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好不风流

    背后兰花型的印记是十大世家蓝家的家族印记。而端看这个女人练功和在天字二号房所布置的阵法就知道非同一般。虽然那兰花型的印记没刻着她的名字,但云浅月很肯定她就是蓝漪,蓝家目前的当家家主。

    “蓝漪?十大世家蓝家的新一任家主?”南凌睿睁大眼睛。

    “嗯!”云浅月点头。

    花落闻言也立即走过来看向镜子中,目光落在那女子背部,点点头,“小主说得不错,她的确是十大世家蓝家的人。”

    “传闻十大世家蓝家的家族印记是一枚兰花。果然如是,不过这个美人也太年轻了,如此年纪轻轻就当上蓝家的家主,手腕和手段肯定不一般。”南凌睿啧啧两声,眼中忽然碎出一抹光,对云浅月道:“这个美人甚好。你说若是我去她房间,她看我风流俊美,会不会将她拐进我的太子府去?”

    云浅月“啪”地一声合上镜子,对南凌睿哼道:“不会!”

    “为什么?你哥哥拿不出手?”南凌睿见云浅月合上镜子,看不到美人沐浴,不满。

    “她和风烬自小定有婚约,如今是他的未婚妻。你说我能让你撬墙角?”云浅月挑眉。

    南凌睿睁大眼睛看着云浅月,关于风烬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蓝家和风家有婚约?”

    “嗯!”云浅月点头,抬步走向不远处的桌子坐下。

    “这可严重了,你哥哥我看上了这个美人怎么办?”南凌睿有些愁苦地走向桌前,坐在云浅月身边问道。

    “凉拌!”云浅月拿起筷子,不理会于他。想着蓝漪如今在这里,是不是才从南疆回来?那么她要北上去哪里?会不会是去云城与夜天逸汇合,将得到的南疆玉玺交给他?南疆玉玺何等重要,她和莫离交过手,知道身份暴露,大约是不放心别人护送,应该是亲自将玉玺送到夜天逸手中,那么也就是说玉玺在她身上了?

    “凉办是什么办?”南凌睿看着云浅月。

    “凉拌就是看上也不行!”云浅月瞥了南凌睿一眼,她是不怎么相信一见钟情的,这个哥哥爱玩,也就是玩玩而已。但无论是基于风烬未婚妻的身份,还是她和夜天逸的关联,他都不能胡闹瞎玩。遂提醒道:“你知道夜天逸的母妃蓝妃的出身吗?蓝妃当年被我看到背上也有兰花印记,也就是说蓝妃是十大隐士世家蓝家的人,众所周知十大隐士世家已经隐世。但为何蓝妃是出身蓝家?而且五年前蓝家被满门抄斩,连根拔起。这中间定有什么秘辛。”

    “竟然还有这一出!”南凌睿微微惊讶。

    花落走了过来,坐在云浅月对面,点头附和道:“小主说得不错。蓝妃是出身于蓝家。具体蓝家有何秘辛属下也不清楚。不过摩天崖应该有记载。百年前到至今的事情应该都瞒不住主子和七大长老。主子去了之后,七大长老一年前归隐之前,这一段时间都有关于天下各国和十大世家的记载。小主到了摩天崖之后一查便知。”

    云浅月点点头。

    “也就是说她和夜天逸有联系了?”南凌睿挑眉。

    “嗯!我命我的隐卫莫离去南疆偷盗叶倩的玉玺,但莫离去晚了一步,被一个蒙面女子将玉玺先他一步盗走。他追去,与那女子交了手,负伤回去。莫离说那女子用的是十大世家的武功,极为熟悉他的武功路数。你应该知道十大世家百年前每十年都有一次论武大会。存在已经有二三百年历史,天圣的始祖皇帝建朝之时十大世家为了避免皇帝对其觉得构成威胁而出手,所以全部归隐,彻底退出十丈红尘。虽然百年已过,十大隐世世家不在世人面前露面,但私下里还是延续论武大会的。那女子隐藏了自己的身手,还能将莫离打败,自然是出身在十大世界。你应该知道我的隐卫莫离的武功如何。不是一般女子能打败的”云浅月淡淡道:“而且据凌莲说十大隐士世家出了一个女子,蓝家的家主蓝漪武功高强。应该是她无疑。”

