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高山流水

    云浅月话落,窗外没有动静,风丝静静,浅月阁静寂无声。舒虺璩丣

    “你若是不进来我熄灯睡觉了啊!”云浅月又对窗外说了一句。早先她被对云暮寒生出的不舍情绪困扰,并没有发现他来到,但当云暮寒抱住她的时候,她清晰地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才知道他来了。或者这个人武功实在太高绝,即便她不被对云暮寒生出不舍的情绪困扰,他若是不露出气息,她也很难发现他在外面。

    窗外依然没有动静。

    云浅月撇撇嘴,挥手去熄灯。

    这时,房门被从外面推开,容景并没进来,而是站在门口目光沉静地看着她。

    云浅月挥手的动作止住,看着容景,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蒙上了一层清霜,虽然没进屋,但是从他身上隐隐有凉气散出来,显然在外面已经待了许久。见他不说话,她皱了皱眉问:“什么时候来的?”

    容景仿若未闻,依然看着她,

    云浅月眉头皱紧,想着这个人估计又吃干醋了,她本来不想理会,但见他站在那里,如今已经深夜,夜深霜重,他清瘦的身形掩映在门口的帘幕外,说不出的令人心疼心动。她暗叹了口气,想着容景这个人就是天生下来专门治她的,她站起身,抬步向他走去,走到他面前站定,对他问,“没听见吗?我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容景依然不语。

    云浅月挑眉,学着他今早的样子道:“容公子,你闻到了没有?这满屋飘荡着一股酸味呢?从这屋内一直飘荡到了浅月阁外了。”

    容景忽然哼了一声,看着云浅月一字一句地道:“那是因为我喝了一坛醋!”

    云浅月一怔。

    容景绕过她,抬步进了屋。

    云浅月看着容景进屋,眨了眨眼睛,他说他喝了一坛醋?居然承认吃醋了?见他居然径自走到床前,三两下就脱了外袍,躺在了她的床上,盖上了她的被子,她忽然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问道:“你干嘛?”

    “睡觉!”容景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抬步向床前走来,走到床前站定,挑眉看着容景,“你来我这就是为了睡觉?”

    “嗯!”容景应了一声。

    “你在外面等了多久?就是来睡觉?”云浅月有些不敢置信。

    “从云暮寒来的时候我就来了!”容景哼了一声。

    “三个时辰?”云浅月一惊。

    “云浅月,你也知道三个时辰?”容景睁开眼睛,对云浅月沉沉地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

    “那你怎么不进来?”云浅月皱眉,怪不得他身子这么冷呢!大半夜吹冷风,还三个时辰,不冷才怪。

    “我就是想看看他要做什么!幸好没对你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否则我饶不了他。”容景往身上拉了拉被子,温润的声音有些沉。

    云浅月看着容景,不由问道:“容景,你是十八岁,不是八岁吧?”

    “你不是知道吗?八岁的时候在鸳鸯池我可是吻了你,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了。”容景语气有些不好。

    云浅月无语,这件事情一直让她觉得容景不是人,怎么可能会忘记,估计记一辈子两辈子都不会忘,她被一个八岁的小鬼给非礼了。他看了容景半响,见他不再说话,她伸手推了推他,“你吃饭没有?”

    “没有!”容景用鼻子哼了一声。

    “自己找罪受!”云浅月瞪了他一眼,刚要对外面喊让凌莲和伊雪再弄一份饭菜来,手腕忽然被容景抓住,她低头看着他。

    “我要吃你做的牛排!”容景道。

    “容公子,如今是深夜了!”云浅月忍不住提醒。

    “反正你睡了一天也不困!”容景睁开眼睛瞥了云浅月一眼。

    “那可是这是深夜啊!”云浅月强调,外面夜色浓浓。大半夜弄吃的,她可没试过。

    “不管,反正我就要吃!”容景又闭上眼睛。

    “不做!”云浅月摇头。她怎么感觉容景这样说话像个孩子?

    “从你走后我一日没吃饭,你若是忍心的话,就饿着我吧!”容景语气有些低。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为什么不吃饭?”

