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公子论艺

    云浅月看着皇后,将她满脸满眼震惊的神色一览无余,淡淡一笑。舒殢殩獍

    “月儿你……”皇后也看着云浅月,想说什么,似乎话到嘴边只剩下震惊。

    “姑姑怎么如此惊异?您觉得我是不是不该知道?”云浅月挑眉,笑看着皇后。

    “你……”皇后定了定神,摇摇头,面上的惊异褪去,化为无奈,“你如此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呢!知道也正常。”

    “是啊,知道也正常!”云浅月不以为意,伸手拉住皇后,“姑姑,我们去御花园吧!四大王府的公子们在御花园论艺呢!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皇后点点头,跟着云浅月向殿外走去,走了两步疑惑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见到他们了?”

    “没有!云离过继之礼那日,爷爷在祖嗣给了讲了父亲和娘亲的事情。父亲那么爱娘亲,娘亲若是死了,他如何会独活?所以,我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活着的。”云浅月道。

    皇后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早先也不知道,也是不久前才知道。”

    “应该是南梁国师来这里见了你一面吧?”云浅月偏头看着皇后,语气肯定。

    “嗯!哥哥是来见了我,但也没有说几句话,就急急离开了。我才知道他们活着。只要活着就好!”皇后慈爱地摸摸云浅月的头,“月儿是有父母的!”

    云浅月笑笑,不说话。

    “月儿,你……你是不是怪他们?他们也是有着迫不得已,否则哪个父母愿意扔下孩子不管?”皇后担忧地看着云浅月。

    “没有!我不怪他们。”云浅月摇摇头,“这些年我过得很好不是?有爷爷,有姑姑,有哥哥,还有一大堆对我好的朋友。我知足。况且父母也有自己的人生,不一定要为子女而活。我心中明白。”

    皇后欣慰地点点头,又有些心疼,“你这个孩子,就是太要强,要知道刚过易折。尤其是女人,在男人的面前,不用太强硬。你对景世子……还是收敛一些脾性比较好。”

    云浅月忽然笑了,“姑姑,我和容景是一物降一物而已。你不用担心。”

    “也是!”皇后也觉得自己太唠叨,笑着道:“你这个丫头也就景世子能治得了你。以前我是百般觉得你和景世子不合适,如今看来啊,还就你们两个是最合适的。”

    云浅月笑着不再说话。

    二人说话间来到荣华宫门口,侍卫打开宫门,云浅月扶着皇后走出。八月的天气已经不再酷热,吹来的风都带着一丝凉爽,空气中隐隐携带着花香,馥郁欣然。姑侄俩一路闲聊着向御花园走去,后面跟着荣华宫里面侍候的宫女嬷嬷太监。

    来到御花园,果然见四大王府的公子们已经开始论艺,御花园一片热闹。四大王府的小姐们围在一旁看着公子们论艺,一个个娇艳如花。

    云浅月目光一一看过御花园的众人。只见熟悉的身影都在,夜轻染、夜天倾、夜天煜、容枫、冷邵卓,还有荣王府庶出的公子们。以夜轻染打头,玩得热火朝天。她看着夜轻染满头是汗,有些好笑。

    众人见皇后的凤驾来到,都纷纷见礼,皇后含笑摆手,一如既往的凤仪高贵。

    云浅月扶着皇后坐在了一处凉亭内,皇后对众人摆摆手,示意众人继续。四大王府的公子小姐们本来就比寻常大臣家的子女们少了一分拘束。于是很快大家又投入到论艺的热闹中去。

    云浅月坐在皇后身边,目光也看着众人。

    所谓的论艺,是天圣皇朝一种集摔跤、拳脚、投球、打马等结合的玩法,分为两派。每一派人数可多可少。四大王府的公子加上皇室的皇子,也不过二三十人。云离和冷邵卓没有武功,但也跟着一起玩,不过相较于有武功的人来说,他们就比较吃亏。时间还早,显然才玩了没多久,二人身上就已经被踹得不是脚印就是被跌得泥污。

    当云离再一次被踹出圈外的时候,七公主终于忍不住跑上前,一把拽住云离的衣袖,心疼地看着他,“你别玩了!”

