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神秘太子

    凌莲和伊雪听到少年的话险些齐齐栽落马下,都睁大眼睛看着他。

    云浅月好笑地伸手拍拍少年的头,提醒道:“这话还是等着你活着到河谷县再说吧!”

    少年哼了一声,有些愤愤地道:“总之我是娶定你了!”

    “你不是还帮我毁了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吗?怎么转眼就要嫁我或者娶我了?”云浅月挑眉。不止一次地想着这是谁家的孩子?

    “哼!毁了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和你又没有关系?那是东海国和荣王府的事情,跟我娶你不相干。”少年道。

    “你打得过容景吗?”云浅月想着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的确和她不相干,但容景和她相干,这件事情就和她一定相干了。

    “打不过也打!”少年恨恨地道。

    云浅月莞尔,伸手拍拍他的脑袋,语气不由自主地带了丝笑意,“你要是累的话就睡吧!我扶着你栽不下马去。”

    少年似乎哼唧了一声,当真闭上眼睛。他的确是又累又困。

    云浅月不再说话,见少年当真睡去,伸手搂住他的腰,将他固定在马前,尽量让他睡得舒服一些,还不至于栽落马下。才放开马速,向前奔去。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觉得小姐对这个少年似乎很好。二人有些不明所以。

    出了荒山的山道走上官道,道路平坦了许多,官道上的水都被清理了,走了不一会儿路就是荆州县,本来两日的路程被云浅月等人一夜就走到,路过荆州县几人没歇脚,继续向下一个城池康城走去。

    荆州县到康城大约百里地,康城的下一个城池就是洛水城。

    出了荆州县后就可以感受到水灾明显比走过的淮安城等地还要严重。良田作物几乎都看不到头,一眼望去一片清凉凉的水滩。只能依稀辨认出一条被疏通的官道。勉强可以前行。道路两旁的房舍草屋酒肆等几乎都已经倒塌,没倒塌的也淹没在水中。不过路上到没有见到衣衫褴褛逃难别处的百姓,只有官兵在挖沟排水。

    云浅月急于想见到容景,即便打马日夜奔波也不觉得疲惫。马蹄声踩在官道的水渍上,发出啪啪的响声,骏马奔跑带起的风似乎都是清凉凉的水汽。

    一路上再未遇到任何的阻拦或者埋伏,傍晚十分,云浅月等人终于来到了洛水城。

    洛水城的受灾情况最严重,但似乎治理效果最好。谱一入城,就可以看到街道整洁,除了砖墙房舍被雨水洗刷的很干净外,没有任何污水的痕迹,酒楼、茶楼、酒肆、歌坊、店铺等已经开始营业。虽然客流稀少,但也说明这里得到了最快的恢复。

    进了城,云浅月勒住马缰,对凌莲吩咐,“去打听一下,看看容景在哪里?”

    凌莲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云浅月端坐在马上,看着洛水城,想着容景大约从那日离开京城之后日夜没休息,这一路上没有听到或者见到丝毫的哭声喊叫,他应该将损失尽可能地减到了最低。

    “小姐,景世子已经出了洛水城。”不多时凌莲回来,对云浅月低声道。

    “什么时候走的?”云浅月问。

    “今日早上。”凌莲道。

    “去了哪个方向?”云浅月蹙眉。她日夜兼程想要见他,没想到他如今已经不在洛水城了。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奇怪,他将洛水城的水灾已经治理安排妥当,自然不会再在这里停留,应该去了别处。

    “奴婢问了几个人,都无人知道,不过肯定不是回了京城。”凌莲道。

    “嗯,若是回京的话我们应该能遇到他,况且这里的水患治理完善了还有别处,他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回京城的。”云浅月寻思了一下,又道:“除了洛水城还哪里受的水灾比较严重?”

