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一锤定音

    直到第二日夜晚,大雨依然未停。磅礴大雨真如天河被划开一般,似乎无穷无尽。

    云浅月反反复复发热好几次,中途醒了睡,睡了醒,除了吃药还是吃药,身体绵绵软软,没有一丝力气,倒是真应了那句话,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容景一直在房中陪着云浅月,即便他有绝高的医术,但也不能顷刻间让云浅月药到病除。只能看着她时醒时睡,昏昏沉沉,孱孱弱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让她过于难受。

    第三日,雨小了一些,但依然在下。虽然不再是倾盆大雨,但雨珠串练成一线,还是极为细密,淅淅沥沥。这样的雨更让人觉得不会很快就终止。

    第三日傍晚,云浅月终于不再发热了,只不过浑身绵软没有力气,懒洋洋地窝在容景的怀里让他给她念书。容景的声音本就好听,温润中带着低低的磁性。飘荡在房中,清清润润,低低浅浅,缭绕在云浅月的心弦,融合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让她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音符,以至于她只一直听容景的声音,书中讲的是什么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第四日,雨依然在下。即便浅月阁这几日门窗紧闭,屋中的空气还是沾染了潮湿的味道。似乎连屋中的器具、桌案、以及地面的玉石砖都蒙上了一层水汽。

    云浅月经过几日休息,身体终于轻松不少,她看着窗外,窗外白茫茫一片,浅月阁笼罩在雨中,所有的物事儿被洗刷得一干二净。她眉心间不由露出忧色。虽然她喜欢与容景这般窝在一处偷得浮生几日闲,但也不禁为外面的百姓担忧。轻轻叹了口气道:“这样的雨怕还是要持续几日!”

    “嗯!”容景应了一声,眉心间隐隐也露出忧色。

    “想必外面已经多处发水了!雨水虽好,是农田的灌溉之物,但物极必反。这样的大雨再下下去的话,就成了水灾了。天圣如今本就风雨飘摇,如今这一场大雨一来,更是雪山加霜了。”云浅月又道。

    “已经成了水灾了!”容景目光也看向窗外,“昨日晚上皇上已经收到了各地的奏折。很多州县的堤坝决堤,水淹了农舍良田不计其数。这雨即便此时停了,天圣的百姓也倾塌了一半。”

    “想想这样的大雨就一定会很严重。”云浅月道,“不过这里多处州县的堤坝都是不合格的,若是合格的话,也不至于损失太多。”

    “天圣安逸的太久了,官员行腐之风盛行。更何况连年干旱,盼雨还来不及,又怎么会防整堤坝?但谁会想到突如其来这一场大雨下个没完,皇上英明睿智,如今怕是要急火攻心了。”容景慢悠悠地道。

    “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他是不懂,只懂得阴险筹谋算计臣子,只懂得如何中央集权,让他的臣子都一个个寒了心,分崩离析,最后变成孤家寡人了算。”云浅月叱了一声。

    容景淡淡一笑,并不接话。

    “如今都哪几个地方没受灾?或者受灾比较小?”云浅月问。虽然容景身在庐中,尽管这几日她一直陪她在一起,连半步都没踏出浅月阁,但她知道容景每日都会有外面的讯息递进来。他身在庐中,也能坐观天下。她觉得如今天下的情形他比老皇帝要清楚。

    “除了北疆,天圣国土覆盖的地方几乎所有州县都受到了水灾,只不过有些地方轻,有些地方重而已。这一场大雨面积太广,各处避无可避。”容景偏头看了云浅月一眼,温声道。但提到北疆时看云浅月那一眼意味浓郁。

    云浅月接受到容景的眼光,扯开嘴角笑了一下。当初夜天逸只身去北疆,后来慢慢一步步地将北疆拢在手中,是她一步步跟着帮助他将北疆建设起来的。尤其是关于北疆荒山的开垦,堤坝良田,开山引水等等,她将前世所学的东西能用得都用在了北疆。对堤坝更是严格要求。尽管北疆这些年也很旱,但她主张精益求精。每一处都做到尽量完美。北疆没受灾,这在意料之中。

    “夜天逸何德何能!”容景哼了一声。

    “其实他还是有才华的!那些东西虽然是我提议,但实行者都是他,一般没才华的人也做不到。”云浅月讨好地抱了抱容景,在他身前蹭了蹭,哄道:“八百年前的干醋了,咱不吃了啊!”