    “呵……嫂嫂心疼哥哥了!”云浅月看着七公主好笑。从她来到,就见七公主的目光一直紧张地盯着云离,视线连转都没往容枫的身上转,她彻底放下心来。

    皇后也笑了,目光瞥了容枫一眼,看着七公主道:“这个孩子,终于开窍了!”

    “开窍了是好事儿!”云浅月见七公主掏出帕子给云离拍身上,笑着道。

    “云离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孩子。”皇后笑着道:“你不在京城那几日他每日都会去荣华宫看看我。比以前的你那两……那个哥哥强多了。”

    云浅月知道她说的应该是比那两个哥哥都强多了。她笑着点头,“我觉得也是!”

    二人说话间,七公主将云离拉下场,云离有些无奈地看着七公主,但神色却是带着笑意,显然也乐在其中。来到皇后面前,云离看到云浅月揶揄的笑意,脸有些红,喊了一声,“姑姑!”又喊了一声,“妹妹!”

    皇后笑着对二人摆手,“坐下歇会儿吧!你跟他们一帮子人玩,没武功吃亏,瞧给折腾的!七公主都心疼了!”

    七公主顿时娇羞无限,嗔了皇后一眼,声音极低,“母后,你就会拿我打趣……”

    “呵,七公主害羞了!好,本宫不说了!”皇后笑着拉过七公主,坐在自己的另一边。

    “七妹妹,你也太心疼云离那小子了!”夜轻染不满地向这边看来,“你将他拉下去,我们这边可就少了一个人。多吃亏!”

    “你一个人顶十个人打,吃亏什么?”七公主瞪了夜轻染一眼。

    夜轻染摸摸头,目光扫向云浅月,对她招手,“小丫头,你过来替补!”

    云浅月摇摇头,一帮子大男人,她也挤进去的话就是一枝独秀了!

    “过来,扭捏什么?你以前和冷邵卓打架的时候可没见你矜持过。咱们这些人谁不知道谁什么德行?”夜轻染一边说着一边向云浅月走来,看那架势要来拉她。

    “小魔王,你拉人扯我做什么?”冷邵卓立即不干了。

    夜轻染毫不客气地踹了冷邵卓一脚,冷邵卓哪里躲得过,被踹得一个趔趄,他看也不看他一眼,“没武功的家伙拖我后退,你和容枫一样,一边歇着去,小丫头一个人就能代替你们两个。”

    “你少看不起人!”冷邵卓勉强站直身子,脸憋得有些红,“我又没有人来心疼我。不下场!”

    “哈哈,你也想要人心疼?真新鲜了!”夜轻染毫不客气地嘲笑,“问问这里,有哪个女人看得上你吗?”

    “没有人看得上我,也没有人看上你。”冷邵卓对夜轻染怒目而视。

    夜轻染顿时一噎,回头看着冷邵卓,奇怪地打量他,“好小子,在云王府住了十日,你伤不但养得好,本事也见长了是不是?”

    冷邵卓哼了一声,自己动手拍身上的土。

    “小丫头,你快下来!别让大家伙都等你一个!”夜轻染见云浅月坐着不动,再招手。

    “我可不想一会儿跟个泥鳅似的!”云浅月懒洋洋地摆手。

    “磨叽什么?我过去拉你。你这副样子再不活动一下筋骨,我都怀疑你要生锈了!”夜轻染大踏步走来,不管云浅月乐不乐意,一把将她拽起来,抬步就向场中走去。

    云浅月无奈,这个小魔王。

    “来,继续开始玩!”夜轻染松开云浅月的手。对停住的人摆摆手。

    大家见到云浅月被夜轻染拉进来,互相对看一眼,都有些拘谨。虽然云浅月嚣张跋扈的名声摆在那里,但毕竟是个女孩子。都不好下手。

    “月妹妹,你要不想玩,就去歇着!轻染,月妹妹身体不太好,别胡闹了,我们自己玩就行,你非要拉她下来做什么?”夜天倾看着夜轻染蹙眉。

    “就是!月妹妹,你若不想玩就下去。这个小魔王就喜欢胡闹,在他的眼里人都是铁打的!”夜天煜也立即附和道。

    他们二人那日是亲眼看到云浅月从皇后的内殿出来那副神色的,身体透支过度,不是十日八日就能养回来的。如今看她这副懒洋洋的样子,自然不想勉强她。

    “她还不是面捏的!哪里这么弱了?”夜轻染眼皮翻了翻,对云浅月道:“小丫头,你有这么废物吗?”

