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南梁国师

    章节名:第八十八章南梁国师

    云浅月看着老皇帝,心中冷笑。i^他们怎么会在这里?亏他问得如此讶异和佯装不知?她想着他以前真是低估了这个老皇帝了,他的雷霆手段和阴险手段一样让她叹为观止。今日之事他就不相信和他没关。他应该是想杀了她才对。九转鸳鸯壶不过是一个幌子。他真正想做的是杀她。

    若是她关于容景的事儿会失去理智和判断,不管真假都要试验一把的话,那么夜天逸关于她的事情应该也不会理智到哪里去,不是她觉得自己对于夜天逸有多重要,而是夜天逸不会做杀她之事。

    皇室隐卫自古只听皇上一人,老皇帝应该是故意让夜天逸得知鸳鸯壶的事情,牵扯上容景,周转之下,引她前来,那些和毒针暗器其实是专门设给她的。夜天逸应该在看到那金砖的裂痕缝隙时就想明白了关联,老皇帝是想借他的手杀了她,所以他才会那么后怕,但又阻止不了她,只能陪她一起,后来用身体护住了他。

    她相信,那一刻夜天逸是真心护他,容景若是不来,他会中毒身亡!老皇帝大约这么长时间也看明白了夜天逸对她的执着,所以就来了这么一招,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让人分不清,才会上档。或者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杀了她更好,杀不了她,也不惜毁了这个儿子。

    云浅月转眼间便想到了这些,一股凉气由胸腹滋生,慢慢扩散,转眼间已经遍体生凉。姜是老的辣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夜天逸还是太过稚嫩,或者她不知何时成了他的软肋。这一回,大约让老皇帝给他上了一课,她转头去看夜天逸,只见他微抿着唇,面对老皇帝的讶异询问,不发一言,看不出表情。

    容景也并未说话,细致地给云浅月绾发。

    “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三人怎么都无人说话?”老皇帝目光定在容景身上。

    “我在姑姑的荣华宫里睡醒了一觉后忽然饿了,想出宫找点儿吃的,不想遇到了七皇子。七皇子说他也饿了,如今宴席都摆在了这里,不如偷偷来这里吃些,而且这里清静,所以我们就来了。”云浅月觉得粉饰太平这个词不错,今日这件事情不能拿到明面上说,那就不说。她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账虽然早晚都得算,但也不急于一时用最傻的方法去算。

    “嗯?”老皇帝皱眉,“你们既然饿了为何不去御膳房?偏偏跑来了这里?”

    “御膳房人多眼杂啊!您知道我喜欢容景嘛,他若是知道我和七皇子在一起会吃醋的,再说若是被传出去也不好听。这里没人,也清净,就来这里了。”云浅月懒洋洋地道。

    “那景世子为何也在?”老皇帝挑眉。

    “这还用说吗?他自然也饿了,跑来了这里吃东西呗!正巧遇到了我们。都说怕什么来什么,这不,放在我这个倒霉的身上就无比应验。”云浅月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大殿门口,只见老皇帝身后站着夜天倾、夜天煜、夜轻染等人。其中有一个带着玄铁面具的男子,一身青色软袍,虽然看不见样貌,但只见他在一众人中气度超然,风骨清流。她不由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了一遍,最后定在他露在玄铁面具外的一双眼睛上。虽然她没见过这个人,但也不难猜出他的身份,就是南梁国师无疑。

    南梁国师此时也正向她看来,眸光同样清淡超然。

    云浅月看着南梁国师,只觉在他这一双眼睛里,似乎看到了世间万事万物,天地之大,浩瀚辽阔,她似乎能透过他的双眼清晰地看到自己如此渺小,仿若尘埃。忽然就觉得心境澄明。她定了定神,她因为是灵魂转世重生,所以一直以来对能够拆穿她的大师和神棍无甚好感,可是难得的对他没有,不知道是因为那快玉牌的关系还是因为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让人厌恶不起来的人。

    “原来是这样!”老皇帝老眼扫了一圈,眼底看不出什么情绪,“可是这些桌案都摆得好好的,不像是动过的样子啊!”

