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云霄飞车

    南凌睿看着直挺挺躺在云浅月旁边从头到脚连根头发丝也不露的人,他眸光闪过一抹幽深,须臾,眼睛细细地眯起,那眼神藏着隐隐危险的意味。

    云浅月忽然觉得南凌睿才是化身成的那只大猫,叶倩则是被猫盯上的那只老鼠。这一刻,她才真正剥开了南凌睿的外表看到了他的本质,南梁睿太子,也是一个危险的人物,并不如表面一般放浪形骸。

    “不是人?是一只大红猫?”南凌睿收回视线,对云浅月挑眉,眸中的危险意味不过一瞬,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嗯,是一只大红猫!”

    “我到不知道了,原来你的床除了景世子外猫也能睡。”南凌睿眉梢挑高,语气说不出的意味幽深。

    叶倩身子又抖了一下。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要是想睡也可以上来。”

    南凌睿不答话,忽然抬步向床前走来,他每一步看似轻浅,但踏在地面上其实有着难以估量的重量,眼睛始终不离叶倩裹着的身子,一字一句地对云浅月道:“当真我也可以上来睡?”

    云浅月觉得她即便经过特殊训练,这种情况下心跳也有些超负荷,点点头,无所谓地道:“当然可以!你要是真上来,我就给你腾地方。”

    没道理人家三角恋她偏偏给插在其中。有些时候遇到真正厉害的人她还是很识时务的。叶倩的威胁警告在关键时刻不如南凌睿两句话好用。所以她决定识时务为俊杰。反正那背后的人要杀的也不止她一人,还有容景顶着呢!叶倩不帮着找凶手也没关系,容景那种人总不会白让自己吃亏的。

    “本太子可没这等福气!你的床我可不敢享受。再说和一只猫躺在一起实在侮辱本太子的身份。还是算了。”南凌睿忽然转身,轻飘飘甩出一句话向桌前走去。

    叶倩的身子这回狠狠地抖了一下。

    云浅月以为叶倩会挺不住出来将这丫的大骂一顿,但没想到只抖了一抖又不动了。她心中暗暗想着真能忍啊,就这份功力她自愧不如。

    南凌睿走到桌前,将手中的伞放在桌子上,他拂了拂衣袍的水渍,伸手拿起茶壶,抖了抖,又各个茶杯都看了一眼,对云浅月道:“你连口水都不喝吗?还是说你太穷了连口水都不给客人准备?怎么都是空的?”

    云浅月看着桌子上空空的茶壶和茶杯无语。她能告诉他说在他之前来了一个水罐子将水都喝光了吗?这时候那个水罐子正在她隔壁沐浴完睡着了吗?她觉得出卖叶倩没关系,毕竟和叶倩才见一面嘛!但夜轻染可是不能出卖的,她可不想南凌睿跑去打扰他休息,哼了一声道:“谁知道你要来?你还算客人?谁将我的府里当成自己的家了?还替我热情招待客人,有这样的客人吗?”

    南凌睿忽然一乐,“你说得对,我还真不算是客人!”话落,他对外面喊,“彩莲美人,给本太子沏一壶茶端来!”

    云浅月一脸黑线。

    “睿太子,奴婢可不是美人。”彩莲不满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显然不情不愿。

    “在本太子眼里你这样的女子都是美人。你家小姐这样长得奇丑无比的才不算是美人。快去沏茶,本太子渴着呢!再说屋里都没水了,你家小姐也是很渴的。难道你想让你家小姐也渴着?”南凌睿催促道。

    云浅月抬眼望天,南凌睿这是什么审美水平?她长得奇丑无比吗?

    “我家小姐很美。睿太子,您若是再说我家小姐不美,奴婢就算让我家小姐渴着也不去沏茶。”彩莲不满地道。

    “行,你家小姐很美。快去吧!”南凌睿对外摆摆手,见彩莲磨磨蹭蹭下去了他才回头对云浅月上下打量了一遍,嗤了一声,“真没看出你哪里美了!”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那是你审美有问题。”

    南凌睿眨眨眼睛,一撩衣摆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用手揉揉鼻子,寻思着道:“不会吧!我的素素我就认为很美,外面也都传素素是美人呢?你想想,她要是不美能当上花魁吗?”

