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破釜沉舟

    凌莲和伊雪惊讶地看着青影,知道他是容景的隐卫,齐齐松了一口气。

    那数百黑衣人显然没料到他们在此埋伏等待伏击云浅月,却中了别人的埋伏,齐齐大惊,回过头去,但见到对方和他们一样的人数,便退去惊骇,抽出刀剑。

    “浅月小姐,您只管离去,这里留给在下!”青影的声音有一种夜间的清冷凉寒。

    云浅月点点头,自然不想在这里看着人肉厮杀,绕过这些人继续向前走。

    那数百黑衣人哪里肯让她离去,齐齐向她围攻来,青影一挥手,他身后的人如鬼魅一般拦住那数百黑衣人,不过顷刻间便结成了一个方阵,将数百黑衣人困在阵中。

    “杀!”

    青影一声令下,数百刀剑出销。他并没有参加战斗,只站在圈外看着这一场明显实力悬殊的厮杀,有冲出包围的漏网之鱼他只需要轻轻抬手,便即刻毙命。

    这一处荒山很快就弥漫上浓浓血腥之气。

    云浅月头也不回地出了这片荒山,来到平地,翻身上马,回头看了一眼,喃喃道:“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好!”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终于明白为何小姐从出京城到回城这一路都没对她们进行吩咐让红阁或者风阁的人沿途护送安排了,感情有景世子的人在暗中保护。

    云浅月不再耽搁,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奔向官道。

    凌莲和伊雪跟在云浅月身后,同样快马加鞭。

    响午十分来到康城,三人简单用过午膳,在醉香楼休息了一个时辰,便再次出发,接下来这一路并未遇到任何阻拦,很是太平。深夜十分到了淮安城,在醉香楼休息了半夜,天明十分再次启程。

    过了淮安城下一个城池是曲城,过了曲城就是京城。

    夕阳西下时,云浅月来到了京城。与前几日离京用了两日半的时间到达河谷县相比,她返程只用了两日的时间。

    城门在望,她轻轻舒了一口气。

    京城依然如她离开时一般,四门紧闭,门外依旧有排队的难民,但是比那日她离开时少了很多。显然容景和夜天逸一东一西治水有了显著的效果。

    来到城门口,云浅月对守城的士兵清喊,“开城门!”

    守城的士兵自然都认识云浅月,几日前还是染小王爷亲自将她送出了城,对看一眼,守城的城守一摆手,打开了城门。

    云浅月打马进入。

    就在这时,城外排队的难民中忽然有几个身影凌空拔起,刀剑出销,齐齐向云浅月刺来。而每一柄刀剑上的颜色都乌黑透亮,显然是淬了巨毒。

    这一变故太快,几乎碎不及防。

    凌莲和伊雪见回到京城警惕有几分松懈,但有了上次醉香楼毒蜘蛛的教训,她们即便警惕松懈还保持着三分警醒,此时见有人突然袭击,立即打起精神,第一时间齐齐抽出腰间的宝剑将云浅月一左一右护住。

    云浅月本身的原因,对暗袭就相当敏感,所以才踏入城门,她便感觉到了暗中凌厉的杀气。此时更是不慌不忙地甩出袖中的红颜锦。

    可是没用她动手,城墙上便有弓箭带着破空之声射下,弓箭力道快、狠、准,那几名杀手还没靠近她便中箭而亡。齐齐倒在了地上。

    云浅月抬头看去,只见夜轻染站在城墙上,一身银白盔甲,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弓箭,弓箭上有四个箭囊,一箭四发。显然刚刚射死那五名杀手的正是他。其中有一名杀手被他给串了糖葫芦。

    “小丫头,你回来就回来,还非要给我这么大的惊喜!”夜轻染放下弓箭,对云浅月扬唇一笑,“你得罪了什么仇家,居然一路追杀你到京城?还淬了巨毒,下这么狠的手要你的命。”

    “我哪里知道?谁叫你没留一个活口呢!”云浅月耸耸肩。

    “这是死士,留活口也没用!”夜轻染话落,飘身下了城墙,银白的盔甲在夕阳下渲染上一抹金红色的光,他准确无误地端坐在了云浅月身后。

    云浅月回头对他一笑,懒洋洋地趴在马身上,“累死我了,送我回府!”