    凌莲看了云浅月怀里的少年一眼,见他依然熟睡,低声道:“河谷县。”

    云浅月心思一动。

    凌莲又低声道:“河谷县受灾据说比洛水城还严重,而且有山石塌方。据说死了不少人,也困住了许多人。”话落,她又道:“且道路不通,几乎中断了与外面的所有联系。”

    云浅月沉默不语。

    “小姐,要不要奴婢联络红阁的人查问一下?”凌莲试探地问,这一路来一直赶路,自然没时间与红阁在各地的暗桩联系。她刚刚不过是问了几个普通的士兵,得到景世子离开了洛水城的消息。

    “嗯,去查问一下吧!”云浅月点头,但心中已经有了几分肯定容景是去了河谷县。

    凌莲应了一声,立即打马去了。

    云浅月低头看向少年,这一日他一直在马上睡死了一般,一动不动,看起来是真的累坏了。若是这一路她将他扔了或者是卖了估计都不知道。她看着他,忽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出声询问:“你要去河谷县救的是你什么人?”

    “子书哥哥。”少年喃喃地道。

    “他是什么人?”云浅月又问。人的意识在睡到一定的程度是不受大脑支配的。

    “太子。”少年又喃喃地道。

    “东海国太子?”云浅月眸光眯了眯,又问。

    “嗯!”少年无意识地应了一声。

    “你是谁?”云浅月盯着少年的脸,又问。

    “罗玉。”少年低低地道。

    “罗玉是谁?”云浅月又问。

    “罗玉就是罗玉……”少年无意识地呢喃。

    云浅月住了口不再问,抬起头看向凌莲离去的方向,想着原来东海国使者来的主使人是东海国的太子。这么说东海国的使者队伍本来应该是到了河谷县,但遇到了大雨,被阻拦在了河谷县。而想来是那个太子给这个少年传递了困在河谷县的消息,所以他急迫地来救了。

    “小姐,东海国使者来的人居然是太子!据传说东海国的太子天人之姿,玉质盖华,是东海国最美的男子。”伊雪凑近云浅月低声道。

    云浅月偏头看着伊雪挑眉,“红阁不是没有收拢任何关于东海国的讯息吗?你怎么听了这个据说的?”

    “是奴婢有一次听大长老说的。”伊雪低声道:“红阁虽然不收录关于东海国的讯息,但是红阁的七长老对东海国的事情似乎很熟悉。尤其是大长老,似乎对东海国的太子很推崇。大长老的脾气很坏,从来不推崇人。我只听到他推崇过两个人,一个就是景世子,一个就是东海国的太子。”

    “哦?”云浅月来了丝兴趣。她到不曾听闻。整个天圣上下对东海国似乎属于屏蔽状态。虽然隔了一片海,但就跟隔了个天地没有两样。东海国的事情几乎传不到天圣。而她从来又未曾关注过东海国,所以就东海国几乎是盲目不了解。

    “据说这位太子和景世子情形差不多,景世子是因为七岁那年受了大难,十年闭门不出。而那位太子自出生后就有隐疾,从不踏出太子府。但他即便不出太子府,也是受东海百姓推崇爱戴,据说东海国的许多利民的政策都是由这位太子手中传出的。他不出太子府,也能安知天下。在东海国还有这样一个传说,尊太子令,等于尊皇令。世人虽然都没见过这位太子,但是人人提到太子如信封神明一般。”伊雪又低声道。

    “呵,也是个有意思的人!”云浅月笑了笑。

    伊雪大约是就知道这些,便住了口,不好意思地道:“奴婢这是道听途说,具体如何也是不知。总之这位太子很神秘就是了。世人几乎连他的名字都不知。只尊称为东海太子。”

    云浅月点点头,“空穴并不来风。”

    伊雪看了一眼依然熟睡的少年道:“小姐,您心中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奴婢觉得他能知道东海国太子的名字很不简单。应该是近身之人或者是皇室之人。”

    “他呀,自然不简单。”云浅月又看了少年一眼,浅浅一笑。

    伊雪有些疑惑地看着云浅月,她敏感地觉得小姐是知道这个少年的身份的。见凌莲已经回来,她便住了口不再说话。

    凌莲打马来到近前,对云浅月低声道:“小姐,景世子的确是去了河谷县。”

