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愿者上钩

    容景眼中满满的柔情都能将一座冰山融化。更何况融化一个人?

    云浅月觉得她要被他融化了!而且融化得心甘情愿!天为被,枯藤为床,云雾为炉,她感觉整个人要被烤着。稍微有一丝神智就是想着会不会疼……

    据说是很疼的!

    “今日虽好,但我不愿委屈你。”容景忽然低声一叹,身子离开云浅月稍许,一双眸子笑意深深地看着她动情的小脸,云雾中灿若云霞,恍如仙子。他低低一笑,又俯下头在她唇瓣轻轻一吻,柔声道:“我知道你心是愿意的就行了!”

    云浅月感觉她的心如坐云霄飞车,在他点破她愿意的时候脸腾地红透了!她刚要开口说什么,容景忽然抱着她飞身而起,离开枯藤,凌云直上,向山崖上飞去。

    云浅月一怔,偏头看向容景,讶异地道:“你武功恢复了?”

    “嗯!”容景应了一声,顷刻间带着云浅月飘身落在崖上。

    轻功高绝,落地无声,甚至连两人的衣袂都没发出声响。

    云浅月觉得这轻功比她高出许多,她一把推开他,气恼地道:“你武功早就恢复了对不对?你居然还让我带着你过百花园的湖面,居然还让我带着你飞跃宫墙,居然还让我带着你从对面飞跃山涧过来险些掉下去,你……你这个……唔……”

    云浅月连珠炮的话语还未说完,容景已经重新将她揽在怀里低头吻下,堵住了她未出口的话。她身子本就因为刚刚在半山崖处的枯藤上因动情而浑身酥软,如今更是推却无力,这一吻将所有的火气都给她吞回腹中,进而在由他的柔情攻势将火气融化。

    直到全部就云浅月腹中的恼火融化尽,容景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云浅月,笑看着她。

    云浅月气喘吁吁伏在他的怀里,连再气恼的力气都没了。记得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说男人的嘴是让女人闭嘴的最好武器,果不其然!她瞪着容景,虚弱地道:“你这个……骗子!”

    怪不得弦歌有功力都承受不住她的《十面埋伏》曲,怪不得宝马发足狂奔癫狂而他无事。感情这个混蛋武功恢复了!他武功本来就比她高,又同出一脉,她怕真伤了他没武功护体的身子,将音符用内力掌控都向外扩散了去,他自然安然无恙。

    容景轻笑。

    “你个黑心的!”云浅月语气愤愤,想着今日她当众扯了他腰带着他掠过百花园的湖面上湖心亭就脸红,要是早知道他已经恢复武功,打死她都不上当,还维护他狗屁的名声。

    “乖,不气,我武功不过恢复一日而已。就想着给你个惊喜。”容景抱着云浅月柔软无骨的身子轻轻拍着,柔声道:“后来见你为我出手,实在是心悦至极,忍不住让你多做一些。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哼!”云浅月不买账。还不是故意的?谁信!

    “为了将功补过,我今日烤鱼给你吃,如何?”容景低声询问。

    “好!”云浅月立即答应。他恢复武功是好事。以后这种带着人飞跃的劳累活都他干了,又能让他将功补过,何乐而不为?

    容景低笑,“你负责抓鱼!”

    “好!”云浅月点头。抓鱼她在行!不会学习那日夜轻染抓鱼就成了!

    “你负责杀鱼!”容景又道。

    “好!”云浅月想着杀鱼她也在行。

    “你负责生火!”容景又道。

    生火?她貌似不在行。仰头看着容景,“你做什么?”

    “给你烤鱼!”容景道。

    “你就只烤?”云浅月挑眉。合着打杂的活都她干了?这还叫做给她烤鱼?将功补过?

    “嗯!我只会烤。”容景迎上云浅月的视线,面色有些不自然。

    云浅月无语,折腾了一日到如今大半夜就吃了一盒糕点,她肚子早就扁了,点点头,有些无奈地道:“好吧!不会烤也没关系,会吃就行。”

    “好!”容景笑着点头,抱着云浅月飞身而下。

    衣袂轻若无声,距离这么近,云浅月都感觉不到容景半丝气息,想着人比人气死人。她洋洋自得的武功在人家面前还是差了一大截。

    足尖几个点地起落,容景带着云浅月来到了半山腰。

    半枝莲的香味铺面而来,瀑布飞流直下,香泉水声潺潺,灵台寺暮鼓沉沉的钟声在山间回旋。此处动静结合,令人心神澄净。

    容景放开云浅月,柔声道:“去抓鱼!我去捡柴!”