    容景看到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伸手拍拍她的头,“既然是八百年前的干醋,那就不吃了!”

    云浅月连连点头,用中肯的语气道:“总之北疆无数黎民百姓受益,免除了这一场水灾,我也算是积德行善了。若是从头再来,我想我还是会帮助他的。”

    “嗯!”容景若有若无地应了一声。

    “那南梁、西延、南疆等各国呢?”云浅月抱着容景不松开,又问。

    “南梁、南疆雨量适中,今年大约是个丰收年了。西延损失也有些重,甚至和天圣受灾的情形不相上下。这回南疆王真可以多活半年了。而南梁王爱民如子,是个有福气的帝王。”容景道。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只要南疆没事儿就好,因为父亲、母亲、哥哥、表哥、舅舅、外公的原因。她对南梁自始至终都有着一分亲切,自然不希望南梁也受水灾。而且根据地理位置的原因,如今已经近八月份。算是北方的雨季,而南疆和南梁的雨季早已经在五六月份就过去了。南梁和南疆没受灾也正常。

    二人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浅月阁外隐隐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云浅月向窗外看去,只见云离打着伞走了进来,他后面跟着同样打着伞的文莱。她看了二人一眼,两个人的脚步都有些急,显然是有急事儿,她想了一下,回头看向容景道:“老皇帝大约坐不住了!”

    “嗯!早就坐不住了。”容景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看着那二人来到门口,凌莲和伊雪打着伞迎了出来。

    云离停住脚步,向屋内看了一眼,屋内虽然没落下帘幕,但因为下雨,将门窗打得都是水渍,在外面看不甚清屋内的情形,他对凌莲道:“文莱公公去荣王府找景世子,景世子不在府中,知道在这里,便来了这里。我便带他来了。”

    凌莲看了文莱一眼,点点头,转身来到门口。

    “公公找景何事儿?可是皇上有什么旨意?”凌莲还没开口,容景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回景世子!皇上派奴才来给景世子传话,请景世子即刻进宫。皇上有要事相商。”文莱连忙道。

    “好!我现在就过去!公公先回宫复旨吧!”容景应了一声。

    文莱得到回话,又转身看向云离,“皇上也请云世子进宫!”

    “好!公公先行一步,我和景世子一起进宫。”云离颔首。

    文莱见二人都答应,转身急急忙忙打着伞走了,小身子不出片刻便出了浅月阁。

    云离向屋内看了一眼,并没有进去,而是打着伞向外走去,走到浅月阁门口停住脚步,背对着浅月阁的方向看着前方,显然在等候容景。

    屋中,云浅月哼了一声,恨恨地道:“一遇到事情就觉得你是香饽饽了!一旦安定了,就恨不得将你当做眼中钉肉中刺除去。这个死皇帝!”

    容景轻笑,伸手抱了抱云浅月脚软的身子,温声柔软地道:“在其位,谋其政。况且为了无数黎民百姓,我也不能不管。”

    “也是!”云浅月点点头。

    “我进宫了!你好好休息,身子刚刚好一些,不准往外面跑。否则染了凉风,淋了雨再反复的话就白折腾我这几日看顾你了。”容景下了床,伸手拿过月牙白锦袍,一边往身上套,一边对云浅月嘱咐。

    “知道了!放心吧!”云浅月坐在床上点头。

    “我不放心!”容景看了她一眼。他知道她其实是个闲不住的主,在房中闷了这几日,虽然有他在身边不觉得闷,但一旦他离开,她肯定会闷,没准就忍不住跑出去了。

    “我绝对不跑出去!外面下着雨,怪冷的,跑出去就是受罪。放心,本姑娘其实很爱惜自己的身体。”云浅月笑着看了容景一眼,“在你眼里我就跟小孩子似的不懂事儿吗?还不至于!你何时这么婆妈了?”

