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定情信物

    云浅月跟在老皇帝身后,心情极好。舒骺豞匫想着今日这一趟皇宫之行没白来。如今老皇帝心里指不定气成什么样子,但还要忍气吞声不敢罚她,毕竟若是他罚了她,那么容景就不给冷邵卓医治,冷邵卓一命呜呼,孝亲王大哀,老皇帝也就失去了一只臂膀。孰轻孰重老皇帝可是分得门清。她想起容景说只要以后她嫁给他,所有的事情都由他顶着,如今还没嫁给他,就已经给顶上了。以前都是她顶着别人,如今这让人顶着的感觉果然舒畅无比。

    她心情一好,走路也轻快,即便路面上没有石子,也被她踢得踢踢踏踏一阵声响。

    南凌睿见云浅月踢得欢快,便也学着她的样子一般走路,霎时两个人的声音练成一线。

    老皇帝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刚要呵斥,见南凌睿也跟着一块儿踢,便回转头不再理会。

    云浅月想着南凌睿进宫原来是她的保护符啊!她看向南凌睿,南凌睿凑近她,压低声音问,“小丫头,我好不好?”

    云浅月眨眨眼睛,刚想开口,觉得不妥,用传音入密问,“冷邵卓的事情是不是你故意的?故意对夜天倾使了手腕,让夜天倾做了冤大头?”这回无论冷邵卓好不好,孝亲王估计都恨死夜天倾了!对于夜天倾如今这个风雨飘摇的太子之位来说,怎么都是雪山加霜。

    “谁让他打扰本太子睡觉了!活该!”南凌睿哼了一声。

    云浅月想起早先是因为夜天倾向马车走来,她才将南凌睿打下了车让文莱驾车离开。她瞥了南凌睿一眼。想着这夜天倾估计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这个理由。若是知道的话,估计想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你个小丫头未免太手软了,还容两只苍蝇在你面前唧唧歪歪。本太子就替你教训教训他们。”南凌睿见云浅月不说话,又凑近她问,“小丫头,我是不是很好?”

    “嗯,还不错!”云浅月点头。

    “那你跟不跟我去南梁?去南梁更好,有我保着你,无人敢欺负你。”南凌睿问。

    “去南梁做什么?别告诉我还做你的太子妃!”云浅月挑眉。想着若是那样,容景估计饶不了他。那人对自己的所有权看着紧的呢!任何人都休想越雷池一步。

    “这个……”南凌睿似乎犯了难。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目光扫了一眼他不离手的扇子。眸光微闪,不再说话。

    夜天煜跟在二人身后,看着云浅月和南凌睿靠得极近,两人之间似乎有某种什么东西在牵扯,这种感觉他形容不出,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四皇子,你老是盯着本太子做什么?”南凌睿忽然停住脚步,回头哥俩好地将自己的肩膀压在夜天煜的肩膀上,“你是不是对本太子甚是仰慕?想亲近一下?”

    夜天煜被压得身子一矮,他提了提力,发现南凌睿纹丝不动,他立即泄了气,“睿太子,你那把扇子极好,本皇子极为喜欢,可否借给我一看?”

    云浅月脚步一顿,她刚刚也感觉到了夜天煜的视线,难道他也发现了什么?

    “那可不行!这可是本太子的心爱之物,怎么能让你看?”南凌睿摇摇头,看了前方走得极快的老皇帝一眼,用很大的声对夜天煜道:“难道你也想学本太子做风流太子?”

    前方老皇帝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夜天煜。

    夜天煜面色一变,立即摇头,干干一笑,“睿太子说哪里话,天煜只是好奇而已。”

    “哦!原来是好奇啊!”南凌睿撤回身子,折扇“啪”地打开,风流无比地一笑,偏头看着夜天煜,忽然压低声音问,“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好奇心害死猫不?”

    夜天煜一愣,“这话我好像听月妹妹以前说过!”

    云浅月心思一动,看向南凌睿。她以前说过?

