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特予赐婚

    老皇帝一声大喝,立即上来十几名护卫齐齐将云浅月押住。

    容景面色微微一变,袖中的手指忽然动了动,但很快就恢复颜色,没有开口。

    夜轻染大惊失色,想要挥手打开那些护卫,但想到这回要杀云浅月的人不是太子,而是皇上,容不得他为所欲为,他立即“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求道:“皇伯伯不要!”

    云王爷骇得脸色大变,被夜轻染的声音惊醒,连忙也求道:“浅月年幼无知,口无遮拦。老臣可就这一个女儿,求皇上看在云王府一直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她吧!”

    “父皇,月妹妹一直都心直口快,绝无恶意。”夜天煜也是大惊,连忙出声。

    “父皇……”夜天倾面色一变,也连忙开口。

    “都给朕住口!”老皇帝打断夜天倾的话,对侍卫怒喝:“将她拖下去!谁敢求情,视为同罪论处!”

    夜天倾立即住了口。想要说话的人如云王府亲近之人也都将话吞了回去,而孝亲王老脸现出得意之色。

    监斩席有一瞬间死寂。

    “皇上,老臣求皇上了,皇上不看老臣的面子,总要看云王府列祖列宗的面子,云王府一直对皇上忠心耿耿啊。”云王爷跪着向老皇帝爬去,惊骇得老脸百无血色。心中早已经后悔,若不是他做了废除祖训的引子,浅月也不会顺着杆子爬上去说了大逆不道的话惹了皇上动怒要杀她。

    “皇伯伯,小丫头虽然大逆不道,但她……”夜轻染也彻底慌了,再次出声。也暗自后悔应该在小丫头开口的时候就阻止。不应该任由她触怒了皇伯伯的忌讳。他能感觉出皇伯伯是真要杀了小丫头的。

    “将云王爷和染小王爷的嘴给朕堵上!”老皇帝截住夜轻染的话。

    立即有两个人上前押住云王爷和夜轻染,捂住了二人的嘴。

    夜轻染挥手将人打掉,腾地站了起来,恼怒地道:“皇伯伯,你为什么要杀了小丫头?她的话本来就没错,他……”

    “轻染,住口!”德亲王快步走过来,伸手捂住了夜轻染的嘴,对他怒喝。

    夜轻染说了一半的话被吞了回去,他瞪着德亲王伸手去拍封亲王的手,德亲王死死将他按住,警告道:“你还要打你父王不成?”

    夜轻染手生生顿住。

    “还等着做什么?将这个小丫头拖下去!”老皇帝再次命令。

    “是!”侍卫得令,押着云浅月向外走去。

    夜天倾面色有些灰败,夜天煜张了张口,二人都齐齐垂下头,这回再无人开口为云浅月求情。众人都看着侍卫押着云浅月向监斩席下走去。

    云浅月被拖得脚步踉跄,她的嘴虽然没被堵住,但并没有开口求饶。

    夜轻染见云浅月被压走,顿时大急,他再也忍不住,挥手打开德亲王,德亲王身子一个趔趄,险些跌倒,他以为夜轻染要做大逆不道的事情,老脸一变,刚要再喝止,不想夜轻染这回并不是对老皇帝发怒,也不是去救云浅月,而是转向容景,怒道:“弱美人!你怎么半声也不吭?当真这般狠心让小丫头被杀了?”

    容景面色淡淡,不以为意,“她大逆不道了这么些年,皇上一再容忍,她不知感恩,反而变本加厉。这等女子文墨不通,礼教不懂,不视君王,活着也是没用。不如死了的好!”

    “你……”夜轻染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怒道:“你属狼心狗肺的吗?你忘了当年若没有云爷爷那一颗圣药便没有你如今站在这里说话了?”

    “当年云爷爷救了我是不错。但是家国为重,私情为轻。容景还分得清轻重。”容景看着云浅月被押下去的背影淡漠地道:“若她死了,以后我就孝敬云爷爷在床榻之侧,也不枉云爷爷赠药之恩。”

    “你?你能抵他的孙女?”夜轻染不屑地看着容景。

    “能!”容景吐出一个字,毫不犹豫。

    夜轻染恶狠狠地看着容景,容景面色淡淡,看着云浅月转眼间就被押在了监斩台上,他眸光冷漠,仿佛看一个陌生人,半丝情绪也无。

    “你怎么抵他孙女?”夜轻染忽然冷笑一声,“别告诉我你变成云浅月!”