    “你才废物呢!”云浅月白了夜轻染一眼,他说得对,她再懒下去,的确要生锈了。这也不怪她,容景不在,她什么精气神也没有。也不扭捏,对夜天倾和夜天煜等人道:“来,玩吧!我是不会客气的!”

    她话音刚落,便快速地进入状态。虽然从来没有玩过这个,但看得多了,自然就会了。

    夜轻染高兴地挑了挑眉,也快速地进入状态。

    夜天倾和夜天煜见状,也不再说什么。各王府的公子见状也都纷纷再次玩起来。他们虽然和云浅月接触得不多,但大多数都是自小就认识。所以,很快就玩在了一处,一时间场中热火朝天。

    “这个丫头要是换一件男子的衣服,就是一个男孩子,是半丝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了!”皇后看着场中活跃的淡紫色身影笑着摇摇头。

    “浅月小姐玩得真好!”七公主羡慕地道。

    “是啊,妹妹做什么都能做得很好!”云离也看着云浅月,附和七公主的话笑道。

    七公主转头看向云离,见他眼中溢满骄傲,那一双眸子似乎都因为看着云浅月活跃的身影而灿亮起来,她笑了笑,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场中,不再说话。

    皇后余光看了二人一眼,也含笑看着场中不再说话。

    “秦太妃驾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小太监的高喊声。

    皇后顺着声音看去,果然见秦太妃向这边走来,秦玉凝搀扶着她的胳膊走在她身边。后面是秦太妃宫里伺候的人,浩浩汤汤。

    场中玩得热闹的人仿佛根本没听到,依然玩得热火朝天。这时候谁也不把云浅月当做女子,她身上似乎就有这样的一种魔力,只要专心做起一件事情来,很快地就将自己融入其中。让她身边的人不会将她当做女子。争抢,拼夺,酣畅淋漓。

    秦太妃来到近前,众人都连忙见礼。七公主和云离站起身退到了一旁。

    皇后站起身,对秦太妃行了个虚礼,笑道:“还以为太妃要等到开宴席的时候才从宫里出来呢!没想到这么早就来了!”

    “我听说公子们都在御花园论艺,老婆子也喜欢热闹,便凑过来看看。”秦太妃笑道。

    秦玉凝扶着秦太妃坐下,给皇后见礼。

    皇后笑着摆摆手,“秦小姐有喜的身子,就不必见礼了!坐吧!”

    秦玉凝直起身,目光看向场中。她从来到御花园就看到了夹在一群公子中间的云浅月。虽然夜轻染、容枫等人都风采卓然,但云浅月更为夺目,紫色阮烟罗的衣裙,在她活跃的身影下如跳脱出众人之外的紫云霞。阳光打在她身上,这一场论艺似乎中心就在她一人。她唇瓣紧紧抿起,隐藏在美眸之下的是深深的嫉妒。

    “咦?那不是浅月小姐吗?”秦太妃似乎才看到场中的云浅月。

    “是月儿,她奈不过染小王爷的要求,便也跟着下去玩了!”皇后笑着回话。

    “皇后啊!不是我说你,你该管管这浅月小姐,收收她的性子。你看看,她比一帮子公子们玩得都欢快。跟个男人似的,没型没样。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没有。这里面各府的小姐们有哪一个跟她似的?那不是笑话吗!”秦太妃转过头对皇后劝说。虽然是劝说,但语气中则是深深的鄙夷,“这要传出去,让人觉得云王府的女儿都如此似的!岂不是影响你皇后的母仪风范?”

