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喜欢不够

    云浅月羞愤地瞪了容景一眼,当没听到他的话。

    “美人如花,宿醉初醒,羞涩云霞,软如轻纱。”容景伸手勾起云浅月一抹青丝,轻浅而笑,语调轻轻柔柔,如轻风似细雨。

    云浅月感觉她连脚趾尖都是红的了,伸手打开他的手,恼道:“看起来谦谦君子,衣冠楚楚,原来是调戏良家女子的斯文败类!”

    容景低低一笑,声音极是悦耳。云浅月感念男人天生下来就是**高手。连容景这个看起来疏离冷淡温润如玉的公子都有这般让人大开眼界的时候。她真不知道拿什么来拯救她这颗此时被火在煎烧的心。红着脸白了容景一眼,忽然伸开脚对他踹了一脚,叱道:“赶紧躲开,我要回府!”

    “回府?”容景收起笑意。

    “自然要回府!”云浅月想着在这里再待下去的话她怕她就会被煮熟了。

    “不用回府了,一会儿用过午膳后我送你出城。”容景起身站起来。

    “不用你送!我自己会去。”云浅月想着据她爷爷说每年都是她自己登上云雾山的,那么今年自然也不能例外了。

    “我不是要和你去云雾山,而是要出城接七皇子,顺便将你捎带送出城去。”容景站在床前看着云浅月,提到七皇子面色平静,看不出丝毫异样。

    “嗯?”云浅月一愣,讶异地问:“七皇子?哪个七皇子?”

    “北疆的七皇子。”容景温声道。

    “就是那个因为母妃获罪被牵连派遣去了北疆,后来在北疆屡立军功,老皇帝下诏让他回京他却屡次推脱不回的七皇子?”云浅月低头寻思了一下,恍然想起她似乎是在一本天圣札记上看到过关于七皇子的事迹,偏头询问。

    “嗯!”容景点头。

    “那你接七皇子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接你的人,我自己走我的路。”云浅月感觉提起七皇子她心中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她敏感地想着难道给她送信的人是七皇子。因为那信中说“不日将回京”,而七皇子今日就回来了,会不会是他?不管是不是,早晚都会知道,她不在意地抛诸脑外,不买容景的账,“我干嘛要和你一起走?不要!”

    “从那日你我遭到遇刺之后,如今四门排查严谨,出入行人一律登记。云王妃被埋葬在云雾山的事情极少有人知晓,大部分人都以为是埋入云王府的陵墓的,你每年去云雾山也是极为隐秘。而今若你大模大样出城,必定会被人跟踪打扰。如今虽然废除祖训,但是对你的关注可是一点儿也不会少,你确定你不和我一起出城?”

    云浅月皱眉,随即又摇摇头道:“那怕什么?我如今武功恢复了!而且比以前还要高,飞跃城墙不成问题!”

    “你武功恢复了?”容景挑眉,眸光闪过一丝什么。

    “自然!”云浅月点头得意地道,“你不知道吧?昨日我就是飞跃了你的紫竹林进来的!”

    “青天白日城墙上重兵把守,你觉得你能不被发现安然飞跃出城?或者是说你根本就不急,要等晚上才出城?晚上你轻功高绝的话,的确很难被发现。”容景道。

    云浅月面上得意散去,恼怒地瞪着容景,“你非要和我作对是不是?”

    “你坐在我的车里,出了城外自行离开,云雾山那么高,我如今没有武功,胳膊也在受伤,就算想跟你去也去不了。如何?”容景声音忽然放柔,商量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想着她还有选择吗?不太情愿地点点头,“嗯!”

    “有时候真觉得你真像个孩子!”容景轻轻一叹,转身向门外走去。

    怎么不说他像个孩子,专门以欺负她让她吃噶为他的乐趣?云浅月咕哝了一声,下了床,弯身床上鞋子。只听容景站在门口吩咐,“药老,将午膳做好就端来吧!”

