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真是意外

    云浅月闻言眼睛忽然眯了眯,老皇帝的身上携带着紫草?这也就是夜轻染不让她靠近老皇帝的原因了吧?老皇帝是想用紫草杀了她?还是另作他用?心思电转,也不过是一瞬间,她忽然笑了!紫草啊,跟她还真是渊源颇深。舒殢殩獍

    “小丫头,朕让你过来给朕把脉,你笑什么?”老皇帝莫名地看着云浅月。

    “没什么,皇后姑父信得过我的医术我当然高兴了!”云浅月抬步向老皇帝走去。

    夜轻染一把拽住云浅月,不满地看着她,“小丫头!”

    云浅月被迫停住脚步,对夜轻染疑惑地问,“做什么?”

    夜轻染脸色微微变化了一瞬间,嘴角抖动,用传音入密询问,“我刚刚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我让你别靠近皇伯伯。你怎么还过去?”

    “听见了!我会小心的,放心吧!”云浅月也用传音入密道。

    夜轻染蹙眉。

    云浅月甩开他的手,用了力气却还甩不动,她忽然笑道:“夜轻染,你这是做什么?你拉着我难道要自己去给皇上姑父把脉不成?”

    “没错,我信不过你的医术。我可以给皇上姑父把脉。”夜轻染立即道。

    “小魔王,你的医术朕清楚,朕要考验考验月丫头的医术。你放开她。”老皇帝看了一眼夜轻染,老眼闪过一丝什么,皱了皱眉。

    夜轻染看了老皇帝一眼,又看着云浅月,见她眼中什么颜色也看不出,他无奈地松开手,嘟囔道:“她能有什么医术?救了皇后娘娘纯碎是因为废了大半的武功。皇伯伯你太抬举她了。”

    “月丫头每次都出人意料。朕想不抬举她都不成。”老皇帝大笑了一声。

    夜轻染不再说话。

    云浅月笑着抬步向老皇帝走去,很快就来到老皇帝面前一尺之距,对他伸出手,“皇伯伯,您将手给我吧!”

    老皇帝依言将手递给云浅月。

    老皇帝的手虽然保养极好,日日山珍海味,但毕竟已经年迈,长年劳心劳累,庞大的江山社稷和算计已经耗光了他的心血。连带手也是苍老枯槁。就像是一棵树步入老年,连枝干和树叶都散发出苍苍的枯死之气。

    云浅月看着面前的老头和老头递过来的手,心中微微叹息,很是自然地将手按在了他的手腕脉搏处,细细把脉。

    这一处百多人静寂无声,人人目光都看着老皇帝和云浅月。

    许久,云浅月放下手,对老皇帝灿然一笑,“皇上姑父的脉象很好,一定长命百岁!”

    老皇帝一愣,看着云浅月灿然的脸,忽然晃了晃神,继而哈哈大笑,“这个丫头!”

    皇后早已经感觉出不同寻常,一把将云浅月拽到了自己的身边,对老皇帝道:“皇上,如今月儿给您把了脉了,臣妾看时辰也不早了。可以开宴席了吧?宴席早些结束,晚上公子小姐们还要自行赏月呢!在这皇宫里浪费时间陪我们,也凭地让他们无聊。”

    “好,就依皇后之言!”老皇帝显然很高兴,起身站了起来,对众人笑道:“今日没有外人,四大王府的人也算是皇家的人,今日算是家宴,设在百花园。都随朕一起去百花园吧!”

    “摆驾百花园!”文莱高喊了一声。

    老皇帝当先抬步向百花园走去。云浅月扶着皇后跟在身后,再之后是明妃等一众妃嫔。后面跟着夜天倾、夜天煜,以及四大王府的公子、小姐们。一大群人浩浩汤汤。

    夜轻染和容枫走在人群的最后面,夜轻染心头疑惑,转头压低声音问容枫,“你是不是也知道皇伯伯身上带着紫草?”

    “嗯!”容枫点点头。

    “难道皇伯伯身上的紫草不是针对小丫头的?”夜轻染询问,他在刚刚云浅月给老皇帝把脉时一直盯着二人的动作,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但什么也没发生,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说不准,今日小心一些就是了!”容枫道。

    夜轻染点点头。

    一行人来到百花园,百花园门口,孝亲王、德亲王、云王爷等老一辈的几位王爷已经等在那里。寒暄一番,老皇帝率领众人进了百花园。

    百花园依然如乞巧节那日打开时一般。虽然是秋季,百花依然盛开未败。空气中花香扑鼻。碧湖上大约可以容纳几百人的湖心亭内此时已经备好宴席。

    老皇帝当先落座,众人依照身份一次落座。皇后坐在老皇帝身边左侧,明妃坐在老皇帝右侧。秦太妃坐在明妃一侧,秦玉凝陪着秦太妃坐在一起。其她妃嫔坐在老皇帝后方,之后靠近老皇帝最近的坐席上分别坐了孝亲王、德亲王、云王爷,再之后就是夜天倾、夜天煜等一众皇子,再之后是夜轻染、冷邵卓、容枫等人,后面便是各府庶出公子小姐们。

    远远看去,一片衣袂鲜华。

    皇后本来要拉了云浅月的身旁,夜轻染上前一把将云浅月从皇后手里夺过来,对皇后嘻嘻笑道:“娘娘,这个小丫头向来不会文雅,用膳也是粗鲁不堪入目,她坐在您身边影响皇上姑父食欲。再说您这边坐的可都是皇室的女人,这个小丫头还不算。她应该和我们一个级别的,就坐去我们那边吧!”