    “我以为你回来会先进宫。”夜轻染接过云浅月的马缰,打马入了城。

    “不是有你在嘛!我姑姑定然安然无恙,我也不急这一时。”云浅月有气无力地道。

    “刚刚看你还很精神,怎么转眼就这副样子了?”夜轻染点点云浅月软趴趴的身子,得意地道:“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云浅月懒散地问。

    “我刚刚英雄救美,是不是很英俊?”夜轻染问。

    云浅月好笑,“你本来就英俊。”

    夜轻染扬了扬下巴,凑近云浅月耳边,压低声音道:“你这回收获很大嘛!居然将东海国的洛瑶公主就那么轻易地打发了回去?皇伯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气坏了!摔了两个杯子,打坏了一方上好的砚台。”

    “不是我将人打发了,而是人家东海国的华王旧疾犯了,这回据说很是严重。太子和公主才急急返回了东海。你当我有这么大的本事?”云浅月冠冕堂皇地道。

    “小丫头,你打官腔打得到是好,和我还瞒着。你和东海国太子是旧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早先一点儿消息都不知道?”夜轻染叱了一声,对云浅月不满地瞪眼,“这次是不是他帮你?否则华王的旧疾早不犯晚不犯,偏偏你去了河谷县见了玉太子之后就犯了?”

    云浅月呵呵一笑,想到小七,她心里从内到外都温暖起来,似乎疲劳也消退了大半,低声道:“我们何止是旧识?八辈子的交情了!他帮我这一件小事儿不算什么。”

    夜轻染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哼道:“小丫头,你果然很会惹祸。那个弱美人就没拈酸吃醋?如今怕是醋缸都打翻了吧?”

    “没有!”云浅月很认真地摇头。

    “我才不信!”夜轻染明显不信,“据说玉太子玉质盖华,举手之劳就救了河谷县数万百姓免于水灾。又和你亲近,弱美人能不醋才见鬼了!”

    “他开始是醋了醋,不过后来我的醋比他的醋大,他也就平衡了。”云浅月笑着斜睨了夜轻染一眼,“想不到你人在京城,也可以安知天下,河谷县的一举一动你倒是清楚得很。”

    夜轻染嗯哼了一声,很是得意,“那当然,本小王也不是吃干饭的!”

    云浅月笑着收回视线,继续趴在马背上。

    夜轻染伸手捅了捅云浅月,感兴趣地问,“你怎么醋比他的大了?说说!”

    “洛瑶公主美貌赛天仙,心系容景,将所下榻院子里的所有菊花都摘了给他泡茶喝。人家还给了我一把宝剑,说先在我这寄存着,等容景及冠,我及笄之时,她定然来到,与我论剑高下,这是向我挑战,我能不醋吗?”云浅月瞥了夜轻染一眼。

    夜轻染闻言大乐,“还有这样的事情?”

    “嗯!”云浅月点头。

    “这个女人有意思!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夜轻染笑道:“小丫头,听你的语气很是烦闷?你还怕她不成?”

    “怕?”云浅月摇摇头,“只是头疼!”

    “所以你就这样将她打发回了东海?”夜轻染挑眉。

    “人家华王犯了旧疾!”云浅月第二次提醒他,“跟我没关系!”

    “你就装吧!”夜轻染照着云浅月的头拍了一下,动作很轻。

    云浅月将脑袋枕在马头上,闭上眼睛,“跟我说说,我离开这几日,京城又发生了什么新鲜事儿?”

    “新鲜事儿到真有一件。”夜轻染一笑,神秘地道:“丞相府的秦小姐有喜了,算不算得上是新鲜事儿?”

    云浅月刚闭上的眼睛立即睁大,“真的?”

    “我还骗你不成?”夜轻染挑眉。

    “难道是上次在醉香楼一次就怀上了?这夜天倾也真有本事了!”云浅月想想距离上次醉香楼天字二号房她和夜轻染一起看夜天倾和秦玉凝演活春宫时也才过了一个多月。秦玉凝如今被诊断出有喜,可不就是那时候怀上的吗?“嗯,差不多吧!本小王可不会算计这个。”夜轻染道。

    云浅月低头寻思了片刻,在现代未婚先孕没什么,可是在古代未婚先孕可就是大事儿了!她疑惑地问,“秦玉凝居然将这个消息公布出来了?她一点儿都不怕流言蜚语?”

