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来得正好

    云浅月偏头看了一眼夜轻染,将糕点盘往他面前一推。好戏有人一起分享才更有意思。

    夜轻染也捏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眼睛不离琉璃镜,一边吃着,一边看着,看了片刻,口中不满地唔哝地道:“夜天倾半天也不换个姿势,春宫图都白看了,他府中的那些女人都白睡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要不你现在给他去送一本春宫图?他估计一时激动忘了!”

    “这是个好主意!”夜轻染点头,起身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忽然又住了脚问云浅月,“你有春宫图吗?”

    云浅月摇摇头,“没有!”

    “我也没有!拿什么去送?”夜轻染摊摊手,看向守在门口的凌莲和伊雪,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

    “没有!”凌莲和伊雪脸色腾地一红到底,摇摇头,声音细弱蚊蝇,两个人的声音加起来也没一个人的声音大。她们还未出嫁,怎么会有那个?实在佩服小主和染小王爷的强大,看活春宫不说,还嫌人家演得不好,要去给人家送春宫图,天底下怕也就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做得出。

    “都没有怎么办?”夜轻染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脸不红气不喘,“你去书局买一本回来!”

    “等我回来他们没准都完事了!”夜轻染皱眉。

    “那算啦,我们将就着看吧!等明日你想着给夜天倾送一本去。”云浅月继续看着琉璃镜,话落,似乎琢磨了一下,又道:“算了,改日我给他吧!这里的春宫图没一本像样的,我能给他画出七十二春来。”

    夜轻染猛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你还是小丫头吗?”

    “是啊!”云浅月点点头。

    夜轻染盯着云浅月,半响后有些泄气,“完了,我肯定不认识你,要不你此时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生呢!”还七十二春来?

    “没事!我认识你就够了!”云浅月眼睛不离琉璃镜,见到夜天倾终于换了姿势,连忙对夜轻染摆手,“快过来看,换姿势了!”

    凌莲和伊雪嘴角齐齐抽了一下。她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小主?真想夺门而出。

    夜轻染闻言立即走了过来,重新坐在云浅月身边,也看着琉璃镜,点点头,“终于换姿势了!夜天倾还算不让我们白看一场。”

    云浅月认同地点点头,若是从头到尾都一个姿势,看着也没意思。

    “小丫头,你画好那个什么七十二春也给我看看。”夜轻染忽然道。

    “行!”云浅月答应的痛快。

    夜轻染不再说话,继续捏了糕点吃,云浅月也不再说话,也捏了糕点吃。二人一口糕点,一口茶水,一口瓜果,一边看着活春宫,看起来极为惬意。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想着大佛寺里的佛像该换人了。应该崇拜小主和染小王爷。

    “真没想到这秦小姐还是个深藏不露的!”过了半响,夜轻染又道。

    “这京中每一个人都带有一副面具。不过秦玉凝的确很让人意外。”云浅月看着秦玉凝在夜天倾身下梨花带雨,瑟瑟颤抖,摸样极为可怜,但这般可怜的摸样更能激发男人的兽欲。她漫不经心地道。

    “这些年竟没发现京中还隐藏着这么一个厉害的女人!”夜轻染也看着秦玉凝,啧啧道:“明明有武功,却是使不出来,让夜天倾饱了口腹之欲。夜天倾如今心里定然畅快。”

    “何止是心里畅快?你看他全身上下哪一处不畅快?”云浅月目光落在夜天倾身上,想着夜天倾虽然武功不好,但也是习武之人,习武之人都是体格强健,当然某个弱美人除外。

    “嗯!”夜轻染赞同地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对云浅月问,“小丫头,你给皇伯伯准备好寿礼了没有?”