    “素素?”云浅月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

    “就是烟柳楼的素素!”南凌睿给她解惑。

    云浅月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怀疑地看了南凌睿一眼,就他这副审美观看来,那素素实在让她期待不起来。

    “对了,昨日里我将素素给派人请来云王府了,就在我的院子里住着呢!她唱的曲那叫是个有滋有味,尤其是我谱写的桃花笑从她口中唱出来能将人的魂儿都勾了去,你要不要听听?”南凌睿问道。

    云浅月余光扫了一眼直挺挺躺着的叶倩,忽然笑了笑,感兴趣地道:“行啊,那你就将她喊来,我也正想见见那个被你挂在嘴边的素素。看看她身段到底有多苗条?皮肤到底有多嫩得滴出水,曲儿唱得到底有多少将人的魂儿都能勾了去。”

    “你要想见她那那还不容易?彩莲美人,你去我的院子将素素喊来。让她带上琴过来,对了,打扮的美一些,穿得薄一些,就说浅月小姐想见她,也想听她弹一曲。”南凌睿又仰起脖子对外面喊。

    彩莲正端着茶走到门口,闻言不满地道:“睿太子,我家小姐如今是卧床养伤呢!景世子早就说了不准您打扰我家小姐养伤,景世子这前脚刚走您后脚就来打扰我家小姐,是不是非让奴婢去荣王府告诉景世子一声您才规矩呢!”

    “呵,彩莲美人,你何时成了景世子的人了?你家小姐和他如今可是什么关系都没有。他管得到是宽,你是你家小姐的贴身婢女吗?不是景世子安排在你家小姐身边的小探子?”南凌睿似笑非笑地看着彩莲。

    彩莲小脸一白,恼道:“睿太子您尽胡说,奴婢才不是。奴婢是小姐……”

    “行了,你放下茶水就去睿太子如今住的院子一趟,将那素素姑娘请来,我左右无事,听听曲也是好的。”云浅月打断彩莲的话,吩咐道。

    “小姐,那素素姑娘可是……”彩莲看着云浅月。

    “快去!”云浅月板下脸,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想将这小丫头赶走。平时看着挺机灵,一到关键时刻就不机灵了,不过没心眼的人才用得放心一些。

    彩莲立即住了嘴,再不敢言语一句,放下茶盏转身跑了出去。

    “多么可爱的小美人,月儿,你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你要是不喜欢这个小美人,不如送给了我吧!”南凌睿看着彩莲跑远的身影,一边打着折扇一边笑道。

    “你南梁太子府还盛得下吗?”云浅月挑眉。

    “那当然,有多少都盛得下。”南凌睿道。

    “我劝你还是省省心吧!你太子府内那么多女人争风吃醋,血流成河,你整日里躺在血河里睡觉,亏你也睡得踏实。”云浅月嗤了一声。

    “谁说我太子府血流成河?小丫头,你不懂了吧?凡是进我太子府的美人不管以前多么泼辣,但凡一进了我的太子府,那是一个个都乖巧温顺,若是不信等你嫁给了我做了我的太子妃之后你就明白了。绝对一个个都跟小绵羊似的,不让你操半点儿神。”南凌睿煽着扇子,很是志得意满地道。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余光扫见那只大红猫依然一动不动,她点点头,不置可否,“行,那等我嫁给了你之后再说吧!空口白话谁都会说,要见真章才算本事。到时候我要是真做了你的太子妃,你别让容枫我们两个整日里为了你府内的女人操心就成。”

    “你可真是……”南凌睿想说什么,忽然转了话音,“容枫哪里好了?”

    “容枫自然很好。”云浅月忽然想起孙嬷嬷转达皇后的那番话,本来想等那素素来了看一番好戏的兴致顿时减去了一分。似乎从那日武状元大会到现在她都没见着容枫了,不知道这些天他在做什么?心底莫名地涌上惆怅,想着若是那日老皇帝要答应她嫁给容枫的话,后面还会不会有这么多事儿?