    “还没吃就发现了一处暗器!险些要了我们三的小命。如今吓得魂不守舍了,还吃什么?早就吓饱了。”云浅月伸手一指那块被拿开的金砖和容景被斩落的半截衣袖上细密的针,哼了一声,“皇上姑父,您说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凡是我去哪里,哪里就有暗杀。以前的就不说了,就说就近的,百名隐卫死士险些要了我和容景半条命,还有这回的毒针,险些就要去见了阎王爷。我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这么背后招人惦记的,您说我招谁惹谁了这是?”

    “嗯?暗器?”老皇帝面色一沉。

    “是啊!还是天下最毒的暗器呢!这个暗器据说是百年前的一位奇人所传,没想到如今遗传了下来,叫做有去无回。还有这种毒,据说是叫做无名之毒。见血封喉,沾血即死。”云浅月叹了口气,“幸好我们先来了这里,否则的话当皇上姑父和各国的使者以及皇后姑姑和后宫嫔妃还有满朝文武大臣以及家眷都来的时候,这暗器突然被踩到,可以想象,这一千多根毒针会产生什么后果?伤的估计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死的人怕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了。皇上姑父的寿宴怕是变成了葬礼也说不定。”

    众人闻言面色齐齐一白。

    老皇帝面色亦是一变,怒喝道:“岂有此理!何人如此大胆?”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们哪里知道?要是早知道也不至于险些丢了命。皇上姑父赶紧命人彻查吧!也许凶手就在这座大殿里也说不定。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插手进来的地方。”

    老皇帝脸色铁青,看向夜天倾,满脸怒意,“太子,朕的寿宴今日是命你准备的!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事情?”

    夜天倾脸色一白,连忙上前,“回父皇,儿臣的确都仔细检查过,没有半丝遗漏,按照父皇吩咐这座大殿外一直派重兵把手。但若是月妹妹和七弟以及景世子三人都能悄无声息进来不被外面的士兵所查,想必设暗器的人一定是个高手。想搅乱盛宴。”

    老皇帝冷哼一声,对夜天倾怒喝道:“无论如何,让这等暗器堂而皇之地设在了大殿内就是你的失职,来人将太子……”

    云浅月忽然明白了,老皇帝这是一石二鸟,想要杀夜天倾。至少想借此废了他的太子之位。她立即打断老皇帝,“皇上姑父,既然是个高手,能设这等暗器,悄无声息的,便证明的确很厉害。这件事情也不怪太子殿下防范不言,只怪那背后的凶手太厉害了,居然可以手眼通天。所以,您就别怪他了,今日是您寿辰,大喜的日子,何必惹了怒气?等寿宴过后,再狠狠地查是哪个小人背后玩阴的,一定将他绳之以法,格杀勿论。i^”

    “是啊,父皇,太子皇兄防范如此之严,凶手居然还能入了大殿。说明凶手太厉害。总也不会是太子皇兄监守自盗,毕竟这是傻子才做的事情,太子皇兄是不会做的!”夜天煜也连忙道。

    “皇上,老臣觉得也是!寿宴要紧!”秦丞相也连忙为夜天倾说话。

    “是啊皇上,寿宴要紧。这等凶手稍后再查。”孝亲王看着殿内的三人,目光落在容景为云浅月绾发的手上,老眼精光微闪,也连忙道。

    “不错,皇伯伯,既然打破了背后刺杀的阴谋,这里就安全了。先入席吧!各国使者还等着呢!”夜轻染目光落在金砖上和容景的半截衣袖上,又看了夜天倾、云浅月和容景三人一眼,也开口道。

    紧接着德亲王、云王爷等一众朝中大臣先后开口劝说。所有人都知道今日之事不会这么简单,背后定然有什么大事情发生过,但都聪明地选择装作不知。有些事情不知道最好。

    “好吧!既然众人求情,朕就不处置你!”老皇帝看了云浅月一眼,对夜天倾摆摆手,“此时交由你寿宴之后全权彻查。定要查出凶手,朕倒要看看哪个凶手如此厉害,敢在朕的金殿布置这等暗器。居然还和百年前的奇人有渊源,难道是那位奇人的后人?”

