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非她不娶

    云浅月一怔,竟然是这样的消息?蓝漪被南凌睿非礼,怀了身孕?

    凌莲对上云浅月有些讶异的视线,肯定地点点头,“这个消息是刚刚公布的,不出明日天下该都知道了!的确是说睿太子非礼了蓝家主蓝漪,十大世家一起声讨南梁。”

    “也包括楚家?”云浅月挑眉。

    “照这样说是包括的!”凌莲点点头。她已经从花落口中知道楚家的家主是景世子。

    云浅月蹙眉,低头寻思,片刻后忽然笑了,“这可真新鲜了!我从云城回来到现在有一个月吗?”

    凌莲一愣,摇摇头,“没有!不过二十日而已。”

    “不够一个月就能知道怀有身孕了?”云浅月转头看向一旁站着的容枫,“你的医术好,二十日能诊断出怀孕吗?”

    容枫想了一下,客观地道:“从脉象上看的话,也有可能。”

    “一个人打马不停累了好几个日夜,躺在马上都跟大虾米状了,还能做得了别的事情吗?”云浅月又问。

    容枫当然知道别的事情指的是什么,他一时无法回答。

    云浅月想起那日容景的话,又想到自己给累得睡了好几日,南凌睿比她娇惯,她睡三日他得六日才能歇过来吧!即便对蓝漪有天大的兴趣,能做得了什么?再说她也相信他的哥哥,虽然南凌睿张扬无忌,自命风流,但实则从来未曾胡乱非为过,从素素身上就能看出,素素说他在烟柳楼不过就是听曲而已,从来没有非礼之举。而他南梁太子府的那些女子也不过是摆设而已。况且还有她和风烬这一层关系,风烬是蓝漪的未婚人,他还不至于色令智昏强求了蓝漪。

    如他不会强求了蓝漪的话,那么如今蓝漪怀孕说明什么?

    说明怀孕可能是假!

    通过那一次接触她能看得出蓝漪是个清高的女子,相比于她所见过的清婉公主、秦玉凝的规矩做派,蓝漪是真的清高,从骨子里露出的清高。而十大世家家风甚严,皆是名门望族之后,虽然隐世百年也带有着世家名门的矜持和保守,就算她真怀孕了,这等事情都被批斗为家族丑闻,藏着掖着还来不及,还如何公布天下?

    可是如今公布天下了,那么又说明什么?

    说明蓝漪不惜毁了自己的名声,也要毁了南凌睿。

    那有多么恼恨南凌睿才能让她如此牺牲?要知道在这个时代,一个女子前面冠上了一个男人的名字,那可就是赔进了一生。蓝漪对南凌睿的恼恨能大得过让她不惜赔进一生吗?应该不至于。蓝漪能坐上蓝家的家主,绝对不是个没有脑子的女人。

    既然如此,又说明什么?

    是否说明蓝漪有着比赔进自己一生更有价值的理由去毁南凌睿挑战南梁?

    那么又是什么理由呢?

    夜天逸既然是蓝家的外孙,和蓝漪合作,在这件事情上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凌莲,让华笙去查,将蓝漪从云城出来之后这二十日的所有事情事无巨细地查明白给我拿来。”云浅月想到此对凌莲吩咐。

    “是,小姐!”凌莲点头。

    “还有夜天逸在这个期间所做的所有事情!也给我一份。”云浅月又道。

    “是!”凌莲再次点头。

    云浅月抿了抿唇,“给南凌睿传信,就说我问他到底做了没做?让他尽快回话!”

    “是!”凌莲又点头。

    云浅月摆摆手,凌莲立即走了下去。她回身看向容枫,“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十大世家一直以来同气连枝,共同进退。但那是百年前,到如今百年后内部其实早已经分崩离析,很难达成一致。如今居然达成一致,声讨南梁,这不得不令人深思。”容枫声音微低,“何不问问景世子意见?毕竟他是楚家……”

    “你知道?”云浅月讶异地看着容枫,容景是楚家的家主之事她也是从摩天崖知道了。而容枫居然知道,她不能不讶异。

    “虽然文伯侯府已经脱离荣王府,但总归是和荣王府一脉相承。当年荣王妃是楚家家主在文伯侯府的密案上也是有着记载的。”容景解释道。

    云浅月恍然,一脉相承,血脉相连,这个是无论如何都更改不了的事实。

    “走吧!真如你所说,十大世家都入世了,这个天下真要乱了!”容枫似乎轻叹了一声,抬步向前走去。

    云浅月跟上容枫,语气无可无不可地道:“乱了也好!早该乱了!”

