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选公主婚

    云浅月怀疑地看着容景,见他不语,便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借三公子十个胆子也不敢给她惹事儿,若没有容景的吩咐或者授意,他才不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毕竟对公主未嫁先休,这可是亘古以来从未有之事。等于堂而皇之地打了皇室一个大巴掌,怪不得夜天逸刚一进城就急急忙忙进了宫。

    “你什么时候对三公子授意的?”云浅月看着容景,想着昨日晚上也就是几个时辰之前,她那时候早睡醒了,可没听到他吩咐。而且现在可没有什么遥控器,让容景对三公子隔空遥控。

    “离开京城之前吧!”容景漫不经心地道。

    云浅月想着这的确是容景会做出来的事情。那一道赐婚的圣旨下来,她和云离虽然不喜,但还有一个人比她和云离更会不喜,那就是一心想要嫁入荣王府的六公主。他定然是料到依照六公主的脾性不敢去老皇帝的床前闹,或者在老皇帝那里闹不出什么来,一定会去云王府大闹,所以,就对三公子有了这一番交待。她看着容景,用无比佩服的眼光道:“容公子,您真本事,令小女子刮目相看。”

    “刮目相看到不必了,只要别再给我惹桃花就行了!”容景慢悠悠地瞥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顿时失语。

    容景伸手抱过云浅月的身子揽在自己的怀里,如玉的手一下一下的撩拨她垂落的发丝。须臾,他扳过她的脸,低头覆上自己的唇。

    云浅月伸手勾住容景的脖颈,浅浅地迎合他的吻。

    片刻后,容景放开云浅月,呼吸有些浊重,贴在她唇瓣用极低的声音道:“云浅月,以后再不要对夜天逸手软了!”

    云浅月轻喘着,闻言心思一动,闭着眼睛睁开看着容景,迷蒙的眸光对上容景清幽雾霭的眸光,她想着这么长时间容景对她毕竟是宽容和包容的,她心下一暖,点点头,“好!”

    “乖!”容景唇瓣勾起,如一弯月牙,笑意深深。

    云浅月心神一晃,清晰地感觉到心口砰砰跳动,她脸色熏红地伸手捶了他胸前一下,软着语气愤声道:“妖孽!”

    “嗯?”容景挑眉。

    “祸水!”云浅月又愤了一句。

    “嗯?”容景眉梢挑高。

    “一株大桃花!”云浅月又愤了一句,心中想着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干什么?她还记得十年前第一次在老皇帝的寿宴上见他时的情形,那样一个玉做的娃娃,让她忍不住一看再看,她想着是不是那会儿她就被还是个小娃子的这个男人给迷惑了?以至于后来无论是谁,都再也入不了她的眼了。

    容景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云浅月想着挨骂还笑得这么高兴。

    “若是能蛊惑你,就算是妖孽和祸水也甘愿。”容景声音温柔,如画的眉眼忽然间多了一丝往日里难见的魅惑。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看着他的摸样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车中静静,两个人不再说话,却是温暖温馨。

    马车在云王府门口停下,弦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世子,浅月小姐,云王府到了!”

    “嗯!”容景应了一声,抱着云浅月不松手。

    云浅月动了动,容景依然不松开她,她挑眉看着他,问道:“你是回府,还是与我一起下去?”

    “回府!”容景道。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他也离京数日,回来是该立即回府的,毕竟荣王府多少人对他这个世子的位置虎视眈眈。虽然他手眼通天,但也难免有些人依然在他的手下搞些小动作。

    “真想将你拐去荣王府,再不出来。”容景忽然一叹,恋恋不舍地放开云浅月。

    云浅月抿嘴笑,不再说话,挑开帘子跳下了车。只见云王府大门口大门紧闭,里面悄无声息,她对弦歌摆摆手,也不喊门,足尖轻点,飞跃了云王府的高门,转眼间消失了身影。

    弦歌赞叹地看着云浅月的轻功,一挥马鞭,马车向荣王府而去。

    云王府大门虽然紧闭,但里面各个院落却灯火通明。如今正是入睡的时间,云王府这等反常的情形正说明云王府发生了大事儿,恐怕如今各房各院的人都在惶恐不安。生怕老皇帝一个雷霆震怒,命人对云王府抄家灭门。