    “多谢父皇,儿臣一定找出凶手!”夜天倾连忙恭敬应声。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云浅月会救他帮他,而且上一次将他送回太子府,这一次一句话就轻而易举地免除了他罪责让老皇帝不怪罪。他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为过去那十年自己鱼目混珠而愧疚。

    “国师,睿太子,众卿,都请入座吧!”老皇帝回头看向众人。

    “皇上请!”众人齐齐一礼。

    老皇帝当先向上首的主位走去,路过云浅月和容景身边忽然停住脚步,讶异地道:“景世子居然在给月丫头绾发?朕只知道景世子是奇才,文韬武略,如今不晓得还如此心细如发,可以行这等女儿之事。”

    容景此时已经给云浅月绾好发髻,将最后一支朱钗给她别在头上,撤回手,对老皇帝淡淡一笑,“皇上过奖了!这个女人又蠢又笨,弄乱了头发不会梳,我只能代劳了。”

    “嗯!月丫头好福气!”老皇帝笑了笑,眼底看不出什么情绪,抬步上了玉阶。

    “你才又蠢又笨?”云浅月摸摸绾得好好的流云髻,瞪了容景一眼。她这一眼与其说瞪,不如说嗔,眼波流转间,无限娇媚,虽然她不自觉,但这种不自觉的娇媚才更让人移不开眼睛。

    “你不是又蠢又笨?那为何还要人救?”容景挑眉。

    云浅月哼了一声,眼睛眯了眯,她哪里想到那暗器居然如此快?看来这世界上果真没有做不到的事儿,只有想不到的事情。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了!她推开容景,弯身捡起地上的衣袖,啧啧了两声,将衣袖轻轻卷起,她从怀里拿出一方娟帕包裹上,放入了袖子里。

    “月丫头,你拿着景世子那半截袖子做什么?”老皇帝已经坐在了上首,看着云浅月的动作问道。

    “皇上姑父,这个可是个好东西。这上面不是有千余根抹了毒的针吗?而且这种毒还是无名之毒,这种毒如今太过稀少,几乎绝迹,如今正巧我遇到了,我怎么可能不留着?以后若是有人想害我,我就将这些人都扎到他的身上。”云浅月放下衣袖,一本正经地道。

    “你该交给太子,让太子彻查此事!”老皇帝看着她衣袖道。

    “等我宴席之后给他两根!”云浅月看了夜天倾一眼,“喂,你记得宴席后找我要!”

    “好!”夜天倾点头。

    云浅月看着众人都已经由专门的太监宫女领着入座,第二排留了三个座位。而夜轻染坐在了第三排,她扫了一圈,没见到叶倩和云暮寒,也没有见到秦玉凝。她抬步向云王府的家眷席走去。这样的场合,云王府没有当家主母,府中云王爷的两位贵妾三姨娘和五姨娘也有幸带着女儿参加。

    “浅月小姐,您的座位在这边!”文莱连忙迎上云浅月,对她伸手一指左侧席面的第三个座位。

    云浅月一怔,挑眉看这文莱。

    文莱立即解释,“这一排是皇上亲自安排的,景世子,您,七皇子,太子殿下,叶公主,睿太子,南梁国师,还有三位王爷。”

    “皇上姑父,我不够资格吧!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而已。”云浅月看向老皇帝,“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就坐下面吧!”

    “月丫头,你是云王府嫡女,身份尊贵!怎么不够资格了?别忘了你上面还有贞婧皇后等天圣历代皇后以及你的姑姑太姑姑们!别再多说了,坐下!”老皇帝威严地声音响起。

    “好吧!”云浅月忽然一笑,伸手一拉容景,对他笑得温柔,“我本来没想着跟你坐在一处的,看来皇上姑父虽然不到及笄不给你我指婚,但还是对我们照顾有加,让我们坐在一处的。”

    “嗯!所以你要记得皇上待你之好,由我看着你不准胡闹,搅了皇上好好的寿宴。”容景浅浅一笑,笑容如突破雨雾的雪莲,清艳透彻。

    “知道啦!”云浅月应了一声,拉着容景坐在了文莱指到的位置。

    文莱一怔,看向老皇帝,老皇帝面色有一瞬间的昏暗,但也并未多说,对还站着的夜天逸道:“天逸,坐吧!”