    容枫笑了笑,叹息地道:“月儿,黎民百姓虽苦,但至少太平,一旦天下大乱,多少黎民流离失所,血染成河,埋骨荒山?”

    “腐朽一日不被摧毁,蛀虫便会日复一日累积,到时候流离失所,血染成河,埋骨荒山的人更多。容枫,旧的政权不剔除,新的永远不会出来。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历史长河都是这样演绎,没有不流血就成就的繁华。”云浅月清声道:“何况形势不会如人所愿,多少人的手在背后推动着它前进,不前进都不行。如今也不是你我两个人能决定的事情。”

    容枫点点头,默认下来。

    云浅月不再说话,二人回到浅月阁。容枫进了隔壁房间,云浅月回到自己房间。

    半个时辰后,凌莲回来,手中拿了一叠纸张,是蓝漪和夜天逸这二十日的所行所为资料。足足有十几页纸张。

    云浅月先拿过蓝漪的资料看,只见写着蓝漪在云城时埋伏拦截她和南凌睿,后来被容景点住穴道送给了南凌睿,南凌睿抱着蓝漪回了云城驿站他落榻的房间,独处两个时辰。之后蓝漪被夜天逸接走,回京之后蓝漪穴道解开,之后便离开京城回了云家。至今一直在家中再未出来。接下来就是用了几页纸写了蓝漪在蓝家的生活起居和日常行止琐事。

    云浅月看罢,又拿起夜天逸的资料。夜天逸这些日子一直忙于治水,西十八个州县受灾和东十八个州县相差无几,他和容景的治水反感大同小异。取得了显著的效果。如今基本稳定了民心灾情,剩下的便是后续的修葺和修复,同样晚睡早起,尽职尽责,博得了百姓推崇爱戴。除了每日一封关于治水情况的文书外,未与外界有何联系。

    云浅月放下手中的纸张,窝在软榻上闭上眼睛,细细想着其中关联。南凌睿抱着蓝漪一路亲吻着回到驿站的,之后在房间独处两个时辰,即便他没做过什么,谁也不会相信。她伸手揉揉额头,想着如今声讨南梁了,是摆明了要南梁给出个态度。那么什么样的态度才能让蓝家和十大世家满意?

    “小姐,刚刚您让奴婢给睿太子传信问是否对蓝家主非礼,华笙姐姐知道了后说他们一直在暗中保护睿太子,保护也是一种监视。睿太子并没有对蓝家主真正做什么。后来他们一路护送睿太子离开云城回南梁,而蓝家主被七皇子带走。二人再未见面。蓝家主怀孕定然是假。”凌莲又低声道。

    “嗯,我知道,只不过问那句话是想问问他的想法而已。”云浅月忽然一笑,“如今这等事情被公布天下,风家和蓝家的婚约自然是毁了。我想问的另一层意思是哥哥他想不想真的要蓝漪。要是想要的话,那没做什么也是做了!应承下来就是了!十大世家虽然声势浩大,但南梁也不是软趴趴的菜叶子。”

    凌莲恍然,连忙道:“那奴婢现在就知会华笙姐姐给睿太子传信。”

    “嗯!”云浅月点头。

    凌莲立即跑了下去。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懒得再想,她今日脑子中想的事情太多,有些累,遂困乏地站起身向床前走去,来到床前踢开了鞋子躺了上去,不出片刻便睡了过去。

    容枫给容景传了信后来告知云浅月,便见她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他笑着摇摇头。走到窗前将窗子关上,回身看到软榻上放着的关于蓝漪和夜天逸的资料,拿起来看了一遍,低头寻思片刻,便将资料放下,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云浅月睡得极熟,对容枫进出无知无觉,这一睡就睡了一日。

    第二日黎明,云浅月醒来,精神比前两日好了许多,她穿戴妥当,起身下床,打开窗子,外面清凉的风吹进来,她不由打了个细微的寒颤,只见院中有淡淡的薄雾,树木上落了层清霜,才彻底觉得已经步入秋凉了。

    隔壁房间房门打开,容枫穿着朝服从里面出来,看来是去上朝,云浅月离开窗前,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看着容枫,对他一笑,“早啊!”

