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招为驸马

    云浅月想着老皇帝在打什么主意?杀不了南梁国师就想要留下他吗?或者是想借南梁国师知道更多关于她娘的事情?刚刚南梁国师那片刻的沉默说明他和她娘定然不止是师妹那么简单,她想既然她看出来了,精明的老皇帝自然也看出来了。

    “月丫头?怎么不出声?”老皇帝见云浅月并未立即接话,挑眉看着她。

    云浅月看了南梁国师一眼,见他也正看着她,目光如早先一般包容超然,这样能包容世间万事万物的目光,让人觉得他明明不属于凡尘俗世,却偏偏坐在这里与这歌舞升平的凡尘俗世如此融洽。她忽然一笑,“好啊!师伯若是愿意就行。”

    “国师,你意见如何?这个小丫头从小好武成痴,就喜欢舞刀弄枪。看在云王妃的面子上,你可不能不给这个面子。”老皇帝看向南梁国师。

    “好!寿宴过后我多留下几日!”南梁国师沉默了片刻,点点头。

    “哈哈,看来国师对待云王妃这个小师妹是极好的。月丫头也沾了光。”老皇帝哈哈大笑了一声,对云浅月道:“月丫头,你有福气了!”

    “我福气似乎向来不错!”云浅月不置可否。

    “太子殿下、丞相府秦小姐到!”大殿外传来一声高喊。

    老皇帝不再说话,看向大殿门口。云浅月也转头看向大殿门口,下面舞动的舞姬依然舞着,丝竹管弦声声不歇,透过舞姬娇媚舞动的身影,只见夜天倾和秦玉凝走了进来。夜天倾搀扶着秦玉凝,秦玉凝穿了一件高高的立领衣服,脖颈上围系了一条轻纱,配合她如烟的轻纱软罗裙,相得益彰。那一张初成女人的容颜眉目间绽开,就像是昨日还是一个花骨朵,今日变成了一朵含苞绽放的娇花,脸上脂粉合宜,恰当地遮住了她过于白的面色。端得是倾国倾城,美人绝色。霎时就吸引了大殿中所有人的眼光。

    云浅月凑近容景,悄悄道:“后悔了没有?”

    “后悔什么?”容景淡淡扫了秦玉凝一眼,偏头看云浅月。

    “后悔如今别人揽美入怀你看着呗!”云浅月压低声音,斜睨着容景,“这小美人一直就喜欢你,喜欢了多年,你若是但分表现回应或者动作一下,我想她如今就是你的了,怎么也是轮不到夜天倾的。”

    容景从云浅月脸上收回视线,端起面前的茶抿了一口,并未说话。

    云浅月见他不语,忽然心中不舒服,语气有些冲意,“是不是后悔了?”

    “我只后悔昨日没给你试验一下七十二春!”容景放下茶盏,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想起昨日脸腾地一红,羞愤地看了容景一眼,想起他昨日将她衣服都解了居然在她下定决心时扔下她就跑了,有些不甘地道:“谁让你跑了?”

    “我想着既然要试验七十二春,自然要尽兴,一夜怎么能够?”容景似笑非笑地看着云浅月,清泉般的眸光蒙上了一层云雾,薄薄的语气微微上挑,温润的声音居然说这一句话时有着说不出的缠绵入骨。

    云浅月顿时想羞愤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恼怒地瞪了容景一眼,就要撤出手,却被容景反握住,她红着脸垂下头低叱道:“你早晚有一日精尽人亡。”

    “你我一样。”容景似乎轻笑了一声。

    云浅月无语,想着他到底懂不懂男女生理不同啊?不过他医术卓绝,自然是应该懂的,她愤了一下,声音似乎从牙缝里挤出,“容公子,我没精!”

    容景忽然默了一下,片刻道:“有卵就够了!”

    云浅月眼前一黑,彻底失语。原来一个人再改变,本质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这么长时间来,这个黑心的已经很少有将她堵得哑口无言的时候了。如今这般,大约还是在气着,关于她在醉香楼和夜轻染看夜天倾和秦玉凝演绎活春关于她昨晚给夜轻染画七十二春,关于她刚刚被夜天逸护在怀里相救,这些他肯定都在介意和生气,所以也让她不好受。如今怕是都在他那心里攒着呢!指不定什么时候爆发出来,想到此,她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很冷?”容景挑眉。

    云浅月哼了一声,他这副看着无事的样子让她提心吊胆的,能不冷吗?