    “是,父皇!”夜天逸坐在了夜天倾下首。

    云浅月将文莱和老皇帝的神色看入眼底,冷冷一笑。她自然心中清楚老皇帝是不可能将他和容景安排在一处的。而刚刚那处暗器发出的位置才是容景的位置,他旁边的位置是南梁国师。这样算起来,老皇帝打的是一箭三雕的注意,若能引她来杀了她最好,若杀不了,会借机拿下夜天倾,废了太子之位,若是她不来,无人动这处暗器的话,到时候他就命人启动机关,那么容景和南梁国师一起遭难。千余根针,碎不及防出现,总有一根针能扎住,一针就足够见血封喉,沾血即死。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不过她没想到就这样简简单单被她和夜天逸、容景三人给破坏了,心中此时定然是怒极的。

    “叶公主怎么还没到?”老皇帝看向空着的一个座位问。

    “回皇上,叶公主早先派人来传了话,说会晚一些来到。”文莱连忙道。

    “哦!”老皇帝点点头,移开视线看向下面,扫了一圈定在云王府的席位上,皱眉,“云世子怎么也还没来?难道伤还没好?”话落,他看向云浅月。

    “哥哥应该是有事情耽搁了,这样的寿宴哥哥怎么可能不来给皇上姑父祝贺?”云浅月笑了笑,看向丞相府席位,将话题转开,“秦小姐也没来呢!”

    “是啊,秦丫头哪里去了?”老皇帝问。

    秦丞相连忙站起身回话,“回皇上,玉凝大约是会和太妃皇后娘娘一起来!”

    老皇帝点点头,似乎这才想起他身边空无一人,这样的寿宴场合后宫有品级的妃嫔自然是要参加的。秦太妃和皇后、明妃等自然要来。

    “秦太妃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明妃驾到!”这时,门口传来一声高喊。

    云浅月看了一眼门口,伸手捏一块糕点放入嘴里,觉得很好吃,又捏了一块放到容景唇边。容景看了她一眼,并未拒绝,张口吞下。

    众人虽然都注意着门口,但有好多人还是注意着第二排这边,今日身份尊贵的人几乎都云集在第二排和第三排的排头处,不少人不讶异云浅月的举动,因为浅月小姐向来无视礼法,都讶异容景居然不等皇上开席就由着云浅月喂东西,而且还吃了,这么有失礼数的事情,怎么可能是景世子会做的?

    一时间大殿气氛沉静。

    老皇帝也发现了二人的动作,但并未开口。众人见皇上都不开口,都齐齐收回视线。

    秦太妃、皇后、明妃三人当先走了进来。虽然太妃辈分高,但论起身份还是不足以和皇后平起平坐。所以她还是慢了皇后身后一步,明妃则是慢了秦太妃一步。三人均是正装。身后是有品级的嫔妾和皇上的十多位公主,其中六公主和七公主也在其列。一行人走进来颇有些浩浩汤汤之势。

    云浅月看着老皇帝的后宫,想着云离说皇上十年没选秀后宫空虚的话,不由心里翻白眼,这少说也有三四十名美人,还后宫空虚?他也不怕精尽人亡。见六公主从进来目光就黏在了容景身上,她当没看到,看向七公主。七公主柔柔弱弱,今日的状态似乎极好,丝毫看不出不像是久病缠身之人。她想起从失忆以来再未去七公主的住处,大约有三个月了。

    “臣妾等恭祝皇上福寿安康!天圣千秋万世!”皇后来到,带着众人跪拜。

    “免礼!太妃请!皇后、明妃请起!”老皇帝对皇后等人摆摆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皇后直起身,面带端庄微笑地走上玉阶,秦太妃、明妃等人跟着她身后。

    云浅月看着皇后,想起了老皇帝寝宫的玉女池,同时也想起了夜天逸的一番话。她偏头看向容景,容景也正看她,她对他一笑,手不由自主地去握他的手。不管夜天逸说什么,她想着她心中会有一个准绳,一座风向标。容景爱她是真的,她也爱容景是真的。当然不排除在没爱之前或者爱的过程中会有些附加条件,但都可以忽略不计。人心最是难掌控,既简单又复杂,她学过心理学,比什么都懂得。所以,她心中会有一把尺度。这一条路已经注定艰难,她的心若是再不坚定的话,又何谈相爱和将来?

