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兰花印记

    云浅月闻言大怒,劈手夺过圣旨,催动功力就要毁去。舒虺璩丣

    “月儿,你可要想好了再毁。母后肚子里还有未出生的太子。毁了圣旨是什么罪你最该清楚!而且云离又不是你,你怎知这一桩喜上加喜的好事儿他不愿意?”夜天逸拦住云浅月的手,声音不高,却足够云浅月和跪在地上的云离听到。

    云浅月仿若不闻,拿姑姑来威胁她就怕了吗?姑姑虽然是她的软肋,但老皇帝既然让姑姑怀孕,这一步棋没用到发挥最大作用时他怎么会让她出事?她眸光凌厉地扫了夜天逸一眼,真气从丹田处流窜到手腕,冲向夜天逸拦住她的手。

    “云离,你如今可是云王府世子。你就看着她为了你毁圣旨?”夜天逸看向云离。

    云离此时惊醒,成为云王府的世子他有所准备,可是娶六公主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而且六公主痴情景世子大闹乞巧节和寿宴之日被皇上责罚闭门思过之事他自然知道。他怎么也没想到与封赐世子一同来的是赐婚,而且这个人还是六公主,他见云浅月和夜天逸二人动了手,他脸色有些发白地张了张口,却是没有声音发出。

    “毁了圣旨父皇虽然奈何不了月儿,也许也奈何不了云王府,但是云王府的旁支可就另当别论了。云王府的旁支数百人,而且有些人都和你的年纪相差无几,因你一人荣耀,云王府旁支便水涨船高,男子入朝入仕,前途无量,女子也会择一门好姻缘。”夜天逸看着云离,面色淡淡,似是提醒,似是警告,“你可以想想,拒旨不接的后果。”

    “夜天逸!我从来还不知道你威胁起人来一套一套的?”云浅月彻底怒了,冷冷地看着夜天逸,“婚姻是儿戏吗?说指婚就指婚?云离如今既然是云王府的世子,就是我的哥哥。她的婚事儿不能光凭一道圣旨,自然要问过我爷爷,父王,还有我的同意。”

    “月儿,云离封为世子,不止承接了云王爵位,但也关乎天圣皇朝的超纲大计。也就是说,他不止是云王府世子,还是将来的云王,将来要入朝。你以为什么人都能成为云王府世子?”夜天逸挑眉,面对云浅月的怒意神色不变,温声提醒,“你若是毁了圣旨,毁的可就不是圣旨,而是云离的一生。这本来是喜事,何苦弄得苦大仇深?皇室公主的身份难道还配不上一个过继的云王府世子?”

    “六公主太尊贵了,云王府可不敢高攀。”云浅月冷笑一声。

    “六公主愿意屈尊降贵。”夜天逸道。

    云浅月抿唇,冷眼看着夜天逸,“皇室的公主都嫁不出去吗?云王府的女儿百年以来入宫无数也就罢了。还要将皇室的女儿塞进云王府来?难道想要云王府搬进皇宫,全部姓云的都改名换姓变成了姓夜的?或者是姓夜的想要改姓了?不姓夜,要姓云了?”

    “月儿!”夜天逸声音忽然一沉,“不要口不择言,大逆不道。”

    “我大逆不道的事情做得多了去了?若是我这些年不大逆不道地与你暗通书信,夜天逸,今日会是你来我面前往云王府宣读圣旨,不顾我的意愿塞人?”云浅月已经怒极。

    “月儿!”夜天逸轻喝一声,眸光涌上怒意,沉沉地看着云浅月,“如今是父皇的旨意,你就非要往我身上按吗?”

    云浅月忽然嘲讽地一笑,“有几人在皇上没死就坐在圣阳殿批阅奏折执掌天下?夜天逸,你的本事我比谁都清楚,你若是不同意,这一道圣旨能拿来?”