    “嗯!”云浅月点点头,虽然猜测**不离十,但还是想确定一下。

    “小姐,我们继续赶路吗?”凌莲又问。

    “今日就不赶路了!我们在醉香楼歇一夜吧!否则到了河谷县的时候我们也该废了。”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她向前方的醉香楼看了一眼道。

    “嗯!”凌莲和伊雪点点头,她们也累到极限了。但若是小姐继续赶路,她们也能坚持不趴下。但等到河谷县的时候趴下不趴下就不知道了。

    云浅月不再说话,打马向醉香楼走去。

    来到醉香楼,云浅月递出令牌,掌柜得立即惊喜又恭敬地将云浅月等人请上了三楼。少年依然熟睡,云浅月只能抱着他上楼,到是让掌柜的疑惑地打量了少年好几眼。显然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身份,居然让主子亲自抱着。

    来到三楼,云浅月看了天字二号房一眼,问道:“这个房间有人住吗?”

    掌柜的摇摇头,看了云浅月一眼道,“昨日是有人住来着,不过今早走了!”

    “凌莲、伊雪你们住天字一号房,我和他住天字二号房。”云浅月对凌莲和伊雪吩咐。

    “小姐?”凌莲和伊雪齐齐一怔。

    “若是没猜错,容景应该是住在了这里。”云浅月指了指天字二号房道。

    “那个人的确是景世子!”掌柜的立即道。

    凌莲和伊雪立即意会,想着小姐想景世子了。连他住的地方就想住。点了点头,凌莲看向云浅月手中的少年道:“小姐,天字二号房似乎有两个隔间,我和伊雪一个房间就成,您将他给我们吧!让他住一个隔间,您也好休息。”

    “好吧!”云浅月将少年递给凌莲。

    凌莲伸手接过少年和伊雪一起去天字一号房了。

    进了天字二号房,房间整齐干净,似乎空气中还萦绕着一丝淡淡的如雪似莲的香气,云浅月轻轻吸了一口,觉得一身疲惫在进了这个房间后消退不少。

    掌柜的带着人抬了木桶放在房间,又利索地端来了热菜热饭,还给云浅月备了一壶茶和一壶酒。一切做得有条有序,很是周到。几乎都不用她开口吩咐。做完一切就悄无声息退了下去。

    云浅月从京城出来一直打马行走,这一日半又一夜马不停蹄,根本就没休息,早已经是一身风尘。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还是走的水桶前褪了衣物,将自己埋入了水中,任温暖的水流包裹。

    这回她并没有在水中多逗留多长时间,而是很快就洗完换了身干净的衣物做在桌前用膳,桌上一大半的饭菜被她不出片刻便扫荡了大半,刚拿起酒壶打算喝一杯,便听到天字一号房传来一声惨叫,她面前一变,立即放下酒壶,冲出了房门,顷刻间来到了天字一号房,挥手打开了房门。

    只见凌莲和伊雪惊恐地站在少年的床前,凌莲正捂着手,伊雪捂着肩膀,床上的少年已经醒来,正一副懵懂不知道状况地看着二人。

    云浅月将目光从三人身上移开,看向地上,只见地上躺着一只巴掌大的毒蝎子。她眸光一寒,抬步走了进来,看着凌莲和伊雪问道:“怎么回事儿?”

    凌莲和伊雪的脸都很白,见云浅月来到,定了定神,凌莲解释道:“我们进来之后就将他放在了这个房间,于是就出去沐浴,我们洗的很快,之后要吃饭,想着要不要将他喊醒吃一些,就看到一只毒蝎子爬到了他的身上……”

    “你们被它蜇了那里?”云浅月问。

    “这只毒蝎子很厉害,很灵敏,似乎知道我们出现就要对他下手,我情急之下只能用手打开它,被它咬了手,伊雪在我身后,我情急之下打开它的时候不想打在了她的胳膊上……”凌莲自责地看着伊雪道。

    “我没见过这么大的毒蝎子,一时情急,便用手拍死了它,所以反而被它咬了。”伊雪捂着肩膀白着脸道。

    “拿开你们的手和胳膊,我看看严重不严重?”云浅月点点头,对二人道。女人天生就对这种东西害怕,也不怪她们一时手忙脚乱着了道。

    凌莲拿来手,只见这么顷刻间整个手都肿了,而且被咬的地上呈现黑色,而伊雪的胳膊虽然隔着衣服,但布料上也印出黑色的毒汁累的东西。

    “有毒!”云浅月面色一变。

    凌莲和伊雪闻言连忙运功。

    “不能运功,这种毒蝎子应该是有人专门养的,平时是用一种极其厉害的毒喂的。越运功毒走得越快。”云浅月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两粒药给凌莲和伊雪,吩咐道:“快服下!”