    “准备好了!”云浅月点头。

    “准备了什么?”夜轻染问。

    “明天你就知道了!”云浅月见夜天倾又换了姿势,秦玉凝柔弱无助地任他予取予求,对夜轻染提醒,“又换姿势了,这个姿势不错。幸好秦玉凝也是习武之人,有柔韧度,一般女子可弄不出这么高的难度。”

    “这是夜天倾故意的!他用把脉探测不出她有武功,自然只能通过别的途径,他府中女人无数,自然知道习武的女人非同一般。这一下他可以确定了她有武功了。”夜轻染点评。

    “不错!夜天倾其实是一直豺狼,不过是一直被太子的身份压制了兽性而已。”云浅月见夜天倾忽然发起狠来,秦玉凝终于忍不住叫出声。她想着怎么样才能最好的让人泄去伪装?当然是没衣服穿的时候,尤其是秦玉凝初为女人,虽然她心机深,隐藏得太好,但是对男女之事肯定不了解,她此时心里定昏天暗地,恨不得将夜天倾劈了。但只能拼命忍受着。所以,被夜天倾一试便知,夜天倾既然能确定她确实有武功,又怎么会饶得了她?

    夜轻染哼了一声,“他这些年一直汲汲营营,小心翼翼。如今知道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他是为七皇子做嫁衣,心中焉能不恨?斗不过夜天逸,如今手里攥着准太子妃,或许说还指不定是不是他的太子妃,他焉能不出手?不出手就不是他了。”

    “嗯,从这一点上他还算让我刮目相看!”云浅月笑了笑。

    “这回有好戏看了!”夜轻染也笑了笑。

    “一直就有好戏看!”云浅月不置可否。天圣早已经不是百年前的天圣了,不再是夜氏根深蒂固谁也撼动不了的江山基业,繁华的外表下是千疮百孔。好戏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一出又一出,层出不穷。她想起明日老皇帝大寿夜轻染要和容枫在寿礼上一决胜负,问道:“明日你能胜出容枫吗?”

    “容枫这些日子闷在府里闭门练功,说不准!”夜轻染摇摇头。

    “你的功力增长了一倍,应该差不多。”云浅月道。

    “那也不见得!弱美人手里有一颗增长功力的药给容枫了!他此时功力也增长了,应该是和我差不多。”夜轻染摇摇头。

    云浅月一愣,“容景将那颗增功丸给了容枫?”

    “嗯!”夜轻染点头。

    云浅月皱眉,“增功丸虽然好,但是短时间若是消化不了,后患无穷。容枫能承受得住吗?”

    “这就要问弱美人了!”夜轻染耸耸肩。

    “你功力突然增长,难道也是服用了增功丸?”云浅月偏头看向夜轻染。

    “我因为服用了忘情,才无奈用了增功丸,若没有足够的武功,如何能背着我爷爷和父王逼出了忘情的药性?我那是相互抵消了,才安然无恙。”夜轻染道。

    “天下间还有一颗忘情?”云浅月挑眉。

    “天下间就皇伯伯手里有一颗忘情。哪里还能再有?”夜轻染摇摇头,“不过小丫头你也别担心,弱美人有的是办法。容枫那小子不会有事儿的!”

    云浅月点点头,她也觉得容景不会让容枫出事的!若他不同意,容枫不可能回到京中,且入住了荣王府。即便容枫是夜天逸的师弟。但他不同于夜天逸。

    “不过不管他没有事儿,我明日是不会让着他的!该下手还是会下手。”夜轻染道。

    “理当如此!真男人输赢胜败都需要堂堂正正。”云浅月淡淡一笑,“你服用了增功丸,他也服用了增功丸,算起来还是公平。”

    “嗯!”夜轻染点点头。

    二人虽然聊着天,但是两双眼睛都没离开过琉璃镜,面前的糕点盘子空了,夜轻染将瓜果拖过来放在二人面前,两个人又一起吃瓜果。

    “夜天倾看来今日要尽兴才能归了。”云浅月见秦玉凝几乎都要昏过去了,夜天倾依然不放过她,似乎从试探出秦玉凝真有武功后,便摆出各种姿势。

    “小丫头,我觉得你不需要给夜天倾什么七十二春了!你看他现在不是很会?”夜轻染也看着二人。

    “他的姿势不到位。”云浅月摇摇头,“还得多让他学学。今日用不了,可以明日后日或者以后用。他今日尝到了天圣第一美人的滋味,以后太子府的女人该是摆设了,哪里会对秦玉凝罢手?总有下次的。”

    “也是!”夜轻染点头。

    凌莲和伊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觉得小主和染小王爷都是非正常人。在他们的眼里一起看活春宫就当欣赏一幅画一样,纯碎的欣赏,没有半丝尴尬,也没半丝暖色的想法。两人面色都清清淡淡,专门为了看戏而看戏。

    二人祈祷天字二号房快些完事儿,她们也好解脱。奈何上天好像专门跟她们作对一般,天字二号房一直在继续,而云浅月和夜轻染也没有关闭琉璃镜的打算。最该结束的不结束,最不该出现的人出现了。

    房门从外面推开,容景缓步走了进来。

    凌莲和伊雪看到容景齐齐面色大变,不约而同地拦在了他面前,不是给容景见礼,而是颤着音喊了一声,“小姐!”