    容枫被云浅月大早上的笑脸晃了一下神,但很快就接过话,也对她一笑,“早!今日气色不错。”

    云浅月抹抹脸,点头道:“嗯,精神了些。”

    “那也要继续喝药。”容枫走过来,将衣袖里面的一封信递给云浅月,“昨日深夜景世子传来的书信,我见你睡得熟,就没喊醒你,本想着下朝之后回来给你,如今你醒了正好。”

    云浅月伸手接过书信,掂了掂分量,满意地道:“挺重!”

    容枫莞尔一笑,不再说话,转身向院外走去。

    云浅月也不进屋,将身子倚在门框上,扯开信封,里面露出厚厚的一摞纸,她嘴角勾起笑意,将全部的纸张大致地过一遍,一共也是十张纸,但只有一张是书信,其余九张都是她的画像。或坐,或卧,或站,或睡,或嗔,或笑,或怒……九张纸张上的她每一种神态都极为逼真传神,尤其那画法和功法,笔墨浓淡合宜,线条优雅细腻,画卷极美。

    云浅月虽然是看着自己,但也不由有些痴然。

    她的容貌自然没话说,但在容景笔墨勾勒下更增添了温柔的美。无论是眉、眼、口、鼻,还是神态……无一处不是她的样貌,画中的自己似乎跳跃出了纸上,与她同等存在。若不是镌刻在心里,不可能有这样描绘。

    云浅月本来清爽的心情此时胸腹中刹那被这几张画卷添满柔情。虽然她早就知道这个人已经将他自己镌刻到了她的心里,但也不及这一刻让她更深刻地将他印记。

    这个男人啊……

    这个男人如此可爱,如何能让她不爱?

    容景……容景……

    云浅月心中默默念着容景的名字,只感觉被他填充得满满得,柔情似乎要溢出来。

    “小丫头,大早上哭什么?谁又惹你了?”熟悉的声音响起,大踏步走来。

    云浅月惊醒,顺着声音抬头,就见夜轻染打着哈欠从外面走进来,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扯过她手里的纸张,低头看了两眼,撇撇嘴,“我说你大早上哭什么呢!原来又是这个弱美人在哄你了!”

    云浅月一把夺回夜轻染手里的信纸,瞪了他一眼,“什么叫做哄?这是爱!”

    夜轻染叱了一声,见云浅月感动得红了眼圈,他有些嫉妒,“弱美人会画这个我也会,可不比他画的差。小丫头,这就感动的要哭?你的眼窝子也未免太浅了些。”

    云浅月不理他,低头看向那唯一一张的书信。显然他写这封书信的时候她的那封信他还没收到,信中说她离开后河谷县的情况,以及命令她必须好好吃药,末尾写了一首诗。极为缠绵优雅。落款的日期是前日的深夜。她想着自己昨日响午之前写的那封书信他今日应该可以收到了。嘴角不由露出笑意,将书信仔细地折起来,放进怀里。

    “小丫头,前几日我送你出城时候你可答应给我弹一曲的!”夜轻染忽然又道。

    云浅月抬头看着他,“大早上就听琴?”

    “听!”夜轻染点头。

    “好吧!”云浅月见凌莲和伊雪已经从房间出来,对二人道:“去藏宝阁将我的那把七弦琴拿出来。”

    凌莲和伊雪应了一声。

    “小丫头,你的琴不在房间放着?还放到了藏宝阁?你藏宝阁都藏了什么宝贝?我也去看看!”夜轻染说话间抬脚就要跟上凌莲和伊雪。

    云浅月身后拉住他,“乱七八糟的而已,有什么可看的!你大早上就跑来找我,不会是为了来听我弹琴吧?”