    “被你气的!”容景哼了一声。

    云浅月想起她走时似乎是说了一番气话。她抬头望了一下棚顶,有些恼地道:“那也是你先气我的。你若不气我,我至于气你吗?”

    容景不再说话。

    “你要吃牛排也得松手啊!你不松手牛排就能飞进你嘴里?”云浅月往出撤手。

    容景慢慢地松开了她的手,指尖流连处有一丝清凉的凉意。

    云浅月只能转身向外走去,推开门,只见凌莲和伊雪听到动静已经站在门口,她看了二人一眼,有些郁闷地道:“赵妈妈她们都睡了吧?”

    “都睡下了!”凌莲点头,向屋内看了一眼,知道容景来了。心中佩服,景世子武功真高,她们在房里居然没听到一点儿动静。若不是听到屋里说话,她们还不知道景世子来了浅月阁呢!

    “厨房有牛肉吗?”云浅月揉着额头问。

    “有!”凌莲点头。

    “那就好!你们去睡吧!我去厨房做牛排。”云浅月抬步向厨房走去。想着幸好有现成的牛肉,否则她就算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竟然从来不知道容景这个男人这么会折腾人。

    “奴婢二人也不困,给您打下手吧!”凌莲看了伊雪一眼,伊雪立即点头。

    “也好!”云浅月点头。

    三人来到小厨房,凌莲掌灯,伊雪找牛肉,云浅月打理调料,一番折腾,将牛肉腌制好。云浅月问二人,“关于夜天倾的事情如何了?”

    “太子府被抄后,太子殿下入狱,不少朝中大臣跪在圣阳殿外求情,但皇上谁也不见。如今只有七皇子在皇上的圣阳殿内。皇上下令四皇子彻查此事,七皇子暂时监国。”凌莲道。

    “夜天煜彻查的如何了?”云浅月又问。想着夜天逸监国了,这算是走出了皇权的第一步。离做太子之位不远了。

    “四皇子刚刚出手,还看不出什么大动作。”凌莲道。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夜天煜若是聪明的话,一定该明白若是这个时候将夜天倾彻底整垮对他没好处。这些年他虽然和夜天倾在私下里较劲,但那时候没有夜天逸。如今夜天逸监国事大,他若是将夜天倾整垮,他自身绝对不是夜天逸的对手。所以,夜天煜如何动作还未可知。这件事情的王牌就抓在他手里了。是要夜天倾死,还是要夜天倾活,就看夜天煜会怎么做了。她忽然觉得也许这又是老皇帝的一步棋。将他的江山和天圣皇朝当成棋盘,将他的儿子们当成棋子,他则是那执棋之人,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只要他自己知道了。

    凌莲、伊雪见云浅月不再询问,也不再说话。

    牛排腌制好,云浅月开始生火,将牛排下锅,不多时,香味便从厨房飘散了出来。云浅月将牛排成盘,端着向房间走去。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熄了厨房的灯,回了房。

    回到房间,云浅月将盘子放在桌子上,抬步走到床前,见容景已经睡着,均匀的呼吸声传出,轻轻浅浅,他眉眼处有两片浓郁的暗影,清晰地诉说着这两日这个人没睡好。她抿了抿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牛排,不知道是不是该喊醒他。

    “喂我!”正在云浅月犹豫的时候,容景忽然出声。

    “你没睡着?”云浅月问。

    “睡着了,又饿醒了。”容景闭着眼睛不睁开,有些睡意浓浓地道。

    “那你起来,去桌前吃。”云浅月见他躺着不动,伸手推了推他。

    “不,你拿过来!”容景摇头。

    云浅月瞪眼,忽然觉得这个人是个男人吗?明明就是个孩子。什么时候这么难伺候了?她瞪了片刻,见容景连眼睛都没睁,她不由泄气,只能走到桌前将牛排用匕首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样子,然后拿着叉子又走回床前,对容景道:“你怎么也该坐起来吧!躺着吃饭对胃口不好。”

    容景对她伸出手,“你拽我起来。”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但还是伸手将他拽起来,见他懒洋洋地坐着,眼睛依然闭着,似乎是极困的样子,她无奈地拿过枕头靠在他背后,让他靠在床头,做好这些之后,又叉了一块牛排放到他唇边,“张嘴!”