    二人连忙接过药立即服下。

    “这种药只能抑制毒素,但不是解药,我手里也没有解药,解不了这种毒。看来我们要连夜启程赶去追容景了,他一定有办法。”云浅月道。

    二人立即白着脸点头。

    “你们三个都当本公子是死人吗?”少年此时才惊醒,看了一眼地上被拍死的毒蝎子,皱眉心疼地道:“这么大的一只毒蝎子,要养多少年?就让你这么给拍死了,真是暴殄天物。”

    “没咬死你是不是?”云浅月闻言瞪了少年一眼,有些恼怒地道:“赶紧启程!”

    “它就算咬了我,我也没事儿。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从小是在什么地方长大的?我几乎是泡着这种毒物长大的,我还怕一只蝎子?”少年嗤之以鼻。

    云浅月本来要抬脚离开,闻言一喜,看着少年,“你能解得了她们身上的毒?”

    “能!”少年瞥了云浅月一眼,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我自小在毒里泡着长大,这个小破毒自然难不住我。”

    凌莲和伊雪也是齐齐一喜。

    云浅月也松了一口气,“那就最好,你快给她们解毒,我们也省得继续奔波启程了!”

    少年不说话,懒洋洋地下了床,向桌前走去,来到桌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宣纸笔墨对云浅月道:“你来给我磨墨。”

    云浅月依言走了过去。

    少年看着云浅月熟练地磨墨,他欣赏着她的动作道:“想不到你这么个女人还懂得红袖添香的雅事儿。这样看起来还真的挺女人。”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将磨好的墨退给他,催促道:“快些!”

    少年挽起衣袖,执笔去写。

    这时掌柜的带着人匆匆从楼下跑了上来,大约是听到了凌莲的那声惨叫,上来之后见到云浅月完好地站在房间松了一口气,对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主子,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一只蝎子!”云浅月伸手一指。

    掌柜的看到地上躺着的那只被拍死的巨大的蝎子面色一变,语气不敢置信,“这……这里怎么会有蝎子?”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房间虽然一直无人住,但是每日都有吩咐人打扫的,今日早上才打扫过……”掌柜的白着脸道:“这醉香楼从来没出现过这种东西……”

    “应该是有人趁你们不注意放进来的。”云浅月淡淡道。她相信风阁,相信醉香楼都是她自己的人,上下一心,而且她自己建立的组织机制都是互相监督制,而且私下里对她都很信服。不可能出现这种内部反她的事情。所以只能是别人有预谋的想迫害。

    而且她每次出门都住在醉香楼的天字一号房,也未曾刻意掩饰,所以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在天字一号房投放这种东西害她也不是没有可能。偏偏今日因为容景的关系,她住进了天字二号房,所以伤了凌莲和伊雪。

    再结合昨日夜里遇到的那次埋伏,应该这个就是那次埋伏的后手。

    “属下失职!让主子受惊,请主子责罚!”掌柜的闻言立即跪到了地上。这件事情的确是他的失职。主子显然就是疲于奔波需要休息,却是出现了这等事情。他难辞其咎。

    “也不怪你!圣人也有疏忽的时候!从现在吩咐人将醉香楼上上下下全部排查一遍。若有可疑之人不准放过。”云浅月摆摆手。

    “是!属下这就去!”掌柜的立即站起身。

    少年此时放下了笔,将方子推给云浅月,“喏,现在去抓药,煎了服下立马就好!”

    云浅月拿过方子看了一眼,点点头,见凌莲和伊雪这样自然不能自己去抓药,她喊住掌柜的,将方子递给他,“现在先去抓药!要快!”

