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秘密破解

    云浅月刚刚飞出德亲王府的高墙,就见一抹雪青色锦袍的身影等在那里,正是夜天逸。她一怔,假装未见到夜天逸,错过他就飞身离开。

    “月儿!你如今都对我视而不见了吗?”夜天逸飞身拦住云浅月。

    云浅月被迫停住脚步,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夜天逸,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道:“我还有事儿,你有什么事情我们稍后再说!”

    “你来德亲王府看夜轻染?”夜天逸仿佛没听到云浅月的话,出声询问。

    “嗯!”云浅月点头。

    “如今连夜轻染在你心里也比我重要了吗?”夜天逸唇瓣溢出一丝苦涩。

    云浅月抿了抿唇,叹了口气道:“夜天逸,你不必这样!你我相识多年,若是但分有一分可能,我最不愿意伤害的就是你。我该说的早先已经说了,你好好想想吧!”

    话落,云浅月再不说话,足尖轻点,飞身离开。

    “你要去哪里?去荣王府?”夜天逸再次拦住云浅月,“别忘了有父皇的旨意,从昨日起你就该归我教导的!”

    “我是归你教导没错!但是你看看时间,如今是午时。午时正是午膳时间,上书房都不上课的。”云浅月甩开夜天逸,这回用了几分功力,迫使得夜天逸后退了一步,她足尖轻点,飞身离开。

    “云浅月,你站住!”就在这时,叶倩从德亲王府高墙飞出,见云浅月要离开,她手中的一条红绸向她腰际缠来。

    云浅月不回头,向后劈出一掌掌风,打开了叶倩的红绸。

    “云浅月,你可知道胭脂赤练蛇是夜轻染一直宝贝的东西,你说拿走就拿走了?你别仗着夜轻染喜欢你,你便肆意地折磨他的心!”叶倩见红绸拦不住云浅月,大怒了一声。

    云浅月脚步一顿,并不理会叶倩,继续向前。

    夜天逸闻言飞身而起,在云浅月这一顿的瞬间又拦在了她的面前,脸色微沉地看着她,“你拿了夜轻染的胭脂赤练蛇?为什么?要给谁用?”

    云浅月不说话,对夜天逸出掌,她知道,只要叶倩缠上了,她今日怕是难以带走胭脂赤练蛇,但是三公子等着救命,她必须要将胭脂赤练蛇带走。

    “月儿,你为了救谁竟对我出手?容景?”夜天逸眸光眯起,躲开云浅月的掌风,但依然稳稳拦在她面前。

    这时,叶倩也从后面追来,站在了云浅月身后,与夜天逸一前一后阻住了云浅月离开的脚步,怒道:“我不会让你拿走胭脂赤练蛇的!”“不是容景,但也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云浅月看着夜天逸,正色地道:“他性命垂危,我必须救,夜天逸,你确定你要在此时拦阻我吗?”

    “月儿,除了容景让你对我出手外,我倒想知道这普天之下还有谁竟然让你能对我出手?而且不惜从夜轻染那里拿了他宝贝的胭脂赤练蛇。”夜天逸看着云浅月,眸光昏暗。

    “夜天逸,不是什么感情都能拿出来做比较的!”云浅月脸色忽然有些沉,“我对容景的与所有人都不同,我对你的也是与所有人不同,换之,每一个人在我心中都有着不同的地位。你明白吗?”

    夜天逸忽然沉默。

    云浅月回头,看着叶倩道:“胭脂赤练蛇是夜轻染甘愿送给我的!叶倩,你没有理由阻拦我!”话落她再不理会二人,飞身而起。

    “那也不行!只要你要,他能说不甘愿吗?怕是连脑袋给了你他都能甘愿!”叶倩手中红绸飞出,阻住云浅月不让她离开。她出手自然毫不留情,而且红绸如一把三米长的利剑,向云浅月后背袭去。