    “哈哈,是她说的!没错!本太子觉得是警世箴言。”南凌睿哈哈一笑,看了云浅月一眼,大踏步向前走去,几步就走到孝亲王身边,用扇子“啪”地打了孝亲王肩膀一下,孝亲王肩膀一痛,刚要恼怒,他安慰道:“孝亲王放心,有景世子在,一定能救好你家冷小王爷的。本太子和冷小王爷很是投脾性。怎么说你家小王爷今日也是因我遭罪。如今天圣皇宫没有五百年的灵芝,南梁皇宫可是有一株,只要景世子能吊住你家冷小王爷的命,本太子就令人快马加鞭回南梁去取来五百年灵芝送给你救冷小王爷。”

    孝亲王闻言大喜,激动地看着南凌睿,“睿……睿太子……这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本太子从不虚言。”南凌睿点头。

    “老臣多谢睿太子……”孝亲王本来因为南凌睿致使冷邵卓被害成性命垂危心中恼怒,但因为急于救儿子想着再秋后算账不迟,如今见南凌睿如此大方,对他的恼恨顿消。反而感激涕零起来。

    “孝亲王客气了!我们都是天圣和皇上的子民,理当互相照拂!”南凌睿又用力拍了两下孝亲王肩膀,一副同病相怜的神色。

    孝亲王点点头,顿时觉得这南梁太子怎么看怎么顺眼。

    老皇帝看了二人一眼,老眼深邃地从南凌睿脸上探寻了片刻,对孝亲王感激涕零的老脸安慰道:“冷王兄无须忧心,朕的天圣泱泱大国。好药无数,又有景世子医术卓绝,睿太子慷慨解囊。定能救回冷小王爷。”

    “皇上说得是。”孝亲王点点头,心中想着只要能救回他儿子的命,让他当牛做马都行。

    老皇帝不再说话,转身向前走去,只是转过身的老脸在无人看得见的地方阴沉如雨。

    孝亲王一时激动,被南凌睿打了几下也没感觉,也不推开南凌睿放在他肩上的扇子。二人看起来像是交情极好一般跟在老皇帝向前走去。

    夜天煜见老皇帝不再看他舒了一口气,想着这南梁太子真不能得罪,而且也太过机警。他不过是略微觉得不对,便被他发觉。他不敢再看南凌睿,想着父皇怕是也疑心他有争夺太子之位的心思了!以后更该小心行事。

    云浅月佩服地看着南凌睿,用一句空口白话就套住了孝亲王的心,真是本事!

    一行人再无人说话,很快就来到了太医院。

    太医院是一座独立宫殿,距离老皇帝的圣阳殿极近。一见老皇帝来到,所有太医院的太医都立即跪地俯首,“恭迎吾皇万岁!”

    “儿臣参见父皇!”夜天倾脸色有些发白地上前见礼。

    “冷小王爷呢?如何了?”老皇帝脸色阴沉地看着夜天倾。

    “冷小王爷如今在殿内,儿臣无心之举,父皇恕罪!”夜天倾“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他虽然想到冷邵卓会很重,但也没想到会这般重,五脏六腑俱伤。

    “无心之举?无心之举会让人只剩下一口气了?”老皇帝看着夜天倾,本来他觉得自己今日不处置了皇后也能对云浅月借冷贵妃之事惩戒一番,没想到出了这等事情。让他一番盘算落空。他看着夜天倾,所有怒气都聚集在一起,越看越气,一脚对着他踹了过去,怒喝道:“你到给朕说说?怎么个无心之举法将人伤成了这样?”

    夜天倾自然不敢躲闪,也不敢运功抵抗,着着实实挨了老皇帝一脚,天圣的帝王也都是身具武功,再加上老皇帝这一脚是用了劲的,他“噗”地吐出一口鲜血,身子被踢得仰面栽倒。

    “没用的东西!”老皇帝见夜天倾连他一脚都扛不住,更是怒极,又接连踹了两脚,夜天倾又吐了两口血,他怒气不消,喝道:“你给朕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夜天倾一连受了老皇帝气怒之下的三脚,此时只觉得心口疼得厉害,一句话也说不出。

    “朕问你话呢?你哑巴了?”老皇帝怒瞪着夜天倾。

    “父……父皇,睿太子靠着儿臣,儿臣要将睿太子推开……睿太子撞到了冷小王爷身上,儿臣的确是无心之举……”夜天倾虽然心中恨怒,但此时不敢反抗一丝。他知道今日之事若是处理不好,他的太子之位就坐到头了!