    皇后一愣,刚要笑着点头,老皇帝却道:“小魔王,这个小丫头什么样朕还不知道?用你提醒?你无非是想拉着她一起胡乱玩闹。”

    “知我者皇伯伯是也!我实在觉得和小丫头投脾气。否则这宴席岂不无趣?”夜轻染笑着点头,承认不讳,拉上云浅月就向他那桌走去。

    “这个小魔王,还真是和强盗一样抢人。”老皇帝也不强硬阻拦,笑骂了一句,对皇后道:“天倾寄养在你名下,丞相府的秦小姐如今怀有身孕,就是你的儿媳。虽未大婚,但大婚的日期朕已经和秦丞相商议妥当了,就在半个月后。就让秦小姐坐过来陪你说话吧?你们虽然是姑侄,但哪里有婆媳亲?”

    “皇上说的是!秦小姐温婉端庄,臣妾心里也喜欢得紧。以后啊,说不准比月儿那个让我头疼的丫头还要贴身数倍。”皇后笑着点头。

    “这……”秦玉凝看着老皇帝和皇后,目光询问秦太妃。

    “这是殊荣!坐过去吧!”秦太妃拍拍秦玉凝的肩膀,对老皇帝笑道:“这个孩子聪明是聪明,就是太过规矩了!以后进了这宫里还要皇后多多提点。”

    “太妃说得客气了。都是一家人。”皇后笑着对秦玉凝招手,“秦小姐坐过来!”

    “是!皇后娘娘!”秦玉凝迈着端庄的步子来到皇后身边,对皇上和皇后一礼,规规矩矩端端正正地坐在了皇后身边。

    “不愧是当初景世子说‘堪当国母’,瞧瞧这姿态,比本宫这个坐了二十多年皇后的人还要端正。皇上,您说是不是?”皇后握住秦玉凝的手,笑着问老皇帝。

    老皇帝闻言哈哈大笑,“秦小姐是有这个派头!”话落,他补充道:“我皇家的儿媳自然要有这个派头。”

    秦玉凝垂下头,脸色有些发白,“皇后娘娘过奖了!”

    “再过半个月就要改口喊母后了!”皇后笑着道,“天倾早就过了试婚的年龄,早就该大婚了!他大婚之后,本宫也算是将他教导成人,完成了一桩责任。”

    秦玉凝低着头不敢再答话。

    “不错!这些年辛苦皇后了!”老皇帝向下方的夜天倾看了一眼,笑着点头。

    皇后淡淡笑着,不再说话。

    老皇帝笑着招呼众人,渐渐进入宴席该有的状态。

    云浅月坐在夜轻染身边,一边漫不经心地用着饭菜,一边低声想着老皇帝今日又有什么算计。这样的宴席,她才不相信老皇帝没有算计。

    “小丫头,在想什么?”夜轻染偏头压低声音问云浅月。

    云浅月抬头,对面坐着冷邵卓,正好也看着她,她忽然想起他讲的那些段子,对夜轻染偏头笑道:“在想冷邵卓。”

    夜轻染顿时睁大眼睛,“小丫头,你说你在想……”他伸手一指冷邵卓,不敢置信地问,“他?”

    冷邵卓也是一怔。

    “嗯,他前几日给我讲的段子很好笑。”云浅月道。

    冷邵卓脸一红,夜轻染大舒了一口气,白了云浅月一眼,“我还以为你抛弃了那个弱美人,移情别恋了呢?”

    “狗嘴吐不出象牙!”云浅月瞪了夜轻染一眼,“脑子里整日里都是龌龊的思想。”

    “小丫头倒打一耙,明明就是你没说清楚误导我。”夜轻染端起酒杯,品了一口酒,似乎没滋没味地又放下酒杯,嘟囔道:“这个弱美人不在,连这等本来应该热闹的宴席也无趣得很。”

    云浅月不置可否,的确无趣。

    “小丫头,今日皇伯伯的目标看来不是你。”夜轻染忽然又低声道。

    云浅月眼皮抬了抬,眸光略过上面坐的老皇帝、皇后、秦玉凝等人,她笑笑,不说话。她也察觉出了,老皇帝今日不像是针对她。若是往日这样的宴席,他的话语中的刀剑一门的往她身上扎,今日却对她不太理会。

    宴席进行一半,秦玉凝忽然捂着肚子痛呼一声。

    这一声痛呼惊动了众人,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秦玉凝看去,只见她一张娇美的脸痛苦地扭曲着,面色发白地捂着肚子,额头有大滴大滴的汗水滚落,似乎十分痛苦。

    “哎呀,秦小姐流血了!”皇后惊得站了起来。

    后宫的妃嫔此时也看到了,齐齐惊呼一声。

    夜天倾第一时间奔了过去,一把扶住秦玉凝,急迫地问,“怎么回事儿?”