    容景配合地张开嘴,牛排被他含到了口中,三两下便下了肚。

    云浅月抬眼看他,见他依然闭着眼睛,她没好气地道:“你就不能睁开眼睛?”

    “困!”容景吐出一个字。

    云浅月不再说话,叉了牛肉再次放在他唇边,又被他三两下就吞咽了下去。明明是极快的吞咽动作,可是在他做起来偏偏极为优雅。即便闭着眼睛不睁开,可是却让人觉得极为沉静,似乎清泉水洗涤了青翠山峦的味道,说不出的令人心动。

    这个男人!云浅月心里嘀咕了一句,尽量不看,只管叉了牛排放到他唇边。

    两盏茶后,两块牛排被他吃光,云浅月见他还张着嘴等着,她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张着嘴只管吃吗?”

    “嗯!”容景应了一声。

    “没有了!睡觉吧!”云浅月语气有些凶巴巴的,撤出了他背后的枕头。

    容景闭上嘴,身子躺下,自始至终眼睛都不曾睁开。

    云浅月有些无语地看着他。为什么容景能得到天下人的推崇?上到皇族亲贵,下到贩夫走卒,人人都将他当成神一样的崇拜着,可是在她看来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喜欢拈酸吃醋闹脾气耍别扭的小孩。她站起身走到桌前将盘子放好,伸手拉上帘幕,熄了灯走回床前,拖了鞋将他往里面推了推,自己躺在了他身边。

    她刚躺下,容景便伸手将她抱紧了怀里,她抬眼去看容景,见他低低浅浅的呼吸声极为均匀。她打了个哈欠,困意袭来,也睡了过去。

    第二日天色刚亮,外面便传来凌莲压低的声音,“小姐!”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今日是睿太子和南疆公主以及您哥哥离京。您去送行吗?”凌莲问。

    云浅月闭着眼睛睁开,看向窗外,天色已经微亮,她收回视线看向身边,见容景依然在睡着,气色比昨日深夜来的时候好多了,她将手放在他额头上,不烫,看来并未染了风寒,她犹豫了一下,对外面道:“去!给我备马吧!”

    “是备车!”容景忽然出声。

    “嗯?”云浅月看着他,见他已经睁开眼睛,才醒来的眸光清澈纯净,如一块剔透的玉石。她扬眉,想着黑心的家伙有这么一双纯净无暇的眼睛。

    “我也去!”容景道。

    “你也去?你不是需要养伤吗?”云浅月蹙眉,“别让人看出你中了暗器是假!”

    “我坐在你的车里,没人看见。”容景道。

    “好吧!那就备车吧!”云浅月对外面吩咐。

    凌莲应了一声,立即下去了。

    云浅月下了床,将衣服穿戴妥当将容景还躺在那里不动,她皱眉,“你不是要去吗?还不快起来。”

    “你给我穿衣服!”容景看着她。

    云浅月眼皮狠狠地翻了翻,提醒道:“容景,你没受伤,你长着手呢!”

    “就要你给我穿!”容景道。

    云浅月忽然再次将手放在他额头上,怀疑地看着他,“你没发烧啊!还是容景吗?我怎么不认识你了?”

    容景看着她不动,长长的睫毛轻轻眨了两下。

    云浅月忽然一把攥住他衣领,恶狠狠地道:“你快将我的容景还回来,命令你,立刻,马上,赶紧还回来!”