    “哪里?”夜轻染摇摇头,“秦小姐偷偷地派婢女去抓堕胎药,被夜天倾给撞见了。不,与其说撞见不如说是一直监视着她。他手中的把柄本来就不多,如今知道秦玉凝怀了他的孩子哪里肯就这样轻易地让她堕胎?于是将秦玉凝的婢女带到了皇伯伯的面前。皇伯伯将秦丞相叫到了圣阳殿,严令秦丞相看管好秦小姐,不准伤了皇室子孙血脉。若是出了差错,唯他试问。而且商定了婚期,下个月完婚。”

    “皇上没责罚夜天倾?”云浅月又问。

    “责罚什么?给皇室添丁是喜事儿,皇室如今几个成年皇子都没大婚,夜天倾早先有个太子侧妃也没有身孕,如今皇室半滴血脉还没见到,皇伯伯年纪又大了。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了个孙子苗头,怎么还会罚?不但没罚,还重重赏了一下。本来剥夺的太子权利又回拢了些。”夜轻染嘲笑道:“夜天倾在女人身上倒是很本事。”

    “原来是这样!那是很有本事了。”云浅月也笑着点头。老皇帝已经油尽灯枯,想要子息环绕,这是所有老人迈入坟墓前的一个通病。他虽然是九五之尊,心系江山天下,但也不例外。这的确是夜天倾的一个筹码,可惜他的对手是夜天逸。

    夜轻染撇撇嘴,显然不以为然。

    二人说话间来到云王府,夜轻染翻身下马,顺便将云浅月拉了下来。这时一辆马车也停在了云王府大门口,车帘掀起,云离从车上走了下来,见到云浅月一喜,“妹妹回来了?”

    “嗯!”云浅月给云离一个笑脸。想着如今他能如此顺溜地喊出妹妹,证明有进步了。她看着他,见他脸上的疤痕已经好了,几乎看不出被伤的痕迹,只是神色隐隐有些疲惫,但精神到是很好,笑问,“和父王在礼部学习很累?”

    “为了各地救灾的事情,六部最近都很忙,礼部也要出力,是累一些。”云离对云浅月温和一笑,看向夜轻染,颔首一礼,“染小王爷!”

    夜轻染走上前,哥俩好地拍拍云离的肩膀,揶揄地道:“七公主每日都去礼部看你,有美人红袖添香,你还累?依我看你是乐在其中。”

    云离脸一红。

    云浅月闻言好笑,问道:“七公主每日也去礼部吗?”

    “小丫头,你有所不知,从云离去礼部,七公主怕他被人排挤,跑去向皇伯伯请了一道旨意,跟着他去了礼部。给他端茶倒水,侍候笔墨。礼部那些老学究哪里还敢找他的不是?”夜轻染又用力拍了云离肩膀两下,对云浅月笑道:“你这个哥哥可不简单啊!让七公主不但自愿请旨下嫁,还随时看顾。但他不骄不躁,待人温和,那些老学究虽然被公主盯着私下不满,但对他的为人还很是满意的。如今那些当初不嫁给他的公主悔的肠子都青了。”

    “染小王爷过奖了!”云离红着脸摇头。

    “过奖?本小王爷只有少说,没有夸大!”夜轻染扯回手,对云浅月摆摆手,“小丫头,你既然今日不进宫,就赶紧回去休息吧!我兵部还有事儿,就不进去了!”

    “好!”云浅月点头,将马缰绳扔给夜轻染,“你骑我的马吧!”