    云浅月不回头,想着打一下顶多负伤,她若负伤了,叶倩大约就不会纠缠了!这样一想,她并不理会身后,也不还手,任叶倩的红绸向她后背打开。

    夜天逸见云浅月丝毫不防护,立即出手,拦住了叶倩的红绸。

    云浅月没了阻力,身形一闪,转眼间飘出了十几丈外,她不回头也知道夜天逸拦住了叶倩,她叹息一声,再不停留,全力施展轻功向荣王府而去。

    “你拦住我做什么?”叶倩恼怒地看着云浅月走远,转头对抓住了她的红绸的夜天逸怒喝了一声。

    “在我面前,我不允许你伤她!”夜天逸淡淡道。

    “呵,我就奇了怪了,云浅月哪里好了?让你们一个个的如此对她纵容。容景是,南凌睿是,夜轻染那个傻子也是,如今又多了个七皇子你。我倒是想知道知道了!”叶倩看着夜天逸,忽然气笑了。

    “她的好叶公主不必知道!”夜天逸松开手中的红绸,不再理会叶倩,打算离开。

    “我听说她和七皇子你通信了五年,自小青梅竹马。如今你眼睁睁地看着她和景世子和好,是不是心有不甘?”叶倩将手中的红绸撤回,挑眉看着夜天逸。

    “叶公主!我倒很想知道你到底喜欢的是南梁睿太子还是德亲王府的染小王爷了!”夜天逸忽然回转身,凤目闪过一道冷芒,看着叶倩。

    叶倩脸色一沉,“我喜欢谁不用你管!七皇子还是管好自己吧!”

    夜天逸眼睛眯了一下。

    叶倩刚要飞身去追云浅月,忽然又停住脚步,对夜天逸一笑,“七皇子,念在你我三年共同合作的一桩买卖上,我就给你一句忠告。”

    夜天逸挑眉。

    “要想得到云浅月,可不是一味地纠缠让她反感,女人的心不怕硬,最怕的就是软。你对他硬,她会对你更硬,你对她软,她才对你硬不起来。七皇子,要和景世子夺人,我觉得你真该好好学学这一点!”叶倩丢下一句话,足尖轻点,向荣王府而去。

    夜天逸看着叶倩身影离开,站在原地久久不动。许久,他伸出手掌,看着手心处被他早上攥出的红痕片刻,将手掌轻轻攥起又放开,抬步向德亲王府的正门而去。

    云浅月不出片刻就来到了荣王府,她飞跃高强,飞过紫竹林,来到紫竹院。刚飘身而落,就见容景站在紫竹院门口等着她,他面色挂着浅浅的笑意,见她来到,对她温柔一笑,轻声道:“辛苦了!”

    云浅月心底瞬间一暖,似乎游子归家,千回百转,历经万水千山辛苦才到家,而有人就等在她到达的地方,她不由对容景发自内心地一笑,上前两步,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胸前,蹭了蹭道:“装模作样,故意让我感动!”

    容景轻笑,双手环抱住云浅月纤细的身子,“嗯,你说得对,我就是故意的!”

    温暖的怀抱让云浅月驱散了几分被风吹拂的寒气,她撇撇嘴,轻捶了他一下,从他身上退出来,将袖中的胭脂赤练蛇塞进他手里,语气有些闷闷地道:“给你!赶紧去救三公子吧!”

    “夜轻染对你果然很大方!”容景看着手中的胭脂赤练蛇,挑了挑眉,语气有些吃味。

    “我人品好,哪里像你,没有人品,你要什么人家都不会给你。”云浅月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他那间小书房门敞开着,里面无人,她问道:“三公子呢?”

    “在客房!”容景转身,向客房走去。

    云浅月站在门口不动。

    容景走了两步回头看着云浅月,询问,“不进去?”

    “不进去了!”云浅月摇摇头,她也喜欢那条胭脂赤练蛇,若是但分有一种可能,她也不想杀了它去蛇胆。况且又是夜轻染宝贝的,她不想看到被宰杀的过程。

    “你是心疼这蛇?还是觉得对不起夜轻染?”容景笑问。

    云浅月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你哪里那么多废话?还不赶紧去救人!我去你房间等着!”

