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恢复记忆

    云浅月一怔,老道是容景的师父?

    慈云大师和寺中几名长老也是大惊,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

    夜天逸也是一怔,但很快就恢复了神色,薄唇紧紧抿着,未发一言。

    云浅月想起刚刚她还想着从老道第一眼看她那不同寻常的一眼,以及后来进屋后对她不着痕迹的手下留情,再后来让她去杀容景,她还想着不是与她有渊源就是与容景有渊源。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老道居然是容景的师父。她看着容景,只见他并未看他,而是看着屋内的老道。她也移开视线,去看向屋内。

    “谁是你的师父?别胡乱叫!”不想屋内老道忽然板着脸对容景叱了一声。

    云浅月再次一怔,慈云大师等人亦是一怔,夜天逸此时面无表情。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容景吐出一句话。

    “狗屁的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老道哼了一声,不高兴地看着容景,警告道:“臭小子,别乱喊师傅,我可没收你入门,也没行拜师之礼,只不过教了你几招而已。还是十多年前我老道一时手贱。我可不承认有你这么个徒弟。”

    “师傅不承认也没关系,教了几招也有师徒情分在。”容景轻拂了一下水袖本来没沾染的尘土,缓步迈进了门。

    “半丝情分也没有!别来跟我套近乎,我老道可不吃这一套。”老道板着脸看着容景,“你进来敢强行分开我和秃和尚比试的话,我也照打不误。别以为你比门外那个夜小子有优势。你的白衣服不想被我踹几个大脚印子就赶紧滚!”

    “若是真能让师傅给她恢复记忆的话,强行分开你二人比试的办法倒也可以一试。”容景仿佛没看到老道板着的老脸,脚步不停,向他走来。依然是往昔的轻缓闲雅,不紧不慢。

    “臭小子,敢大言不惭,能耐不小啊!”老道斜着眼睛瞅着容景。

    “这些年虽然卧病在床,但也一直没耽误功力修行。否则岂不是给师傅丢脸?”容景来到老道三尺之距,停住脚步,看着老道,缓缓道:“师傅这十几年依然如容景儿时所见。风姿不减当年,武功却是更出神入化了,看起来师傅这些年过得极好。”

    “过得好不好也跟你没关系,别叫我师傅!”老道语气不好,脸色难看地看着容景,“臭小子,让我瞧瞧你的本事,你若是有本事分开我们。我就给门外那个小丫头解除凤凰劫。好话说在前头,我们二人每个人都有两甲子的功力,合在一起你可知道多具威力吗?不是我老道吹大话,能连这达摩堂夷为平地。”话落,他看向普善大师,“秃和尚,你说是不是?”

    “景世子,这死老道没说错!的确如此!”普善大师看着容景点头。

    “所以,你掂量掂量有没有强行分开我们的本事,你才几斤几两,别被伤得连魂渣都不剩了。”老道警告地看着容景,“识相的话赶紧滚出去,别在这碍眼。早知道你长大是这副温吞的德行,我老道才不会手贱教了你几招,这可是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儿。比被这秃和尚当年抢了媳妇还后悔!”

    “死老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抢你媳妇了?”普善大师恼怒。

    “怎么就没抢?没抢我怎么没说上媳妇!”老道也大怒。

    “那是你不得人心。人家姑娘都不正眼看你。”普善大师冷哼一声,“你怪我何来?”

    “想我当年仪表堂堂,要不是我当年走到哪里,你屁股后面追到哪里,天下人人都以为你我二人断袖。人家姑娘们如何不正眼看我?”老道也冷哼。

    “谁叫你酿的酒好喝来着!”普善大师难得地老脸一红,“这如何能怪我?后来我不跟着你了,开始改喝酒娘子酿的酒了。你干嘛还反过来追着我?”

    “我哪里是追着你?我喜欢酒娘子。”老道瞪眼。

    普善大师一怔,“你喜欢酒娘子就喜欢酒娘子呗!我也没干扰你不是?你还怪我做什么?”