    云浅月轻轻嗅了一口山间清新澄净的空气,扫了一眼此处,正是两个月前和夜轻染在此烤鱼的地方,如今一点儿痕迹也没有了。她点点头,她弯身捡起一根树枝,又采了一片莲叶,借着天空的星光和灵台寺隐隐照亮整个香泉山的灯火走向河边。将莲叶扔在河面上,飞身而起,轻飘飘落在莲叶上,低头注视着河面的动静,但见她一落下,水流里有熟睡的鱼被惊起,她树枝落下,不过片刻间就扎了一条二斤的鱼上来,她仰头看着容景,得意地拿给他看,“怎么样?”

    “不错!”容景正捡起两根干柴,闻言抬头,笑着点头。

    “接住!”云浅月将鱼扔过去。

    容景用两根干柴轻轻将鱼夹住。弯身采了一片莲叶,将鱼放在了莲叶上。

    云浅月觉得这人真是一个贵公子,手不沾腥。她低头再次看向河面,问道:“你吃多少?我们别浪费,杀生熟睡的鱼我真不忍心啊!”“一条!”容景轻笑。

    “我差不多得两条。那就三条吧!”云浅月想了一下道。

    “老衲也吃两条!”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

    云浅月猛地抬头,没看到人,等了半响,依然不见衣袂声和人声来到,她看向容景。

    “是普善大师。如今大约还在藏经阁。你看不到人的。”容景笑道。

    原来人还在藏经阁,怪不得看不到!这大约就是千里传音的秘术了!显然这人武功高深。这声音她很是熟悉,今日上午时候和夜天逸来灵台寺找他拿回两封信封,里面的人虽然没看到脸,可是这声音不就是这老和尚吗?原来叫普善大师。似乎比天下第一高僧灵隐大师还要长两个辈分,年岁早已经过百了吧!她疑惑地看着容景,“和尚也吃鱼?”

    “普善大师最爱的就是这香泉山的烤鱼。因为屡次犯戒,才被贬去了看守藏经阁。但是藏经阁的数万本经书也没将他的习性改过来。一听见我们烤鱼。自然就忍不住犯馋虫了!”容景笑着解释。

    云浅月恍然点头,“那就五条吧!”

    “不,普善大师说两条,你最少也要给他烤四条。”容景笑着摇头。

    “有那么大的胃口吗?”云浅月本来要去扎鱼的树枝一顿。

    “有!”容景点头。

    “哈哈,还是景世子了解老衲!老衲知己也!”普善苍老的声音再度传来,显然心情极好,容景的话说到他心里去了。

    “能得大师一句知己,容景荣幸之至。”容景浅笑。

    “你们快些烤,老衲去山下整两坛好酒来。”普善大师随着尾声落,似乎人已经远去。

    云浅月目瞪口呆,想着这老和尚不止吃肉,还喝酒!她看向容景。

    “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吗?普善大师有一颗向佛向善的心就足够了!”容景笑道。

    云浅月撇撇嘴,这话是说着好听的,不过是为了和尚嘴馋犯戒找个借口而已,她低头去继续找鱼,嘀咕道:“做和尚的没有做和尚的样子,不如回家烤红薯!”

    容景轻笑,不再说话,弯身去捡干柴。

    不出片刻,云浅月扎够了七条鱼飞身上了岸,看着莲叶上放了一堆翻着肚白的肥鱼,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念罢,放下手,对容景询问,“有匕首吗?”

    “见你有慈悲之心,我以为你不再杀这些鱼的。”容景也捡够了干柴回来,放下干柴,取出一把极端小精致的匕首递给云浅月,笑着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开始动作利索地杀鱼,一边问道:“知道什么叫做食物链吗?”

    容景在云浅月面前蹲下身看着她动作利索地杀鱼,闻言笑问,“什么叫做食物链?”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紫泥。”云浅月话落,冠冕堂皇地道:“你看这七条大鱼,吃了多少条小鱼?小鱼有吃了多少只虾米?虾米又吃了多少紫泥?所以,它们被你我吃了也是应该。就就叫做食物链,因果循环。”

    “你说得有理!”容景诚以为然。

    云浅月想着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的精华所得,自然是有理的!