    “比景世子还好?”南凌睿挑眉。

    “自然比他好!”云浅月道。哪里是那黑心的人能比的?

    “我看不见得。据说从武状元大会之后,因为你当场请旨赐婚的关系,虽然如今还没和夜轻染比试出结果,但是容枫身价大涨,这些日子朝中不少官员都纷纷巴结他,更有甚者送女上门。”南凌睿看着云浅月,“你猜结果如何?”

    “那证明我眼光好!”云浅月道。

    “是啊,你眼光真是好啊!凡是送去的女子他照收不误。据说现在有十几个小姐都入住了他所在的荣王府客居的翠华轩。翠华轩这几日一直是歌舞升平。”南凌睿笑道。云浅月一愣,这样?这些日子容枫的消息还是第一次流入她耳中。

    “本太子也没想到容枫是一个比本太子还风流之人啊!哈哈,本太子正在考虑是否该退位让贤了,这天下第一风流公子的名头是否就让给他坐了。”南凌睿笑道。

    云浅月蹙眉,忽然一笑,“那又有什么关系?他既然喜欢尽管都纳妾了就是。怎么说来他也是文伯候府的后人,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也该享福一番才是。男人嘛,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

    “你还真是大方。如今的容枫就如当初的夜天倾一样,你那时候一颗心拴在了夜天倾身上,夜天倾连正眼都不看你一眼。如今容枫明知道你想嫁给他,偏偏这样,这说明容枫心里没你。”南凌睿默了片刻,道:“所以,你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得了,乖乖自己随本太子嫁去南梁当太子妃为好。”

    “容枫怎么能和夜天倾一样!”云浅月提起夜天倾她就什么兴趣都没了,对南凌睿哼了一声,“你不是嫌弃我长得奇丑无比吗?还要我嫁去南梁做什么?就不怕你那些美人看着我吃不下去饭?”

    “不会,我府中的那些美人需要对比才能知道自己的优点。就需要你这样的去让她们对比一下,找找优点。”南凌睿摇头。

    云浅月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忽然翻脸赶人,“我如今没有什么兴趣见你那个素素了,也没有兴趣听你那个素素唱什么曲了,我要睡觉,你赶紧离开吧!”

    南凌睿一愣,“小丫头,脸变得这么快?因为容枫?”“你管因为谁呢!赶紧走。”云浅月板下脸赶人。

    “不走!”南凌睿摇摇头,“本太子还没坐够,彩莲美人沏的茶刚喝了两口,怎么能走?”

    “莫离!”云浅月忽然开口。“小姐!”莫离应声而出。

    她刚刚就感觉到莫离的气息了,原来真的回来了!她清了清嗓子对莫离道:“将睿太子请出去!睿太子要是不出去,就将他手中的那把扇子毁了,我看着碍眼。”

    “你……”南凌睿伸手指着云浅月,手中的扇子一抖啊一抖的。

    “是!”莫离应声,顷刻间推门而入。

    关着的窗子“啪”的一声打开,南凌睿身子从窗子飞了出去。动作利索,半丝废话都没有,转眼间就出了浅月阁。声音老远就传来,“你个小丫头,果然和景世子一样黑心。”

    云浅月当没听见,对着要追出去的莫离道:“不用追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属下刚刚回来!请小姐恕罪,属下听从了景……”莫离跪地请罪。

    “不用说了,我只问你,钱焰请来了没有?”云浅月截住莫离的话。她的那些金子和小库房变卖的东西都交给了容景保存,他使用她隐卫也没什么。

    “请来了!如今正在景世子府中。”莫离道。

    “他可知道些什么?路上你可问了?”云浅月问。

    “属下和弦歌一直马不停蹄赶路,并没有问。”莫离摇摇头。

    云浅月见莫离一身疲惫,摆摆手,“那你赶紧去休息吧!不用时刻守着我的。”