    “也未尝不可!”容景淡淡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云爷爷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若是云浅月死了,我就弃了荣王府,给云爷爷当孙女又如何?”

    夜轻染一愣。

    众人闻言大惊,都齐齐抬头看向容景。

    老皇帝老眼骤然一缩。

    “当真?”夜轻染一愣过后,挑眉看着容景,“若是小丫头死了,你当真弃了荣王府,给云爷爷当孙女?”

    “自然当真,君子一言,容景岂能是随口胡言之人。”容景道。

    “好!那本小王今日就等着皇伯伯杀了小丫头,让你给云爷爷当孙女去!堂堂景世子弃了祖宗,改名云浅月,着女装,想必很让人期待!”夜轻染忽然怒意进退,笑了,一摊手,对老皇帝道:“皇伯伯,您杀吧!我虽然对小丫头有好感,但也抵不过我对这个弱美人在小丫头死后的行为好奇呢!”

    “你有我呢!对她有好感做什么?天圣第一奇才景世子变成天圣第一女纨绔云浅月,本公主也很好奇呀。”一直没开口的叶倩忽然出声,走过来笑着挽住夜轻染的胳膊,对老皇帝天真地道:“我早先还以为云浅月勾引走了这个小魔王呢!就想着用我们南疆的虫子咬死她,如今既然皇上要杀她,这小魔王对她仅是有好感而已,我就放心了。”

    “本来本太子还想娶云浅月为太子妃呢!”南凌睿忽然叹息一声,折扇轻摇,仕女图在阳光下闪着白花花的光,他有些可惜地道:“她虽然文墨不通,但脸蛋不错,还有那小身段,我一直就想着她是否比本太子看中的素素身段要迷人。所以想娶回去看看。要不本太子住进云王府做什么啊!如今看来是不行了!”

    “哦?睿太子想要娶云浅月?”老皇帝怒意不知何时褪去,和蔼地看向南凌睿。

    “是呢!但是天圣的圣祖爷不是有祖训吗?本太子就算有此意也不敢冒然向天圣吾皇请旨。更何况那小丫头对我不喜,她如今心里只有容枫那小子,本太子住进云王府就想着怎么样才能让她喜欢上我,可惜这么些日子依然没让他喜欢上我,偏偏本太子还更喜欢她了。”南凌睿摇摇头,又叹息一声。

    “哦?”老皇帝挑眉,看着南凌睿,“朕听说睿太子还未曾立妃?你想娶云浅月是要立她为太子妃?”

    “不是!”南凌睿摇头,很是果断。

    “哦?那是什么?”老皇帝又问。

    “太子侧妃!本太子的正妃之位是素素的。”南凌睿道。

    “醉香楼的素素?”老皇帝一怔。

    “是!就是醉香楼的素素。谁也不能动摇素素在本太子心中的地位。”南凌睿提起素素,立即换做了一副痴迷的模样。

    “哈哈哈……”老皇帝忽然大笑起来,笑罢,看着南凌睿道:“睿太子啊,怪不得那小丫头不喜欢你。和着你要娶她为太子侧妃?他连太子妃将来的皇后都不想做,还会想做你的太子侧妃?”

    “所以本太子才没向皇上求情啊!女人嘛!就不能惯着。本太子虽然喜欢她,但也没太喜欢她,她和素素比起来,怎么也不及我的素素的。与其将她救下来看着她嫁给别人,还不如让皇上将她杀了!”南凌睿也笑了。

    “哈哈……”老皇帝再次大笑,看着南凌睿道:“恐怕朕要让睿太子失望了!”

    “哦?皇上此话怎讲?”南凌睿看向老皇帝。

    “这小丫头口无遮拦,大逆不道,着实让朕恼火,但她所言所语也不无道理。更何况朕今日若是杀了她,景世子弃了荣王府去云王府当了她给云老王爷尽孝的话,那么朕可就失去了一直臂膀啊!朕可舍不得。”老皇帝笑了笑,对着监斩台上被绑好要行刑的侍卫大喝,“将云浅月放了吧!不必杀了!”