    “好一个因果循环,小丫头很有佛根嘛!”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话落,人到。

    云浅月抬头看去,见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身穿袈裟,手中提着两坛酒,他刚一到来,四周空气中都流动着一阵扑鼻酒香。她仔细地看了老头一眼,脑中自动蹦出“返璞归真”四个字。这个老头的境界显然比灵隐大师的佛性武功要高深许多。灵隐大师带着尘世的烟火气,而这老头虽然手中拿着两坛酒,却是不见半丝烟火气。她此时倒是相信了容景刚刚所说“酒肉穿肠过。”的话了,这话搁在别人的身上也许是空谈,搁在这老头的身上便可见其道行了!

    “好酒!”容景闻到酒香,看着普善大师两坛酒赞了一句。

    “自然是好酒!酒娘子的散酒一般酿酒人是不及的。我老和尚从她太婆婆喝到她婆婆又喝到她酿的酒。一直喝了百多年。就好这一口,别的酒都过不了我的酒瘾。”普善大师哈哈一笑,将两坛酒放在云浅月面前,对她道:“小丫头,你烤鱼,我和景世子对弈一盘。除了百年前的荣王外,老和尚再没和谁对弈过。今日就和他的后人对弈一局。”

    “好!”云浅月答应的痛快,她本来也没指望让容景这个贵公子动手烤,看他那一身珍贵的月牙白锦袍和那一双玉指她就觉得烟熏火燎的让他烤鱼实在糟蹋,还是她自己干了吧!

    “怎么样?景世子?可是带了棋来?你没带老和尚回去取来。”普善看向容景。

    “自然带了!”容景从怀中取出棋盘。

    “嗯,墨白玉棋,好啊。”普善老眼一亮,不顾地上杂草泥土,当先盘膝坐了下来。

    容景一撩衣摆,也不顾地上杂草泥土,盘膝落座。

    云浅月一边杀鱼一边扫了一眼容景取出的棋盒和对面的老和尚,她总感觉这个家伙非要今日来烤鱼是有预谋的,大约目的就是面前这个老和尚,要相信他从来可不做无用的事儿。

    “大师执黑子还是白子?”容景摆好棋盘,问普善。

    “黑子吧!当年荣王喜黑衣,老衲执白子,如今你喜白衣,老衲自然执黑子。”普善道。

    “老师向善!”容景将黑子的棋盒放在普善面前。

    “什么向善不向善的,你个小娃娃比你曾祖父还能装!说吧。输赢几何?”普善问。

    “一局定输赢。”容景笑道。话落补充道:“一局正好喝酒吃鱼。”

    “哈哈,好!那就一局。”普善点头,看着容景,“输者如何?”

    “输者可以对赢者提一个要求。”容景道。

    “我老和尚知道你今日就是有求而来。偏偏还引我上钩。”普善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

    “大师是愿者上钩!”容景浅笑,“我不一定能赢,大师也不一定会输。这一局棋输赢未知。我若输了,大师同样可有对我提一个要求。我想大师不会没有要求对不对?”

    “哈哈,说的不错!老和尚正是如此。当真是愿者上钩。”普善大笑。

    “那就开始?”容景笑问。

    “开始!”普善端正神色。

    “大师先请!”容景秉持尊让之态。

    普善也不客气,当先执黑子落子。

    容景执白子落子。

    二人再不说话,只听到连续的落子声。

    云浅月一边杀鱼一边偏头看一眼,心中想着容景对普善有何所求?而偏偏将她拉来!看来这所求之事是关于她了。她心中疑惑,也不说话。不出片刻,将七条鱼全部宰杀利索,用莲叶包裹着去水边洗净,拿回来开始架火。

    她摆好干柴支架才发现自己身上没火,犹豫了一下,走到容景面前,径自去他怀里掏去,容景看了她一眼,薄唇含笑,普善大师也看了她一眼,道:“小丫头,往鱼肚子里岛些酒,再塞进去些莲叶。”

