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同眠共枕

    云老王爷和云王爷先后出了房间,脚步匆匆向外走去。

    房间内,云浅月恼怒地瞪着云老王爷离开的身影,一股怒火憋在心口,奈何她总不能追出去将那个是她爷爷的老头暴打一顿,只能恨恨半响,收回视线,将怒火转移到正给她包扎的容景身上,冷嘲热讽地道:“看不出来啊,你还真本事的可以,给我爷爷灌了**汤。让他哪只昏花的老眼看见你如此好了?非要将她亲孙女我推进火坑受你荼毒?”

    容景抬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并没言语,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臭丫头,你再给我胡扯一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我哪只老眼都没昏花,你给我安分点儿,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景世子能留下来给你治胳膊的伤是你的福气,别人千万金都求不来。再若是让我听到一句说他不好的话,我就将你送去皇宫让皇上指派教管的嬷嬷好好教导教导你。”云老王爷刚走到浅月阁门口,听到云浅月的话,顿时大怒。

    云浅月闻言立即想起了小燕子里的容嬷嬷,心里一寒,重新看向外面,哼了一声。想着这老头耳朵竟然这么好使?

    “云爷爷也是有武功的。”容景温声给云浅月解惑。

    “糟老头子!”云浅月低下头,低咒了一声。

    云老王爷直着腰板等了半响,再没听到云浅月说话,才满意地向外走去,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又对里面喊,“寒小子,你也出来,这就跟我和你父王一起进宫请旨彻查这件事情。反正有景世子在你也帮不上什么忙,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云暮寒站着不动,恍若未闻。只看着容景和云浅月轻柔地包扎。

    “还不快出来!还磨蹭什么?快点儿!非要等着我这把老骨头进屋去拽你出来?”云老王爷又催促。

    “哥哥,你快去吧!别让这个讨人嫌的老头在我院子里待着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云浅月深吸了一口气,为了克制住自己不出去将那头暴打一顿,因此背上大不孝背的名声的话,也催促云暮寒。

    云暮寒抬起头看向云浅月,见她本来因为流血过多过于苍白的小脸此时被气得通红,配上她纤细柔弱的身子,以及一双微鼓的大眼睛,看起来分外夺人心魄。他移开视线,面色冷然地看着容景,声音僵硬,“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景世子住在舍妹的院子里多有不便,也会惹人闲话,就去住我的院子里吧!”

    “我和她虽然没有师徒之份,但也是有师徒之实的。只要云世子不说闲话,我估计这天圣上下是没有人会说闲话的。”容景手下动作一顿,微微抬头看向云暮寒,声音有几分漫不经心的冷嘲,“怎么?云世子难道还以为我会喜欢上令妹不成?就她这副德行,似乎还入不了本世子的眼。云世子多虑了。”

    云浅月猛地偏头,咬牙切齿地看着容景,“谁入的了你的眼?”

    “入得了我的眼的那个人……”容景看着云浅月,微微一笑,并不再说下去,对云暮寒提醒道:“云世子该离开了,云爷爷等得急是小事儿,若是耽误了追查凶手可是大事儿,你总不想让那背后凶手逍遥法外吧?否则你妹妹的伤岂不是白受了?”

    云暮寒面色微沉而冷凝地看着容景,须臾,他转身一言不发地出了房间,很快就到了门口。站在门口等着他的云老王爷似乎说了他一句什么,没听到他回声,三人离开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云暮寒身影离开,此时也觉得她这个哥哥今天有些不对劲,她放下恼怒,收回视线对容景问道:“你发现没?我哥哥很不对劲。”

    “嗯!”容景点点头,温声道:“大约是这些时日被清婉公主给折磨惨了。”

    “很有可能!”云浅月顿时心有戚戚焉,如今容景就是在折磨她。

    容景不再说话,给云浅月清洗完伤口上了药,又给他轻柔仔细地包扎好,才罢了手。对她温声道:“你的确是该老实一些,这伤口不能再轻举妄动了。否则你这条胳膊以后即便好了也会失了灵动性。”