    云浅月手一顿,果然见太阳已经在天空的正中,的确时间不早了。

    “是,世子!”药老声音远远传来。

    “青泉,备车!一会儿你随我出城迎接七皇子!”容景又对青泉吩咐。

    “是,世子!”青泉声音听起来极为欢喜,高高兴兴地去了。

    “青裳,你去云王府一趟,将浅月小姐要给王妃烧忌的东西拿来,一会儿她直接从荣王府启程了。就不用回云王府了。”容景又道。

    “是!”青裳应声。

    云浅月没有反对,想着有这么一个家伙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不用她操神似乎很好。

    “对了,再将浅月小姐穿戴所用的东西收拾过来。她未来一段日子会在荣王府客居。”容景又吩咐。

    “是!”青裳又应了一声。

    云浅月正想着容景的好处,忽然听到这么一句话,她猛地抬头对外喊了一声,“等等!”,然后转头看向容景,“我什么时候说要在荣王府客居了?我有家不住住你这里干嘛?”

    容景对青裳摆摆手,青裳立即意会地走了下去。他回身看着云浅月,目光在她脸上流连了一圈,又定在她脖颈上看了片刻,温声道:“你去照照镜子就明白了。”

    云浅月被容景看得心里发毛,抬步走到镜子前站定看去,脸色顿时一黑到底。但即便她脸色再黑,镜子里映出的容颜依然是红粉嫣然,朱唇莹润,如二月春桃,好不娇美,如雪的脖颈布满了细细密密的红粉痕迹,即便这件衣服的衣领略高也遮掩不住。

    “你觉得你这个样子还能回云王府吗?”容景来到云浅月身后。

    “容景,你到底想做什么?不想我见人了是不是?”云浅月回身瞪着容景,见他仪容整齐,温润如玉,除了眉眼间有隐隐春意与往日不同外,再看不出任何不同,她恼怒地道:“怎么不将这些痕迹弄你身上去?”

    “我是情不自禁!”容景低头看着云浅月气怒的小脸,无辜地道:“我其实很想弄些痕迹在自己身上,可是你睡得太沉,一动不动,不对我做什么,我也无法。要不为了还回来,你现在就对我做些什么?”

    “做你个春秋大梦去吧!”云浅月推了他一把,回身继续看着镜子,暗自生气。这副样子她真没办法走出去。出了门任何一个傻子都能看到她被人做了什么。

    “所以我说让你住在荣王府。正好我的手臂受伤,你也要帮我养伤。你如今胳膊的伤势是好了大半,如何能不理会我的伤?我至今胳膊还不能提力呢!”容景低声道。

    “你胳膊不能提力?鬼才信!我看你动得不是很好吗?还能对我又搂又抱!”云浅月冷哼一声。

    “那是我都用一个胳膊抱你,受伤的胳膊都没敢动的。”容景再次露出无辜之色。

    “就算我住在你这里,那你给我看看,我今日怎么出门?”云浅月指指自己的脖子,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男人都爱在女人身上留下些痕迹?况且在她昏迷的时候他到底……到底都吻了她哪里?没告诉他的情不自禁让她满身都是这种印记。身上的都能遮住,可是脖子上怎么遮住?

    “盖上面纱吧!”容景给出建议,低声道:“况且你随我一起出府,坐在马车里也不会见人,等出了城外你去云雾山,云雾山云雾缭绕,对面都难以见人。一般人也不会去云雾山,就算遇到人也看不怕。如何?”

    云浅月想着只能如此了!她点点头,有些抑郁地道:“面纱要长一些!”

    “那是自然!”容景笑着点头。

    “以后再不准对我这样!”云浅月又强调。觉得她必须打住这个男人的坏毛病。

    “不能对你哪样?你是说我不能吻你抱你还是不能留下痕迹?”容景声音忽然低了一分,伸手环住云浅月的身子,不等她开口,径自道:“恐怕办不到。”

    “办不到就给我滚开!我饿着呢!”云浅月伸手去推他。

    容景见药老已经端了东西进来,顺势放开手。

    药老一进门就看到转过身的云浅月,本来愁苦的老脸顿时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对她打招呼,“浅月小姐,您醒了!小老儿本来不同意,是世子非要给你解灵丹让您快些醒来……”

    云浅月本来恢复常色的脸又染上红色,勉强对笑呵呵的老人笑了一下,“那多谢药老的解灵丹了!”