    夜天逸看着云浅月,云浅月与他对视,两人中间气压极低,云王府大门口跪着的众人都感觉到森森冷意,须臾,夜天逸忽然一笑,笑意凉寒,“月儿,我以前以为这个天下没有人能如你一般待我好,谁也不能让你对我翻脸无情,拔刀相向。可是我竟错了,一个容景让你对我冷血无情,对他说,‘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我以为也就是一个容景而已。可是竟然不是,还有夜轻染、容枫、风烬、南凌睿、云暮寒……如今却又有了个云离。如今在你的心里,我与你十年的感情,连一个云离也不如是不是?他就值得你对我翻脸动手?不惜重语伤我?”

    云浅月抿唇不语。

    “父皇还躺在圣阳殿一日,我便是七皇子,便是他的儿子。我手里的东西只有北疆是我和你一同打下来的,回到这天圣京城,我的权利都是他给的!如今北疆远在千里,我的势力也远在千里,你以为我能手眼通天?真正的成为圣阳殿的主人呼风唤雨了不成?”夜天逸挑眉。

    云浅月寒着脸不说话。

    “圣旨给你,你愿意毁就毁吧!”夜天逸忽然撤了手,将圣旨扔给云浅月。

    云浅月手腕一颤,圣旨“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砸到了地面的青石砖上,发出一声轻响。夜天逸仿若未闻,转身上了马车。帘幕落下,他再未看云浅月一眼,对文莱沉声吩咐,“回宫!”

    “是!”文莱看了云浅月一眼,坐在车前,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云王府。

    云浅月沉默地看着夜天逸乘坐的马车离开,直到马车走离她的视线,她才缓缓回头,低头看向地上的圣旨。老皇帝执掌江山一生,自然不是个垂垂老矣什么也不能动作的老头,即便他再形容枯槁,再卧病在床,再衣食不能自理,但他也是老皇帝,他遍布天下的因为以及手腕和动作一直掐着所有人的命脉,包括夜天逸。

    她忽然闭上眼睛,眼前霎时一片黑暗,她却是灵台清明,下一刻,她出手,毫不犹豫地去毁地上的圣旨。

    “不要!”云离一惊,身子向前,挡住了地上的圣旨。

    云浅月看着云离,见他将圣旨护住,她声音轻浅,“云离,你躲开,我可以毁了它!”

    若说在老皇帝寿宴那日,他对她拔剑相向,她敢当着各国使者和满朝文武百官的面毁了他的宝剑,她就已经抱有了破釜沉舟的决心。更何况今日这小小的一道圣旨?她毁了又如何?大不了云王府和皇室抗争到底了!他还真能将云王府所有人押人天牢?

    “我接旨!”云离紧紧攥住圣旨,才开口的声音沙哑。

    “你接旨?”云浅月眯起眼睛。

    “对,我接旨!”云离肯定地点头,“被封为云王府世子,被圣旨赐婚公主,这本来就是天大的荣耀和福分。为何不接?”

    “云离,你可要想清楚。她是六公主!”云浅月看着云离。她第一次见到云离的脸可以这么白,不同于几次在她面前露出的熏红色,而是白如一张纸。她不觉得这样的他接这道圣旨是心甘情愿的。

    “我知道她是六公主!我愿意接旨。”云离郑重地点头。

    “我早就已经说过,人生短短几十年,自然快乐最重要。不必为了谁非要去牺牲,即便是云王府。我给你一个天梯,是想要你一展抱负,而不是这般委屈无可奈何地活着。人生就如一场戏,你唱够了我唱。未必我们就要听别人唱,而自己不唱。”云浅月认真地看着云离,语气清然,“云王府受牵连的虽然多,但也多不过皇室。又有何足惧?”

    云离忽然垂下头,声音极低,“但这时候是多事之秋,云王府本来就在风口浪尖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总归要为了皇宫的皇后娘娘着想。”

    云浅月抿唇,袖中的手不由得攥紧。她的姑姑……

    “这圣旨我接!”云离拿着圣旨站起身,轻轻拂了拂因跪在地上而使衣摆上折起的褶皱,对云浅月文质彬彬一礼,声音不高不低地喊了一声,“妹妹!”

    云浅月紧攥的手一松,看向云离,突然发现从她带他入宫到如今回来不过两个时辰,他就有了一番变化,是坚韧和沉稳,她紧抿了抿唇瓣,扯出一抹笑,真诚地喊了一声,“哥哥!”