    皇后笑着的脸顿时一收,“太妃哪里话?我看月儿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她就是这个性子!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巾帼不让须眉,月儿就是这类女子。谁说男子才可以沙场点兵?女子就不可以了?千年前也是有一位女王尊贵天下的,女王手下的女将军有好几名。如今名扬千古,皇上翻阅千年前卷宗的时候也是又赞又叹。”

    “那也是千年前,怎么能和当下比?”秦太妃皱眉。

    “太妃娘娘,历史有先例。千年前的可以不说,就说我们天圣皇朝也不是没有先例。贞婧皇后当年还不是跟着始祖皇帝和四大王爷身旁征战天下?所以说,女子不一定不如男。月儿是云王府的女儿,遗传了贞婧皇后的遗风这是好事儿。”皇后笑容淡淡地看着秦太妃,“太妃娘娘,你能说贞婧皇后不成样子没有大家闺秀之礼吗?”

    亲太子被噎得哑口无言,她自然不能说贞婧皇后不知礼。脸色不好地住了口。

    “我们女子虽然要本分是不错!但未免失了灵气。”皇后不在意秦太妃脸色不好,看着场中云浅月的身影继续道:“试问在座的女子们有哪个如今不羡慕能够下场去玩的她?”

    “羡慕有何用?总归是不合礼数!让人觉得不知检点。”秦太妃道。

    皇后脸色顿时寒了下来,“太妃娘娘,玩玩闹闹而已,本宫觉得还不算是不知检点。不知检点的是未婚先孕,败坏门风。”

    秦太妃脸色一僵,彻底失言。

    秦玉凝脸色霎时一白。虽然皇后没点名没道姓,但在场女子只有秦玉凝未婚先孕。她脸上自然挂不住。低下头。唇瓣紧紧抿着。

    “皇后,本太妃……”秦太妃脸色现出怒意,想说什么。

    皇后忽然截住她的话,歉意地看着秦玉凝道:“噢,本宫到忘了这里还有秦小姐,本宫说的不是你,说的是蓝家主蓝漪和南梁的睿太子。这些日子不是就他们的事情吵得沸沸扬扬吗?你和二皇子是有婚约的,也不算是不检点。”

    秦玉凝闻言更是无地自容,垂着头又不能不说话,声音极低,“玉凝知道皇后娘娘无心,不会怪娘娘的。”

    “嗯,你真是个好孩子,是天倾的福气。”皇后笑着点头,伸手去拉秦玉凝的手,看着她的肚子,“你的身子从怀上了之后没有什么不舒服吧?胎位可稳实?”

    “嗯!”秦玉凝低着头不敢看皇后。

    “看你面色红润,就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个乖巧的。不折腾你。本宫肚子里的这个就不乖巧。折腾的本宫都快去了半条命了。你比本宫有福气。”皇后笑着道。

    “皇后娘娘肚子里怀的是太子。才是真正有福气,玉凝哪里敢同皇后娘娘比。”秦玉凝连忙摇头。

    “呵,这个太子能当几日还说不定呢!我只盼着他好好活着就好了。”皇后松开秦玉凝的手,抚上肚子,笑意中有些无奈的苦笑,“本宫没你有福气,不知道能不能亲眼看到他。”

    秦玉凝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道:“皇后娘娘要宽心!才能好好安胎。”

    皇后点点头,目光看向场中,定在云浅月身上,叹了口气道:“你比月儿小一岁,就已经有喜了。哎,月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景世子修成正果。我宁愿她也不检点些,我想早点儿看到侄孙。”

    秦玉凝刚恢复几分的脸色忽然又是一白。

    “她若是有了孩子,定然集合景世子和她的优点。”皇后仿佛没看到秦玉凝发白的脸色,又笑着道。“皇后,景世子和东海国的洛瑶公主有婚约,而浅月小姐和七皇子有婚约。你可别忘了!如此胡言乱语,被皇上听到会不高兴。”秦太妃看了秦玉凝一眼,板着脸道。

    “有婚约而已,又不是已经大婚。十大世家蓝家的家主据说和风家的家主还有婚约呢!还不是如今毁了婚?”皇后不以为意一笑,“这姻缘都是天定的!人为的总是做不得准。”

    “没有结果的事情,皇后又不是神,哪里知道以后会如何?没准浅月小姐和七皇子就是姻缘,而东海国的公主和景世子是姻缘呢!”秦太妃故意道。

    皇后淡淡一笑,“那就拭目以待吧!”

