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相思相守

    云浅月看着容景走出浅月阁,月牙白锦袍衣摆一角消失,她心忽然揪起,坐着的身子腾地站起,抬步追了出去。因为走得太急,胳膊撞在了门框上,藏在她衣袖里的两幅卷图甩了出来,“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她脚步猛地顿住。

    两幅卷图摊开,两幅一模一样的紫竹林呈现在她眼前。

    云浅月盯着两幅卷图看了片刻,弯身将两幅卷图捡起,重新塞进袖中,再转头看向浅月阁门口,忽然失去了再追出去的勇气,身子靠在门框上,有些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关于小七,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不管他是她的谁,她都忘不了他。容景,你问什么问题不好?为什么偏偏问这个问题,让我如何来回答你?

    无论如何回答,都是错!

    小七的生和他的死,前世维也纳上空那一场爆炸,永远在她心头磨灭不去。

    “小姐,您怎么了?奴婢刚刚看到景世子了,您和景世子是不是又……”彩莲从隔壁房间出来,小心翼翼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缓缓睁开眼睛,眼前彩莲一张小脸三分紧张,三分小心,还有三分看不清的东西隐藏在她这张小脸背后,她扯了扯嘴角,没有丝毫笑意,轻声问道:“彩莲,你祖母住在哪里?”

    彩莲一怔,面上所有神情都换成了紧张,“小姐,您……您怎么突然问起奴婢祖母?”

    “想起来了,就问问。”云浅月淡淡一笑。

    “奴婢祖母住在西郊的老房子里。”彩莲压下紧张,垂下头。

    云浅月看着彩莲,眸光微闪,“你祖母多大年纪了?”

    “还有几日就是祖母八十寿辰了。”彩莲低声道。

    “哪天?”云浅月再问。

    “三天后。”彩莲声音低不可闻。

    “我一直听说你有祖母,可是事情太多居然都没顾上理会你的事情。这样吧!你去账房支取五百两银子,回家陪祖母过寿吧!”云浅月寻思了一下,笑着道。

    “小姐?”彩莲一惊,猛地抬头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笑看着她,“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也算是我们主仆的一点儿情意。”

    彩莲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云浅月面前,眼里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小姐,您不要赶奴婢走,奴婢哪里做错了一定改正,奴婢求求您了……”

    “五百两银子不够你养祖母吗?”云浅月无动于衷地看着彩莲哭求,“你一个月二两银子的月银吧?就算我时而奖赏,你一年下来也不过几十两,多不过百两而已。五百两银子足够你攒五年的,你以后不必再出来做婢女,陪在你祖母身边尽孝心足够了。”

    彩莲身子一颤,哭道:“奴婢舍不得小姐您……”

    “我也舍不得你,但你想想你祖母年纪大了,你该多在她身边陪陪她,是不是这个道理?”云浅月弯身将彩莲扶起来,认真地道:“从小到大,我身边的婢女都待不过半年,而你在我身边多待了两个月,已经是特例了。”

    “小姐……”彩莲哽咽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松开扶着她的胳膊,对闻声走出来的赵妈妈吩咐道:“赵妈妈,您带着彩莲去账房支取五百两银子,送她回家孝敬祖母吧!”

    “是!”赵妈妈看着彩莲露出不舍的情绪,但还是垂下头,恭敬应声。

    “另外你告诉孟叔从明日起给我选一名贴身伺候的婢女来。”云浅月又吩咐。

    “是!”赵妈妈再次应声。

    云浅月看了彩莲一眼,见她已经泪流满面,她收起眼中的情绪,转身走回了屋,随着房门关上,她听见彩莲“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她暗暗叹息一声,彩莲是她失忆重生后见到的第一个人,若是杀了她,总有些不舍。不管她是被秦玉凝收买还是威胁或者本身就是秦玉凝的人或者是别人的人,都不能再留在她身边。看着没有心机,却是能不显山漏水地将她骗到了祈福树,而且她记得当时掉下地下佛堂暗室时是彩莲扶着她的,彩莲和秦玉凝一边一个拽住了她。她当时对夜天倾、秦玉凝怀疑,却是没怀疑到她身上。如今想来,最好的伪装才是最厉害的武器。希望这回她离开后能好自为之。