    云浅月一惊,抬头看向门口。

    夜轻染也看向门口,当看到容景来到,他嘴角微微勾了一下,扬唇一笑,“我就知道弱美人最会赶场子,从来不会错过好戏。你来得正好!”

    云浅月忽然伸手在琉璃镜上一转,琉璃镜“啪”地一声合上,她对容景扯了扯嘴角,装作无事一般地打招呼,“你不是去接南梁国师了?怎么来了这里?”

    “南梁国师如今还在百里之外,不急。”容景看了夜轻染一眼,淡声道。

    “走得怎么这么慢……”云浅月嘟囔了一句,见容景走来,她笑了笑,站起身,问道:“你吃饭了没有?我去喊人布菜。”话落,她向门口走去,准备开溜。

    “早膳吃过了,午膳还不到时候。”容景摇摇头,错身而过,伸手扣住云浅月手腕,扯住了她要离开的脚步,拉着她向琉璃镜走来。

    云浅月太阳穴忽然突突地跳了两下。

    “小丫头,你不至于这么怕这个弱美人吧?”夜轻染看着云浅月,他怎么感觉跟老鼠见到猫似的?刚刚大模大样看活春宫面不改色的小丫头,转眼间就变了个人似的。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怀疑眼花了。

    云浅月长长的睫毛颤了两颤,想着那是因为你没领教过容景打翻醋坛子。她对夜轻染使了个颜色。

    夜轻染收到求助的信号,皱了皱眉,但还是不忍心不管,伸手就要将琉璃镜就要卸下来抱走。只要抱走了这面镜子,弱美人自然就不知道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他总不能和他一样去推开天字二号房的房门吧?

    容景忽然出手按住了夜轻染的手,清泉的眸光忽然黑了黑,“夜轻染,你是现在就滚开,还是我派人请你滚出去!”

    夜轻染闻言勃然大怒,“弱美人!小王为什么要滚?”

    “十八隐卫!”容景不看夜轻染,扣住琉璃镜,淡淡喊了一声。

    他话落,十八道身影瞬间出现在天字一号房。

    “将染小王爷请出去!”容景对十八隐卫吩咐。

    “是!”十八隐卫齐齐应声,对夜轻染齐齐出掌。

    夜轻染一愣,恼怒地看着容景,“弱美人?你想做什么?这里不是你的地盘吧?本小王乐意在哪里就在哪里?你管得着吗?”

    容景不说话,目光淡淡地看着夜轻染。

    云浅月用那只没被容景扣住的手伸手扶额,有些头疼,一时看戏看得上瘾,居然忘了容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没去接南梁国师,而是来了醉香楼。若是早知道的话,她会早就关了琉璃镜的。如今倒好,被抓了个现行。抬眼看夜轻染,若是他和十八隐卫打起来,那她的醉香楼非给拆了不可。她还想靠它赚钱呢!自然不能让他们拆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对夜轻染道:“夜轻染,我答应给那个谁那个什么肯定也给你,今日国师进京你不会没事儿干吧?赶紧走吧!明日你还要和容枫比试呢!别因小失大。”

    云浅月一番话说得颇为隐晦,她自然不会说自己答应帮夜天倾画七十二春。

    “弱美人,看在小丫头的面子上,今日本小王先不和你一般见识。”夜轻染话落,打开窗子,从窗子飞了出去。

    云浅月羡慕地看着夜轻染离开,想着她能不能也飞走?