    “好!”云浅月点头。这才发现普善大师放在地上的不止两坛酒,还有一大包香料。她想着容景身上可不像夜轻染一般带这些东西,果然是知道能引出普善大师。她搬起酒坛,将每个鱼里都倒了些酒,放了些莲叶,又在外围用匕首将鱼肉划开几道,撒上香料,将鱼用莲叶包裹好,放在了干柴上。之后用引火石将干柴点燃。

    不多时,噼里啪啦干柴燃起,酒香、鱼香、莲叶香、香料香味融合在一起。

    她也坐下身子,一边用树枝翻弄着烤鱼,一边看二人下棋。

    这一局棋不同于容景和她那日在这灵台寺南山与她下的玲珑棋局,而是今日上午她和南凌睿赛马到达东山,她虽然恍惚的扫了一眼,便知正是他与夜天逸所下的真龙棋局。

    真龙棋局,又称上古棋局。九九八十一开,天地眼,凤凰劫,包容万物。是纵横捭阖,大起大落的大棋局。寻常人别说领悟各中真谛,就算是摆上一局,也是万分艰难。

    云浅月猜测着容景到底所求什么?

    据普善大师说百年前他和荣王也下了这样一局棋,那么百年前的荣王所求什么?

    开始二人落子极快,渐渐的便慢了下来。容景面色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看不出心中所想。普善大师则是正好相反,一张鹤发童颜的脸上不时地呈现出各种情绪,当真是千百万化,可是因为情绪太过繁多多变,却一样让人看不出心中所想。

    云浅月调小干柴的烈火,让鱼慢慢烤熟,她移开目光看向前方。前方有僧人大约是闻到烤鱼的味道前来,当看清这边三人,都悄无声息返了回去,无人前来打扰。

    小半个时辰后,鱼烤熟,二人的棋局才下了一半。

    云浅月看了二人一眼,径自拿起一只鱼打算自己先吃。她刚到手里就被普善一把夺了过去,还教训道:“小丫头,要尊老爱幼!”话落,也不嫌烫一般,便大口大口咀嚼起来。

    云浅月笑了笑,想着这话说的好,尊老爱幼,他一个人又老有幼,可不占全了?又拿起一只烤熟的鱼看向容景,见容景正含笑看来,她将鱼递给他。此人动作优雅地吃起来。

    “嗯,小丫头以后可以当贤妻良母!这鱼烤得不错。”普善赞道。

    容景含笑点头,温柔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大师说得极是!”

    “可是谁家的贤妻良母可就不一定了。”普善大师一边吃鱼,一边落下一子,又道。

    “我家的,一定!”容景语气不容置疑。

    云浅月刚拿起鱼咬了一口,闻言险些被鱼刺卡住。想着这个不脸红的!

    普善抬眼看了容景一眼,摇摇头,“不像!”

    “何为像?”容景挑眉看向普善。

    “像乃天定。”普善道。

    “像由心生。我说像,就是像。”容景说话间也落下一子。

    “百年前荣王舍江山,只为一女子。奈何命运弄人。”普善大师道。

    “我不是曾祖父。该我的就是我的,只有我不要,无人能抢去,苍天也不能。”容景道。

    普善再次落下一子,抬眼看向天空,“景世子,你可看到中天的星云图了?”

    “看到如何?没看到又如何?”容景不抬头,也落下一子,挑眉。

    云浅月闻言抬头看天,繁星满天,银河被繁星点缀,远远看来极为华丽。北斗七星摇摇挂在天际。启明星极为璀璨夺目。每一颗星,即便是一颗极小的星都极为亮眼。

    “中兴乱,半壁江山将空。杀破狼,大煞之照。”普善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她怎么没看出来?她看到的是碧空如洗,繁星华丽。各自在各自的轨道上。连方位都没错。看着这样的夜空,让她心澄透明净。

    “大师原来看到的是这个,您可知我看到了什么吗?”容景依然不抬头,问道。

    “哦?景世子不妨说说!”普善收回视线。

    “天下倾,江山兴,锦绣华章千古盛世。大吉之兆。”容景道。

    普善“呃”了一声,落下一子,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容景亦是莞尔一笑。

    云浅月觉得一个真和尚,一个假和尚,来来回回打哑谜让人真累!她从天空收回视线,默默吃鱼。

    “好一个锦绣华章千古盛世!从这一点上看,你曾祖父不及你。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普善笑罢,大赞道:“星云图来自心中,不是来自天空。景世子悟道了!当年你曾祖父便没有悟道,才让荣王府百年挣扎。”

    容景含笑不语,只是笑容忽然有些凉。

    “小丫头,再来一只鱼。”普善扔了手中的鱼骨头对云浅月招手。

    云浅月立即拿了一只鱼给他。

    普善接过又吩咐,“酒!”

