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情深一片

    风烬第一个发现云浅月来到,微微挑了挑眉,便装作不认识一般地打量她。

    云浅月心里翻了个白眼,也对风烬挑了挑眉。装吧!没有什么不好!凤老将军一直都是老皇帝的人。在他面前装个够本,老皇帝才更相信风烬是她母妃那边的人的说法,他在她身边,在云王府这个身份才待得住。

    “原来是妹妹回来了!我说怎么爷爷这茶水忽然香了呢!”云香荷也看到了云浅月,美眸得意地看着她走来,脸上的笑意不收,反而笑得更为开心。

    云老王爷和凤老将军也向云浅月看来,云老王爷哼了一声,凤老将军老眼闪了闪。

    云浅月仿佛没听见云香荷的话,来到桌前,看着老王爷喊了一声,“爷爷!我回来了!”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老王爷面色有一瞬间的动容,他看着云浅月,只见她眉眼清然,神情淡然,虽然是闲闲散散地站在那里,却是周身有着一种镇定从容的态势。他哼了一声,“臭丫头,回来就回来,哪那么多废话!”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糟老头子,从来就不能吐出一句可心的话让她听。

    “凤老将军难得来咱们府里一趟,还不快给凤老将军见礼!”云老王爷又哼道。

    “原来是凤老将军,您多年不出府,我都不记得您长得什么样了!”云浅月转向凤老将军,对他浅浅一礼,笑道:“我说今日大姐姐怎么如此高兴呢!原来是老将军来了!”

    “浅月小姐客气了!”凤老将军含笑点头,见云浅月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里有些讶异。

    “我家这个大姐姐和爷爷不亲近,看来最喜欢的还是凤老将军。我可是从来没见过大姐姐给爷爷端茶倒水,这般尽孝过。”云浅月看着云香荷紧挨着凤老将军身边,他的茶水空了她就给斟满,她继续笑道:“果然是女生外向!”

    凤老将军面色微微一变,摆摆手,“浅月小姐哪里话?老臣就这么一个外孙女,自然是喜爱得紧。大小姐对老王爷孝顺得很,今日回府前还讨了我的一对鼻烟壶说送给老王爷。”话落,他伸手一指摆在桌子上的一对翠绿鼻烟壶道:“浅月小姐看看,就是这一对!”

    “哦!原来大姐姐是想着爷爷的!”云浅月点头,看着云香荷,见她本来僵了笑容的脸上又绽出笑意,她淡淡挑眉,“可是大姐姐难道不知道爷爷已经不喜欢鼻烟壶了吗?”

    “你说爷爷不喜欢鼻烟壶了?”云香荷一愣,看向凤老将军。

    凤老将军看了老王爷一眼,笑着道:“我和老王爷同朝为官数年,交情一直不错,我才将金珠嫁给了云王爷。他可是一直喜欢鼻烟壶的。浅月小姐如何说王爷不喜欢?况且这一对鼻烟壶可是百年前始祖皇帝打江山时偶然得的一块玉中宝,始祖皇帝命人打造了一对鼻烟壶。一直摆放在玉案前,始祖皇帝去世后,太祖皇帝将这一对鼻烟壶收进了国库。二十年前,我立了一件大军功,皇上一时高兴,知道我也喜欢这一对鼻烟壶,就开恩将这对鼻烟壶赐给了我。我一直没舍得用。昨日拿出来把玩,被香荷这丫头看见了,说她爷爷也喜欢,非要讨来给她爷爷。”

    “我爷爷是以前喜欢,如今不喜欢了。”云浅月伸手拿起那一对鼻烟壶,在手中随意地把玩了一下,忽然扔起,她听到几人齐齐抽了一口冷气,云香荷甚至惊呼出声,她伸手接住鼻烟壶,拿到老王爷面前,笑看着他,“爷爷,您告诉大姐姐,您是不是已经不喜欢鼻烟壶了?免得大姐姐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嗯!”云老王爷撇开脸,哼了一声。

    “看,大姐姐,爷爷都说是了!恐怕枉费了你一片心意了!”云浅月转头笑看云香荷。

    云香荷伸手指着云浅月,脸色发白,“你……你快放那,这一对鼻烟壶珍贵着呢!可别被你摔了!”