    “是!”莫离退了下去。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有些头疼,她想起每次有人提到容枫或者是她想起容枫都是如此,她手下用力,想摒除有些烦闷一团乱麻的感觉。

    “一百年他也还是这副德行,怎么不让美人将他身子掏成皮包骨?”身边的被子忽然被掀开,叶倩露出脑袋,恨恨地看着窗外道。

    云浅月揉额头的手一顿,偏头看叶倩。

    “谁是大红猫?”叶倩收回视线对云浅月瞪眼。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有些无辜地看着叶倩,“那你要我对他说什么?说是个人?那他要问我是谁呢?我就说是你?”

    叶倩顿时哑口,有些恼地道:“那你也不能说是大红猫啊!大花猫不行吗?你这不是明摆着在告诉她是我吗?天下间除了我还有谁穿红衣服?”

    云浅月面皮抽了抽,“我一时口快忘了说别的了。”

    “算了,不跟你计较了。这种混蛋见一次就让我恶心一次,就算他知道是我又如何?还不是没胆子过来掀被子,我早就准备好了,他若是敢过来掀被子看是谁,我就放虫子咬死她。”叶倩忽然很大度地摆摆手,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

    “你身上带着虫子?”云浅月立即来了兴趣,“什么虫子?拿出来看看?是不是像夜轻染那条胭脂赤练蛇一样的虫子?你还有吗?也给我一条玩。”

    叶倩闭上的眼睛睁开,像是看怪物一般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你不怕?”

    “怕什么?”云浅月摇摇头,“不怕!”

    “你不怕我还怕呢!别看我们南疆产那些东西,但我从小就怕那些东西。如今都藏着呢!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惹急了我,我是不会放出来的。收起你的好奇心吧!另外胭脂赤练蛇天下间就那一条血赤练,被夜轻染给得了,宝贝的不行,别人想碰一下都不给。你要想玩隔壁找他去要。那家伙对你挺好,你要的话,他估计会给你的。”叶倩又打了个哈欠,声音小了下去。

    “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是他的宝贝,那还是算了吧!”云浅月收起了她的兴趣。打量叶倩,无论从哪里也看不出她像是藏着那些宝贝的样子,她暗暗想着不知道将她衣服扒了能不能看到?

    “别想鬼主意了!就算扒了我衣服你也看不到。她们不在我身上,却是一直跟着我隐藏在附近的。”叶倩就像是知道云浅月心里所想一样,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道。

    云浅月无语,敬佩地看了叶倩一眼,“你会读心术吗?怎么跟那黑心的容景似的能知道别人心里所想?”

    “那是因为你的表情太明显了,我再看不出来你想什么就是傻子了。”叶倩白了云浅月一眼,忽然凑近她,神神秘秘地问,“喂,我听外面传言说景世子对你和别人不一样,好得不行,你是怎么让那个天圣第一奇才跟佛爷似的人物对你言听计从的?他是不是喜欢你?居然刚刚听南凌睿说他还在你的床上睡觉?你们两个人定情了?”

    “定个屁情!传言不可信你不知道吗?他还对我言听计从?不整日里欺负死我就不错了。”云浅月哼了一声。

    叶倩愣了愣,“难道不是这样?那他怎么睡在你床上?”

    “就和你一样。你如今睡在我床上,难道说我们俩有情?”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说得也是!”叶倩一噎,点点头,话落,她重新躺了回去,总觉得云浅月的话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她本来就不是个好探究到底的人,遂不再想,转了话音问道:“听说你喜欢容枫?向天圣皇上请旨赐婚想嫁给她?那个和夜轻染争夺武状元的人,文伯候府的后人,雪山老人的传人?”

