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你就是你

    弦歌似乎没想到云浅月追来,他一怔,瞬间勒住马缰,马车停住,他惊喜地看着她。舒骺豞匫他就知道浅月小姐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不是对世子没有心,即便恢复记忆,她和世子之间发生过的事情也是抹消不掉的。

    云浅月看了弦歌惊喜的脸一眼,目光略过,看向车厢。车厢帘幕紧闭,她看了片刻,车中无动静和也无声音传出,隐隐约约可以感知到里面人往日轻浅若无的呼吸今日有些浊重。她唇瓣紧紧抿起,并未说话。

    “浅月小姐,世子他……”弦歌见云浅月只看着车厢半响不说话,终于忍不住开口。

    “弦歌!”弦歌刚一开口,容景出声打断他的话。

    弦歌说了一半的话顿时吞了回去,他哀怨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垂下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只看着容景出声的地方,依然未开口。

    “我当是谁这么大的架子!原来是景世子!”风烬闭着眼睛忽然睁开,看着紧闭帘幕的车厢,扫了一眼云浅月紧抿的唇瓣一眼,趴在她肩膀上凉凉地道:“我见你脸如今也不热啊!怎么两个月而已,就上赶着贴人家冷屁股了?”

    云浅月脸色微微一沉。

    “看如今这等情形,瞎子都能看出来,人家不过是耍耍你而已,如今耍够了,自然不理会你了。你过来拦住管什么?人家骄傲得对你不屑一顾,连一句话也不想对你说,连一面也不想见你。”风烬对云浅月赖洋洋地道:“我看你还是收回什么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吧!人家住的可是金玉满堂的黄金屋,吃得可是山珍海味珍奇物,穿的可是天蚕锦衣价值万金,怎么能是你这个什么都不讲究有一口吃的和一件穿的就饿不死的小废物能配得上的?”

    弦歌忽然抬起头,死死地盯着风烬。

    云浅月恍若未闻,微沉着脸看着车厢。

    “云端高阳,才华灌满,大名鼎鼎,天下推崇。不过也就是一个病秧子而已。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风烬话落,无视弦歌的怒意,忽然冷哼一声,“快点儿走!我饿着呢!”

    “最好饿死你!”云浅月忽然收回视线,对风烬瞪了一眼,一转马缰,骏马让开车前,她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返回向城内而去。

    弦歌见云浅月就这么走了,脸色发白,对车内急喊,“世子!”

    容景仿若未闻,并未出声。

    骏马与马车错身而过,云浅月忽然无声笑了一下,似嘲似讽。

    风烬邪魅地扯着嘴角看了一眼车厢,收回视线继续趴在云浅月身上闭上眼睛。他眼睛刚闭上,只觉身后一丝冰凉入骨的寒意袭来,他一惊,宝剑瞬间而至,已经直达他后心。他邪魅的笑意收起,面色微变,知道躲闪不过,便不再躲闪,一动不动地趴在云浅月肩上。

    云浅月一惊,袖中的红颜锦瞬间飞出,堪堪在距离风烬后背心一寸之处缠住了从背后袭来的剑,她调转马头回身,没看见人,只看到车帘紧闭,弦歌睁大眼睛坐在车前。她微微皱眉看着被红颜锦缠住的宝剑。这柄宝剑极薄,仿佛像一片超薄的冰,剑身点点寒光,像是缀了雪花。

    “我以为恢复记忆之后,这天下间除了夜天逸外无人让你能对我出手。原来我竟错了。”容景忽然淡淡出声,“连一只阿猫阿狗都让你珍之视之,对我出手了吗?”

    风烬闻言面色大怒,刚要开口,云浅月一摆手,拦住了风烬。风烬虽然不甘,但并未言语。而是死死地看着容景的马车。

    “红颜锦给你,可不是让你对我出手的!”容景话落,被红颜锦缠住的宝剑被一股大力一袭,不见有多大力道,却是让那把宝剑挣脱了红颜锦,顷刻间飞回了车内。他又淡淡扬眉,漫不经心地道:“风烬吗?风阁阁主,十大隐世世家风家目前寻找的继承人,即便没有武功,我也能杀了你。”

