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这是贺礼

    夜天煜忽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老皇帝和夜天逸。他怎么也料不到他和云浅月在这里才说关于他的婚事,他的父皇转眼间就要为他赐婚,而这个人还是云浅月。

    云浅月瞳仁猛地缩了一下,看着夜天逸,见夜天逸并不看他,站在那里,极为恭敬。她移开视线看向老皇帝,老皇帝老脸含笑,看不出心中所想,后面夜天倾看着她面色复杂,夜轻染秀眉轻皱,德亲王、孝亲王等文武大臣神色各异。她眸光扫了一圈之后看向夜天煜,只见夜天煜一脸惊色,她忽然一笑,“好啊!那皇上姑父就给我们赐婚吧!”

    老皇帝显然没想到云浅月答应的这么痛快,一愣,含笑的老眼闪过一丝精光。

    夜天逸面色淡淡,无甚表情。

    夜天倾和夜轻染,德亲王,孝亲王等人面色各异的脸色又齐齐变了一瞬,目光均落在云浅月身上,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她和景世子互许终身请旨赐婚出入成双,天下间吵得沸沸扬扬,任谁都能看成是真的,不会当成是假的。可是如今见云浅月居然痛快答应,都有些猜不透她的想法。

    “月妹妹?”夜天煜显然也被惊了个够呛,转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温柔一笑,又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您要保证您给我指婚之后您的儿子能活过洞房花烛,那您就指吧!”

    夜天煜看到云浅月温柔的笑顿时身子一颤,听到他后半句话脸又白了几分。

    “月丫头,你这是什么话?朕给你指婚,天煜怎么就活不过洞房花烛了?”老皇帝看着云浅月,面色威严。

    “您不信,我说的可是真的!”云浅月笑意不改,目光从老皇帝身边一一扫过,定在夜轻染身上,夜轻染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刚要说话,只见她对他一笑,清声道:“夜轻染,将我给你画的七十二春拿出来给皇上姑父看看!”

    夜轻染身子一哆嗦。

    老皇帝闻言一怔,看向夜轻染,“轻染,什么七十二春?”

    夜轻染在老皇帝看过来的时候脸色立即转为清寒,沉着脸道:“回皇伯伯,我不知道什么是七十二春!”

    “你怎么会不知道?”云浅月走上前一步,想着夜轻染的脸原来也可以转眼就变,而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她对他哼了一声,“昨日你从我手里抢走的!还说不知道,鬼才信!”

    “你弄那种污秽的东西!污了我的眼睛,我早就给毁了。”夜轻染语气阴沉,见云浅月向他走来,他警告道:“告诉你,别走过来啊!仔细我对你不客气!”

    “我就走过来怎样?”云浅月忽然对夜轻染出手。

    夜轻染立即还手,二人顷刻间打了起来。

    “轻染住手!”老皇帝喝了一声。

    夜轻染闻言立即住了手,云浅月却并未住手,而是快若闪电地扣住了他的手腕,伸手探入他衣袖里一扯,一叠图纸被她拿了出来,她对夜轻染挑了挑眉,“你不是说你毁了吗?这个是什么?”

    夜轻染哼了一声。

    云浅月转手将那些图纸递给老皇帝,“皇上姑父,您看看,这是我的东西,被他抢去了,他还死不认账。”

    夜轻染脸一黑,但比他脸色更黑的人是看到了那些图纸的老皇帝,只见老皇帝刚看了两页,忽然勃然大怒,“月丫头,这是你的?”

    “是啊!”云浅月承认不讳。

    “你……你这是哪里来的?”老皇帝拿着那七十二春手直哆嗦。

    “我画的!”云浅月眨眨眼睛。

    “你画的?”老皇帝问。

    “是啊,我画的。”云浅月看着老皇帝,伸手对夜轻染一指,“不信您问他,他抢的时候我刚画完。”

    老皇帝看了夜轻染一眼,夜轻染冷哼一声,点点头。

    “你画这个做什么?”老皇帝沉声问。

    “是要给皇上姑父的寿礼啊!”云浅月看着老皇帝,一派纯真,笑得神秘地道:“您不是要过寿了嘛,我日也想,夜也想,不知道送给您什么东西好。后来想到您要选秀了,我就灵机一动,觉得送给您这个最好。您老当益壮,那些女子挨个的调教,有了这个指导,定会温柔乡里不亦乐乎。所以……”

    “胡闹!”老皇帝老脸红白交加,终于受不住打断云浅月的话,“再胡说八道,朕命人封了你的嘴!”