    “那是最好!”容景也好笑了一下,收拾妥当,转身向外走去。

    房门打开,一阵清冷的风吹来,容景月牙白锦袍的衣摆飘动了一下,凌莲递给他一把伞,他伸手接过,抬步迈入雨中。细密的雨帘落下,他身影如画。

    云浅月看着容景走到门口和云离一起离开,她收回视线,懒洋洋地躺回床上。躺了片刻,觉得无聊,伸手拿起一本书来看,看了两页觉得无趣,将书放下,闭上眼睛,却又睡不着。来回在床上折腾了半响,最后对外面喊,“凌莲、伊雪,你们进来!”

    二人应声,推门而入,房门打开又关上,又是一股清凉的风。

    云浅月在飘飘忽忽的帘账内探出头,对二人道:“华笙有消息传来了吗?南凌睿是不是已经安全回南梁了?”

    凌莲摇摇头,“华笙姐姐是传回来了消息,但是睿太子还没安全回南梁。不过已经出了天圣的地界了,过了凤凰关百里了。”

    云浅月点点头,“如今下了这么大的雨,发生了这么大的灾情,老皇帝估计也没心思要他的小命了!只要过了天圣地界,到了南梁他就算是安全了。”

    凌莲点点头,对云浅月询问,“小姐是要将华笙姐姐和红阁的人招回吗?”

    “不用!将他送回去再说吧!老皇帝心机深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在最松懈的时机出手也说不准。”云浅月摇摇头,“况且天圣大面积都受了水灾,而南梁安然无恙,他心中定然气急,保不准做出什么事儿。拿南梁太子开刀,也让南梁慌一慌。”

    凌莲也认为有理,不再说话。

    “听说西延很是严重,护国神女的责任应该会很大。最近西延那边有什么消息吗?比如关于三公子的?”云浅月想了一下又问。

    凌莲摇摇头,“皇上大寿时西延的使者来了之后就走了,未曾见到有什么人联系三公子。如今西延那边和天圣这边没有私下里的动作,国内都很平静。没发现西延的人与三公子有何来往。”

    “三公子接手风阁之后也还是照常,对西延的事情也未曾详细过多打探。”伊雪也道。忽然想起什么来又补充道:“不过红阁传来消息,说护国神女的身体不大好。”

    云浅月挑眉,“是红阁的消息,风阁知道吗?”

    “风阁应该不知道。是我们红阁一位深受西延护国神女信奉的贴心人传出的。很是保密。外人不得而知。所以,我觉得即便是小主的风阁也得不到消息的,所以,三公子应该还不知道。”伊雪道。

    云浅月点点头,又问道:“怎么个身体不好法?”

    “似乎是隐疾,咳血,应该是不得而治的病症。”伊雪道。

    云浅月蹙眉,“咳血?”

    “是!”伊雪点头。

    “小姐,这件事情要告诉三公子吗?那毕竟是他的母亲。”凌莲低声问。

    云浅月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还是暂且不要告诉了!你传信要红阁的那人将护国神女的病症详细情况传回来一份。我看看她到底是得了什么病症。”

    “好!”凌莲点头。

    “叶倩和云暮寒呢?如何了?南疆可有什么异常的消息?”云浅月又问。

    “叶公主和云公子一直都是跟随南梁睿太子的行程在一起的,不过过来了凤凰关之后,南梁和南疆便分了路。如今叶公主和云公子在回南疆的途中。南梁的内政据说有些混乱。朝野有些私下的动荡。但动静不大。想必被叶公主暗中掌控了。”凌莲道。

    云浅月点点头,叶倩的手腕自然是没话说的。她忽然想起东海前来的使者,又问,“东海国的使者队伍呢?如今走到哪里了?这样的大雨,应该是止步不前了吧?”