    “既然染小王爷滚了,你们都下去吧!”容景对十八隐卫摆摆手。

    十八隐卫无声无息退出了门外,从进来到出去不过须臾之间。连半丝声音都没弄出。

    “你们两个也出去吧!”容景淡淡地瞟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凌莲和伊雪道。

    凌莲和伊雪站着不动,看向云浅月。虽然景世子气场强大,但她们是小主的人,自然听小主的吩咐。只要小主一句话,她们拼尽全力也要将琉璃镜卸下来拿走。

    “你们下去吧!”云浅月也看向凌莲和伊雪,见二人脸色发白,紧张地盯着容景,她笑了笑,以容景的黑心和聪明,自然瞒不住。拿走了琉璃镜也不管用,拍碎了估计差不多,但当初她制造这个机关和这面镜子废了不少心力,可不想给毁了。况且即便能拍碎,能拿走,容景也有办法知道。他是容景,不是能简单糊弄过去的阿斗。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齐齐退出了门口。房门关上,屋中刹那寂静无比。

    容景不看云浅月,伸手去翻开琉璃镜,转动机关。

    云浅月立即伸手捂住容景的手,对他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地一笑,“一面镜子而已,女人用的,有什么好看的?我跟你一起去迎接国师好不好?”

    容景挑了挑眉,看着云浅月,温声道:“云浅月,你知道你脸上现在写着什么字吗?”

    “什么字?”云浅月太阳穴再次突突了两下。

    “做贼心虚!”容景吐出四个字。

    云浅月面皮一抽,容景不再理她,轻轻拿开她的手,转动机关,只听“咔”地一声轻响,琉璃镜打开,镜面准确无误地对准天字二号房。房中的情形一览无余。

    云浅月偷眼去看容景,见他脸色刹那一黑到底。她心猛地颤了两颤,想着认识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容景的脸可以黑成这种颜色。

    不过黑色在他脸上出现了不过一瞬,他漫不经心地看着琉璃镜道:“我竟不知道你和夜轻染还有这等共同喜好!”

    云浅月忽然感觉明亮的房间黑了黑。

    容景移开琉璃镜,看了一眼桌案上的几个糕点和瓜果空盘,对她吩咐,“你不是说要帮我去叫菜吗?将这几个盘子添满了吧!早先里面装了什么,如何还装什么。”

    云浅月站着不动。

    “嗯?难道要我自己去喊?”容景挑眉。

    云浅月无奈地叹了口气,抬步向门口走去。

    “云浅月,你最好别走,你要溜走的话,你清楚后果,除非你打算一辈子不再见我。”容景缓缓坐下身,面色淡淡地看着琉璃镜,对云浅月警告了一句。

    “知道了!”云浅月想着什么叫做看好戏乐极生悲,就是她这样。她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对凌莲和伊雪吩咐,“你们去楼下吩咐掌柜的将刚才端来房中的糕点和瓜果重新再端来一份。”

    “是!”二人向屋内瞄了一眼,一缩脖子,连忙走了下去。

    云浅月站在门口等着。

    不多时两个伙计端了几个盘子过来,云浅月连忙伸手接过,端进房间。放在容景面前,看了一眼琉璃镜,仰脸望天,想着夜天倾,适可而止吧!纵欲过度会死人的。

    容景不看云浅月,捏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又斟了一杯茶水不紧不慢地品了一口。

    云浅月从棚顶收回视线,她已经看够了戏,也已经吃饱,更已经喝足,如今满心满肺只剩下忐忑不安了。她最了解容景,这个人属于那种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的人。一旦他什么也不说的时候,她就离死不远了。

    容景并不说话,也不理会云浅月,漫不经心地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琉璃镜。

    云浅月站了许久,等到腿有些酸了,也没见他爆发,她泄了口气,走到一旁的软榻上身子一歪,倒在了软榻上闭上眼睛。心里默念这活马死马活马死马活马死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渐渐偏近午时,天字二号房依然没结束。夜天倾像是不知厌倦的饿狼,秦玉凝昏死过去几次,被他弄醒。

    “世子,南梁国师和睿太子的车队已经来到城外三十里处了!”弦歌声音忽然响起。

    “嗯!”容景淡淡应了一声,声音听不出情绪。

    弦歌退了下去。

    云浅月闭着眼睛睁开,偷偷看了容景一眼,见他并没有动身的打算。她又闭上眼睛。

    不多时,听到琉璃镜传来“啪”地一声轻响,云浅月再度睁开眼睛看向容景,见他面前的琉璃镜已经合上,他用手帕擦了擦手,起身站了起来,理了理月牙白的锦袍,并未看她,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眨眨眼睛,这就走了?