    云浅月委屈地看着老皇帝,小声道:“我说的是事实,本来就是要送给您当寿礼的。”

    “住口!”老皇帝又气又怒。

    云浅月撇撇嘴,伸手一把扯过老皇帝手里的图纸,三两下就塞进自己的怀里,在老皇帝还没反应过来的空挡耍脾气地道:“不要拉倒!白费了我一番心思,我这些可是画了好久的,您不要我自己留着用。”

    老皇帝身后的众人见云浅月居然从老皇帝手里说抢东西就抢东西,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离得最近的夜天倾和夜天逸以及德亲王和孝亲王都看到了那些纸张,别人只晃到了一个影子。夜天倾没想到云浅月居然要拿给他和秦玉凝画的七十二春做寿礼,一时间脸色忽红忽白忽青忽绿,分外精彩。夜天逸眸光虽然清淡,但眼底有些微沉,德亲王和孝亲王均是齐齐冒冷汗,想着这样的事情也就云浅月做得出。

    老皇帝手里一空,更是大怒,沉声厉喝,“月丫头!”

    “在呢!皇上姑父,我耳朵没聋,好着呢!你这么大的声音都快给我震聋了。”云浅月看着老皇帝,见他怒意十分明显,她扯了扯嘴角,“您不要就不要呗,这贺礼不满意我再换就是了。您发什么怒啊!”

    老皇帝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既然是给朕的寿礼,为何画的确是……”他顿了顿,瞥了夜天倾分外精彩的脸一眼,沉声道:“太子和丞相府的秦小姐?”

    “因为秦小姐是天圣第一美人啊,画她赏心悦目。我将她画上,别说您看,谁看都舒服啊!况且我也不敢将别人和她画在一起啊,她可是准太子妃,既然是太子殿下的太子妃,当然画的就是太子殿下了!”云浅月无辜地眨眨眼睛。

    夜天倾见云浅月并未抖出他手里还有一分七十二春的图纸,闻言脸色稍好。

    老皇帝面色依然沉怒,又看向夜天煜问道:“你和天煜为何抱在一起?”

    “他知道我给皇上姑父送了贺礼,缠着我要看,我说被夜轻染给抢去了,他不相信,抱着我就要搜我身,还怕别人听见和看见呗。”云浅月哼了一声,瞪了夜天煜一眼,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您要给我和他赐婚的话,我就将这七十二春都用在他身上,让他过不了洞房花烛就死翘翘了!”

    夜天煜脸一白,惶恐地道:“父皇,儿臣不要娶她!您可千万别赐婚!”

    “你不是昨日才回来吗?怎么知道月丫头画了这个?”老皇帝看着夜天煜,又问。

    “儿臣刚刚来到宫门,碰到月妹妹正进宫,就问了她贺礼的事儿,她说她准备了一个好东西,比秦小姐准备的百寿图要好得多的东西,儿臣好奇,就想看看……”夜天煜说起谎来跟真的似的。

    “胡闹!你们两个都胡闹!”老皇帝气怒地瞪了二人一眼,转向夜轻染,“你也胡闹!没一个让朕省心的东西!”

    夜轻染脸色发寒,“皇伯伯,您就将云浅月绳之以法了得了,省得她整日里整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将天圣京城的谁都给染混了!”

    “你难道不是?你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五十步笑百步!你小魔王的称号是怎么来的?不也是因为将天圣京城搅得一团乱麻,才被德亲老王爷给赶出京城了吗?”云浅月哼了一声,嘴上不吃亏。

    “我如今改了!”夜轻染道。

    “我也改!”云浅月白了他一眼。

    “你这还叫改了?七十二春怎么画出来的?”夜轻染叱了一声,“你要是能改,狗都改了吃屎了!”