    “彩莲,别哭了,走吧!你祖母那么大的年纪了,小姐开恩,五百两银子足够你侍奉祖母颐养天年了。以前的婢女都是准半年一换,你如今多在这里待了一个月,还拿了五百两银子,小姐对你比对其她人好多了。”赵妈妈对彩莲劝慰。

    “赵妈妈,我舍不得小姐,舍不得你们……”彩莲哭得伤心。

    “以后时间还长着呢!等你将你祖母的孝心尽够了,可以再求小姐回来。”赵妈妈伸手拉起哭倒在地上的彩莲,“别哭了,小姐心肠好,我看得出来,她也是舍不得你的,你若是再哭下去,小姐该难受了。小姐也是为了你好。”

    “赵妈妈,你说我以后还能回来?”彩莲哽咽地问。

    “嗯,你伺候小姐让小姐比以前开朗多了。小姐会念着你的好的,等你祖母百年之后,若是你想回来,我帮你和小姐说说,小姐会同意的。”赵妈妈点头。

    “好!”彩莲抹净脸色的眼泪,由赵妈妈拽着走了出去。

    听雪、听雨以及浅月阁的众人没想到云浅月突然就要彩莲回家侍奉祖母,都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不舍的情绪,但又释然,想着小姐心肠好,彩莲祖母要过八十大寿了,身边怎么能没个近亲之人?也都连忙出去相送。

    云浅月站在窗前看着彩莲被众人送出浅月阁,帘幕遮挡下,她脸色晦暗不明。

    不多时,云孟匆匆进了浅月阁,人未到,声先问,“小姐,又出事儿了!”

    “何事?”云浅月打开窗子,看着云孟。

    “大小姐哭着跑了回来,说誓死不嫁孝亲王府的三公子,若是谁让她嫁,她就去死。”云孟站在门口,禀告道:“如今她房里闹呢!将房里的东西都给砸了!”

    “孝亲王府三公子的事情是凤老将军请德亲王做的媒,我本来也不愿意,但是她自己死活要愿意,如今我同意了,她却又来这一手?以为什么事情都能由着她吗?你告诉她,必须得嫁,死也得嫁!不嫁不行。”云浅月清声道。

    “小姐,大小姐不嫁不是正好?您……”云孟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你只管去告诉她这个就行。”云浅月摆摆手。

    云孟点点头,不再多言,疑惑地转身走了出去。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转身走回软榻上坐下。她刚坐下,从窗子无声无息飘进来一个人站在了她面前,她放下手,看着面前的人,“你用了什么办法让云香荷死也不嫁了?”

    三公子扬唇一笑,“那个女人一见我的样貌便打了退堂鼓。我再略微施了点小手段,她就死活不嫁了。”话落,他一撩衣摆坐在了云浅月身边,粉刺地道:“真怀疑你们是不是亲姐妹,怎么差得这么远?”

    云浅月心思一动,不动声色地看了三公子一眼,“哪里差得远了?”

    “哪里都差得远!以貌取人,榆木脑袋,愚蠢无知,拜高踩低,还自以为是。”三公子看了云浅月一眼,认真地道:“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尤其是容貌。”

    云浅月收起心思,扯动嘴角,淡淡一笑,“云香荷是凤老将军的外孙女,自小就仰仗着凤老将军的宠爱和凤侧妃在这云王府后院作威作福,恃宠而骄也不奇怪。”

    “若只是恃宠而骄还好,但没有自知之明愚蠢无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是大忌!”三公子伸手撤掉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媚色天成的容颜,“我刚刚听你说让她死也要嫁给我?这样的女人我可不娶。”

    “你放心,她嫁不了你。她一会儿就忍不住会去找我爷爷,爷爷不理她,她会去找我父王,我父王如今已经厌烦了她屡次胡闹,也不会理会于她,她就会去找凤老将军。凤老将军耐不住她央求,大约会去找德亲王收回保媒,德亲王会找孝亲王,那么孝亲王会去找皇上,皇上这一招失效,又会换别的招数了。”云浅月伸手拿过三公子手中的面具看了一眼,忽然眯起眼睛,“你这个面具哪里来的?”