    “是!”那些侍卫连忙给云浅月解开刚系好的捆绳。

    “皇上,云浅月大逆不道,您怎么能将她放了?”孝亲王得意的老脸一僵,立即惊呼出声。

    “冷王兄,早先侮辱云王府是污秽之地,牵累贞婧皇后和历代皇后,朕也未曾责怪于你。小丫头刚刚的言论虽然令朕气愤,但也的确是事实,朕若是真杀了她,岂不是真成了昏君了?”老皇帝看向孝亲王。

    孝亲王立即住了口。心中暗恨,便宜云浅月了!

    夜轻染心底松了一口气,看向容景,见容景依然脸色淡淡,不以为意,他撇撇嘴,想着他出外历练七年,还是不及这只狐狸镇定。他暗自懊恼,想着他若不是情急之下气怒指控了他,让他说出那一番话来的话,这弱美人自己难道就真不开口?当真看着皇伯伯杀了小丫头?可惜偏偏他当时太急,做了他的桥架,不过小丫头没事就好,他也就懒得计较了。经此一番,他终于明白皇伯伯果然深不可测,大变之下,他即便再嚣张,也是能力有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底不禁有些暗沉。这就是皇权!

    “看来本太子还是要继续努力了,既然她死不了,我还是想办法将她娶了吧!”南凌睿很会顺应形式。

    “哈哈,睿太子若是能征得这小丫头同意,朕就将她嫁给你也未尝不可。她在天圣没有一日不给朕捣乱,将她嫁去南梁的话朕也省得对她头疼了。”老皇帝又大笑道。刚才的乌云一扫而空,仿佛从来没出现过雷霆震怒,话落,对夜轻染道:“小魔王,朕不杀小丫头,这回你该满意了吧?”

    “皇伯伯英明!”夜轻染笑了笑。

    “哼,夜轻染,我告诉你,即便天圣吾皇不杀云浅月,你也不能喜欢上她。否则本公主就阉了你。”叶倩立即对夜轻染警告。

    夜轻染俊脸一沉,刚要开口,只听老皇帝又哈哈大笑道:“这个小魔王,当真是有人治得住你了。好,朕同意叶公主的话,若是这小魔王敢喜欢上小丫头,你就阉了他。不怕的,朕给你做主!”

    “多谢皇上!”叶倩立即松开夜轻染,笑颜如花地谢恩。

    夜轻染脸色发寒,看向南凌睿。

    南凌睿轻摇折扇,似笑非笑地道:“看来今日不是一喜,而是两喜了?夜太子求娶丞相府秦小姐,染小王爷被南疆招为驸马。本太子难道要准备两份贺礼了?”

    叶倩直起身的动作一僵,不过一瞬,就笑看着南凌睿,笑道:“等你娶得到云浅月的时候,我和夜轻染也会给你准备一份大礼的!”

    “那本太子就承叶公主吉言了!”南凌睿风流一笑,看向监斩台上被松开绑的云浅月,忽然足尖轻点,向监斩台飘去,声音传来,“这小丫头从被皇上押住后就一声不吭,大约是吓坏了,本太子可怕这小丫头晕过去,就去接她一下。让她感动一下,没准她就用意嫁我为太子侧妃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监斩台。

    老皇帝和众人都向监斩台看去,只见南凌睿到监斩台之后就见云浅月松开绑虚弱地向地上倒去,正被他抱了个满怀。

    老皇帝笑着开口,“难道这小丫头还当真吓住了不成?朕还以为她当真天不怕地不怕呢!”

    “皇伯伯,您可是要杀她的头,她能不怕吗?”夜轻染提醒老皇帝。

    “这个小丫头胡言乱语,什么都敢说。居然还敢说朕是昏君,简直岂有此理!”老皇帝此时虽然骂着,但面上却是笑着,对跪在地上的云王爷摆摆手,“云王兄起来吧!朕不过是吓吓那小丫头而已。让她知道有个怕的,否则当真无法无天了!”

    云王爷老脸本来死灰一片,以为今日云浅月必死无疑,他能清楚地感觉到皇上刚刚的杀气,没想到因为景世子和睿太子一番话便峰回路转,他至今依然如置梦中,听到老皇帝的话才惊醒,大舒了一口气,颤着音道:“皇上,您可吓死老臣了……”

    “让云王兄受惊了,是朕之过。”老皇帝笑着安抚,对身后一摆手,“来人,将云王兄扶起来!”

