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夫复何求

    云暮寒身子一震后,面色表情忽明忽灭了片刻,忽然闭上眼睛。

    云浅月等了半响,没有等到云暮寒发怒,但他的表情太过莫测,她也拿不准他心中所想,偏头去看容景,容景眸光温润地看了她一眼,她微带紧张的心瞬间安定下来。事实就是如此,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还会再杀了清婉公主,所以,云暮寒无论是何态度,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再也更改不了。

    “浅月,你怎么能……能杀了公主……这可不是小事儿……”云王爷脸色发白地看着云浅月,一句话打了数颤,身子有些摇摇欲坠。

    “我去的时候,她已经被人轮虐,折磨得不成人形,我不杀她的话,难道还真让她活着不成?”云浅月看着云王爷挑眉,不明白她有那样的娘亲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重用的父亲,这么一件小事就将他吓成了这个德行,这么些年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说……清婉公主是……”云王爷顿时大骇,他一句话说不完整,见云浅月不再理会他,他转头看向容景,容景面容清淡,一如往常,他看向云老王爷。

    云老王爷用不睁气的神色看了云王爷一眼,收起惊异,站着的身子缓缓坐下。

    云浅月想着果然是糟老头子比她这个懦弱父亲有筋骨。

    “死了也好!”云暮寒沉默半响,闭着眼睛睁开,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一怔,看着他。

    “寒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随身也是有隐卫跟着的,即便隐卫没跟得太近,但你随身放有信号弹,可以放出来召唤隐卫,怎么会出了这种事情?”云老王爷镇定下来,见云暮寒开口说话,看着他问。

    云暮寒不说话,再次沉默不语。

    “你到是说话啊!”云老王爷对云暮寒瞪眼。

    “爷爷,我去的时候哥哥中了情花毒。”云浅月见云暮寒没有开口的意思,出声回话。

    “你怎么会中了那种东西?”云老王爷板起脸,皱眉又问,见云暮寒依然不语,怒道:“快说话!这件事情皇上很快就会追问下来,难道你也不说?”

    “爷爷,你急什么?总要先给哥哥包扎好伤口再问他也不迟。”云浅月一句话挡回去了云老王爷的怒意,看向门口,见那婢女正拿来了药匣,她招手,“将东西拿进来!”

    “是!”那婢女立即走了进来。

    云浅月将药匣接过,对那名婢女摆摆手,那名婢女退了出去,她将药匣打开,拿出包扎所用的纱布、剪子、创伤药等物事儿,给他包扎身上的伤口,她动作利落,转眼间就包扎好了一个。

    云暮寒本来垂着头抬起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头也不抬地低声道:“从我三年前知道你是我表哥的那一刻,我便没拿你当外人。如今更是。所以你就是云王府世子,只要身份没公开,你和南凌睿一日不调换回来,你都是我的亲哥哥。”

    云暮寒身子一颤。

    “人活在世上,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两全其美的,必定会有失有得,也会有取有舍。我不管你对清婉公主抱有什么样的心思,可怜也罢,怜悯也罢,愧疚也罢,或者是你渐渐喜欢上了她也罢。今日之事被我撞见,我都会杀了她。重来十次也不后悔今日所为。”云浅月继续道。

    云暮寒身子又是一颤。

    “虽然我不明白今日情形,但今日大约是两方同时预谋,撞在了一起。头一波是土匪,大约也就是附近山头上的,后一波我相信你也能看出他们的来路。他们虽然极力隐藏自己的身手,用的是天圣的武功,但是有些习性和根深蒂固的东西是隐藏不了的。何况你又出身在南梁。”云浅月手下包扎的动作不停,又继续道:“我不知道南梁是谁要对你下手,但是不管是谁,如今要刺杀你,我都会让他尝到后果。”