    云离点点头,不再说话,拿着圣旨向府内走去。

    跪在门口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着云离离开,神色各异。须臾,都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也看着云离离开,直到他身影走远,她才收回视线,对众人摆摆手,有些无力地道:“都散了吧!”

    众人闻言齐齐起身,都陆续散去。

    云浅月将身子靠在大门口的门墙上,仰着头看向天空。她想护住所有的人,却鞭长莫及,被前后制肘。她有红阁,红阁却是去护南凌睿了,从天圣京城到南梁这一路,老皇帝不可能不会对南凌睿有所动作,她想红阁护住南凌睿滴水不漏,就不能再调用红阁启用,只能等南凌睿平安回到南梁之后,红阁才能空出手。而风阁,三公子刚刚接手风阁,尚在熟悉期间,因为风阁这五年来一直与夜天逸通信,和皇室隐卫纠缠,他们已经对风阁熟悉无比,三公子接手风阁只能重新洗牌,将风阁所有的行事风阁和做派迅速转换,这也需要时间。风阁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就会被皇室隐卫吞嗤。

    另外,即便有容景,但容景大病十年,与病魔做抗争,手下的势力怕是比她强不了许多。而老皇帝不止有皇室隐卫,还有夜天逸,还有德 王府,孝亲王府,还有夜轻染的四十万大军,以及潜在黑暗中刺杀她和容景对他们不利的潜在的势力,她不敢轻易动作。行差一步,便是多少人的性命葬身火海。她不怕,但是不得不顾及栓在她这根线上的那些人命。只要不要云王府,她一人完全可以轻松离开,容景也完全可以被她拉着离开,可是离开后呢?天下之大,就这般放弃所有龟藏?她不是躲躲藏藏的人,容景更不是,所以,只能倾扎。

    云离虽然来云王府时日尚短,但他很聪明,对天圣暗潮汹涌的朝局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自是知道现在云王府如今已经在风口浪尖上,所以,他即便不愿意娶六公主,但也不得不接下圣旨。

    “小姐!”凌莲和伊雪一直站在门口,对看一眼,齐齐走到云浅月身边,凌莲伸出手臂挡住云浅月头上的烈日,对她轻喊了一声。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凌莲,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其实六公主娶进府也没什么!她总归是来云王府,进了这个府门,她就不是公主,只能是云王府的人。要守云王府的规矩。她难道还能奈何的了您不成?”凌莲低声道。

    “是啊,小姐不必忧心。六公主看起来胸无城府,否则也不会如今还被关在皇宫闭门思过了。”伊雪也道。

    云浅月闻言笑了笑,摇摇头道:“即便不是六公主,而是别的公主,我也不希望云王府娶进皇室的女人。一个也不想她嫁进来。”

    凌莲和伊雪齐齐住了口。

    “云王府的女儿百年来嫁入皇室,如今皇室又要塞进女人来云王府。”云浅月嗤笑一声,“我甚至不想皇室女儿的名字写在云王府的族谱上。”

    “小姐,要不杀了六公主?”凌莲低声询问。

    “只要杀了六公主,她不是就嫁不进来了?”伊雪也附和地点头,压低声音道:“皇宫里有我们红阁的人,要动手可以无声无息。只要小姐吩咐一句,奴婢立即去给宫里的人传信。”

    “圣旨刚下,六公主便死了!这不是上策,况且姑姑还在宫里!”云浅月摇摇头,对二人摆摆手,“先让皇帝老儿赢一局吧!来日方长。”

    “那六公主呢?”凌莲问。

    “反正还没商定大婚之期,也先让她活两日吧!”云浅月站直身,抬步向府内走去,眉眼间有些冷意。明明是炎热的夏日,她周身却是冷到了极致。她想着风烬有几日没来信了吧?是不是也该来信了?

    回到浅月阁,推开房门,房间里已经没了容景的身影,她对听雪、听雨询问,“容景呢?”