    “是,皇上!”老皇帝身后立即走出二人去搀扶云王爷。

    “老臣年岁大了,不禁吓了。”云王爷由两个小太监搀扶着起身,叹道。

    “唉,云王兄若是年纪大了,那云老王爷岂不是更年纪大了?老王爷英雄一生,这话大约是不爱听的。”老皇帝呵呵一笑,“朕觉得这小丫头太过顽皮了,若是再不杀杀她的性子,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再这样下去,朕和她姑姑也是忧心。不想吓到了云王兄,还请云王兄莫怪。”

    “浅月这丫头的确是该受些教训!皇上教训得是!”云王爷垂首。

    老皇帝笑着点点头,移开视线看向监斩台,见南凌睿正在云浅月脸上轻拍,他笑着扬声道:“睿太子,小丫头当真昏过去了?她可还没答应嫁与你,俗话说男女授受不亲,你是不是该将她先带回来再说。”

    “好!”南凌睿应声,抱着云浅月飞身而起,向监斩席而来。他的轻功高绝,抱着一个人也是身法轻盈潇洒,转眼间飘然落在了老皇帝面前。

    “睿太子好轻功!”老皇帝大赞了一声。

    “本太子的轻功可是下了一番狠功夫的,可惜不及景世子!”南凌睿道。

    “哈哈,景世子是我天圣第一奇才。睿太子若是比得过景世子,那么这天圣第一奇才的桂冠该易主了!”老皇帝大笑了一声,看向南凌睿怀里的云浅月,见她无声无息躺在南凌睿怀里,皱眉道:“月丫头!醒醒,朕不杀你了!”

    云浅月一动不动。

    “可怜见的,她当真吓昏过去了,我拍了她半天都没醒!”南凌睿怜悯地看着怀里昏迷的云浅月,无限怜惜地道。

    “景世子,劳烦你给小丫头看看!”老皇帝转向容景和气吩咐。

    容景点点头,抬步走向云浅月,夜轻染忽然拦在他面前,冷哼一声,“不用你这个弱美人假好心,小丫头才不想用你看。我给她看!”

    话落,夜轻染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南凌睿面前,伸手把上了云浅月的脉搏。

    容景停住脚步,对夜轻染的动作似乎不以为意。

    “的确是吓昏过去了,不过我能很快就让她醒来!”夜轻染看向老皇帝,“皇伯伯,要不就让她昏一会儿,她醒来估计也不想见您。看您将她给吓得。”

    “原来这小丫头就这么大一点儿的胆子居然就敢无法无天,果然是被宠坏了!无碍的,你将她弄醒!”老皇帝吩咐。

    夜轻染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在云浅月人中上轻轻一点,口中道:“小丫头,你快醒来,皇伯伯说不杀你了。”

    云浅月似乎活过来一般发出一声细小的声音,在夜轻染话落,幽幽睁开眼睛。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

    “小丫头,朕不杀你了!这次就让你长长记性,下不为例!”老皇帝看着云浅月,声音浑厚威严,不怒自威。

    云浅月扁扁嘴,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老皇帝一愣。

    “皇上姑父欺负我……我要去皇宫里告诉姑姑,要去九泉之下告诉姑奶奶,要去告诉贞婧太太姑奶奶,要去告诉始祖太太姑父……”云浅月跳出南凌睿的怀里,泪如雨下地对老皇帝指控。

    老皇帝本来板着的脸听到云浅月的话有些哭笑不得,见云浅月眼泪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若不喝止就会泛滥成灾的趋势,他喝道:“闭嘴,再若是哭一声,朕当真就让你去九泉之下告状了!”

    云浅月哭声戛然而止,眼泪虽然流的冲,但却一丝声音也没了。

    “朕今日就给你一个教训!若不是怕你死了景世子当真弃了荣王府去云王府代替你给你爷爷尽孝的话,朕今日就杀了你这个无法无天大逆不道的小丫头。”老皇帝道。

    云浅月闻言看向容景,见他面色淡淡,她扁扁嘴,哼道:“关他什么事儿啊?”