    夜轻染也不推辞,翻身上马,向兵部而去。

    云浅月见夜轻染离开,收回视线,见云离的脸依然红着,她伸出手臂,抱住他的胳膊,像妹妹依赖哥哥的样子笑道:“哥哥害羞什么?这样不是很好?七公主是个好女子,你要好好珍惜她,对她好一些。她不同于皇室那些公主。你们过得好了,就证明我当时没给你选错人。不过你们相处你不用将她当做公主。”

    “嗯!”云离笑着点头,真向哥哥一般摸了摸云浅月的头,语气温和,“看你一身疲惫,定是快马加鞭赶回来的吧?是为了姑姑的事情?可惜我才成为世子,入朝太浅,没有根基。帮不上姑姑什么忙,否则就不用你这么辛苦赶回来了。”

    “没事儿!苦是苦了些,不过生活若没有点儿苦哪里体会出来甜?”云浅月给云离一个笑脸,松开他的胳膊,“看你这两日也疲惫,我们都回去休息吧!”

    “好!”云离点点头。

    云浅月转了道向浅月阁走去,凌莲和伊雪跟在她身后。云离看着一行三人走得没影,才向西枫苑走去,虽然眉眼疲惫,但嘴角笑意驱散了几分疲惫。

    回到浅月阁后,云浅月倒在床上埋头大睡。

    凌莲和伊雪也累坏了,齐齐回了房间休息。

    云浅月刚睡了没多久,浅月阁外便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听雪和听雨知道凌莲和伊雪也休息,连忙迎了出去,二人在门口和来人低声说了一阵话,听雪便向房门口走来,在门口喊了两声,屋内没人说话,她只能推门进了房间。

    来到云浅月床前,听雪低声道:“小姐,宫里的公公来宣旨,皇上传您进宫。”

    “什么事儿?”云浅月困倦浓浓地问。

    “奴婢问了,文公公说皇上没说。听说小姐您回来了,只让他来宣您进宫。”听雪道。

    “我困着呢!睡醒了就去!什么事儿等我睡醒了再说。”云浅月摆摆手。

    听雪点点头,走了出去,关上房门,在门口对文莱传达了云浅月的话,文莱似乎犹豫了一阵,倒是没为难,转身走了。

    云浅月继续睡去,浅月阁静了下来。

    深夜云浅月渴醒,睁开眼睛,就见屋中坐着个人影,她一怔,立即醒了,本来要下床的动作顿住,对那人影道:“给我倒一杯水。”

    “你总算醒了!我要是刺客,如今你就上阴曹地府喝水去了。”人影是三公子,他听从云浅月的话,给她倒了一杯水端了过来。

    “我对熟悉的人没防范!再说能进来这浅月阁的人必然都是我的亲近之人,能从莫离、凌莲和伊雪以及布置的暗卫眼皮子底下进了我的房间的人屈指可数。”云浅月接过水,喝了两口,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会儿了!见你睡得熟,就没喊醒你。”三公子道。

    云浅月点点头,将剩下的半杯水都喝了,将空杯子塞回三公子的手里,懒洋洋地问,“我刚回来你就急着来,有什么事儿吗?”

    “是有一件事情!”三公子放下空杯子,对云浅月道:“我想去一趟西延。”

    云浅月一怔,看着他凝重的神色恍然,“西延护国神女隐瞒病重的事情你知道了?”

    “嗯!”三公子点头。

    “我离开京城之时是得到了消息,已经派人去证实了。想来消息应该能传回来了!”云浅月想着她虽然想隐瞒三公子,但风阁毕竟也不是白吃饭的,而三公子因为身世的原因也定然对西延格外关注,所以能这么快知道也不稀奇。她对外面喊道:“凌莲,进来!”

    凌莲在三公子来到时就醒来了,如今应声走了进来。

    “得到西延传来的消息吗?护国神女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云浅月对凌莲询问。

    “奴婢在三公子来时就取到了消息,如今消息刚刚到。”凌莲点点头,话落,将一个纸条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看了一眼,眉梢微凝,沉思片刻,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三公子,三公子立即伸手接过,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发白。

    “咳血有很多种病,但也可能是中毒。这个说不准。”云浅月看着三公子道:“护国神女身体应该没有到枯竭的地步,否则的话肯定会给你传信,见你最后一面。如今这种情形依然没给你传信,你大可不必担心。”

    三公子脸色稍好一些,点点头。

    “我和你娘亲是有过交情的,本来我想着得到了消息之后看看能不能去西延一趟,但是如今姑姑身体不好,我急忙赶回来也是为了她,所以短时间内离不了京城。这样吧,你自己去西延一趟吧!风阁的林老医术很好,你带上他去。”云浅月话落,寻思了一下,又对凌莲道:“红阁应该有医术很好之人吧?”