    容景话音未落,风烬宝剑瞬间出销。

    “住手!”云浅月低喝,出手拦住风烬。

    风烬收回视线恼怒地看着云浅月。

    “别忘了我警告过你的话!”云浅月板下脸。

    风烬瞬间宝剑入销。撇过头,不再看云浅月,亦不再看容景的马车。

    “容景,风烬是我的家人!不同于云王府的家人!”云浅月看着容景的马车清声道。

    “哦?他是你的家人?那夜天逸是你什么人?”容景似乎淡淡扬眉。

    提起夜天逸,云浅月抿唇不语。夜天逸是她什么人她说不出来,家人不是,朋友不是,挚友不是,爱人不是,伙伴也不是。是一个界定在所有情感边缘又脱离所有情感之内的人。但是风烬是她家人。她很清楚!这一点从很早之前她将他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那个比她长了几岁的男孩子遍体鳞伤经脉尽断,只剩下一口气之时,她从鬼门关救回了他的命,从那一刻起她就清楚,此生他是她的家人,他来照顾他!

    “不知道吗?”容景挑眉,又问,“那我是你什么人?”

    “你就是你!”云浅月手中的红颜锦攥紧。

    “好一个我就是我!也就是说如今我就成了和你没关系的人了,是吗?”容景再次挑眉。语气微微嘲讽,“云浅月,我就知道是如此!”

    云浅月清澈的眸光忽然一紧。

    “弦歌!赶车!”容景吩咐。

    “世子……”弦歌坐在车前不动。

    “弦歌,你越来越不听话了!你的位置是不是以后该让青泉代替了?”容景声音一沉。

    弦歌面色一变,连忙挥起马鞭,停住的马车立即走了起来。他不明白世子是怎么想的,拼尽功力分开普善大师和老道让浅月小姐恢复记忆。如今人记忆恢复了,他却如此!浅月小姐能回来找世子,世子不及时抓住。如今又有“墨红一动风云震”的风阁阁主,从来不曾在世人面前露面,如今浅月小姐恢复记忆后,首先就是接出了他。看浅月小姐对他的维护又不同于七皇子,若是真和浅月小姐就这么断了,那世子岂不是……

    “容景!你我十年……你非要将你变成不是你吗?或者将我变成不是我吗?”云浅月看着马车,手中的红颜锦再次飞出,顷刻间缠住了前面拉车的马头,拉车的宝马瞬间止步,再不能前行。她看着紧闭的车厢,紧紧抿了抿嘴角,声音极轻。

    车中容景不答话,沉默。

    “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我说的不是玩的!”云浅月忽然移开视线,抬头看天,此时天色微亮,冲破了黑夜黎明破出一丝曙光。可是她心底此时却不见黎明,昏暗一片,“可是你从来未曾相信过我!”

    车中容景的气息似乎变了一变。

    “我失去记忆,这两个月重生。抛开记忆中的人和事儿,记不住所有人。夜天逸回来出现在我面前,也未曾让我记起一丝半点儿,却独独你让我开启了一个记忆的片段。就因为那一个片段,我扔了夜天逸的杨叶传书,接受了你。那是心之本意。”云浅月继续看着天空,黎明清冷的风拂过她单薄的绫罗纱衣,她的身体忽然比此时的风还凉几分,“可是你呢?你用尽办法让我沉沦,可是自己却清醒地看着我沉沦。不是吗?这段感情你用尽筹谋和心机,可是你的心和感情在筹谋和心机手段中还剩下多少用来对我?”

    车厢微微一颤,容景的气息又变了一分。

    “让我沉沦在你的怀抱。你要证明什么?证明你比所有人在我心目中都有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吗?还是证明你比所有人都厉害,短短时间就让我对你生死相随,不离不弃?陪着你一起疯?或者还是想证明我心中其实一直有你,不过从来不承认罢了!”云浅月忽然冷笑一声,“容景,若是我说的这些都对,那么你成功了!”

    车厢静寂,忽然没了声音。

    “你拿自己的命和我开玩笑吗?你如今又不吃药不理会伤口是想我如何?你用受重伤换我将失去的记忆找回来我该感谢你吗?或者是该谢的!毕竟你做到了夜天逸没有做到的。可是我为何要谢?”云浅月从天空收回视线,看向马车,目光清冷,一字一句地道:“告诉你,我是因为你,才失去了记忆!”