    容景眸光幽幽地看着她,并未说话。

    云浅月忽然松了手,丢下一句话,“爱去不去!爱起床不起床!你不起来我自己去!”话落,她转身向清水盆走去。从昨日晚上,到今日早上,她好像欠了他八百块钱似的。

    容景依然没说话,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看着她净面,看着她坐在梳妆镜前梳妆,看着她将发钗插在发间,看着她站起身向门外走去,他始终一动不动。

    云浅月走到门口,本来想狠狠心自己离开,但无奈怎么也忽视不了床上粘来的那道视线。她站在门外,有些无语地看着外面的天空半响,须臾,转过身,向床前走来。

    “起来!我给你穿衣服!”云浅月站在床前,对他伸出手。

    容景嘴角忽然愉悦地勾起,幽幽的眸光退去,化为温柔的笑意,他对云浅月伸出手,低笑道:“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云浅月哼了一声,微微用力,将他拽了起来,拿过他月牙白的锦袍往他身上披,容景配合云浅月的动作,伸开双臂,她瞪着他含笑的脸没好气地拉长音道:“容公子,您今年几岁了?”

    “云小姐,我又不是没给你穿过衣服!”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失语,想起她失忆那段时间他专门让青裳弄了最复杂的衣服,欺负她不会穿衣,她狠狠挖了容景一眼,骂道:“黑心!”

    “不止黑心,还黑肝黑肺呢!”容景道。

    “你知道就好!”云浅月被逗笑。

    “你整日里在我面前这么说我,我想记不住都难。”容景伸出手臂抱住云浅月,语气有一丝叹息,一丝满足,“还是你在我身边我睡得香。以后我决定了,每日晚上都和你在一起睡。”

    “你不怕我化身成狼了?”云浅月挑眉。想起她送上门他两次不要就来气。

    “你若真化身成狼,我就勉为其难从了你吧!”容景犹豫了一下,有些无奈地道。

    云浅月一气,但想着大早上生气不划算,一天都会不舒服,她立即绽开笑脸,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容公子,您不用勉为其难,您放心,就算你扒光了这回我也当看不见。”

    “那是最好!”容景似乎松了一口气一般点点头。

    云浅月觉得她有吐血的架势,当即住口不再理会他。

    容景笑看着她,乖乖地坐在那里等着她给穿衣。

    云浅月三两下给他穿戴妥当,拉着他抬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忽然想起落下一件事情,拉着他又走回房间,来到清水盆处,捧了水在他脸上胡乱地撩了两下,又拿娟帕给他擦了擦,拉着他继续向外走去。

    “你要带我直接进车,否则被人看见的话,皇帝的圣旨明日就该查抄荣王府了。”容景提醒云浅月。

    云浅月脚步一顿,对身后伸手一招,一方面巾被她抓在了手中,她往容景脸上一盖,带着他足尖轻点,如一抹轻烟,飘出了浅月阁。

    来到云王府门口,她的那辆马车已经备好停在那里。她带着容景身影一闪,飘身进了车厢。帘幕掀开到落下不过眨眼之间。

    云王府大门口的人几乎都没看清楚人,只看到了车帘飘了一下。

    凌莲和伊雪虽然也没看甚清,却是比门口的守卫强,她和伊雪对看一眼,二人坐在车前,代替了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马车上,云浅月放开容景,伸了个懒腰,埋怨道:“被你抱得浑身僵硬酸麻。”

    “我怎么不觉得?”容景扯掉头上的面纱,对云浅月挑眉。

    “你睡得跟猪一样,自然不觉得了!”云浅月白了他一眼。

    “也不知道是谁一直挤我,将我都挤到墙角了!我推了好几次也不醒。那个人可不是叫容景。”容景看着云浅月,懒洋洋地靠着车壁道。

    云浅月脸一红,她睡觉是不老实,暗暗愤了一句,不再答话。

    容景对云浅月招手,“过来!”

    “过去干嘛?”云浅月没好气地看着容景。

    容景伸手指指自己的怀里,云浅月哼了一声,“大热天烙烧饼,你也不嫌热!”

    “如今还是早上!没太阳呢!”容景看着云浅月。

    “不过去!凭什么你不过来!”云浅月挑眉。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叹了口气,妥协道:“那我过来吧!”话落,他从对面坐到了云浅月身边,伸手将她身子抱进怀里,又闭上眼睛。

    “你还没睡够?”云浅月看着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容景这么爱犯困能睡呢!