    “大姐姐,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说爷爷不喜欢。”云浅月不理会云香荷警告,继续将鼻烟壶抛起又接住,对她重复了一句。

    “云浅月,我的话你没听到吗?小心摔了!”云香荷此时哪里还顾得云老王爷喜欢不喜欢,她眼里只有那一对鼻烟壶,听凤老将军说是始祖皇帝时候的玉中宝,那得值多少钱?

    “哦!摔了啊!”云浅月忽然将鼻烟壶高高抛起,她抛得极高,只见两个鼻烟壶成两条翠绿的直线向天上飞去,她摊摊手,看向云香荷,笑着道:“大姐姐,我听你的,将它们摔了。”

    “你……”云香荷看着云浅月,忽然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原来就这么点儿出息!云浅月冷笑。

    “浅月小姐,那可是皇上御赐之物!是玉中宝!”凤老将军也顾不得理会吓昏过去的云香荷,腾地站起身,怒看着云浅月,“你怎么……怎么能给扔出去?”

    “是大姐姐让我扔的!”云浅月无辜地看着凤老将军。

    “你……你……”凤老将军你了半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皮一翻,也昏了过去,身子直直向地上栽去。地面是玉石铺就,云香荷栽了一下没事儿,但他七十高龄,若是栽一下,可想而知。

    云浅月轻轻一拂衣袖,凤老将军软软躺倒了地上,一丝也没摔到。

    “臭丫头!还不赶紧将那对鼻烟壶接住,要是真摔碎了,我跟你没完!”老王爷瞪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对老王爷吐吐舌头,足尖在地面轻轻一点,飞身而起,她水袖轻轻一拢,两对鼻烟壶飞进了她袖中,她飘身而落,晃了晃衣袖,对云老王爷挑眉,“你想要这对鼻烟壶?”

    “好东西谁不想要,我老头子惦记好些年了!”云老王爷哼了一声。

    “所以见到了这对鼻烟壶,你就想和孝亲王府联姻?”云浅月继续挑眉。

    “联姻怕什么?有了第一才能有第二。如今和孝亲王府联了姻,再和荣王府联姻,就名正言顺了。小丫头,你懂什么?”云老王爷斥了一句,对云浅月伸手,“将这对鼻烟壶给我!”

    “话可以这样说?不见得吧!”云浅月撇撇嘴。

    “反正这对鼻烟壶既然送来了就不可能还回去。不过是一个庶出的丫头而已。免得留在府里讨人嫌,嫁了就嫁了!”云老王爷眼睛盯着云浅月的袖子,不以为意地道。

    “说得轻巧!”云浅月将手往身后一背,见老王爷瞪眼,她不再理会他,对候在门口的云孟道:“孟叔!”

    “浅月小姐,老奴在!”云孟吓坏了。那对鼻烟壶的确是宝贝,就这么摔了可惜!不过幸好浅月小姐接住了!若是浅月小姐真摔了的话,他都不觉得稀奇。

    “我看见凤老将军府的马车不是停在门口吗?找两个人将凤老将军抬出去,送回府中。”云浅月看着凤老将军昏迷不醒,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道,“凤老将军果然是年纪大了!经不住刺激。告诉凤府的人,以后劝着点儿老将军吧!没什么事儿不要随意再出来了。尤其是没事儿别往云王府跑了,若是不小心一命呜呼,我们云王府又该遭皇上责备了!”

    云孟看了一眼老王爷,见老王爷对云浅月吹胡子瞪眼,而云浅月当没看见一般,他立即应了一声,一挥手,前院有两个伙计立即跑来,抬起了凤老将军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

    “孟叔!将大小姐也送回香荷院吧!大小姐似乎精神不太好,一惊一乍的。你给她找个大夫去香荷院看看。最近一段时间就让大小姐在香荷院静养身子吧!你命人看好香荷院,没有我的吩咐,大小姐不得随意出院,要好好养病。我这个当妹妹的怎么也不能不管她。”云浅月又道。

    “是!”云孟想着浅月小姐这是要将大小姐软禁了!不硬碰硬,而是就这样一声不响地打发回去了凤老将军。他对身后一招手,玉镯带着两个人立即走过来,将昏迷不醒的云香荷抬了下去。他看了一眼老王爷,老王爷没说话,他也转身退了下去。

    转眼间后院的茶亭就只剩下了云老王爷、风烬和云浅月三人。

    “爷爷!这对鼻烟壶我可以给你,但是云香荷是不可能嫁进孝亲王府的。我先与你说明白了。”云浅月看向老王爷,又甩了一下衣袖,衣袖里两个鼻烟壶碰撞发出铛铛的响声,他听见老王爷抽气,对他笑道:“您也老了,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即便想管些俗事儿,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您说是吗?”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怒道:“臭丫头,你敢将鼻烟壶损坏一点,我饶不了你!”

