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退婚论剑

    云浅月闻言眯起眼睛,夜天逸和容景一样远离京城治水,无暇顾及其它,况且他心中清楚她将她姑姑看得很重要,不会轻易去触动她的霉脚,如今京中只有夜天倾和夜天煜。夜天煜曾经找她合作,被她严词拒绝,如今他们无法从老皇帝身上下手,将她姑姑当做突破口也的确不稀奇。

    “这样的局势也只有他们能打破!”容景又淡淡道。

    “本来还想与你在这里待十天半个月,看来我要提前回京了!”云浅月轻吐了一口浊气。既然姑姑想要这个孩子,她不能不管。

    “嗯!”容景眸光有一丝不舍,缓缓点头。

    “夜轻染既然派人来给我传信,我回去之前他必然会保姑姑无恙。”云浅月寻思了一下,有些不舍地看着容景道:“我明日一早启程。”

    容景点点头,“好!”

    云浅月站在窗前,并没有走回软榻,指尖敲着窗棂,发出轻轻的响声,她看着桌案上的菊花茶,秀气的眉微微拧,半响有些阴郁地道:“我离开这段时间,你不能让洛瑶公主出现在你面前晃悠,更不能让她接近你。”

    容景唇瓣微勾,“这个恐怕不容易做到。”

    云浅月皱眉,“你想做的事情哪里做不到?别告诉我没我在身边你打发不了别的女人?让别的女人想尽办法亲近你。你敢!”

    “你也说了那是片金桃花,不好打发。怎么能将她扔给我一个人?”容景笑着挑眉。

    云浅月咬着唇瓣,回想着玉子书的话,忽然灵光一闪,对容景道:“我带他们一起回京!这样她就跟我一起,碍不着你什么事儿了,更接近不了你了。”

    容景扬了扬眉,“这到是个好办法,不过与其你带着他们回京,到不如让他们不踏入京城。如今天圣大面积受到水灾,国库挪用了大半的资源救灾。这个时候来了一个比较富裕的东海国太子和公主,你说皇上会如何?到嘴的肥肉能让它飞了?即便东海国想悔婚,皇上也会想方设法促成此事,更何况还有个洛瑶公主。”

    云浅月眉头打成结,看着容景,“不让他们踏入京城?难道让他们原路返回东海?”

    容景笑着点头,“这是最好的办法!”

    云浅月低头寻思片刻,忽然伸手一拍窗棂,“那就这么办!这样既打发了金桃花,也阻挡了老皇帝的弯弯绕,让他们从哪里来的先回哪里去!我们目前没空应付他们。”

    “幸好玉太子是你的故人,你若是开口的话,他不会不应允的。”容景笑道。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有些闷闷地道:“这样挺对不起小七的,小七好不容易来了天圣,我们刚刚照面,我不请他去我家坐坐,好好招待一番也就罢了,还要将他赶走。唔,这样会不会很过分?”

    “是有些过分!”容景诚然地点头。

    云浅月用力地揉额头,除了这个理由外她挺舍不得小七的,刚刚见面啊!还没有好好叙旧呢!若是让他就这么回了东海,再来的时候指不定什么时候了。

    “再揉下去额头揉破了!”容景出声提醒云浅月。

    云浅月放下手,烦闷地摆摆手,“不管了!我们先将他叫来商量商量!看看他有什么好办法没有?有的话最好,没有的话只能对不起他了。他说做我的后援队的,就从这件事情开始吧!有这么好的后台不利用,不是我的风格。”

    容景勾唇一笑,对外面吩咐,“弦歌,你去玉太子的住处请玉太子过来一趟,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是!”弦歌立即应声,出了院落。

    云浅月抬步走向容景,在他面前站定,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怪异地问,“你是不是早就打着这个主意?根本就没想要东海国的使者踏入天圣京城?”

    容景含笑点头。

    “阴谋家!”云浅月不客气地评判。

    容景伸手揽住云浅月的纤腰,将她拉进她的怀里,“东海国使者可以来天圣,但不是现在,如今来得不是时候,对我们不利,不如离去的好。”

    云浅月眨眨眼睛。

    容景又道:“至少在你属于我之后!”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

    “不过玉太子还可以做一件事情。”容景慢悠悠地又道:“虽然毁了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没多大用处,但还是要毁了的好,一会儿他来到就让他写一纸文书吧!”

