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一起乞巧

    大雨下了半日一夜,第二日天色放晴,又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舒骺豞匫

    云浅月一直听着窗外雨打雷鸣的声音,脑中什么也不想,就那样静静躺在床上,直到大雨停了,她才睡了过去。这一睡就是一日一夜。

    彩莲赵妈妈等人早就得了她的吩咐,不敢喊醒她。浅月阁众人做活都蹑手蹑脚,不敢发出声音,期间浅月阁也无人来打扰,静寂无声。

    第三日,七月初七,是天圣皇朝一年一度的乞巧节。

    一大早上起来,云王府就开始热热闹闹,不停有动静和笑声传来。

    云浅月被吵醒,睁开眼睛,房中的景物熟悉且陌生,她愣了会儿神,才推开被子起身下了床。打开房门,彩莲、听雪、听雨还有浅月阁的几个小丫头人人都穿得衣着鲜艳,描眉扑粉,喜气洋洋,就连赵妈妈也换了新衣稍作打扮,她奇怪地看着她们,疑惑地问:“这是有什么喜事儿?让你们一个个这么高兴?”

    “小姐,您醒啦?”彩莲闻声连忙走过来,一脸欢喜地看着云浅月,“小姐又睡过头了,今日是乞巧节啊!这府中如今人人都在准备晚上乞巧呢!奴婢们也在准备呢!”

    “哦!”云浅月点点头,想着日子过得真快!

    “小姐,您睡了两日两夜,饿了吧?老奴这就去给您端早膳。”赵妈妈看着云浅月,见她点头,她连忙向厨房走去。

    “小姐,奴婢也正在给您准备今日乞巧用的东西呢!你喜欢用什么乞巧?”彩莲问。

    “都有什么?”云浅月将身子靠在门框上,懒洋洋地问。

    “有很多呢!烛台、香炉、瓜果、绣品、彩绸、绳结、香囊等等,都可以用来七巧的。”彩莲道。

    云浅月听到香囊两个字心思一动,想起她绣了半截的香囊,心中忽然有一股钝钝的感觉。她不答话,转身回了房间。

    彩莲一愣,连忙抬步跟进屋。

    进了房间后,云浅月一眼就看到放在软榻上的包裹,她走过去将包裹打开,只见在衣物的最上边放着那个绣了半截的香囊,她静静看着,眸光忽幻忽灭。

    “小姐?”彩莲疑惑地看着云浅月,目光落在打开的包裹上面的香囊上,顿时奇道:“这里居然还有绣了一半的香囊?”话落,她好奇地伸手拿起来,顿时惊异,“居然还是双面绣法的香囊!好新鲜!而且这手艺可真好,小姐,这是谁……”

    彩莲话语说到一半感觉不对,抬头看向云浅月,见云浅月抿着唇不知道想些什么,脸上的神情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如蒙了一层浓浓云雾,眉眼间有什么东西化不开。她顿时住了口,小心地喊,“小姐,您怎么了?”

    云浅月从香囊上移开视线,扯了扯嘴角,摇摇头,“没什么!”

    彩莲虽然知道云浅月定然有心事,但是小姐不说她如今也学得乖巧不再探究,看着香囊赞叹道:“这个香囊怎么才绣了一半?若是全部都绣出来就好了。这样的手艺别说咱们天圣京城,就是整个天下怕是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依奴婢看就算那钱篓子茵娘子的手艺也是不及的。”

    云浅月不说话,目光看向窗外,有些飘远。

    “这样的月牙白的丝锦似乎全天下只有景世子有呢!”彩莲来回翻看着香囊,“小姐,是不是景世子身边侍候的青裳姑娘给小姐收拾衣物时候拿错了?否则怎么这个半截的香囊在您包裹里?”

    云浅月依然不说话。

    彩莲敏感地觉得这个香囊大约是和小姐有关,她轻轻将香囊放下,看着云浅月的背影,再次询问,“小姐,您想好用什么乞巧了吗?今日景世子是否跟您一起乞巧?”

    “我今日不乞巧。你们去准备自己乞巧吧!”云浅月回身走到清水盆去净面。

    彩莲一愣,“小姐,今日可是天圣一年一度的乞巧节,天圣上下所有女子都是在这一日乞巧的。就连宫中的皇后娘娘和太妃娘娘等各宫的妃嫔娘娘们也是一样乞巧的。有的人祈求姻缘,有的人祈求庇佑圆满,有的人祈求平安万福,有的人祈求子孙富贵等等。您今年可就及笄了,如何能不乞巧呢?”