    云浅月低头看向自己手臂,暗叹他包扎手法真不错。哼唧了一声,算是默认。

    “是啊小姐,景世子说得对,您可再不能乱动了。这手臂可一定要好好养好了。”赵妈妈心疼地看着云浅月包扎好的手,又连忙恭敬地对容景道:“景世子辛苦了!您洗洗手!奴婢这就去给您和我家小姐端饭菜来。”

    “嗯!”容景点点头,转身走到清水盆去净手。

    赵妈妈端着血水盆子走了出去。又对站在门口的彩莲、听雪、听雨三人道:“还站着做什么?赶紧侍候小姐换衣梳洗一下。”

    彩莲、听雪、听雨三人这才惊醒,此时都齐齐走了进来,她们没有赵妈妈年纪大经历的多,如今显然被云浅月胳膊上的伤吓坏了,一张张小脸惨白,眼圈发红,来到云浅月床边,都低低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小姐……”

    “行了,我不是没事儿吗?看你们三个这样子我好像快要死了似的。”云浅月受不了这阵仗。对着三人摆摆手,安慰道:“真没事儿,你看我还能……”她说着不由自主地去动胳膊,想给三人展示。

    “小姐,您快别动了,非要我们心疼死吗?”彩莲一把按住云浅月的胳膊。

    “是啊,小姐,您要听话,可不能动了,万一这胳膊废了,将来可怎么办……”听雪和听雨也连忙上前按住云浅月的胳膊哽咽地道。

    云浅月看着三人,三只手按在一起,三双眼睛都紧张地看着她的胳膊,眼中实实在在显现着害怕和关心,她心头刹那暖如春水,眼眶有些微热,笑着道:“知道了,三个小丫头就是三个老奶奶,有你们整日里唠唠叨叨看着我,我哪里还敢乱动。”

    三人闻言“扑哧”一声,破涕为笑。

    彩莲这才松了手,嗔怪地道:“小姐越来越顽皮了,哪里怪得我们在你面前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听雪、听雨也松了手,笑呵呵地道:“就是,小姐这样子顽皮,我们不想变成老奶奶都不成。”

    云浅月抬眼望天,然后收回视线又嘻嘻一笑,没头没脑地丢出一句话,“我年轻嘛!证明我年轻,有活力。”比前世那个身体小了十年,可不是年轻?

    “人家玉凝小姐还比小姐您小一岁呢!人家就稳重。”彩莲笑着继续嗔道。

    “玉凝啊……”云浅月目光看向容景,见他径自净了手,已经坐在了桌前,正自己斟了茶品着,动作优雅,行止随意闲适,没有半丝客人的自觉,真当自己家了,她脸色立即一黑,哼道:“不过是个小老太太而已,规规矩矩有什么好的?你要觉得那玉凝好,明日我将你送去丞相府给了她如何?”

    彩莲笑意顿收,眼圈又红了,急声道:“小姐真坏,每日里都威胁我,半分玩笑都说不得,明日奴婢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从容景身上收回视线,用那只完好的手摸摸鼻子,不自然地道:“我就说说而已,你当什么真?”顿了顿,她瞪了彩莲一眼,“你可不就是话多吗?快点儿给我找衣服,一身血味,难闻死了。”

    彩莲嘟起嘴,连忙去给云浅月找换洗的衣服。

    “你先出去一下,我要换衣服。”云浅月见容景听她说换衣服都没动,开始赶人。没眼色的家伙!

    “你又不是没在我面前换过衣服,那么几两肉,谁会看!”容景坐着不动,闲闲地看了云浅月一眼,继续品茶。

    彩莲、听雪、听雨三人都倒抽了口凉气,小姐以前在景世子面前换过衣服?

    云浅月一气,低头,她小小的身板,小小的胸脯,这不知道是被他第几次嫌弃了。不理会那吓傻了的三人,她恶狠狠地道:“你也没几两肉,少没事儿总拿出来说。五十步笑百步。别在我屋子里待着,赶紧走。看见你就碍眼。”

    “可惜云爷爷让我在这里好好看着你,真是不令你碍眼都不成啊!”容景放下茶杯,慢悠悠地道:“你真当我愿意在你这里待着?你这里比我自己的家的布置摆设差远了。若不是云爷爷所托,你又因我而受伤,我说什么也不会在这里待片刻的。”

    “我爷爷的话你就那么听?我爷爷让你去死你去死不?”云浅月嘲笑他。

    “云爷爷是长辈,他的话自然该尊敬听从。至于让我去死的话,我估计也就你说得出来,云爷爷是不会对我说的。”容景话落,对云浅月催促道:“还不赶快换衣服,难道你不饿?你不饿我也要饿了。”

    “你想想那三个开膛破肚的死尸,你还吃得下去饭?”云浅月故意恶心他,想着这个家伙吐得稀里哗啦,她就浑身说不出的舒服。

    容景面皮奇异地抽搐了一下,看向云浅月的眸光有几分懊恼,“吃得下!”