    “是!”掌柜的接过方子,连忙走了下去。

    少年转身向那只毒蝎子走去,走到跟前,蹲在地上,目露可惜地道:“好好的一只大蝎子就这么毁了,这个东西可是个宝贝,我的宝贝库藏里那只蝎子可没有这只大。可惜啊,可惜。”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轻吐了一口浊气,“谁叫你睡着不醒来?若是你醒着的话,她们也不用为了救你受伤了。”

    少年哼了一声,语气埋怨,“若不是你不要命的赶路,我至于睡死?”

    “你要不为了去救人,我能不要命的赶路?”云浅月反驳他。

    “对了,我们如今到哪里了?”少年闻言立即问。

    “洛水城!”云浅月道。

    “原来到洛水城了啊!容景呢?”少年没见到容景,不禁奇怪。

    “没在洛水城!”云浅月摇摇头,转身坐在了椅子上。

    “我睡了多久?”少年掏出一方娟帕将那只死了的毒蝎子用娟帕包起来,又问。

    “一日!”云浅月道。

    “这么说我们从京城到这里走了一日半又一夜?”少年站起身看着云浅月,见她点头,他又看了一眼天色道:“今夜休息在这里,那么明日一日赶路,晚上的时候肯定可以到达河谷县了?”

    “可以这么说!”云浅月道。

    “这样算起来果然是两日半,很是精准。云浅月真有你的。”少年喜滋滋地夸奖。

    “据说河谷县比这里受的水灾还严重,山石塌方,道路阻塞,遍地洪水。与外界几乎隔断了所有的联系。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要救的人吧!”云浅月见他喜滋滋的笑忍不住打击他。

    少年身子果然一僵,小脸一白,“这么严重?”

    “嗯!”云浅月点头。

    少年皱眉,似乎寻思什么,片刻后摆摆手,肯定地道:“他肯定没事儿的!什么事情也难不住他。一个小小的河谷县和一场大水算什么。”

    “你既然这么相信他,为何还要急急来救他?”云浅月不动声色地问。

    “我自然要来救!向他表达一下我对他的关心,他才不会生我逃跑的气。这个时候不来什么时候来?否则若是他真生气的话,我就麻烦了。而且还不是小麻烦,他一定会让我……”少年翻了个白眼,絮絮叨叨说了片刻后,似乎才想起听的人是云浅月,立即住了嘴,“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管我为何要急急来救他呢!我就是想来救,和你没关系。”

    “是和我没关系!你要记住你答应我的条件就好!”云浅月淡淡道。

    少年哼了一声,没说话。

    不多时掌柜的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手里提了一包药,对云浅月白着脸道:“主子,少一味龙钱子。龙钱子这样的药很是稀少,一般小店铺进不起,只有这洛水城两家最大的店铺才有。但这两家最大的店铺内的掌柜的都说本来有十斤龙钱子,但今日午时的时候被一个蒙面人给买走了。”

    云浅月面色一寒,转眸看向少年,“没有龙钱子怎么办?可不可以换成别的药?”

    “龙钱子是必不可少的药!”少年皱眉,看了掌柜的手里的药包一眼,又看了一眼凌莲和伊雪发白的脸色一眼,忽然摆摆手,“算了,算了,我将我身上剩余的两颗宝贝药拿出来得了。”

    云浅月一怔,“你有解药?”

    少年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很是精致的瓶子,有些不舍地扔给凌莲,哼道:“不是这个毒的解药,但比解药要好用千万倍,是救命药。世间难求一颗,我还真舍不得。不过看着她们好心救我的份上,我就给她们吧!”

    凌莲伸手接过瓶子,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见少年不舍的情绪,想着他说的应该是真的,否则不至于舍不得拿出来,但在她看来再好的药也没有人命珍贵,对看着她的凌莲道:“既然如此你们赶紧服用!”