    云浅月直接将一坛酒扔给他。

    普善再次伸手接过,又对他道:“那一坛酒给景世子。”

    云浅月皱眉,这一大坛酒喝下她估计得背他回去。她摇摇头,“不行!他不喝酒!”

    “小丫头,还没嫁给他就开始当家了?”普善挑眉。

    云浅月脸一红,心里愤了一句,哼道:“要喝也行,他若是醉了的话,你负责将他背着送回去,我反正不背。”

    “原来是怕他醉了!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荣王府的男子除了才华冠盖倾天下外,还有一样不输于才华冠盖的本事,那就是酒量。千杯不醉,亦不为过。这才区区一坛酒,小丫头,你还是不了解他。”普善笑着道。

    云浅月皱眉,怀疑地看着容景。她可是亲眼见过他喝醉过的。难道假的不成?

    “我只对圣灵泉醉!”容景对上云浅月怀疑的眼神,眸光微闪,为她解惑。

    圣灵泉?夜天逸从北疆拿回来的酒?难道和她有什么联系不成?云浅月有些明白地点点头,将酒坛递给容景,“那你喝吧!”

    容景伸手接过,动作优雅。

    “我老和尚活了一百多年,难得遇到百年来一个称心的人,今日就交了你这个小娃娃为忘年交吧!”普善大师一手提着酒坛,一手拿着鱼,看着容景笑道。

    “容景之幸!”容景含笑点头。

    二人话落,两坛酒齐齐举起和对方一碰,瓷坛发出咚的一声响声,二人撤回,各自开饮。

    普善大师当得上牛饮,容景一如既往,温文尔雅。

    云浅月看着二人,她虽然平时爱酒,可是今日丝毫没有酒瘾。吃完了一条鱼之后又拿起一条,扫了一眼二人中间的棋盘,想着半壁江山将倾,这是要接近尾声了!

    灵隐大师咕咚咕咚一起喝完一坛酒,将酒坛一扔,一言不发开始吃鱼。

    云浅月这回不等他说话,将剩余的几条鱼都放在了他的面前。

    容景将空酒坛放下,不再动作,静静看着云浅月吃鱼。

    云浅月发现今日容景的眸子尤其亮,和碧空上的星辰有得一拼。她对他撇撇嘴。无声道:“酒鬼!”

    容景低笑。

    不多时,几条鱼被普善一扫而空,只见他摸摸肚皮,似乎颇为满足。用莲叶擦了一把手,对容景道:“小娃娃,落子不悔!还有最后一步,你可要想好了再走。输了的话我就将这个小丫头扣下给我烤鱼了!”

    “落子不悔!大师大约是赢不了。”容景浅笑。

    “那可不一定。我最后这一招可是乾坤大定。你无回天之力,可是赢不了的。”普善大师话落,将最后一颗黑子放在了棋盘上。

    云浅月转头看去,只见真龙棋局的真龙已成,白子再无落脚之地。她看向容景。

    只见容景淡淡一扬眉,月牙白的衣袖轻轻拂过棋盘,手中的白子已经落下。他衣袖拿开,普善大师看着棋盘目瞪口呆。云浅月眨眨眼睛,忽然笑了!

    偷梁换柱在人家眼皮子底下能做到这般炉火纯青的人,天下恐怕是只有容景一人了!只见白子成龙,黑子却是一盘散棋。真正可谓风云变化旦夕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亦不为过。

    “老衲服了!”普善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容景浅笑,“大师既然输了,鱼也吃了,酒也喝了,是否该答应容景一求了?”

    “输棋不悔约,方为真君子。老衲自然应承,你说吧!”普善大师点头。

    容景忽然站起身,轻拂了拂衣摆,看了云浅月一眼,对普善深施一礼,温声开口,“我的要求就是请大师施以援手,恢复她的记忆!”

    云浅月一愣。

    普善大师老眼闪过一道光,“原来你所求是这个!”