    夜轻染停住脚步,打消了探究云浅月藏宝阁的念头,点点头,“小丫头,你听说了十大世家蓝家联合十大世家声讨南梁的事情吧?”

    “嗯,听说了!”云浅月点头,转身进了屋。

    夜轻染跟在云浅月身后也进了屋,不确定地问道:“南凌睿真那什么了蓝漪?”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斜睨着他,“你相信?”

    “南凌睿那个家伙其实和我、弱美人、还有你都有一个相同点。就是什么都敢做!这哪里是信和不信的事情?而是是不是的事情。”夜轻染道:“我得到的消息是他看上了蓝漪,意图非礼,如今造成这种后果,也不奇怪不是?”

    “若是连你都相信,那么这天下所有人都会相信了!”云浅月不置可否地丢出一句话。

    “这么说不是了?”夜轻染一愣。

    “你是来向我证实的?”云浅月挑眉。

    夜轻染何其聪明,从云浅月这两句话有了了然,摇摇头,“也不算是,我觉得这是个说不准的事情,可真,可假。不过我是来告诉你,皇伯伯准备插手这件事情。十大世家一起入世可不是小事儿。”

    “哦?他如何插手管?”云浅月问。老皇帝本来因为水灾就坐不住了,如今更慌了吧?

    “如何插手还没有定论,但是插手是一定的了。他如今在等南梁的说法。”夜轻染道。

    云浅月点点头。

    “小丫头,若是十大世家真和南梁对立。皇伯伯也想借机除了南梁。你是不是会帮南凌睿?”夜轻染盯着云浅月的眼睛。

    “说不准。也许帮,也许不帮。”云浅月道。

    夜轻染挑眉,压低声音道:“小丫头,凭你和南凌睿的关系,你会不帮吗?”

    云浅月听到这句话觉得这句话的意思很有歧义。是知道他是她的哥哥?还是因为南凌睿和她交好而相助?她笑看着夜轻染,装似不懂地问,“我们什么关系?”

    “果然遇到利益相较的事情,小丫头还是防着我的。”夜轻染闻言脸色一暗。

    “夜轻染,我不是防着你,而是利益归利益,朋友归朋友。”云浅月看着夜轻染,眉眼间凝聚上一抹微微深沉的颜色,“即便皇上知道了你是没中忘情的毒,和我关系一样的好,对他实行了一招瞒天过海阴奉阳违,他还是未收回你手中四十万兵马。为什么?”

    夜轻染沉默。

    “那是因为他知道,一旦遇到利益相较的事情,我威胁到天圣江山的时候,你也会记得你姓夜,你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留着皇族后裔的血液,你我之间,朋友归朋友,该出手也不会手软的。”云浅月又道。

    夜轻染无言反驳。

    “看!不只是他将你看得透,而是我们心中都清楚。”云浅月实在不想谈这样的事情,不想和夜轻染谈如此沉重的话题。但横在两人之间不得不是这样的话题。就像是一块糕点,看着颜色很好,实则已经变了味。

    夜轻染忽然有些烦闷地摆摆手,一屁股坐在软榻上,抑郁地道:“我要听曲子。”

    云浅月见凌莲和伊雪已经搬来了七弦琴,她点点头,坐在琴案前。调试了一下音符,虽然许久未弹,但也不觉得手生,一首简单的清平调溢出指尖。

    这是一首让人心里澄净洗出烦恼的曲子。

    夜轻染脸上烦闷抑郁的脸色渐渐褪去,又换回一如既往的模样。他一瞬不瞬地看着云浅月,那深深的无奈和血脉钳固命运的锯齿被他深埋心底。

    一曲落,夜轻染忽然道:“小丫头,你五岁入宫的时候就一直盯着弱美人看。那时候是不是就想嫁给他?”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摇摇头,“我当时觉得这个小鬼长得真好看,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而已。”

    “可是那时候容景就已经想娶你了!”夜轻染道。

    云浅月想起那个吻,笑着点点头,“似乎是!”