    “你个浑丫头!果然不懂,只知道一味胡闹。你爷爷当年用一颗圣药救了景世子,朕若杀了你他就会去云王府报恩,代替你去给云老王爷尽孝。朕看在景世子的面子上,就饶了你。朕可舍不得能抵十万雄兵的景世子从此变成了你这个无法无天的蠢丫头!”老皇帝好心地给云浅月解释。

    云浅月眨眨眼睛,认真地看着容景,忽然一乐,对老皇帝道:“居然有这样的好事儿?那您还是杀了我吧!”

    “哈哈……你这丫头!刚刚不是还昏过去了吗?这回倒不怕死了?”老皇帝笑问。

    “我才不是被吓晕过去的,而是自动晕过去的,晕过去你砍头的时候我就不知道了,不知道就不疼了,怕什么?死就死呗,十八年后又是一条英雄好汉。我若死了,能让皇上姑父废除这已经不符合当下时局的祖训,也算是死得其所。”云浅月用袖子抹抹脸上的眼泪,一番话说得豪气干云。

    “哦?看来朕没吓住你?”老皇帝笑问。

    云浅月嘴角扯了扯,眼神躲闪了一下,声音忽然小了一些,“有一点吓住了!”

    “就一点儿?”老皇帝又问。

    “嗯……一大点吧!”云浅月垂下头,声音更小了。

    “呵,你承认就好!否则朕不介意真再让你长一回教训。”老皇帝看到云浅月耷拉下的小脑袋,见她松口,总算满意地笑了。再不理会于她,将目光看向夜天倾,收了笑意询问,“天倾,你当真喜欢丞相府秦小姐?想要娶她为太子妃?”

    云浅月心里冷笑一声,老皇帝这是在给夜天倾最后一次机会吗?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此时反悔的话,岂不是推翻了他对秦玉凝一番深情不悔的言论?也放弃了群臣拥护?他已经被架在悬梁上了,即便老皇帝给他一个机会,他也下不来了。更何况夜天倾怎么会反悔不抓住这次机会?而且秦玉凝的才华和第一才女的名声是他保住太子之位的筹码。夜天倾是一个懂得自己要的是什么的人。

    果然,夜天倾恭敬且诚挚地回道:“回父皇,儿臣当真喜欢玉凝。想要娶她为太子妃,求父皇成全。”

    “不,太子殿下……”秦玉凝似乎被刚刚的一番惊变吓坏了,此时才惊醒,要再次睁开夜天倾,虚弱地反驳。

    “乖,别说话!”夜天倾低头柔声哄着,眼睛却含着警告。

    秦玉凝身子一颤,立即住了口。

    “好!既然如此,朕就答应你!”老皇帝终于点头。

    夜天倾面色一喜,“多谢父皇!”

    “先别急着谢恩!朕有话要说!”老皇帝摆摆手。

    夜天倾喜色一僵,紧张地看着老皇帝。

    老皇帝不再看他,目光扫了一眼从刚刚请旨一直跪在地上的几十名大臣,须臾,威严开口:“朕听纳众卿谏言,从今日起废除圣祖爷只准云王府女子入宫为后的祖训。”

    “皇上圣明!万岁!万岁!万万岁!”监斩席顿时响起一片高呼声。

    云浅月心底长长舒了一口气,这一番波折,险些丢了小命,总算除去这个麻烦身份了!也算是不百忙一场。她看容景,容景也正看她,淡淡的眸底隐藏着一抹浓浓暖意,她冷哼一声,撇开脸。她不会忘记她居然不惜断骨而救秦玉凝。着实可恨。

    容景收回视线,似乎苦笑了一下。

    夜轻染见云浅月对容景冷脸,他顿时笑开,笑意刚绽开,叶倩在他耳边提醒,“即便废除了祖训云浅月不进宫为后了又如何?她也不喜欢你。你就乖乖等着做本公主的驸马吧!”

    夜轻染笑意的脸染上怒意,低叱道:“叶倩,你还有完没完?你是不是真以为本小王没法子治了你,一再容得你胡作非为?”