    “这个面具是我一直戴着的,我跟你说过,十几年前有一个人给了我面具和教给了我武功。”三公子看着云浅月神色,又扫了一眼面具,“怎么了?有问题吗?”

    云浅月看了一眼三公子,将衣袖里收起的夜天倾带着的两个面具拿给他,“你看看,这三个面具是不是出自一人之手?”

    三公子伸手接过那两个面具,一个面具是陌生人的,一个面具是云暮寒的。面具所用的材质虽然不一样,但制作的手法一样,他惊异地看着云浅月,“这两个面具是哪里来的?”

    云浅月缓缓将今日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话落,对她道:“这是夜天倾脸上的,当时叶倩将人送来的。但是不是她手里的面具还很难说。毕竟她一个人做不来在太子府和云王府偷梁换柱的事儿。”

    三公子点点头。

    云浅月伸手入怀,拿出风烬留给她的两个本子递给三公子,又起身走到床前,伸手在中间的一块床板上轻轻一拍,“啪”地一声轻响,一块碧色的玉牌掉在她手上,她拿着玉牌掂了掂,对三公子道:“这是风阁的风云令,你拿着它去醉香楼天字一号房。有人会带你去风阁。从今以后我将风阁交给你,你尽快熟悉风阁。”

    三公子看着云浅月手中的碧色令牌扬眉,“墨红一动风云震的风阁?你就这么给我?”

    “否则还怎样给你?洗手烧香,举行个交接仪式?”云浅月笑看着他。

    三公子伸手接过令牌,“你就这么信任我?”

    “世界上能我相信的人不多。你想说你很荣幸吗?不必了!”云浅月走到桌前斟了一杯茶递给三公子,见他只是看着她并不接,她将茶杯塞进他手里,转头又为自己倒了一杯,和他手里那杯茶轻轻一碰,发出一声清泠的响声,她笑道:“我答应你,有朝一日,给你找个好媳妇。绝对不要云香荷那样的!”

    三公子脸一黑。

    云浅月端着茶抿了一口,须臾,她将茶杯放下,伸手入怀,将她自己画的那副紫竹图画拿出来递给三公子,“将这个放在孝亲王书房的桌案上,一定不能让人察觉是你做的。”

    三公子疑惑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伸手接过图画展开,蹙眉问,“这是什么?”

    “据说百年前荣王曾经画了一副紫竹林图送给贞婧皇后。贞婧皇后死后,那副图陪着她埋入了皇陵。”云浅月漫不经心地道。

    三公子面色闪过一抹沉思,将手里的画卷扬起,“就是这幅图?”

    “自然不是!”云浅月笑笑,“但假的有时候可以以假乱真。”

    三公子点点头,“你想做什么?”

    “我想看看孝亲王会如何!”云浅月向窗外看了一眼,“是不是会将这副图卷交给老皇帝,或者是私自藏起来,或者是寻找画卷上的秘密,再或者是别的选择。人活得久了,总会有许多秘密。这就需要我们给她一个导火索,让他的秘密引爆,或者他去引爆别人的秘密。”

    三公子点点头,攥紧画卷,“你放心,我定然能悄无声息将这幅画卷放在他书房的。”

    “嗯,我相信你能做到!”云浅月笑着点头。

    三公子又看向手中的画卷,扬眉,“这副图你是在哪里弄来的?景世子是否知道?”

    “大约是知晓的吧!别说这个京城,就是天下间哪里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云浅月眸光闪过一丝轻忽,“他可是容景,荣王府世子。”

    三公子忽然一怔,看着云浅月,“你有心事?”