    容景似乎感受到了云浅月心绪变化,他并没躲开,而是任云浅月握住了他的手。

    两人的手在玉桌下相握,容景的手温润,云浅月的手清凉,很快就融合成了一种温度,淡淡的润,淡淡的凉。指缝间有丝丝情意透过指尖流转在肌肤相连处,缠缠绕绕。

    云浅月的心忽然安定下来。她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双手,前世那么多年的劳累,今生除了出生那几年的安定外,一直都在伪装筹备。难免会困扰,会疲惫,会劳累,也会不知所措,会柔弱。就比如今日,若没有容景出现,她不知道后果会如何,夜天逸若真是死了,她会如何。虽然他太过执着,但她不想他死,从来就不想。这么多年,将他当成小七,清醒地看着自己帮助他,让他一步步成长起来。这是对小七的一种执念,她何曾能控制住?所以,即便夜天逸让她困扰,让她忧心,她也明白理解这种执念。

    秦太妃和皇后、明妃等人依次入座。

    “太妃,皇后,秦丫头怎么没来?”老皇帝见没有秦玉凝,出声询问。

    秦太妃闻言脸色有些不好,但还是极力忍住,扫了夜天倾一眼道:“玉凝今早突然身体不舒服,说怕扫了皇上寿宴的兴致,便也不来了!让本宫待她给皇上说个情。”

    “身体不舒服可请太医了?”老皇帝担忧地问。

    “请了!太医说没事儿,就是有些体弱,休息两日就好!”秦太妃道。

    “既然无甚大事不来怎么成?她如今可是朕的准儿媳,所有人都会来,怎可独独将她一人落下?放心吧,不会扫了朕兴致。”老皇帝话落,看向夜天倾,“太子,你去太妃宫里将秦丫头带来。”

    “是!”夜天倾站起身。

    “皇上厚爱玉凝了!”太妃并没十分阻挠。

    夜天倾抬步走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夜天倾出了大殿,想着秦太妃这一招大约是想试探老皇帝,看看老皇帝对秦玉凝重视不重视。重视的话自然会着夜天倾去请。不重视的话,那么说明老皇帝很恼怒她被夜天倾破了身之事。因为吵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如今不可能瞒得住老皇帝的耳目。

    “既然叶公主说晚一些来,我们便先开宴吧!”老皇帝看向众人。

    众人自然无异议。

    文莱一摆手,身着轻纱的舞姬鱼贯而入,丝竹管乐声声,霎时歌舞升平一片。

    “南梁睿太子和国师,西延和各国使者能前来祝贺,朕万分高兴。”老皇帝一摆手,文莱立即给他斟满了一杯酒,他站起身,对下面举杯,“朕敬诸位使者不远千里而来!”

    “皇上客气了!祝皇上福寿安康!”以南凌睿为首的各国使者齐齐举杯。

    老皇帝一饮而尽,极为痛快,他放下酒杯,见那些使者都举杯而饮,唯有南梁国师面前的杯子未动,他笑问,“国师为何不饮?”

    “不善饮酒,皇上谅解!”南梁国师对老皇帝拱了拱手。虽然不饮酒,但他举止合宜,礼节到位,声音清淡超然,让人不自觉地相信他真不善饮酒。

    云浅月转头去看南梁国师,觉得他声音说不出的舒服。看向他的手,明明是超然之态,她却感觉他非但不与这里格格不入,反而还很融洽。她想着若是灵隐大师那种得到高僧,定然是与这等繁华之地的俗世格格不入的。

    “哦?国师原来不善饮酒?”老皇帝挑眉。

    “是!”南梁国师点头。

    “少饮酒强身,难道国师身体不好?”老皇帝探究地看着南梁国师。

    “皇上,国师的确一直身体不好!有旧疾,饮酒会引发旧疾,皇上见谅。”南凌睿接过话,看着老皇帝笑道。

    “原来如此!”老皇帝表示理解,笑道:“那国师就以茶代酒吧!朕一定要和你干一个。这些年朕一直仰慕国师,奈何一直未曾得见,朕十年前的寿宴国师也未曾来天圣,朕一度引以为憾事。今日得见国师,当真是幸事一桩。”

    说话间,老皇帝又端起酒杯。

    南梁国师亲自斟了一杯茶,端起,“皇上请!”

    “请!”

