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分外精彩

    云浅月有些无语地看着容景,这就是理由?不让她染指了他?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果然是什么人有什么思维,不得不说,容景这个思维实在是强大。

    “云浅月,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容景看着云浅月小脸好一番变化,不由蹙眉。

    “听到了!容公子!你不想让我染指你嘛。好,不染指就不染指。留着你金贵的身子发毛吧!”云浅月躺下身,拉长音说出一句话后闭上了眼睛。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她送上门人家还嫌弃这嫌弃那的,跟个贞洁列夫似的,而弄得她真好像是色女。这个男人!

    “听到了就好!”容景似乎松了一口气,看着云浅月闭着的眼睛有些不确定地问,“那你不生气了?”

    “不了!跟你生气不如睡觉来得实在。”云浅月打了个哈欠,昨日老皇帝寿宴折腾了一天,又跟那个死阵斗智斗勇了一夜,如今回来又纠缠了这么半天,虽然没达到结果,但也是很费心神,这回是真的困了。“嗯,那就睡吧!”容景将云浅月娇软的身子往怀里揽了揽。

    云浅月说睡就睡,很快就被浓浓的睡意包裹。

    容景闭着眼睛却无睡意。天知道他险些就把持不住,看着她在他身下因他而情动绽放她的娇柔,他就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掰开了,揉碎了,咀嚼了,吞咽了,但是他不能。他觉得还不够,不是**来的不够,而是她的心还不够,差那么一些东西没全部的属于他。所以,他甘愿馋着她,让她急,让她恼,让她垂涎欲滴,让她总有一日对他产生非他不可,非他不要的念头,天下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入她的心她的眼的时候,她眼中只有一个他,再无别人,她心中也只有一个他,除了他外,谁也占据不了一丝一毫。他甘愿等那一日。

    屋中静静,两人气息缠绕在一起,温暖如春。

    在即将睡着的时候,云浅月大脑突然蹦出一件事情,将她的睡意瞬间驱散了个干净,她猛地睁开眼睛看着容景,“你还没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什么怎么回事儿?”容景也睁开眼睛。

    “就是昨日寿宴的事情。”云浅月问,“那三叶飘香是你布置的?”

    容景摇摇头,“不是我!”

    “嗯?”云浅月挑眉。她以为他准备万全应该是他布置的。

    “是皇上!”容景迎上云浅月的视线,面色淡淡地给她解惑,“皇上设下了一个圈套,要利用夜天逸对你的情和你对我的在意引你入套杀你。也就是玉女池和毒针,他算准你要找九转鸳鸯壶会去他的圣阳殿,你会看到那玉女池的壁画,你若是毁了那些壁画,就一定会触动机关,到时候四壁暗器齐发,你根本就躲不过。”

    云浅月点头,想着她当时是要一怒之下毁了那壁画的。

    “夜天逸应该猜出了皇上的圈套,于是去了圣阳殿阻止了你,带你去了金殿。但他以为皇上要对付的人是南梁国师和我,想要帮助你,在你面前买个好。却没想到皇上要杀的人其实是你,在金殿布置了有去无回的毒针。”容景继续道:“所以,他发现之后,情急之下,才护了你。从这一点上看,他对你的确是有心的。”

    云浅月想起当时的惊险,夜天逸的的确确是护了她。她点点头,“你是早就知道了老皇帝的圈套?否则怎么会那么及时出现的金殿接住了那些毒针。”

    “我也是得到你给南凌睿传的信才知道的,和南梁国师探究一番,便明白了皇上的用意。我们进了宫先去了金殿。因为皇上若是在宴席上做手脚,那么只有一个地方他能下手,就是金殿。我和国师到了金殿后,便发现了布置的机关和暗器,于是我们二人联手将那些机关暗器重新布置了一番,我们才出了金殿,国师去了御花园,而我赶去了圣阳殿,到那里之后便正听得夜天逸对你说那一番话。”容景说到这里语气有些不好。

    云浅月想着原来是这样,她当时让凌莲给南凌睿传了话之后又在皇后那里耽搁半响,皇后被明妃等人喊走之后她又去了上书房,之后才去了圣阳殿。这一番耽搁下,的确够容景和南梁国师去金殿布置了。她笑了笑,“我没听他的话。”

    “是,你是没听他的,不过你那时候就是心有点儿乱。”容景没好气地道。

    云浅月伸手揉揉鼻子,觉得这个问题不探讨才好,她立即转移话题,“你和南梁国师是怎么布置的?”