    “好!我让药老给你准备了午膳,我需要很久才能出来,你自己先吃吧!”容景转身,向客房走去。

    “我等着你吧!一个人吃饭也没胃口!”云浅月摆摆手,从昨夜到今日午时,她奔波了无数个地方不得歇着,如今感觉特别疲惫。

    “也好!那你去睡一会儿吧!”容景点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抬步向容景的房间走去。他房间一如数日前她来住的时候一样,窗明几净,洁净无尘,珠帘翠幕,香烟袅袅,香炉里燃着安神香,安神香似乎刚刚点燃,显然是容景知道她回来会直接来到房间为她准备的,她心下一暖,脱了鞋子上了床,伸手扯过容景的被子盖在身上,闭上了眼睛。

    安神香极有效果,云浅月刚一闭上眼睛,便觉得困意袭来,她很快就睡了过去。

    她刚睡过去不久,只听得紫竹林传来哗啦啦的响声,同时听得青裳在外面道,“叶公主请留步,这里没有世子的允许是不准任何人进入的!”

    云浅月皱眉,想着叶倩居然追来了。

    “我要见云浅月!”叶倩声音极大。

    “浅月小姐如今在我家世子房中休息,奴婢……”青裳犹豫着看向房中。

    “云浅月!你出来!”叶倩拦住青裳的话,大喊了一声。

    云浅月睁开眼睛,坐起身,看向窗外,只见叶倩正站在紫竹林外。一身红衣,尤为夺目,看起来像是从紫竹林外闯进来一般,她推开被子下了床,穿上鞋子走出门外。

    “云浅月,是不是有人中了紫草的毒,你要用胭脂赤练蛇给他解毒?”叶倩见云浅月出来,立即问。

    “不错!”云浅月点头。

    “你别用胭脂赤练蛇,我有办法救人。”叶倩道。

    云浅月一怔,眯起眼睛看着叶倩,“你有办法救人?能解了紫草之毒?”

    “对!”叶倩道。

    云浅月唇瓣抿起,正色地看着叶倩,“你用什么办法解毒?这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若是你拿出的办法出了丝毫差错的话,即便你是南疆的公主,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我的血!”叶倩也正色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挑眉,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叶倩的血能解毒?还是紫草之毒?

    “你不信吗?”叶倩看着云浅月,“你想想,那日午门外我施咒,万咒之王就在我手里,它碰到了紫草死了,我为何无事?因为我的血曾经是经过我们南疆王室从来不外传的千毒物浸泡滋养,不但不怕紫草之毒,还能解紫草之毒。”

    “我知道千毒物,但似乎毒不过紫草,不足以解紫草之毒。”云浅月道。

    “我曾经服过一条胭脂赤练蛇的蛇胆,你说够不够解毒?”叶倩挑眉。

    叶倩话音未落,旁边客房的门忽然从里面打开,容景缓步走了出来。

    云浅月闻声转头看向容景。容景看向叶倩,淡淡挑眉,“叶公主说的是事实?”

    “绝无虚言!”叶倩道。

    “叶公主想用你的血代替染小王爷胭脂赤练蛇的蛇胆?”容景询问。

    “不错!”叶倩道。

    “这条胭脂赤练蛇染小王爷宝贝得很,叶公主是为了染小王爷?还是仅仅为了这条胭脂赤练蛇?”容景又问。

    “不用管是为什么!反正我是不会让你用了那条胭脂赤练蛇的。”叶倩道。

    “叶公主幸好早来一步!胭脂赤练蛇还没被用。”容景话落,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看着叶倩,见她听到容景的话明显松了一口气,她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也看向容景,对他点点头。容景浅浅一笑,“叶公主请进!”

    青裳让开,叶倩立即抬步走进紫竹院。

    “景世子果然有得是钱!这里比皇宫的金砖铺地不知道要金贵多少倍!”叶倩打量了一眼紫竹院,瞥了云浅月一眼,“怪不得你会喜欢景世子呢!换任何一个女子,也会识时务的!”

    云浅月当没听见,并未言语。

    “南疆富硕,据说叶公主的公主阁不次于景的紫竹院。”容景淡淡吐出一句话,转身进了客房,“叶公主随我来!”