    绕过各个院落,云浅月回到浅月阁。浅月阁同样亮着灯,院中无人,主屋帘幕紧闭,只有灯光的微亮光芒映出,看不清屋内的情形,她飘身而落,伸手去推房门。

    “谁?”屋内传来一声低喝。正是她的声音,不,应该说是三公子扮演成她的声音。

    “是我!”云浅月答话。

    “小丫头?”屋内传来夜轻染的声音。

    云浅月推门的手一顿,夜轻染居然在这里?她定了定神,再次去推门,门却从里面打开,夜轻染露出一张俊脸,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云浅月对夜轻染一笑。

    夜轻染脸色不快,“小丫头,你去了哪里?”

    “哦,有事儿出去了一趟。”云浅月越过夜轻染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三公子打扮的她正懒洋洋地躺在软榻上,见她回来,对她眨眨眼睛,并没有起身。屋内除了三公子之外还有凌莲和伊雪,二人立在三公子身边,见她回来明显松了一口气。

    “去了哪里?”夜轻染挡在门口,对云浅月蹙眉。

    “出了一趟远门!”云浅月伸手推了推夜轻染,“先让我进屋!”

    夜轻染错开身子,云浅月抬步进了屋,对三公子道:“你可以走了!”

    “我早就想走了,奈何有人不让我走!”三公子站起身,瞥了夜轻染一眼,抬步向外走去。即便如今云浅月站在他面前,他还依然是和云浅月一样的走路姿势和做派。娉娉婷婷走出了房门,足尖轻点,离开了浅月阁。

    “小丫头,她是谁?”夜轻染见三公子离开,并没有拦阻。

    “他是我的手下!”云浅月想着夜轻染看起来并没有识破三公子的身份,她自然不会上赶着告诉他。毕竟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一个因云香荷被人记起轰动了一时的人,又因为云香荷的死如今再次被人忘记的人。

    “你居然有这样的手下!如此精妙的易容术!”夜轻染看着云浅月,孤疑地道:“我怎么看她的易容术像是出自那个弱美人之手呢?”

    云浅月想着不愧是夜轻染,连这也看得出来,她点点头,直认不讳,“嗯,是容景给他易容的!你没看差。”

    “怪不得如此相像,险些将我也糊弄了过去!”夜轻染哼了一声。

    云浅月走到桌前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并没说话。

    “小丫头,她对六公主写了休书也是你授意的?”夜轻染看着云浅月,发现她身上似乎有了些变化,但让他说的话,他还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有了变化,总之不太一样了。

    “嗯!”云浅月点头。想着容景授意也算是她授意了!总之未嫁先休这一招让她很是解了一口气。想起当日圣旨赐婚被老皇帝摆了一道,如今这一举动让圣阳殿内的糟老头子皇帝跳脚就觉得心里畅快。

    “小丫头,你知道不知道后果?怎么能如此胡闹?那可是六公主!哪里有臣子对公主未嫁先休的?你是真想皇伯伯大怒之下抄了云王府不成?”夜轻染对云浅月瞪眼,语气有些急,“你知道不知道当皇伯伯看到那封休书的时候气得当时就一掌拍碎了床板。我从小到大都没见到皇伯伯发那么大的脾气。皇伯伯不知道写休书的这个人是冒名顶替的你,若是知道的话,你可清楚后果?”

    云浅月静静听着夜轻染的话,一口一口地喝着茶,并没说话。

    “皇上封赐云王府世子云离,喜上加喜,给他和六公主赐婚,这样是对臣子的厚待。你写了休书,还是未嫁先休。此举无疑是打了皇伯伯和皇室的脸面。天下各国、各地藩王、满朝文武到时候都会得到消息。你想想,皇伯伯为了维护皇室的脸面,会如何做?云王府真正的到了能和皇室抗衡的地步了吗?”夜轻染越说似乎越急。

    云浅月慢悠悠地喝着茶,依然不说话。

    “小丫头,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夜轻染皱眉。

    “听到了!”云浅月放下茶盏,回身看着夜轻染,浅浅一笑,“这些话若是别人来和我说,我就觉得都是屁话,我既然敢做,就不怕引起的后果。但如今是你来说,我知道你是因为关心我。”

    夜轻染抿唇看着他,脸色不赞同,“你即便不满皇伯伯的作为,有的是办法,又何必如此公然对抗?你如今这举动不是逼皇伯伯对云王府和你下手?”