    “你要是不碍事儿的话,酒娘子如何会嫁了一个穷书生?”老道提起往事,怒不可止。

    “我怎么就碍事儿了?不就去喝酒吗?你不是也说酒娘子酿的酒比你酿的酒好喝?也天天跟着我在那里喝?”普善大师提起往事,一副怀念的神色,“可惜,从酒娘子去了时候,她的后辈酿得再好我喝着也不是那个味,不过有胜于无,老衲还是满足的。”

    “你满足了?谁还我媳妇?酒娘子本来对我有意思,都是因为那断袖传言,她也以为我们那什么……我解释了八百遍都没人信!你个秃和尚,着实可恨!”老道花白的胡子一翘一翘的,可见此时心绪多么激动愤怒。

    “老衲后来不是为了你遁入空门了吗?你还没说上媳妇?还如何来怪我?”普善大师提起这个也愤怒,“我和尚别的不爱,女人更不爱,做和尚也不爱,就爱酒。要不是为了你的名声,我哪里不能种田喝一口酒,至于跑在来出家当和尚?喝酒还得偷偷摸摸的!”

    “你还说!若不是你遁入空门还好!你遁入空门之后,好不容易有个小美人喜欢我了,可是天下人人居然都说我背信弃义,喜新厌旧,你因为伤心才遁入了空门!将我的小美人眼泪汪汪给弄跑了,说什么成全我们……你个秃和尚,我老道哪辈子没给神明烧香,居然遇到了你。”老道越说越气愤。

    “这……这……”普善大师一时失语,看着老道,瞪眼道:“我哪里知道我出家了居然还不放过我?那你要我哪里去?难道死了不成?”

    “你死了更不成!天下人人还不说你为了我自杀?”老道气道。

    “那会儿你怎么不遁入空门?你若是遁入空门,估计没人说了!”普善大师看着老道。

    “你都遁入空门了!我还怎么遁入空门?我后来不是做了老道了吗?你个秃和尚!谣言不攻自破了!”老道胸脯一鼓一鼓的。

    普善大师没了声,二人提起当年之事儿,都满腹委屈。一个迫于无奈做了和尚,一个迫于无奈做了老道。

    云浅月站在门口汗颜地看着二人。想着世间真是无奇不有,今日的新鲜事儿尤其多。让她大开眼界了。她看向容景,只见容景一直站在二人面前看着二人吵嚷,一动不动。连神色都未变。她蹙眉,想着他该不会真要出手分开二人吧?夜天逸和她合力都不能分开二人,他功力即便再高,恐怕也难以做到!毕竟普善大师和老道合在一起四甲子的功力还有余,而容景不过是一甲子功力而已。

    “你们两个说够了吧?说够了我开始了!”容景淡淡出声。

    “臭小子,滚一边去!”老道骂了容景一句,“豆芽子还没长齐,便敢来大言不惭要分开我二人。别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景世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小心,你连一丝衣服片可都不剩了!”普善大师看着容景,连忙出声提醒。

    “若是我能分开你二人,师傅说话可算数?帮她解除凤凰劫?”容景看着老道。

    老道哼了一声,没说话。

    “既然师傅同意,那我就出手了!”容景话音未落,已经出手。“住手!”云浅月忽然冲了进来,一把拽住容景的胳膊。

    容景被迫住手,偏头看着她。

    云浅月认真地看着容景,从他清淡的神色她读不出他心中所想。她冷静地道:“你不要命了吗?我不准!”

    容景不语,伸手推开她。

    “你听到了没有?我说我不准!”云浅月声音加大。他从来到这里就一句话没对她说,她早先说的那些话都是屁话吗?没进了他的耳朵?四甲子功力合在一起,他有几个脑袋够玩冒险的?

    容景依然不言语,甩开被她拽住的袖子。

    “容景!”云浅月恼怒地看着容景,沉沉地喊了一声,“你没听到吗?用不用我将你的耳朵扒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堵了什么?是不是堵了大粪?听不见我说的……”

    云浅月话音未落,容景忽然出手,一缕指风扫过,点住了她的哑穴。

    云浅月的声音戛然而止,身子霎时被定住,僵硬得一动不能动。她心底一沉,只见容景不再看她,衣袖轻轻一甩,她的身子轻飘飘飞出了门外,越过了夜天逸,轻飘飘落下,立在了慈云方丈身边,只听他淡淡道:“慈云大师,替景看好她可否?”