    叶倩不再说话,抬步跟了过去。

    云浅月倚着门框看着叶倩进了那间客房,她思索了片刻,也抬步走向客房。

    这一间客房虽然不同于容景那间主屋布置华丽,但也比普通的客房明丽许多,同样洁净无尘。客房内除了容景外空无一人,桌子上摆放了三个大碗。

    容景见叶倩跟进来,温声道:“叶公主可要想好了!若是想要放血救人,必须要放够三大碗血才能够用。你才被上次施咒之术负伤康复不久,再放三大碗血的话,你也许会武功尽失。”

    “我清楚的很!”叶倩点头。

    “那好!叶公主请吧!”容景指着那三个大碗道。

    “原来景世子早有准备!难道景世子就知道我会来?”叶倩看着那三个大碗笑了一声,对容景挑眉,见容景不语,她回头看向跟进来的云浅月道:“景世子果然好筹谋,明明知道我的血能够解毒,却是辗转让你去拿夜轻染的胭脂赤练蛇,而让我投鼠忌器亲自送上门。和这样心思颇重的人在一起,云浅月,你不觉得害怕?”

    “叶倩!我认识他的时候比你早,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得很!”云浅月将身子倚在门框上,淡淡道:“容景不是神,不会什么都会知道!就算他知道那又如何?欠南疆公主一个交情,不如让你亲自不搭交情送上门合算不是?”

    “你们果然是一类人!”叶倩忽然愤了一句,瞪了云浅月一眼,对容景道:“有刀没?借我一把!”

    容景将一把匕首递给叶倩。

    叶倩伸手接过,毫不犹豫在手腕一划,鲜红的血立即流到了碗里。

    云浅月看着叶倩,叶倩曾经服用了一颗胭脂赤练蛇的蛇胆,证明她曾经中过紫草。血液里融合了蛇胆,如今才不怕紫草,夜轻染宝贝这条胭脂赤练蛇,叶倩紧张至此。她不觉得叶倩对夜轻染真有那种爱屋及乌的心思,那么只说明一点,这条胭脂赤练蛇定是有着非同寻常的作用了!

    不多时,叶倩放足了三大碗血,她对容景咬着牙道:“够了吗?不够我还可以放!”

    “够了!”容景点头。

    叶倩咬着牙点住穴道,流着的血立即止住。她转头看向云浅月,刚要说什么,身子一歪,忽然向地上倒去。云浅月一惊,立即出手扶住她,叶倩已经昏迷了过去。

    “青裳,将那碗药端来!”容景看了一眼倒在云浅月怀里的叶倩,对外面吩咐了一句。

    “是,世子!”青裳端着一碗药应声走了进来。

    “给叶公主灌下去!”容景又吩咐。

    “是!”青裳立即过来,捏住叶倩下巴,就往里面灌药,她动作利索,不见汤药洒出。

    云浅月看了一眼那药,忽然眯了眯眼睛,并未说话。

    叶倩无意识吞咽,转眼间一碗汤药被灌了下去。青裳拿开碗,容景递过一颗药丸,再次吩咐,“给她喂下去!”

    青裳立即伸手接过,将那颗药丸塞进叶倩的嘴里。

    “给她包扎上!”云浅月看了一眼青裳,又道。

    青裳点点头,从怀里掏出手帕,包裹住了叶倩手腕的伤口。做好一切,她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将叶公主给我吧!”

    云浅月松开手,将叶倩给了青裳。青裳伸手接过,看向容景。

    “请叶公主去药园的那间客房休息!”容景吩咐。

    青裳点点头,带着叶倩退出了门外。

    云浅月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三大碗血,对容景道:“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无奈地笑了一下,叹道:“就知道瞒不过你!”

    云浅月脸色瞬间变冷,“这三个大碗本来是你给自己准备的对不对?你要用你的血给三公子解紫草之毒!我怎么竟然忘了,你的血曾经服用过一颗寒毒丸,寒毒丸与紫草之毒不相上下,而且你还服用过大还丹,也服用了十年天山雪莲。你的血液早已经是百毒不侵,也是能克制紫草之毒的。”

    “嗯!”容景抚着额头点头,承认不讳。

    “所以,刚刚给叶倩喝下的药和吃下的那一颗药丸本来都是给你自己准备放血之后用的是不是?”云浅月又问。

    “嗯!”容景抚着额头再次点头。

    “容景!你知道不知道你如今受的伤有多重?你居然不用胭脂赤练蛇,要用自己的血?若是没有胭脂赤练蛇也就罢了,夜轻染的蛇再珍贵,那也不及人命珍贵。”云浅月眉头竖起,怒道,“你想死是不是?你还嫌你身体不够超负荷是不是?”