    云浅月笑着点头,取笑容景,“你的算盘真是打得噼里啪啦的响。”

    “为了娶你,不打得响怎么成?”容景无视云浅月的取笑,无奈地叹息。

    云浅月无语,想着和着他的阴谋阳谋还都是她训练出来的了?她有这么大的本事?

    大门口传来动静,云浅月抬头看向窗外,只见玉子书缓步走了进来,已经换了一身华裳锦带,绝滟俊美。她啧啧赞叹了两声,起身站了起来,伸手拉着容景抬步迎了出去。

    容景目光落在玉子书绝滟的脸上,浅浅一笑。

    二人出了房门,玉子书也走到了院中,云浅月松开容景的手,大踏步走了几步来到玉子书身边,伸手拽住他的胳膊,对他讨好地笑,“猜猜我请你来做什么?”

    “想打发了我!”玉子书温和一笑。

    云浅月脸一抽,怀疑地看着他,“什么时候会神机妙算了?”

    “早就学会了!”玉子书莞尔一笑,对站在门口的容景看了一眼,笑问,“是不是景世子?”

    容景目光落在云浅月拽着玉子书的胳膊上,笑意轻浅,“原来玉太子明白,看来我们请你来到是多此一举了!”

    “怎么会?”玉子书摇摇头,对云浅月低头道:“我想吃你做的牛排了!”

    “好,我给你做!”云浅月有求于人,很痛快地答应。

    “我还想吃西红柿鸡蛋面。”玉子书又道。

    “好!”云浅月再点头,她会做的饭菜也就这两样吧!

    “我还想吃……”玉子书继续开口。

    “玉太子,你想吃什么,景亲自下厨如何?”容景截住玉子书的话。

    玉子书挑了挑眉,“原来景世子还是个厨艺高手!那就劳烦景世子摆一桌吧!我响午回去想了想,觉得还是承了你的情,吃你一顿比较对得起自己被芸儿险些哭废了的胃口。”

    “好!”容景痛快地答应。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看着玉子书,“你的胃口有多大?吃得过来吗?”

    “只要是你和景世子做的!我就能吃很多。”玉子书笑着点头。

    “好吧!那你们先进屋!我去准备食材,犒劳一下你的胃口。”云浅月松开玉子书,抬步向院子里的小厨房走去。

    “玉太子请!”容景轻轻拂袖,浅浅一礼。

    “景世子请!”玉子书缓缓抬步,步履娴雅。

    二人先后进了房间,珠帘因为两个人的进入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须臾,响声渐渐平息,二人已经进了房中落座。

    云浅月走到小厨房门口,回头向屋内看了一眼。笑了笑,抬步进了小厨房。既然小七早就知道容景的目的,那么就由他们二人去谈吧!明知道天圣新旧政权更替,到处都是弥漫着看不见的刀剑硝烟。而他还带着洛瑶公主此时来到天圣,自然有其目的。只不过这一趟天圣之行多了他们相见的一个变数而已。相信他们自然能找到各自有利的契合点。

    见云浅月进了厨房,凌莲和伊雪立即过来帮忙。

    凌莲一边架火,一边对云浅月道:“小姐,奴婢刚刚去了玉太子落榻的院子,将您的话转告给洛瑶公主了。洛瑶公主……”她深吸了一口气,见云浅月看她,她有些阴郁地道:“她说既然您喜欢喝菊花茶,就将她落榻的所有菊花都采摘下来送与您。”

    “哦?”云浅月好笑,“这样?”

    “嗯!”凌莲点头。

    “那你拿回来菊花茶了?”云浅月笑问。

    “拿回来了,足足一篮子。如今那个院落里连一片菊花瓣也没了!”凌莲道。

    云浅月闻言笑得意味幽深,“果然是一朵金桃花,小七倒是没说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看来我是遇到了对手了!”