    “不谢,不谢,只要浅月小姐和世子好好的,小老儿就心满意足了!”药老将菜放下,难得话多地道:“小老儿跟随在世子身边十多年,世子受寒毒困扰,每晚都不得好眠,小老儿想尽办法研制出了嗜睡散,嗜睡散开始还管用,但是后来随着世子身上的寒气加重,嗜睡散失去了效用,后来小老儿又研制出了子夜散,常人服了子夜散要昏睡个七八日,但是放在世子身上加上暖玉床也才只能睡个半夜……”

    云浅月看向容景,想起当初在灵台寺地下佛堂给他倾尽功力解毒时他心脉处的寒气堆积如山,那样的寒气岂能是寻常人能承受的?十年寒苦,日夜不得好眠,这是何等让人难以承受之重,她本来有些恼意顿时散去。

    容景对她笑笑,不以为意,低声道:“都过去了!”

    云浅月沉默不语。

    “要不是青泉调皮,在嗜睡散里放了一半子夜散,浅月小姐也用不上解灵丹的。”药老避重就轻地又说了一句话,转身走了出去。

    “原来这药是你自己用的,还骗我说是药老用的。”云浅嗔了容景一眼,压制住心中为他心疼,问道:“你现在还在用?”

    “习惯了,一时间改不了。若说是我用的你岂不是要心疼了?我如何舍得让你为我心疼!”容景摇摇头,说谎不打草稿,反正昨日特意给她下药的事情也无人拆穿。也不吝惜奉送哄人的话。他笑着将云浅月又抱住,声音极低极轻地贴在她耳边道:“若是你每晚都宿在我这里的话,我就不用这个东西的,有你在,我会睡得很安稳。”

    “你的色心安稳吧?”云浅月用胳膊肘子撞了他一下,但这回没太用力。皱眉道:“长期服用这种东西,不会伤身?”

    “自然伤身,是药三分毒。”容景摇摇头。

    “那以后就别用了!”云浅月道。

    “那你住在我这里!”容景趁机要求,他的目的就在此。

    云浅月皱眉,“男未婚,女未嫁,住在一起像什么话?难道你想外面传得风言风语不成?”

    “这个交给我,会有一个理由,保证无人会传言。如何?”容景询问。见云浅月不答话,他低声道:“其实我很想去云王府下聘礼,但是皇上定然不准……”

    “谁要嫁给你了!别做梦了!”云浅月想着她这个身体才十五,还没过生辰,未曾及笄。就要嫁人也太早了。她早先想嫁人那是怕老皇帝突然给她指出去,如今与早先不可同日而语了。自然不能这么早嫁人。

    “难道你还想嫁给容枫?”容景声音一沉,抱着云浅月身子的手一紧,“昨日你又向皇上请旨!是诚心要气我吗?”

    “谁叫你去救秦玉凝了?我就不能说说!”云浅月垂下头。

    “原来是醋了!”容景恍然,轻笑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以她和容景如今的关系,若是她看到他不惜断骨去接秦玉凝若是不吃醋的话是不是才不正常?她吃醋了,才说明这个人真的让她喜欢了。如今或许比喜欢更深一些,或许还没到让她深爱,不用言明,便已经让她觉得很重了。以至于她看到她身上被他施为的遍布吻痕也不会有多大恼意。

    “就住在这里吧!如何?”容景又问。

    “住在这里也行,但你要保证不能再对我这样!至少不能留下痕迹让我不能出去见人。”云浅月想着他如今有伤,又每日用嗜睡散才能睡眠的这个毛病必须改正。勉强答应道:“你要是能做到,我就答应你住一阵子。”

    “好!”容景立即答应,掩饰不住眉眼欢喜,低头在云浅月唇瓣轻啄了一下。

    “吃饭了!赶紧梳洗,吃完饭好启程!”云浅月看见容景欢喜的神色,也忍不住笑了一下,伸手推开他,去洗脸。

    容景看着云浅月走到清水盆前,看着她纤细的手腕掬起一捧水,看着她将水沾在脸上,豆蔻指尖上有水滴滴下,顺着白皙的指缝滑下,如水露,晶莹剔透,看着她洗罢脸后自然地拿起他的娟帕擦脸,然后自然地坐在镜子前对他喊,“过来给我梳头”,他本来不确定漂浮因为那个人回京而方寸大乱的心忽然很安定。