    “你推睿太子因何用了功力?”老皇帝看着夜天倾,理智找回几分。

    “睿太子对儿臣使了千斤坠……”夜天倾看了南凌睿一眼,那一眼极厉。

    老皇帝看向南凌睿蹙眉,声音威严,“睿太子,你和朕可没说使用了千斤坠!”

    “本太子不过是靠着夜太子用了些力而已,哪里使了什么千斤坠?夜太子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定是以为本太子用了千斤坠,怪不得用功将本太子打了出去!”南凌睿话落,伸出手臂递给跪在地上的一名老太医,“来,你给本太子诊诊脉,本太子也是伤了内腹的,若不是冷小王爷接了本太子些力去,如今躺在这太医院的就是本太子。”

    那名太医抬头看了老皇帝一眼,见老皇帝没出声,他连忙伸手给南凌睿号脉。

    众人目光都定在南凌睿的手上。

    片刻,那名太医放开手,对老皇帝恭敬地道:“回皇上,睿太子的确受了伤,伤及了内腹,不过睿太子有功力护身,伤得轻一些。”

    “天圣吾皇,难道您希望躺在里面的如今是本太子不成?本太子虽然不成气候,在南梁时常气我父王,但我父王可是最疼我。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我父王可是受不住的。”南凌睿收回手,看向老皇帝。

    “睿太子哪里话!朕不过是想了解一些真相,这事情只怪天倾学艺不精,一时失误。”老皇帝被堵了个哑口无言,看向夜天倾,怒道:“给朕跪着,若是冷小王爷没救的话,你就是跪死也不准起来。”

    夜天倾身子一颤,跪在地上不敢出声。

    老皇帝不再理会夜天倾,看向一名老太医,“王太医,你给朕说说冷小王爷有多严重?”

    “回皇上,冷小王爷五脏六腑具被内力震伤,筋脉碎裂,除非有五百年的灵芝或者天山雪莲等药中至宝才能接上经脉,否则药石无医……”王太医颤着声音道:“老臣等医术不精,如今太医院没有这等宝药,老臣等也不敢乱开药方,或许景世子能有别的办法……”

    “嗯,那就等景世子来吧!”老皇帝点点头。

    王太医不再说话。

    老皇帝看向夜天煜,“天煜,你去迎迎景世子!”

    “是!”夜天煜连忙应声,转身向外走去。

    夜天煜还没走出太医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文莱从外面跑了进来,不等他开口,孝亲王就疾步迎上前,急急问道,“文公公,景世子可是来了?”

    “景世子来了!可是刚入宫就被六公主给缠住了,六公主说景世子不答应她一事,她就不让景世子离开,奴才先一步来禀告皇上。”文莱气喘吁吁地道。显然赶得很急。

    孝亲王顿时大急,看向老皇帝,“皇上……”

    “胡闹!”老皇帝怒喝一声,“天煜,你速速去将景世子请来!若六公主再敢拦阻,你让人将她拿下押回寝宫。”

    “是,儿臣这就去!”夜天煜施展轻功,出了太医院。

    云浅月心里腹徘,她就说容景是一株烂桃花,六公主到底让他答应什么?

    “皇上,小王爷怕是不好,如今小臣看着他出气多进气少了……若是再不救治,恐怕……”一名看守冷邵卓的小太医从里面跑了出来,慌慌张张地道。

    孝亲王闻言立即跑进了殿内,老皇帝也连忙向内殿走去。

    一众太医都从地上爬起来也急急忙忙跟了进去。

    云浅月站在院中不动,冷邵卓死活她才没有兴趣,死了更好,活着她也不怕他。

    医殿内众人进去一阵骚乱后,传出孝亲王的嚎哭声,“我的儿啊……你不能死,父王再不骂你打你了,只要你活着……”

    “冷王兄节哀!”屋中传来老皇帝痛惜的声音。

    云浅月听着里面的阵势看起来冷邵卓是这一口气没吊住死了!她看向夜天倾,只见夜天倾脸色如死灰一般。这一刻她忽然有些怜悯他,汲汲营营,他恐怕没料到是栽在了南凌睿手里。

    “小丫头,走,我们进去看看!”南凌睿对云浅月挑挑眉。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云浅月站着不动。

    “死人也好看,我最喜欢看别人哭了!走!”南凌睿不容分说拉上云浅月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无语,什么破爱好!