    云浅月顿时一气,好你个夜轻染,就算要装,你也没必要骂得这么狠吧?她顿时大怒,“你都能改,狗怎么就不能改了吃屎?你以前做的吃屎的事儿还少了不成?不是照样改了!”

    夜轻染面皮抽了抽,忽然无语。

    “哈哈哈……”夜天煜一改惶恐,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皇帝身后的文武大臣见二人对骂,一脸黑线。这样的粗话也只有染小王爷和浅月小姐说得出来。在他们口中,说出什么都不新鲜,做出什么事情也都不新鲜。

    “都给朕住口!”老皇帝老脸铁青,看着云浅月和夜轻染,“荒唐!堂堂德亲王府的染小王爷,云王府的嫡出小姐,外加一个朕的四皇子,看看你们的身份,再看看你们做的事情?哪一样不荒唐!”

    云浅月撇撇嘴,不再说话。

    “你们三个,都给朕……”老皇帝看着三人,似乎怒不可止。

    “皇上,他们三个还是孩子,总会胡闹些,今日是您寿辰,依老臣看就算了。等他们以后若是再这般胡闹,就一定严惩不贷。”孝亲王忽然开口。

    云浅月看着孝亲王,难得呀!这个老东西居然卖起好来。她那颗大还丹没有浪费,当然,除了大还丹外,还有她命三公子放在他桌子上的那副画后又派凌莲说谢谢他送的那幅画起了作用。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

    “哼!今日念在朕大喜的份上,先饶了你们三人。若是再让朕撞见这等荒唐事儿,朕定饶不了你们。”老皇帝冷哼一声,忽然甩袖,抬步离开。

    夜天逸看了云浅月一眼,抬步跟上老皇帝,夜天倾也跟着抬步。德亲王,孝亲王,凤丞相等几位大臣也当即抬步。随后是老皇帝的仪仗队。

    不出片刻,一群人便走了个没影,只剩下夜轻染并没有离开。

    “吓死我了!”夜天煜伸手拍拍胸口,大舒了一口气,对云浅月道:“月妹妹,我险些被你害死。”

    “看你那废物样!你用八十八抬大轿抬我我都不进你的门!”云浅月白了夜天煜一眼。什么风雨她没有见过,还怕这等小阵仗?从武状元大会她和容枫请旨赐婚,到后来她和容景七夕一同请旨赐婚,再到如今老皇帝来了这么一出,说要给她和夜天煜赐婚,她算是看透了,老皇帝根本就不会将她这么早嫁出去。说要给夜天煜和她赐婚不过是说说而已。他明着是指着她和夜天煜,实则是试探夜天逸。如今夜天逸够狠,他该满意了,这才是他要的继承人。

    夜天煜拍胸口的动作一僵,撇撇嘴,“即便你要嫁给我,我可也不敢娶你。”话落,他忽然伸手拉住她胳膊,感兴趣地道:“父皇走了,你快拿给我看看那春宫图。”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甩开他,“不给看!”

    “好月妹妹了,你就给我看看吧!居然是太子皇兄和秦小姐的,七十二春,真有你的。”夜天煜一边说着,一边又去拉云浅月衣袖。

    “滚一边去!”夜轻染挥手打开了夜天煜的手。

    “你打我做什么?”夜天煜对夜轻染瞪眼。

    “给我!”夜轻染对云浅月伸出手。

    云浅月看了夜轻染一眼,见他脸色虽然寒着,但眸光里隐着笑意,她想着反正也是给他的,更何况她也不想夜天煜烦着她要看,立即伸手入怀,将那七十二春掏出来塞进夜轻染手里,“给你!”