    房门打开,容景缓步出了房间,步履轻缓优雅,一如既往,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云浅月再次眨眨眼睛,歪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看着门外,真的走了?什么也没说?

    “小姐!”凌莲和伊雪在外面一直紧张地盯着屋中的动静,此时见容景离开,连忙进了房间,房门关上,她们走到云浅月面前,凌莲轻声开口,“小姐,您……您没事儿吧?景世子没将您怎么样吧?”

    云浅月摇摇头。容景能将她怎么样?他一直在吃东西喝水。

    “没事儿就好!我看景世子并未生气。还好,吓死我和伊雪了。”凌莲伸手摸摸心口。

    “没有事儿才是最大的事儿!”云浅月看向桌案上被消灭一空的糕点和瓜果。杯中茶水也是空空,容景有一个习惯,吃饭从来不会吃空盘,喝水也从来喝半杯不会见底。如今这种反常的行为,说明什么?她伸手拽过一旁的靠枕盖在脸上,悔不当初地道:“哎呀,我要死了……”凌莲和伊雪一愣。

    云浅月在哀嚎,“我不应该让夜轻染进来的,真倒霉!”她自己看估计容景不会生气。

    “小姐,不是您不该让染小王爷进来,您是不该看那个琉璃镜。”凌莲提醒云浅月。

    “夜天倾和秦玉凝免费在我的地方演戏,不看不是我的本色。”云浅月扯开盖在脸上的靠枕,对二人正色地道:“有一门艺术,叫做行为艺术。有一门艺术,叫做裸体艺术。嗯,还有一门艺术,叫做……”

    “小丫头!”夜轻染忽然从窗外飞了进来,打断云浅月的话。

    “你怎么又回来了?”云浅月闻声看向夜轻染。

    “你没事儿吧?我知道弱美人是又黑心又小气的小气鬼。所以不放心,回来看看你。”夜轻染看着云浅月,见她大虾米样地歪倒在软榻上,他打量她的脸色问道。

    “你看我像有事儿吗?”云浅月挑眉。

    “没事儿就好!那我走了,南梁国师进京,我得负责京中秩序!”夜轻染见云浅月的确像没事儿的样子,扔下一句话,又从窗子飘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离开,再次扯过靠枕盖在脸上,哀嚎道:“啊啊啊,谁说我没事儿?我有大事儿了!”

    凌莲和伊雪“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们还有心情笑?”云浅月哀嚎之后,声音有些沉闷。

    “小姐,您怎么就那么怕景世子呢!”凌莲笑看着云浅月。

    “你们不知道!容景发起脾气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不过他发脾气还好,我宁愿他发脾气,我可以哄啊,可是就怕他不发脾气,他不发脾气,我哄都没法哄,只能等着惨死吧!”云浅月扯开靠枕,有些怏怏地道。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不再说话。齐齐想着关于红阁里收录了容景的资料,相比别人的资料密密麻麻记载得满满数篇来说,容景的资料极其简单。只有两段话。一段话是“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另一段话只有十六个字“尊比天子,雅盖王侯。心思莫测,飘忽不定。”

    虽然容景离开时候看着像没事儿人一样。但即便是与容景才接触几日的凌莲和伊雪也敏感地觉得景世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小主估计要惨了。不过这等忙她们忙不上,也不敢帮。

    “算了,不想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看也看了。”云浅月忽然摆摆手,起身站了起来,走到桌前,再去打开琉璃镜。

    “小姐,您还要看?”凌莲和伊雪齐齐一惊。

    “我是看看他们走了没有!大惊小怪什么?看戏要专业,讲究有头有尾。”云浅月瞥了二人一眼,二人立即噤了声,琉璃镜“啪”地一声轻响,对准天字二号房。她抬眼看去,只见秦玉凝昏死在大床上,夜天倾正在穿衣服,脸上面无表情。

    凌莲和伊雪也凑了过来,凌莲皱眉道:“秦小姐有些可怜!”