    二人来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冷邵卓无声无息地耷拉着胳膊躺在床上,本来数日养得极好的脸色无半丝血色,嘴唇血迹斑斑。孝亲王跪在床前抱着冷邵卓痛哭,老皇帝站在床前,老脸颜色极其暗沉。她收回视线,刚要撤回被南凌睿拉着的手,便听到有脚步声进了太医院,立即回头看去,当看到来人不是容景而是夜天逸一怔。

    夜天逸依然穿一身天青色的锦袍,腰束玉带,迎着阳光,天青色的锦袍如落了一层霜华。他缓步而来,脚步沉稳,眸光内敛,周身无任何凌厉锋芒的气势,却令人感觉他有着无上的尊华。他刚进院中,便正见到云浅月回头看来,他眸光微微变化了一瞬,便不带任何情绪地向门口走来。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即便理智地知道他不是小七,但还是有几分恍惚。

    夜天逸来到门口,伸手自然地摸了云浅月的头一下,声音带了三分暖意,“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

    云浅月惊醒,看着夜天逸,并没有开口。

    “是天逸来了吗?朕怎么将你给忘了,朕记得你也是懂医术的,快进来,看看冷小王爷还有救没有?”老皇帝听到夜天逸的声音,立即向门口看来,当看到夜天逸摸着云浅月头的手老脸精光一闪,急声道。

    “回父皇,儿臣正是为此事而来!”夜天逸放下手,对挡在他面前的南凌睿道:“劳烦睿太子借过!”

    南凌睿放开云浅月的手,让开身子。

    夜天逸却将云浅月的手拉住,云浅月一惊,将手撤出,夜天逸紧紧攥住她的手,纹丝不动,柔缓一笑,“月儿,你还在和我闹脾气吗?昨日你和景世子请旨赐婚气了我一场,今日气还没消吗?我知道是我回京得晚了不对。别气了好不好?”

    云浅月心里咯噔一下子,看着夜天逸,他什么意思?

    太医院的众人都看向夜天逸,包括抱着冷邵卓痛哭的孝亲王。

    “天逸,你在说什么?你和月丫头生气?”老皇帝老眼眯了一下,看着夜天逸。

    “回父皇,不是我和月儿在生气,是她在和我生气,才和景世子请旨赐婚,实则是气我回京得晚了。我曾经答应她早些回京的。”夜天逸无奈地叹息一声,对上老皇帝的视线,缓声道:“这件事情我稍后再向父皇禀告。我刚刚进宫,便听说了冷小王爷的事情。想着我懂些医术,过来也许有些用处,看看能否为父皇分忧。”

    “好,这件事情稍后再说,那你快些进来看看冷小王爷!”老皇帝点点头。

    夜天逸拉着云浅月向里面走去,云浅月运功,却依然挣脱不开他,心下恼怒。夜天逸想做什么!什么叫做她和他生气才和容景请旨赐婚?这样的言论一出,置她和容景何地?她想到此,恼怒地低叱,“放手!”

    “别闹!冷小王爷如今性命攸关!我先给他看看,回头你让我跪下给你请罪都成。好不好?”夜天逸声音放柔,轻哄云浅月。声音虽轻,但此时太医院众人静静,自然人人都听得清楚。均是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他和云浅月。

    云浅月用没被夜天逸抓住的那只手伸手挥出一掌,恼怒,“你胡说什么?”

    夜天逸用另一只手轻轻将她的手握住,不说话,拉着她向床前走去。

    云浅月气急,但是发现她武功根本不是夜天逸的对手。

    站在床边的老皇帝见二人过来让开路,孝亲王哪里顾得上惊异,此时见夜天逸走来,将他当成了救命的活菩萨,连忙放开冷邵卓,似乎溺水的人抱住了最后一块浮木,“七皇子,你快看看邵卓,看看他是不是还有救?你一定要救救他,若是你能救邵卓的命,老臣定然……”