    “嗯!”云浅月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有些没精打采。

    “那容枫真的挺好?我怎么听得南凌睿说他也是个花花公子呢!这样的人能好到哪里去?”叶倩提起南凌睿就一副恨恨的语气。

    “南凌睿的话你也信?他是嫉妒容枫长得比他好,如今比他有女人缘。才诽谤他故意污秽他的名声。”云浅月道。

    “你说得也是。”叶倩点头。

    云浅月想着叶倩这孩子是谁家的?怎么和她一样有时候犯傻,这样好糊弄。南凌睿刚刚的话必然是真的。容枫到底想做什么?难道说是因为容景和她的那些传言?她眼睛眯了眯,那股子烦闷又生了起来,杂乱无章,让她想理也理不清。

    “没想到这京城这么好玩,要是早知道我早就来了!”叶倩又闭上眼睛对云浅月道:“喂,明日你带我去荣王府玩一圈呗!听说景世子的紫竹苑内铺设全是宝贝,领我去见识一番。”

    “不去!”云浅月拒绝。

    “你真不够朋友。不去也不行。”叶倩睁开眼睛,忽地坐起身,推开被子拉上云浅月就要下床,“走,我们现在就去。”

    “我说了不去!”云浅月有些无语,这叶小公主怎么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呢!去哪里都可以,但是去荣王府肯定不行。她坐着不动,“你不困了?”

    “不困了!再三天不睡觉都行!”叶倩一手用力拉云浅月,一手已经捡起鞋子利落地穿起来,且催促云浅月,“你快些穿鞋,你要不自己动手的话,我不介意帮你的。我轻功很好,抱着你也勉强能抱得动,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就扛了你去荣王府。”

    云浅月绝对相信叶倩的话,虽然初见一面,但这个女人绝对是说到做到的性子。她有些无奈地道:“荣王府就那么吸引你?其实那紫竹苑没什么好的,就是一座藏金窟。”

    “我就对金子有兴趣!”叶倩道。

    云浅月默了一下,叶倩怎么和她一样?

    “快走!别磨蹭了。”叶倩已经穿好了鞋子,站在窗前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有些头疼,将自己受伤的胳膊摆在她面前,“你看,我受伤很重,如今在养伤。”

    “伤的是胳膊又不是腿?就算是腿的话我可以扛着你走,又不用你走路。据说紫竹苑有机关布置,要不是我找不到进去的路,哪里非要拉着你去?快些穿鞋!”叶倩催促云浅月。

    “你看外面还下着雨呢!”云浅月是一百个不愿意再去荣王府见容景。

    “下着雨怕什么?我刚刚不是还来了你这里。谁说下着雨就不能去了?”叶倩挑眉看着云浅月,见她苦着脸一动不动,怀疑地道:“你为什么不想去荣王府?你和景世子不是很好吗?据说你还在他府中住了半个月呢!”

    “你的消息可真灵通!”云浅月有些郁闷。

    “不是我消息灵通,而是你们的传言如今遍传天下,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景世子对待你是不一样的。”叶倩白了云浅月一眼,见她小脸有些扭曲,她又怀疑地道:“难道是因为容枫?我知道容枫也是住在荣王府的,难道你怕遇到他?”

    “不是!”云浅月断然摇头。

    “既然不是那你还怕什么?赶紧快些穿鞋,趁着天色还早。”叶倩伸手帮云浅月将她脖颈扯开的纽扣系住,就差给亲自给她穿鞋了。

    “明天再去吧!”云浅月做着挣扎,能拖一刻是一刻。

    “明天夜轻染肯定要拉了我去皇宫。我哪里还有时间?”叶倩摇头。

    “那就后天!”云浅月继续拖,最好是永远不见那个黑心的,他不是有脾气吗?那就彼此都离得远一些。

    “不行,后天还有后天的事情呢!再说我也等不了那么久。”叶倩很是坚持,作势要来扛云浅月,威胁道:“你再不动弹我就要扛着你走了啊!到时候别怪我轻功不好也许一个不小心将你摔到地上。”

    云浅月头疼的更加厉害,看着叶倩,见她如今哪里还有半分疲惫和困意,她很是佩服地道:“姑奶奶,你一直都是这么能折腾的吗?夜轻染也受得了你。”

