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那是圣旨

    云浅月一惊之后看向容景。夜天逸去请旨赐婚?老皇帝居然答应了?

    容景微变的面色不过一瞬,看了云浅月一眼,温声对外询问,“此事可属实?”

    “回世子,属实无误!”弦歌急迫地点头。

    容景收回视线,低头看着桌面,似乎静静思量。

    云浅月也定下心神,想着无论如何这一道圣旨不能让老皇帝发出去。她被赐婚给夜天逸就是被冠上了皇子妃的名头,她自然不想,想必容景更不想。若是她和容景在一起反了圣旨的话不是不可以,但是以目前云王府、荣王府两府以及依傍两府的人都要受到牵连,他们不是一个人。

    “西山军机大营这两日操练得太狠,士兵们太累,疏于防范失了火也是正常。”容景抬起头,偏头看向云浅月,笑问,“你说呢?”

    “嗯!”云浅月笑着点头。她也想到了西山军机大营,什么是老皇帝最看重的?是江山!守住他的江山的兵器就是军队。西山大营担负着守护京城重地的重要之职。老皇帝自然不会允许西山大营出事。这一招围魏救赵很好。

    “弦歌,吩咐下去。将西山军机大营的粮库烧了吧!”容景对外吩咐。

    “是!”弦歌立即应声,话落不见容景再吩咐,连忙问,“世子,皇上那里刻不容缓!我们就只烧军机大营的粮库吗?不着人去禀告皇上?属下怕……”

    “西山军机大营有皇上的眼线,第一时间会禀告回去。你只管吩咐下去就可以。要做到不留痕迹。”容景拦住弦歌的话,吩咐道。

    “是!”弦歌立即退了下去。

    容景重新坐下身,对云浅月柔声道:“吃面吧!”

    云浅月哪里还有心情吃面,摇摇头,“不吃了!”

    “你看看窗外,八十二岁的老人家亲手做的面,你忍心不吃?”容景向窗外瞥了一眼。

    云浅月看向窗外,只见张老不知何时在院中开始料理院中种植的那些草药。苍颜白发,八十老人,每一株草药都像是他的孩子,在悉心养护。她收回视线,重新坐下身子,拿起筷子吃面,到嘴的面条此时又觉得很香。

    将一碗面吃静,云浅月放下筷子,看向容景,见他早已经放下筷子,正看着面前的那一碗汤药皱眉,她瞥了他一眼,“快些喝,喝完我们进宫。”

    “你喂我!”容景坐着不动。

    “容公子,你该请一个保姆,我当保姆不够格!”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

    “保姆是什么?”容景不耻下问。

    “丫鬟!”云浅月吐出两个字。

    “原来是丫鬟,什么词到你口中出来都会新鲜一番。”容景笑了笑,看着云浅月,柔声道:“谁也代替不了你的位置。你喂我,我才能喝得下。”

    云浅月本不想理,以前只知道这个家伙毒嘴毒舌,黑心黑肺,从来不知道他若是好话哄起人来也是一箩筐。她好笑地端起药碗,放在他唇瓣,没好气地道:“喝吧!”

    容景皱着眉头张口。

    云浅月看着他眉头皱紧,因为吞咽喉结有规律地动作,喝药对他来说是最厌恶的事情,可是坐在这里还是如此优雅,她有些嫉妒地看着他。想着男人要这么美做什么?引人想犯罪!

    容景喝到一半住了口,对云浅月摇摇头。

    “不喝了?”云浅月挑眉。

    “不喝了!”容景道。

    “都喝了!一滴也不准剩下。”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这臭毛病必须得改改。这一碗药只闻到气味她就知道里面放了多少珍贵药材才熬成了这一碗。喝一半倒一半,简直浪费。

    “好!”容景很好说话地点点头。

    云浅月看着他,见他果然乖觉地喝了起来,想着这么听她的话,还算有救!见他一滴也没剩的将一碗药都喝完,她刚想表扬一句,容景忽然一推碗,将她抱住,俯身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顿时一阵苦味由他唇瓣传递到她唇瓣,霎时唇齿间都是苦的。

    云浅月瞪着容景,容景皱着的眉头疏散开,加深这个吻。

    直到云浅月气喘吁吁,容景才放开她,意犹未尽地道:“以后每次我喝药你都要在身边,这样才不觉得苦了!”