    容景放下手,抬步走过来,伸手去抓云浅月的手,“你听我说……”

    “我听你说什么?你别碰我!”云浅月甩开容景的手。

    “这条胭脂赤练蛇夜轻染极其宝贝。叶倩为什么这些年一直追在夜轻染之后,你知道原因吗?不是因为她喜欢夜轻染,而是因为这条胭脂赤练蛇。我早先也不确定,所以想试验一下而已。所以才让你去夜轻染那里取来了胭脂赤练蛇,叶倩若是追来,那么定然是这条胭脂赤练蛇与我猜想不差,若是不追来,那么我也不会用这条胭脂赤练蛇的,我会让你将这条胭脂赤练蛇还给夜轻染的。”容景伸手去抱云浅月。

    云浅月躲开,脸上怒意不但不退,反而更增了一分,怒道:“叶倩不追来你为何也不用?这么说无论如何你都不会用它来救三公子了?只会用你的血吗?”

    “嗯!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对夜轻染心存愧疚的!”容景摇头,上前一步,抱住云浅月,语气吃味抑郁地道:“夜轻染对你如此大方,我更不会用了!”

    “你……”云浅月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怒,她想挣脱容景,却被容景紧紧抱住,她恼怒地提醒道:“那为何如今你用了叶倩的血?”

    “叶公主的血比我的血好用!而且还有一个我的血没有的用途。”容景道。

    “什么用途?”云浅月问。

    “你不生气,我就告诉你。”容景声音温柔。

    “休想!”云浅月想着他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爱惜自己?她之所以没想到用容景的血去抵抗紫草之毒,那是因为她从来不会拿他的身体去打注意,在潜意识里就不会有这种想法。所以她甘愿搭夜轻染一个人情,去要胭脂赤练蛇。可是他到好,居然隐瞒着她留下了胭脂赤练蛇,要用自己的血给三公子解毒,若是叶倩不出现的话,是不是他就会用自己的血了?那三个大碗是早就准备下的。若是叶倩不出现的话,他自然是会用自己的血的!

    “虽然你愿意搭夜轻染的人情,可是我不愿意。”容景抱着云浅月的身子紧了紧,感觉到她情绪波动,他轻声道:“不过是三碗血而已。叶公主喝了我开的药方那一碗药和那一颗灵芝丸根本就不会功力尽失,不过会昏睡两日而已。放在我身上又如何承受不住?”

    云浅月沉默不语,心底怒气不消。

    容景叹了口气,俯下头,去吻云浅月的唇。云浅月脸色不好地躲过,他不放开,几番躲闪之下,终是将她的唇瓣重重地吻住。云浅月用眼睛瞪着容景,容景眸中闪着紧张和些微慌乱不安,她怒气忽然消退了些,闭了闭眼睛,伸手推开他。算了,胭脂赤练蛇必定很重要,否则不会让容景和叶倩甘愿放血也要保下它。

    容景顺势放开手,小心翼翼地问,“云浅月,你不气了对不对?”

    “没那闲工夫和你生气!”云浅月瞥了他一眼,虽然脸色不好,语气算是缓和了。

    容景轻笑了一声,又伸手抱抱云浅月,对她低声道:“你想不想知道这条胭脂赤练蛇有什么秘密?”

    云浅月蹙眉,“什么秘密?”