    “回小姐,奴婢二人也不知道景世子什么时候离开的!”听雪摇摇头,“若不是您问起,我们还不知道景世子离开呢!我们一直未曾听到景世子离开的动静。”

    云浅月点点头,容景在她房间的时候,这院中的人没事儿从来不会在她房间范围内外转悠。听雪、听雨不知道他何时离开的也正常。他如今武功恢复了,想要什么时候离开就什么时候离开,她抬步进了屋,走到软榻上躺下。

    凌莲、伊雪知道云浅月心情不好,替她关上房门,悄悄退了下去。

    云浅月闭上眼睛,将所有的人和事儿在脑中过滤一遍,想着这才刚刚开始而已,一直告诉自己不急,可还是急了。云离便让她慌了神,若是东海国的公主来了,她又会如何?她伸手揉着额头,强迫自己冷静。时局越乱,老皇帝的阴谋越多,她才越要镇定。

    “小姐,四皇子来了,要见您!”凌莲在外面轻声询问,“您见吗?”

    云浅月睁开眼睛,这个时候夜天煜来做什么?她点点头,“见!请他进来!”

    “奴婢是将四皇子请去前厅,还是请来浅月阁?”凌莲问。

    “请来浅月阁吧!”云浅月坐在软榻上不动。

    凌莲应了一声去了,不多时,带着夜天煜来到了浅月阁。

    云浅月听到脚步声看向窗外,只见夜天煜依然如往日一般行止,但细看的话似乎又有不同,少了那种身为皇子的张扬,多了一丝沉稳,眉眼隐着隐隐疲惫,她想着夜天倾如此锒铛入狱,顷刻间太子府便被查抄,太子换了一个人,夜天煜和他斗了数年,应该是没想到。

    房门被从外面推开,凌莲侧过身,声音不卑不亢,“四皇子请!”

    夜天煜点点头,抬步走进房间,透过珠帘,一眼就看到半躺在贵妃榻上的云浅月,他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径直走到她面前站定,语气寻常地喊了一声,“月妹妹!”

    “坐!”云浅月伸手指向不远处的椅子。

    “我与你说两句话就走!不用坐了!”夜天煜道。

    云浅月挑眉。

    “你是希望太子皇兄死,还是希望太子皇兄活?”夜天煜问。

    云浅月忽然一笑,“他的死活什么时候与我挂了牵扯了?我希望他死他就能死?我希望他活他就能活吗?”

    “自然!”夜天煜点头。

    “这话怎么说?”云浅月看着夜天煜,懒洋洋地道:“我可不知道我能左右他的命运。”

    “你能!”夜天煜道。

    “夜天煜,你没发烧吧?”云浅月怀疑地看着夜天煜,“皇上不是让你彻查寿宴的案子吗?按理说他的死活该是你说了算的。”

    夜天煜忽然苦笑了一声,摇头,“他的死活我如今说了不算,即便我彻查这个案子。”

    云浅月不答话,看着他。事情也大约明白几分。

    “但你与我不同。若将天圣京城当成一盘棋的话,我们都是这个棋盘上的棋子,包括父皇和七弟,当然也包括你和景世子。但你和景世子就是这棋盘上的变数。”夜天煜看着云浅月,“太子皇兄只有你能救。”

    “什么意思?你想我救夜天倾?”云浅月扬眉,见夜天煜不语,她笑道:“你这些年不是一直与他作对吗?曾经最激烈的时候我记得都到了水火不容了。如今皇上给了你机会,让你亲自操刀,将他砍了,你是不敢了?胆怯了?还是下不去手?不忍心?顾念兄弟之情?或者其它?”

    “我曾经希望太子皇兄垮台,希望他死没错。你知道,皇室无亲情可言。但那是在没有七弟的前提下。如今你认为我杀了太子皇兄的话,我还能登临高峰?哼,杀了太子皇兄,借我的手除去他,也不过是给七弟做了嫁衣而已。接下来的那一个就是我。”夜天煜冷笑道。

    “所以?”云浅月扬眉。

    “所以,太子皇兄不能死。”夜天煜道。

    “他已经不是太子了!活着出了刑部大牢的话,也只能是夜天倾而已。”云浅月道。

    “那他也不能死。”夜天煜看着云浅月,见她不语,他继续道:“你和景世子两情相悦。但中间隔着七弟和东海国的公主,七弟对你肯定不放手,而东海国的公主据说如今已经从东海启程了,多则一个月,少则二十天半个月就会来到京城。到时候你们面临的便是这两桩横在你们中间的婚约。”

    “然后?”云浅月不动声色地挑眉。

    “和我合作!”夜天煜吐出四个字。

    云浅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夜天煜,“你拿什么与我合作?”