    “她是给夜天逸偷盗南疆的玉玺?”南凌睿眯起眼睛。

    “不做第二猜测,否则她偷盗玉玺有何用?”云浅月挑眉。

    南凌睿皱眉,不再说话。似在想什么。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继续用膳,花落看了南凌睿一眼,并未言语。

    过了片刻,南凌睿面色凝重地道:“不能让她将玉玺给夜天逸。若是玉玺落在夜天逸手里的话,虽然不至于南疆被他攥在了手中,但也攥了南疆的半壁江山。叶倩虽然被制肘,但实则也是对南梁不利。因为南梁比邻南疆。”

    “嗯!我已经答应叶倩在一个月之内给她夺回玉玺,如今看来不用一个月了。”云浅月道。心里寻思如今她见到了蓝漪,定然不能放过,不过如何夺得玉玺,还是要布置一番。玉玺自古就被“奉若奇珍,国之重器。”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南疆丢失玉玺的消息若是被公布天下,则造成南疆臣民的恐慌,叶倩要不从夜天逸手中拿回玉玺,定然受到要挟制肘。

    “你怎么会答应那个女人帮她夺回玉玺?”南凌睿皱起眉头。

    “她和我做了一桩买卖,用这个做交换条件,我从她那里得了几个秘密。”云浅月道。

    “原来是这样!就知道那个女人阴险,你居然也答应她,一看这个蓝漪美人就不是好对付的。”南凌睿瞪了云浅月一眼,哼了一声。

    “我总会与蓝漪打交道!不因为玉玺以后也会有别的事情。如今就用叶倩南疆的玉玺探探路,也没什么不好。”云浅月不以为意。至少她确定了秦丞相和秦玉凝的确与南疆有联系。以前她怀疑是夜天倾在监斩台那日对万咒之王投放了紫草,秦玉凝虽然有些怀疑,但也寻不到蛛丝马迹,后来还是她因为夜天倾之后去了丞相府,见识到了秦玉凝的武功和她手下的那四鬼影,四鬼影飘身而落和离开时的武功很像是南疆的套路,所以她才有所怀疑秦玉凝和南疆有联系,但也只是怀疑而已。如今从叶倩口中证实,也算是大事一桩。

    “嗯,那如今蓝漪就在这里,你准备怎么拿回玉玺?”南凌睿点点头,正经的神色一退,邪魅一笑,对云浅月眨眨眼睛道:“要不要我使用美男子计?”

    云浅月笑了一声,打击他道:“花落比你长得好!”

    花落脸一红,一个男人被人说长得好其实也不是很开心的事情。

    南凌睿看了花落一眼,哼了一声,在云浅月以为他要反驳的时候,只听他道:“要不我们两个一起去使用美男子计?”

    云浅月“噗”了一声,嘴角抽了抽。

    花落面皮抽了抽,并没说话。

    “你们两个那是什么表情?本太子觉得这个可行。我们引了她的视线,你可以趁机夺取玉玺。”南凌睿瞪了二人一眼。

    “玉玺是重物,虽然不大,但也极沉,她应该不会带在怀里,只能放在包裹中。”云浅月寻思了一下,赞同南凌睿的意见,“你们说吸引她注意,我趁机夺取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一定要一击必成。若是失败的话就不容易拿了,她毕竟是十大隐士世家的人,几百年的根基不能小视。”

    “那你快想个办法。明日她不是就离开吗?今日晚上一定要成功。”南凌睿道。

    云浅月点点头,开始寻思,这个世界的传国玉玺就相当于那个世界先秦时候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造的那个玉玺,是和氏璧玉而打造,被称为传国玉玺,预示天下至尊高位。而这唯一的一枚传国玉玺周传了两千多年,都是在大国手中把持。也就是说如今的传国玉玺在天圣老皇帝手中。他每次传圣旨用于盖印的那一枚就是玉玺。而其他小国和附属国是不准用玉做国玺的,虽然也称之为玉玺,但材质却不是玉。在这个世界玉被赋予了至尊无上的地位,如今玉玺在天圣,预示着天圣泱泱大国,高于其他附属国。