    夜轻染拿着揣进怀里,抬步向老皇帝离开的方向走去。

    “喂,月妹妹,你就这么给他了?”夜天煜惊讶地看着云浅月。

    “本来就是他的,我不给他给你啊!”云浅月见老皇帝离开的方向是御花园,想来开宴之前,老皇帝和文武百官会在御花园赏荷花聊天。她懒得再理夜天煜,抬步向荣华宫走去。

    夜天煜犹豫了一下,抬步去追夜轻染。

    “喂,你不是要去给我姑姑请安吗?”云浅月看着夜天煜。

    “我一会儿再去!”夜天煜摆摆手。

    云浅月撇撇嘴,夜天煜也算是皇室里的一个另类了,夜轻染虽然讨厌夜天倾,但自小和夜天煜倒是能玩在一处。只不过若是夜天煜想要皇位的话,夜轻染会帮他吗?还是会帮夜天逸?德亲王府这一股大力量,谁若是翘过去,那么谁就有百分之八十赢的希望。不过德亲王府存在百年,历来新旧更替从来就不参与,只忠皇帝。谁是皇帝,就忠于谁。但这不过是明面上不参与而已,背地里德亲王府可是不简单。百年来得每一代帝王器重,只靠那一丝血脉是不管用的,必定有让皇帝相信且依靠的筹码。

    “小姐,您刚刚可是吓死奴婢二人了!”凌莲和伊雪追上来,低声道。

    “刚刚你们怎么不出声提醒?”云浅月这才想起凌莲和伊雪一直跟在她身后。

    “我们不知道您和四皇子在说什么重要的事情,怕打断的话听不到四皇子下文了。”凌莲连忙低声道,“却没想到皇上居然因为您和四皇子抱在一起,要给您和四皇子赐婚。”

    “你们也对!”云浅月笑了笑,得到夜天煜这个消息才是大事儿,她必须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容景才行。不知道他得到没得到这个九转鸳鸯壶的消息。

    “小姐,您刚刚答应嫁给四皇子的时候,我们真是吓坏了!您就不怕皇上真的赐婚啊!”凌莲又低声道。

    “不怕,他根本就不会赐婚!”云浅月摇摇头,目光微冷,伸手入怀,掏出一片羽毛递给南凌睿,“凌莲,你现在就出宫一趟,回到浅月阁,将这片羽毛挂在房檐上。”

    凌莲一怔。

    “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找去浅月阁,你将老皇帝命人秘密打造了一把九转鸳鸯壶,要杀国师,那把鸳鸯壶就放在容景桌案上的事情告那个人。那个人自然会告诉南凌睿。”云浅月对凌莲吩咐。

    “小姐,四皇子告诉您这个消息,可靠吗?”凌莲问。

    “应该是可靠,若是不可靠也没什么,总之有备无患!”云浅月道。

    凌莲点点头,“那为何不直接告诉景世子!”

    “你告诉南凌睿,容景若是不知道的话,自然就会知道了!若是知道的话,也免得引起监视的人怀疑。再说若是你去告诉容景,他若是问我怎么得到的消息呢?我难道告诉他我和夜天煜抱着就得到了?”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对凌莲摆摆手,“你去吧!”

    “是!”凌莲偷笑了一下,点点头,向宫门外走去。

    云浅月看着凌莲,听到宫门口有人盘问出宫做什么,凌莲说:“我家小姐忘记带了一样东西,回府去取!”

    宫门口的人看了云浅月一眼,放凌莲走了出去。

    “走吧!我们去荣华宫!”云浅月收回视线,对伊雪招呼了一声。

    伊雪点点头,二人向荣华宫走去。

    皇宫内今日妆点得一派喜气洋洋,各处都挂满了寿字和福字的灯笼。有小太监宫女人人换了新装,衣着亮丽,手里拿着东西不时穿梭,见到云浅月都齐齐见礼。

    云浅月一路无话,除了宫女太见外也没遇到什么人,来到荣华宫。

    荣华宫门口,孙嬷嬷等在那里,见云浅月来到,连忙上前见礼。云浅月对她摆摆手,她起身,压低声音道:“皇后娘娘正在宫内等您,您快进去吧!”

    “好!”云浅月点点头,对伊雪道:“你等在这里吧!”

    伊雪点点头,“是,小姐!”

    云浅月抬步走了进去,来到门口,她推开殿门,挑开珠帘,就见皇后正来回在殿内走溜溜,当见到她来,立即嗔怪地道:“怎么来得这么晚?”