    “你放心!皇上姑父是不会对我和云王府下手的!”云浅月不以为意一笑,淡淡道:“至少目前是!若是能动手,他早就动手了!不必让我一次次激怒他。”

    “难道你手里还抓着皇伯伯的把柄不成?”夜轻染见云浅月不以为意,他挑眉。

    “没有!”云浅月摇头,“云王府不同于当年的蓝氏一族,能让皇上姑父一夜之间对其抄家灭族,想如何就如何。云王府百年至今,根系庞大,又有姑姑怀有太子,况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新旧政权更替,夜天倾和夜天煜联手,夜天逸即便再有才华,也受到各方面的牵制,举步维艰。所以,皇上姑父不想让他的江山倾塌,就不能有大的动作,因为一个女儿就铲除云王府,所以,他即便再气再怒,目前也不敢动云王府。”

    夜轻染松了一口气,点点头,“你说得对!小丫头,看来你是将皇伯伯悟透了!”

    云浅月淡淡一笑,“不过大麻烦没有,小麻烦会有一些就是了!”

    “只要不是抄家灭族,都好说!否则皇伯伯要让我对云王府下手的话,我还真下不去手。”夜轻染伸手揉揉额头,一屁股坐在了软榻上,有些郁闷地道:“小丫头,你说我为何要生在德亲王府,姓夜?”

    云浅月“扑哧”一笑,“你命好,会选呗!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多少人羡慕的身份!如今执掌京城四十万兵马大权,比夜天逸在京城的权利都大。”

    夜轻染撇撇嘴,“四十万兵马是一剂毒药!”

    “毒药有时候也是良药!”云浅月道。

    夜轻染算是默认。二人心中都清楚,这是皇上寄放在德亲王府的兵马,也就是间接地告诉德亲王府不参与夜天逸、夜天倾、夜天煜三人的皇位争夺。不让新旧政权更替染上士兵的鲜血,借以保存天圣国力。否则一旦这四十万兵马被争夺皇位洗礼的话,那么天圣的兵力必然因此衰弱。到时候南梁、西延虎视眈眈,内有藩王万一作乱,本来就外表繁华内在衰竭的国力会一退千丈。内忧外患,后果不堪设想。但虽然老皇帝如此打算,夜天逸、夜天倾、夜天煜三人也必不会放过夜轻染手里这块大肥肉。若是能夺得夜轻染的支持,那么便是最大的助力。所以,他这四十万兵马是一剂毒药。但反之,他手里正因为有这一剂毒药,无人敢动他,也是一剂良药。

    “你说皇伯伯不会对云王府抄家灭族,会如何出了这口气?”夜天逸沉默片刻又问。

    “皇上姑父是一块老姜。等天亮大约就知道了。”云浅月不以为意。

    “我会尽量帮着你的!但小丫头,你也不要太过胡来。毕竟我姓夜!”夜轻染忽然起身站了起来,有些烦闷地丢下一句话,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不说话,看着夜轻染三两步就出了她的房间,离开了浅月阁。她轻轻叹了口气。夜轻染姓夜,这本来是一个尊贵的姓氏,但因为她,让他很是无奈吧?但她和他心中都清楚,早晚有一日,皇室和云王府会到冰火不容的地步。那么她和他也许真会兵戈相见。

    房间静了下来,连空气似乎都染着淡淡的叹息。

    凌莲和伊雪见夜轻染离开,此时才来到云浅月身边,凌莲轻声询问,“小姐,您去摩天崖可是看到了十大世家和东海国的秘辛?”

    “看到了十大世家的秘辛,没有东海国的秘辛。”云浅月道。

    凌莲和伊雪一愣,伊雪连忙问,“小姐,怎么会没有东海国的秘辛呢?奴婢听说摩天崖收录天下秘辛的啊!”