    容景忽然挑开车帘,看着云浅月。

    “夜天逸要回来了!我为了给你我一个机会!”云浅月看着容景,他如画的眉眼今日较之以往清透白皙异常,她看着他突然露面,神情没有半丝变化,“我从出生那一刻起就会记忆,如何不知道娘亲离世前给我下了凤凰劫?如何不知道我不能强行运功冲破最后一重凤凰真经的封锁?如何不知道会失去记忆?我愿意用我所有,包括如今被我视为家人的风烬和所有人来忘却前尘往事,换一个重生。我做好了此生不再记起的准备!”

    容景凝视着云浅月,眸光忽然一动不动。

    “可是你呢?你自始至终只看到了我眼里装的人太多,从来不肯相信我能为你做到何种地步!既然如此!你不是你,还能是谁?”云浅月冷笑一声,忽然一松红颜锦,看着容景冷漠且平静地道:“容景,我们完了!”

    容景面色瞬间清透如明镜,如玉的手扣紧车壁,指尖清白一片。

    红颜锦从云浅月手中飘出,轻飘飘挂在了马头上,她不再看容景,一转马缰,双腿一夹马腹,停驻了的枣红骏马四蹄扬起,向城门而去。再未回头。

    风烬坐在云浅月身后,手里揪着她一缕发丝忽然脱落。

    一骑两人转眼间就进了城门。

    弦歌木立当地,看着云浅月离开,又看看挂在马头上的红颜锦。他的脸惨白一片,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这个结果。浅月小姐原来竟然是为了世子才……他白着脸看向容景。

    容景眸光似乎凝住了一般,看着城门一动不动。本来就没有几分血色的薄唇此时已经全无血色。黎明清冷的风吹来,打到他露出的脸上身上,连发丝也凝定不动。

    弦歌想着世子怕是未曾料到浅月小姐是为了他才冲破凤凰真经最后一重封锁凤凰劫失去记忆的吧?谁能想到?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世子痴心十年算是对他最好的回报。可是他看了一眼挂在马头红颜锦,又觉得这种回报不如没有。他看向容景半响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整个人似乎定住了一般,忍不住开口,“世子,我们回城吧!浅月小姐对您如此,怎么可能真和您断了?”

    容景恍若未闻,依然一动不动。

    “世子!”弦歌急了,跳下马车走过来想摇醒容景。

    弦歌还未碰到容景的手,他忽然收回视线,看了他一眼,落下帘幕,嗓音极哑地吩咐,“去军机大营!”

    “世子!”弦歌看着落下的帘幕,如今还去什么军机大营啊!

    “我说去军机大营!”容景声音忽然一沉。

    弦歌身子一颤,本来要掀起帘幕的手垂下,他看了一眼城门再无人进去也无人出来,他转身走回了车前,看着马头上挂着的红颜锦,低声询问,“世子,这红颜锦……”

    “拿进来!”容景道。

    弦歌立即将缠绕在马头上的红颜锦挑开车帘递给容景,容景伸手接过。弦歌又看了一眼城门,暗暗叹息一声,坐回了车前,一挥马鞭,马车向军机大营而去。

    车中,容景靠着车壁而坐,如玉的手轻轻地抚着红颜锦。车中光线昏暗,对比下,他月牙白的锦袍如白雪,玉颜清透白皙异常,刚刚对风烬出手的宝剑此时静静里躺在他身侧,泛着点点冰光。他静静看着红颜锦,许久,低哑的声音轻若无声,“我怎知……”

    话音未落,他闭上眼睛,车中恢复静寂。

    清晨的阳光出来,打在马车上,通体漆黑的马车如蒙上一层暖暖的光色,可是似乎也照不化车中的温暖以及闭着眼睛的那个人。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入了军机大营。

    云浅月纵马进城,奔了一段路,她忽然收住马缰,抿着唇看着前面的长街。如今天还未亮,街道上一个行人也无。只有巡逻一小队士兵走过,见到她都慌乱地避开路。

    “原来这两个月没有收到你任何信息是因为你失忆了!”风烬此时已经不再趴在云浅月身上,目光随着她看着长街尽头。

    云浅月沉默不语。

    “居然是为了容景失忆!”风烬语气不是以往的邪魅,听不出任何情绪。

    云浅月依然沉默。

    “我竟不知道这些年原来在你心目中最重的人是他!”风烬忽然冷哼一声,伸手一推云浅月,云浅月一个不稳,被他推下了马,他看着她怒道:“我们所有人都不及他,能让你说舍就舍了,既然如此,你恢复记忆做什么?”