    “小姐,红阁从来是不收录关于东海国的讯息的!我们对于东海国没有传信的暗桩。而且对东海国的讯息从来都是避过,所以对东海国的队伍行踪一概不知。”凌莲看了云浅月一眼,低声提醒。

    云浅月“哦”了一声,她忘了摩天崖从来不收录东海国的讯息,只言片语都没有,自然没有传信网络的。

    “小姐,红阁虽然不收录东海国的讯息,但是风阁大约能收到吧?毕竟如今算起日子来东海国的使者应该是在天圣的边界的。风阁应该对东海使者有基本的行踪掌控。”伊雪提醒道。

    “也是!”云浅月点头,对凌莲道:“去给三公子传话,让他来一趟!”

    “是!”凌莲应声,向外走去。

    “算了!还是别去了!东海国的使者队伍到哪里也无所谓。”云浅月忽然打消了念头,在凌莲走到门口时忽然开口阻止住了她的脚步。

    凌莲住了脚,回看云浅月。

    “果然聊一会儿这些事情让我容易犯困,我睡一觉。你们下去吧!”云浅月对二人摆摆手,打了个哈欠,歪着的身子重新躺好。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想着感情小姐喊她们进来问这些是为了尽快犯困睡觉,二人嘴角抽了抽,应声走了出去。

    房门关上,屋中静了下来,云浅月也懒得再想,当真闭着眼睛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有脚步声轻轻浅浅来到浅月阁,不多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更为轻浅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云浅月在来人推开房门时就醒了,闭着眼睛睁开,只见容景微带一身凉气地向床前走来,难得外面下着雨,他身上没有半丝雨滴水渍。她看了他一眼,懒洋洋软绵绵地道:“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快?”容景看着她的样子失笑,提醒道:“我在宫里待了半日,快吗?”

    “原来我睡了一大觉!”云浅月看了外面的天色一眼,还是阴沉沉地下着雨,几乎看不出几时几响,她打了个哈欠,问道:“老皇帝找你做什么?是不是让你去防灾治水?”

    “嗯!”容景点头。

    “怎么治?”云浅月挑眉。

    “天圣的国土分了两部分,东西三十六州,东十八个州县归我,西十八个州县归七皇子,分头治水。即刻启程。”容景伸手拂了拂衣袖,似乎在驱走凉气。

    “这样?”云浅月皱眉,“那这么说夜天逸要离京了?那监国呢?谁来监国?”

    “皇上命四皇子监国,二皇子辅助。”容景道。

    “老皇帝又开始启用他这两个儿子了!也不怕交权容易收权难!”云浅月叱了一声,“他倒是敢将夜天逸放出去治水,不怕这两个儿子趁机乱了超纲?”

    “皇上最近被七皇子调养得身体不错,精神健好。”容景给出一个理由,“况且还有德亲王和夜轻染。”

    “原来都在老皇帝的掌控中,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夜天倾和夜天煜多年在老皇帝的淫威下长大,他如今身体健好,即便夜天逸被放出去治水,这么个大好时机,但他们自然不敢扎刺的。德亲王和夜轻染绝对是一大阻力。”云浅月恍然。

    “嗯!”容景大约觉得身上的冷气驱散的差不多了,走过来将云浅月抱在怀里。

    云浅月想起他刚刚说即刻启程,蹙眉问,“如今还下着雨呢?你即刻就离京?”

    “早去一日,早免除百姓们的灾难。”容景道。

    云浅月想想也是,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刻不容缓的,如今指不定多少百姓已经流离失所了。虽然如今还占用了个夏季的尾巴,但夜晚的温差已经明显加大。百姓们又冻又饿又冷,可想而知后果多严峻。她仰着脸对容景道:“我也跟你一起去!”

    “不行!”容景想也不想,很快就否决了云浅月。

    “我身体已经好了!没那么娇气。”云浅月没想到他反驳的这么快。

    “如今外面还在下着雨,你即便身体刚刚好一些了,也是吃不消的。”容景又道。

    “有你在我身边,我吃得消。外面虽然下雨,但雨已经小了。”云浅月用脑袋蹭了蹭容景,柔声问,“难道你舍得我?治水哪里那么容易?况且十八个州县呢!你要去好些日子了。难道你不想我?我在你身边,你就不用想了。”

    “因为不容易,所以你才要在京城好好待着。”容景依然摇摇头,不为所动。

    “容景!”云浅月瞪眼。

    “乖,我舍不得你跟着我去受苦。这回的水灾很大,风餐露宿。你身体刚刚好一些,不禁折腾,到时候我还要分心照顾你。”容景伸手拍拍云浅月的身子,露出不舍的情绪,“我即便去好些日子,但你要想我,最起码也得等不下雨了,天色好了,道路通了再去找我。”

    云浅月皱眉,“我真没那么弱!比那环境不好的地方我都待过,风餐露宿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又不是没经历过!哪里就吃不了苦了?你放心,我肯定不用你分心照顾。没准还能帮你分担一些呢!”