    “我进宫有一会儿了,不过出了点事儿,耽搁了一下。”云浅月看着皇后,见她一脸疲惫,像是一夜未睡的样子,皱眉问,“姑姑,怎么了?您一夜未睡?”

    “嗯!”皇后点点头,伸手拉过云浅月,向内室走去。

    云浅月感觉皇后的手冰凉,想着皇后这些年来在宫中历练出来了,一直很镇定的,如今这般样子,看起来是有什么大事儿,她跟着她向内室走去。

    来到内室,皇后拉着云浅月坐在床上,压低声音道:“月儿,你可见到南梁国师了?”

    云浅月一愣,难道她这个姑姑也知道老皇帝令人秘密打造九转鸳鸯壶的事情了?她摇摇头,“没见到!”

    “你昨日不是出去看了?难道没见到?”皇后连忙问。

    “没看到,他乘坐的是玉辇,而且被黄曼遮挡的严严实实。连片衣服渣都看不到,别说人了。”云浅月摇摇头,话音一转,“不过我和他交了手。”

    皇后一惊,“你和他交手了?”

    “嗯!在醉香楼三楼,我用了内力,想挑开帘子看看南梁国师长什么样,结果不是人家对手,被人家反用内力给打了回来。”云浅月想起当时就有些气闷。看来她还是要加紧练功。她的武功还差得远。

    “你受伤了没有?”皇后脸色一变。

    “没有,他撤回了内力,没有伤我。”云浅月摇摇头。

    “没有就好!”皇后点点头,不再说话,脸上的情绪是云浅月从来没有见过的。

    “姑姑,怎么了?”云浅月看着皇后。她从记事起也没见过皇后向今日这般模样。

    “你娘临去前放在我这里一样东西。说若是你发生了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事,或者有什么灾难,就让我将这个东西给你。这些年你一直太太平平,我便就没将这东西拿出来。如今南梁国师来到了京城,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将这件东西给你为好,你也好有个主意。”皇后犹豫了一下,低声道。

    “什么东西?”云浅月一愣。她娘还放在她姑姑这里东西?她竟不知道。

    “你看了就知道了!”皇后离开床边,蹲下身趴在床下,向床底下伸出手。

    云浅月疑惑地看着她,只见她在床底下摸了一阵,忽然触动了一处类似机关的东西,只能咔的一声,掉在他手里一块玉牌。她将玉牌拿在手里看了一眼,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玉牌,玉牌的正面什么都没有,她翻开另一面,只见是一副祥云图案,图案的中间雕刻着“南梁国师”四个字。她一愣,看向皇后。

    “这荣华宫里虽然藏不住秘密,但也藏得住秘密。这处机关是你娘设下的。这些年连皇上也没发觉。这块玉牌才保存到了今日。”皇后看着那块玉牌道。

    云浅月蹙眉,“这么说我娘和南梁国师认识了?”

    “应该是!否则也不会说让你有危难的时候拿着这块玉牌去找玉牌上的人。”皇后点点头,“不过你娘出身南梁,她认识南梁国师也不是不可能。即便她不出身南梁,认识南梁国师我也不会觉得意外。您娘啊,那是一个天下任何事情只要她去做,我就觉得没有做不成的事儿。只是可惜,红颜薄命。”

    “姑姑,你说我娘会不会还活着?”云浅月掂了掂手里的玉牌,看着皇后。

    皇后一惊,“怎么可能?我是看着你娘咽气的!再说你当时也是看到的!”

    “是啊!但是我娘在云雾山上的墓穴是空的。”云浅月道。

    皇后又是一惊,须臾恢复神色,“这个也不意外,皇上当年派出无数皇室隐卫,曾遍布天下查找你娘的出身,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你娘死后大约是不想被皇上发现她出身下落,才会埋葬在云雾山,大约你娘的坟墓被移去南梁了,或者是带走你娘的那个道长给移走了。”

    云浅月不再说话。她的确是看着她娘咽气的,不是不相信自己的把脉,但这个世界有起死回生的丹药也说不准。她从来不敢小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些东西就是这么神奇,比如内力,比如武功,比如大还丹,比如催情引,比如凤凰劫。若是有起死回生的圣药,瞒过了所有人的耳目,她也不会觉得奇怪。