    “话是这么说,但摩天崖其实没有收录东海国和云王府的秘辛。”云浅月道。

    二人对看一眼,面上都露出疑惑和讶异。

    “没收录就没收录,看到了十大世家的秘辛,也不枉费我白跑一趟。”云浅月浅浅一笑,对二人询问,“三公子这几日都做了什么?”

    凌莲连忙回道:“从小姐离开后,三公子一直按照小姐的吩咐在浅月阁装病。皇上派人来请了两次,要小姐去宫中陪他下棋,都被奴婢以小姐病着为由推了。后来皇上再未来请,府中的玉镯姑娘和绿枝姑娘准备世子过继大礼,来浅月阁请教小姐,三公子不愧是小姐选中的风阁阁主,极其有才华,只简单的指了几点,就将云离世子的过继之礼安排的井井有条。期间四皇子和被从牢里放出来的二皇子来了一趟,也都被奴婢给推了,这几日除了六公主昨日晚上来府里大闹了一场,上了云离公子,三公子对六公主写了休书之事外,都很安稳。”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夜天倾在一众皇子中是排行第二。如今没了太子之位,以二皇子相称了。她问道:“云离的伤什么样?严重不严重?”

    “挺严重的!”凌莲点头,“而且他拒绝上药,恐怕脸上以后会落下疤痕。”

    云浅月皱眉,“他为何不上药?”

    凌莲和伊雪摇摇头。

    “走,我们去看看他!”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想着云离毕竟没经历过大风浪,怕是三公子的举动将他吓坏了。如今拿自己的伤势不当回事儿了。她想起那样一张干净俊秀的脸上以后若是落下了疤痕,便是一辈子的事情。虽然男子不重样貌,但古人注重仪表,容貌受损,也影响仪表。云离无辜,自然不能承受这个。

    凌莲和伊雪点点头,跟在云浅月身后出了房门。

    出了浅月阁,正碰上大门口的守卫急急忙忙跑来,那守卫见到云浅月立即道:“浅月小姐,皇上……皇上派人来宣旨,让您即刻进宫……”

    “知道了!”云浅月应了一声,脚步不停,继续向云离的院子走去。

    “小姐,如今才三更,皇上让您现在就进宫,会不会不太好?”凌莲担忧地问。

    “没事儿!”云浅月摇摇头。

    凌莲不再说话。

    因云离被赐封为云王府世子,便住进了原来云暮寒所住的西枫苑。此时西枫苑同样亮着灯。一行三人来到西枫苑,西枫苑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仆人。

    云浅月才想起西枫苑以前侍候的人都跟随云暮寒离开了,云离本来只是云王府旁支的一个公子而已,自然身边没有侍候的人。她倒是忘了给他安排人手了。她回头对凌莲道:“明日让三公子从风阁掉八个人来,跟随在云离身边。”

    “是!”凌莲应声。

    三人走到门口,房门从里面打开,云离和衣走了出来,灯光下可以清晰地看到脸上五个手指印,其中有三个手印显然是被长长的指甲刮出了印痕,有两道浅一些,有一道很深。在他俊秀的脸上极其醒目,甚至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云浅月看着云离的脸,心中升起怒意,还没等他开口,便怒道:“她抓你,你不会躲吗?不知道躲吗?就让她抓?”

    云离一怔,似乎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脸,垂下头,似乎不敢看云浅月,声音微低,“我躲了,没躲过。六公主有些武功!”

    云浅月这才想起云离没武功,六公主会些拳脚功夫,她没好气地道:“那你不会叫府中的侍卫拦住她?任她将你弄成了这副样子?”