    云浅月满嘴苦味,苦到心里。天知道她也不爱喝药。她娇喘着瞪着容景,一时无语。

    容景看着云浅月,眉眼俱是深深的笑意。

    “真不想认识你!”云浅月撇开脸。

    容景轻笑,伸手将她拉起来,柔声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宫去给冷小王爷施针!”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刚站起来,脚一软,容景立即伸手将她扶住,笑道:“今日我没有让你累到啊,怎么回事儿?”

    云浅月红着脸瞪了容景一眼,警告道:“下次喝药规矩些!”

    “好!”容景点头,笑着牵了云浅月的手抬步向外走去。

    二人出了房门,云浅月看向院子中的张老,刚要说话,容景对她低声道:“不用告辞了,张老只喜欢我们来,不喜欢我们走。”

    云浅月住了口,想着张老真是一个有个性的老头!她点点头,看了一眼天色,拉着容景足尖轻点,顷刻间上了房檐,她脚步不停,施展轻功向皇宫行去。

    解除凤凰劫,恢复记忆后,她的武功高了一倍!

    “你如今武功比我高,一定要照顾好我。”容景偏头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看着前方,当没听见。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一丝功力不使,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都交给云浅月,叹道:“妻子比丈夫武功高真不是什么好事儿,我还是尽快恢复功力吧!”

    云浅月依然当没听见,想着他倒是会提前行驶权利!

    “都是那可恶的老道!”容景又叹息一声。

    云浅月听他提起老道,偏头看向他,“他真是你师傅?这件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没听他说吗?教了我几招而已。教一招也是师傅。”容景道。

    “老道有名号吗?什么时候教的你?”云浅月询问。

    “我也不知道他名号。大约就是十二年前吧!那时候我才五岁多,你才两岁多而已。还没出云王府的浅月阁呢,哪里会知道我的事情?”容景笑了笑。

    云浅月心思一动,十二年前?她的娘亲就是那一年去世的。她蹙了蹙眉,又问,“教你的是什么时候?老道这样的武功,和普善大师齐名,应该有名号才对,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教我那年也是这样的一个夏天。”容景浅浅道:“八十年前,普善大师未出家时候江湖上称翻云掌孙云舟,当时和他形影不离的一个人称作情花剑萧雨。后来翻云掌出家,法号普善,而情花剑在江湖独自游荡了一阵子,后来便失去了踪迹。普天之下无人知道他道号。你没听说过也是正常。”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那一年夏天,也是这个时候,那正是她娘亲去世的时候!她总感觉老道对她不仅仅是因为容景的关系。虽然没对她说过几句话,但很是亲近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出来,但就让她觉得亲近。

    “你是否觉得我师傅和你娘亲有某种联系?”容景询问。

    “嗯!”云浅月点头。

    “我也这么觉得!他那年出现在天圣京城只逗留了一日。我正巧出府遇到了他。他大约是见我资质不错,一时手痒,给了我已经失传的天地真经,还教了我几招。”容景笑道:“当时他可是没有悔意的,不知怎么的十几年不见如今见到我如此不待见我。”

    “估计是你小时候比较招人爱,如今不招人爱,招人恨了。”云浅月总结结论。

    “我小时候很招人爱吗?”容景挑眉,忽然恍然道:“哦,我忘了,你当时一直看着我,喜欢我的。”

    “不知羞!”云浅月愤了一句。

    容景轻笑。

    “如今老道走了吧?”云浅月又问。她当时恢复记忆就离开了,一是不想面对当时的夜天逸和让她疼了个半死的容景,一是想去西风崖下看看那些人。根本没想起去找老道探究这件事情。

    “嗯,离开了,还带走了普善大师!”容景点头。

    “若想找我娘亲的遗体,看来只需要以后有机缘了。”云浅月叹息一声。当年她娘亲离去时,她虽然小,但也是跟着去云雾山的,后来由隐卫抱着再去,发现云雾山陵墓的土被动过。她回去后一直暗中追查,却是片丝踪迹也无。知道发现哥哥被调换……想起此事,她立即问,“你将我哥哥如何了?”