    叶倩见夜轻染似乎真要怒了,对他眨眨眼睛,聪明地不再开口。

    夜轻染见叶倩避开,一团怒意生生憋住,他本来想发作,如今她识趣,他倒是发作不得了。只心中气闷,自己哪辈子倒霉沾染上了这个女人!他看向南凌睿,见南凌睿折扇轻摇,正对他笑得风流无比,他脸色一时间极为难看。

    “月丫头,这回你满意了?”老皇帝看向云浅月,对她笑问。

    “皇上姑父英明,您如此英明神武,定被后人传诵,誉为千古明君!”云浅月不吝啬好话,若是可以,她会大箩筐地奉送给老皇帝,反正好话谁都爱听,还不要钱。

    “哈哈,你这个小丫头,不用给朕戴高帽子!朕不吃你这一套。”老皇帝话虽然如此说,但老眼眉宇间愉悦神情还是显而易见。

    云浅月嘻嘻一笑,对老皇帝俏皮地吐吐舌头,不再言语。

    老皇帝不再看云浅月,目光落在夜天倾怀中的秦玉凝身上,面含威仪,缓缓开口:“丞相府秦小姐玉凝,温良谦恭,娴熟温婉,知书达理,太子心喜,朕也甚为喜欢。今特予赐婚于太子夜天倾为太子妃。钦此!”

    “儿臣谢父皇赐婚!”夜天倾连忙谢恩。话落,又对怀中的秦玉凝柔声道:“玉凝,快谢恩!”话落,他松开手,将秦玉凝放在地上。

    秦玉凝跪在地上,身子虚软几欲支持不住,她张了张口,却是一个字也没发出声。

    云浅月想着什么叫做天堂和地狱一线之隔,大概就是如今秦玉凝这般。先是被容景不顾断骨之痛倾力救了她的命,被心仪之人施救,那心境岂是天堂可以形容?而转眼间就被夜天倾求婚,被老皇帝赐婚给夜天倾,成了太子妃,虽然将这个多少人梦想的太子妃尊贵之位比喻成地狱也许有人会去撞墙,但对于秦玉凝心仪容景却嫁给了夜天倾而言,无疑是地狱。她看着秦玉凝颤抖虚弱不堪承受的娇弱模样,心中无半丝多余感情,有些人的路是自己走的。若不是武状元大会后第二日去上书房之时她和夜天倾狼狈为奸被容景和她看到,容景也不会下了一记狠手,用“秦小姐大才,堪当国母。”这一句话就断了她的路。

    “玉凝,快谢恩!”夜轻染见秦玉凝半天没开口,皱眉催促。

    秦玉凝嘴角张了张,依然没发出声。

    “秦小姐,难道你不同意?不想嫁给朕的太子?”老皇帝看着秦玉凝,将她一切表情看尽眼底,眸光扫了容景一眼,见容景一如既往,面色淡淡,和刚刚云浅月被他绑下去要砍头时候别无二样,他笑道:“难道你喜欢的是景世子?

    ”

    夜天倾心中一紧,急急开口,“父皇!”

    “天倾,你先住口!朕在和秦小姐说话!”老皇帝摆手喝止夜天倾,目光始终不离秦玉凝的脸,见她听到容景的名字身子明显地颤了颤,他面含微笑地盯着她,“只要你说你喜欢景世子,想要嫁给景世子,朕便收回刚刚的赐婚,如何?”

    老皇帝话落,监斩席静得连半丝风丝也不闻。谁也没有想到皇上金口玉言圣旨已下之后会说出这样一句出尔反尔的话,除了容景外,人人面上神色各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秦玉凝。

    秦玉凝本来低垂着的头忽然抬起,不敢置信地看向老皇帝。

    夜天倾袖中的拳头攥了攥,不敢再开口,而是转头看向秦玉凝。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暗暗猜想着老皇帝如今是何心思。都说皇上金口玉言,但老皇帝显然不是个会金口玉言说出的话不会收回的人。从她早先要杀她又放她就可以窥见一斑。若是早先她还对老皇帝存有三分不屑的心思,此时便已经烟消云散。今日这一番连环变故,让她终于明白云王爷为何会对老皇帝如此忌惮了。帝王做到他这般心思莫测,面对面也猜不出他的心思来,让她本来因为废除了那条祖训而雀跃的心思忽然被冷冻了一般,她想着她可能高兴的太早了,老皇帝即便废除祖训,打在她身上的主意大约还是不会少的。她看向容景,只见容景一如既往,仿佛天之远,云之淡,他的表情在特定的场合都是这般疏离淡薄,令人同样看不出心底的情绪。

