时候也没有自知之明,没有本事还非要去粘人家,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才招了人嫌弃。不过要是你的话,你这么一个有才又有貌的大美人巴巴凑上去估计他会懂得怜香惜玉的。”云浅月胡乱地点点头,将话题引回玉凝身上。

    玉凝脚步一顿,笑着道:“玉凝自视身份低微,配不上太子殿下,才不敢做他想。”

    “哦!”云浅月拉长音,忽然凑近玉凝,“所以你就他想容景那个弱美人了?他的身份似乎也不低呀。”

    玉凝脸一红,“月姐姐就知道欺负我,景世子高在云端,我更不敢肖想的。”

    “是不敢肖想还是偷偷地想?”云浅月揶揄地看着玉凝,欣赏着这个小美人脸红。

    玉凝毕竟没有云浅月受过二十一世纪思想开化,她小脸霎时一红到底,连脖子都红了。刚要嗔怪地推开云浅月,只听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刚刚本太子来到乍然看到一对姐妹花一般的人儿站在那里,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月妹妹和秦小姐!”

    云浅月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恶寒了一下,提到曹操曹操就到,这个夜天倾真是阴魂不散!她恍若未闻,头也不回,身子也退离了玉凝一些。

    玉凝一惊,立即回头对夜天倾行了个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礼,红着脸低声请安,“玉凝给太子殿下请安,太子殿下万安祥瑞!”

    “秦小姐免礼!秦小姐今日真是艳冠桃李!”夜天倾看着玉凝熏红如霞的小脸,眸光闪过一丝惊艳,他从没见过女子脸红起来居然这么美。不由赞叹道。

    玉凝的脸更红了,直起身子,不敢抬头,声音极低,“太子殿下谬赞了!”

    夜天倾收起惊艳,笑了笑,看向云浅月,见云浅月背着身子不看他,更别说请安了,他脸色微沉,克制地走到她面前,笑着问道:“月妹妹有十年没上上书房上课了吧?”

    云浅月淡淡瞥了他一眼,声音清冷,“知道还问!”

    夜天倾看着云浅月近在眼前的容颜,这一张容颜和玉凝的容颜一样美,但更比玉凝明艳清丽,玉凝刚刚熏红着小脸红如烟霞是美极,她就这样清清淡淡,肤如凝脂,面如阳春白雪,红唇不点而红看起来更为夺人目光,他呼吸不由一窒,再看着她柔弱无骨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迎着阳光滟华不可方物,他微沉的面色也瞬间暖了下来,有一种想要将她一揽入怀的冲动。

    云浅月敏感地感觉夜天倾的目光和他微变的呼吸,心里一冷,抬步就向前走去。

    “月姐姐!”玉凝自然也敏感地发现了夜天倾的变化,她抬起头见云浅月不打一声招呼就走,立即出声。

    云浅月走了两步才想起她找不到上书房,只能停下脚步,对玉凝催促道:“秦妹妹,你还不快走磨蹭什么?你看看夜天倾时辰都不早了吧,那个弱美人早就去了上书房了,他的心黑着呢,久看我们不到,估计到时候就会用竹尺罚我们了。”

    玉凝听到云浅月提到容景,再看容景早已经进了宫门走得没了影子,她也顾不得再理会夜天倾,匆匆对夜天倾再行了一礼,连忙快步跟上云浅月。

    “今日早上听闻景世子要代教上书房的课业,我正好无事,也去听听。我们一起走吧!天色是不早了。”夜天倾看着二人,话落,也抬步跟上。

    云浅月心里一沉,这么说今日夜天倾会在她面前晃悠一日了?她冷下脸,回头看着夜天倾,“一国太子做到你这么清闲的可真是本事!”

    夜天倾面色一僵,沉声道:“月妹妹,你对我有偏见误会不打紧,但是还要慎言。景世子是天圣第一奇才,声望冠盖天下,我即便今日再忙,听到景世子来代课,也是一定要来的。听景世子一课,胜过十年所学。”

    “还真不知道你居然这样推崇容景!”云浅月哼了一声。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什么心思。这个人看起来城府颇深,但是所思所想还是显现在他那双眼睛里。连夜轻染从外表都让人看不出深浅,连南凌睿都让人摸不着性情,更别说从来就是温温润润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容景了。他果然是差远了!还以为她能回头?可笑!