    云浅月双脚沾地,看着风烬。

    风烬一句话落,不再看她,忽然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前蹄扬起,又踏地一声驻地不前,他照着马腹就踹了一脚,骏马承受不住疼痛,撒开蹄子狂奔起来。直直通向长街尽头。

    云浅月看着风烬扔下她骑马离开,直到消失身影,都没回头看她一眼,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许久,她收回视线,忽然苦笑了一下。什么叫做得不偿失,大概就是如此!

    从来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那一刻看到自己变成了小小的婴儿,看到抱着她的古装绝美女子,看到坐在屋中的俊美却微显病态的男子和一个摸样俊秀的小男孩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她。看到一屋子穿着古装的丫鬟仆人,说着王爷王妃世子的话,她就清楚地知道她灵魂轮回重生了,而且来到了一个未知的古代,并且带了前世的记忆。她不再是李芸,她是云浅月,云王府嫡女。那个俊美却微显病态的男子是她的父王,而女子是她的母妃,那个小男孩是她的哥哥,云王府的世子。

    那日她来不及惊异以及表露各种情绪就耐不住婴儿身体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刺激睡了过去。醒来后,只看到是她娘亲的女子躺在她身边,屋中并没有那个被她称之为父王的男子和那个小男孩。她静静地看着女人,嘴角不由露出笑意。女子似乎也感觉到了她对她笑,也温柔地摸着她头对她笑了一下。她想着老天是想换她一个家和亲情吗?上一世没有家和亲情,这一世让她重生了。

    可是从那日起,一直半年,她再未见到是她父王的男子,那个小男孩时常拿了小鸟小虫子小蛐蛐过来逗她玩,女子脸上时常露出伤色。她想着大约王爷和王妃感情不好吧!古代寻常富贵男子都三妻四妾,更何况王爷?哪个女子不想唯一?

    小男孩不来的时候,女子喜欢将她抱在怀里静静地看书,她便也陪着她安安静静看书。她已经很小心翼翼,但女子很聪明,还是很快就发现了她居然会看书,她惊异了片刻,便对她柔声笑道:“我的月儿真聪明!”

    她想着不是她聪明,而是她有前世的记忆!但她那时不会说话,即便会说话,想必也不会说。只能让女子以为是天赋异禀了。

    后来女子找了各种书翻给她看,遇到她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还会耐心地讲解给她听。小男孩嫉妒地看着她,她就对他得意地笑。

    半年后,她会试探地发出娘的音,女子抱着她欣喜不已。她也很欢喜!

    小男孩让她喊“哥哥”,她偏偏不喊,他就用各种糖果诱惑她,她瞥都不瞥那些糖果一眼,小男孩急了,拿起一个糖果就塞进了她嘴里气嘟嘟地跑了,她吐不出糖果,憋得脸通红,女子吓坏了,将糖果费力从她嘴里掏出来,责令小男孩半年内不准再来浅月阁。女子言出必行,第二天小男孩眼巴巴地趴在浅月阁门外,却是浅月阁各处都有人把守。果然半年没让他进来一步。

    半年后的没几日,她的父王终于来到了浅月阁。再不是她半年前见到的那副病态,而是风度翩翩。温柔地对她娘问是否可好,将小小的她抱起来,可是她却感觉不到半丝亲情了,她想着大约是这半年时间将第一眼所见的亲情给磨没了吧!女子温柔含笑,不见半丝半年被冷落的不快,入夜,王爷并未留宿,离开了浅月阁。

    后来王爷时常来,却依然未留宿。

    半年后,她一岁,小男孩解了禁跑进来,对女子保证,他再不给给妹妹吃糖果了,不喊哥哥也没关系,让娘别禁闭他了,女子笑着点头,说,“你长记性就好!妹妹是用来爱护的。”小男孩很郑重地点头。而她却清清楚楚喊了一声,“哥哥!”,小男孩高兴得抱起他来转了好几个圈。笑声连整个浅月阁的花草都惊动了。