    容景攥着云浅月的手紧了紧,慢悠悠地低声道:“果然是被早先的暗器吓坏了!”

    云浅月翻了白眼,不再理他,看向下面。

    只见夜天倾和秦玉凝已经分别入座。夜天倾就坐在第二排,秦玉凝则坐在了丞相府的席位上,座位在秦丞相身边。见她看去,秦玉凝也向她看来了一眼,见她和容景坐在一起,离得很近,虽然面上无任何亲密形态,但她就感觉两个人比这大殿中的所有人看起来都亲密和谐,独独占了这大殿中的一道风景,她垂下眼睫,眼底平静无波,没有任何感情。

    “看来这么一番变故,让一个小美人升华了!”云浅月收回视线,忽然一笑。

    容景并未看秦玉凝,但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不置可否。

    二人说话间,各国使者送上贺礼和贺言。

    南梁国由南凌睿这个太子亲自致贺,送了一颗珍珠珊瑚。大约有三尺高,珊瑚上嵌满了各种大小珍珠。自然是价值连城。老皇帝乐得合不拢嘴,西延国送了一株五百年的灵芝和十名西延美人。人人貌美天仙,或娇或媚或艳或嫩,当真是环肥燕瘦,而且一个个还都是二八年华,肌肤如雪,眼波流转,仿佛全身各处都能溢出水来。刹那便盖过了老皇帝身旁和身后一种的后宫粉黛,老皇帝老眼痴了一下,又恢复了清明,笑着收下了。

    云浅月清晰地看到明妃和一众后宫妃嫔一下子变了脸色。只有秦太妃和皇后面色不变。秦太妃笑呵呵地说,“都说西延生美人,当年就有护国圣女国色天香,如今这些异域美人果然一个个沉鱼落雁,端得是好紫色,后宫里好久没热闹了,也是该热闹热闹了。”

    皇后点头,笑着接过秦太妃的话,“太妃说得是,后宫好久没热闹过了!众姐妹年华不在,如今伺候皇上有心无力。这些个正好添补了,等过一个月选秀再添些进来,这后宫就又充盈了,我身体不好,明妃妹妹可就不得闲了!”明妃身子有些僵,勉强地挤出一丝笑,“是皇上好福气,到时候妹妹尽力帮助姐姐!”

    皇后笑着点头,眼角余光看了老皇帝一眼,只见老皇帝仿佛没听见他们的话,依然看着下面的美人,虽然眼中清明,但眼底已经升起朦胧之色,她冷笑一声,皇上早已经不复当年,心中念着一人,有美而坐怀不乱。如今老了,便有了沉溺于美色的兆头了。皇上喜欢珍珠,那是因为以前有一个人喜欢珍珠,南梁便投其所好,如今西延送来这十名国色天香的美人,正当皇上选美前夕,这也是送对了口。皇上如今才龙颜大悦。只不过她不知道这样的歌舞升平和诸国朝贺他还能享受几日?

    南梁国和西延国分别送完了贺礼之后,便是几个小国接连送上贺礼。自然不及南梁和西延的礼贵礼众。南疆公主的叶倩依然没到场,便略过了南疆的礼,接下来便是各地藩王送上贺礼,天圣复原辽阔,南梁、西延等小国为附属国,但当初始祖皇帝为了控制防范附属国反抗,便设立了藩王,每个小国和天圣的临界处,都由藩王坐镇,监视各国,又有遍布天下的皇室隐卫,才能让天圣太平了百年。但百年已过,也有诸多弊端。各附属小国坐大,藩王也坐大,看起来强大的天圣,实则这一片国土已经被各分成了无数块,山高皇帝远,有隐隐形成各自为王之势,粉饰着表面的太平王朝。

    藩王的贺礼也无甚新意,自然同样盖不过南梁和西延的贺礼。

    接下来便是朝中大臣以三王为首纷纷恭贺,德亲王府准备的是一尊玉佛,据说是找天下第一高僧灵隐大师开过光的,孝亲王府准备是一颗一面玉枕,据说是千年前的古玉,助于安神,云王府准备的是一株常青树,这树是用碧玉而坐,远远看来,仿似真的一般。老皇帝看起来对这三件礼物都满意,龙颜大悦。