    “如今这块玉牌,你打算怎么办?”皇后看着云浅月,见她不语,她压低声音道:“十五年前凤凰关之事你知道吧?当时皇上借口想收复南梁,南梁若被攻下,那么皇上会再次起兵,攻陷西延等一些小国,皇上那时候已经准备了数年,但没想到出师未捷,南梁国师一人守关,大破天圣十五万兵马,皇上的雄图伟略胎死腹中。皇上气得大病了一场,都呕了血,但也无可奈何。后来打消了征兵的念头,和南梁和好如初。若论起来这个天下谁是皇上最恨的人,大约就是南梁国师了。”

    云浅月不置可否,当年她还没出生。但不用想也知道老皇帝会气成什么样。想到老皇帝被气得吐血的样子,她对南梁国师就升起好感。

    “南梁国师如今来了天圣,皇上定然会借这次寿宴抓住时机,让国师有来无回。”皇后叹了口气,“皇上如今即便没有心力收复南梁,只能看着南梁日渐强盛,但是他也会争一口气,杀国师于天圣,一雪前耻。”

    “南梁国师武功高强,他杀得了杀不了还是两说呢!”云浅月冷哼一声,想着那把九转鸳鸯壶放在哪里,若是她能提前拿到就好了。可以研究一下到底是什么机关,有没有办法给他破解了。这样一想,便仔细想老皇帝可能将九转鸳鸯壶放在的地方。御书房?圣阳殿?金殿?或者是带在身上?

    “那也不好说。南梁国师武功虽高,但这里是天圣。是皇上的地盘。”皇后道。

    云浅月笑了笑,不说话。是老皇帝的地盘没错,但他的地盘不一定他做主。她将手里的玉牌摆弄了一下,对皇后道:“姑姑,既然这个人和娘亲有关系,如今哥哥又是南梁的太子,和那个国师感情似乎很好。我是不会让皇上杀了他的,不管皇上杀得了,还是杀不了。”

    “嗯!”皇后点点头,嘱咐道:“你要小心行事!不能让皇上知道你哥哥的事情。更不能让皇上知道你和南梁国师因为你娘有联系。”

    “我知道!”云浅月点点头,听到远处有脚步声来到,她立即将玉牌揣进怀里,对皇后道:“姑姑,我听到有人来了!”

    皇后点点头,住了口。

    不多时有人来到荣华宫门口,而且还不止一人,云浅月和皇后对看一眼,二人齐齐离开床前,抬步走到窗前,透过遮掩的帘幕缝隙向外看去,只见明妃带领着一众妃嫔来到了荣华宫,明妃一身素装,裙摆处绣着荷花,虽然极素的装扮,但她头上戴着朱钗和步摇却是明丽,给她整个人添了不少色,她本来就美貌,如今在一众妃嫔中,还是一枝独秀。

    “明妃是个有意思的人!”云浅月忽然道。除去失忆那两个月,这些年她也算是与明妃打交道不少,关于这个女人,她始终也是看不透。

    “嗯!她也是个可怜的女子罢了。”皇后叹了口气。

    “姑姑,什么是可怜人?”云浅月偏头问皇后。

    皇后一愣。

    “这宫里的哪个女人不是可怜人?真正可怜的人是那些得不到宠爱的!姑姑,比起这宫里的所有女人,包括你,明妃算不算得上是幸福的?至少她从进宫到如此,长盛不衰!”云浅月挑眉,“为什么?她没有心机吗?没有手段吗?这个宫里能容纳得下没有手段的人吗?”

    皇后忽然抿了抿唇,脸色有些暗。

    “可怜之人,从来必有可恨之处!”云浅月笑了一声,“姑姑,明妃可不是外表这么简单的!您看看,若没有您的话,她此时是不是很像皇后?”