    “冷王兄,先让天逸看看冷小王爷再说话不迟!”老皇帝拦住孝亲王的话。

    孝亲王立即住了口。一双老泪眼充满希意地看着夜天逸。

    “孝亲王放心,只要冷小王爷有一分可能,天逸定会尽力。”夜天逸放开抓着云浅月的一只手,拉过冷邵卓的手给他把脉。

    云浅月定然不能此时再出手打夜天逸。撤不出被他攥住的手,只能沉着脸站在他身边。

    众人都看着夜天逸。

    不多时,夜天逸放开手,眉峰紧皱,一时间并未说话。

    “七皇子……怎么样?犬子是不是已经……”孝亲王忍着泪,声音颤抖地问夜天逸。

    “天逸,怎么样?”老皇帝也看着夜天逸。

    “冷小王爷没有断气,如今虽然看起来像是气绝,但心脉尚有一丝气息。天逸的医术不精,恐怕救不了他。”夜天逸看向老皇帝,缓缓开口,孝亲王面色一灰,他看向云浅月,似乎犹豫了一下,转了口气道:“不过我知道月儿有一颗大还丹,可以保住冷小王爷的命。若是等景世子前来再出手相救,定能保冷小王爷起死回生。”

    云浅月一怔,她有大还丹?

    孝亲王顿时大喜,看向云浅月。

    老皇帝也是一怔,看向云浅月,有些不信,“哦?月丫头有大还丹?不是说大还丹天下间已经没有了吗?十年前云老王爷有一颗送给了景世子。怎么月丫头还有大还丹?”

    “月儿的大还丹是云王妃留下的,当年云王妃留给了月儿两颗大还丹。其中一颗送给了景世子,另一颗如今就在她身上。”夜天逸看着云浅月,目光定定,温柔地道:“月儿,冷小王爷虽然对你屡次迫害,但如今他也得到了应得的教训。孝亲王就这一嫡出子嗣,我们救他一救吧!也令父皇宽心!大还丹虽然珍贵,但也没有人命珍贵,好不好?”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没有记忆,哪里知道自己有没有大还丹?

    “浅月小姐,老臣求求你了!以前一直是老臣和犬子不对,只要你救了犬子,大臣以后定会感激涕零……”孝亲王“噗通”一声跪在了云浅月面前。

    “月丫头,你真有大还丹便拿出来吧!孝亲王对天圣有功,朕不能看着他老年丧子。你想要什么封赏,或者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只要能救冷小王爷一命。朕全部答应你。”老皇帝做出许诺。

    云浅月心中恼怒,脸色有些沉地看着夜天逸。

    “浅月小姐,老臣求求你了……”孝亲王见云浅月不说话不动作,顾不得什么王爷身份和架子,跪在地上给云浅月磕起头来。

    “月丫头!”老皇帝催促,“朕知道冷小王爷做了许多让你不喜之事。但天逸说的对,大还丹虽然珍贵,但也没有人命珍贵。”

    “月儿,你是不是忘了放在什么地方?”夜天逸看着云浅月,揉揉她的脑袋,宠溺地道:“你记性向来不好,这么多年也没变。当年还是我帮你一起收起来的呢!如今你不记得了?”

    云浅月打开夜天逸的手,沉着脸不语。

    “别气了好不好?我知道我错了。父皇第一次派人去北疆传召我就该回来。但当时实在是走不开。我不能放任北疆百姓不管。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回来了。你看看,我的手因为骑快马勒出了痕迹,如今还伤着未退……”夜天逸从袖中拿出手掌摊开让云浅月看。手掌上清晰地几道痕迹,正是握马缰的地方,的确像是长时间握马缰勒的。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的手,沉默不语。

    “这是我当年送你的一对耳环,你一直带着没扔。你看,它就是证据,你其实一直念着我的对不对?故意用景世子来气我是不是?别气了好不好?我保证,再没有下次,我们先救冷小王爷,你稍后怎么处置我都行。好不好?”夜天逸伸手去碰触云浅月的耳环,语气诱哄。任谁听了这样的声音都是对心爱女人才有的语气。

    这时太医院的众人看看夜天逸,看看云浅月,不由信了几分。

    “朕记得这一对耳环是当年进贡的贡品,只此一对,你母妃见了喜欢讨了去,却回宫后又被你看中讨了去,原来是送给了小丫头,这些年朕居然一直没注意到小丫头带的是这一对耳环。”老皇帝看向云浅月的耳环。

    云浅月心里咯噔一下子,这下证据落实了!