    “那好吧!我看着你多吃些。”云浅月忽然一笑,对外面喊,“赵妈,快将饭菜端进来!”

    赵妈妈在外面应了一声,似乎端着饭菜正走来,已经可以闻到一阵饭菜香味。

    彩莲找出崭新干净的衣服来到云浅月身边,她看了容景一眼,犹豫地想开口,还没等她开口,云浅月就用那只完好的手臂将身上的外衣利落地解开脱下,扔到了地上,伸手抓过干净的衣服往身上套,对彩莲吩咐,“将这衣服扔了!”

    彩莲一惊,想要阻止云浅月已经来不及,她见容景连向这边瞟一眼都未曾,只能打住了要出口的话,连忙帮云浅月套上外衣,想着小姐也太不顾忌了,还好里面有中衣,可是这种当着男子的面换衣服的事情还是太过失礼,传出去也对名声不好。但是想到小姐根本不顾忌名声,只能心里叹气。

    赵妈妈端着饭菜进来,见云浅月就坐在床上换衣,也没去屏风后,而容景就坐在屋内也不曾避嫌,仿若无视,她愣了一下,将饭菜都端来桌子上摆上。

    彩莲此时已经帮云浅月穿戴好,云浅月僵着那只不能动的胳膊下床,走到桌前坐下,这才发现她伤的是右手,恼恨地瞪了容景一眼,只能用左手拿起筷子,幸好她两只手都可以用筷子,这是当初打左右手抢法的时候跟着练起来的。“吃啊,不用客气,你今天能吃多少,我管多少。”云浅月一副主人对客人热情招待的架势。

    “嗯,我不会客气的。”容景笑着看了云浅月一眼,也拿起筷子。

    云浅月确实是饿了,开始风卷残云,不出片刻就将肚子塞进去不少东西,她抬头看容景,见容景丝毫没有半丝无食欲的样子,她嗤了一声,故意道:“你倒是真吃得下。想想那开膛破肚出来的东西,那可是肠子肚子外加杂七杂八心肝肺乱七八糟的东西呢……”

    容景筷子一顿,抬眼看了云浅月一眼,继续吃了一口菜,没半丝不适,缓缓道:“看你吃的香,有你坐在我面前,我每次都会食欲大增,不会吃不下的。”

    云浅月想着感情他当她是开胃的菜了。没恶心着他,也觉得没趣,不再说话。

    容景也不再说话,只是在云浅月没注意的时候筷子却放慢了。

    吃过饭后,云浅月懒洋洋地靠着椅子坐着,容景起身坐在了房中唯一的一张贵妃榻上。二人都不再说话,闭目养神。

    彩莲、赵妈妈等人本来还想询问今日小姐和景世子被刺杀的事情,但没想到景世子留了下来,她们当着容景的面总是拘束不敢放肆,所以也就不再问,齐齐退了下去。

    走到门口,彩莲犹豫了一下,停住脚步回头,看了容景一眼,对云浅月轻声问道:“小姐,给景世子收拾哪间房间住下?”

    云浅月皱眉,睁开眼睛看了容景一眼,见他闭着眼睛不动,她哼道:“咱们院子里有狗窝猪窝什么的吗?收拾出来给他住。”

    “小姐……”彩莲一吓,看向容景,想着小姐对谁都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对染小王爷,对睿太子,对四皇子等都好说话,从来不是这么口气臭无礼,怎么就对景世子不好说话呢!景世子这么好,小姐还为他挡了暗器,按理说如今该好了才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容景睁开眼睛看了云浅月一眼,淡淡道:“若没有地方,我就住你屋子里了。你看着办吧!”