    这一生,若是还有一样是他必须倾尽全力守护的,不是荣王府百年基业,而是眼前他房间这个人儿。一个从十几年前第一次见面就躲着她,失忆了之后还躲着她,好不容易被她抓在了手中的人儿。

    而她从来不躲夜天逸……

    夜天逸比他幸运不知道多少……

    是不是也该他幸运一回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给我梳头啊!”云浅月见容景站着不动,对他催促。

    “嗯!”容景抬步走到云浅月身后,掬起她一头青丝,柔软的青丝在他手中如绢花,缠缠绕绕,婉转轻梳,不多时就绾成了云鬓。

    云浅月静静坐在镜子前,终于明白为何故人将绾发画眉,对镜梳妆誉为佳话。这一刻静静而坐,从镜中看着身后人做着本不该那一双手做的动作,任谁都会变得温柔似水。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容景,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如今喜欢你?”云浅月忽然道。

    容景手一颤,本来要插入发间的玉簪滑落,好好的一头云鬓散乱开来。

    “哎呀,你怎么不拿住簪子?又得重新梳!”云浅月埋怨。

    “你……刚刚说什么?”容景轻声询问,声音微哑,似乎还带着一丝颤音。

    “我说你笨蛋!听见了没?”云浅月从镜中瞪了他一眼,催促道:“快些!你看看都什么时辰了!我们这样磨蹭下去什么时候能出城!”

    容景不再询问,弯身捡起玉簪,又重新云浅月梳头。

    云浅月从镜中看着容景,又看了半响,见他除了刚才那一点异样外没多大波动,顿时不满意地问,“我说我喜欢你。你就这副表情?”

    容景手一顿,这回玉簪稳稳地插入发间,见她一头云鬓固定住,又将玉步摇插上,再给她发间放了两朵珠花,做完一切,他才深深地看了镜中人一眼,温声道:“还不够!”

    话落,他转身自己去梳洗。

    “还不够?那要怎样?”云浅月回身看着容景。他是在说她的喜欢不够?

    容景不答话。

    云浅月不再问,看着他寻思。有些人汲汲一生,也难以遇到一个喜欢的人。有些人即便遇到了喜欢的人,也许不会有结果,有些人天天将爱挂着嘴边,却是连爱都不知道是何物。有些人……

    她不是不认为世界上有比喜欢更深更深更深的那一种称之为爱的东西。但她不认为她会有。她的灵魂从小就是很冷情的,没有父母亲人,她也从来没有强求去寻找,如今有了爷爷父亲哥哥,她虽然觉得幸福但也不是没有不可。

    曾经她喜欢一个人,默默喜欢了二十年。后来那个人去了,她的日子照常过。

    如今喜欢上容景,已经让她觉得很重了,几欲承受不住,或许会比喜欢深一些,但也仅仅只能是深一些而已。

    “若是比喜欢深一些呢?够不?”云浅月又问。

    “不够!”容景擦脸的动作一顿,摇头。

    云浅月淡淡一笑,看着容景,认真地道:“我能给你的也就是这些。你若是说不要的话,那我也可以收回去。你再另外……”

    容景脸色微变,忽然顿住手,目光直直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顿时噤了声。她知道这样的话伤人,但她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未来有太多的变数,她不敢对他作出保证。比喜欢深一些已经超出了她的界限,若他还不能满足,要将她的灵魂尽数吞并归附拜倒给他的话,那么她做不到。

    不止是现在做不到,将来也做不到!她有着顽固且固执的执着!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比喜欢深一些,已经是最多了。”云浅月低下头,声音忽然轻若云烟,彻底撕开伪装的外衣,低声且清晰无比地道:“我以前信念占居首位,任何感情都要克制在信念之下。如今我已经在改变。就像昨日你救秦玉凝,我明明知道你救她很对,但偏偏忍不住醋了。这对我来说已经超越了我曾经给自己设定的界限。”

    她没有说,那一次任务是她全权调遣,明知道危险,依照那个人和她的情意,根本可以不必去,可是她还是让他去了。只要她说一句话,她想着他是一定听从不会去的。可是她什么也没有说。果然,那个人去了就没有再回来……