    “我虽然心机不及七弟,势力不如他雄厚,也不如他得父皇的心,不如他手腕谋略高。又有父皇给的皇室隐卫,但我有陈老将军府在我背后,我还有这些年埋在京中的势力。况且夜天倾这些年岂能是白白坐了太子之位二十年的?若他出了大牢,我们联手,七弟讨不到好处去。”夜天煜道。

    “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云浅月又问。

    “我们可以互帮。七弟虽然对你好,但也是有条件的,他不过是想要娶你而已。而你不爱他,不想嫁给他。他的执着便成了你和景世子之间的阻碍,若有我制衡他,自然能够分他的心帮你,这是其一;母后怀有身孕,关于生子果之事我也知道。母后那么喜爱孩子,定然是要这个孩子的,如今他虽然被父皇封赐为太子,但为了七弟,这个太子不过是个踏板,早晚有一日要废除,但孩子若没了,或者胎死腹中,或者不小心流掉的话,那么倒省了父皇废立了。而你是否想要帮助母后保住孩子?多一个帮手总是好的。这是其二;至于其三,其四还用我再说吗?理由有无数,但我觉得有这两点就够了。”夜天煜始终看着云浅月的神色。

    云浅月并不说话,似乎在思量,又似乎什么也没想,神色有些漫不经心。

    “难道你是舍不得对七弟下手?毕竟你们这么多年的情意。”夜天煜挑眉。

    云浅月想起过往十年那些日子,在她的帮助下,夜天逸一步步艰辛走到如今的位置,她清楚如今的他虽然监国坐在圣阳殿,批阅奏折,执掌天下,身上其实并不轻松。就如今日在大门口时候他所说的话一样,未必不是真话。

    “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对他留情,才会一直处于被动?你舍不得对七弟出手!父皇就是看到了你这一点,所以才不客气地利用,让你退无可退。”夜天煜板着脸道。

    云浅月依然沉默。

    “月妹妹,我以前一直觉得你其实是个冷血无情的人。别看你追随在夜天倾身后这么多年。我是亲眼看着你这十年如何走过的。我这个人别的长处没有,却是有一样好处,就会背后窥探人。谁什么心理,我至少心里有个大概。这京中的所有人我不敢说我是那个看得最明白最透彻之人。但是我也是那个什么事情都能掌握的人。”夜天煜看着云浅月,“你以前的眼神清澈,即便是对着太子皇兄露出痴迷的时候,眼底也是清澈的。可是如今我忽然觉得你是个最念情的人,难道是景世子改变了你?”

    云浅月淡淡一笑,“谁改变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会和你合作!”

    夜天煜面色一沉,声音也沉了几分,“月妹妹,我如此分析利弊,你还执念于对七弟的那一丝旧情?当真舍不得下手?你要知道,有他横在你和景世子中间,你们便不可能修得结果。”

    “能不能也是我的事情,是我和夜天逸的事情,也是我和容景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将夜天倾从天牢救出来。但我不会和你合作。”云浅月摆明态度,认真地看着夜天煜,“我不会帮助你和夜天逸争夺天下。”

    “并没有让你帮我争夺天下,不过是各取所需。”夜天煜道。

    云浅月摇摇头,忽然叹息一声,“夜天煜,你不懂!”