    “做梦!”云浅月嗤了一声。

    容景不再理会她,继续闭上眼睛。

    “小姐,咱们院子里最好的房间就是您隔壁的西厢房。奴婢收拾出来给景世子住,您看行吗?”彩莲小心翼翼地道。

    云浅月不言语,当没听见。

    彩莲等了半响都没得到回应,看看容景,又看看云浅月,转身走了下去。想着无论景世子住不住,还是将西厢房先收拾出来好了。

    房中再无人说话,二人都闭目养神。

    天色此时还早,太阳从浣纱格子窗射进来,分别打在二人身上,屋中流淌着宁静的气息。暖而静。

    云浅月在这种暖而静的气氛中渐渐靠着椅背睡了过去。

    容景许久后睁开眼睛看向云浅月,见她微仰着头,闭着眼睛,胳膊僵着,姿势虽然不雅,但睡相却是极为好看,巴掌大的小脸肌肤莹润,如一块上好的美玉,长长的睫毛覆盖住她那双清透的眼,此时阳光打在她的脸上,静谧而美好。他眸光微凝,许久移不开视线。

    浅月阁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容景这才移开视线顺着窗外看去。只见云孟带着好几名太医院的太医匆匆赶来,其中有一名女医正。太医后面匆匆跟着在皇上身边侍候的陆公公,以及在皇后身边侍候的孙嬷嬷。

    “告诉他们,就说不用太医了!她的伤口已经被我包扎好了。浅月小姐已经睡下,任何人都不准打扰。”容景收回视线,对正要推开门禀告的彩莲道。

    “是!”彩莲应了一声,连忙迎向了云孟和他带来的人。

    不出片刻,外面响起一阵话语声。云孟才想起景世子是懂医术的,虽然白忙一场,但知道云浅月无事心中还是极为高兴。

    陆公公和孙嬷嬷对看一眼,陆公公开口道:“皇上让老奴过来看看浅月小姐的伤势,不想如今浅月小姐睡了,可是老奴也不知道浅月小姐到底伤得多重,要不令一位女医正进去看一眼浅月小姐的伤,老奴也好回去和皇上有个交代。”

    “皇后娘娘命奴婢来也是为此,皇后娘娘听说小姐遭遇刺杀,惊吓了半响,本来要亲自回来看浅月小姐,奈何皇上不准,说如今外面正乱,怕娘娘也出事儿,所以娘娘只能命老奴自己来了。皇后娘娘如今怕是正在宫里急得团团转,老奴若是见不到浅月小姐,如何回去和皇后娘娘交待呢!”孙嬷嬷也立即道。

    “这……”彩莲看着二人,这两人分别是皇上和皇后身边的红人,但刚刚景世子吩咐了任何人都不准进屋去,她一时间踌躇地低声道:“可是我家小姐真睡下了,小姐受了惊吓,还哭了好半响,刚刚才安抚住睡下,万一吵醒了小姐……”

    “让女医正悄悄进去看一眼不就妥了,杂家也好和皇上交待啊!”陆公公道。

    “这……”彩莲也想不出如何阻拦的话。目光看向屋内。

    “陆公公,孙嬷嬷,景世子的医术自然是没得挑的。是老奴当时急得糊涂了才跑去了太医院。惊动了皇上和皇后娘娘,既然有景世子医治了小姐的伤,应该是无大碍的。请皇上和皇后娘娘放心就是了。”云孟虽然偶尔糊涂些,但能坐云王府大管家的位置多年,自然心中有几分计较,他见彩莲神色有异,就知道定然有所隐瞒。遂开口道。

    可是陆公公和孙嬷嬷又是何等人?自然也看到了彩莲异样,对看一眼,孙嬷嬷笑着道:“景世子的医术奴婢自然是放心的,但是皇后娘娘毕竟太担心浅月小姐,老奴没见到浅月小姐安然无恙也不好回去交待。这样吧,就不用女医正进去了,老奴进去看一眼就出来。决计打扰不到浅月小姐的。如何?”