    “景世子受天下敬仰,连父皇都对景世子推崇备至。我自然要多多学习的。”夜天倾加快脚步,并排走在云浅月身边,看到她不屑地撇嘴,对她叹了口气,语气温柔地道:“月妹妹性情秉直是好事儿,但刚过易折,你……”

    “很对不起,太子殿下,我没有你学识渊博。什么叫做性情秉直和刚过易折?我真不懂啊!你对我说就等于对牛弹琴。”云浅月突然截住夜天倾的话,“我看我们真不是一路人。还是别走一条道好了!”

    话落,云浅月抬步走上另外一条路,她真是受不了夜天倾了!她从来就没这么讨厌过一个人,自认为前世那般磨练让她已经能够有耐性有韧劲也有忍功,可是这忍功在夜天倾身上偏偏失效。她不禁怀疑自己哪辈子倒了霉了!

    “月姐姐,您去的方向是御花园,只有这一条路才去上书房!”玉凝一惊。

    “你先去,我好久没来皇宫了,先去御花园观赏一番,回头再去上书房。”云浅月摆摆手,脚步奇快,转眼间就走出了很远。

    夜天倾脸色阴沉,他自然明白云浅月这是不想和他一路,她如今甚至是连看到他都不想。他就不明白了?以前多少年作为他的尾巴在他后面追着赶着,他每次走到哪里都能看到她,如今可倒好,他有意和她接近,却被她毫不留情冷言冷语甚至甩脸子,他颜面尽失不说,她还半点儿情分也不领。偏偏占着云王府嫡女的名头要去嫁给容枫那个没有丝毫家世依靠的小子,她云浅月将他夜天倾当做什么?是不是他最近对她太好了,太过忍让,才让她越发的放肆起来了!

    “太子殿下,月妹妹她脾气向来不太好,对谁都是一样。”玉凝见云浅月走了个没影,斟酌着用词,试探地劝道。

    但这样的劝无异于火上浇油,让夜天倾脸色更为阴沉恼怒。

    “昨日我听说月妹妹在武状元大会当场向皇上请旨赐婚要嫁给文伯候府的后人容枫公子,就想着月姐姐怎么会突然要嫁给容枫公子呢?难道是月姐姐和容枫公子早就相识。今日我还没来得及问月姐姐,想必这中间是有隐情的。”玉凝又道。

    “她想嫁给容枫?做梦!别以为她真的可以胡作非为。”夜天倾袖中的手紧攥成拳,想起昨日的事情他额头青筋直冒,也不去上书房了,转向另一条路走去,那一条路是正对着皇宫门口的一条路,是御书房的方向。

    “太子殿下,您不去上书房了吗?”秦玉凝出声询问。

    “我忽然想起有一事儿要奏秉父皇知晓,就不去上书房了!国事为重,反正景世子也要在上书房代课几日的,明日再去听也是一样。”夜天倾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盛怒和心思都被秦玉凝知晓了,他停下脚步,克制住心底翻滚的怒意,对玉凝沉声道:“秦小姐要好好听课,景世子的课百年难以听得一次。你若是表现的好,得了景世子另眼相待,本太子愿意奏秉父皇,成就你的心愿。丞相府的小姐也不算辱没了景世子的身份。”

    玉凝心里一喜,脸色再次染上红晕,弯身一礼,垂下头,低声道:“多谢太子殿下!玉凝……定会好好听课,不辜负太子殿下一片心意。”

    “嗯!”夜天倾不再多说,转身大踏步向御书房走去。

    秦玉凝待夜天倾离开,才缓缓直起身,唇瓣紧紧抿着,袖中的手攥紧。只要有机会她就会抓住。没道理她比不上什么都不会如今连唯一仅有的武功都失去了的云浅月。有太子殿下相助,她就更有一分成功的机会。想起那个人的风采,她心尖觉得都颤了起来。曾经不敢奢望,仅想着有生之年见他一面就成,如今这样的心愿达成,她却觉得不够,还想更进一步,甚至近到他身边三尺距离之内。

    “小姐,您还拿着浅月小姐的花篮呢!”玉凝的贴身婢女初喜轻声提醒。

    “你拿着!”玉凝将手中的花篮递给身后的初喜,抬步向前走去。她想着云浅月不去上书房最好,那么景世子的眼中就再不会有她。往日温婉端庄的她突然有些迫不及待起来。小碎步踩得很快,转眼间就走出很大一截。