    凌莲立即点头,“小姐,花落的医术就很好,他在医术上面的天赋比剑术和武功上面的高,所以七大长老一起传了他医术。”

    “那更好!花落就在这京中了!”云浅月一喜,对三公子道:“你带着林老和花落一起去!带上风阁的人沿途保护,保密一些,到了西延更要谨慎,不到万不得已,别泄露你的身份。你从来未曾出过京城,花落比你有经验,你凡事与他商量意见。”

    “好!”三公子点点头。

    “如今是深夜,你们最好现在就启程,若是会水的话就从护城河下游过去。这样就不必惊动夜轻染了。否则他守着东西南北四城,你们从城墙上越出去,想不惊动他很难。惊动了他的话,有些事情还是比较麻烦的。”云浅月又道。

    三公子点点头,“那我现在就启程离开!”

    “嗯!”云浅月点头,对凌莲道:“你送他去与花落会和!”

    凌莲应声,和三公子一起出了房门。

    云浅月躺下身子,继续闭上眼睛,却再无困意。过了片刻,云王府大门口忽然传来“啪啪”的叩门声,声音一波接着一波,似乎很是急迫。紧接着她隐隐听到了大门打开,有人说皇后娘娘如何的字样,她躺着的身子立即坐起,伸手扯过衣服披衣下了床,一边穿戴一边向门口走去。

    打开房门,伊雪也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对云浅月道:“小姐,我先去前面看看!”

    “一起去!”云浅月说话间足尖轻点,向大门口施展轻功而去。

    伊雪立即跟在她身后。

    来到云王府大门口,就见到皇后身边侍候的一个小太监正急匆匆向府内跑来,她飘身而落,拦在他面前问,“姑姑怎么了?”

    “浅……浅月小姐?”那小太监对云浅月突然出现似乎一惊,连忙道:“皇后娘娘突然闹肚子疼,见血了,宫里请了太医,皇后娘娘不让太医碰,让奴才前来找您,您……您快去看看吧!”

    “我这就去!”云浅月问明白状况,也不耽搁,顾不上骑马,施展轻功向皇宫而去。

    伊雪虽然轻功不及云浅月,但还是连忙跟在她身后。

    二人刚出了云王府外墙,迎面一个蒙面灰袍老者忽然拦住二人的去路,挥手就对云浅月打出一掌。这一掌的掌风端得是狠戾毒辣,且阴气极重,显然此人内力极其高深。

    伊雪落后云浅月一步,大惊失色,“小姐小心!”

    云浅月没想到还有人等在这里要她的命,看来这个人已经算好了她会此时从这里出府,特意等在这里。她面色一寒,不敢硬碰这人的掌风,堪堪躲了过去,挥手同样劈出一掌。

    灰袍老者同样躲过云浅月的掌风,招式变幻,一股阴森杀气顺着他手掌再次劈出。

    云浅月极其熟悉这样的掌风,她记得十年前就是这样的黑夜,在荣王府的紫竹院,容景就是被这样的一掌险些致命,以至于他创伤十年才被她在灵台寺的地下佛堂抚平伤痕救好,她面色瞬间冰寒阴沉,也立即变幻招式,凤凰真经最后一重推出。

    这是她怒极恨极破釜沉舟的打法,凤凰真经最后一重她还没练成,伤人一千,自损八百,但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知道这个灰袍老者应该就是十年前伤容景的那个人,他武功太高,内力恐怕与她还高一些,她若不这样下狠手,根本就不能拿他怎么样。

    灰袍老者一惊,连连后退,云浅月步步紧逼,势必拼得受伤也要将他毙于掌下。就在这时,灰袍老者袖中忽然飞出一物,直击云浅月面门,云浅月此时全部功力都用于困住他,自然无暇躲避,伊雪此时来到,眼见那物事要打在云浅月面门上,上前去接,但二人中间的气场太过强大,她刚一靠近,身子便被两人溢出的真气弹了出去,她面色一变。