    接下来是容景以荣王府世子和继承人的身份代表荣王府送了十个粮囤,满座震惊。

    老皇帝大约也没想到容景居然如此出手阔绰,如今天圣国库不缺金银珠宝,缺少的就是粮食,这一下可是解决了粮食的燃眉之急和后顾之忧。不止南梁和西延以及各国使者和各地藩王齐齐震惊,天圣朝中的满朝文武也是人人惊骇。虽然老皇帝未有丝毫显露打击荣王府之心,但是这些年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是一直牵制着荣王府想将其根除的,容景所依靠的无非就是荣王府的财富和他自身的才华才能与皇上抗衡,让荣王府这些年屹立不如今将手中的筹码就这样公然的送出,所有人包括老皇帝都明白容景何意。

    容景送完礼,转身回座,淡淡看了夜轻染一眼,端起酒杯。夜轻染看了云浅月一眼,眸光有些暗,也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二人无声无言一饮而尽。

    云浅月当然明白容景为何送出了十个粮囤,也明白为何会和夜轻染共饮。这是容景说过的,她借了夜轻染的胭脂赤练蛇,这个人情他来还。果然说到就做到。德亲王府忠于皇室,夜轻染得了十个粮库也是上缴皇室,这样当做贺礼送出,掩盖了私下里那一层交易,双方都觉得自然是甚好的。她偏头看容景,容景放下茶盏,对她微微一笑。她有些怅惘的心忽然就暖了。那是关于在德亲王府听的那些话,那是关于知道夜轻染对她之心,她还不了,也无法还。容景来还正好。

    夜天逸看了容景和夜轻染一眼,又看向云浅月眉眼间暖暖的颜色,他端起面前的茶盏,一饮而尽。遮住眸中的那层晦暗。

    接下来是夜天倾送出贺礼,他身为天圣太子,他的寿礼也是众目所望。所有人从容景送了十个粮囤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向夜天倾。只见他命人抬来一个箱子,箱子打开,整齐排了一排的十八罗汉图象的玉如意。一柄玉如意虽然普通,但是十八柄罗汉图的玉如意还是少见。显然是下了一番苦心。

    老皇帝满意地点点头,刚要夸奖,夜天倾忽然单膝跪地,“儿臣有一请求!”

    众人齐齐一惊,这哪里有送礼的要请求的?都暗暗摇头,这太子怕是想早些娶秦小姐过门,可是这个日子口,岂不是徒惹皇上不快?

    果然老皇帝再夜天倾跪下之后笑着的老脸一沉,“有何请求?”

    “儿臣请求父皇废除儿臣的太子之位!”夜天倾垂首跪地垂头恭敬地道。

    这话一出,满座皆惊。丝毫不次于容景刚刚送出的那十个粮囤来得惊异。

    云浅月看着夜天倾,嘴角微微勾起,对容景低声道:“好一招以退为进!夜天倾何时学得聪明了?”

    容景淡淡一笑,并未言语。

    云浅月扫了容景一眼,怀疑地道:“不会是你给他出的招吧?”

    “秦丞相可不是凭着那一张脸坐了二十多年的丞相的。”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凉凉地道:“我可没有某人那么念旧情,帮了一次还帮第二次。”

    云浅月只觉嗓子有些痒,又咳不出来,她瞪了容景一眼。真是得罪他了!

    “天倾,你在说什么?”老皇帝亦是一怔,暗沉的脸板起,看着夜天倾。

    “儿臣请求父皇废了儿臣。”夜天倾又重复了一遍,这一遍的声音高了一些。

    “理由!”老皇帝盯着夜天倾,他垂着头看不到他的脸,沉声问。

    “儿臣无才,甘愿让位给七弟!七弟大才,又得父皇喜欢,儿臣愚笨,不得父皇喜欢。儿臣屡次出错,做不好太子之位,七弟定然能做好太子之位。”夜天倾低声道。

    众人的目光因为这句话嗖地一下全部都看向夜天逸,只见夜天逸端坐在桌案前,仿佛没听见夜天倾的话,面色不动,神色不变。这些日子朝中的朝臣和各国的使者和各地的藩王也是敏感地感觉老皇帝的风向标转了。这位从北疆回来的七皇子炙手可热。虽然至今没有特定地给他安排职务,但是很多大事都经他之手,皇上极其信服。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七皇子本人行事无论是从才从学从品从貌从势力上来说,都比太子殿下强出数倍。人人都以为皇上要废太子,七皇子继承太子之位早晚之事,但谁也没想到今日夜天倾居然自己提出来。

    “哦?”老皇帝挑眉,也看了夜天逸一眼,对夜天倾听不出情绪地询问,“你当真以为你不及你七弟?”