    云暮寒眸光忽然聚焦在云浅月坚毅的眉心上。

    “如今南凌睿回到了天圣,也许你对于当初舅舅用你换了他之事心有不甘,但我觉得世间有些事情是讲究缘分的,也许你就是与云王府有这种缘分也说不定。”云浅月不看云暮寒,又低声道:“若是你还想做回南梁太子,我会想办法让你和他换回来。若是你不想了,我以后就拿你当亲哥哥。”

    云暮寒薄唇忽然紧紧抿起。

    云浅月不再说话,该说的她都说了,接下来就看云暮寒是否能想通了。她觉得云暮寒虽然寡言少语,但是有些事情是心里明镜的。十年时间,足够沧海桑田。

    “浅月,你……在说什么?”云王爷不明所以地看着云浅月,她的声音太低,他听了个稀里糊涂。只听了个什么亲哥哥,什么表哥。

    云浅月看了云王爷一眼,连自己儿子是谁都分辨不清的父亲,真的是她的父亲吗?她看向云老王爷,云老王爷瞥了云王爷一眼,罕见地没有怒斥。她收回视线,遮住眼中的神色。

    容景眸光闪过一丝什么,一闪而逝,也并未说话。

    云王爷见云浅月不理会于他,他看了一眼屋中的几人,住了口。

    接下来房中静静,无人再说话。

    过了许久,云浅月将云暮寒周身的伤口包扎完毕,她收起药匣看着云暮寒。云暮寒终于缓缓开口,“我中的情花毒是清婉公主下的!”

    云浅月面色不变,她已经想到了。

    “说事情经过!让我们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云老王爷沉声道。

    “我和清婉公主与七皇子和……妹妹在通往军机大营和夕颜湖的分叉路口分开后,我便带着清婉公主去了夕颜湖,到了那里之后她说想吃烤鱼,让我下水去给她抓来,我便去了,但是并没有下水,而是用树枝在水面上扎鱼,她在上面等着我,不知为何她突然掉入了水里,我只能下水去救她,将她救上来后我便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这才知道她趁此机会在水里下了毒。”云暮寒开始叙述事情的经过。

    “然后呢?”云老王爷老脸又沉了几分。

    “她提前服用了解药,趁我无力……想要对我……”云暮寒似乎难以启齿,将众人都能听懂的意思略过去,继续道:“我强撑着一口气离开了夕颜湖去了对面山坳的一处小湖里运功驱毒,后来我听到动静赶回,便见到她被一帮土匪……”

    云浅月本来有些对清婉公主怜悯的心烟消云散,有些人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我杀了所有土匪,不想又来了那些黑衣杀手。我因为泡在湖水里时间太长,信号弹失去了效用,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云暮寒话落闭了闭眼睛,一番话说得似乎极其艰难。

    “我去的时候你是护着清婉公主的!为何?”云浅月问。她总感觉云暮寒略过去了什么没说。

    “爱一个人没有错!她……对我,也不算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我没心罢了!虽然她那般……但我总不能眼睁睁见死不救。”云暮寒忽然极其晦暗深邃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语气有些苍凉。

    “爱一个人是没有错,但是强求就错了!”云浅月淡淡道。强求有朝一日变成一个人的负担,就会疯狂,疯狂就会出事。就像今日,清婉公主为此搭上了她的命。那般情况下身为当事人又被清婉公主痴恋了十年的云暮寒,救她也算是仁义之心,即便不爱那个女人,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他此举不算做错。

    “话虽然是如此说,但一个人若是能管住自己的心,世界上便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了。”云暮寒忽然看了容景一眼,收回视线,闭上了眼睛,对云浅月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深深地看了云暮寒一眼,当先出了房门,她也看了云暮寒一眼,抬步跟了出去,云暮寒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父王,这件事……”云王爷见容景和云浅月出了西枫苑,看向云老王爷。

    “说话吞吞吐吐,怕这怕那,难怪你一辈子都成不了大器!”云老王爷站起身,怒道:“这件事情是公主不对在先,若不是她对寒小子下了情花毒,寒小子也不至于离开那里留下她一人,也不至于招来土匪和杀手。若不是臭丫头赶到他险些丢了命,此时公主死了也就罢了,若是不死,我老头子还要找皇上讨一个说法的!”