    “是!天下间除了普善大师,无人能解开云王妃下的凤凰劫。”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心思一动,看着容景。他说云王妃?难道她失去记忆和她娘有关?凤凰劫?说的是她脑中的阻塞?普善大师看向云浅月,对她招手,“小丫头坐过来一些。”

    云浅月眉头微皱。

    “大师让你坐过去。乖!”容景见云浅月坐着不动,柔声哄道。

    云浅月瞥了容景一眼,依言坐了过去。

    普善大师伸手给云浅月号脉。不出片刻就松开她的手,点点头,“的确是凤凰劫!”

    “什么叫做凤凰劫?”云浅月偏头问。

    “凤凰劫是克制凤凰真经的一种功法。劫,谓之天劫,地劫,人劫,鬼劫,魂劫,魄劫。绝七情,弃六欲。此称之为凤凰劫。”普善大师道。

    云浅月不太懂地看着他。

    “就是摒除一切天地间万物,还于本元。就像如今,你应劫,封锁了脑中的一切记忆。你等于从零开始。”普善大师解释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明白她娘为何要给她下凤凰劫,他看向容景,“你怎么肯定是我娘给我下的凤凰劫?不能是别人?”

    “凤凰劫除了故去的云王妃外再无别人会!”容景道:“况且你体内曾经有两股真气,一股是来源于你自己,一股是与你体内的内力正好相反,是凤凰劫的功力。所以我推测是来源于云王妃。而且时间之长几乎与你身体同生同长,大约就是在云王妃故去之时传到你体内的。两股真气相互克制。一旦你修习到凤凰真经最后一重,另一股真气便会将你的功力锁住,让你不能修成最后一重。大约是你强行想要冲破封锁,两相碰撞之下,却是应了劫。让你封锁了记忆。”

    云浅月皱眉,“我娘总不会害我吧!为何要给我下了凤凰劫!”

    “天下无害女儿的母亲。云王妃自然不会害你。但到底是何原因,便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容景摇摇头,眸底深处却有一抹光华闪过。

    云浅月点点头。她娘给她留了红阁,自然不会害她!

    “也许老衲知晓云王妃的意思!”普善大师沉思片刻,缓缓出声。

    云浅月看向普善大师。

    “凤凰劫,劫过而生久。死即是生,生即是死。生死不过一线之间。”普善大师看着云浅月,缓缓开口,“凤凰真经,真经化真身,真身艳天下。乾坤日月,大地万物,宇盖五内,莫不惊艳。但凤凰从来艳华落于天子之家。哪里有凤凰飞入寻常百姓家?”

    云浅月眯起眼睛,有些懂了!

    “多少人不能领悟。没想到云王妃到是领悟了!”普善大师话落,赞了一句,“老衲曾见过云王妃一面。当得是一名奇女子。只可惜芳华不久,红颜薄命。阿弥陀佛!”

    云浅月沉默不语。

    “小丫头,老衲现在就可以给你解开凤凰劫!让你恢复记忆。”普善伸手入怀,掏出一颗赤红色药丸递给云浅月,“你先吃下这个,一个时辰后,老衲给你运功解除劫印!”

    云浅月看着普善手中的药丸,挑眉,“只要我吃下这个,就能恢复记忆?”

    “不错!老衲有两甲子功力,另外有景世子一甲子功力相助。你有天大的劫数,老衲和景世子合力都能给你解开!”普善大师道。

    云浅月忽然站起身,抬步向山下走去。普善大师一怔,看向容景,容景看向云浅月,只见她走了几步,忽然回头,对容景道:“我觉得这样很好,不解也罢!”

    ------题外话------

    容景的武功恢复了!帅不帅?O(n_n)O~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梦落之繁花(520钻石)、kikilovejie(50钻石1000打赏)、hua3389818(20钻)、cher女妖(10钻80花200打赏)、吕奶奶(100花)、athwil(10钻)、晶霏(9钻)、冬函璎珞(2钻)、499415104(20花)、anotherworld(1钻)、wgh301415(1钻)、goodbykiss(1钻)、芸芸悦(1钻)、朱瑜瑜(2花)、绰姿筱舞(3花)、wodebaobeito(1花)、18628620759(1花)、小叶子猪(1花)、海在飞(1花)、人约黄昏后呐(1花)、今时今日(1花)、不讨喜的丸子(1花)、后简(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八章 愿者上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八章 愿者上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