    “不想乞,况且我也没什么要祈求的。”云浅月道。

    彩莲看着云浅月,张了张口,半响才小声问:“您是不是和景世子闹矛盾了?”

    矛盾?云浅月将娟帕盖在脸上,想着要是真闹矛盾就好了。他们之间的问题不是简简单单一个矛盾就能解决的。本来消散的郁结之气再次涌上胸口,她摆摆手,“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我说了不乞巧,别再多话了!”

    彩莲立即住了嘴,转身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又道:“奴婢还要给您梳头呢!”

    “我自己梳!”云浅月盖着娟帕仰着脸站在水盆前道。

    彩莲讶异了片刻,点点头,走了出去。她虽然平时叽叽喳喳嘴碎一些,但是其实也是个心细的主,想着小姐的心事肯定与景世子有关。

    云浅月站了片刻,放下娟帕,转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镜中映出她清丽的容颜,这一张脸往日张扬明媚,今日却有些忧郁,她蹙了蹙眉,撇开脸不看镜子,伸手拿起梳子,轻轻拢着三尺青丝,脑中不受控制地想起这几日一直有那么一个人为他绾发,对镜梳妆,赏心悦目……

    手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动作,突然手中的梳子再也梳不动三尺青丝。

    “小姐,您先吃饭吧!头一会儿再梳。”赵妈妈端着饭菜进来,轻声道。

    云浅月不答话,看着镜子,过了半响,继续拿起梳子,按照容景每日给她绾的发髻,手下缠缠绕绕很快便将一头青丝梳好。插上玉簪和步摇,她起身站起来,走到桌前坐下,看着一桌子的菜品和汤品,无论是菜色还是式样上,怎么也不及在紫竹苑的手艺。她坐着不动,心底有些发沉。

    “小姐?怎么了?是不是老奴今日做得这些不对您的胃口?老奴想着您有两日未曾吃饭了,怕伤了胃口,就多做了些软胃口的食物,素淡了一些。您若是没胃口老奴再去做来。”赵妈妈看着云浅月坐着不动,试探地问。

    “不用,很好!”云浅月拿起筷子。

    赵妈妈见云浅月开始用膳,顿时放了心,转身退了出去。

    云浅月吃了几口,忽然腾地站起身,一把扔了手中的筷子,怒道:“还有完没完!别总是在我眼前晃悠行不行?”

    “小丫头,你别吓我,我可是好几日没见到你了,怎么成了在你眼前总晃悠了呢?”夜轻染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云浅月阴沉的脸笑道。

    云浅月一愣,有些懵地看着夜轻染,“你怎么来了?”

    “好几日没见你了,过来看看。”夜轻染踱步走了进来,珠帘在他身后摇摆晃动,发出清脆的响声,他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扬,来到云浅月面前挑眉看着她,“刚刚来就听到你发脾气!怎么大早上就这么大的火气?这是谁惹到你了?”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笑了一声,“没谁!”

    “没谁?”夜轻染怀疑地看着云浅月,哼道:“是不是那个弱美人欺负了你?”

    “没有!”云浅月坐下身,重新拿起筷子问,“你吃饭了吗?没吃的话一起吃!”

    “没吃!我刚从皇宫里回来,没回府,直接就上你这来了。”夜轻染摇摇头,不客气地坐下身,仔细地看了云浅月有些沉郁的脸色一眼,问道:“到底发生了何情?我可是从来还没见过你发脾气。你确定不是弱美人欺负了你?”

    “他在荣王府,哪里能欺负得了我?”云浅月白了夜轻染一眼,拿了一副碗筷放在他面前,问道:“叶倩呢?”

    “在我府中呢!”夜轻染拿起筷子,品味着刚刚他刚来到时云浅月发怒的话语,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便不再探究。

    “她伤势如何了?能下床了吗?”云浅月问。

    “何止能下床?都活蹦乱跳的了。南凌睿有一句话算是说对了,祸害遗千年,那女人就是一个祸害,命硬着呢!”夜轻染哼了一声,“大半夜就闹着要乞巧,将我府中人都折腾了起来,如今估计还在府中折腾呢!”

    “万咒之王毁了,她醒来没伤心?”云浅月有些讶异。万咒之王爆破的那一刻她可是听到她凄厉的喊声。如今还闹着乞巧?