    “谁能没有心事?”云浅月轻忽退去,对三公子认真地道:“从今日起,我将风阁给你,你就要记住,你不单单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而是风阁的主子。风阁所有人的性命都系在你的身上,你行事必须要谨慎。所有事情必须先询问过我可不可行。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一旦行一步差错,那就不是几个人的性命会丢失,而是成百上千人的性命之忧。”

    “好!”三公子郑重地点头。

    “你现在尽快将风阁熟悉接手,没有我的吩咐,不要有任何动作。”云浅月再次嘱咐。

    “好!”三公子再次点头。

    “风阁养有信使,你从中找一只适合你饲养的用。风阁的每个人都养一种带有编号的信使,甚至每个人的信使都不一样。一旦信使出错,或被猎杀,我们能第一时间就知晓是哪个环节或者哪个人出了错。”云浅月看着三公子,“你找好信使后告诉我,以后我们就用你的信使传信。”

    “嗯!”三公子点头。

    “如今天色不早了!你今日先回府将画卷放在孝亲王书房,然后就回你的院子等着,孝亲王必然会为了云香荷誓死不嫁之事去找你麻烦。你应付过去他后就去醉香楼。”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只见日色偏西,她又道。

    “好!”三公子起身站了起来,将那副图塞进衣袖,又将他的面具戴上,之后看着手里剩余的两个面具道:“这两个面具怎么办?”

    “若是我猜测的没错的话,叶倩定然与西延你母亲认识的人中有某种联系,或者说根本就与你母亲有联系。这种面具精致,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做得出的。你接手风阁之后可以派人查探一下这件事。”云浅月看着那两个面具,伸手将云暮寒的那个面具拿过来,对他道:“不过这件事情不必操之过急,一定不能让人知道你的身份。”

    “嗯!”三公子点点头,“那我走了!”

    “走吧!”云浅月摆摆手。

    三公子足尖轻点,顺着窗子飘了出去,转眼间就消失了身影。

    云浅月重新做回软榻上,想着叶倩真不能小看,她在三年前敢和夜天逸交易,如今又和西延有某种联系,她的母亲居然还是南梁王后的胞妹。如今又在天圣,偷梁换柱带走了云暮寒,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浅月小姐!”云孟声音从外面再次传来。

    “说!”云浅月坐在软榻上不起身。

    “大小姐听了您的话之后去找老王爷和王爷了,如今备车出府了,大约是去了凤老将军府。”云孟看着屋内,“大小姐像是疯了一般,老奴没拦住。”

    “没事儿,让她去!”云浅月想着三公子说使了小手段但对于云香荷来说估计就是了不得的大手段了。她越疯越好。

    “老奴见彩莲离开了,赵妈妈说您要换婢女?”云孟又问。

    “对。你今日就贴出告示,我要招婢女。要求还和每次一样。”云浅月吩咐。

    “好,老奴这就去!”云孟应声,转身走了出去。

    屋中静了下来。云浅月闭上眼睛,容景的话不由映出脑海。谁的分量轻?谁的分量重?他怎么可能在她心中不过尔尔?

    “臭丫头!又是这副样子!是不是又挨了欺负?”南凌睿推开门走了进来。

    云浅月闭着眼睛不睁开,倦倦地道:“没有!”

    “没有?鬼才相信!”南凌睿轻嗤了一声,来到云浅月身边伸手不客气地区扒她眼皮。

    云浅月将他的手打掉,瞪着他,“你刚从荣王府回来?怎么样?那个人你可认识?”

    “不认识!”南凌睿摇头。

    “不认识?”云浅月挑眉。

    “她根本就不是南梁的人,而是西延的人。”南凌睿道。

    云浅月有些倦意一扫而空,“怎么可能?那些人都是南梁的人,就算我认错,难道容景也会认错不成?”

    “他是南梁的人没错,但他受命于西延。”南凌睿冷哼一声,“容景不是神,他是人,在你的眼里是不是他就该什么都知道?臭丫头,你未免对他太过推崇了些。以为天塌下来他都能撑起不成?天下任何事情他都要了如指掌?告诉你,他不知道的事情也多了。”

    云浅月一怔,忽然没了声。

    “你自小不是谁都不信吗?如今怎么就偏偏如此信他?”南凌睿瞪了云浅月一眼,“看你那点儿出息!”