    “是,父皇记性真好!就是那对当年我从母妃手里讨得的耳环。”夜天逸点头,温柔地看着云浅月道:“用来做定情信物了!”

    云浅月心底一沉。

    “月丫头,你和天逸的事情你们稍后再说。还是先救冷小王爷吧!你放心,只要救好了冷小王爷,朕定然不会亏待于你。”老皇帝收起老眼的精光,再次许诺。

    “浅月小姐,只要你拿出大还丹救犬子,你让老臣做牛做马老臣都甘愿……”孝亲王也连忙许诺。他虽然一颗心全扑在冷邵卓生死存亡身上,但还没失去理智。看七皇子这般神色,知道从今以后即便云浅月不拿出大还丹,他也是不敢再得罪于他的,毕竟七皇子不比当初了!

    云浅月心中不知该怒还是该气,事情到这个地步,话全部夜天逸一人说了。她想反驳,却是没有记忆,连一句话也反驳不出,她恼怒地看着夜天逸,“你说大还丹在我身上,那么你就找好了。”

    “哎,你果然忘了!”夜天逸轻轻一叹,伸手将她左侧的耳环解下,柔声道:“我记得当年你救景世子用的是右侧耳环里的丹药,如今丹药就在这左侧耳环!”话落,他如玉的手在环扣处轻轻一扣,只听“咔”的一声轻响,耳环居然弹开。

    众人都看着他的手,只见他手里放了一枚碧色的药丸。

    “这是大还丹,是大还丹……”王太医大喜,轻呼出声。

    孝亲王同样大喜,恨不得从夜天逸手中夺过去立即喂了冷邵卓。

    老皇帝看着夜天逸的手心,点点头,“不错,当年朕记得云老王爷送给景世子的正是这样一颗丹药。当时朕也在场。没想到居然是云王妃留给月丫头的。”

    云浅月看着那颗丹药,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将这颗丹药给冷小王爷吧!可好?”夜天逸再次出声询问。

    “随便你!”云浅月冷冷吐出三个字。她对大还丹这种圣药没什么概念,给冷邵卓虽然糟蹋,但总归是一条人命,救了也就救了!她还不会不舍得。只是让她心冷的是夜天逸居然在今日这种情况下将他和她的牵连公布于众,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就算如今她说他和她没关系,也不会有人信了,她唇瓣紧紧抿起,忽然感觉屋中气息不对,她猛地转头看向门口。

    只见容景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正看着她和夜天逸,面色一如既往清淡温润,如诗似画,眸光也极为平静,只是静静地看着这边,但她却感觉到了浓浓的冷意。她面色微微一变,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一个字也说不出。

    她忽然悔恨自己若是恢复记忆的话,就不会如此被动了!可是她如今偏偏没有记忆。

    “既然你同意,就给冷小王爷将丹药喂下吧!”夜天逸将手心的丹药递给孝亲王,孝亲王立即接过,往冷邵卓嘴里塞去,他转头看向容景,面色并无异样,笑着道:“景世子来得正好,天逸医术欠佳,有大还丹保命,你再施以妙手,定能让冷小王爷性命无忧。”

    ------题外话------

    可怜的容景,大家一起为他默哀吧(⊙_⊙)

    小七不是沉默的羔羊,阿弥陀佛O(n_n)O~

    美人们想要对决更猛烈些不?O(n_n)O~┏(゜w゜)=&9758;

    谢谢下面亲们的钻石打赏鲜花!

    瀟湘風神(100鲜花1000打赏)、吕奶奶(100花)、juypjj(100花)、qigai123(10钻50花)、hua3389818(10钻)、阿婆的小木屋(5钻10花)、15985972958(188打赏)、花冠小乱(1钻2花)、chris08(1钻1花)、13826919081(1钻1花)、哭泣的笑脸(5花)、jmw123456(3花)、兮溪(1花)、草魔凌燕(2花)、abcd82003238(1花)、pangada(2花)、15726808426(1花)、燕子归来Py(1花)、15929559989(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二章 定情信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二章 定情信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