    “前一段时间接待使者进京,每日不够睡。”容景给云浅月解释。

    “那你睡吧!”云浅月点点头,趴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的雪莲香,听着车轱辘压着地面有规律的节奏,心中升起一种踏实的感觉。

    容景果真又睡了过去。

    “小姐,我们是去十里外的送君亭等候,还是去南梁使者行宫?”凌莲在外面小声问。

    “去送君亭等候吧!”云浅月道。

    凌莲应了一声,不再说话,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出了城。

    半个时辰后,马车停在送君亭旁。云浅月抬头看容景,见他依然睡着,她动了动身子,见他抱得紧,她轻声道:“你继续睡,我出去透透气。”

    容景松开手,云浅月慢慢从他怀里退出来,挑开帘子下了车。

    今日的天气极好,清风日朗。送君亭外除了她的马车空无一人。对面是望君亭,两个亭子中间是一条极宽的官道。她顺着官道看去,一眼望不到尽头。她想着今日她要送走两个哥哥,心中升起莫名的情绪,除了不舍,还有酸涩。

    也许她真是变了!再也不是在那个世界以信念为主,其他一切都可以舍弃的李芸了。在这个世界十五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包括她的灵魂,以及那颗她冷情坚韧的心。

    云浅月站了片刻,听到后方有马蹄声传来,她回头看去,只见一人一马奔驰而来,马上端坐的人锦袍玉带,身姿飞扬,正是夜轻染,她收起不舍的情绪,看着夜轻染走近。

    夜轻染来到近前,对云浅月笑道:“小丫头,怎么这么早?我以为我是第一个前来送君,没想你比我早。”

    “起床后就来了!”云浅月笑了笑,看着夜轻染,见他虽然衣着光鲜,但难以掩饰眉眼间的疲惫困乏,她挑眉,“又两日没睡?”

    “嗯!”夜轻染点点头,扔了马缰翻身下马,“皇伯伯中了暗器,在金殿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又领了军职,如何能得闲?”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皇上姑父的伤情如何了?”

    “稳住了!但年岁毕竟大了,需要修养。怕是没有一个月半个月是很难下床了。”夜轻染道。

    云浅月点点头。

    “小丫头,你是来送谁?南凌睿,还是叶倩,还是云暮寒?”夜轻染问。

    “都送!”云浅月道。

    “我可不是来送叶倩那个女人,恨不得她早些滚蛋!”夜轻染哼了一声,忽然看向云浅月的马车,抬步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小丫头,我借你的马车先睡一觉。等人来了喊我,我再给他们送行。”

    云浅月想着容景在她马车里,若是夜轻染进去自然就会发现容景没受伤了,她眸光闪了闪,想着他是夜轻染,那里面是容景,便笑着点头,“好,你去睡吧!”

    夜轻染来到车前,伸手挑开帘子,随即只听到他讶异地睁大眼睛喊了一声,“弱美人?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在哪里?”容景抬起眼皮,懒懒地看了夜轻染一眼。

    “你果然没受伤!”夜轻染看着容景,忽然恨恨地吐出一句话。

    “想要我受伤不太容易!”容景淡淡道。

    夜轻染冷哼一声,死死地盯着容景,“金殿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你这些日子不是一直在监视着我?是不是我做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容景瞥了夜轻染一眼,似乎不欲再说,声音极淡,“落下帘幕,太阳晃到我脸了!”

    “哪里有太阳,你……”夜轻染话说了一半,一轮红日从东方天空升起,不过须臾之间便脱离了地平线,光芒万丈,他收回视线脸色怪异地看着容景。

    云浅月嘴角扯开,有些好笑地看着车中一内一外的二人。

    “我说落下帘幕!”容景又强调了一遍,他话落,见夜轻染不动,轻轻挥手,不见有多大力,夜轻染被迫松了挑着帘幕的手,身子退了几步,帘幕落下前,他又闭上了眼睛。

    “功力恢复得这么快?”夜轻染讶异地看着容景。

    云浅月想着容景的功力恢复得的确快。不知道有什么妙诀。

    “小丫头,你说你怎么喜欢这么一个黑心的?浑身一大堆毛病,依我看谁都比他好,你说你怎么就偏偏喜欢他?”夜轻染重新走过来,看着云浅月。金色的阳光打在她紫色阮烟罗上,她容颜秀丽,说不出的灵动绝美。

    “我也想知道!”云浅月笑了笑,对夜轻染挑眉,“不睡了?”