    当时在她姑姑的寝宫里,她自然发现了躲在暗处的南凌睿!不过没点破而已。她走后知道容景会处理。况且直觉南凌睿不会害她,如今恢复记忆方才知道他才是他的哥哥!

    “他被我点住了穴道!”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看向前方,荣华宫隐隐约约现出宫殿的影子,他顿了顿又道:“如今大约还是在荣华宫的!”

    云浅月一怔,“你给他点住了穴道?你不知道他是我哥哥吗?”

    “嗯!”容景点头,“知道!”

    知道还点住了穴道!定然是南凌睿那张破嘴招惹容景了!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皱眉问,“你的穴道何时能自动解开?”

    “我不亲手给解的话,大约三日!”容景道。

    “你完了!”云浅月给了容景一个“你完了”的眼神,得罪南凌睿,没好果子吃的!那个家伙从就最喜欢记仇。

    “不怕!有你顶着我呢!”容景笑着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再说话,速度顿时快了一倍。大约一炷香时间,二人来到宫门口,云浅月本来想带着容景飞跃宫门而过。又想起他们进宫不能悄悄的进,怎么也要闹出一点儿动静让老皇帝知道的,于是拉着容景飘身而落,在宫门口停住身形。

    守门的御林军统领见二人来到,对身后一个小侍卫一摆手,那人立即向御书房跑了去。

    云浅月看了那名御林军侍卫统领一眼,拉着容景的手抬步迈进宫门。刚一进宫门,便迎头遇见夜天煜,夜天煜走得很急,险些撞到二人身上。他停住脚步,乍一看到二人似乎有些惊异,“景世子?月妹妹?”

    “四皇子何事如此急迫?”容景护住云浅月,轻轻拂袖,躲开夜天煜,保持三尺之距。

    夜天煜看着二人,目光在容景和云浅月身上流连了一圈,道:“是军机大营出了事情,父皇命我立即去军机大营查看!景世子不是应该在军机大营视察吗?怎么回来了?”

    “我是去了,军机大营的将领和士兵这两日一直昼夜不停在训练,很是疲惫,我想着改日再去,便回来了。”容景淡淡道。

    “那你知道军机大营出事儿了吗?”夜天煜又问,话落,又觉得问容景这样的话等于废话。他如何能不知道?况且军机大营出事也太巧了。偏偏是七弟找父皇请旨赐婚,父皇答应要下圣旨的时候。很难不让人怀疑是不是眼前这人动的手脚。若说容景没在宫中父皇身边和军机大营安插眼线,他自然是不信的!

    “嗯,刚刚知道了!”容景淡淡点头,叹道:“去年干旱,粮食的收成不好。今年的雨水也不是很勤,收成还很难说。如今军机大营出了这等事情,恐怕又要向百姓们增加赋税。实在令人忧心!”

    云浅月抬眼望天,他就装吧!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也是!所以父皇命我这就前去救粮,查看损失。据说发现的及时,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景世子、月妹妹,我先走了!”夜天煜看了云浅月一眼,对二人道。

    “四皇子快去吧!”容景点点头。

    夜天煜立即出了宫门,翻身上马,快马加鞭向军机大营而去。

    云浅月从天空收回视线,拉着容景刚要足尖轻点,准备向荣华宫而去,只见从通往御书房的方向疾步走来一人,正是文莱,文莱一见到二人就扬声喊,“景世子,皇上知道您进宫了!请您去御书房一趟。”

    云浅月脚步一顿。

    “奴才给景世子和浅月小姐请安!”文莱转眼间就来到了二人面前,匆匆对二人深施了一礼,对容景道:“景世子,皇上有请!”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看着文莱,温声道:“文公公,见你这么急,皇上可有急事?”

    “回景世子,西山军机大营出了事情,皇上得知您正好进宫,请您过去商议。”文莱垂下头,恭敬地道。

    “好!我这便过去!”容景松开云浅月的手,对她柔声道:“你先去皇后娘娘那里!”

    云浅月皱眉,不答容景的话,对文莱问,“文公公,御书房如今都有何人?”

    “回浅月小姐,如今御书房有很多人。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太子殿下都在的。”文莱立即回话。

    云浅月点点头,既然都在,那么容景即便折损了一半功力也没什么危险了,既然没叫她去,她懒得去老皇帝那个黄金屋。点点头,对容景道:“好,你去吧!我去姑姑那里。一会儿你要去太医院给冷邵卓施针的时候派人去荣华宫喊我一声就好!”