    而各国的玉玺材质也是不同。用来区分各国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南梁次于天圣,位居这片大陆第二,玉玺则是金子所做,但以防仿造,则用特殊手法雕琢,令人模仿不来。西延位居第三,用的则是银子所造。北崎位居第四国,位于北疆以北,用铜所造。而南疆位居第五,玉玺则是用铁所造。其他还有各小国,只能用木。阶级地位由玉玺来做区分,甚是严谨。

    当然也有一个特例,这个规矩只说是在这一片大陆。在另一片大陆,也就是东海。仅一海之隔,那个大陆只有一个国家,国富兵强,风土极好,出得都是天纵英华的帝王,一派和乐。那片大陆只有一个玉玺,也是用玉所做。

    “小主,要不子夜时分属下去试试?我和她交手,您拿玉玺,属下觉得睿太子在这个时候还是不宜露面为好。毕竟蓝漪与七皇子有联系,而睿太子回城的车队如今还在云城,万一被七皇子发现睿太子出现在这里,很是不妥。”花落见云浅月沉思半响,轻声开口,“况且她既然是蓝家的家主,十大世家虽然百年来不涉足红尘之事,但是关于各国的动态和有头有脸的人物也都是记录在册的。睿太子不易容,很容易被她认出。”

    “那我就易容!这等事情怎么能没有我参与?”南凌睿不满地看着花落。

    花落看了南凌睿一眼,等着云浅月说话,自己则不再开口。

    云浅月没理会两人的话,而是想着南疆的玉玺既然是用铁做的,那么铁怕什么?吸铁石。吸铁石可以将一切铁质的东西吸来,那么她是否可以悄无声息地用吸铁石将南疆的玉玺从蓝漪手里吸来呢!这样一想,觉得可行,眼睛亮了几分。

    “小丫头,你在打什么主意?”南凌睿见云浅月半天不说话,问道。

    “我有一个办法了!我们可以不声不响地将蓝漪手里的玉玺拿来,而是兵不血刃。”云浅月笑着道。

    “什么办法?小丫头,不会是你想下迷药将她迷昏吧?据说十大世家每一个世家对迷药之术都有研究。恐怕这个行不通。”南凌睿道。

    “不是迷药!”云浅月摇摇头,看着南凌睿和花落问,“你们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吸铁石吗?”

    “吸铁石?”南凌睿摇摇头。

    花落亦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摇摇头。

    “吸铁石,顾名思义,就是用于吸铁,一切铁质的东西都能吸来。就这么说吧,比如一把铁刀躺在门口,我手中有一大块吸铁石,就可以将那个铁刀从门口吸来。”云浅月给二人解释,伸手指了指门口。

    “这么神奇?”南凌睿睁大眼睛,“世界上还有这种好东西?”

    “有!”云浅月肯定地点头,“不过我得立即去大山里一趟,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这种东西,我们要自己踩来,打磨成铁石,才能派上用途。”

    “这么麻烦!”南凌睿皱眉,看了一眼天色,外面已经彻底黑了。

    “这种是最有效的办法,而且也不被她所查。”云浅月道:“即便被她所查的时候,我们应该也将南疆的玉玺弄到手了。”

    “若是真有小主说的这种东西最好。”花落点点头,“蓝家主不可能一人只身上路,暗处定然有蓝家的隐卫一路保护,小主虽然有景世子的人在暗中相助,但属下觉得最好还是不要交手为好。毕竟十大世家不论在背地里如何的争斗,此消彼长,但在明面上还是同气连枝的。以防其他世家插手,到时候为了南疆的玉玺弄得和十大世家僵硬,就不好办了。”

    “嗯,你说得不错!”云浅月笑着点头。

    “那赶紧吃饭,吃完饭赶紧去山里。”南凌睿也想见识见识云浅月口中的吸铁石,于是很精神地点头同意。

    三人达成一致意见,都不再说话。

    不出片刻,三人用过饭菜,云浅月叫来丽娘,对她知会了一声,三人出了醉香楼。

    依据这些年云浅月每年都会出外闯一番的经验,对兰城的山势地形都极为熟悉。距离兰城外二十里地有一面高山,三人打马出城,半个时辰后来到了山下。

    云浅月翻身下马,从怀中拿出一颗小的夜明珠,山下顿时一亮,她开始检查这处大山的土质和山石的矿质,寻找磁石最密集的矿区。

    南凌睿和花落跟在云浅月身后,二人都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这山里的土和石头能有什么用?真能弄出吸铁石来吸走蓝漪手里的玉玺?