    云王爷立即噤了声。

    “窝囊!”云老王爷冷哼一声,向门外走去。

    云王爷抬步跟上,还是小心翼翼地道:“可是毕竟公主死了,还是浅月杀的……”

    “谁说是臭丫头杀的?她即便是杀了,也不会对皇上说是她杀的。你个没脑子的!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若是……”云老王爷话语说了一半,忽然气怒地住了口,一甩衣袖,再不理会云王爷,出了房门。

    云王爷脸色忽青忽白片刻,也抬步出了房门。

    几人离开后,云暮寒闭着眼睛睁开,看向窗外,正看到容景和云浅月的身影并肩消失在西枫苑门口。男子月牙白的锦袍,背影雅致风华,女子紫衣阮烟罗,背影清丽脱俗。他脸色一黯,闭上眼睛,手紧紧攥着被子片刻,又忽然一松,似乎是泄了所有力气,再也提不起一丝一毫。

    出了西枫苑,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对容景松了一口气道:“还好不是我担心的事儿!若他真喜欢上了清婉公主,那么事情便不好办了。”

    “的确不是你担心的事儿,但是我担心的事儿!他喜欢你,事情同意不好办。”容景面色幽幽,眸光幽幽,声音亦是幽幽。

    云浅月皱眉,随即又好笑地对他道:“担心什么?他是我哥哥而已!哥哥喜欢妹妹有什么不对?”

    容景轻哼一声,“是这样说?我怎么觉得此喜欢非彼喜欢呢!”

    云浅月转过头,正色地道:“不管是此喜欢还是彼喜欢,他都是我的哥哥。”

    “此哥哥也非彼哥哥!表哥也不是不能对你喜欢。”容景语气有些别扭,神色有些闷。

    “你放心,他心中清楚明白着呢!云暮寒不是夜天逸。”云浅月叹了口气,伸手一拽容景,“走!先去你府里,我们去审问审问那个人,看看能有什么结果拿来!”

    “不用我们亲自去审问,青影会审问出来的。”容景被云浅月拽着向前走去。

    云浅月想想也是,如今容景动用了几乎不怎么动用的青影,就是想隐秘此事。且等结果吧!

    “还吃芙蓉烧鱼吗?”容景偏头问。

    “好吃什么啊!没有心情了!”云浅月摇摇头,还不知道老皇帝如何处理此事呢!

    “那也要吃饭!”容景道。

    “回我浅月阁吧!一会儿老皇帝没准会宣我们进宫。”云浅月拉着容景脚步快了些。

    容景点点头。

    二人回到浅月阁,此时正是午时,赵妈妈早已经准备好饭菜。二人进了房间,彩莲、赵妈妈将饭菜端上桌。容景和云浅月不再说话,默默吃饭。

    云浅月想着刚刚一路回来,京城大街小巷并没有清婉公主的传言,想来夜天逸是带着清婉公主并未张扬地入了宫。这说明什么?说明夜天逸是爱护妹妹?还是维护皇室名声?还是此事与他有关?或者说他知道与谁有关?

    “公子!”云浅月正想着,窗外传来青影的声音。

    云浅月抬头看向窗外,只见青影一抹身影隐隐约约立在那里。

    容景温声询问,“如何?”

    “公子恕罪,属下失职!那黑衣头目强行冲破公子穴道,经脉崩裂而亡。”青影道。

    容景筷子一顿,云浅月面色一寒,荣王府的百步点穴独门秘术,天下绝传。被他点住穴道的人,几乎动无可动,强行冲开者也从来闻所未闻。今日这是一个例外了。明知不能解开而强行重开说明什么?说明那个人不是武功好,而是有毅力,清楚地知道活着回去也是一死,况且也许更是清楚回去之后也许比死还更可怕的事情等着他。所以才不惜强行硬冲穴道,经脉崩裂而亡。更是说明,南梁背后指派的这个人心狠手辣,才让属下如此惧怕失手后的后果。