    “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南梁的人但受命于西延。你去的时候那个人不都死了?”云浅月压下心中忽然汹涌而出的情绪,看着南凌睿。

    “他的身上刻有西延的宫印,是西延的隐卫。宫印你不会不知道吧?代表终身效忠西延,永不背叛。”南凌睿道。

    “青影是容景的隐卫,怎么可能会不查他的身?”云浅月挑眉。

    南凌睿哼了一声,“你知道这个人的宫印刻在什么地方吗?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人,容景的人和他一样清高,才不会去看一个男人的下体。所以,他自然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点头,容景看着温和,骨子里其实流传着尊贵清高,那种是与生俱来的,谁也泯灭不去的。他的手下也随他的性情,不止是青影,弦歌、青裳、青泉、连一只鸟青啼都是如此。她蹙眉,“那些刺杀云暮寒被我杀的人也一样?都是西延的人?”

    “那些人如今都在夜天逸手里,我没有去看,这件事情不好论断。”南凌睿道:“如果他们都是西延的人,说明西延有人知道了这件事情要警告云暮寒,或者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才刺杀他。如果那些人是南梁的人,说明那个头目是西延人混入了南梁,受了南梁人的指派,那个人也许是国师,也许是其他人。但不管是那种情况。这件事情说明西延也有人知晓了。”

    云浅月点点头。

    “这些年西延为南梁马首是瞻。但背地里其实如何你想必也清楚,不过是各自打着主意而已。”南凌睿冷笑一声,“大国泱泱,小国融融。不过都是唯利是图而已。这个天下早已经分崩离析了。”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云暮寒被叶倩带走,换成了夜天倾,我又将夜天倾送回了太子府,这件事情你知道了吗?”

    “嗯!”南凌睿点头,面色晦暗,“刚知道!”

    “叶倩想做什么?你清楚吗?”云浅月看着南凌睿。

    南凌睿忽然嘲讽一笑,“那个女人心思莫测,她想做什么估计天下只有两个人能知道。那两个人中绝对不包括我。”

    “谁?”云浅月扬眉。

    “小丫头,你难道真不知道是谁?除了夜天逸,就是容景。你说还能是谁?”南凌睿伸手敲了云浅月脑袋一下。“从来不知道你怎么这么笨了?”

    “最近事情太多,脑子不够用了!”云浅月打开南凌睿的手。

    “你是将全部心思都用在谈情说爱上了吧?”南凌睿冷哼一声,“容景不知道给你下了什么迷魂汤。将你一颗脑子迷得七荤八素。除了天天想着嫁给他外,都快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天天想着嫁给他?”云浅月看着南凌睿。

    “难道不是?你满脸都写着你想嫁给他。”南凌睿忽然伸手将云浅月拽了起来,两步就拽到镜子前,对她道:“你看看你自己!你仔细看看,我难道说错了?”

    云浅月看着镜中的自己,面如芙蓉,眉如柳叶,肤赛春雪,齿白唇红。眉梢凝染了一抹春色,春色中隐了一抹远山青黛。三分愁,三分暖,三分无奈,还有一分纠缠。她皱了皱眉,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皱了皱眉。她扯动嘴角,镜子里的人也跟着扯动嘴角。她刚要用手去扶额,一直大手先一步盖住她的脸。

    “臭丫头,收起你这副样子!”南凌睿看着云浅月,面色含怒,“给娘亲和我丢脸!”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打开南凌睿的手,又气又笑地道:“我就是我而已,给你和娘亲丢什么脸?丢得着吗?”