    “……是!”夜天倾顿了一下,点头。

    “你可是朕培养了二十年的太子。”老皇帝看着夜天倾,面色突然凌厉,“你如今居然说做不好太子之位?”

    夜天倾跪在地上不语。

    老皇帝忽然一挥手,一阵劲风打向夜天倾。夜天倾身子一下子被打出了老远,但并未吐血。跪在地上一时间不起来。

    “太子殿下!”秦玉凝惊呼一声,连忙从座位上起身,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夜天倾身边伸手扶住她。在她一张貌美的脸上紧张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云浅月想着这一出戏真是有意思了!

    “你觉得天逸比你好,是不是也觉得天煜比你好?朕喜欢天逸,也是喜欢天煜的。朕每个皇子都喜欢,你是不是让每个人都来做?你当这太子之位是儿戏吗?谁来做就能做的?”老皇帝看向夜天倾,沉怒地道。

    夜天煜面色一变,怎么也想不到这火居然烧到了自己身上,一惊。

    老皇帝不看夜天煜,盯着夜天倾,一双老眼冒火。

    夜天倾并不言语。

    “滚下去!”老皇帝凌厉地看了夜天倾片刻,吐出一句话。

    夜天倾似乎还想再说什么,秦玉凝连忙捂住他的嘴,将他扶起来送回座位。

    云浅月淡淡笑了一下,看着秦玉凝温柔地掏出娟帕给夜天倾摸了摸嘴角,又走回自己座位,想着秦玉凝出现的真是恰到好处。没给老皇帝借坡下驴的机会,老皇帝也许心火一上,想要废除夜天倾,但看到秦玉凝,就会想起秦丞相,他自然要顾念秦丞相。所以,今日这一出黄了,他短时间未了维持平衡,也看清楚了丞相府的态度已经偏向夜天倾,短时间内估计是不打夜天倾的注意实行废太子之事了。

    “不孝子孙!继续!”老皇帝似乎强压下怒意,一摆手。

    下面临到夜天煜送贺礼,夜天煜送了一座金塔。塔一共有九十九层,每一层都清晰可见内部构造。众人齐齐唏嘘,四皇子这个礼估计大费心思了!这样的一个塔可不是一日两日之功,没有三年五载可是完成不了的。老皇帝也惊了一下,表扬道:“天煜,费心了!你这个塔准备了多久?”

    “回父皇,儿臣从五年前偶然遇到了一个巧夺天工的大师,便求他打造了这个,儿臣感念父皇一直对儿臣厚爱,儿臣无以为报。所以就想着送父皇一座金塔,佑天圣江山固若金汤。”夜天煜离座,恭敬地道。

    “嗯,不错!不错啊!”老皇帝刚刚被夜天倾激起的怒意消退了些,连连笑着点头。他喜欢听这句天圣江山固若金汤。

    夜天煜回座,他这份心意自然是压过了夜天倾,心中有些得意。

    下面是夜天逸起身,他一挥手,有人台上一副长宽大约有三四丈的画。有人将画展开。众人齐齐睁大眼睛,有些人还惊异地站起身。

    老皇帝也是一愣,随即大喜,有些激动地看着画道:“天逸,这是什么?”

    “回父皇,这是我天圣国的地形图样。”夜天逸伸手对着展开的图样一指,“这是天圣,这是京城,这是云城,这是凤凰关,这是南梁,这是西延,这是南疆……”

    偌大的地形图在他手下一一指来,天圣偌大的江山便如在他手中,每一寸国土都清晰在目。

    老皇帝离座起身,几步来到地形图前,看着面前的地形图,激动地大赞,“好!好!好!真是太好了!”