    凌莲点点头,打开瓶子,顿时一股清香飘出来。熟悉的味道正是天山雪莲,云浅月一愣,凌莲和伊雪也是一怔,二人都抬头看了少年一眼,少年摆摆手,于是凌莲和伊雪倒出里面的药,一人分了一颗,吞入了口中。

    “饿死了!我要吃饭!”少年一屁股坐在桌前,拿起筷子开始狼吞虎咽。

    云浅月见凌莲和伊雪吃了天山雪莲,那就肯定没事儿。对三人道:“你们用过膳后早点儿休息!明日三更我们就启程。”

    “是,小姐!”凌莲伊雪齐齐点头。有些愧疚,这一路上没帮助小姐什么,到头来还给小姐添了麻烦。她们这一路太过疲乏,又因为住的地方是风阁的醉香楼,一时太放心大意了,才着了道。不过也吸取了教训,下次无论到哪里,也不敢大意了。

    “不用自责,吸取教训就行了!”云浅月扔下一句话,转身走了出去。凌莲和伊雪毕竟是经过红阁专业训练的人。平时很是小心谨慎,但人不可能没有湿鞋的时候。更何况对方在暗处,她们在明处。

    掌柜的跟着云浅月退出了天字一号房,低声道:“主子,是否彻查此事?”

    “查!”云浅月声音微冷,“查出那个买走药的人,再顺藤摸瓜!查出来后立即禀告给我,不要有任何动作,也尽可能的不要打草惊蛇。”

    “是!”掌柜的立即应声。

    云浅月回到天字二号房,看了一眼房间,显然已经被掌柜的带领人彻底排查过,她径直走到床上躺下。床上依然萦绕着淡淡的熟悉气息,她虽然如此奔波劳累,却无困意。直到过了许久,她才渐渐睡去。

    三更时分,云浅月醒来,推开天字二号房的门,只见凌莲和伊雪,以及少年三人已经等候在门口。她看了三人一眼,目光落在凌莲和伊雪的手上,果然已经好了。她没说话,向楼下走去。三人跟在她身后。

    出了醉香楼,云浅月翻身上马,刚要打马离开,少年抓住了她胳膊,站在马下看着她道:“我要你载着我。”

    “你休息了这么久还没休息够?”云浅月挑眉。

    “没有!”少年果断地道。

    “不行!自己骑马!”云浅月拒绝。

    “云浅月,我可是将我珍藏的了许久的两颗宝贝药拿给你两个婢女吃了!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我本来可以不拿出来的,顶多我们连夜赶路到下一个城池,下一个城池再没有的话,那你两个婢女就死了。但我还是拿出来了,我可不是什么好心,纯粹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少年仰着脸不满地看着云浅月,一字一句地道:“而且我昨日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如今又困了。很困!不能骑马了。”

    云浅月看着少年,果然见他有些倦倦的,她看了凌莲和伊雪一眼,见二人已经翻身上马,她无奈伸出手,“上来吧!”

    少年一喜,将手放在了云浅月手里。

    云浅月伸手一拽,将他拽到了马上,只见他自顾自地调整了一个姿势,靠在了云浅月的怀里,闭上眼睛,当真准备睡去。云浅月看了他一眼,双腿一夹马腹,骏马离开了醉香楼。

    凌莲和伊雪打马跟在身后。

    歇了一夜,不但是人歇过来了,马也歇过来了,三匹马的速度极快,风驰电掣,马不停蹄,路上也未曾遇到什么阻拦,响午时候来到了梅岭山河谷县地界。

    ------题外话------

    最近美人们的火气都很大,淡定,淡定,夏季啊,多吃西瓜吧!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梦落之繁花(520花)、坠入爱香(14钻200打赏2花)、103347635(10钻10花400打赏)、matthew915(10钻20花)、japindy(5钻)、wuxinling(4钻)、哈米乐人(15花)、xhh1997(1钻1花)、matthew915(10花)、风韵三十(1钻)、轩辕以陌(10花)、妮妮宝贝儿888(5花)、1739847187(200打赏)、亦堇堇堇堇(100打赏)、13561756216(2花)、ann啦啦(1花)、李汐(1花)、杨柳qingyang(1花)、ally1108(1花)、寻梦的小刺猬(1花)、珊瑚海1982(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四章 神秘太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四章 神秘太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