    “其实我也想知道!”容景温声道:“七年前,夜轻染以游历的名义出京,去过无数地方。但是其中他在北疆耽搁的时间最长,足足两年有余。就是为了这一条胭脂赤练蛇。从他得到胭脂赤练蛇之日起,便传出南疆公主移情别恋,喜欢天圣德亲王府染小王爷的传言。传言空穴并不来风。”

    云浅月沉思。

    “后来夜轻染去过无数地方,叶倩便随后追到那里。如今夜轻染回京,叶倩便也追来京中。想必你该清楚,叶倩真正喜欢的人是谁,她喜欢的是南梁睿太子,也就是你的哥哥。却为何对夜轻染锲而不舍?”容景似乎在问云浅月,又径自答道:“除了这条胭脂赤练蛇,我想不出来。”

    云浅月沉默不语。

    “今日若是你不去德亲王府,夜轻染被点住了穴道,叶倩也会拿走胭脂赤练蛇。她追了夜轻染这么多年,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容景看着云浅月,“所以,她要得到的就是胭脂赤练蛇。”

    “你何时才发现胭脂赤练蛇有秘密的?”云浅月问。

    “就在今日!你带三公子来时。”容景道,叹了口气,“你说的对,我不是神,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知道的。我早先也被叶公主、睿太子、夜轻染三个人的事情给误了,却没有想到胭脂赤练蛇才是关键。当三公子来时,我才恍然大悟。又听弦歌报叶公主从皇后寝宫醒来后就去了军机大营,我将这些年关于夜轻染和叶公主的事情过滤了一边,才发现原来是这般。所以,明明能用我的血救三公子,但我还是要你去了德亲王府,引叶公主前来。”

    “怪不得你今日本来点住了夜轻染的穴道,却没有将他的胭脂赤练蛇夺来呢!原来那时候你还不知道。”云浅月怒意消散,挑眉。

    “嗯!”容景点头,“叶倩以为军机营出了事情,夜轻染会一时忙昏了头,她也许能趁其不意夺了胭脂赤练蛇,却不想夜轻染救完火后将军机营的烂摊子交给了四皇子,他快马回来找我算账,我出手点住了他的穴道。叶倩没在军机大营找到夜轻染,便立即去了德亲王府。但是你快了她一步取走了胭脂赤练蛇。”

    “所以,你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叶倩的血对不对?她的血才是关键。若是叶倩不来,你就用自己的血,若是叶倩来了,证明你猜测是对的,她舍不得胭脂赤练蛇,只能甘愿放血。”云浅月道。

    “嗯!真聪明!”容景低头在云浅月脸颊吻了一下,笑着夸奖了一句。

    “没有你聪明!”云浅月推开他,愤了一句,“叶倩说得没错!你真是心思颇重!认识了你十多年,我还是认不清你的黑心。这一大堆的弯弯绕,每一处都计算得精确无比。连我也蒙在鼓里。”

    “当时是没时间解释。我怕叶公主先你一步拿到胭脂赤练蛇,”容景笑着解释。

    “你是怕她拿到胭脂赤练蛇,还是怕被我知道了,万一你猜测的不准的话,你就不能留下那条胭脂赤练蛇还给夜轻染不愿我欠他人情用自己的血救三公子了?”云浅月挑眉。

    容景伸手扶额,笑道:“都有!”

    云浅月冷哼一声。

    “乖,别气了!没有下次了好不好?”容景轻哄云浅月,柔声问:“想不想现在就看看它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们一起看看可好?”

    “先给三公子解毒!”云浅月懒得和他再生气,没好气地道。

    “嗯!”容景点头,对外面道:“青裳进来!”

    青裳已经送叶倩在药园的客房安顿回来,闻言连忙走了进来。

    “你端了这两碗血去给药老,让他按照我的房子入药,之后给三公子喂下。”容景道。

    “是!”青裳立即端了那两碗血走了下去。

    容景见云浅月看他,对她解释道:“三公子如今在药老那里!”

    云浅月点点头。

    容景不再说话,忽然将胭脂赤练蛇从袖中放出来,放在了桌案上。胭脂赤练蛇一直在熟睡,只见她小小的身子蜷缩着,睡相极为可爱。他看了一眼胭脂赤练蛇,在桌案下一按,桌案下弹出一个暗格,一个似木非木的圆罐弹出来,他伸手接住,将圆罐打开。

    云浅月看着容景手里的圆罐一怔,“这不是我那日在叶倩施咒失败后捡起来的吗?”