    云老王爷话落,云浅月忽然又猛地甩了两下衣袖,两对鼻烟壶发出更大的响声,他见老王爷更恼怒地瞪着她,她住了手,对他笑道:“不止是凤老将军了解你,是皇上也了解你吧!所以才让凤老将军忍痛割爱将这对鼻烟壶送来收买你。可是这对鼻烟壶若是碎了。你说,你还能把玩吗?”

    “你敢!”云老王爷恼怒。

    “或者说您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把玩几年?您看看凤老将军,曾经驰骋沙场的将军,威风凛凛,气扫八面,几十万大军都没能将他吓退,如今呢?只不过这么小小一对鼻烟壶就将他吓昏过去了?起不贻笑大方?”云浅月扬眉,见云老王爷忽然没了声,她凑近他,低声道:“所以,爷爷,您从今日起还是继续生病吧!您的年纪到了现在也和凤老将军一样,也是不禁吓了。”

    “你个臭丫头!恢复记忆了,又开始在我老头子面前耀武扬威了!”云老王爷冷哼一声,不屑道:“忘了你两个月前吓得不敢见我那乌龟样了?”

    揭人伤疤最可恶!云浅月顿时大怒,“我看你真不想要这一对鼻烟壶是不是?”

    云老王爷板起脸,“你将这对鼻烟壶给我,我就装病!要不别想!我就要答应凤老将军将那大丫头嫁给孝亲王府去!”

    “本来我想吓吓你就算了,将这对鼻烟壶给你的!如今觉得啊!给你真不如摔了!”云浅月忽然将鼻烟壶从袖中抛出,这回她抛向的不是前方,而是身后。

    云老王爷腾地站了起来。

    “爷爷,您可别晕过去!我是不会接住您的!”云浅月懒洋洋地看了一眼云老王爷。糟老头子,不治治你,你真不知道你是我的亲爷爷!

    “臭丫头,还不赶紧去接住,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云老王爷眼见鼻烟壶要掉到地上,他终于软了口气。早说不就得了!云浅月伸出脚向后一勾,两个鼻烟壶落在了她脚尖,她轻轻一踢,鼻烟壶飞过头顶,她听到除了云老王爷外身后也传来一声抽气声,她笑了笑,伸手接住鼻烟壶,回转身看向身后,只见一个和云王爷年岁相当的老头站在不远处,虽然年岁相当,但老头身子挺得笔直,一身深灰色袍子,衣摆绣着云腾图案,未留胡须,面目虽然苍老,但不难看出当年的风华。她看着老头,眉梢微挑,“容爷爷今日怎么有空来了云王府?”

    她还是五年前见过一次容景的爷爷!不想今日倒是亲自来了云王府!今日是什么日子?让藏在各府背后的老人家都齐齐出动了?一个小小的云香荷就有这么大的本事吗?还是都闻到了老皇帝不一样的气息,想要挑起四大王府内部的争斗。

    “小丫头长高了!”容老王爷看着云浅月,笑道:“会吓唬你爷爷了!”

    “爷爷为老不尊,吓一吓也无妨。他身体结实着呢!禁吓。”云浅月将手中的鼻烟壶又抛了两下接住,抬步走过去,来到容老王爷身边,直直地问道:“容爷爷不想我嫁入荣王府?”

    “臭丫头!有这么问话的?不知羞!”云老王爷闻言唾骂了一句。

    云浅月不理会云老王爷,看着容老王爷。想着怪不得都说荣王府出美男子!一个七十岁的老头还有这等雍容丰仪,难怪夜家的男人会嫉妒!即便夜家金砖铺地,高坐金銮宝殿,面前总有那么一个人站在台下风华盖过高坐在金椅的帝王,任谁怕是心中也不舒服,这种不舒服挤压得久了,就会含恨,甚至想要毁去。

    “本来是不太想!”容老王爷点点头。

    “如今呢?”云浅月扬眉。

    “如今也不怎么想!”容老王爷道。

    “那若是我将这对鼻烟壶送给你。你会不会就想了?”云浅月问。

    “臭丫头!你敢!”云老王爷大怒,“还没嫁过去就准备拍马屁!我都替你丢人!你是嫁不出去吗?居然这么急?别忘了你还没有及笄呢!”