    大约一个时辰后,云浅月在半山腰的一处停住,对跟在她身后的二人一笑,“有了!”

    “这里就行?”南凌睿挑眉。

    “你们退开一些。大约退十丈吧!”云浅月目测了一下距离,对二人吩咐。

    南凌睿和花落对看一眼,不废话,齐齐退离了十丈。

    云浅月见二人离开,催动功力,凝聚真气汇聚在双手手心,两团红光从她手心溢出,不出片刻便成了两团火球,她将火球合二为一,照着面前的那一处打去。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山石崩塌,巨大的石块从崩塌出滚下。

    “主子小心!”花落看着那些大块的石头对着云浅月滚去,惊得就要去救。

    “她能耐着呢!不用管她。”南凌睿一把拽住花落。

    花落只能顿住,只见云浅月飞身而起,轻飘飘躲过那些向她滚来的石块,他心底一松。

    一阵响动之后,云浅月落下身形,走到最大的一块石头面前,伸手凝聚内力去劈。巨大的石头在她一双手掌下被劈成四四方方一块,大约有十斤左右,她住了手,将石块抱起,对二人灿然一笑,“大功告成!我们回去让蓝漪领教领教。”

    “这个不还是石头吗?就能用?”南凌睿怀疑地看着云浅月手里的石头,又扫了一眼被她用真气轰塌的山,塌了一个大窟窿,他想着小丫头武功真是让他嫉妒。

    “能用!”云浅月点头。

    “小主,属下来拿吧!”花落走上前去接云浅月手中的石头。

    云浅月点点头,将石头递给花落,走到自己马前,翻身上马,对二人招呼了一声,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向兰城而去。

    南凌睿和花落跟在她身后,也快马向兰城而去。

    三人一路无话,来到兰城城门,此时已经戌时三刻,还差一刻城门落锁,三人拿捏的时间正好,入了城,回到醉香楼。翻身下马,三人回到了天字一号房。

    丽娘见三人回来,连忙跟了进来,看着花落手里的石头,不解地低声问道:“主子,你们这是……”

    “天字二号房的人呢?”云浅月问丽娘。

    “似乎已经歇下了!”丽娘道。

    云浅月点点头,走到桌前,打开那面镜子,果然见蓝漪已经上了床,被子搭在半身处,并未脱衣,而是和衣而睡,她抿唇寻思了一下,对丽娘吩咐,“着人将后院的马鹏点燃,做出失火的假象。最重要是多找几个人喊,喊得越响,弄得动静越大越好。”

    “好!我这就是吩咐!”丽娘点点头,也不问云浅月想做什么,她知道她既然如此吩咐,必定是有一定道理。

    “哥哥,我想了一下,还真得用你使用美男子计了。一会儿你少喝半坛酒,装作醉酒之人误闯了天字二号房,如今夜深,蓝漪一时间也分辨不清你。你的武功学得庞杂,应付她虽然弱一些,但她也奈何不了你。况且你本来在云城,而在夜天逸的监视范围内跳脱出了云城来到了兰城。她一时间想不到你。”云浅月看向南凌睿,“花落出身十大世家的花家,若是和蓝漪交手,就会被她猜出一些端倪,也许会找到红阁。而你隐藏一些武功,应该不易被她识破。”

    南凌睿眨眨眼睛,伸手一拍胸脯,“乐意之至。”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花落道:“花落去马鹏,将所有醉香楼宿客的坐骑都赶走,到时候醉香楼内所有客人都会大喊着追马,蓝漪的坐骑必然会在其中。她心慌之下定然会去查看,而这时哥哥用酒鬼的本性见色起意,缠住蓝漪,而我趁机行事,用吸铁石吸走玉玺。”

    “好!就这样办!”南凌睿点头同意。

    花落也觉得这样甚好,点头同意。

    “成功之后我们三人立即快马加鞭连夜启程离开云城去摩天崖。”云浅月道。

    “好!”二人齐齐点头,各自准备。

    南凌睿本来这一路都滴酒不沾,如今拿起酒坛喝了半坛,喝完之后对云浅月道:“可是我醉不了啊,怎么办?这点儿小酒对我小意思。”