    “嗯!你说要还给她,后来却丢在了我这里。我就收起来了!”容景道。

    云浅月想着后来夜天逸回京了,她哪里还有心思还给叶倩这个,她刚要再说话,只见熟睡的胭脂赤练蛇忽然醒来,趴在那只剩下的碗边喝起叶倩的血来,她住了口看着它。只见不出片刻一碗血就被它喝没了,它喝完后,小小的身子骤然变大了一圈,将皮撑开,几乎变成了透明色,渐渐的越来越透,越来越透,忽然它再也承受不住,“砰”地一声爆破开来。

    云浅月一惊,容景忽然轻轻一拂袖,在胭脂赤练蛇爆破的那一刻将从它肚子里破出的一个小小的东西收进了那个圆罐里。

    云浅月定睛去看,不由惊呼,“是蟾蜍?”

    “是南疆的新一任万咒之王!”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看着那个圆罐里的小小蟾蜍,和那日叶倩施咒被爆破的那只蟾蜍一模一样,只不过是小了一圈而已,她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原来这只胭脂赤练蛇里藏了一只南疆的万咒之王。怪不得夜轻染会宝贝如此,怪不得叶倩会追寻了夜轻染这么些年,今日不惜放血。”

    “嗯!我以前只从一本古书上记载的两句话得知万咒之王的来历。据说只有南疆嫡系女子的处子之血才能启动万咒生卵,而且这卵只能在天下至毒之物的胭脂赤练蛇身上孕育才能成为万咒之王。每隔一百年,万咒之王的老王便会失去咒术之灵,由新孕育的万咒之王继任。而新的万咒之王要从胭脂赤练蛇身体破出,只有用启动万咒生卵那女子的处子之血为引。”容景看着手中的圆罐缓缓开口,“皇上七年前就命夜轻染以游历的名义出了京城,实则是要找这只胭脂赤练蛇,想用来控制南疆。因为南疆明着是依附天圣,但一直以来其实是暗中和南梁一家。南梁日渐坐大,皇上如何会准许?”

    “夜轻染知道吗?”云浅月低声问。若是知道的话,他还将胭脂赤练蛇给了她?

    “以前不知道,但如今也许是知道的!夜轻染并不傻。”容景淡淡道:“况且他今日被我点住了穴道,应该清楚,若是不给你,也会被叶倩抢回去。我认为比起叶倩,他更愿意给你。”

    云浅月沉默下来。

    容景用手帕擦拭了一下圆筒上的血迹,苦笑了一下,无奈道:“我不想你搭夜轻染的交情,到头来却还是将这只胭脂赤练蛇毁了,不得不搭他的交情了!”话落,她见云浅月不语,又道:“他的交情我来还!不准你因此对他心存愧疚!”

    “你怎么还?”云浅月看着容景

    “我还他十个粮囤如何?比起胭脂赤练蛇,我觉得夜轻染想要的是粮食!”容景道。

    “你舍得?”云浅月挑眉。

    “舍得!”容景道。

    云浅月忽然笑了一声,上前一步,抱住容景,将身子贴进他怀里,轻声道:“我不怕欠人情。但以后你必须给我好好的,不能再自虐、伤身、不顾惜自己身体。”

    容景双手环抱住云浅月的身子,笑意蔓开,温柔应声,“好!”

    ------题外话------

    胭脂赤练蛇怎么可能木有秘密呢!O(n_n)O~

    景美人一直都很男人!美人们,乃们说是不是?O(n_n)O~

    再弱弱地喊一声,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不讨喜的丸子(100钻石107花)、szbanban(100花)、juypjj(100花)、宝井小蝎(40花)、499415104(5钻)、人不为己天诛地蔑(5钻1花)、mmt12(188打赏)、18323432671(1钻)、彼岸珠(10花)、15000262201(10花)、yuyu998075(5花)、foxfish(1钻)、13436099131(5花)、dailin006(188打赏)、kuankuan0317(1钻)、13030701999(1钻)、15091837527(3花)、风韵三十(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三章 秘密破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三章 秘密破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