    “不睡了!你要是早说这个弱美人在车上,我都不过去!”夜轻染哼了一声。

    云浅月笑而不语。

    “怎么还不来?”夜轻染看着城门的方向皱眉,一撩衣摆,坐在了一块石头上,收回视线,对云浅月道:“小丫头,你那日弹奏的那曲《凤求凰》真好听,如今闲得无事,你再弹一曲吧!”

    “没有琴!”云浅月想着《凤求凰》可不是瞎弹的。不能谁都给弹。

    “我有!”夜轻染伸手指了指他的马。

    云浅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马鞍前挂了一把琴,她刚刚居然没注意。她有些无语地看着夜轻染,刚要开口,只听车中传出容景凉凉的声音,“夜轻染,你那把琴是不是想碎了?”

    “弱美人,你也真小气!就算小丫头喜欢你,你也不能霸着她吧?”夜轻染看向马车,眉梢一挑,“况且你还有个有婚约的东海国公主,背信弃义的事情荣王府估计做不出来吧?也许你黑心,不管不顾,到时候人家找来你可以背信弃义,但可就砸了荣王府的百年招牌了。你想活活让容爷爷撞墙不成?所以说,小丫头还不一定是你的。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是不是管得太宽是我的事情,无论如何,似乎与你染小王爷无关。”容景声音极淡。

    “我就不信琴在小丫头手里你也敢毁。”夜轻染冷哼一声,看向云浅月,“小丫头,凭着我们的交情,你给我弹一曲也不过分吧?”

    “不过分!”云浅月点头。

    “那就快给我弹吧!”夜轻染得意地挑起眉梢。

    “弹一曲也可以,但不弹《凤求凰》。”云浅月笑看着夜轻染,“你要同意就弹。”言外之意,不同意就算了。

    夜轻染撇撇嘴,“好吧!只要是你弹的,我都爱听。”

    云浅月伸手轻轻一招,夜轻染马匹前的琴到了她手里。这一把琴虽然没有容景的那把琴好,但也算是一把上好的古琴,她伸手调试了一下琴弦,想了一下,便弹了一曲《高山流水》。高山流水觅知音。夜轻染和她兴趣相投,送他这一曲子也不框外。

    琴声飘远,将送君亭笼罩在高山流水中。连空气似乎都清新了几分。

    夜轻染一边听着琴音,一边眉毛扬起,嘴角也勾起极其愉悦的弧度,挑衅地看着马车。

    凌莲和伊雪看着染小王爷的表情,想着就染小王爷这副挑衅的样子,别说是景世子,任谁看了都想揍一拳。她们二人对看一眼,奇怪景世子居然真如染小王爷所说,因为琴在小姐的手里,所以他才没有毁琴。

    一曲落,夜轻染大声赞道:“小丫头的琴技果然好!”话落,他又得意地大笑道:“弱美人,我怎么说?你不敢毁吧?”

    容景仿佛没听见夜轻染的话,车中并未传出动静。

    夜轻染看向云浅月,对她欢喜地招手,“小丫头,将琴扔过来,我也记下了曲子,给你回了一曲!”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脸色怪异。

    “怎么了?”夜轻染被云浅月看得莫名,伸手摸了摸自己。

    “我恐怕将琴给不了你了!”云浅月放在琴弦上的手慢慢松开,只见一张完整的好琴顷刻间化为碎末,她看着夜轻染苦笑道:“在我弹之前她就已经毁了,不过是我用内力凝固住了,才能让你听了一曲。”

    ------题外话------

    哈,景美人,月儿,夜轻染,一个个都粉强大……O(n_n)O哈!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章 高山流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章 高山流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