    一年半后,她会剥葡萄给女子吃,女子看着她笑得慈爱。往往这个时候小男孩也张大嘴,她就给他也剥一颗,小男孩吃着葡萄的时候鼻子眼睛都是笑。她想着有娘亲还有哥哥真好。父亲要不要没关系。

    可惜好景不长,快乐的日子没持续多久,在她两岁的时候,女子突然对她说要去北疆,很快就会回来,让她乖乖听哥哥的话。她虽然疑惑,但还是什么也没问点点头,女子去了北疆。

    女子走后,小男孩住进了浅月阁,当真有个当哥哥的样子,每日学着女子的样子将她抱在怀里给她念书听。那个时候他才五岁多而已。识得的字还没有她多,往往他一页字磕磕绊绊念完了,她已经睡着了。

    女子并没有如她说的一般很快回来,再回来已经是半年后。可是却中了一种无解之毒。名曰:紫草。她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眼泪在眼圈打转。女子却没有疼痛之色,只是不舍地对她说,“娘亲本来想多陪你几年,如今却是不行了。不过没关系,你还有哥哥。”

    她很想问,哥哥能代表娘亲吗?可是终究是没问!她没有能力挽救她的命。

    女子撑着一口气给她下了凤凰劫,对她说,“月儿,若是遇到了什么解不开的大难题,或者你将来不知道该怎么走路或者往哪里走路的时候,就催动功力,启动凤凰劫吧!它……能帮助你……”

    女子给她下了凤凰劫后就闭上了眼睛。再没睁开。

    后来云王府搭设灵堂,他的父王似乎留下了泪,那泪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泪!

    她那时候不知道凤凰劫是做什么用的,直到三岁生日时,爷爷将娘亲留给她的凤凰真经给她,她翻到最后一页时,才明白原来可以封锁住她的记忆。那个时候她就想,她管不住别人,但会管住自己,让自己永远的保持住清醒和理智,就如对待小七一般,清醒地将他派出去执行任务,清醒地看着那架飞机在维也纳上空爆炸。凤凰劫她永远用不到,是娘亲多此一举了。她会有什么解不开的难题呢!世间万路,但她会很清楚自己走哪一条路。

    可是她错了!

    以前皇后姑姑说了几次要她进宫,娘娘都没吐口,只有哥哥时常会进宫。娘亲过世后,她三岁生日之后,姑姑将她接进了宫。她看到了酷似小七的夜天逸……后来得知他不是小七转世,虽然失望,但觉得有这样一个像小七的人如今能看得见也算是她的一份幸运,毕竟小七已经灰飞烟灭了,连一丁点的骸骨都没留下。她失望变成释然,从此后将对小七的一半感情投到了夜天逸身上。

    夜天逸很讨喜,事事依着她,所有皇子中她看了个遍,还是觉得夜天逸最顺眼。

    这样一晃就到了五岁,老皇帝四十五大寿那日,容景进了宫,那时候她只觉得这荣王府的小世子长得真好,便一直盯着他看。而那个人一眼都没瞥她,正正经经规规矩矩颇有少年老成派头地坐在容王爷和容王妃身边,她看了半响,觉得这个人真无趣,便不再看他,无聊地把玩手指。

    老皇帝将她和秦玉凝的座位安排在一起,还笑言:“这两个小丫头文文静静,都有皇后的风范。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个都是她侄女呢!”

    她心里咯噔一声,那时才想起来她是背负着祖训要入宫的!她看向姑姑,见姑姑的脸僵了僵,便笑道:“皇上玩笑了!月儿顽皮,不及秦小姐规矩的!”

    老皇帝大笑。

    她看着老皇帝的笑,忽然感觉心底寒了寒,嫁入皇室吗?她不是她的姑姑太姑姑们!不由露出一丝讽意,但很快就发觉这样的表情不适合一个五岁的孩子,立即收敛了表情收回视线,却不想刚收回视线低下头便感觉一道目光落在她头上,她立即抬头,只见容景正用那种嘲讽的目光看着她。当发现她眯着眼睛看去,他似乎愣了一下,收回视线,不再看她。

    她想起娘亲在她一岁半时给她读天圣史志时候告诉了她一个秘辛。那是关于荣王和贞婧皇后的。后来历代云王府女子都会爱上荣王府世子。当时娘亲摸着她的头道:“我的月儿是值得世间最好的男子,荣王府小世子……其实不错!”