    云浅月想着若是这天圣还有谁能和老皇帝莫测心思一较高下的话,大约也就是容景了!她收回视线,也看向秦玉凝,不知道这女人如何选择,她很好奇。

    这一刻比刚刚云浅月挑衅老皇帝的权威时被他雷霆大怒推下去要斩了还要刺激人的心脏。所有人连大气也不敢出,都等着秦玉凝回话。

    “回皇上,小女子从未想过做太子妃,所以一时才接受不了,皇上恕罪……”秦玉凝只是抬头看了老皇帝一眼,立即垂下头,惶恐地开口。

    “哦?你从未想过做太子妃?”老皇帝挑眉。

    “是!”秦玉凝垂首。

    “那如今呢?”老皇帝又问。

    “如今小女子知道太子殿下对我情深意重,小女子感谢太子殿下厚爱,无以为报,愿意嫁给太子殿下!”秦玉凝声音不再颤抖,此时很是平静。

    云浅月眨了眨眼睛,想着秦玉凝果然是聪明人,她以往也是小看她了。若是她但分愚蠢一些,说喜欢容景,非容景不嫁的话,那么此时这监斩台上绑的就是她了。老皇帝怎么可能当着文武百官和南凌睿叶倩的面打他自己和夜天倾的脸?秦玉凝若是敢说不喜夜天倾,今日必死无疑。

    “那景世子呢?朕还以为秦小姐喜欢的人是景世子!”老皇帝又问。

    “景世子云端高阳,受天下百姓推崇爱戴。小女子只是对景世子钦佩而已。万万不敢生出旖旎心思。”秦玉凝摇摇头,低声道。

    “原来是这样!”老皇帝哈哈一笑,看向容景,极其和蔼地问道:“景世子,你不惜断骨而救秦小姐。朕想再确认一遍,你是否对秦小姐心甚喜之?若是你喜欢秦小姐的话,朕……”

    “皇上多虑了!今日换做是谁,我都会救的。”容景淡淡一笑,截住老皇帝的话。

    “好!不愧是景世子!”老皇帝龙颜大悦,看向一旁呆怔的秦丞相,“秦爱卿,朕想起还没询问你的意见。你意下如何?”

    “皇上万岁!太子厚爱小女,是小女之福。老臣谢皇上赐婚!”秦丞相惊醒,伏地跪拜。

    “好!”老皇帝极为满意,转头立即对秦玉凝改了亲和的称呼,“秦丫头,谢恩吧!能有你这样的儿媳,朕心甚慰!”

    “玉凝谢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秦玉凝叩头。

    “天倾,这回你可满意了?”老皇帝看向夜天倾,笑问。

    “儿臣多谢父皇。”夜天倾见秦玉凝乖巧,沉着的脸阴云转晴,也再次叩头。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众人再次高呼,齐声贺喜。

    “众位爱卿都起来吧!”老皇帝摆摆手,看了一眼天色,又扫了一眼监斩台上那百多名死尸尸首,对叶倩道:“叶公主,劳烦你上前给秦丫头把脉,她虽然如今是朕的儿媳了,但是也不能袒护,若她的血能用。就请叶公主尽快施咒,追查出凶手,以令朕心安。”

    云浅月心思一动,难得经过这连番变故老皇帝还能想起今日的目的。她看向秦玉凝,想着她猜测果然不错。老皇帝若是早先还袒护秦玉凝的话,那么此时就与早先不可同日而语了。

    ------题外话------

    有票票的亲们别留着啦,听到我虚弱滴召唤没呀?老公在海上,昨天情人节一个人在码字中渡过,好哀怨……○○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kikilovejie(10钻20花500打赏)、染心夜(16钻214花)、吕奶奶(10钻10花)、boa琪琪86921(100花1钻)、una粥粥(5钻20花)、raphaellion(2钻10花200打赏)、changalexa(888打赏)、情景喜剧(1钻)wlqhn(188打赏)、an593594(13花)、mmt12(1钻)、681200(100打赏)、nneedd(100打赏)、529293012(5花)、纪安晓(5花)、arielh256(188打赏)、风韵三十(3花)、许小姐(1钻)、18677576971(5花)、阿婆的小木屋(5花)、956947575(5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四章 特予赐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四章 特予赐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