    初喜连忙接过云浅月的花篮,一个胳膊挎着一个,连忙气喘吁吁去追玉凝。

    云浅月快步走了一阵就停住脚步,躲在一处石壁后面看着夜天倾和玉凝,她虽然没有武功,却是懂得唇语,听到那二人一番话,心中冷笑,想着这就是传说中的狼狈为奸吗?倒是不小心被她给知道了。

    “没想到你我居然如此心灵相通。知道我在这里等你,你这么快就来了!”忽然一声温润的声音在云浅月身后响起,容景从左则的廊柱后缓缓探出身子。

    云浅月一惊,腾地站起身,猛地回头,当看到容景顿时睁大眼睛,讶异地道:“容景?”她没看错吧?那个已经去了上书房的男人!

    “嗯,是我,才一会儿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容景目光落在云浅月的手里,见她自己的篮子没有,却是紧紧拿着他的书匣,眸光闪过一丝笑意。

    “你不是去上书房了?”云浅月挑眉。虽然不知道上书房在哪里,但是从宫门口分叉的这三条路可是清清楚楚,一条是通往正门圣阳殿,御书房的,一条是通往御花园的,还有一条刚刚玉凝领着她走的路,那一日她从皇宫出来走的就是这条路,所以她自然知道是御花园。这个人难道还能走错路不成?

    “我知道你会来这里逛逛,所以就在这里等你。既然都说了顺路,我总不能真扔下你不管的。”容景走过来,笑了笑,温声道:“走吧!我们一起去上书房。”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容景,早就算到她会跑这里来?难道他根本就是知道夜天倾那个讨厌鬼会出现和她一路,她会受不了离开?那他还是人吗?盯着他看了半响,道:“你真是堪比诸葛亮!”

    “诸葛亮是谁?”容景偏头问。

    “腹黑的鼻祖!不过有你在,他退位让贤了!”云浅月想着诸葛亮若是活着,估计也是不及他的。诸葛亮尚有败的时候,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从无败绩。尤其在欺负她身上,她服了。

    “嗯,既然老了,是该退位让贤了!”容景脚步一顿,附和地点点头。

    “不是老了,是死了!”云浅月故意恶心他,转着弯骂他。

    容景脚步又一顿,回头看着云浅月,浅浅一笑,“你放心,我会好好活着的,你没死之前我不会死的。免得我死了你会被人欺负。”话落,他又温声道:“走吧!时间到了,上书房该到开课的时间了!”

    “除了你还有谁会欺负我?”云浅月没好气地道。

    “刚刚夜天倾不是就欺负你了吗?否则你怎么会生气跑到这里来?”容景斜睨了一眼云浅月,缓缓道。

    云浅月想起夜天倾那张脸就恶心,“你能不能不说他!”

    “能,走吧!”容景点头,催促道。

    “我不去!”云浅月想着夜天倾那恶心的人也要去上书房,她站着不动。

    “你放心,夜天倾被你气了一通,此时哪里还会去上书房?他怕是去御书房了。”容景眸光闪过一抹深邃,抬步向前走去,对后面依然站着不动的云浅月温声道:“听说皇后娘娘和各宫的妃嫔今日都在御花园赏雨后荷花呢!你确定你要去御花园转悠?”

    那还不如去上书房呢!云浅月立即抬步跟上容景。容景看着云浅月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笑了一下,不再说话,向上书房走去。只是背对着的眸光细细地眯了眯,如诗似画的容景闪过一丝冷意,秦玉凝不辱没了他的身份吗?好一个夜天倾!

    ------题外话------

    潇湘这新制度抽得我也一抽一抽的了,大家慢慢研究着玩吧啊,研究的同时,表要忘了掏兜啊,也许就有一张月票蹦出来了,然后交给我高兴高兴,另外,点亮五星!O(n_n)O~

    谢谢下面亲们的钻石鲜花!

    hua3389818(2钻10花)、酷夕阳(2钻)、yunanrong(1钻)、我还有你520(1钻)、yxc113344(1钻)、chenlm(1钻)、纪安晓(2花)、我爱zhh123(2花)、kywaf47(1花)、冰y漫步(1花)、珊瑚海1982(1花)、许小姐(1花)、蝴蝶心结(1花)、15942471630(1花)、melon123(1花)、风韵三十(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四章 狼狈为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四章 狼狈为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