    “月妹妹,我怎么就不懂?我很懂,知道你对七弟下不去手。你可知道,你这样手软,就是对他留情。会让他对你更不放手,以为你心里有他!”夜天煜声音忽然拔高,“他是你和景世子之间的障碍。”

    “即便他是障碍,但我不能对一个对我有情的人利用他的感情做为我的武器对他下手。”云浅月认真地看着夜天煜,“更何况这个武器还加上了江山的筹码。即便我们翻脸,拔刀相向,斗死斗活,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永远不会牵扯进你和夜天倾,绝对不会利用他的感情背后和你合作对他动手,这是原则。”

    夜天煜忽然失了声。

    “凌莲,送客!”云浅月不再看夜天煜,对外面喊了一声。

    夜天煜有些恼怒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忽然一甩袖,转身出了房门。房门被他撞得铛地响了一声。珠帘噼里啪啦晃动,发出清脆的响声。

    云浅月闭上眼睛。

    “小姐!”窗外传来熟悉的声音,莫离带着一身风尘飘身而落。

    云浅月立即睁开眼睛,看向窗外,见是莫离,连忙出声,“进来!”

    莫离挑开珠帘走进来,一身疲惫,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他谱一进入,便单膝跪在门口,请罪道:“小姐恕罪,莫离未曾完成任务。”

    “南疆的玉玺没拿来?防范很严?”云浅月看着莫离,显然他受伤了。

    莫离摇摇头,“南疆的玉玺被人早属下一步盗走了!属下为了追踪玉玺受了伤,却不是那人的对手。玉玺并未得到。”

    云浅月一怔,问道:“什么人?”

    “应该是十大世家中的人,否则不可能熟悉我的武功路数。”莫离道。

    “交了手,你却不知道是哪个世家中的人?”云浅月扬眉。莫离出身在十大世家的莫家,他是莫家中的翘楚,武功自然出类拔萃。熟悉他的武功路数,且他不是那人对手的人,显然在十大世家中武功高绝之辈了。因为十大世家的武功向来隐秘,不会被外界所知。

    “属下不知,那人蒙面。”莫离摇摇头,话音一转,“不过属下知道那人是个女子!”

    “女子?”云浅月眯起眼睛。

    “是个女子。”莫离肯定地点头。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看你伤势很重,先养伤,养好伤再说。”云浅月沉思一下,对莫离摆摆手。

    莫离应声,站起身,退出了门外。

    云浅月想着风烬才回到十大世家,短短时间,也就够他收服风家。另外的九大世家看来也必定与各国有了牵扯。看来也介入了这一场争夺。天圣正值新旧政权更替,对各附属国来说也是机会,她抿了抿唇,对外面喊,“凌莲、伊雪,你们进来!”

    “小姐!”二人应声而入。

    “你们出身在十大世家,可否和我说说关于十大世家的事情?”云浅月看着二人。

    二人对看一眼,齐齐摇头。

    “不能说?”云浅月挑眉。

    “回小主,不是不能说!而是我们自小就被主子带到了红阁,虽然出身十大世家,但是对十大世家也是知之甚少。”凌莲道。

    伊雪点点头。

    云浅月蹙眉,语气微沉,“刚刚莫离回来说十大世家中的人前去南疆先他一步盗走了玉玺。是一个女子。莫离也是出身十大世家的莫家,他是我的隐卫,他的武功你们该清楚,可是他负伤回来。你们可知十大世家中有哪个女子的武功高于莫离?”二人摇摇头,“这些年我们未曾与十大世家的人接触,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据华笙姐姐说十大世家的蓝家如今的家主是一名女子,武功极高。”

    “蓝家……”云浅月眼睛微眯,寻思片刻,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凌莲和伊雪抬步走了下去。

    云浅月双手交叉在一起,想着十大世家的蓝家,记得曾经她偶然看到了蓝妃后背的兰花印记,那个印记她至今还清楚得很,十大世家蓝家的家族印记。蓝家,蓝妃,夜天逸……

    ------题外话------

    美人们,表要将事情想得太过简单,老皇帝不是纸糊的……

    另外乃们看的是局部的每一章,而我要统筹全文,所以,我已经努力加快进度了,表急……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evayangyang(99钻)、梦落之繁花(200花)、不讨喜的丸子(100花)、wangying9999(11钻11花)、meimei梅(2钻8花)、吉草吉jijicao(2钻)、liuxia198678(1钻)、18748638275(5花)、庶女丸子(1花)、qianzi513(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一章 兰花印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一章 兰花印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