    夜天倾和夜天煜以及一众皇上的脸色变了变。

    朝中文武大臣互相对看一眼,看向夜天逸的面色各异。

    云浅月看着地形图,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虽然这个地形图简单,不足以和现代那详细的地形图做对比,还是太过粗糙,但是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已经很罕见了。这个世界一般行军打仗都是用罗盘,计时都是用沙漏。这样一份东西拿出来无疑是最耀眼的。夜天逸如今不需要再隐藏锋芒,就可以将夜天倾比下去。

    她眸光扫过大殿众人,只见秦丞相脸色万分难看,但还极力隐忍,几乎都到扭曲的地步了。不过除了她都在看向那副地图,没人注意到他。他想着他一直培养秦玉凝,自小就是国母的标准,如今虽然做了准太子妃,但是准太子和未来的帝王却不一定是那个人,秦玉凝已经是不洁之身,除了夜天倾再嫁不了别人。他辛苦十几年培养的心血一朝毁了,刚刚帮助夜天倾翻过来一盘,却转眼就被夜天逸一副礼物轻而易举打破。怎么能不怒不恨不恼不气血攻心?

    “你到底帮了他多少?”容景眼睛忽然眯了眯,声音只有云浅月一人听得见。

    云浅月嘴角的笑意顿收,偏头看向容景,忽然一笑,“你该夸我聪明才对!”

    容景眸光睁开,清淡无色,不再说话。

    云浅月心中暗暗叹息一声,这地图不是他帮助夜天逸的,而是记得有一年她偶尔提了一句要是这个世界上有地图就好了,夜天逸问地图是什么,她给他大致解释了一遍,不想如今却是拿了出来。抬眼就见夜天倾正看向她,眸光幽幽,她她扯了扯嘴角,刚要收回视线,就感觉攥着她的手上忽然传来一股力道,极紧,有些疼,她偏头瞪了容景一眼,“干什么?疼着呢!”

    “有我的心疼?”容景挑眉。

    云浅月立即停住了要撤出的动作,偏头看着容景,歪着头无辜地道:“你的心不就是我的心吗?”

    容景手下的力道突然一松,薄唇微微弯起一抹月牙形的弧度,“清楚就好!”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想着红阁关于容景的那十六个字的箴言该多加两笔。什么“尊比天子,雅盖王侯,心思莫测,飘忽不定。”,应该后面再加上,“拈酸吃醋,阴晴不定。”

    夜天倾看到二人桌下的小动作,收回视线,遮住眼帘。

    老皇帝连说几个好字之后,当真是龙颜大悦,显然今晚所有的礼物中只有容景的那十个粮囤和夜天逸的这副地形图让他最满意。他立即挥手吩咐人挂起来,就挂在这座金殿的正上方。每日早朝就能看到他的江山万里宏图,举目江山在望,想想就心血万丈。一时间笑声洪亮,连拍了夜天逸好几下肩膀,才回到座位。

    夜天倾倒是不见得色,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走回了座位,一撩衣摆,缓缓落座。

    接下来是剩余的小皇子们祝寿,人人拿出的东西虽然不再新颖和别致,但老皇帝正在高兴头上,大手一挥,一路赏了下来。大殿上气氛因为这一幅地形图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老皇帝高兴,当皇子们都送完贺礼之后,皇后刚要带领后宫妃嫔送上贺礼,他挥手笑着拦住,“皇后的礼稍后再看。数日前的武状元大会还差最后一场,这歌舞看多了也便腻了,朕给众卿换换新意。由染小子和容枫继续武状元大会的最后一场比武,也算是助助兴。”

    众人都连连笑着附和,说,“皇上此举甚好!”

    云浅月看向夜轻染,这才发现夜轻染面前已经空了两个酒坛。她一怔,似乎他从刚刚容景送出十个粮囤的贺礼端起酒杯和容景共饮一杯之后就一直未停。此时面容有些微熏,但眼中的神色太过清澈,甚至清澈得有些看不清他眼底沉浸的颜色。她不由微微蹙眉。

    “轻染,宴席刚刚开始,你怎么就喝了这么多的酒?”老皇帝竖眉。

    “皇伯伯,这么点儿酒哪里能醉着我?”夜轻染端着酒杯站起身,对老皇帝高高一举,“祝皇伯伯万寿无疆!”,话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对荣王府的家眷席位处伸手一指,“容枫,还磨蹭什么?赶紧出来!”