    “他受不了也得受,你快些,到底是自己走还是我扛你,选一个!”叶倩哼道。

    云浅月想着她看来不去也不行了,她真服叶倩了,推开被子,弯身穿上鞋子,心中抑郁不散。

    叶倩满意了,看着云浅月穿戴妥当,伸手拉上她就走。

    云浅月只能无奈跟着她脚步出门。

    “坐车太麻烦,我还是扛着你吧!”叶倩忽然伸手将云浅月抗在了肩上,足尖轻点,如一抹轻烟,转瞬间就飘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一惊,眼睛不适应地闭了一下,细密的雨噼里啪啦打在她脸上,还有飕飕的凉风扑面而来,如下刀子。她郁闷地开口,“你速度能不能慢些?”

    没想到叶倩的轻功居然这么好,这样到荣王府的话她怀疑自己还能有人样不?

    “坚持一会儿!”叶倩速度不放慢,反而反过来说云浅月,“你可真够娇气的,这么点儿苦算什么?我如今比你苦多了,没看到夜轻染已经追来了吗?”

    呀!云浅月还真不知道,她静耳倾听,果然身后有飕飕衣袂之声。她心下一喜,想着只要夜轻染追上她就好了,她就可以解放了,也不用去荣王府了。

    “你放心,他的轻功没我轻功好,是追不上我的。”叶倩得意地道。

    云浅月刚露出的喜色被打了回去,想着看叶倩这速度还真是快,有些埋怨夜轻染也太废物了,居然轻功不如人家。又觉得这话说得不对,是她自己如今太废物了,居然让人家同样一个女人说扛着走就扛着走,半分反抗也没有,也太丢脸了!

    “叶倩,你带着小丫头要去哪里?”夜轻染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去荣王府!”叶倩头也不回也道。

    “你带着她去荣王府做什么?赶紧将她放下!”夜轻染怒道。

    “自然带着她去荣王府有正事。你就别管了,赶紧回去睡觉,明日早上我跟你进宫就是了。”叶倩赶人,并且保证道:“我保证不再跑了,跟你处理正事儿。而且保证帮你追查到那背后的凶手就是了。”

    “我信你才怪!赶紧将她放下。你不知道她受伤吗?你若不赶紧将她放下来,我跟你没完。”夜轻染不但不听叶倩的,反而更是追得紧。

    “有本事你就追上我再说。追不上我没门。”叶倩拿定注意,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真当我治不住你吗?”夜轻染恼怒地冷哼一声,吩咐道:“莫离,来,你停住,全力用功将本小王送出去,本小王借你的势定然能追上这个女人!”

    “是!”莫离见到叶倩带着云浅月离开,自然也追了上来。他和夜轻染轻功虽然和叶倩不相上下,但差在他们比叶倩晚了一步,所以如今差距有几丈远。若是夜轻染借他的力气,自然能追的上叶倩。

    “狡猾!”叶倩低咒了一句。

    云浅月想着夜轻染果然好样的!

    后面莫离停住身形让夜轻染踏在他肩上,二人齐齐用力,夜轻染借着莫离的力气果然速度突然之间快了两倍不止。

    “哼,以为这样就能追上我吗?笨蛋!”叶倩低叱了一声,袖中忽然飞出一条彩绸,那彩绸如一片云霞,直直对着身后飞来的夜轻染打去。

    夜轻染一惊,这绽开的彩绸太大,他躲避不及,只能伸手运气打开,奈何他全部精力都在追赶上,此时手下没多少真力,不但没将彩绸推开,身子还被打退回来一些,他稳住身形之后,便听到叶倩清脆的嘲笑声。顿时气冲脑门,喝道:“南凌睿!”

    叶倩正张狂的嘲笑夜轻染,忽然听到这三个字,脚步一顿,一个收势不住就向地上栽去。

    云浅月想着南凌睿原来是这叶倩的软肋,她怎么也没想到夜轻染会拿南凌睿这三个字治叶倩,颇有些好笑,但看着离里面大约有十丈距离又有些发苦,想着她要和叶倩栽下去估计摔不死也摔个半残。

    “叶倩,你敢摔了她,本小王就让我的赤练蛇咬你!”夜轻染急急大喝一声。

    “还不都是你个混蛋害的!”叶倩气得骂了一句,她本来轻功运行到极致,突然听到南凌睿的名字一下子全部散功,此时她根本就收势不住,心下发急,再想运功已经来不及,眸光瞥到一个白影站在一处门前,她急中生智,“喂,那个穿白衣服的,接住啊!”