    后来她一个人喝两个人的茶……

    日子一样过……

    容景看着云浅月,并没有说话。这一刻的云浅月安静无比,浑身都透着冷情,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他似乎从她身上看到了克制、严谨、冷凝、理智到冷血。他能感受到她此时是忧伤的,但他用眼睛看不见那忧伤。若不是他站在她面前,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即便是她一样的衣装,一样的打扮,一样的脸,都不会将她当成那个大字不识,纨绔不化,头脑简单,不识礼数,无法无天,看起来没有任何教养白痴的云王府嫡出小姐云浅月。

    “我若是还想要再多,怎么办?”容景盯着云浅月的脸,不错过她脸上的神情。

    云浅月一愣,抬头看着容景。

    “嗯?若是我想要你比喜欢深一些的再多,怎么办?”容景又问。

    “有两种,第一,断;第二,要看你本事。”云浅月一字一句地道。

    容景忽然笑了,放下娟帕走过来,如玉的手轻轻揉了一下云浅月的脑袋,对她柔声道:“那我选第二,给我梳头!”

    云浅月坐着不动,冷冷道:“你真贪心!”

    他是想掏出她的心让她连灵魂都膜拜给他吗?不是贪心是什么?

    “就算是我贪心吧!你若是再做这个表情的话,一会儿出去人们都以为云王府的浅月小姐被人调换了呢!”容景将梳子塞进云浅月手里,又道:“乖,给我梳头,你不是着急吗?饭菜都凉了!”

    云浅月瞬间泄了一身冷气,看着手里的梳子,僵硬地道:“我不会梳头!”

    “早晚要会,今日就当学了!”容景道。

    “每日都谁给你梳头?”云浅月拿着梳子在手里打转。

    “每日都是我自己。如今我手伤了,给你梳头可以,自己却是抬不高梳不了。”容景道。

    云浅月只能拿起梳子,好话说在前头,道:“梳不好别怪我。”

    “嗯,不怪你!”容景点头。

    云浅月站起身,想着容景每日男子发髻的样子,依葫芦画瓢地给他梳了起来。想着今日他是要出城去接七皇子,自然不能将头梳得太差,所以很是认真仔细。发带和玉簪每一处都极为用心,真可谓是一丝不苟。

    容景坐在镜子前看着云浅月认真的脸,嘴角微微勾起。她能说出喜欢已经让他很意外了,比喜欢更深一些已经令他就目前来说很满意了,他想着若不是七皇子回京的话,他此时定然是心中欢喜的,可是七皇子如今回京了,有他在,比喜欢更深一些自然是不够的……

    许久,云浅月将容景的头发梳好,抬头问他,“你看看,这样行不?我只能梳这么好了!若是你不满意,我看到青裳回来了,让她给你梳吧!”

    “已经很好了!”容景笑着站起身,低头在云浅月唇瓣轻吻一下,柔声道:“以后每日练习,你会梳得更好的。”

    “美得你!”云浅月碎了容景一口,但头一次就能将古人的头梳得这么好且有人夸奖她还是很得意的。

    “世子,浅月小姐,奴婢将浅月小姐的衣物和日常所用都取来了。皇后娘娘绣的祈愿符和浅月小姐婢女绣的祈愿符也都取来了。”青裳站在门外,透过珠帘正看到容景吻云浅月的一幕,她连忙低下头,红着脸禀告。

    “拿进来吧!”容景笑着吩咐了一句。拉着云浅月坐在桌前,柔声道:“我们快些吃,吃完就启程!”

    “嗯!”云浅月点点头,觉得她脸皮已经被容景训练得越来越厚了。

    青裳将东西带进来,都放在了容景的床上,将两个绣袋放在东西的最上方。刚要退下去,只听容景吩咐,“去取一块面纱来。”

    云浅月脸一红,青裳先是一愣,然后看到云浅月脖颈上的吻痕恍然,连忙应了一声,走了下去。

    “将这碗鸡汤喝了!”容景将一碗鸡汤端到云浅月面前。

    “我如今不用补了!葵水没了!”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

    “嗯,我自然知道你葵水没了。”容景轻轻一笑,瞥了云浅月的身子一眼,“虽然你的葵水没了,但你的身子也该补一补,抱着都没几两肉。”

    云浅月脸一黑,想起她身上都是吻痕,连她葵水没了都知道,那他都看了她哪里?红着脸羞愤地叱了一句,“我的身子没几两肉,你的身子就有几两肉?”