    “就是你后来看到的样子,你没发现有去无回的毒针虽然在国师座位脚下,但其实是对准皇上的座位吗?你想想当时你站的位置。”容景道。

    云浅月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形,她和夜天逸后退的方向的确是老皇帝的座位,点点头,“嗯,是的!”

    “关于三叶飘香也如此布置。”容景又道。

    “当时叶倩拿了一面镜子我才知道大殿内布置了三叶飘香,这么说叶倩也知道了?”云浅月挑眉。

    “叶公主自然是不简单的。”容景不置可否。

    云浅月想着叶倩果然是南疆王室出来的人,即便她自认为向来心思敏锐,可是在这些从小就身处在权利中心漩涡懂得背后算计和防范的人来说还是太过简单了。她沉默片刻,又问道:“你如今中的暗器是假,那么南梁国师的暗器也是假的了?”

    “嗯!”容景点头。

    “那老皇帝中的暗器呢?”云浅月扬眉。

    “真的!”容景道。

    “老皇帝的暗器有毒没?”云浅月又问。

    “有!但不致命。”容景摇头。

    “你怎么就不弄上致命的毒呢?毒死他得了!”云浅月想起老皇帝就恨得要死。她本来以为已经摆脱了祖训,摆脱了皇室的束缚,夜天逸虽然对她执着,让她心里有些负担,但从心里上她还是觉得不会造成太大的麻烦,至少她能控制。可是如今到好,弄出来她娘的青玉箫,居然成了自小和皇室定有婚约,不是太子,而是夜天逸。这就和单方面夜天逸的执着不同了,古人对婚约还是极为看重的。至少在天下人面前,这就是堵住天下悠悠之口的一个筹码。除非两方解除婚约,否则她若是毁了约,就是背信弃义。

    “他还不能死!”容景叹息了一声。

    “怎么就不能死?我看他早该死了!”云浅月口气有些冲。

    “他若是死了的话,夜天倾这个太子之位也做到头了,夜天倾不是夜天逸的对手,夜天逸就会登基。夜天逸可不是如今的皇上,他对你太执着。皇上活着对你我牵制,但又何尝不是对夜天逸的牵制?”容景语气温润,如玉的手揉了揉云浅月的头,“所以,他还不能死。”

    云浅月沉默,的确,目前来看还是老皇帝活着好一些。那就让他多活些时候吧!

    “我若是早知道身体的寒毒顽疾有朝一日能被你救好,才不会允许你和夜天逸走得如此近,近到如今他对你念念不忘,着实令人恨恼。”容景哼了一声。

    云浅月扯开嘴角,“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救好你。没想到因为我启动凤凰劫一个阴差阳错却救好了你。这算不算是天意?”

    “算!”容景也笑了笑。

    云浅月想起当时在清泉山灵台寺地下佛堂时,她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一股子韧劲就非要给容景驱除寒毒,后来算是九死一生让她将灵隐大师都不能治好的寒毒顽疾给他治好了。这真的算是天意吧!她将头埋进容景的怀里,脑袋在他胸前蹭了蹭,忽然低声问:“容景,你确定你现在不要我?”

    容景身子一僵,笑意也微顿,抿着唇片刻道:“不要!”

    “一个大男人哪里来这么多弯弯绕?这种事情女人吃亏好不好?你又不会吃亏。”云浅月不满地嘀咕。昨日那一夜皇宫应该乱作一团。老皇帝受伤应该是多少人守在他床前,他们如今在府中正好偷得浮生半日闲,觉得如今真可以做点儿事情。

    “我吃亏!”容景吐出三个字。

    云浅月翻白眼,“你哪里吃亏了?你是男人!这种事情男人是不吃亏的!”