    “你下去吧!彻查此事!”容景只不过筷子一顿之后,面色平淡地吩咐。

    “是!”青影退了下去。

    “你怎么看此事?”云浅月见青影退去,看向容景。

    “睿太子的穴道应该解开了!”容景漫不经心地道:“若是睿太子去认人的话,他在南梁十年,应该有所收获。至少可以查到蛛丝马迹。”

    云浅月心思一动,如今三日已过,她的好哥哥的确是快解开穴道了,但是大约满身怒气,去不去认人,想不想帮他们这个忙就难说了。“若是有关睿太子自己,他自己的忙,肯定自己会帮自己的!”容景似乎知道云浅月心中所想,对窗外道:“弦歌,你去宫里接睿太子去云王府。就告诉他……”

    “我看不用接了!人已经来了!”云浅月忽然道。

    容景住口,细听了一下,忽然一笑,“不错,不用去接了!你下去吧!”

    弦歌疑惑地去听,没听到任何人来的气息,又停顿了片刻,他听到有异样风丝刮来,他才赞叹浅月小姐和世子的功力何等高深,刚刚世子说话时大约睿太子还在几百米之外。他立即退了下去。

    南凌睿飘身而落,脚刚沾地,便向屋内冲来,怒道:“云浅月!你干的好事儿!”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当时虽然生气,但将他扔在那里被点住穴道三天的确不厚道。她看着云暮寒满面怒气地冲进来,珠帘在他身后飘荡发出哗哗的响声,她立即起身,扯出一抹讨好的笑容,“这么神清气爽,看来这三天睡得不错嘛!”

    “你还敢说!你……”南凌睿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桌前,本来是冲云浅月发火,当看到容景坐在云浅月身边,顿时怒气瞬间转移,对容景劈头就是一掌,咬牙切齿地道:“容景!你还敢在这里等着?”

    这一道掌风凌厉无比,下手毫不留情。

    容景坐着不动,对南凌睿慢悠悠地道:“睿太子,你可要想好了再下手,要是将我打残废了,你妹妹就得嫁给残废,这后半生可就毁了。”

    “胡扯!”南凌睿哼一声,骂了一句,掌风不停。

    云浅月见容景丝毫没有还手躲闪的意思,又想起他身上有伤,连忙出手拦住南凌睿,皱眉道:“哥!你要真将他打死了,我可就守寡了!”

    “别不害臊!你还没嫁给他呢!守什么寡?”南凌睿怒瞪了云浅月一眼,这一只手背钳住,另一只手又对容景打去。

    云浅月出手又拦住他另一只手,对他警告道:“你再不住手,我就用红颜锦将你绑住了啊!别看你是我哥哥,我对你更不手软。”

    “你个臭丫头!胳膊肘往外拐!你到底是不是我妹妹?”南凌睿一双桃花目腾腾冒火。

    云浅月对他甜甜一笑,拉长音道:“不是,云暮寒才是我哥哥,你别搞错了自己身份。”话落,她见云暮寒变脸,又连忙改口,正色道:“你是我的哥哥,亲哥哥,我是你的妹妹,亲妹妹。别闹了!你来的正好,有正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儿?”南凌睿依然板着脸,但怒气却因为那句亲哥哥和亲妹妹退去了些。

    云浅月撤回手,对他道:“你是刚刚解开穴道还是早就解开穴道了?是从皇宫来吗?可曾得到了清婉公主死的事情?”

    南凌睿怒道:“我自然是刚刚解开穴道,否则能让你们躲在这里逍遥?”他话落,凌厉地看了容景一眼,“景世子,本太子可是个记仇的,你以后最好小心些。”

    容景浅浅一笑,“睿太子,你这是在告诉我以后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将她绑在身边吗?”话落,他点点头道:“我觉得此举甚好,多谢睿太子提醒。”

    云暮寒脸色一寒,“小时候我就见你对我妹妹不安好心,果然没让我猜错。若是我早回来的话,根本就不会让你得手!”话落,他冷哼一声,“不过如今也不算太晚。有你好果子吃的!”