    话落,她将云浅月甩手照着那个白衣人影扔了出去。

    云浅月也看到了那一抹白影,还没看清楚脸,人已经被叶倩扔了出去,她大脑顿时一阵眩晕,暗暗期盼那人是个懂武功的,否则不但接不住她,也会将人家砸死。

    那白衣身影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愣,当看到云浅月直直照着他飞来,他能清楚地看到她苦笑的小脸,面色一变,一双凤眸刹那闪过万千种情绪,身子瞬间僵硬无比。

    “容枫,快,接住她!”夜轻染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容枫?原来这个白衣人影是容枫……

    云浅月感觉她身体里飞速流动的血液霎时僵了,头隐隐又疼起来,怎么会这么巧?不过她也顾不上头疼不头疼,巧不巧,只是盼着他接住她,别这么无情让她摔下去。她如今活得虽然不太如意,但也还算有滋味,她还不想死,尤其是摔个残废,那还不如死了。

    容枫瞬间惊醒,眼看云浅月就要落地,他上前一步,伸手接住了她的身子,因为太急,被云浅月自带的冲力迫使的他后退了一步,但还是稳稳抱住了云浅月。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觉得容枫果然很好。

    “总算没摔到你,我可不想被蛇咬。”叶倩也松了一口气,话落,她“砰”地一声栽到了地上。

    云浅月一惊,连忙看去,面色一变,急声道:“叶倩,你怎么样?”

    “她死不了!”夜轻染随后来到,气哼哼地看了叶倩一眼,骂道:“活该!”

    “你个臭人!早知道我就摔死她!”叶倩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皱眉看了一眼身上的水渍,幸好荣王府门前玉石铺路,每日都有人专门打扫,只有水没有脏污,只是让她有些狼狈,她抬起头看向云浅月,对她不满地嘟囔道:“你倒是好命有人接住,我幸好最后一刻有武功护住身体,否则摔死了。”云浅月见叶倩起来,松了一口气,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又不由有些好笑。刚刚实在太刺激她的心脏了,如坐云霄飞车。她刚想说一句什么,正对上容枫低头看着她的眼神,她要出口的话刹那吞了回去,对他一笑,“幸好有你接住我!”

    容枫只是看着云浅月不语,眸光定定。

    云浅月突然有些不自然,她垂下眼睫,低声道:“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容枫点点头,手一松,忽然又一紧,他声音有些微哑地对云浅月道:“你的鞋子没了,地上都是水。没法下去。”

    云浅月一愣,低头看去,果然见她的鞋在刚刚激烈的冲击下早踢飞了,她秀眉皱了一下,还没开口,只听一个清淡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当是谁来了,让我荣王府蓬荜生辉,原来是叶公主!”

    这个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云浅月这回不止血液僵了,整个人刹那僵硬无比。

    ------题外话------

    推荐好友舒歌的文《妾倾城》,出版名《妃倾城》,文笔不错。O(n_n)O~

    嗯哼,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就砸来哦,激情来了!绝对的。(⊙_⊙)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吕奶奶(10钻石100打赏1花)、boa琪琪86921(10钻石2花)、辣椒姐54(6钻)、raphaellion(2钻300打赏)、kikilovejie(2钻200打赏)、暗夜夙(388打赏)、伊雪佳人(2钻100打赏)、悠悠我心贤(188打赏3花)、若依(1钻)、bwangbwang(1钻)、一元钱假钞(1钻)、melon123(1钻)、宁夏沫(5花)、18086925792(2花)、春景(2花)、特工队(1花)、13637661885(1花)、泠柳(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章 云霄飞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章 云霄飞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