    夜轻染筷子一顿,哼道:“那女人心思深着呢!醒来只言片语不说万咒之王的事儿。皇伯伯去看她,她只说是自己咒术不精。我不是瞎子,可是清清楚楚看到万咒之王爆破前那一刻变成紫色的,明明就是紫草之毒。”

    云浅月心思一动,叶倩只言片语不谈万咒之王的事情,想必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她的万咒之王,她是施咒的当事人,当时的情形到底怎么发生的估计谁也没有她最清楚。当时在台上的就她,夜轻染,秦玉凝,夜天倾四人。都是身份非比寻常,这种事情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的话自然不能抛开来说。如今她昏迷几日,就算有证据也被大火烧没。叶倩什么都不说也无可厚非。

    “若是被我知道放毒的那个人是谁,我定然要他好看。”夜轻染脸色有些沉,抬头见云浅月没有丝毫讶异之色,不由讶异地问,“小丫头,难道你知道紫草?也看清了当时情形?”

    “我不知道,容景说的!他在台上当时看清楚了。”云浅月摇摇头。

    “果然是弱美人!”夜轻染愤了一句。

    云浅月不再开口,沉默地吃着饭。想着有些事情早晚总会浮出水面的。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见她较之往日有些不同,太过沉静,而且坐姿端正。和以往没骨头一般趴在桌子上相比怎么看怎么像个大家闺秀,他蹙了蹙眉,也未再说话。

    房间静下来,二人沉默地吃着饭。

    饭后,夜轻染向窗外看了一眼,窗外彩莲等人正在用乞巧之物布置院子,他对云浅月轻声问:“小丫头,今日你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没有!”云浅月摇摇头。

    “那我们一起去乞巧如何?”夜轻染问。

    云浅月一愣,看着夜轻染,想着男人也乞巧?

    夜轻染脸一红,有些不自然,声音也低了几分,“那个……我是想陪你一起乞巧。我们先去赛马,然后在城外的月亮河放灯。”

    “赛马?放灯?”云浅月偏头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点点头,“你说怎么样?”

    “这个……”云浅月看着夜轻染,“我今日没打算乞巧!”

    “你没打算乞巧?这天圣上下女子可都要在这一日乞巧的。男子也是跟着凑热闹的。”夜轻染看着云浅月,“你怎么不想乞巧?”

    “觉得也没多大意思,就没打算!”云浅月摇摇头。

    “怎么会没意思呢?乞巧节可是堪比上元节的。上元节是看花灯,今日可是看星缘灯的。各种各样的星缘灯,小丫头,你扎了星缘灯没有?”夜轻染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摇摇头,星缘灯是什么样的灯,她都不知道,别说扎了。

    “你每年是怎么乞巧的?怎么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夜轻染疑惑地看着云浅月,“难道你每年也都不乞巧?”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她如今没有记忆,也不知道每年怎样过的。

    “怎么可能?”夜轻染像是看外来人一样看着云浅月。

    “以前我喜欢夜天倾。他不陪我乞巧,我还乞巧什么?”云浅月想着这个最合理。

    “也是!”夜轻染点头,眼睛忽然有些亮,小声道:“我们先去赛马,然后再去扎星缘灯去月亮河放。你没扎过我教你,我的手艺可是很好的。今日这么热闹,你在府中闷着有什么意思?”

    云浅月舒散一下筋骨,想着从灵台寺回来之后一直闷着,活动一下也不错,遂有些动心,“那就去玩玩?”

    “当然要去玩玩!而且今日天色多好,我们就去西山赛马,西山也有湖水,我再给你烤鱼吃,怎么样?”夜轻染问。

    “好!”云浅月点头,话落又问,“那叶倩呢?也去吗?”

    “她不去!就我们两个人去!”夜轻染摇头。

    “扔下她不好吧!”云浅月总感觉这样不对劲。她和夜轻染去乞巧?男女一起乞巧可是代表着互许心意的,她和他又没有什么心意,她看着夜轻染,又有些犹豫。

    “怎么不好?那个女人太烦人。我看着她心情就不好,带着她还怎么玩得好?”夜轻染似乎看出云浅月神色,清亮的眸光微黯了一瞬,笑着道:“而且她才去了七分病还剩三分,怎么能去赛马?她在我府里和一帮子小丫头们玩的正欢,你放心,闷不着她的。”