    “小姐,怎么办?奴婢不想拿回来,但当时又不想扭头就走丢了您的面子。”凌莲道:“只能收下了,而且给您拿了回来。”

    “拿回来就拿回来了,我们带着回京,我以后不喝毛尖了,就改喝菊花茶,慢慢喝!”云浅月笑着道:“这样才能时刻提醒我,有人要跟我抢男人。我才能三省吾身。”

    凌莲和伊雪嘴角齐齐抽了抽。

    云浅月笑着不再说话,专心做手里的牛排。

    半个时辰后,容景忽然出现在厨房门口,云浅月感觉到他的气息回头看了他一眼,正见到他挽袖子,对他笑着挑眉,“真要下厨?”

    “自然!玉太子慷慨相助,我们总要好好招待他一番。”容景道。

    “那你好好做!”云浅月端着盘子向外走去,脸上笑意深深。

    容景并没有让她留下,而是先净手,有条不紊地着手准备。凌莲和伊雪从来没见到容景下厨,睁大眼睛看了他片刻,连忙惊醒给他打下手。

    云浅月来到房间,就见玉子书坐在桌前慢条斯理地品茶,桌案上放着一块金黄色的绢布,上面写了字迹,她抬步走过去,将牛排和鸡蛋面放在他面前,低头看向娟帕。只见上面写着退婚文书四个大字。

    四个大字之后是一段极漂亮的草书,“兹念及荣王府景世子和云王府浅月小姐倾心相爱,东海国不欲夺人所爱,特此退婚。”,落款写着玉子书三个大字,三个大字上印着东海国太子手印。

    云浅月勾了勾唇角,对玉子书询问,“这样就行了?”

    “你还想怎样?”玉子书笑着挑眉。

    云浅月伸手将明黄色的娟帕卷起来,塞进怀里,对玉子书绽放出一抹大大的笑脸,“小七,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可爱。”

    “你以前一直常说。”玉子书瞥了她一眼,“不过你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有求于我。偏偏我还拒绝不了!”

    云浅月闻言用手掩住嘴轻咳了一声。

    “在东海国虽然有尊太子令等于尊皇命之说,但太子毕竟不是皇上。这个手书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也不能全然解决所有问题。”玉子书提醒云浅月。

    云浅月笑着点点头,身子一歪,坐在了玉子书对面的椅子上,无所谓地道:“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也没事儿,这代表了你一个态度。至少有了这个老皇帝一时半刻不敢拿我们怎么样。要得你这个可不容易,他人虽然老,但心还是不糊涂的。”

    玉子书点点头,不再说话,开始专心吃牛排。

    云浅月趴在桌子上看着他吃,想起以前她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小七给她做饭,而小七出任务的时候她手艺不好,不会做饭,等他回来的时候只能是牛排或者鸡蛋面,他吃得也是津津有味。那样的日子一过就好多年,美好而令人怀念。

    玉子书似乎也想起以前,抬起头对云浅月温暖一笑。

    “东海国什么样?你和我说说。”云浅月忽然问。

    “东海国啊,没有天圣国土面积大,大约是天圣国土的二分之一吧!但风貌极好,真可谓人杰地灵。文者有文品,武者有武道。上到皇室,下到黎民,安居乐业。太平盛世。”玉子书道。

    “这么说来与天圣相比真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的区别了?”云浅月询问。

    “嗯,算是!那是一片乐土。”玉子书笑着点头。

    “皇室都有什么人?”云浅月又感兴趣地问。

    “有父皇,母后,老王叔,姑姑,华王叔,还有洛瑶,菱钰,紫萝,三个公主。子夕一个皇子,他和紫萝是双胞胎。三个异性藩王,凌阳王,邱郡王,闵安王,三王忠君为国。”玉子书笑着回答。

    “紫萝?”云浅月念出这个名字,对玉子书挑眉,“罗玉是紫萝公主?”