    千钧一发之际,一人飘身落在了云浅月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腰逼迫她的身子向左侧挪了一步,堪堪躲过了那枚飞出的物事儿,同时挥手劈出一掌,打在了老者的胸前。

    云浅月因为突如其来被人推移,一下子撤了功力,那一掌未能打在灰袍老者的天灵盖上,灰袍老者受了一掌,见放出的暗器也没能伤了云浅月,而她身边又来了救援,今日刺杀失败,便当即飞身离开。他逃离的速度太快,云浅月甩出红颜锦也只能堪堪扫到他一片衣角。转眼间人已经没了影。

    云浅月恼怒地看着灰袍老者离去,回头看向身后的人,见是容枫,她面色一暖,“你怎么来了?”

    “景世子给我传信,说最近有人要对你不利。让我暗中保护你。”容枫道:“幸好我来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月儿,你刚刚那样的打法最要不得,即便能将他一掌毙命,但你自己也会伤及肺腑,丢半条命。”

    “我当时顾不了那么多,你知道他是谁吗?”云浅月沉着脸问。

    “谁?”容枫询问。

    “他是十年前伤了容景的人!”云浅月道:“十年前他虽然隐藏着气息,我在暗中,但这样的掌风我最熟悉不过。天下不做第二人想。就是他伤了容景,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原来是这样!”容枫脸色寒了寒,“不过如今虽然让他逃脱了,但他受了我一掌。没有十天半个月伤势好不了。我们暗中查探,不怕不能知晓他的身份。”

    “我想我已经知道是谁了!”云浅月冷笑一声,“他早晚跑不了!”

    容景看向云浅月,安慰一般地拍拍她的身子,语气温暖,“既然知道他是谁,早晚跑不了,就不用急了!你急急出府是否有事情?”

    “姑姑肚子痛,见了血,我得立即赶去皇宫!”云浅月道。

    “那快去吧!耽误不得!”容枫面色一变。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多话,足尖轻点,继续向皇宫而去。

    伊雪看了容枫一眼,也连忙跟上云浅月。暗怪自己无用,她和凌莲因为心思缜密行事谨慎被安排在小主身边,但论起来武功却是不行,今日若是花落、苍澜、凤颜三人在的话,想来小主根本就不用容枫救了。

    云浅月很快就来到了皇宫门口,皇宫此时宫门紧闭,她径直飞跃宫墙而过。

    皇宫灯火通明,尤其是老皇帝的圣阳殿和皇后的荣华宫,灯火比别的宫殿更明亮。

    云浅月来到荣华宫,就见到荣华宫外面站了一群太医院的太医,老皇帝正佝偻着身子站在荣华宫主殿门口,对里面大怒地喝斥着什么,里面传来皇后难受痛苦的呻吟声。

    “皇上姑父!”云浅月飘身而落,站在老皇帝不远的距离,淡淡喊了一声。

    老皇帝闻言猛地转过头,看到云浅月眸光微微凌厉,“月丫头,你来了!”

    “嗯,姑姑怎么样了?”云浅月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主殿的房门紧闭,显然是从里面插上了,这等情形是连老皇帝也阻挡在了门外。

    “她不让朕进去!太医也不让看诊!”老皇帝似乎一身怒意,“你既然来了,进去看看她吧!你姑姑就等着你呢!”云浅月点点头,向前走了两步,对里面轻喊,“姑姑,我来了!”

    “是月儿……月儿,你……进来!给……她开门……”屋内传来皇后压抑痛苦的声音。

    里面的门应声而开,一个老嬷嬷挑着帘子,侧身让云浅月进屋。

    云浅月看了老皇帝一眼,抬步走了进去。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wangying9999(66钻111花100打赏)、muyi67(3钻5花100打赏)、落雨烟云(2钻100打赏2花)、落雨烟云(1钻100打赏2花)、bthltb(1钻)、398741(4花)、xjh313009(5花)、柳冰雾(3花)、xinyong121(5花)、杨柳qingyang(1花)、ally1108(2花)、qquser5909972(1花)、寻梦的小刺猬(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一章 破釜沉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一章 破釜沉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