    容景忽然伸手扶住额头,叹道:“果然不能得罪记仇的人!”话落,他看向云浅月,又补充了一句,“尤其还是未来的大舅哥。”

    云浅月看着容景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他在说南凌睿呢!怎么就不知道自己其实也是个记仇的人?

    南凌睿哼了一声,有些得意,“你知道就好,本太子最是记仇!所以你最好小心点。”

    “嗯,以后一定加倍小心的!”容景放下手,笑着点点头。

    云浅月看了一眼二人,他自然知道知道南凌睿不会真的记大仇,但记些小仇大约会的。她伸手拉他坐下,收了笑意,将今日的事情给讲了一遍,话落,她看着南凌睿,“哥哥,南梁谁最有可能知道你们互换的消息,对云暮寒下手。”

    南凌睿脸上所有气怒的表情消失,面色现出凝重之色,“谁都有可能!”

    云浅月一怔,“怎么说?”

    “南梁内部如今也不像表面一般平静,你以为南梁文武百官人人都拥护我?”南凌睿挑眉,冷哼一声,“你可别忘了,你的舅舅,如今我的父王,不止有我一子。只不过是最爱护我罢了。但有时候爱护就是一把利剑。”

    云浅月皱眉,“那你这些年在南梁没有势力?”

    “怎么没有?若是没有的话,我早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南凌睿叱了一声,“但我一直以为终究有朝一日我会回来的,那个位置还是他接替而已,根本就没有想到如今想换都换不回来的情况。若是早知道的话,我至于不精心?”

    “那你觉得最可能的人是谁?”云浅月问。

    “应该是国师吧!”南凌睿道。

    “国师?”云浅月想起各国的国政其实是不尽不同的,天圣信封佛寺和钦天监。南梁是国师,西延是圣女,还有些诸多效果都是灵使。

    “嗯!”南凌睿也有些不确定,“我得见到那个你俘虏到又自杀的头目才能确定。”

    “国师是个怎样的人?”云浅月想着她去过南梁,但不曾见过南梁传说中的国师。

    “国师不但不心狠手辣,还心肠极好。悲天悯人,是一位大圣者。若他出家,天下第一高僧不一定是灵隐大师的。也许就会是他。”南凌睿道。

    “哦?”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见容景认真听着,面色没什么情绪,她对南凌睿挑眉,“那为何那人还强行冲破容景的封锁的穴道血脉崩裂而亡?”

    “不是因为他心狠手辣,而是因为只有他指派的任务,若是有人完不成,就觉得愧对于他,所以甘愿以死谢罪。”南凌睿解惑。

    “呵,时间竟然有这等奇事了。我这些年竟然未听闻国师是一个如此有趣的人。”云浅月笑了一声。

    “国师每年只有两个月留在京城,其它时间都是对外说是闭关修炼,实则是天下游历。今年这个时候本该不是国师回国之时,所以我也仅是疑惑。还有看看那个人才能确定是不是国师动的手。”南凌睿顿了顿,继续道:“国师当年是与父王一起去北疆将我替换回南梁的,这些年父王连王后都未曾告诉,我也未曾露出丝毫口风,此事天下知道的没有几人。若是那些兄弟们知道这件事情不大可能,所以,我说是国师。但也保不住我来天圣这一段日子引起了那些兄弟们的怀疑,若是彻查之下,还是有迹可循的。就比如你三年前不是就查到了南梁了?所以我说都有可能!”

    “嗯!”云浅月点头,“照此说来,国师杀云暮寒难道是怕你将他换回去?”