    “嗯!”玉子书笑着点头。

    “她跟你真是不像。”云浅月道:“至少我在洛瑶的身上还能看到些你们皇室的影子,端庄高贵。她的身上我可看不出来你们兄弟姐妹的相似之处。”

    “她出生后姑姑进宫去看她,她就抓着姑姑的衣襟不松手。姑姑也喜欢她,就抱回了府中寄养。姑姑时常不在东海,她就成了小跟屁虫,姑姑走到哪里她就跟姑姑到哪里,有一次姑姑没带她自己出去了,她哭了三天三夜都不止,父皇无奈之下给姑姑传书,姑姑又急急忙忙赶回来将她带走,自此后她就成了姑姑家的人。一年能有几日在皇宫就不错了!大部分时候都看不到她的影子。”玉子书笑着摇头,“正因为姑姑四海奔波,她跟在她身边被当成男孩养,也就养成了如今的性子。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皇室还有这么一个小公主。”

    “你的姑姑是个什么样的人?”云浅月又问。

    玉子书眸光闪了闪,看了云浅月一眼,刚要开口,大门口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大喝,“云浅月!你给我出来!”

    云浅月偏头看向窗外,只见罗玉大踏步走了进来,与男子无异,她笑道:“当初我一直以为她就是洛瑶公主,容景和夜天逸还为此去了云城。”

    “是她自己散播出去的消息。”玉子书笑道:“她就是爱玩。这个性子其实不像姑姑,到是很像华王叔,华王叔就爱玩闹,她也跟着胡闹。前一段时间听说我要来东海,偷偷瞒着姑姑跟着我跑了出来,刚到天圣的国土自己就溜了。”

    “华王叔是个什么样的人?”云浅月见罗玉已经奔着屋子而来,她又问。

    “华王叔是姑姑的驸马!不过在他不是驸马前就被封了王。所以天圣的子民更愿意尊称他为华王,而不是驸马。”玉子书笑道。

    云浅月点点头,眉眼间凝上一抹沉思,不再询问。

    “云浅月!”此时罗玉来到门口,“啪”地挑开珠帘,一阵风地冲到了云浅月身边,刚要照着她面前的桌子狠狠地拍一下,就看到了她对面坐着的玉子书,手立即僵硬地顿住,讶异地喊,“子书哥哥?”

    “玉儿,你生病不在院子里休息,如此莽莽撞撞来这里做什么?”玉子书蹙眉。

    罗玉立即撤回手,嘴角一嘎,委屈地对云浅月伸手一指,“她可恶!”

    玉子书看了云浅月一眼,无奈询问,“她怎么可恶了?”

    “她惹了我还去惹洛瑶那个女人!不是可恶是什么?洛瑶将院子里的所有菊花都摘光了送给她,她们私相授受。”罗玉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跺脚,指控云浅月。

    云浅月嘴角扯了扯,有些头疼地揉额头。她和洛瑶公主私相授受?是这样说?

    玉子书似乎也无奈地伸手扶额,叹道:“玉儿,你还知道不知道你自己的性别?”

    罗玉眨眨眼睛,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看向玉子书,半响才道:“我是男人!”

    “不是穿了男人的衣服就是男人了!你明白不明白?”云浅月放下手,看着他。

    “那又如何?”罗玉哼了一声,伸手入怀,将一幅画卷递给玉子书,指控道:“子书哥哥您看,这就是她勾引我的证据。所以,我就要她负责。他是男人,我就是女人,她是女人,我就是男人。况且咱们东海有男风的啊,也可以有女风是不是?我可以娶她。”

    云浅月汗了一下。这哪里来的强大思想?

    玉子书疑惑地拿过画卷绽开,当看到一身男装的云浅月的画像,仔细地看了两眼,眸光闪了闪,对罗玉道:“这是她吗?我怎么看着不是?”

    “不是?”罗玉挑眉。

    “你怎么肯定是她?”玉子书反问。

    “是她亲口说的,容景也说过。夜轻染看到这幅画像就跟我打架,容枫看到这幅画像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他们都喜欢她,所以才如此。说明这幅画像的主人就是她。”罗玉道。

    “原来是推测的!做不得准。”玉子书抬头看向云浅月,“你确定这是你?”