    秦太妃用鼻子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秦玉凝也不再说话,目光看向场中,脸色有着不正常的白,但好在这里是凉亭,遮挡住了日光,在她脸上投下暗影,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她脸上的颜色。

    过了片刻,前方传来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秦太妃等人立即看去,只见老皇帝当先徒步走来,身后跟着明妃等后宫一众妃嫔,仪仗队簇拥着众人,御花园顿时扑来一阵脂粉味。

    秦太妃等人立即站了起来迎接老皇帝。皇后坐着没动,仿佛没听见,目光一直看着场中。而场中的人正玩得热火朝天,也没听见。或许有人听见了,也当没听见。

    不多时,老皇帝来到近前,对着跪拜的众人摆摆手,目光落在坐着的皇后身上,沉声道:“皇后今日看起来气色不错!”

    “皇上的气色也不错!”皇后这才转过头看了老皇帝一眼。

    “朕听说月丫头在你的荣华宫外又撒泼了?你怎么不管管她?”老皇帝目光落在场中,脸色阴暗,沉声道:“尽是些大逆不道之言。她真当朕是纸糊的,拿她奈何不得吗?”

    “我没看到月儿撒泼,倒是知道明妹妹的衣服最近是越穿越鲜艳了!”皇后瞥了明妃一眼,“明妹妹最近有喜事儿?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看了二十多年明妹妹素雅的打扮,如今乍然变了,觉得好不适应。”

    明妃脸色一僵,“皇后姐姐说笑了,臣妾哪里有什么喜事儿!就是最近突然觉得以前那些衣服太素了,想换了一换而已。”

    老皇帝闻言转回头,打量了明妃一眼,脸色看不出什么情绪,“鲜艳些好!”

    “鲜艳些是不错!但随着衣服鲜艳,脾气也随着长了!”皇后慢悠悠地道:“月儿是什么性子皇上当该知道,明妹妹在这宫里二十多年,也当该知道。就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别人不惹她。她也不会主动去惹别人。”

    老皇帝闻言老眼眯了眯,没说话。

    明妃立即笑道:“皇后姐姐这是怪臣妾搬弄是非了吗?臣妾这些日子见不到姐姐,好不容易见到浅月小姐,多说了几句话而已,不知道哪里惹了浅月小姐不快了。她居然说了很多大逆不道的话。臣妾听听也就罢了,但还有皇上不是?皇上是一国之君,不能被一个小丫头屡次三番弄得没了颜面。”

    “说到颜面那就大了,不过是小辈和长辈撒娇而已。月儿是个孩子,皇上是她姑父。这些年皇上看着她长大,比那些皇子们都有眼缘。说父女也不为过。明妹妹小题大做了。你跟在本宫身边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懂什么叫做容人的雅量吗?如今我无暇打理后宫,这后宫都是明妹妹说了算,你的肚量应该大一些。”皇后端坐在哪里,神色不觉得自然带着执掌宫廷二十年的皇后威仪,“和一个孩子斗气,未免掉价。”

    明妃脸色一僵。

    “再说这里还有七公主,七公主和月儿很是要好,你这般刁难月儿,会让七公主很为难。”皇后看了一眼退到角落里的七公主,对明妃继续道。

    明妃顺着皇后的视线看去,这才看到七公主,只见七公主低着头,没看她,她脸色有些不好。但还是恭敬地道:“姐姐教训的是。妹妹以后谨记姐姐训诲。”

    “教训到也不是,不过是提点一下妹妹而已。我如今没心力帮助皇上分忧了!妹妹得皇上宠爱,以后能帮皇上分忧。其实月儿有一句话说得也不错,人总有一死,将来百年之后,明妹妹得皇上喜欢,也是要去黄泉陪着皇上跟前侍候的。”皇后故意道:“这话也没有什么?你何必生气?难道不想跟去伺候皇上?”