    “所以我也要喝一碗的,我们一起喝。”容景又端过来一碗鸡汤放在自己面前。

    云浅月无语。

    容景唇瓣的笑意蔓开。

    接下来二人再不多言。

    用罢饭后,青裳也将青裳面纱取来,容景接过面纱,给云浅月盖在头上,面纱不大不小,正好遮住了云浅月的脸到脖颈以下。透过面纱,只隐隐约约看到她的脸,自然看不见脖颈的吻痕了。云浅月却能从面纱里清晰地看到事物,她照了一眼镜子,还算满意地点点头,“还好!”

    容景轻笑,“若是什么时候将这面纱换成红盖头就更好了!”

    云浅月没好气地道:“是不是将你的月牙白锦袍换成大红喜服就更更好了?”

    “嗯!”容景笑着点头。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转身去拿了皇后和彩莲等人绣的祈愿符,向门外走去。

    容景举步跟上云浅月。

    二人刚出门口,青泉抱着鸽子跑到容景面前,“世子,是弦歌哥哥的飞鸽传书!”

    “打开看看!”容景停住脚步。

    云浅月也跟着停住脚步,只见青泉手里的鸽子比一般鸽子体积小,通体白色,看到她看去的目光,那鸽子很是警醒地盯着她看,她想着古人都用飞鸽传信,比现代的通讯也慢不了多少,若不然为何京中发生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不出一日半日就天下皆知了?大概就是得益于这种飞鸽。

    青泉应了一声,立即将绑在鸽子腿上的信条取下打开。云浅月只看到一片空白,却听青泉道:“弦歌哥哥说他已经在百里外迎接到了七皇子,但七皇子说今日不回京,他要去看望一位故人,请世子不必迎接了。”

    云浅月想着容景大概用了特殊记号用来传递消息,若是有人将鸽子打下来看到是一片空白也不会泄露秘密。她偏头看容景,“这么说你不必出城了?那我自己走了!”

    “皇上圣旨岂能违抗?那我就去百里外接七皇子吧!”容景对云浅月一笑,柔声道:“正好将你一路送出百里,你便不用自己奔波走去了!”

    “你还怕皇上圣旨?是七皇子不用你接的,皇上若是知道又不怪你。你何时这么热情了?”云浅月怀疑地看着容景。

    “七皇子回京,皇上特意令我去接,便已经是隆重之事。我如何能怠慢?”容景挑眉,又道:“况且京城通往云雾山百里之地都是山路,极为难行,有我在你免于骑马颠簸之苦,何乐而不为?”

    “这么说我还是沾了七皇子的光了?”云浅月看着容景,见他含笑点头,她面纱下的眸光快速地闪过一丝异色,笑了笑道:“那就走吧!”

    话落,她抬步向院外走去。

    容景同时举步,步履依然是一如既往地轻缓优雅。

    二人出了紫竹苑。

    青泉愣了半响,连忙在那张白纸上划了两下,又将那纸条重新绑在了鸽子腿上,放开鸽子连忙追上容景和云浅月。

    飞鸽飞上天空,向百里外飞去。

    ------题外话------

    藏了许久,终于要将七皇子拉出来了,还有点儿舍不得(⊙_⊙)O(n_n)O

    推荐好友简红装《妾美不及妻》,即将完结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boa琪琪86921(101钻100鲜花100打赏)、吕奶奶(100钻)、kikilovejie(50钻1000打赏)、raphaellion(10钻)、girlfish(5钻)、305413(1钻188打赏1花)、咬口苹果真心复活(1钻2花)、743857339(1钻)、arielh256(1钻)、我还有你520(1钻)、尖叫色(1钻)、13602723826(1钻)、夜心罗(1钻)、yeshuci(1钻)、昕薇scorpio(1钻)、徐静1986(1钻)、15962944660(188打赏)、灰羊羊zyh(1钻)、hhj155(5花)、风韵三十(4花)、jmw123456(3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章 喜欢不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章 喜欢不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