    云浅月顺着夜轻染手指看去,只见容枫坐在荣王府最后一排,他身边并无别人,面前也摆着两个空酒坛,显然也是在自斟自饮,只见他听见夜轻染的话,缓缓站起身,同样端起酒杯对老皇帝一礼,但并未说话,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足尖轻点,飘身站在了大殿中央。

    “好!”老皇帝大赞了一声,“容枫武功又高了!”

    “好!”夜轻染也大叫了一声,同样足尖轻点,飘身落在了大殿中央,站在容枫对面。

    二人对看一眼,没有任何花架子和欠揍,转眼间便齐齐出手,打了起来。没有任何兵器辅助,纯粹的拳脚招式,但即便如此,一时间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云浅月看着二人,偏头问容景,“你说谁会赢?”

    “你希望谁会赢?”容景挑眉。

    云浅月想了一下,摇摇头道:“君子之武,何在乎输赢?”

    容景淡淡一笑,看着场中,不再说话。那一张如诗似画的容颜在大殿的金光闪耀中有些清淡的浅然。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想着夜轻染和容枫谁赢都好。但是当年她将容枫带走,并没想过让他再回来染这天圣京城的十丈红尘。可是偏偏他回来了。无论是容景的筹谋,还是真如他所说回来只为帮她,总之,这一场比武之后,无论输赢,老皇帝都会给他安排职位。他回来了,踏入这大染缸,就没有天雪山那一方净土清雪可以配他那一身白衣了。不过也好!男人总要入十丈红尘,才能方显本色。容枫身为文伯侯府的后人,想必也不甘心文伯侯府自此埋葬在尘埃里。他要为文伯侯府那十年前的灭门惨案复仇,他也有他肩上的责任。

    “叶公主、云世子到!”大殿外忽然再度传来一声高喊。

    云浅月心思一动,叶倩和云暮寒一起出现,而且在这样的场合,来得这么晚……

    老皇帝和在座众人也是齐齐一怔,不过老皇帝很快就收起了眼中神色,看向门口。

    只见不多时叶倩和云暮寒联袂走了进来,叶倩依然是一身红裙,光鲜华艳,她本来就长得极美,如今粉面朱唇,眉目春意莹然,更显得姿色奇绝。云暮寒一身软料锦缎华袍,身姿俊挺,走在叶倩身边,丝毫不被她的艳色盖住,反而更显相得益彰。二人谱一进来,便是一副奇景。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目光落在他们牵着的手上。

    大殿中除了正比武较量的夜轻染和容枫外,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离叶倩和云暮寒。天下传得沸沸扬扬的从来都是叶公主和南梁睿太子以及孝亲王府小王爷的三角恋,却从来未传出叶公主和云暮寒有何瓜葛,今日这副场景自然是震懵了不少人。

    云浅月转头去看南凌睿,见南凌睿神色淡淡,并未有任何异常。似乎感觉到她的视线,还转过头来对她眨眨眼睛,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这个哥哥也是一个极为有“才”的人。

    “叶倩,云暮寒,拜见吾皇万岁!恭祝吾皇福寿康泰!”叶倩和云暮寒来到近前,齐齐对老皇帝一拜,无视大殿中所有人的眼光,径自和谐。

    “叶公主终于来了!朕还等你跳一曲南疆舞呢!”老皇帝首先恢复神色,笑道。

    “叶倩答应皇上的自然会做到!不过今日我除了带贺礼前来,还要请求皇上一件事情。所谓礼尚往来,皇上可不能不准了我。”叶倩直起身,对老皇帝一笑。

    “哦?叶公主不妨说说是何事?”老皇帝扫了云暮寒一眼,笑问。

    “我要招纳云王府世子云暮寒为我的驸马!”叶倩也是一笑,声音掷地有声。

    ------题外话------

    叶倩美人出来了!想不想看我们的月儿一展才华?O(n_n)O~

    月初的月票粉让人忧伤!美人们假日快乐!O(n_n)O~

    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juypjj(10钻24花)、战神熊猫(88花3钻)、13030701999(10钻)、吕奶奶(10钻)、japindy(5钻)、fancyz(5钻)、紫沫静(1钻100打赏2花)、裙裙1(318打赏)、落雨烟云(3钻21花)、灬芸儿(1钻2花)、薛开源(2钻5花)、海之泡沫(3钻3花)、meimei梅(1钻)、幸福的daisy(2花)、可可豆豆丁(1钻2花)、婷婷1990(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九章 招为驸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九章 招为驸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