    慈云大师面色一变,急声道:“景世子,这可不是小事儿,你可不能拿生命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大师帮我看好人就行!”容景不再看外面。

    慈云大师看了一眼夜天逸,见夜天逸面无表情地看着禅房内,他转头看向云浅月,见云浅月脸色极其难看,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禅房内,他想着即便他进去,也拉不回景世子,无奈一叹,点点头,“好吧!景世子放心!老衲定然看好浅月小姐。”

    “多谢大师!”容景吐出一句话,忽然对着普善大师和老道二人合在一起的双手出手。

    云浅月张口大喊,可是一丝声音也没发出。她想攥拳,从手臂到手掌到手心都是僵硬无比,似乎血液都冰冻住了一般,一动不能动。她只能睁大眼睛看着禅房内,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一抹白色的身影上,这一刻是怒是恼还是气愤或者无力,任何情感都苍白。

    “果然是有几分本事!不给我老道丢脸!”老道哼了一声,对容景出脚。

    容景并不理会老道的脚功,仿佛没见到对着他踹来的脚,凝聚内力灌注于双掌,一股强大的气流直直对准普善大师和老道黏贴的手掌。

    “你个死老道,他可是你徒弟,你真下得去手?”普善大师这回也顾不得踹翻不踹翻棋盘,出脚去挡老道踹向容景的脚。

    “你个秃和尚,看你如此维护他,他不是我的徒弟到像是你的徒弟!”老道一脚没踹到容景,反而踹到了普善大师挡来的脚上。

    桌子因为承受不了二人的动作,棋盘被打翻,棋子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我和景世子是忘年交。你个死老道有这样的徒弟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普善大师虽然挨了一脚,但也不是吃亏的主,一个回旋倒勾,也踹了老道一脚。

    “我才没有这样的徒弟!他要做我的徒弟下辈子吧!”老道冷哼一声。见容景掌风对着他和普善大师贴在一起的双手袭来,他内力吸着普善大师的双掌连带着普善大师凌空而起,堪堪躲过了容景的掌风。

    “你个死老道,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还配做人家师傅!”普善大师骂了一句。内力被老道牵制着凌空而起。

    二人身子虽然离开,但手脚却没闲着,双掌对贴在一起抽不出,双脚过起招来。

    容景一掌打空,看着二人,眸光一闪,忽然转回手腕,内力随着他撤回,他衣袖轻轻一拂,地上散落的棋子忽然尽数收于袖中,又顷刻间呈天女散花之势对着二人包拢而去。并未向夜天逸和云浅月一般只攻老道,而是包括普善大师在内,棋子尽数打向二人周身各处穴道。且每一颗棋子都倾注了他的内力。

    “好!”老道怪叫了一声。

    “好!”普善大师也赞了一句。

    二人身子在棋子包卷而来的空挡顷刻间交换了个方位,身体各处散出真气,围成一个真气圈,棋子还没靠近二人身子,便齐齐被真气圈都挡了回来。棋子受二人强大的真气灌注,此时却反过来打容景周身各处穴道。

    三人三股强大的真气汇聚,禅房颤了颤,禅房上的瓦片承受不住重力哗啦啦从房顶上滑下,霎时噼里啪啦的声响响彻在达摩堂后院。

    云浅月心刹那提到心口,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容景。

    只见棋子靠近三寸之处,容景身子忽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真气,自成一个光圈,棋子再不能前进一寸,围着他周身三寸之处形成了一黑一白两道光圈。黑白棋子将他包裹,月牙白的锦袍像是围了两个呼啦圈,可以清晰地看到青色的雾气在他周身各处游走。

    “居然还大成了!你个臭小子运气到不错!”老道看着容景,老眼现出称赞之色。

    “景世子天纵奇才!你个死老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让人家喊你一声师傅!”普善大师也赞叹地开口。这种吸纳他二人功力不过须臾之间就为己用的功力天下间只有天地真经最后一重包罗万象才能做到。但也要有强大的内功做基础。景世子不到弱冠,有一甲子功力本身就是骇人听闻,何况居然还练成了天地真经的包罗万象,虽然才仅是初级,便已经足够令人骇然惊异的了!