    “皇后!”老皇帝面容沉怒。

    “皇上,难道臣妾说错了?这世界上又没有什么长生之药。”皇后看向老皇帝,又对明妃道:“明妹妹,你说是不是?你愿不愿意去伺候皇上?若不愿意的话,那么皇上白白宠爱你这么多年了。”

    明妃脸色发白,勉强笑道:“臣妾能得皇上喜欢,自然……”

    “行了!都别说了!大好的日子说什么晦气话!你们存心是不想让朕高兴!”老皇帝怒着挥手打断明妃的话,一屁股坐在了皇后身边。

    明妃立即住了口。

    皇后笑了笑,不再说话,依然是端庄优雅,这番不见血的刀刃她可以杀人于无形,游刃有余。这是二十多年皇后的宝座练出来的。即便她如今久不出宫,但威仪犹在。

    那些妃嫔们看看皇后,又看看明妃,自然无人敢言声。

    “这个月丫头,就是个假小子!你看看她玩起来比那帮子公子们都疯。”老皇帝看着场中片刻,忽然拍手笑道。仿佛刚刚来御花园之时压抑的怒火从未出现过。老眼赞许之色明显,“连小魔王都在她面前失色不少。”

    皇后没说话,明妃也不说话,一众妃嫔更不敢言语。四大王府的小姐们都更是噤声。

    “不知礼数!像什么话,皇上你也不管管!”秦太妃仗着太妃的身份,自然敢说话。

    “太妃,一个孩子而已!她若是改了性子,就不是她了。也没什么意思了!”老皇帝笑着摇摇头,目光不离场中。

    秦太妃被堵住了嘴,不再言语。

    老皇帝坐下看了半个小时,对身边的文莱吩咐,“告诉他们散场吧!否则不知道能玩到什么时候。”

    文莱连忙应声,扬声高喊,“皇上有旨,散场!”

    场中玩的众人都住了手脚。云浅月身上没染到什么尘土,但出了一身香汗,她掏出帕子擦擦脸,擦完脸就要塞进怀,突然伸出一只手去抢她的帕子,她敏锐地躲开,转身见是夜轻染,对他挑眉。

    “小丫头,给我用用你的帕子!我的帕子刚刚掉出来脏了。”夜轻染看着云浅月手里的帕子。

    “不给!”云浅月将容景给她的那块帕子揣进怀里,很是干脆。

    夜轻染瞪眼,突然伸手去扯过云浅月的衣袖就往脸上抹去。这回轮到云浅月瞪眼。

    夜轻染抹了两下,满意地松开她的袖子,满足地道:“好香!”

    云浅月觉得这个家伙居然敢调戏她?伸出脚就踹了他一脚。夜轻染不躲不闪,着着实实地挨了一脚,云浅月没想到他不躲开,又瞪眼,“你怎么不躲?”

    “被你踹一脚也没什么!躲什么?”夜轻染不以为意,哥俩好地揽住云浅月的肩,在她要推开他的时候,忽然压低声音道:“小丫头,今日别靠近皇伯伯。记住了!”

    云浅月一怔,抬眼去看夜轻染。

    夜轻染自然地放开云浅月,也不解释,对老皇帝大声地埋怨道:“皇伯伯,好不容易今日乐呵乐呵。我还没玩够呢!您就喊停。下次可就再难找机会了。”

    “你个小魔王,就知道玩。没看到月丫头都累了?”老皇帝笑骂了一句,看向云浅月愣愣地站在那里,笑道:“月丫头,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难道也和这个小魔王一样?没玩够?”

    云浅月消化着夜轻染刚刚那句话的意思,夜轻染从来就不会无的放矢,刚刚特意告诉她,定然是有什么不同寻常。她定下神,笑着道:“我以为皇上姑父今日一来这里就会找我撒气,雷霆大怒呢!我得罪了您最宠爱的妃子,不敢过去啊!”

    “你做得大逆不道的事情多了去了!还怕朕对你大怒?”老皇帝哼了一声,对云浅月招手,“你过来,朕今日身体不适,你给朕把把脉。那日你救皇后像模像样的!朕今日也试试你的医术。看看是否比太医院的太医强。”

    云浅月心思一动,夜轻染刚刚说不让她靠近老皇帝,如今老皇帝就要她给把脉……

    这时,容枫的声音忽然传音入密到云浅月耳里,“月儿,皇上的身上携带着紫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七章 公子论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七章 公子论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