    云浅月眸光微闪,只听凌话音一转,莲哼了一声又道,“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今日事情完全是她咎由自取。她若不是挑起了夜太子的怒意,夜太子估计不会对她出手。”

    云浅月笑了笑,并未说话。

    只见夜天倾穿戴妥当后并未理会秦玉凝,而是坐在了桌前自己为自己斟了一杯茶。

    “这夜太子真是个凉薄之人。”伊雪此时开口。

    云浅月依然不语,只听伊雪话音一转又道:“不过据说夜家的男人都生性凉薄。”

    “染小王爷似乎是个例外。”凌莲看了一眼云浅月道。

    “夜轻染的确是个例外。”云浅月莞尔一笑,她话音刚落,只见秦玉凝醒了,她先是不知今夕是何夕地看了一眼天字二号房,随即看向自己的身体,然后惊恐地坐起身,她身子刚坐起,又软倒在了床上,这时夜天倾忽然转过头对她说了一句什么,她身子霎时一僵。

    云浅月虽然听不到声音,但从口型辨别出那一句是,“味道不错!”

    须臾,夜天倾放下茶盏,抬步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秦玉凝,秦玉凝一双哭得红肿的美眸恐惧地看着他,他忽然对她温柔一笑,坐在了床边,“女人的第一次都是很疼,以后就会好了!我许久未沾染女人,才会用力了些。你……”

    “你别说了……”秦玉凝话落,忽然扯过被子蒙住脸。

    “好,我不说了,你睡一会儿吧!如今国师还没进京,你这副样子今日是不能进宫伺候太妃了。一会儿等国师进京后,我将你送回丞相府吧!”夜天倾忽然一笑,看着秦玉凝,面色温柔,但温柔未达眼底,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眼底冰寒一片。

    秦玉凝裹在被子里的身子轻轻颤栗。

    夜天倾看了她片刻,重新走回桌前,继续喝茶。

    云浅月嘴角微微勾起,忽然离开琉璃镜前,对凌莲和伊雪道:“你们说我是不是该去天字二号房转一转,或者是坐一会儿?”

    二人看着云浅月,凌莲皱眉道:“小姐,这不好吧?秦小姐会恨死你的!”

    “即便我不去转,她也会很死我的。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她更恨一些?”云浅月抬步向门口走去,几步就出了房门。她和秦玉凝,注定不会成为朋友。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跟在她身后。

    来到天字二号房,秦玉凝伸手敲门,秦玉凝面色一变,猛地掀开了被子看向门口。夜天倾喝茶的动作一顿,问道:“谁?”

    “我!”云浅月开口。

    “月妹妹?”夜天倾一愣。

    “嗯,秦小姐说得不错,我一个人坐着的确无趣,过来找你们一起坐坐。”云浅月话落,不等人家说请进或者打开房门,她便伸手推开了门。

    秦玉凝刚要阻止,见房门已开,她本来没几分血色的脸一白到底,连忙又用被子捂住。

    夜天倾也没想到云浅月说进来就进来,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

    云浅月进来之后看到房间的情形佯装一愣,地上扔着碎成一片一片的衣片,床上乱作一团,她眨眨眼睛,忽然一笑,对夜天倾问,“我是不是不该来?”

    夜天倾对上云浅月的视线,脸色忽红忽白,半响没出声。

    ------题外话------

    景美人粉生气,后果粉严重!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月票月底清零!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不讨喜的丸子(240钻)、kikilovejie(100钻)、juypjj(100钻)、13030701999(10钻)、不讨喜的丸子(10钻10花)、yuanruo19(30花)、我家有个小恶魔(300打赏)、贺彩英(1钻)、nisanviva(10花)、坠入爱香(1钻)、540952342(1钻)、轮回的孽障(1钻)、goodbykiss(1钻)、苦菜花(3花)、冰幽若茹(2花)、18295071550(2花)、

    srzhangyu(2花)、婷婷1990(2花)、寻梦的小刺猬(1花)、朱志琴7734307(1花)、夜炫影(1花)、kxjh曾莉莉(1花)、cydhw(1花)、绿色森林的孩子啊(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二章 来得正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二章 来得正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