    云浅月仿若未闻,不理会云老王爷。

    “嗯!若是你将这对鼻烟壶孝敬给容爷爷了的话!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我就勉强答应了吧!”容老王爷看了一眼气怒的云老王爷,呵呵一笑。

    “那好!给你了!”云浅月很是痛快地将那对鼻烟壶塞进了容老王爷的手里。对他道:“说话算数啊!”

    “自然!”容老王爷接住鼻烟壶把玩了一下,笑着点头。

    “你个臭丫头!还没嫁人就胳膊肘往外拐!”云老王爷忽然挥起拐杖向云浅月砸来。

    云浅月不躲,伸手将打来的拐杖攥住,对云老王爷道:“爷爷,生病的人别用这么大力,免得动了筋骨。”话落,她将拐杖往旁边一推,不再看云老王爷,对风烬道:“走,跟我去浅月阁!”

    风烬坐着不动。

    “臭丫头,你知道他是谁?凭什么听你的话,你让他跟你走他就跟你走?”云老王爷攥紧拐杖,显然是气得够呛。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这个人在她身边待了十年,发了三次最大的脾气。她还能不知道他是谁?她见风烬坐着不动,不再理会云老王爷,转身向外走去。

    风烬忽然起身,抬步跟上了云浅月。二人很快就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

    云老王爷瞪着眼睛看着风烬,并没说话。容老王爷笑看着云老王爷,将手中的鼻烟壶学着云浅月的样子扔了一下又接住,对云老王爷笑道:“云老头,你我都老了,还跟小辈较什么真,即便你叫了,也叫不过。不如省省力气!他们愿意折腾就折腾去吧!云王府和荣王府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是该换换天了!”

    “哼,荣老头,你得了鼻烟壶自然这么说!你将那鼻烟壶给我!”云老王爷将拐杖放下,气怒难消地骂了一句,“臭丫头!”

    “不行,这可是孙媳妇孝敬我的!怎么能给你?”容老王爷将鼻烟壶揣进了怀里。

    “你个老不羞!”云老王爷眼睁睁地看着容老王爷将鼻烟壶揣进了怀里,斥骂道,“八字才一撇,想要划上那一撇早了去了!我的孙女还不是你的孙媳妇!”

    “那一撇早晚得划上。我先收了这孝敬总是没错的!”容老王爷走过来坐在云老王爷对面,对他道:“气大伤身!”

    “你个老不死的!当初你不是反对得紧?如今管不了了来跑我这里买好来了?”云老王爷不屑地瞥了容老王爷一眼,“想让景世子娶了皇上的六公主!也亏你想得出!”

    “他们一直温温吞吞的,我帮点儿小忙让他们快些好在一起,这有什么错?有人唱红脸,就得有人唱黑脸不是?红脸让你唱了,你将我孙子都快变成云王府的人了,回去对我这个老头子却没好脸色,我再不维护点儿孙媳妇,恐怕连一口粥都喝不着了。”容老王爷自己为自己斟满了一杯茶,叹道。

    “那是你没种!有种的话何必!”云老王爷哼了一声。

    “容王府的人不是没种,而是为天下百姓之仁义,舍小而顾大而已。”容老王爷叹了口气,“云老头,这你最清楚。你不用拿出来磕碜我!”

    “如今不怕对天下百姓不仁义了?”云老王爷叱了一声,“说白了,还是你们都不如景小子!他敢做,你们不敢做!什么是对天下百姓仁义?荣王府牺牲多大?百年来天下百姓念的不过是夜家的好,可念了你荣王府一分?你们没种,凭白地让云王府的女儿跟着遭罪,凭什么?”

    “都是孽缘!”容老王爷脸色一黯。

    “狗屁的孽缘!不过是你们假充仁义其实没种罢了。”云老王爷毫不留情地呸了一句,“不凭别的,就凭景小子敢对我说她想要我孙女,不惜反了夜氏江山,我就敢将我孙女给了他。这样的话,你们荣王府从百年来至今,我可没再听谁敢说出来!”