    彩莲觉得陆公公和孙嬷嬷的话都很合理,但她想起容景的交待,还是摇摇头,“小姐睡觉极轻,稍微有些动静就会醒来,还是……”

    “彩莲,让孙嬷嬷进来!”正在彩莲绞尽脑汁想着托词的时候,屋内传来云浅月有几分疲惫困意的声音。

    “是,老奴不打扰小姐,看一眼就走,回去禀告皇后娘娘也可以放心。”孙嬷嬷一边说着,一边向屋内走去。

    彩莲想着她真没用,只不过阻挡两个人都做不来。屋内还有景世子呢!这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关着房门,主要是景世子在小姐的闺房内,未出嫁许夫家的女子从来是不准男子踏入闺房的,今日是景世子为了给小姐包扎伤口例外,但是包扎完伤口却没有走还逗留在闺房内,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若是被传出去,不仅小姐的名声,就是景世子的名声也是有害。她连忙跟在孙嬷嬷身后,想着希望景世子躲进了屏风后就好了。

    彩莲快走两步,先孙嬷嬷一步推开房门,入眼容景还是半倚着贵妃榻躺着,连地方都没挪,她小脸一白,垂下头。

    孙嬷嬷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也看到了容景,她一惊,脚步猛地顿住。不过毕竟是在宫里生活的老人,很快就恢复神色,恭敬地走了进来,对依然保持姿势闭着眼睛的云浅月和淡淡看着她的容景一礼,“老奴拜见浅月小姐!”

    后面省去了对容景问礼的话!似乎屋中根本就没这个人!

    外面陆公公等人都静静等着,显然在注意着屋内动静。虽然看不见屋内情形,但是声音却是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告诉姑姑不必担心,我没事儿。只不过明日估计是去不了皇宫上书房了,也去不了她那里了。明日你将姑姑给我娘绣的祈愿符给我送来吧,等我胳膊的伤什么时候好了,再去宫里看姑姑。”云浅月睁开眼睛看了孙嬷嬷一眼,眸光闪过一抹赞赏,不愧是皇后身边的人。

    “是!”孙嬷嬷从进来那一眼后始终没抬头,很是恭敬应声。

    “另外让姑姑最好给皇上姑父吹吹枕边风,让皇上姑父将背后的凶手帮我揪出来。要是等我伤好了还没查出来的话,我就亲自去揪,到时候将整个京城掀翻了皇上姑父可别怪我。”云浅月向外看了一眼,懒洋洋地道。这话当然是说给陆公公听。

    陆公公一哆嗦,想着浅月小姐真是什么都敢说,看来没吓坏脑子,果然是天圣第一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这么大的血腥场面都没能将她怎么样。他在外面立即躬身,“是,老奴……一定原话禀告皇上……”

    “嗯,那就好。别打扰我睡觉了。”云浅月重新闭上眼睛,挥挥手。

    “奴婢告退!”孙嬷嬷低着头又给云浅月和容景施了个告退礼,倒退着走了出去,走时还不忘关上了房门。

    彩莲松了一口气,和云孟一起将陆公公和孙嬷嬷等人送了出去!

    一行人离开后,云浅月继续靠着椅背去会周公。

    容景看着云浅月,见她说睡着就睡着,到也本事。温声道:“去床上睡!”

    云浅月一动不动,当真睡觉一般,对他理也不理。

    容景看了她半响,无奈叹息一声,坐着的身子站起来,走到云浅月身边,弯身将她抱起,向床上走去。

    “我要晒太阳,你多事儿做什么?”云浅月闭着眼睛不睁开,困倦浓浓地道。

    “你不难受我看着你难受。”容景低头看了她一眼,温声道。

    “那你不会别看。”云浅月哼唧了一声。

    容景当没听见,见她放在床上躺好,将她那只受伤的手臂放平,给她盖上薄被,自己也躺了下来。

    “喂,你躺这里做什么?下去!”云浅月睡虫醒了一般,睁开眼睛瞪着容景。

    “你睡觉很不老实,我怕你碰了胳膊。”云浅月按住她要起来的身子,看着她瞪眼的样子,声音柔缓,“你忘了在灵台寺后山别院你喝酒大醉被冻醒那一次了?你若是不将被子踹开,睡觉不老实,如何会冻着?”