    皇后看向明妃,只见所有妃嫔都排在她身后,隐隐有一宫之首的派头。她脸色又暗了暗,只听云浅月又道:“在利益面前,在一个男人的后宫里,不会有没有血缘的两个人会亲如一家的。长期压制在您之下,她难道就没有想法?或者换句话说,她有的想法不止于此。”

    皇后眸光染上一丝凌厉,云浅月不再开口。

    只听荣华宫门口,明妃停住脚步,对孙嬷嬷道:“宫里的姐妹们都准备好了,如今皇上在御花园,我带着一众姐妹前来拜见皇后姐姐,看看是不是我们应该先去御花园给皇上贺个喜?”

    “娘娘昨日睡得晚,今日刚起来不久,老奴这就去禀告皇后娘娘!”孙嬷嬷给明妃等人行了个礼,见明妃点头,她抬步向门口走来。

    “这位婢女好生陌生!”明妃看着伊雪。

    “奴婢拜见明妃娘娘,奴婢叫伊雪,是浅月小姐的婢女!”伊雪连忙见礼。

    “哦!原来是浅月小姐新换的婢女啊!这些年浅月小姐一直有半年一换婢女的规矩,今年晚了两个月,我还以为规矩改了呢!原来竟然不是。”明妃一笑,上下打量了伊雪几眼,点头道:“嗯,是个规矩的!”

    “谢娘娘夸奖!”伊雪头垂得极低。

    “既然你在这里,这么说浅月小姐在皇后姐姐这里了?”明妃问。

    “是!”伊雪点头。

    “皇后姐姐和浅月小姐亲如母女,真让人羡慕。”明妃笑了笑。

    一众妃嫔附和明妃,也笑了笑,齐齐说:“是啊”

    “娘娘!”孙嬷嬷恭敬出声,“明妃娘娘和一众娘娘……”

    “我知道了!”皇后放下帘幕,打断孙嬷嬷的话,对云浅月道:“走吧!我们去御花园!”

    “姑姑您先去,昨日哥哥半夜跑到我那里睡觉,我如今困着呢!就在您这宫里睡一觉。开宴席的时候您派人来喊我一声。”云浅月打了个哈欠,心中却打着注意。

    “也好!”皇后见云浅月的确很困的样子,点点头,整了整衣着发饰,抬步走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皇后出了荣华宫,只听明妃等一众妃嫔给皇后请安,须臾,明妃疑惑地道:“怎么不见浅月小姐呢?”

    “她呀,昨日南梁国师进京,她贪玩,跑去了观看。估计是累坏了,来了就在我殿内睡下了了,怎么喊都喊不醒,我们先去御花园吧!”皇后无奈地道。

    “浅月小姐还没及笄,是孩子心性呢!”明妃笑言了一句。

    皇后看了明妃一眼,不再说话。一行人出了荣华宫向御花园而去。

    云浅月见皇后和一众妃嫔离开,她推开房门,对伊雪低声吩咐,“你在这里等我!”

    “小姐要去哪里?”伊雪看着云浅月。

    “我去找找鸳鸯壶!”云浅月话落,足尖轻点,飞身了荣华宫。那把九转鸳鸯壶应该不会放在老皇帝身上,从现在到开宴席之日起老皇帝身边都会有文武大臣跟随,他走不开,在开宴席的时候从怀里拿出来放在容景桌案上就太显刻意了。所以,一定是有关门的人看管,只要找到那专门的人,她就能先看到那把九转鸳鸯壶,破解了其中的秘密。

    伊雪一惊,想要跟去,眼已经没了云浅月的身影。

    ------题外话------

    月儿画的七十二春要天下皆知了!O(n_n)O~

    夜天煜吓坏了!估计这里面也就他不想娶月儿!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月票月底清零!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吕奶奶(10钻)、海之泡沫(37花)、兰莲2010(5钻)、冰琪111(5钻)、melon123(5钻5花)夜心罗(2钻)、13588713174(2钻)、海蓝蓝天蓝88(1钻)、15883943194(1钻)、我家有个小恶魔(5花)、吉草吉jijicao(2花)、红颜831206(2花)、meimei梅(1花)、ada3311(1花)、999666333111(1花)、vivianhw1(1花)、robertagao(1花)、寻梦的小刺猬(1花)、520121900(1花)、13140103707(1花)、微微澜(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六章 这是贺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六章 这是贺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