    “两位小心了!”容景看了一眼二人,淡淡出声提醒,话落,围绕着他的黑白子形成的两道光圈忽然破出一个小口,他的身子冲破真气从这个小口闪了出去。他出去之后,衣袖轻轻一拂,看起来虽然轻,但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灌注在两道光圈上,两道光圈受他力度驱使,快若闪电地向着普善大师和老道中间砸去。

    普善大师和老道一惊,即便两人加起来四甲子的功力,因为彼此牵制了一些,又被容景包罗万象化为己用借力打力了一些,所剩不过两甲子功力,明明可以应付容景一甲子的功力,但此时二人怎么也想象不到容景发出的威力也有两甲子的功力。两人住了打斗的脚,因为这排山倒海的威力来得太大,二人黏在一起,再想躲闪已经不及,只能齐齐用护体真气抵抗。

    只听“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重响,禅房承受不住大力轰然倒塌!

    云浅月只觉心跳在这一刻停止了,看向那禅房在她眼前顷刻间夷为平地。砖头瓦片、房梁拱柱,全部碎裂,整个灵台寺的山似乎都震了几震。她眸光聚成一线,暗夜下,似乎已经分不清什么是黑的,什么是白的。

    “普善师叔祖!”慈云方丈和几位长老面色大变,人人骇立在原地。

    “世子!”弦歌从暗处现身,一张俊脸惨白如纸地看着倒塌的禅房。

    几人喊声落,倒塌的房屋碎物下突然有两个人破土而出,二人出来后分别打了两个滚才站稳身子,一人身着道袍,一人身着僧袍,灰头土脸,虽然看不出摸样,但都知道是普善大师和老道无疑,二人粘着的双手分开了。

    “景世子!你怎么样?”普善大师刚站稳身形,便急急看向倒塌的房屋。

    “臭小子!想不到真有两下子!死了没有?”老道也看向倒塌的房屋。

    “世子!”弦歌惨白着脸向倒塌的房屋走去。

    “景世子!”慈云大师等人此时也连忙跟在弦歌之后走向倒塌的房屋。

    几人喊声落,倒塌的房屋里无人出来,也无人声传出。

    云浅月忽然闭上眼睛,她刚闭上眼睛,只听他身后传来一声温润的声音,“我在这里!”

    她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想转过头去,却身子依然僵硬,一动不动。

    “世子?”弦歌惊喜地转身。

    慈云大师和灵台寺几位长老也齐齐转身,当看到容景完好无损地站在云浅月身后,人人面带喜色地看着他。所有人的目光刚刚都盯着倒塌的房屋,不知景世子是如何出现在众人的身后。但无论如何,只要没事儿就好。众人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果然不愧是景世子!老衲佩服!”普善大师赞叹地看着容景。月牙白的锦袍连半丝灰尘都不曾染上,可见在房屋倒塌之前他已经出来了。

    “功夫还算马马虎虎!”老道哼了一声。

    “死老道!这叫马马虎虎?险些将我们两个活埋了!怎么不将你砸死?”普善大师看着老道瞪眼。

    “区区一个小破禅房,还能埋住我老道?笑话!”老道抹了一把脸上的灰,看着容景,“还算你有几分本事儿,我老道答应给小丫头解除凤凰劫。”

    “多谢师傅!”容景淡声道谢。

    “不用谢,是你自己求得的!”老道挥挥手,向云浅月走来,几步就来到了她面前,仔细看了她一眼,忽然出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云浅月僵硬的身子一松,冰冻的血液瞬间流转,她并未回头,身子依然一动不动地站着。脑中想些什么,又没想些什么。只觉得这一刻天地之大,她渺小至极。

    “小丫头,盘膝坐下!我老道这就给你解除凤凰劫!”老道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站着不动,仿若未闻。

    “怎么?你小丫头不想解除凤凰劫了?”老道斜眼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依然不动,也不答话。