    夜轻染心神一阵恍惚,似乎在回忆往事,喃喃道:“其实我那个时候也是想……”

    “染小王爷,皇上请你立即进宫!”这时外面传来一声焦急的喊声,伴随着匆匆脚步。

    夜轻染说了一半的话被打住,他一怔,神智拉回,从软榻上站起身,不再继续刚刚的话,抬步向外走去,直到出了房门,出了浅月阁,再未回头。

    云浅月覆在琴弦上的手不由自主地捏了捏琴弦,七弦琴发出清泠一声悦耳的响声,她也拉回神智,只见夜轻染的身影只剩下一片衣角。

    “小姐,奴婢给您端早膳和汤药?”凌莲见云浅月坐在琴案前许久不动,轻声询问。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脸色看不出情绪。

    用过早膳后,云浅月依然去了冷邵卓所住的客房。冷邵卓的脸色不那么苍白了,人也精神了几分。虽然云浅月依旧和昨日一般,但他敏感地觉得她心情不好。于是问她还听段子吗?云浅月点点头,冷邵卓接着讲了起来。

    云浅月心情果然好了很多,她发现在冷邵卓面前,她其实可以很轻松。

    就这样一日悠悠而过。

    中午的时候云浅月按照容景的要求给他写了一封十张纸的信外,再没做什么。这回十张纸依然有大半是冷邵卓讲的段子。

    傍晚时分,容枫带回来一个消息,说一直在圣阳殿内修养的皇上今日破例上了早朝。朝堂上公开对文武百官征求了关于十大世家一起入世声讨南梁睿太子之事。群臣说法五花八门,但大多还是希望求得安逸,毕竟如今天圣受水灾严重,百姓和兵力全部匮乏。直到下朝,皇上也未表态。

    云浅月笑了笑,天圣的官员安逸得太久了。

    第二日清早,云浅月收到了华笙传回的南凌睿的书信。只见上面写道:“本来对那个女人还只是有点儿兴趣,如今嘛……非她不娶了!小丫头,这污水我接了,你要帮我。”

    云浅月看着信纸有些好笑,就知道会是这种回答。

    果然响午,凌莲收到了外面传出的消息,说南梁太子发出公文昭告天下,言:“他对十大世家蓝家的家主蓝漪一见钟情,不能自拔,做下风韵情事,本想择日去蓝家提亲,如今却不想天下皆知。诚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为表诚意,他在此立言,遣散南梁太子府三千美人,负荆于蓝家请罪,今生非蓝漪不娶!”

    云浅月听到这封诏书的之时大笑出声,好一个南凌睿!真是她的好哥哥!

    蓝漪也掩着嘴笑,“睿太子这一招真是绝了!声情并茂,情深意重,外加认错诚恳,负荆请罪。一下子就堵住了十大世家的声讨的嘴。这回蓝家主不嫁睿太子都不行了!”

    “蓝漪胆子够大!虽然她是夜天逸的人,但做我的嫂子我也不介意。”云浅月笑道。

    “不过蓝家主可不是一般女子,就怕迎娶这一路上,睿太子也不会顺利。”伊雪笑道。

    “哪一段姻缘成就是顺利的?需要磨合,南凌睿有时候狐狸着呢!蓝漪遇到他……克星一枚。”云浅月笑着道。想着这回蓝家不知道该如何还招。而十大世家还是个什么态度。想到此,她对凌莲道:“给风烬传书,问问他的想法。”

    “是!”凌莲应声走了下去。

    云浅月今日心情很好,于是又跑去了冷邵卓的客房,这回反过来给冷邵卓讲了许多故事。当然不是和冷邵卓讲的一样的段子,而是童话故事。冷邵卓听得津津有味。

    晚上容枫回府,说老皇帝并未表态。

    深夜,收到了风烬的信使传书,上面写,“我对蓝漪没兴趣,你想如何就如何。十大世家之所以答应蓝家同气连枝,共同声讨南梁,不过是想借此寻求个入世的机会而已。各打算盘。”

    云浅月虽然知道风烬对这种婚约持否定态度,但还是松了一口气。若是风烬也喜欢蓝漪,她的哥哥夺了风烬的女人,未免让她难做。如今风烬不喜,那正好。于是她立即给风烬回信,“蓝家不表态,就是还没想到对策。大约没想到南凌睿应承下来这污水,所以,作为有婚约的风家,风家可以同样公布天下,对蓝家婚事悔约,成全睿太子一片痴情。”

    书信交由凌莲传出去后,云浅月窝在软榻上想着以后再给风烬找个好姑娘吧!