    “装,会吗?”云浅月真相骂他酒鬼。

    “剩下这半坛也都喝了吧!”南凌睿又将剩下的半坛酒对准嘴灌下。

    云浅月也不拦他,对他警告道:“只要你没耽误事情就好!要小心她房中的阵法。”

    “小丫头小看我!国师没交给我别的,但这阵法我到和他学了个差不多。对付男人我估计差一些,但是对付女人嘛……”南凌睿勾唇一笑,邪魅地道:“手到擒来。”

    “她是风烬的未婚人,你别太过分。”云浅月又警告了一句。

    “未婚人而已,又不是娶进家门了。”南凌睿不以为然,说着话的功夫很快就进入状态走出了房门。

    花落看了云浅月一眼,云浅月对他点点头。他也出了房门,飞身向马鹏而去。

    云浅月拿上那块石头,从天字一号房的窗子飞了出去,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天字二号房的窗子外,用手勾住窗棂,将身子贴在窗子下,幸好今夜是阴天,没有月亮,星辰都掩在了夜色下,而床前的帘幕拉着,看不到屋内的情形,相反屋内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她的身形也不能被发觉。

    她等了片刻,便听到醉香楼的马厩处有火光现出,有人大喊,“马厩着火了!”

    “快救火啊!”又有人大喊。

    “快来人救火!”紧接着好几个人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屏息凝神,仔细地注意倾听屋内的动静,果然在第二声喊声落的时候屋内的人从床上起身下了地,不是向门口,而是向窗子处走来,她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外面又传来一声高喊,“快拦住马!马都惊跑了!”

    “快来人!”又有人高喊。

    紧接着外面又喊声一片,有人喊救火,有人喊快拦住马,喊声中夹杂着马蹄声,乱成一团。

    这时房间内的帘幕被拉开,一只纤细的手快速地将窗子打开。

    与此同时,天子二号房的房门被人从外面粗鲁地踹开,踹的劲道很大,只听门口传来咣当一声,在外面的喊声和马蹄声中极为响亮。

    “谁?”蓝漪低喝了一声,声音微细软,正是纯正的女子音色。

    “我见美人如云霞,云霞见我羞娇花。美人,夜深露重,共饮一杯,如何?”南凌睿推开门后并没立即走进房间,而是身子倚在门框上,一双桃花目勾魂摄魄地看着站在窗前的蓝漪,俊颜微醺,如花容貌,虽然屋中昏暗,但他一个隐约的身影看起来好不风流。

    “滚出去!”蓝漪眯着眼睛看着南凌睿,闻到浓浓的酒气,声音一沉。

    “美人好不解风情!”南凌睿幽怨地看了一眼蓝漪,不理会她的低喝,问道:“听说过解花公子吗?”

    “我让你滚出去!”蓝漪站在床前不动。

    “解花公子专解天下女子愁苦。既然来了,怎么会走呢?”南凌睿忽然勾唇一笑,“你这等美人,本公子是断断不能放过的。”

    “原来是个采花贼!”蓝漪冷厉地怒了一声,忽然对南凌睿出手。

    云浅月闻言嘴角抽了抽,想着采花贼这个称呼好。

    “美人对我一语中的。本公子果然找到了能欣赏我的人了!”南凌睿忽然轻笑,笑声说不出的撩人,躲开蓝漪一击,抬步迈进屋,他的脚步虽然有些踉跄,但是都堪堪避过了屋中布置的阵法,两步就走到了蓝漪面前,对她伸出手,似乎要抱住她。

    蓝漪显然没料到南凌睿居然轻易地就闯入了她布置的阵法,顿时一惊,看着南凌睿贴过来的身子和伸过来的手面色一变,貌美的脸色微寒,本来用了三分对他出手的功力此时再不保留,用了十分。