    她当时虽然听了,但过耳没过心。如今却突然就想了起来。她想着若是命运在她身上应验,那么她会爱上对面那个装模作样的小男孩,可是可能吗?她笑了笑,便不再理会于他。

    宴席进行了一半之时,老皇帝忽然宣布借此机会给太子、四皇子、七皇子分府。一在云王府旁,一在丞相府旁,一在德亲王府旁。她忽然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果然,她清楚地看到老皇帝身边的大总管陆公公在给三人抓阄时做了手脚,夜天倾的府邸在云王府旁,夜天煜的府邸在德亲王府旁,而夜天逸的府邸在丞相府旁。那一刻,她忽然看到了天圣江山的下一代继承人和下一代皇后。

    夜天倾和她是老皇帝的弃子!夜天逸和秦玉凝是老皇帝选定的!

    虽然老皇帝半丝也没表现出来,可她就有这种感觉。为了试验这种感觉,她暗中趁老皇帝和陆公公不注意,用从凤凰真经上乾坤斗转偷梁换柱了夜天倾和夜天逸的阄,夜天倾的府邸换到了丞相府,将夜天逸的府邸换到了云王府旁边。果然当时三人将抓的阄摊开,老皇帝的脸变了一变。她想着果然猜对了!

    当时她距离抓阄的地方最近,怕老皇帝起疑,所以跳下椅子,抓住夜天倾要她和夜天逸交换。夜天倾似乎懵了,她开始大哭大闹。终于惹了夜天倾反感,老皇帝大约是以为陆公公弄错了,便打消了疑惑,他对夜天倾笑道:“既然如此,你就和天逸换了吧!”

    夜天倾却第一次违抗了老皇帝的命令,坚决不换。且用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抓阄也有规矩,否则以一人的意愿打破的话,如何还有规矩?她清楚地看到老皇帝的脸当时就青了。虽然大哭大闹着,心里却是笑了,不想这时又看到了容景用那种嘲讽的眼光看着她。

    后来老皇帝只能照她偷梁换柱后的结果分派了府邸。夜天逸分到了云王府旁。

    宴席未散,他见容景离席出了殿,她便也找了个借口追了出去。一路跟到他鸳鸯池,他回头对她嘲讽地道:“不想嫁给夜天倾,原来你想嫁给夜天逸?”

    她忽然大怒,觉得这个孩子凭地讨厌,一把将他推下了鸳鸯池。他大概没想到她会推他下去,因为她推她的时候,没感觉到他做任何防护。她听着那一声“噗通”的落水声,只觉得心里痛快。坐在池边看着他跟落汤鸡一般爬上来。

    不想这一幕被随后跟着他们出来的夜轻染看到了,夜轻染跑到她身边看着鸳鸯池告诉她,“这个弱美人不会水,你知道吗?”

    他话音未落,她便跳进了水里。果然那人已经沉了底。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拖上了池边时,他已经没了呼吸。她咬了咬牙,给他做了人工呼吸……

    也许从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她将来有朝一日会启动凤凰劫!

    云浅月打住回忆,忽然笑了笑,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那么久远的记忆,如今却是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连容景当时那似嘲似讽的表情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你在笑什么?”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温润低浅。

    云浅月一惊,猛地回头,只见容景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

    ------题外话------

    美人们又造反了,我的小心肝啊,一颤一颤的……,>_<,

    卖糕滴,我一直觉得我是亲妈,怎么就木有人相信呢!我很忧郁……╮(╯▽╰)╭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月票月底清零!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szbanban(100钻)、染心夜(68钻16花)、不讨喜的丸子(30钻25花)、淡沫如湮(5钻20花1314打赏)、zyy741119(10钻)、yuanruo19(10钻)、nh533(10钻)、悠悠我心贤(3钻3花)、清夜画真真(10花)、yuanruo19(10花)、bigwendy(1钻)、小安flj(1钻)、kuankuan0317(5花)、梦归星尘(3花)、汐颜儿(4花)、luayn(1花)、袁凯红(1花)、风韵三十(2花)、jmw123456(3花)、快活城里神仙居(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四章 你就是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四章 你就是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