    “也许是,也许不是!”南凌睿叹了口气。

    “怎么说?”云浅月眯起眼睛。

    “国师不是要杀他,而是借杀他给他和我一个警戒。他是警告我和他,不要胡来。若是国师真要动手的话,早些年就动手了,不会等到今日。”南凌睿提起国师,语气有些轻。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看向容景。

    “弦歌,你带睿太子回府一趟。”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对外吩咐。

    “是!”弦歌飘身而落。

    南凌睿大约也是知道此事重要,开不得玩笑,站起身,看了容景一眼,并未反驳,抬步出了房间。他谱一出门,弦歌便足尖轻点向荣王府而去,他紧随其后。

    云浅月见南凌睿离开,对容景道:“你怎么看?哥哥说的国师你可见过?”

    容景摇摇头,“未曾见过。”

    “当时我去时几十人围攻哥哥,又是那般情形,所以下了狠手,那些人是要退去,但我怎么肯让他们撤走?如今想来,那些人不是要云暮寒的性命了。”云浅月回想起当时情形,将那些情形在脑中过滤了一遍。

    “嗯,也有可能!”容景点点头。

    “你有没有发现哥哥说起国师时神色和平常的他不一样?”云浅月又问。

    “嗯!”容景点头,“你哥哥与这位国师大约是感情不一般。”

    云浅月不置可否,她以为当年只有南梁王带着随从一道去的,原来还有国师。她伸手揉揉额头,“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复杂的不是事情,是人心。”容景起身站起来,走到云浅月身后,如玉的手将她放在额头的手拿开,自己的手代替她的手,轻轻为她揉按。

    云浅月心中的愁闷霎时一散,将身子向后一仰,将头靠在容景身上,闭上眼睛,想着若是一直有这样一个人陪伴在身边,在饿的时候他会做芙蓉烧鱼,在渴的时候会端来一杯清茶,在她头疼的时候会为她揉按驱除疼痛,在烦闷的时候他能开解,在无论任何事情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都能为她撑起一片天。那么此生夫复何求?

    “好些了吗?”容景揉按片刻低声询问。

    “嗯!”云浅月点头,身子反转过去抱住容景的腰,将头靠在他身前,对他笑道:“以前从未想过我们有朝一日会是这般,若是想到的话,我定然……”

    她话音未落,忽然听到云王府门前有兵器动静,立即住了口去倾听。

    “定然如何?”容景也倾听了片刻,笑问。

    “定然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将你拖来我的浅月阁。”云浅月放开手,站起身,伸手拉着容景就向外走去,“走,我们出去看看是出了什么事情!”

    容景跟着云浅月抬步走出房门,笑问,“将我拖来你的浅月阁做什么?”

    “要日日看着你,看看你怎么长得如此黑心!”云浅月瞥了他一眼道。

    容景低笑,面色染上一抹回忆往事的轻忽,“当时我就在想若是一般的女孩子被吻了都会要死要活,从来没见过居然没事儿人似的。那时候我就想着,不管云王府和荣王府是真缘还是孽缘,既然到了我这里,被我遇到了你,我就定下这个小丫头了!她是我的。”

    云浅月脚步一顿,嘴角一抽,“那时候我才五岁,你才七岁!”

    “嗯,五岁和七岁也不是什么不懂。”容景偏头看着云浅月,对她意味幽深地一笑,“你不是懂得很多吗?比如那个人工呼吸,估计天下人就你懂。”

    云浅月脸一红,无语地转过头,想着这人工呼吸的事情大约会被他记住笑话一辈子了。

    容景看着云浅月轻笑,见她不语,他也不再言语。二人出了浅月阁,不出片刻就来到来到了云王府前院,远远就看到云王府门口被大约数千名御林军围了个水泄不通。

    ------题外话------

    嗯,明天大约很精彩!O(n_n)O~

    弱弱地呼唤,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吕奶奶(50钻)、shirleynsh(5钻1000打赏)、13627880103(10花)、古月飞鱼(1钻)、13030701999(1钻)、lishixiaomei(1钻)、紫沫静(1钻)、qquser5638343(9花)、13402510235(2花)、xinyong121(2花)、Piaowu034509(1花)、13402510235(1花)13636170299艾(1花)、15122775803(1花)、ziyu102345(1花)、风星儿(1花)、溪黎(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章 夫复何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章 夫复何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