    “不是,怎么可能是我?我和她说笑的。”云浅月立即摆手否认。

    “你看!她说和你说笑的,不是她。”玉子书将画像折起来,没递给罗玉,而是塞进自己的怀里,对罗玉道:“父皇刚刚命人传来口谕,说华王叔的旧疾复发了,这次很是严重,让我即刻返回东海。你赶紧收拾一下,将这个消息传给洛瑶。我们今日晚上就启程返回。”

    罗玉面色一变,“你说华叔叔旧疾复发了?”

    “嗯!”玉子书点头。

    “那怎么办?他旧疾怎么又严重了?不是快要好了吗?”罗玉也不找云浅月麻烦了,急着在屋内转了两圈,对玉子书红着眼睛道:“子书哥哥,我们现在就启程!”

    “我们的船只需要修补一下,我已经命人着手去准备了。你先去通知洛瑶吧!”玉子书温和地看着罗玉道,“争取尽早启程。”

    “好!”罗玉闻言一阵风地冲出了房门。

    云浅月看着罗玉这么容易就被打发了,她对玉子书挑眉,“华王真的旧疾复发了?”

    “华王叔的旧疾时常复发,他发旧疾很正常,紫萝和华王叔感情最好,东海上下臣民都喜欢华王叔,所以,一旦听说他旧疾复发,东海百姓都自发地为他祈祷,全当天大的坏事。所以,这是最有效返回东海的方法。就算洛瑶不想离开,也不得不离开。”玉子书笑着道:“我稍后给华王叔传一封信,即便他没发旧疾,也让他装一下吧!”

    “华王听你的?”云浅月问。

    “这些年姑姑和华王叔太过娇惯紫萝,几乎是散养,她跟着姑姑和华王叔走的地方太多,接受的东西也太多,以至于到了如今凡事都大胆由着性子来的境地。我将你那副画像一并给他传回去,再将她要娶你的事情告诉他们,他们意识到问题严重,教育出了差错,就会听我的,回去肯定给紫萝好好教育改头换面一番。”玉子书话落,对云浅月笑了笑道:“你真是个惹麻烦的主,难怪景世子日日要看着你不敢松懈。”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将罗玉和洛瑶一并打发了最好,他看了玉子书一眼,刚要说话,容景挑开帘幕走了进来,他身后凌莲和伊雪端着托盘,托盘里几个色鲜味美的菜品。她回过头立即道:“好香,我又有食欲了!”

    “每日都要惹祸的人,不给饭吃!”容景道。

    云浅月扁扁嘴,小声道:“我已经很小心了!不是我惹祸,而是祸非要来惹我。”

    “你还有理了?”容景斜睨着云浅月。

    云浅月立即住了嘴,当初罗玉的事情她的确是很冤枉,可惜这种冤枉没处诉说。她怏怏地趴在桌子上,没多大力气地道:“好吧,我看着你们吃。”

    容景不再说话,一撩衣摆,坐在了桌前。

    凌莲和伊雪摆好菜,走了下去,又端来两壶酒。容景帮玉子书满上,二人似乎都忘了身边有个云浅月,你一言,我一语,推杯换盏,聊了起来,话语投机,志趣相投,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云浅月在一旁坐着无语,没有她的筷子,没有她的碗,没有她的酒,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才醒悟她是被人忽视了,而且忽视得很彻底。

    这一顿饭菜吃了两个时辰,盘中菜没下去多少,但玉子书面前的一块牛排和一碗鸡蛋面被他吃了个干净,两壶酒也喝了个干净。二人散席时,云浅月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玉子书站起身告辞时对容景说了一句话,“东海国在我心里虽重,但重不过她一人。若你伤她或者弃她,倾东海国之兵踏平荣王府。”

    容景挑了挑眉,并未作答,而是伸手去拍醒云浅月。

    玉子书拦住他的手,轻轻一叹,“让她睡吧!我不喜欢离别,她也不喜欢。”

    容景住了手,玉子书走出了房门,锦袍玉带,玉质盖华的身影有些微微熏然的醉意,但脚步不踉跄,相反更舒缓优雅。

    容景站在桌前,看着玉子书身影离开,眸光鲜有地赞服。回身看向云浅月,见她依然睡着,窗外有风吹进来,吹动她睫毛轻轻颤动,他这一刻比以往每一时每一刻更能深刻地体会到她用了两世记住的男子值得她记住。

    云浅月醒来时已经天黑,她睁开眼睛就见自己躺在床上,容景躺在她身边,她腾地坐起身来,问道:“小七走了?”