    “好!”容景点头。

    云浅月施展轻功向荣华宫走去,她身法极快,转眼间就消失了身影。

    文莱赞叹地看着云浅月,容景笑了笑,抬步向御书房走去。

    云浅月不出片刻就来到了荣华宫,荣华宫门口只有守门的两个小太监,她飘身而落,那两个小太监吓一跳,刚要尖叫,一见是她,连忙请礼,“奴才给浅月小姐请安!”

    “嗯,我姑姑呢?”云浅月看着二人问。

    “皇后娘娘在内殿。”其中一人回答。

    云浅月点点头,抬步向里面走去。一名小太监要快步向里面通报,她摆摆手,“不用通报了,我自己进去!”

    那名小太监立即止住了脚步。

    云浅月走到院中,便听到主殿传来熟悉的说话声,她一愣,秦玉凝怎么会在这里?她挑了挑眉,继续向里面走去,刚到门口,只听皇后问,“是月儿回来了吗?”

    “是,姑姑!”云浅月应声。

    孙嬷嬷从里面走出来,连忙挑开帘幕,“皇后娘娘昨夜一夜没睡,就担心浅月小姐您,如今您终于回来了!娘娘可以宽心了!”

    “让姑姑操心了!”云浅月笑着走进内殿,一眼就见秦玉凝坐在皇后下首,腰板挺得笔直,桌前摆着茶点,茶水喝了一小半,看来来了有一会儿了。她对秦玉凝笑了笑,“原来秦小姐也在!”

    “月姐姐!”秦玉凝站起身,对云浅月见了一礼。

    云浅月浅浅地对她还了一礼,秦玉凝一怔,从来没见过云浅月给谁还过礼,她看着云浅月,云浅月已经转过头走向皇后,只见她一到皇后面前便扑进皇后怀里,撒娇一般地喊了一声,“姑姑,我回来了!”

    皇后身子一震,将云浅月抱住,本来温婉端庄的表情微微变了一变,声音有些不敢置信的哽咽,“月儿,你……”她想问你恢复记忆了?可是有秦玉凝在场,她到嘴边的话没吞了回去。

    “嗯!”云浅月点点头,双手抱住皇后的腰,将整个身子都腻在她怀里。她这个姑姑一直对她很好,从出生到至今。她失去记忆那日居然还误解了她,后来也不进宫了,姑姑那一段时间大约是很难过的。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皇后摸着云浅月的头,微哽地点点头,眼圈有些发红,似乎想落泪,又生生忍住了。只有没失去记忆的月儿才这般和她撒娇。从两个月前太子要拿下她去刑部大牢之日起,她不再进宫,她以为她是怪她的,没想到是失忆了。

    “姑姑,我想吃桂花糕!”云浅月抱着皇后不松手,娇声道。

    “好!一会儿我亲手给你做!”皇后点头。

    “我还想吃红枣糕!”云浅月又道。

    “好!也一并做了!”皇后点头。

    “我还想吃莲子羹。”云浅月又道。

    “好,也给你做!”皇后点头。

    “我还想……”云浅月继续道。

    “你想吃的我都知道,不用说了,都给你做!小馋猫!”皇后笑着点了云浅月一下头。

    云浅月嘻嘻笑了一声,依然趴在皇后怀里不出来,“还是姑姑了解我!”

    “就知道吃,没个样子!你看看秦小姐,多有大家闺秀气派!再看看你,差得远了!”皇后虽然是斥责的话,可是半丝斥责的意味也无。她笑着看了秦玉凝一眼道。

    秦玉凝一直怔怔地看着云浅月和皇后,此时惊醒过来,连忙恭敬地道:“月姐姐是真性情!玉凝无趣,是我比月姐姐差得远了才是!”

    “秦小姐谦虚了!”皇后笑着摇摇头,“论起来端庄温婉,如今这天圣上下也无人及得上你。否则太子殿下也不会从小就心仪你了!”

    提起夜天倾,秦玉凝脸色微微一白,又是一红,对皇后一礼,“太妃娘娘该礼佛了,玉凝前去侍候,明日再过来给娘娘请安,玉凝先告退了!”