    “不行!”容景依然摇头。

    云浅月恼了,瞪着容景怒道:“好话歹话说尽,你怎么就这么木头?油盐不进啊!”

    容景低笑,低头去吻云浅月,云浅月气哼哼地伸手打开他。容景抓住她的手,将唇稳稳地覆在她的唇上,一阵辗转缠绵,之后,他才放开她,声音沙哑地道:“听话!有些苦是不必受的,又何必去受?这雨顶多再下两日,两日之后就放晴了,再两日道路就不那么滑了,到时候你再去找我好不好?也不过几日不见而已。”

    云浅月喘息着哼了一声,不说话。

    “乖,好不好?”容景又在云浅月唇瓣轻吻了一下,享受她在他怀里的娇柔喘息,从皇宫这一路回来他就想到她一旦知道自己要去治水,就会提出与他随行,他不断的说服自己无数次才能硬下心肠拒绝她随行。只有自己知道他用了多么大的力气才能做得。任不舍蔓延,还是舍不得她跟着去吃苦。虽然他清楚她没那么虚弱。

    “好吧!好吧!”云浅月妥协,嘟囔道:“你当谁愿意去呢!我也就说说而已。”

    容景轻笑,用手指点了点云浅月的笔尖,神情语气极为宠溺,“口是心非!”

    云浅月脸有些红,她承认她现在的确是很黏人,以前她明明是独立自主的,可是从跟他真正在一起后越来越黏人了。但她不想控制自己这种黏人,顺其自然。若是有一个人心甘情愿让你黏,就是一种幸福,也没什么不好。两个人不再说话,安安静静地拥抱着躺着。

    半个时辰后,容景终于恋恋不舍地起身,在云浅月恋恋不舍的目光下离去。

    看着容景的身影离开浅月阁,云浅月抱着被子坐在窗前,喃喃地道:“真是不舍啊!想追去,怎么办呢!”,念叨了片刻,想起容景离开时说的那句“你若是离开浅月阁,我一定知道。”的话,于是她有些愤愤地打消了念头。

    一连几日容景都住在浅月阁,同床共枕,气息相闻,容景离开的第一夜,云浅月便不适应地失了眠。她辗转反侧,反侧又辗转,在床上来回翻滚,深夜还没睡去。最后她有些恼怒地睁着眼睛盯着房顶恨恨地道:“果然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东西!”

    大约是她的声音太大,吵醒了一直注意这个房间动静的凌莲和伊雪。二人急急忙忙从房间里冲出来来到门口,对里面出声询问,“小姐,您有什么吩咐吗?”

    云浅月听到外面传来困倦的声音有些歉疚,连忙道:“没事儿,你们去睡吧!”

    二人在门外凝神静听了片刻,确定真的没事儿,于是退了下去。

    云浅月依然没有困意,也不强行自己睡了,于是就躺在床上数蚂蚁。这是这么些年来她第一次数蚂蚁睡觉。包括前世那么多年都没发生过这种情况。她不知道该叹惋觉睡得太多了睡不着,还是叹息容景对她的影响力真的是太大了。不可否认一点就是无论她睡多少觉,只要容景在身边,她还是能睡得着。

    天亮时分,雨依然在下。云浅月终于来了困意,迷迷糊糊睡了去。

    容景离开的第二日,云浅月睡了半日,又看了半日书,晚上照样失眠。又是一夜未睡。

    容景离开的第三日,云浅月白日里依然看书度过,晚上照样失眠,不过比前两晚好一点儿的就是她终于在深夜时分睡了去。

    第四日早上,下了七天七夜的大雨终于停了。

    午时的时候,云浅月睡醒,睁开眼睛,没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但总归是松了一口气。这雨再要下下去的话,她都怀疑这个世界会被大水给淹了,世界末日来临了。

    用过午膳后,云浅月收到了容景传来的信鸽,只见上面写着“已到达洛水城。想你,记得要想我。”

    云浅月看到信的时候嘴角不禁露出笑意,想着人家不都是说“安好、勿念。”吗?怎么到了他这里就变成记得想他了?这个男人!