    “当时她闯进来,这里没侍卫……”云离更是垂下头。

    云浅月一股气憋在心口,看着云离,心忽然软下来,抿了抿唇道:“是我不对,我忘了给你这里派几个人了!我刚刚已经安排了,明日就会有人来,不会让人再欺负你。”

    “没事儿,其实不疼。”云离抬起头,对云浅月一笑,似乎牵动了伤口,他眉头一皱。

    “走,进房间,我给你上药。”云浅月拉着云离进屋。

    “这药不必上了吧!就这样吧!我愿意一直这样留着。”云离低声道。

    “胡闹!留着会落下疤痕?哪个人不愿意注重仪容?你是云王府的世子,虽然是皇上赐封,但也是我当初推荐选定的。你的脸面就代表了云王府的脸面。不上药怎么成?”云浅月瞪了云离一眼。

    “比起六公主被写了休书来说,这一点儿伤不算什么,只要云王府没事儿就好。”云离摇摇头。

    “你治了伤,云王府也照样没事儿!是她配不上你,休了就休了!怕什么?”云浅月拉着云离来到房间,对凌莲吩咐,“我没想到这么重,便拿来了普通的伤药。你去我房间在中间那个柜子里的第三层暗格里将那瓶凝脂露拿来。”

    “是!”凌莲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伊雪,你去打水来。”云浅月又对伊雪吩咐。

    伊雪应了一声,也连忙走了下去。

    “其实落下伤疤也没关系的,凝脂露还是留着吧!我听说皇上的宫里都没有这种凝脂露,给我太浪费了。用普通的药就可以。”云离又低声道。

    “再贵也不及你的脸面重要。”云浅月瞪了云离一眼。是她将这个少年推到了这个位置,她自然要保护他。

    云离不再说话。

    伊雪打水进来,云浅月挽起袖子给他清洗伤口,云离似乎极力忍着,但还是发出细微的抽气声,云浅月的动作尽量放轻。不多时凌莲拿着凝脂露来到,云浅月也清洗完他的伤口,轻轻将凝脂露给他涂抹在脸上。

    云离静静地坐着,他先是低着头,片刻后抬起头看着云浅月。见她抿着唇神色认真,他脸上的灰暗之色渐渐褪去,在云浅月罢手时,他忽然低低地道:“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

    “羡慕你什么?羡慕你被六公主抓了脸吗?”云浅月瞥了云离一眼。

    云离摇摇头,不答话。

    云浅月也不再问,将凝脂露塞给凌莲,对她吩咐,“明日你来给他上药,一日早上一次。一连七日就会好了,也不会结疤。”

    “是,小姐!”凌莲应声。

    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伸手拍拍云离的肩膀,有些语重心长地道:“我的好哥哥,你可不能这么脆弱。哥哥应该保护妹妹才是,你不能总要我保护你啊!”

    云离脸一红。

    “不过你这回被抓了脸也不亏,一点儿小伤换掉了那个女人不进云王府也值。好好养着吧!这个世子的位置还是你的,也不用娶那个女人了。我先进宫了!”云浅月语气轻松地丢下一句话,抬步向门外走去。

    凌莲和伊雪看了云离一眼,跟在云浅月身后离开。

    云离看着一行三人出了西枫苑,从来到到离开不过盏茶时间,却让他本来晦暗的心重回光明。他本来觉得浑身无力,如今又如枯竭的树木被注入了生机。他想着他何其有幸,能和她一个姓氏,能做她的哥哥,这样都让他觉得很幸福。

    云浅月出了西枫苑之后,径直向云王府大门口走去。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人,云浅月很快就来到了云王府大门口。此时大门敞开,有一辆明黄的马车停在那里。车前站着文莱。

    文莱见她来到恭敬地见礼,云浅月不多话,坐上了马车,凌莲和伊雪也上了车。马车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向皇宫而去。

    马车刚走了几步,一个身影不知从哪里蹿出,一下子冲到了车前,拉车的马吓得一惊,腾腾向后退了数步。车前的文莱也是一惊,握紧了马鞭。车内凌莲和伊雪立即握住腰间的宝剑。十分警醒地注意车外的动静。

    云浅月感觉到车外拦住马车的人的气息,有些头疼地伸手揉揉额头。

    “云浅月,你居然敢骗我!”锦衣少年气势汹汹地站在车前,理也不理坐在车前的文莱,一把挑开帘幕,一脸沉怒地看着云浅月。

    凌莲和伊雪见是一个俊美少年,转头去看云浅月。

    云浅月揉着额头的手一顿,无奈地看着少年,“我哪里骗你了?”