    “臭小子!看来你白费一番功夫了!这小丫头如今不买你的账,不解了!”老道看向容景,对他挑了挑眉。

    容景站在云浅月身后并未上前,看着她的背影,面色清淡,也并未答话。

    “浅月小姐!老衲虽然会无上真经,但的确如死老道所说,少林寺的无上真经虽然可以解除凤凰劫,但也是强行破除劫印,一个差错,便对你身体造成伤害。如今这死老道懂得如何破解凤凰劫的门路,定然不会损伤你身体根本。过了今日你不解的话,可就没有明日了!老衲二十年没见着这老道的踪影,你若不解,天下之大,等他走了,你后悔再想找他可都找不到了。”普善大师走上前来,对云浅月道。

    “好!”云浅月忽然开口,声音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话落,她盘膝坐在地上。

    “师叔祖,道长,请移至前面禅房,这里不适合解除封印。地上凉气重。”慈云大师走过来,看着云浅月,对老道和普善大师建议道。

    “如今是伏天,这么点儿凉气算什么!这小丫头若是连一点儿凉气都承受不住,等一会儿老衲施展功力她岂不是更承受不住?”老道说话间盘膝在云浅月对面坐了下来。对普善道:“秃和尚,你在我身后助我。我刚刚损失了一半功力,恐怕不够!”

    “好!”普善大师盘膝坐在老道身后。

    “告诉你,别趁机对我下手啊!”老道回头瞥了普善大师一眼。

    “你个死老道,我要想杀你几十年前就杀了,多少机会?你那时候抱着酒坛子醉得昏天暗地,我若是不将你拖回去就睡着冰天雪地里被雪埋住冻死了。哪里还有你如今活蹦乱跳的来和我比试!”普善大师叱了一声。

    “几十年前的旧账了,亏你不脸红还说出来!”老道鼻子哼了一声。

    “老衲不和你理论,赶紧开始吧!”普善大师不再理会老道,对云浅月背后的容景道:“劳烦景世子护法。”

    “大师放心!”容景温声开口。

    “慈云,你带着人都退下吧!这里站了这么多人做什么?”普善似乎这才看到灵台寺的所有僧人都齐集在了达摩堂外,皱了皱眉,对慈云方丈吩咐了一句。

    “是,师叔祖!”慈云方丈对身边一名长老低声吩咐了一句,那名长老立即向外走去。

    “七皇子,你内腹被震伤,还是赶紧坐下来调息吧!”普善大师看着站在一旁的夜天逸,缓缓开口。

    “我无事。”夜天逸摇摇头。嘴角的血迹未擦,胸前的血迹已经干枯,他站在不动,凤目一眨不眨地看着云浅月。

    普善大师心里叹息一声。老道哼了一声,忽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双手凝聚内力,两道冰蓝的光汇聚在他双手中指指尖,形成一小道蓝色的光圈,他对准云浅月出手,两只冰蓝的光圈一对准云浅月的百会穴,一对准她的眉心印堂处。

    云浅月忽然闭上眼睛,只感觉两道强大的力量瞬间通过两处穴道直抵她脑海深处,且迅速在她脑海深处占据左右脑两端,在里面盘旋两三个来回,忽然两道光圈齐齐向她脑海深处那处阻塞而去。很快就到达那处阻塞,一左一右,形成一个半月的连环,对那处阻塞进行拉伸。

    云浅月头突然疼了起来,拉扯之间,像是有一把锯齿在她脑中挥舞。全身所有的感觉和思想都汇聚在那一点。有一种灵魂脱离身体的痛。可是脑中虽然痛,但这痛却并未传达进她心里。她只觉得心里木木的,如一堵厚厚的墙,似乎堵死了身体心里与大脑的串联。

    这一刻,按理说这疼痛是她前世今生以来感受到最疼不过的痛,可是她却觉得这痛是如此之轻,因为到达不了她心里。到达不了心里,她却丝毫也感觉不到疼。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老道大喝一声,“秃和尚,助我!”

    “好!”普善大师应了一声,在老道背后出掌,将真气渡入他体内。

    二人显然是熟悉彼此武功,且了解甚深,不必适应,便很快就将功力融合在一起。

    云浅月只感觉脑中本来松懈的两道功力顷刻间又翻涨了一倍。如在她脑中形成两个大光圈,须臾之间两个大光圈合于一处,像是一把巨斧砍下,她似乎听到大脑中“砰”的一声,像是礼花爆炸,无数的图片如开了闸的洪水,汹涌而出,无数人的脸,有熟悉的,有不熟悉,有小孩,有大人,无数的事件,无数的片段,无数的情景……

    那是属于她被封锁了十几年的记忆!奔腾而出,让她几乎承接不住!