    洛水城距离京城五百里地,是一座类似于云城的城池。算是东面十八州县里面最大的一个城池,因为地理位置有些低洼,四面八方的水汇聚,没有好的堤坝和排水设施,所以无疑是东面十八州县城池里面受灾面积最重的一个地方。据凌莲转述红阁传回的消息说那里无一处好地方,遍地都是水,而是水高一人多深。有些坚固些的房舍也在水中飘摇,百姓们都坐在房舍或者山头上,死伤之人那就不得统计了!

    云浅月看着熟悉的字迹想了好半天才提笔,写道:“想你,想你,想你,十万百千个想。”写完,脸有些红,觉得这也太不矜持了,然后在末尾又写道:“假的!才不想。”

    将纸条折好,绑在青啼的腿上,青啼飞了出去,她才伏在桌子上闷声地笑。觉得这样也不错,尝一尝思念的味道,比整日里甜腻腻地腻在一起更多了一分不一样的感觉。

    云浅月正在笑,外面一阵风刮过,紧接着门被“砰”地一声从外面大力撞开,转眼间便冲进来一个人。凌莲和伊雪听见声音都没来得及阻挡。

    云浅月止住了笑,将埋在桌子上的头抬起,便见是少年罗玉,微微一怔。

    “云浅月,跟我去一个地方!”少年几步来到云浅月身边,语气急迫,伸手拉她。

    云浅月坐着不动,避开他的手,问道:“去哪里?”

    “梅岭山的河谷县。”少年道。

    云浅月蹙眉,抬头打量少年,见他一脸急不可耐,脸色有些发白,外面虽然雨停了,但天还是阴着,没出太阳,有着雨后的清冷,她挑眉,“去那里做什么?”

    “有重要的事情。”少年道。

    “梅岭山的河谷县距离京城你知道多远吗?八百里地呢!可不是从东城到西城这么短短的距离。”云浅月慢悠悠地道:“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为何要拉着我去?”

    “反正很重要就是了!我不熟悉路,你跟我去。”少年道。

    “你不熟悉路我就要跟你去?”云浅月摇头,“不去!”

    “怎么样你才能跟我去?”少年一副等云浅月开出条件的架势,“而且有你的话我觉得我能走最近的路线快些到那里,你武功高,路上还可以保护我,安全。另外一个就是除了你我信不过别人。”

    “和着我在你心目中还如此有用了!”云浅月忽然笑了,斜睨了少年一眼,淡淡道:“我答应了一个人要好好地留在京城,不准出去。你能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让我破坏和那个人的约定跟你走一趟呢?”

    “你说的那个人是容景吧?”少年看着云浅月,见她不答话算是默认,他痛快地道:“我帮你毁了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这个算不算是最值得的代价?”

    “好!那我就跟你走一趟!”云浅月伸手一拍桌子,一锤定音。去河谷县路过洛水城。

    ------题外话------

    月儿已经想疯了坐不住了,就有人给送来个机会……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juypjj(100钻)、吕奶奶(50钻)、染心夜(99花)、喵m喵m1231(10钻30花)、guiqin580231(52花)、淡沫如湮(9钻)、肥马宝宝(1钻12花)、xinyong121(1钻)、matthew915(188打赏)、q540915920(1钻)、吴嫦娥(1钻2花)、hzyueyueyy(1钻)、linchuanxin(3花)、13561756216(2花)、mengyan1234(1花)、ann啦啦(1花)、809635637(1花)、vivianhw1(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二章 一锤定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二章 一锤定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