    “好!”皇后笑着点点头,“孙嬷嬷,送送秦小姐!”

    “秦小姐请!”孙嬷嬷连忙挑开帘幕。

    秦玉凝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依然窝在皇后怀里没起来,又对皇后行了一礼,倒退着出了内殿。退出院外,她提着裙摆,目不斜视地出了荣华宫。一双美眸微微隐含着嫉妒,她即便有娘亲,有父亲,可是这些年没有享受过什么亲情,从小到大,她的所有时间都用来学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针织女红,宫廷礼仪,三纲五常,女戒女训,凡是女子需要学的,她都必须学会。父亲对她所学一丝不苟,母亲眼里只想要她做皇后。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多么羡慕云浅月!能得景世子的爱护,此生非卿不娶。还能得七皇子情意相付,通信五年。还能得染小王爷另眼相看,如今连太子殿下都对她念念不忘,她的太姑姑对她亲近,无非也是看在她是如今的准太子妃要做皇后而已,而皇后娘娘则是真心喜欢云浅月,可是她有什么?无非是一个才名而已!别人若是看不上眼,她的才名便一文不值,比如说在景世子眼里,十个她大约也是不如云浅月的!

    云浅月看着秦玉凝离开,眼睛眯了眯,低声问,“姑姑,哥哥呢?”

    “在里面呢!”皇后看了一眼里面,也低声道:“他被景世子点住了穴道,不过睡得昏天暗地,估计也不觉得难受。还有南疆的公主也在里面。”

    云浅月眨眨眼睛,“叶倩也在?”

    “嗯!”皇后点点头。

    “我进去里面看看!”云浅月从皇后身上起来,抬步向里面走去。

    皇后也起身,跟了进去,见孙嬷嬷送秦玉凝回来,对她吩咐道:“若是有谁再来,就说我困乏了,不再见了!”

    “是,娘娘!”孙嬷嬷应了一声,关上了殿门。

    云浅月走进里面的主殿,透过帘幕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蒙着头呼呼大睡的叶倩,之所以她能在叶倩蒙着头大睡的情况下认出她,得益于叶倩露了个红衣服边。她想着敢跑这里来睡觉,还躺在皇后的床上,也就叶倩能做得到。她移开视线看向软榻,只见南凌睿僵着身子在呼呼大睡,她无比佩服地看着他,被容景点了穴道还能睡着,也就只有她这个从小就抗打压很强的哥哥了!

    她抬步走向南凌睿,脚步开始极轻,走了两步忽然腾腾踩重,将地面踏得踏踏响,两三步就跑到了他身边,一个熊扑就将他压在了身下,伸手揪住他耳朵,“大灰狼来了!”

    南凌睿激灵一下睁开眼睛。

    皇后跟着云浅月身后,被她的举动逗得一笑,她看着压在南凌睿身上的云浅月和醒来的南凌睿笑着摇摇头,“果然还是月儿最有办法!我喊了几次都没将你喊醒!”

    “小丫头?”南凌睿刚醒来,还有几分迷糊。

    “嗯哼!”云浅月轻咳了一声,表示是她没错!

    “你恢复记忆了?”南凌睿依然有些迷糊地看着云浅月。

    “嗯哼!”云浅月点头。

    南凌睿看着云浅月,迷糊的神智清醒了几分,在云浅月觉得他应该再问点儿什么的时候,比如你恢复记忆顺不顺利?这些年有没有想我什么的,可是她等了半响,只见他忽然又闭上眼睛,“哦”了一声,又继续睡去。

    云浅月眨眨眼睛,看着南凌睿,见他果真又睡去,她回头看向皇后。

    “从昨日景世子走后,他跟我说了些事情后就一直呼呼大睡。到底他和叶公主都做了什么?怎么都累成了这副样子?”皇后皱眉,叹了口气。

    “估计没干好事!”云浅月看了一眼二人,想起南凌睿说叶倩放了虫子咬他,折腾了一夜,能不累吗?不过也是他活该!

    皇后脸一红,叱道:“小丫头家家的,懂得什么!不准污了人家叶公主的清白!”

    云浅月想着叶倩的清白早没了,她可是知道她和夜轻染据说曾经赤身裸体躺在一起的,被她哥哥撞见了,叶倩才和她哥哥掰了。她对皇后吐吐舌头,伸手将南凌睿耳朵又揪起,“别睡了!我说大灰狼来了!你没听到吗?”