    “吃亏!”容景摇头。

    “不吃亏!”云浅月强调。真没听说过做这种男女情事男人还吃亏的。她又不是那种魔女,将他精血给吸没了。

    “吃亏!”容景又道。

    “容景,我郑重强调,你真不吃亏!”云浅月觉得她就差立生死状了。

    “云浅月,我真吃亏!”容景也强调了一遍,话落又补充道:“反正不给你染指我。”

    云浅月彻底无语,闭上眼睛,有些无力地道:“好吧,我不染指你。容公子,你就留着吧!最好留成老处男。都说酒藏得越久才越浓香,到时候让我尝尝这男人是不是留得越久才越耐用。”

    容景默了一下,肯定地道:“应该是的!”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决定和他谈论这个还不如睡觉。她就不明白了,这个黑心的混蛋什么时候开始脑瓜子不开窍了?非要馋死她吗?当然,她是不承认自己真的流连他肌肤的触觉的。这样一想,她手不由自主地去扯他的锦袍。

    “睡觉!”容景按住云浅月的手。

    “不睡!”云浅月换另一只手去扯。

    容景将云浅月另一只手也握住,声音有些暗哑,“乖,睡觉!”

    “容景,你爱不爱我?”云浅月挑眉。她记得在那个世界的大街小巷时常上演这样的桥段,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问,你爱不爱我?男人点头,爱,于是一切都好说了。她决定将这个照本宣科搬来这里。

    容景身子僵了一下,对上云浅月的眼睛,点头,“爱你!”

    “那就好了!既然你爱我,我也爱你。那么我们……”云浅月挣开容景的手,继续去扯他的衣服。

    容景手松了一下被云浅月挣脱,不过很快就将她的手抓住,摇摇头,“不行!”

    “容景,你真是油盐不进。”云浅月想着她真的是很纯洁的,如今就想摸摸他的肌肤。

    容景面色闪过一丝不自然,声音哑而温柔,“乖,睡觉!”

    “我什么也不做!就抱着你睡觉成不?”云浅月觉得她真是遇到碉堡了,这碉堡攻克似乎还很不容易,她就不明白了,怎么没发现容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君子了?柳下惠的名号该给他了。

    “如今不是就在抱着?”容景挑眉。

    “不是你抱着我,是我抱着你!我要摸着你睡。”云浅月霸道地道。

    容景蹙眉,忽然沉默。

    “别告诉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云浅月恼了,恨恨地看着他,“姐姐不是没销路!”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比你大,你这辈子是做不了我姐姐的。你我没血缘关系,妹妹也做不了。”容景看着云浅月,见她脸色不好,似乎挣扎了片刻,他终于妥协,“好吧,你抱着我睡!”

    “那松开我的手!”云浅月觉得她应该就要发威,老虎不发威他当她是病猫了。

    容景乖乖松开手。

    云浅月扯开他的腰带,在容景的目光下将手探进他衣襟,触到他温滑的肌肤,顿时深深地吸了口气。想着原来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句话真是有道理。若是容景很简单地让她得逞了,她也不会只摸到他一点儿皮肤就觉得很**满足了。她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嘟囔道:“容景,你是男人吗?”

    容景脸一沉,“你说呢!”

    “好吧!你是男人!”云浅月舒服地在他胸前摸了摸,又掐了掐,触感让她满意至极,感觉容景身子有些僵硬,她笑了一声,“睡吧!”

    “嗯!”容景应了一声。

    云浅月觉得应该可以做一个美梦,虽然这美梦里桃花没开,只打了个桃花骨朵,但有胜于无。她就慢慢等着这桃花开了就是了。

    容景也闭上眼睛,直到云浅月均匀的呼吸声传来,他身子依然有些僵硬,那一只柔软的手臂,较小的小手放在他心口上,就如放了一块烙铁。让他睡意全无。

    不知道过了多久,弦歌的声音忽然从窗外传来,“世子!”