    “你还有脸说,那次还不是因为你!”云浅月想起那次半夜起来好几次摸不着被子就气不打一出来。

    “我有一部分原因,但主要还是你睡觉太不老实了。”容景将另一只没按住她手臂的手放在她脸上,将她眼睛盖住,“睡吧!我对你没兴趣的。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对你怎么样。我是想着早些将你手臂养好了,我也好早些离开。你这里我真是住不习惯。”

    “毛病多!我对你更没兴趣。”云浅月不再赶人,她睡觉的确睡品不好,时常半夜去下地摸被子,以前也是,如今这个恶习还带到了古代来。为了这个胳膊早些好,她也早些摆脱这个魔爪,她认了。

    容景见云浅月安分下来,也不再说话,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也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本来这个身体就因为给容景治疗顽疾废去一身功力虚弱不堪,后来没休息就在容景书房关了半个月日夜看书,到如今就武状元大会上和老皇帝暗中较劲惹了风波,如今还没休息又遭遇百名死士刺杀,又流血过多,早已经受不住,很快就睡了过去,椅子上毕竟没有床舒服,她这回睡得很沉。

    容景半响后睁开眼睛看着云浅月,睡熟的她脸上没有那么多丰富的表情,恬静酣然。他清泉般的眸光渐渐暖如三月阳春的水,盯着她看了许久,无奈一叹,伸手揉揉额头,苦笑了一下,再次闭上眼睛。

    不出片刻,容景也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二人睡得正熟,云孟去而复返,脚步匆匆又来到了浅月阁。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夜天倾。云孟老脸犹豫不快,显然是不想带夜天倾来,但是奈何不住夜天倾太子的身份,如今老王爷、王爷、世子都去了宫中,府中除了云浅月只有他主事,他拦不住夜天倾,只能将其带了来。

    夜天倾抿着唇,脸色有些发白,衣袍一角沾了血迹,步履匆匆跟在云孟身后,显然是从云浅月和容景被刺杀的现场过来。

    云浅月虽然熟睡,但是对夜天倾的脚步声极其敏感,她厌恶地皱了皱眉。容景伸手拍拍她,“不用理会,继续睡。”

    云浅月果真散开眉头,继续睡去。

    “莫离,将他拦住!就说浅月小姐吩咐不见任何人,若是硬闯,你就动剑。伤了他有我顶着。”容景对外轻声吩咐了一句。

    “是!”莫离应声,飘身落在了院子中,长剑“刷”的一声横在了夜天倾面前,对夜天倾冷声道:“太子殿下请留步,我家小姐吩咐,任何人都不见!”

    “怎么又是你?”夜天倾被迫停住脚步,冷着脸看着莫离。

    “还请太子殿下离开!”莫离面无表情地看着夜天倾。

    夜天倾对于莫离两次无礼的举动心中大为光火,他面色阴沉地看着挡在他面前的剑,“我来看你家小姐,你屡次对我不敬。你有几个脑袋敢阻拦本太子?滚开!”

    “我是我家小姐的贴身侍卫,我的面前没有什么太子,只听小姐吩咐!”莫离冷冷地道。丝毫不将夜天倾的威胁看在眼里。

    “放肆!你面前没有什么太子?我今日就要知道知道你面前对着的是谁!”夜天倾勃然大怒,对着莫离就挥出一掌。

    莫离侧身躲过,长剑出销,简单的一个动作,一道寒光一闪,夜天倾的半截衣袖被销落在地。他站在原地不动,看着夜天倾倒退了两步,冷冷警告道:“我奉命行事!太子殿下若是再要动手,休怪我不客气!”

    ------题外话------

    月底月票要清零的,还有留着票的亲该投了哦O(n_n)O~

    谢谢下面亲们的钻石、打赏、鲜花!

    boa琪琪86921(100钻石)、吕奶奶(50钻石5000打赏)、huangxiyizhu(5钻10花)、suyi2080(2钻1花)、raphaellion(1钻)、chenlm(1钻)、空灵念琦(100打赏)、爱情不稀罕(1钻)、an593594(1钻)、宁玉佑(1钻)、13515988188(1钻)、墨梠瞳(5花)、mmt12(3花)、蝴蝶心结(3花)、还好不太好(2花)、xingjiaying(2花)、15652782732(1花)、549530230(1花)、jiangmeng668(1花)、特工队(1花)、不讨喜的丸子(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一章 同眠共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一章 同眠共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