    “听到了!别闹!我困着呢!”南凌睿闭着眼睛不睁开,想伸手去打开云浅月的手又被点住穴道,他只能僵着身子极其困倦地唔哝。

    “听到了你还睡?看来你一点儿也不想我!”云浅月继续揪南凌睿耳朵。

    “我好不容易逃脱了你的魔爪,高兴还来不及,想你做什么?别闹!我真困着呢!”南凌睿耳朵被云浅月拽得老长,但眼角依然不睁开。

    “好你!真本事啊!你是怎么答应……”云浅月瞪着南凌睿,想说怎么答应娘亲要好好照顾我的?话到嘴边想起还有个叶倩在,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只能转口,恨恨地道:“活该容景给你点住穴道!在我看来就该点,最好点你一辈子!”

    南凌睿听到容景的名字闭着眼睛立即睁开,怒道:“容景来了没?”

    云浅月慢悠悠地松开拽着南凌睿耳朵的手,摇摇头,对他道:“没来!”

    “他怎么不来?居然敢点住我穴道,太可恨了!你不是恢复记忆了吗?是不是不喜欢他了?不喜欢他最好,我看七皇子就不错,你以后别再喜欢那个黑心的了!”南凌睿立即道。此时哪里还有一丝睡意。

    云浅月想着容景本事真大,人不在这里都能给某人解困了。她对南凌睿甜甜地一笑,“可是我还喜欢他!而是更喜欢他了!怎么办?”

    南凌睿眉头竖起,“你还喜欢他?”

    “嗯!”云浅月点点头。

    “我不准!”南凌睿强硬地道。

    “不准没用,反对无效!而且我本来想很好心地让他给你解开穴道,如今看你真是欠多点几日,最好等自动解开的时候浑身僵硬得走不了道才好!”云浅月起身站起来,又觉得不解恨,伸手在南凌睿脸上轻轻拍了两下,“你既然这么困,就继续睡吧!我走了!”

    话落,云浅月转身离开。

    “你给我回……”南凌睿瞪着云浅月,刚要说什么,云浅月回头在他身上一点,他声音戛然而止,他一惊,只见云浅月看着他笑道:“我虽然不会别的点穴,但是这哑穴可是早就跟容景学会了的。如今我觉得给你用正好!”

    南凌睿顿时委屈地看着她。

    “别摆出这副神色,如今没用了!”云浅月瞥了一眼南凌睿,不再看他,转过身,想着让你再说不想我,活该受罪。她看着皇后,刚要拉着她出去说话,只听外面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她神色微动。

    “怎么了?”皇后见云浅月神色有异,出声询问。

    “是七皇子来了!”云浅月低声道。

    “你不想见他?”皇后看着云浅月,见她不语,她压低声音道:“据说昨夜七皇子找了你一夜。将皇上的一支隐卫都要去了。也没找到你,看来七皇子对你……如今你既然还喜欢景世子,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云浅月想起早先听到他和容枫的那一段对话,心情忽然沉重无比。夜天逸是她不想伤害的人!可是又注定不得不伤害的人!她抿了抿唇,深吸了一口气,“姑姑,我出去一下。”

    “嗯!”皇后点点头,面容有些忧色。

    云浅月抬步走了出去,她推开主殿的房门,就见夜天逸正进了荣华宫,手中拿着一个明黄的卷轴,她看到他手中的卷轴面色微微一变。那是圣旨!

    ------题外话------

    圣旨啊,美人们,激动没?O(n_n)O哈!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月票月底清零!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心之逸(155花)、bigwendy(100花5钻)、juypjj(100花)、不讨喜的丸子(5钻50花)、jolin0880(888打赏)、bella2012(30花)、wangbingxia1(3钻)、月月萤(2钻5花)、清夜画真真(10花)、13699493407(1钻)、honglazi(100打赏)、arielh256(188打赏)681200(100打赏)、xinyong121(10花)、13071160512(1钻)、18036062772(1钻)、jiqimaoqi(1钻)、bella2012(5花)、13936751919(1钻)、doryzh(1钻)、冷子寒(8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七章 那是圣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七章 那是圣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