    “动感情的都是白痴!如今你就像是一个白痴。什么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什么爱他胜过你自己。我告诉你,你只能爱你自己超过别人。否则容景哪日不要你了,你要一头撞死在紫竹林不成?”南凌睿低喝了一句。

    “哥!容景不会不要我。”云浅月叹了口气。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事情,不要乱说话。”南凌睿忽然转过身看向窗外,“以前有一个人也和我说过让我以后娶她,今生非我不嫁,后来又怎样?还不是跟着人一跑就是数年。如今汲汲营营,诸多算计,更甚至连我也算计在内。”

    云浅月忽然住了口,她知道他说的是叶倩。

    “什么都可以动十分,独独感情不能。就算控制不住,也要留三分,哪怕一分。臭丫头,你明白不明白?”南凌睿回头死死地盯着云浅月。

    云浅月忽然笑了一下,极浅极轻,认真地看着南凌睿,“你放心吧!即便想要我拿出十分,我也拿不出来。我不留,但是挥之不去,控制不住,不留他也会在心底。也许会陪伴我一生,或者直到记忆完全消失的那一刻。”话落,她深吸了一口气,“有一种感情,埋在我心底,无关容景,无关旁人,甚至已经无关我自己,就那么独立的存在着。”南凌睿一怔,疑惑地看着云浅月,“怎么回事儿?”

    云浅月收起全部情绪,伸手理了理南凌睿的衣襟,“你别问了!这是不影响什么!关于叶倩带走云暮寒之事,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怕什么?大不了就是这件事情天下皆知而已。再说了,既然有所谋,就会有所求。你等着就是了!叶倩自然会来找你的。不找你也会找容景的。”南凌睿无所谓地道:“无论南梁的人,还是西延的人。都是有所求,只要有所求,一切事情都在这求字上钻木取火。你是被动,也是主动。这火你是给她还是不给她,都由你说了算。”

    “你说得对!”云浅月忽然笑了,对南凌睿赞道:“看来这些年太子之位没白做。”

    “你哥哥要真是傻子估计死了几百次了!”南凌睿哼了一声,伸手有去敲云浅月脑袋,被云浅月躲过,他撤回手,对她道:“刚刚国师给我传信,前来给老皇帝拜寿,如今刚出南梁,我去迎迎国师,这几日不会在京中。”话落,他将一片羽毛塞进云浅月手里,“你要有什么事情找我将这片羽毛挂在房檐上,自然会有人来找你的。”

    “这个方法好!”云浅月接过羽毛,看着只是一片普通的羽毛。她笑了笑。

    南凌睿不再说话,抬步出了房门,足尖轻点,消失了身影。

    云浅月看着南凌睿离开,将那片羽毛放进怀里,见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她喊来赵妈妈端上晚膳,她吃罢晚膳,躺到了床上。将这两日的事情在脑中过了一遍后闭上眼睛。

    不多时,西墙响起熟悉的箫声,清幽的箫声顺着窗外飘了进来,径直传入她耳里。云浅月叹了口气,往身上拉了拉被子,盖住耳朵。

    一曲箫声后并未停止,而是清幽的箫声再次响起,依然是一样的曲调。

    云浅月刚要伸手捂住耳朵,这时,忽然从远方传来一缕琴音。琴音很轻很浅很淡,没有箫声清扬悠远,但却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心神。她立即放下手,闭着的眼睛睁开,躺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

    只有夜天逸会吹长相思,只有容景会弹长相守!

    ------题外话------

    美人们,要相信景美人和月儿哦!

    有一种东西叫做爱情催化剂!我粉喜欢那种东西,(*^__^*)嘻嘻……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juypjj(200花)、吕奶奶(10钻)、13030701999(10钻)、冰城残留的冰凉(10钻)、jkdaisy(3钻)ia(4钻)、tzking2007(3钻)、微泪含笑(10花100打赏)、wxsh8410(188打赏)、瀟湘風神(10花)、徐熹霖(10花)、hongmiu(1钻)、zsm555666(1钻)、婷婷1990(1钻2花)、mengyan1234(1钻1花)、guiqin580231(5花)、410481593(1花)、13676296646(1花)、ge90hu(1花)、朱志琴7734307(1花)、byx858(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五章 相思相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五章 相思相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