    容老王爷品了一口茶,并不说话,也不见被云老王爷喷的怒意。

    “哼!百年来荣王府总算出了一个有种的!”云老王爷又哼了一声。

    “皇上定然不允许荣王府和云王府联姻,两府若想联姻,即便不搬到台面上来,不见血的刀刃也会杀死不少人!黎民百姓好不容易安乐百年,再起战火,可想而知,遍地生灵涂炭啊!”容老王爷放下茶,叹息一声,“当年始祖不义,夺了贞婧皇后。祖父本想起兵。但后来怜悯百姓好不容易安平,所以一念之仁,甘愿舍小而顾大。后来我等又如何让祖父牺牲了一生的幸福换得的天下平稳毁于一旦?才有了如此百年。不管天下百姓念不念荣王府的好。荣王府总归是为天下百姓得了百年和平安乐。”

    容老王爷住了口,不再说话。似乎也想起当年,暗暗叹息。荣王是让人敬重的!

    “如今百年已过,天圣繁华背后千疮百孔!富者朱门酒肉臭,贫者无草棚来遮风。皇上一心想收权,巩固天圣江山基业。将荣王府、云王府视为两大祸害。荣王府和云王府再忠心为民下去,就等着两家的坟冢堆成山吧!这一点我还是分得清的!”容老王爷又叹息了一声,似乎无奈。话落,话音一转,有些骄傲地道:“更何况荣王府出了一个亘古来绝无仅有的痴情种。不惜毁了祖坟的不肖子孙,又哪怕毁了百年基业?今日他敢烧粮食,明日就敢烧皇宫!荣王府祖先的半点儿为民他也没学来。”

    “你个糟老头子!这些年为何天圣连年不是大雨就是大旱却没有暴乱?要不是景小子,十个皇帝老儿也忙得头发白了!你说他不顾念百姓?”云老王爷冷哼一声,“每年从他手中流出多少衣物米粮?否则你荣王府的金银能将你砸死还要多几倍!”

    “竟有这事儿?”容老王爷显然不知道,“这些年他大病在床的啊!”

    “你这些年一直扑在给你孙子找药治病身上,却不知道他背后都做了什么!你以为就管经营那些商铺赚银子买药材?”云老王爷不屑地看了一眼容老王爷,骂道:“老废物!”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不知道,按理说你也不知道才对。我可不相信你能比得过我手眼通天了!”容老王爷皱眉,看着云老王爷。

    “我家那小丫头藏到我房梁一个本子,记载的都是你孙子的事儿,从小到大。她清楚的很。被我老头子偶然发现了。我家小丫头对你家臭小子那也是情深一片啊!”云老王爷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本子,容老王爷立即伸手来接,他连忙撤回,对他伸出手,“用鼻烟壶来换!否则不给你看!”

    容老王爷手一僵。

    云老王爷白眉毛挑啊挑的!挑得老高!

    “我知道我孙子的事情我不会回去问?鼻烟壶可是未来孙媳妇孝敬我的,你想都别想!”容老王爷忽然撤回手,站起身,疾步就向外走去。

    “你个死老头子!果然狡诈,进了你手里的东西别想着拿回来了!”云老王爷瞪着容老王爷的背影,见他转眼间就走了个没影,他怒道:“臭丫头!知道我喜欢鼻烟壶还送了人!不孝!大不孝!她才是女生外向,气死我了!”

    他骂了半响,也无人应声,他住了口,胸脯一鼓一鼓的,胡子气得一翘一翘的。大约过了两柱香时间,他气怒才平息下来。

    就在这时,云孟从外面走来,轻声禀告,“老王爷,德老王爷来了,说受孝亲老王爷和孝亲王所托,前来给咱们府的大小姐和孝亲王府的三公子做媒!”

    “不见!让他哪儿远滚哪儿去!”云老王爷起身站了起来,一甩袖,向房间走回去。

    “老王爷,是德亲老王爷,这怕是不好吧?”云孟看着老王爷。

    “有什么不好?就说我病了!和凤老将军那个老东西一样,都被吓病了!”云老王爷头也不回,几个大步就进了房间,“砰”地一声将门紧紧关上。踢了鞋子上了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又想起什么吩咐道:“玉镯,给我熬药!熬去头痛的药。熬一大锅,我喝半锅,给凤老将军府送去半锅!”