    书信传出第二日,天明十分,天下再度传出消息,十大世家第一把交椅的楚家家主公告天下,言:“睿太子情深如海,一国太子甘愿负荆请罪,楚家身受感动。退出声讨,成全睿太子和蓝家主命定姻缘。”

    云浅月听到这个消息嘴角不由露出笑意,虽然她和容景未曾对此互通书信交换想法,但想法如此一致,还是让她心头一热。楚家当先表态,那么风家随后的话,其余世家是跟风而行?还是继续与蓝家一起声讨南梁?就要掂量和好好琢磨了。

    楚家这一表态比十大世家联合声讨和南梁的诏书还要有效果,十大世家楚家最为神秘,又是十大世家之首,这个消息一时间轰动天下。伴随着这个消息应运而生的便是楚家的当家家主的神秘面纱。纷纷揣测。

    天下一时间变得热烈喧闹。

    响午十分,天下又传出风家公布的消息,言:“风家少主承接风家家主族印,成为风家家主。风家诚感与蓝家交情深厚,感于南梁睿太子和蓝家主两情相悦,愿意成全一桩姻缘。与蓝家销毁婚约。天下百姓作证。”

    风家的消息一出,天下再度哗然。

    紧接着风家之后,花家、凤家、苍家三大剑术世家同样应和楚家和风家的言论。退出声讨。于是十大世家不足一日时间,已经有五大世家退出。

    天下风云变幻,旦夕之间。

    云浅月立在窗前,听着凌莲一一禀告外面的消息。目光看着窗外,夜色朦胧,烟如轻纱,就如这天下时局,也笼罩着一层薄薄的轻纱,随时都可以被一阵风吹来刮开表面的云雾,又会随时雾大雾浓。

    她脑中忽然记起在祁城对她使用障眼法和草木皆兵策略的苍家少主苍亭。据说他私下里和蓝漪关系匪浅,但是如今居然和花家、凤家、风家、楚家一起退出对南梁的声讨,而非站在蓝漪统一战线,不得不让人觉得这里面意味深远。

    于是云浅月喊来凌莲,对她吩咐,“查一下苍亭从祁城回去之后都做了什么?”

    “是!”凌莲立即退了下去。

    云浅月想起只见过一面的那个男子,姿态温雅清贵,但显然深藏不露。

    次一日,天下再无消息传出,蓝家未对南梁的昭告予以回复,其他四大世家也未再有附和楚家等五大世家退出声讨的消息传出。这一日,天下太平无比。

    云浅月依然去了冷邵卓处,继续给他讲童话故事,她觉得应该有来有往,不能欺负人家冷邵卓老实,就非要他口干舌燥将肚子里的东西一股脑都掏出来。所以,还算比较有人性。

    接下来一连三日,天下依然未再有消息传出。南梁和楚家等五大世家早先的消息对于天下百姓间引起的热度依然不褪色。但是谈论渐渐从南凌睿和蓝漪的情事上转变成了这五大世家的家主或少主新一辈的继承人据说都是世间绝顶的美男子,各个风华绝代。

    云浅月时刻关注着外面的传言,听到传言变了味道,觉得古人说美色惑人,的确诚不欺我。不知道若是蓝家再不表态的话,人们谈论美男子会不会忘了引起这件事情的初衷缘由?

    第五日,蓝家终于公诸消息,回应了关于南梁的诏书。

    ------题外话------

    我在卖力地将天下搅浑,让景美人和月儿浑水摸鱼……(⊙_⊙)

    积攒到月票的亲们,狠狠砸砸我,我会更卖力滴……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sxl888(13钻)、喵m喵m1231(5钻30花)、lisiqi04747(2钻300打赏2花)、matthew915(2钻)、徐熹霖(2钻)、hongmiu(1钻)、gold8578(1钻)、*.贱R3n丶都矫q1n9゛ゝ(5花)、ally1108(1钻)、飞羊儿gf3(3花)、Koralle(1花)、寻梦的小刺猬(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五章 非她不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五章 非她不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