    无数片段如流水般奔腾流过,她脑中像是划开一道长长的长河,由她铺就,参与,搭建的长河,长河一寸寸拉长,延伸……

    其中有一个女子,容貌绝美,依稀与她有几分相像。坐在云王府浅月阁窗前的藤椅上,怀中抱着一团锦被,锦被里露出一个小脑袋,依稀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须臾,那小女孩变大了一圈,裹着的锦被换成了薄薄的毯子,然后转眼之间,小女孩穿着紫色的小袄子,似乎一岁多,乖乖巧巧地坐在女子的怀里,再然后小女孩似乎又大了一岁,剥葡萄给女子吃,女子含笑看着她,眉眼温暖慈爱,再之后,女子苍白着脸躺在床上,小女孩站在床前,紧紧抿着嘴唇看着女子,再之后,云王府大门口,所有人披麻戴孝,送一台棺木出府,小女孩走在棺木旁边,纸钱从空中飞下,打在棺木上,打在她的身上,她小小的脸现出与年龄不符的忧伤……

    其中有两个小男孩,一个穿着白色的锦袍,小小年纪,便眉目如画,如仙子神童,少年老成;一个穿着雪青色锦袍,依稀像是小时候的小七,眉目俊逸,小小年纪,便现出聪慧尊贵,同样少年老成。

    五岁时老皇帝的四十五大寿,她将穿白色锦袍的小男孩推下了湖,后来救上来之后没了气,她给他做了人工呼吸。同一年,雪青色锦袍的小孩搬到了她家隔壁,每晚闲得无聊,她便找他坐到墙头去看星星,讲故事,有时候一夜一晃而过,第二天小男孩早课耐不住困意睡在了课堂上,回来对她抱怨挨了师傅板子,可第二天还是接着和她一起躺在墙头看星星,听故事。

    同一年,白色锦袍的小男孩在文武大会上以八岁稚龄技压群雄,被老皇帝封为天圣第一奇才,可是她并没见他有多高兴……

    同一年,荣王府的荣王受了瘴毒死在途中,荣王妃自缢殉夫,那爱穿白色锦袍的小男孩一下子失去了双亲,她跑去安慰他,却被他抱住当枕头胳膊被压麻了一夜……

    同一年,她亲眼目睹了一场血腥杀戮,文伯侯府满门遇害,她从杀戮中偷偷救出了一个小男孩,怕暴露,她谁也没告诉,乔装只身将他秘密送去了天雪山……

    同一年,她亲眼目睹了白色锦袍的小男孩中毒和受暗杀的所有经过,她借爷爷的名义给她送去了一颗大还丹。从此后,那小男孩再未出府……同一年,她开始追在一个爱穿黄袍子的小男孩身后,遭他白眼也不知后退……

    同一年……

    十岁时,雪青色锦袍的男孩已经长成了少年,丰神玉润……

    十岁时,白色锦袍的男孩也已经长成了少年,如诗似画……

    “大功告成!”老道忽然大喝一声,收了手。

    普善大师也缓缓收手,苍老的声音难掩喜色,“恭喜浅月小姐解除凤凰劫!”

    ------题外话------

    终于恢复记忆了!我知道美人们等急了!O(n_n)O哈!

    月儿要开始强大了!期待吧~(⊙_⊙)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szbanban(100钻)、juypjj(5200打赏)、zhejiang2834(5钻50花)、raphaellion(10钻)、keykey131488(5钻5花)、goodbykiss(1钻)、13809892878(1钻1花)、花败不堪(1钻)、171697397(1钻1花)、cfecrown007(100打赏)、唯美式憂傷(1钻)、1053436070(1钻)、宝井小蝎(1钻)、18310730281(1钻100打赏1花)、风韵三十(1花)、弄潮(1钻)、彼岸珠(5花)、yuyu998075(3花)、李莹1987(1花)、芬芳满圆(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一章 恢复记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一章 恢复记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