    二人一同举杯。一酒一茶共同饮尽。

    “当年国师和云王妃并称天下二奇,国师和云王妃都出身神秘是一奇,都才华灌溉武功高绝是二奇,都容貌倾国是三奇。”老皇帝放下酒杯,似乎看了云浅月一眼,状似忧伤地一叹,“云王妃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当真是红颜薄命,天妒其华,令人唏嘘扼腕。”

    云浅月眉梢不着痕迹地挑了一下,她发现南梁国师在老皇帝说这话的时候眸光似乎动了一下,不过太快,她想探究,那里面已经恢复如常,她扭头看向容景,容景微不可见地点点头。她想着果然她眼睛没看花。

    “云王府去了,朕也一直感伤。”老皇帝似乎又看了云王爷一眼,见云王府露出痛苦之色,他笑道:“这些年苦了云王兄了!从云王妃一去之后,云王兄整个人都变了,也不精神了,如今算起来,一晃就十几年了!”

    南梁国师并不说话。云王爷用袖子抹了抹眼睛,也未说话。

    “朕一直好奇国师容貌,据说国师从出道之日起一直带着这副玄铁面具。朕想和朕有这等想法的人应该不在少数,不知道是否可借今日朕这个寿辰,国师满足朕的好奇心,一见如何?”老皇帝看着南梁国师。

    “这副面具是师傅给我打造上去的,我曾经发誓不再摘落。皇上见谅!”南梁国师道。

    “哦?”老皇帝看着南梁国师,“尊师是?”

    “在下师傅已经作古!”南梁国师淡淡道。

    “国师重誓言,朕也不能勉强一见。不过国师不饮酒,又不摘面具,已经推脱了朕两件事情,朕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国师可否一说。若是国师再推脱的话,朕今日铩羽而归,难得一见国师,三桩心愿一桩未达成,朕实在引憾无颜了!”老皇帝再度开口。

    “皇上请说!”南梁国师依然目光淡淡,态势超然。

    “朕想知道云王妃和国师是什么关系?”老皇帝看着南梁国师。

    皇后脸色微变,秦太妃和明妃等人也知道当年皇上普天之下遍寻云王妃下落,做了不少荒唐事,脸色都有些不好。这些年若说皇上真心对过谁,他们觉得也就是云王妃,后宫女子不过都是他的摆设而已,不过想想云王妃已经死了,心里又都舒服一些。

    南梁国师忽然沉默下来。

    “难道这一桩事儿国师也是难说?”老皇帝挑眉。

    云浅月也看着南梁国师,她也想知道他和她娘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想着他不说也没什么,她手里有那块玉牌,等寿宴散去后他拿着它去问就是了。不过老皇帝怎么这么关系她娘?尤其还是这等场合?这般公然问南梁国师?

    “她是在下师妹!”南梁国师忽然开口。

    “哦?这么说云王妃和国师出身一地了?”老皇帝挑眉。似乎眼里有一簇光。

    南梁国师摇摇头,“师妹出身恕在下不知,我出山时还没有师妹,不过是后来师傅收的小师妹。所以虽然是在下师妹,但也只见过一两面而已。”

    “原来如此!”老皇帝眼中的光渐渐褪去,看向云浅月,笑道:“月丫头,你娘是国师的师妹,按理说你该喊一声师伯。你不是一直想要拜师学艺吗?不如将国师留下来教你武功岂不更好?国师武功可是出神入化,十五年前一战退了凤凰关朕的十五万大军。她既然是你娘的师兄,看着你娘的面子上不会不应你的!”

    南梁国师自然不会简单的!o(n_n)o~

    要相信我们月儿的心是粉坚定滴!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月底最后一天,月票清零!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grace21c(20钻100花)、不讨喜的丸子(100花5钻)、pj109821298(10钻50花)、cat1688(10钻10花)、zelenka1987(10钻)、13030701999(10钻)、吕奶奶(10钻)、悠悠我心贤(388打赏)、林涵丶曾学瑞(100打赏)、2343546324(1钻)夜心罗(2钻)、不讨喜的丸子、星空随想10ab(2钻)、sakuragl(1钻3花)、胖胖胖企鹅(3花)、798555862(1花)、15259112430(1花)、冰幽若茹(2花)、lgk820707(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八章 南梁国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八章 南梁国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