    “嗯!”容景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钱门已经转移!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弦歌禀告。

    “嗯!”容景又应了一声。

    “昨夜皇上中了暗器之后七皇子施展医术救回了皇上,皇上一直昏迷,昏迷期间,除了您和浅月小姐,睿太子和南梁国师外,所有人都未曾放出皇宫。七皇子命人封锁了金殿和皇宫各处。皇上刚刚才醒,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命人查抄太子府。”弦歌又道。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在弦歌来到时就已经醒来,如今听到老皇帝醒来的第一件事情是命人查抄太子府,她闭着眼睛瞬间睁开。

    “如今染小王爷已经带着五千御林军去了太子府!”弦歌又道。

    “嗯!”容景偏头看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抿唇,想起昨日老皇帝就要因为毒针之事治罪于夜天倾,因为金殿寿宴的布置是夜天倾所做,出了事情责任自然在她,却是因为她一句话开拓了夜天倾的罪责,如今又出现这等事情,导致容景、南梁国师、老皇帝同时受伤,而昨日大殿上孙嬷嬷和使者以及朝中的大臣家眷有不少人也中了暗器,即便伤亡不大,但也是有所死伤。这等事情即便与夜天倾无关,但也难逃责难,况且老皇帝又有心废太子,正好借此机会大下杀手了。

    “皇上有旨,命四皇子全权彻查此事。太子殿下暂时押入天牢。”弦歌又道。

    “嗯!”容景点头。

    弦歌禀告完之后等了片刻,不见容景有何吩咐,便退了下去。

    云浅月想着老皇帝这回不让夜天逸全权彻查,而选择了夜天煜,为何?是为了让夜天逸不背负上手足相残的名声吗?还是想给夜天煜一个机会?她眉头皱起,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放在皇室,放在老皇帝身上,就是一句屁话。

    “舍不得夜天倾?”容景见云浅月脸色有些沉,眉头皱起,他挑眉。

    “什么舍不得?我是怕我给他和秦玉凝的那个七十二春白浪费了。”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想着这回不知道夜天倾还有没有翻身的可能。

    “嗯,这个确实是个问题。”容景煞有介事地附和。

    云浅月忽然坐起身,推开容景就要翻身下床。

    容景一怔,伸手扣住她手腕,“你要做什么?”

    “我去南梁使者行宫一趟!”云浅月想着有些事情她必须要尽快弄明白。

    容景松开手,看着云浅月,“你要找南梁国师?”

    “嗯!”云浅月点头。

    “是不是关于云王妃的事情?”容景挑眉。

    “嗯!”云浅月穿上鞋子,走到镜前打量了一下自己,整理了散乱的头发。

    “也许你如今去晚了,南梁国师已经离开了。”容景道。

    云浅月手一顿,猛地回头看向容景,“你说他离开了?”

    “嗯!”容景点头。

    “寿宴刚刚结束,如今城门从昨日起就封锁了吧?南梁国师如何在这个时候离开?”云浅月皱眉。

    “你可以去看看!我不过是猜测。”容景道。

    “我去看看!”云浅月摸向怀里,皇后给她的那块玉牌还在,她抬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忽然又道:“你今日起就在府中养伤了?”

    “嗯!”容景点头。

    “那就好好养着吧!我从南梁使者行宫回来就回府了!你放心,没有十天半个月我是不会来看你的。”云浅月扔下一句话,挑开帘子出了房门。

    “等等!”容景出声喊住她。

    云浅月停住脚步挑眉看着他。

    “不行,你从南梁使者行宫出来就来陪我。”容景道。

    “没心情!”云浅月哼了一声。

    “怎么没有心情?”容景皱眉。

    “看见你我就没心情,怎么也没心情。其实我也不是多想要你,想着你瘦成了竹竿子似的,抱着也不舒服。”云浅月用挑剔的眼光打量了容景一眼,慢悠悠地道:“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魁梧一些的男人,你嘛,太不够格了,就是皮肤好些而已,而我刚刚已经摸够了,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儿,所以,你还是好好养伤吧,我对你没多大兴趣了……”