    “可是……”云浅月依然犹豫。

    “可是什么?我还吃了你不成?不过是去玩玩而已。你个小丫头怎么这么犹犹豫豫磨磨唧唧?一点儿也不爽快。那日我回京在皇宫看到那个和我赛马得意飞扬的人哪里去了?如今这副样子像个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看着一点儿也不顺眼。”夜轻染腾地站起身,有些不高兴,“你若是不去拉倒,我自己去。”

    话落,他抬步向外走去。

    “等等,我又没说不去?”云浅月连忙喊住夜轻染。想着玩玩而已,何必太认真。乞巧节的寓意虽然是男女一起乞巧幸福,但是谁说朋友就不能结伴乞巧了?这样一想,她心底的顾虑被排除,决定去。

    “那就是去了?”夜轻染回身看着云浅月。

    “去!”云浅月点头。

    “这就对了!”夜轻染顿时一乐,伸手拉住云浅月,“我们现在就走吧!”

    “就这样?不用准备?”云浅月挑眉。

    “我早就准备好了!知道你一准同意,所以来时就将马匹都拴在门口了。你只要跟着我走就行。我们现在就出城。”夜轻染笑道。

    “原来是早有预谋!居然还给我整甩脸子的事儿!”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夜轻染。

    “我若是不给你甩脸子你还和我磨叽呢!”夜轻染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拉着云浅月向外走去,“带你去看看我送给你的马,虽然不及汗血宝马,但是比你自己的那匹马可是矫健多了。”

    “你送我马?”云浅月跟在夜轻染抬步向外走去。

    “嗯!前两日得了一匹好马,就想着你定是喜爱,今日就送与你。”夜轻染点头。

    “什么样的好马?”云浅月兴趣顿时浓了一些,跟着夜轻染的脚步也轻快了一分。她自己的那匹骤风被她爷爷给送在别院马场养着去了,如今若是再有了好马,她这回定要看好了不让那老头子给她弄没。

    “就在云王府门口拴着呢,等你见了就知道了。”夜轻染卖关子。

    云浅月笑笑,不再问。

    “小姐,您这是要和染小王爷去哪里?”彩莲见云浅月和夜轻染拉着手离开,小心地出声询问。在她心里总是认为景世子最好,小姐这样和别人的亲密被景世子知道太不好。

    “我和他去赛马,顺便乞巧。你们今日就随便活动吧!”云浅月头也不回。

    “小姐,您……您就这么和染小王爷去乞巧是不是……”彩莲一把拉住云浅月,低声紧张地提醒,“若是被……”

    “哪里那么多废话!”云浅月甩开彩莲的手,板着脸道:“别再多话了!否则你今日就在府中待着,哪里也不准去!”

    彩莲立即住了嘴。

    夜轻染回头瞥了彩莲一眼,漫不经心地道:“小丫头,你的贴身婢女不是据说半年一换吗?怎么这回这个还没换掉?碎嘴碎舌,唧唧咋咋,咋咋呼呼,我怎么看不出她哪里好让你舍不得换?”

    彩莲小脸一白。

    “你怎么也跟夜天煜似的,关心起我的婢女来了!”云浅月嗔了夜轻染一眼。

    “谁跟那个胆小鬼一样!”夜轻染哼了一声。

    云浅月笑笑,揭过了这茬后便不再说话。夜轻染也不再说话,二人很快出了浅月阁。

    云王府各处都早已经布置好了乞巧之物,彩绸、绳结、丝线、香囊等等,有的悬挂在枝头,有的悬挂在房檐,有的悬挂在凉亭,有的悬挂在假山。所过之处均被装饰的五彩缤纷,极为绚丽。

    云浅月看着那些挂得到处都是的乞巧之物有些无语,想着古代没有西方的圣诞节,和着乞巧节就是圣诞节了!

    云王府的仆从婢女看到夜轻染和云浅月拉着手一起出来,都惊讶得睁大眼睛。夜轻染大踏步走着,一副无知无觉的样子,云浅月这才想起被他拉着的手,连忙撤出来。夜轻染转头看了云浅月一眼,没说话。

    二人一路无话,来到云王府大门口。

    云浅月一眼就见到拴在大门口的两匹马,一匹通体油黑的高头大马正是夜轻染的坐骑,另一匹则是通体雪白的白马,皮毛锃亮,在太阳光下闪闪发光,一双马眼极其有神,她立即就喜欢上了这匹马,偏头问道:“你说的就是这匹白马?送给我的?”