    “已经启程了!”容景道,“不过刚刚走,你要去追着送还来得及。”

    云浅月愣了一会儿,摇摇头,“算了!又不是天涯海角以后再不相见了!”

    容景点点头。

    云浅月看见桌子上放的宝剑,仔细看了一眼,即便天黑,屋中昏暗,但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宝剑上清寒的光芒,她挑眉,“哪里来的剑?”

    “洛瑶公主打发婢女送给你的!”容景道,“还有一封信!”

    云浅月眨眨眼睛,推开被子越过容景跳下床,走到桌前果然见宝剑上躺着一封信,并没有开封,她伸手拿起信封将信扯开,里面掉出一片上好的宣纸裁剪的树叶形状,上面写着一行字,“景世子及冠之日,浅月小姐及笄之日,洛瑶会准时出现。到时候就用这把宝剑和浅月小姐一论高下,如今这把宝剑携带不方便,就先在浅月小姐这里寄存了!”

    云浅月看着信纸无语片刻,扶着额头叹道,“她这哪里是要和我论剑,是摆明了要抢人啊!论的恐怕不止是剑,这是在给我下挑战书呢!”

    容景依然躺在床上,挑了挑眉,并没说话。

    “都说女人红颜祸水,你这个大男人也是个红颜祸水!”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

    “你难道会输了她?”容景似乎笑了一下。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说话,将信封折起来,拿起桌子上的茶壶一阵猛灌,灌完了之后将茶壶一放,豪气干云地道:“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她敢挑战,我就敢应战。三尺青锋候着她,定然杀她各片甲不留!”

    容景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很是愉悦,赞道:“有志气!”

    云浅月翻个白眼,骂了一句,“你个烂人!”

    容景轻轻咳了一声,咳声似乎都带着笑意,对云浅月招手,“过来继续睡,明日你要赶路,今晚好好休息吧!”

    云浅月踱步走回床前,重新爬上床,偎依进容景的怀里,容景轻轻拍着她。她很快又安心地睡了去,容景却无睡意,一直看了她许久,才闭上眼睛。

    第二日天明,云浅月简单地用过膳后启程回京,凌莲和伊雪和她一起回城。

    河谷县的官道依然没修通,所以还照来时的办法,三人乘坐木筏,到了河谷县边界才骑马。官道比来时好走很多,身下坐骑因为歇了两日脚程极快。傍晚十分便来到了洛水城。三人在洛水城简单地用了一顿饭,便连夜启程,还走上次的山路,绕过荆州县直奔康城,可以节省出一天的时间。

    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上次是数十人暗中偷袭被云浅月用金针尽数摧毁,这次却是数百人埋伏在此地。

    凌莲和伊雪看到数百黑衣人面色一变,齐齐一左一右护住云浅月,“小姐……”

    云浅月眸光清寒,还未说话,数百人身后便又出现同样数百黑衣人。其中一人周身浓雾笼罩,看不到形貌,只看到一个雾色的身影,这个身影和这个人的气息云浅月极为熟悉,她眸中的清寒褪去,淡淡一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大约也就是此理。”

    凌莲和伊雪疑惑地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给二人解惑,“他是青影,弦歌是明卫,他是容景的暗卫。”

    ------题外话------

    听取大家的心声,唔,金桃花就这样被我打发走了……(⊙_⊙)

    景美人的强大在特定的方面才能显现出来……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不讨喜的丸子(150花)、喵m喵m1231(10钻20花)、渺渺花蚂蚁(5钻)、matthew915(1钻15花)、hjj78151950(1钻1花)、13551985805(1钻)、左氏小安(3花)、暖薰玉玲珑56(2花)、佳颐0519(2花)、寻梦的小刺猬(1花)、李汐(1花)、w焰火之泪(1花)、zjuoqing1995(1花)、qquser5909972(1花)、zf199212(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章 退婚论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章 退婚论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