    “云浅月!”容景脸一寒,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

    云浅月欣赏着他变脸,觉得今日的气终于出了大半,毫不留恋地转过身去,足尖轻点,飘出了紫竹院,转眼间就飞跃了紫竹林,离开了荣王府。

    容景看着叮咚晃动的珠帘,脸上神色分外精彩。

    弦歌、青裳在院外自己听到了云浅月的话,想着世子和浅月小姐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云浅月出了荣王府,径直向南梁使者行宫而去,此时已经天明,今日的清晨有些雾色,她的轻功太快,似乎与雾色融合,不出片刻便来到了南梁使者行宫。

    南梁使者行宫外驻扎着千名身着南梁服饰的士兵,四周布置大约有几百暗卫。将整个南梁使者行宫围得里三重外三重,固若金汤。

    云浅月躲过隐卫,飘身落在了一处主殿门前。她刚落地,便有两名隐卫无声无息拦在了她面前,她微微挑眉,只听里面传出南凌睿的声音,“让她进来!”

    两名隐卫顷刻间又无声无息退去。

    云浅月四下看了一眼,抬步进了主殿。只见主殿极为宽敞,南凌睿似乎刚刚起床,正在穿衣,她目光扫了一圈,再无别人,问道:“哥哥,南梁国师呢!”

    “走了!”南凌睿看了云浅月一眼。

    “真走了?什么时候走的?”云浅月皱眉。

    “昨日从皇宫出来之后就走了!”南凌睿道。

    “回南梁了?我看到玉辇在的!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离开?”云浅月问,

    “没回南梁!”南凌睿摇摇头,不屑地撇撇嘴,“小丫头,你什么时候脑子这么不灵光了?你是不是如今心里只有一个容景,被他的爱情给左右的五迷三道,你那智慧如今等于零了?南梁的国师来天圣贺寿而已,随时可来,随时可走,还受谁限制不成?”

    云浅月轻吐了一口浊气,“我的意思是他为何走得这么急?”

    “急吗?我到不觉得。国师每年仅在南梁待两个月,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从南梁离开。如今正好是这个日子,他自然走了。只不过如今从天圣顺道离开而已。”南凌睿慢慢道。

    “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云浅月想着她没想到南梁国师居然这么突然的就离开。若是早知道的话,昨日将容景送回府知道他中暗器是假的话,她一定来这里拦住他。

    “不知道!国师的下落从来不被谁所知。”南凌睿摇头,穿戴妥当走到窗前净面。

    “那你知道他跟娘亲有什么关系吗?”云浅月追随着南凌睿的目光问道。

    “娘亲是他师妹!”南凌睿道。

    “我知道这个,他自己不是在大殿说的吗?我说的是不能说的关系!”云浅月又问。

    南凌睿正鞠了一捧水净面,闻言手一顿,挑眉看着云浅月,“什么不能说的关系?”

    “我是觉得……”云浅月抿唇,细细思量了片刻道:“我觉得他和娘亲不止是师兄师妹的关系,应该还有什么关系。”

    “小丫头,我竟然不知道你这么热衷于探究娘亲的桃花运和风流史?嗯?”南凌睿忽然笑了一声,风流无匹地道:“这还用说吗?国师自然是喜欢咱们娘亲的!”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说了这么半天她什么信息也没得到,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南凌睿道:“将你知道的关于南梁国师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

    “我只知道他每年都会去南梁住两个月,在宫里和父皇对弈或者聊天。和朝中的文武百官不走动,寻常不陪父皇的时候就在府中看书或者赏花。看起来超然物外,但实则是为人寡淡不健谈。对我也不冷不热。”南凌睿用娟帕一边擦脸一边道。

    “就这些?”云浅月挑眉。

    “对,就这些!你以为还有什么?我去了南梁十年,除了第一年将我带去南梁后就离开了,第二年之后每年去南梁待两个月,也就是与你说的这样。一直这么多年,都没变过。”南凌睿扔了娟帕,也坐在桌前,对外面喊了一声,“早膳!”