    “嗯,怎么样?你喜欢不?”夜轻染笑着问。

    “喜欢!”云浅月上前一步,伸手去摸那匹马,那匹马偏头看着她,并没有躲开,她又将手去摸了摸它的头,那匹马用头蹭了蹭云浅月的手。她顿时笑逐颜开,转头对夜轻染道:“它喜欢我!”

    “嗯,看起来是喜欢你!当初我训了一日才将它驯服。”夜轻染看到云浅月纯真的笑颜,如突破云雾绽开的莲花,他心神一晃,点点头。

    “它有名字吗?”云浅月问。

    “踏雪!”夜轻染道。

    “踏雪啊!符合它这一身好皮毛。”云浅月来回摸着踏雪的皮毛,笑着点头。看到它身上的马鞍和配饰和夜轻染的那匹马一样,又问:“你那匹马叫什么名字?”

    “黑夜!”夜轻染道。

    云浅月点点头,看着两匹马,显然这两匹马一样高大,一个品种。一黑一白,像是天生的一对。她解开马缰,足尖轻轻一点,人已经端坐在了马上。对着夜轻染挑眉。

    “小丫头,你武功恢复了?”夜轻染讶异地问。

    “嗯!”云浅月点头。

    “那正好!我这回可不让着你了!”夜轻染解开马缰,足尖也轻轻一点,一个利落地翻身上马。对云浅月扬眉,“走?”

    “谁用你让着了?走!”云浅月也扬眉。

    二人话落,齐齐双腿一夹马腹,两匹骏马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

    云浅月虽然没了记忆,但此时也不比那日从皇宫回来一切迷蒙无知。她在容景的书房看那些书时特意将这天圣国土地图多看了一遍,尤其是天圣京城。西山她虽然没去过。也知道大致方向。所以,这回也不再顾忌,纵马疾驰,与夜轻染并列冲向西城门。

    七皇子府的烫金牌匾一晃而过,云浅月心思一动,猛地回头,看着坐落在云王府西侧隔壁的七皇子府有些不敢置信。她怎么也没想到七皇子府就在云王府隔壁,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回头问夜轻染,“七皇子府在云王府隔壁?”

    “是啊!”夜轻染打马不停,闻声点头,见云浅月一眼惊异,他奇怪地道:“小丫头,你不会不知道吧?七皇子府可是在好些年前就赐给七皇子了的。”

    “不知道,没注意!”云浅月摇头。

    “不对啊,当时皇伯伯给太子殿下、四皇子、七皇子等一众皇子赐府邸的时候当时你也在场的。太子殿下选了丞相府旁边,四皇子选了我王府旁边,七皇子选了云王府旁边。你当时还非闹着要太子殿下和七皇子换了。太子殿下死活不同意,你才作罢。”夜轻染勒住马缰,纵马疾驰说话必定不方便。

    “这样?”云浅月也勒住马缰,蹙眉,“什么时候的事儿?我不记得了!”

    “你记性真不好!”夜轻染想了一下,“十年前吧!”

    “十年前?”云浅月想着十年前看来发生了不少事儿,怎么每一件事情都发生在十年前呢!她对夜天倾喜欢似乎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伪装的。

    “嗯,就是十年前。”夜轻染肯定地道。

    “太久远了,我不记得也不奇怪!”云浅月想着夜轻染还不知道她失忆。她失忆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我就不明白了,当初你怎么就看上夜天倾的?难道就因为他是太子?你因为始祖爷的祖训要嫁给他,所以才追着他不放?”夜轻染看着云浅月,一副不得其解的神色。

    “看走眼了!”云浅月抛出几个字。

    夜轻染有些无语。

    “后来我吵着闹着要太子殿下和七皇子换府邸,七皇子当时有没有说什么?”云浅月想起夜天倾就厌恶,她想知道七皇子当初的态度,那时候她就认识七皇子了吗?

    “你当时那么难看,又哭又闹,简直就像个哭吧精,将太子哭闹得厌烦不已,七皇子嘛!当时似乎一句话也没说,不过我觉得估计也是厌烦的。那时候看着你那副样子我就想着这小丫头太烦人。”夜轻染想了想,似乎不堪回首。

    云浅月嘴角扯了一下,“我当时有那么烦人吗?”