    “是!”玉镯忍着笑答应。

    云老王爷又骂了一声“臭丫头”,再没声音传出。

    云孟看了一眼玉镯,叹了口气,连忙向大门口走去。想着老王爷一直心心念念那一对鼻烟壶,却不好好与浅月小姐说话,难怪浅月小姐将那对鼻烟壶转手给了容老王爷。老王爷估计会气几天了。

    “糟老头子,就该这么治治他!”云浅月根本就没离开,而是躲在一株杏树的树干上,见云老王爷气冲冲地关上门,她笑了笑,偏头看向身边的风烬,“不气了?”

    风烬哼了一声,撇过头不理她。

    “风烬,我是真拿你当家人的!甚至是哥哥!我喜欢的人或着说爱的人真的是容景。”云浅月认真地道。他最不愿意伤的一直有两个人,一个是夜天逸,一个就是风烬。可惜似乎她为了容景而失忆,到头来将这两个人都伤了。夜天逸已经执着若此,她恐怕难以让他转变回来或者醒悟回来,所以,她不希望风烬也是如此。

    “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他!也不是一日两日,你不用向我强调!”风烬冷哼一声,有些怒气发作不出来的感觉,“你说你将我当做亲人,可是就这么当做亲人的?居然打算将我忘了?”

    “原来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欢他啊!”云浅月忽然笑了,“我知道我即便忘了,你也是我的亲人不是?你肯定会来找我的!”

    “夜天逸倒是来找你呢?你是怎么对他的?”风烬又冷哼一声。

    云浅月笑意顿收,“风烬,你和夜天逸是不同的!别拿你和他比较。这些年我倾心帮助他,都是经你之手。谁不明白,你应该是最明白。夜天逸回来找我,一切的选择都在他。他要将这种相识相助之情磨得滴水不剩,我也无奈!但你不同,你从被我救活那一日,我就已经拿你当亲人了!”

    “仅此一次,你若是再敢有下次将我忘记!我就敢出动风阁将荣王府的紫竹院夷为平地!”风烬面色稍缓,对云浅月警告。

    “为什么不是将云王府的浅月阁夷为平地?”云浅月扬眉。

    风烬不回答云浅月的话,吐出两个字,“白痴!”

    云浅月一怒,忽然出腿,一脚将风烬从树上踹了下去。看着风烬险些栽了个狗啃屎,她飘身而落,在他刚要发怒的空挡,立即道:“风家主来了!如今在荣王府做客!你要不要去看看?”

    风烬怒意顿止,眯起眼睛,“他来做什么?”

    “亲自请你吧!”云浅月道。

    风烬哼了一声,“做梦!”

    “虽然是做梦!但是你可以去听听容景都在和他谈什么条件!”云浅月看着风烬,低声道:“若是能将十大隐世世家都据为己用的话……”

    “你想要十大隐世世家?”风烬挑眉。

    “这天下马上就要不太平了!既然水终有一日会被搅浑,天下百姓再无安乐之地,天下再无清净之土。凭什么还让十大隐士世家安乐?他们也歇息了百年,是不是早待不住蠢蠢欲动了?若是被老皇帝利用了,不如我们利用!如今你不回风家,但不代表不能够将风家收入怀中。”云浅月道。

    风烬抿唇不语。

    云浅月不再说话,足尖轻点,刚要离开,风烬一把拽住她,“你也要去荣王府?”

    “不是!你去荣王府,我去孝亲王府会会孝亲王府颇具才华的三公子!”云浅月摇摇头,风烬松开手,她足尖轻点,向孝亲王府施展轻功而去。

    风烬看着云浅月的身影消失,抿唇静立片刻,忽然转身,施展轻功向荣王府而去。

    ------题外话------

    风烬其实粉可爱的!美人们,乃们说是不是?O(n_n)O~

    容公子所谋之大啊,开始了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么么!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吕奶奶(100钻)、染心夜(50钻石100花)、szbanban(50钻)、不讨喜的丸子(14钻13花1314打赏)、不讨喜的丸子(19钻31花)、我是李桃桃(10钻)、chenli99cc(6钻20花200打赏)、499415104(2钻10花)、清夜画真真(388打赏)、yuanruo19(21花)、转交的猫猫(188打赏)、tyna0817(1钻)、冷子寒(5花)、13030701999(1钻)、doryzh(1钻)、15259112430(5花)、彼岸珠(7花)、宝井小蝎(5花)、女主角巫婆(2花)、pangada(2花)、风韵三十(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章 情深一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章 情深一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