    转眼间二人就打了起来。

    南凌睿即便是打着,手下不停,但口中不忘记调戏美人。一串串的调戏话语从他口中说出来,像是盛开了一朵朵娇花。

    云浅月有些汗颜,又有些崇拜,她从小就知道这个哥哥有这等对女人风流的本事,今日一见,更是令她打开了眼界。想着怕是一个女人挺尸了,也能被他这巧舌如莲,句句解语给说醒。蓝漪即便武功好,但十大世家家风甚严,清贵门第,她即便是蓝家的当家家主,但也是未婚女子,自然承受不住。哪里遇到过这等风流阵仗,一时间是又羞又怒,本来好好的武功,能胜过南凌睿,偏偏发挥不好,和他堪堪应付个平手。

    蓝漪被南凌睿刻意引着从窗前打到门口。

    云浅月见时机以来,身子轻轻跃起,不弄出半丝动静坐在了窗沿上,手中的吸铁石对准房中。只见放在床头的包裹动了动,她眸光微闪,静静等待,果然见不过须臾之间,那包裹向着她无声无息飞来。大约蓝漪为了出行简便,所以包裹中除了包了一块玉玺外就是她一套衣物,而且那包裹是轻绸布料的,极薄极软,耐不住里面铁的玉玺和吸铁石的吸力,连带着包裹一块向吸铁石飞来,倒是方便了云浅月动手。

    南凌睿一直注意着那包裹,当见到那包裹无声无息地向云浅月飞去,他感受不到半丝她的真气和气息,不由睁大眼睛。如今想不相信那块石头有这个作用都不行。但他虽然惊掉了下巴,毕竟记得正事儿,很快就收起了惊讶,继续一边打一边调戏蓝漪。

    包裹来到窗前,距离一小段距离,云浅月伸手接住,立即撤离,无声无息施展轻功回到了天字一号房。

    这一切此时被南凌睿影响,又羞又怒的蓝漪并未发觉。

    回到天字一号房,云浅月将手中的包裹打开,果然见除了一套蓝色的衣裙外,只有一方玉玺,正是南疆的玉玺。她笑了笑,将玉玺拿出,将包裹系上,又重新出了窗子,飘身落在了醉香楼门口。

    花落已经等在那里,见云浅月出来一喜,低声问,“小主,玉玺可是到手了?”

    “到手了!”云浅月点头。

    “睿太子还没出来!要不要属下去接应一下?”花落压低声音问。

    “不用!他滑着呢!”云浅月摇摇头,想想南凌睿调戏蓝漪就好笑。

    花落不再说话,二人在醉香楼门口等着。

    醉香楼内依然热闹,喊声一片。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南凌睿忽然从天字一号房的窗子飞出,蓝漪也追出。他将手中一直拿着的酒坛照着蓝漪砸了过去,蓝漪躲避不及,只能伸手去打开,酒坛被南凌睿倾注了内力打碎,多半坛酒水洒出,喷了蓝漪一脸。

    “美人,我来请你喝酒你不喝,原来你喜好的是这般喝法。下次在下记得了!就这么请你喝。”南凌睿哈哈大笑,笑声风流邪魅,张扬的笑声未落,他已经跨坐在了花落和云浅月中间的马上,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向前奔去。

    云浅月和花落看了蓝漪一眼,也双腿一夹马腹,身下坐骑跟在了南凌睿身后。一行三人三骑向城门口疾驰而去。一时间静寂的街道上响起踏踏的马蹄声。

    蓝漪打开酒坛的碎屑和抹掉脸上的酒水飘身落在醉香楼门口之时,便看到了三个坐骑向南城门疾驰而去,她刚想去追,猛地想起房间的玉玺,连忙飞身回到房中,来到床前,果然见没了包裹,她面色一变,重新飞出了窗子直奔马厩,马厩里此时一匹马也无。她重新追出醉香楼门口,只见街道尽头哪里还有那三人三骑的影子?她知道中了圈套,恼怒地一脚踢向醉香楼的门垛。

    ------题外话------

    哈,南凌睿绝对是个宝!^o^

    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精彩接踵而来了!吼吼!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吕奶奶(50花888打赏)、sy070511(1钻10花)、徐熹霖(2钻1花)、吉草吉jijicao(2钻)、13604905777(7花)、哈米乐人(1钻1花)、庶女丸子(8花)、左氏小安(5花)、小说一二三1105(1花)、明沫染(1花)、睿磊(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六章 好不风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六章 好不风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