    “怎么没有?”夜轻染白了云浅月一眼,“那时候正值皇伯伯四十五寿辰。你是第一次进宫,五岁吧!我当时第一次见你,你和秦玉凝坐在一起,两个小丫头看起来都像小大人一样,安安静静,身板坐得笔直。我想着将来这又是一个皇后娘娘,没想到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当知道太子选了丞相府之时又哭又闹,抓着太子让他和七皇子换,鼻涕眼泪当时还蹭到了太子的身上,太子又气又怒,发作不得,皇伯伯看着你居然也不制止,任你胡闹。最后还是皇后看不过去将你治住了。”

    “是吗?估计夜天倾就从那会儿开始厌恶我的。”云浅月笑道。

    “嗯!差不多!”夜轻染点头,笑着道:“后来从那之后他见你就躲。可是你就像魔怔了一般,见到他就粘着。几乎他走到哪里你就粘到哪里,将他粘得不厌其烦。别人都入不了你的眼了。”

    “往事不堪回首啊!”云浅月佯装叹息一声。

    夜轻染哈哈大笑,“夜天倾估计如今悔得肠子都青了,哪里知道你这个小丫头如今这么可爱。秦玉凝那一板一眼的像个木偶,就算有些才华也是无趣,哪里及得上你?”

    “你就夸我吧!我才及不上人家秦小姐!夜天倾可是请旨赐婚呢!”云浅月道。

    “哼,还不是弱美人搞的鬼,若他不说‘秦小姐大才,堪当国母。’的话,我看打死他也不会选了秦玉凝而弃了你。”夜轻染冷哼一声。

    云浅月听夜轻染提到容景有片刻沉默,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十年前皇上寿辰时候容景也在场吗?”

    “你个小丫头记性怎么这么不好?真是忘得彻底!”夜轻染看了云浅月一眼,哼道:“那样的日子怎么可能少得了他!天圣奇才的桂冠也就是那时候皇伯伯封赐的。不过筵席后不知道那弱美人怎么得罪了你,你居然将他推下了鸳鸯池,差点儿给淹死了。还天圣第一奇才呢!居然是个旱鸭子。”

    “嗯?”云浅月挑眉。还有这样一出?

    “若不是本小王好心,告诉你他不会水,你下去将他救了上来。他如今早就魂归天外投胎去了,如今哪里还能让他这么逍遥?早知道那个家伙黑心,本小王才不告诉你他不会水。”夜轻染回忆起当时情形,一副追悔莫及的神情。

    云浅月沉默,想着她果然是早就认识容景的。那么她那日因为七皇子杨叶传书来时被容景怒火之下强吻脑中乍现的情形定然是真实的。就是她身体的记忆。可惜只不过一个小小片段而已。

    “救上来之后你居然还吻了他!”夜轻染声音有些恼恨。

    “嗯?”云浅月一惊。

    “你是不记得了!不过弱美人估计记得清清楚楚!”夜轻染横了云浅月一眼。

    “他当时是不是昏过去了?”云浅月想着她不是吻,大约是在做人工呼吸吧!五岁的孩子和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孩子怎么会吻?

    “嗯!”夜轻染点头。

    云浅月想着往事果然不堪回首。不过那该是怎样的一段童年岁月呢!定然也是热闹的。可惜都被她如今封锁了记忆。

    二人说话间来到了西城门。

    刚来到西城门,云浅月就被眼前的情形愣住了。只见城门口全都是她熟悉的人,人人骑着马等在那里,见她和夜轻染到来,十几双眼睛看来,看起来像是专门在等他们。她偏头看夜轻染,夜轻染的脸色已经晴转多云。她想着今日大约会很热闹!

    ------题外话------

    ……大约在明日O(n_n)O~

    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_⊙)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梦落之繁花(52000打赏)、我是李桃桃(50钻)、淡沫如湮(10钻10花)、qigai123(10钻)、吕奶奶(3钻30花188打赏)、95xyjs(188打赏188打赏)、清夜画真真(2钻10花)、499415104(200打赏)、huyutingnsk(2钻)、zjybzk(1钻)、an593594(1钻)、971176827(5花)、阿惹(5花)、mmt12(1钻)、倾思情丝(10花)、fenger8855(1钻)、boa琪琪86921(1钻1花)、15962944660(4花)、冰幽若茹(3花)、草魔凌燕(2花)、绿辰(2花)、baoyifan(1钻)、这么热爱绝望(1钻)、yesican(10花)、arielh256(1花)、风韵三十(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章 一起乞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章 一起乞巧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