    外面有人立即应了一声。

    “那你还对他还如此尊敬和敬重?”云浅月眉头拧成一根绳。

    “十五年前国师一人之力在凤凰关阻挡了天圣十五万雄兵,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后来因此落下了旧疾。他是南梁的功臣,南梁自上而下对他均是尊重推崇,连父皇都对他无比敬重。小丫头,你哥哥我身为太子,自然是对他要尊敬的,况且国师就是这样的人,即便他什么都不做,也难让人不尊重。”南凌睿端起桌子上的热茶品了一口。

    云浅月沉默下来。

    “小丫头,你怎么对南梁国师如此上心?”南凌睿看着云浅月愁眉不展,见她不语,他笑道:“难道你是听说国师是当年的天下第一美男子?所以想看看他?”

    “你觉得有了容景我还稀罕一个老男人?”云浅月叱了一声。

    “那可不见准!你没见到国师的风骨吗?那可是一个无关年龄的男人。他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哪怕五十岁,六十岁,七老八十之后,他还是南梁国师。那是一个万人之中,一眼就能看到他的人。”南凌睿懒洋洋地道。

    “那倒是!”云浅月不置可否,话音一转,“不过容景也是这样的人!”

    南凌睿冷哼一声,“小丫头,你别忘记了,你现在还姓云,还不姓容。”

    “早晚会姓的!”云浅月道。

    “不见准,如今距离你及笄和容景及冠之日还有半年。东海国的公主万一这之前来了,容景就得履行婚约。到时候你就得猫一边哭去。”南凌睿提起这个,似乎颇有些幸灾乐祸。

    “你还是不是我哥哥?”云浅月一脚踹向南凌睿。

    南凌睿瞬间就躲开了,吐出两个字,“不是,我没你这样不知害羞为何物的妹妹!整日里将容景挂在嘴边,到时候人家都不稀罕你了,看你如何自处?”

    “她若是敢来,我就让她不知道怎么死的!”云浅月哼了一声,见南凌睿对她撇嘴,她眼皮翻了翻,“喜欢自然要说出来,难道我喜欢他还藏着掖着?你喜欢叶倩吧?喜欢了这么多年也没对她说一句喜欢吧?你要是将你对那些太子府的美人和什么这个楼那个楼的美人说的情话都给她说一遍的话,她至于如今毫不犹豫地舍了你选了云暮寒为驸马?”

    南凌睿忽然默了一下。

    云浅月看着他,“悔得肠子都青了如今也没用了吧?”

    “谁说我悔?小丫头,你懂得什么?我早就知道叶倩不是你,她做不来舍弃南疆的事情。而我也不是容景。”南凌睿忽然斥了一句,伸手入怀,将一个信封扔给云浅月,“喏,国师大约知道你会找他,这是他留下让我给你的!”

    云浅月一怔,伸手接过信封,只见信封密封着,她挑了挑眉,看着南凌睿,南凌睿没好气地道:“国师不准我看!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扯开信封,里面掉出一块娟帕,她将那块娟帕展开,将看到娟帕上的字迹顿时手一抖,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

    ------题外话------

    两个人的爱情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O(n_n)O~

    都急什么呀,早晚景美人是月儿的!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kikilovejie(50钻)、落雨烟云(9钻20花)、juypjj(10钻)、meimei梅(10钻8花)、bigwendy(8钻)、落雨烟云(5钻15花)、海之泡沫(5钻)、海之泡沫(2钻)、18861795025(100打赏)、若依(2钻)、哈米乐人(1钻1花)、亦堇堇堇堇(100打赏)、xinyong121(10花)、夜晚妆(5花)、婷婷1990(2花)、sy070511(2花)、多duo1202(2花)、异乡流星(2花)、落雨烟云(100打赏)、墨梠瞳(2花)、250097176(1花)、cydhw(1花)、xingzhaoyu(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章 分外精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章 分外精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