    “明明就不是容枫,你骗我是容枫!”少年对云浅月瞪眼。

    云浅月眼皮跳了跳,无辜地道:“我说他是容枫了吗?我告诉你是我,你不信。我没说那个人是容枫啊!”

    少年一怔,似乎想了一下,点头,“你的确没说是容枫!”

    “是,我没说是容枫。”云浅月点头。

    “是容景!容景故意误导我,将我送去了文伯侯府!可恶!”少年额头的青筋跳了跳,脸上的怒意更甚,“害我掀了容枫的被子,我……我要杀了容景!”

    “你掀了容枫的被子?”云浅月挑眉,忽然升起兴趣看着少年。

    “废话!三更半夜的,他在睡觉,我喊了半天人也不出来,我可不就掀了他的被子?不过那家伙睡得真死,被我看光了都不知道。”少年一脸怒意,语气愤愤。

    “容枫睡觉没穿衣服?”云浅月挑眉,兴趣更浓。

    少年脸一红,怒道:“幸好他穿了一件里衣,否则我一掌就劈了他。”

    云浅月有些失望,想着容枫怎么穿衣服睡觉呢!不过听到少年后半句话又庆幸容枫穿了一件里衣,否则如今去见阎王了,不过她就奇怪了,容枫怎么可能睡得那么死?她蹙眉,“容枫武功很高,没道理你去了弄了那么大的动静他还在睡?怎么回事儿?”

    少年一愣,怒道:“我怎么知道!”

    云浅月也是疑惑。

    “我要去杀了容景!你告诉我容景的府邸在哪里?”少年又气势汹汹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一指,毫不犹豫地指向云王府,口中道:“喏,就在那个方向,那条街最大的府邸就是荣王府。很容易找到,荣王府内有一片紫竹林,容景就住在那里,你进去紫竹林就能找到他。不过我提醒你,紫竹林里布置有阵法,你要小心一些。”

    “知道了!”少年摆摆手,抬脚就走。

    云浅月想着她更愿意让容景去应付他,最好以后他都别找上她。

    “喂,你怎么这么好心告诉我荣王府的地方?不会容景根本就不在荣王府吧?”少年忽然停住脚步,怀疑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摇摇头,诚恳地道:“在,他刚将我送回来,如今一定回了荣王府!”

    “那就好!你要骗我,我定要你好看。”少年转身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住脚步问,“喂,你要去哪里?”

    “进宫!”云浅月道。

    少年点点头,大踏步向云浅月指的那条街走去。

    云浅月看了文莱一眼,落下帘幕。文莱一挥马鞭,马车走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马车来到皇宫门口,文莱带着云浅月径直来到圣阳殿。圣阳殿内很静,文莱停住脚步,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皇上吩咐了,您来了之后直接进去!”

    云浅月点点头,抬步走了进去。谱一入内,一股浓烈的药香和脂粉香扑面而来,让她不适地皱了皱鼻子。抬眼看去,只见老皇帝半躺在床上,殿内跪了十几名女子。脂粉香就来自这些女子。人人绫罗绸缎,朱钗环佩,好不华丽。她停住脚步,淡淡喊了一声,“皇上姑父!”

    “月丫头来了!”老皇帝并不见传说中的雷霆大怒,本来捧着书看的头抬起,老眼看了云浅月一眼,放下手,伸手一指地上那些女子道:“这些都是朕的公主们,你觉得哪一个能配得上云离,选一个给他婚配!别告诉朕,朕的这些女儿哪一个也配不上云离。”

    ------题外话------

    我觉得吧,我们应该佩服一下老皇帝这个糟老头……O(n_n)O哈!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月底月票清零哦!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13917273324(11钻100打赏1花)、juypjj(10钻)、喵m喵m1231(3钻)、蔡dyna(300打赏)、doryzh(2钻)、落雨烟云(2钻1花)、暮梓(2钻)、qwqwjpjp(1钻100打赏1花)、spchenxw(5花)、sy070511(2钻)、庶女丸子(7花)、yuanruo19(6花)、liusuping(1钻),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三章 选公主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三章 选公主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