    “我……我好痛……”秦玉凝歪倒进夜天倾的怀里,全身重量都靠他依托才能支持自己不倒下。痛苦的声音细弱蚊蝇。

    “太医!快请太医!”老皇帝忽然大喝了一声。

    “月妹妹,你快来给玉凝看看!她这是怎么回事儿?”夜天倾将秦玉凝抱在怀里,也不顾她衣裙流出的血脏污了他的锦袍,看向云浅月的方向,对他急声道。

    云浅月和夜轻染坐的这桌与老皇帝等人的座位隔了好几桌。越过几桌人头,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夜天倾脸上的焦急,以及秦玉凝的痛苦,还有老皇帝阴沉的脸。皇后和一众妃嫔惊慌的眼睛。那一刻她了然,原来老皇帝今日的目标是秦玉凝。

    真是意外啊!意外!

    “月妹妹!你快过来救救玉凝!”夜天倾见云浅月看着他不动,又出声,目光祈求。

    “是啊,月丫头,你快过来,你的医术比太医的医术要好!赶快过来给秦小姐看看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宴席刚吃到一半就成了这个样子?”老皇帝此时也催促云浅月。

    “好!”云浅月起身站起来,抬步向夜天倾走去。

    “我和容枫的医术也不错!给小丫头把关!”夜轻染一把扯上一旁的容枫,跟在云浅月身后向夜天倾走去。

    夜天倾感激地看着云浅月,此时哪里还是那个坐了二十多年的太子沉稳和心思深沉?还哪里是那个即便被查抄太子府废除太子之位还依然随意姿态生活的夜天倾?这个时候的他只是一个男人,怀中抱着的女人让人以为是她心爱的女人。

    “朕情急之下到忘了,还请什么太医?这里就有医术高明的好几个人。月丫头,染小子,枫世子,你们可要好好给秦小姐看看,一定要保住朕的皇孙。”老皇帝沉声道。

    云浅月不看老皇帝,仿若不闻。

    夜轻染和容枫似乎也没听见老皇帝的话,无人答话。

    来到夜天倾身边,云浅月伸手拉过秦玉凝的手腕。秦玉凝强忍着痛苦咬着唇看着她,此时眼中再不见每次见到云浅月隐藏的恨意和嫉妒,而是满眼都是痛苦,身子在夜天倾的怀里不停地哆嗦,由内而外,可见真的很痛苦。

    “月妹妹,怎么样?孩子是否能保住?”夜天倾见云浅月半天不说话,急声道。

    云浅月抬头看了夜天倾一眼,放开手,摇摇头,“她大约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性命能抱住,滑胎是一定的了。”

    夜天倾面色一变,一把扣住云浅月手腕,“月妹妹,母后那么严重你都能给保住孩子,玉凝不过是吃了什么东西,你就不能抱住孩子吗?我知道你讨厌玉凝,但……但她肚子里的是我的孩子,你帮帮我好不好?”

    “不是我不帮你,我是真帮不了。她的情况和姑姑的情况不一样。如今血流得这么多,胎儿已经在她身体里被那种不该吃的东西化散了,我即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云浅月看着夜天倾,认真地道:“我虽然不喜秦小姐,但不至于见死不救。”

    夜天倾被云浅月眼中认真的神色震慑,不由自由地又扣紧她的手,语气祈求,“真……真没办法了?她吃了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这需要查,目前我也不知道!”云浅月摇头,“你若是信不过我的诊断,就让夜轻染和容枫看看。他们的医术比我好。也许能看出秦小姐吃了什么。”

    夜天倾猛地松开手,看向夜轻染,张了张嘴,没发出一个声音。

    “我看看!”夜轻染本来不是为了给秦玉凝把脉,是因为不放心云浅月,生怕这种混乱的场面对她不利,所以拉着容枫跟了来。如今对上夜天倾的视线,他伸手给秦玉凝把脉。

    夜轻染在秦玉凝的脉搏上停留片刻,撤了手,回身对身后的容枫道:“我也查探不出是吃了什么东西,你来看看!”

    容枫点点头,依言上前给秦玉凝把脉。

    夜天倾紧紧盯着容枫。

    容枫也在秦玉凝的脉搏上停留片刻,放下手,对夜天倾道:“似乎是两种相克的食物在她身体内,导致滑胎。”话落,他抿唇道:“能保住秦小姐,腹中胎儿无救。”

    夜天倾脸色一灰,整个人似乎刹那间没了生气,对怀中的秦玉凝怒道:“你到底吃了什么?”

    秦玉凝此时疼得说不出话来,看样子似乎随时要昏过去。

    “这个慢慢查,赶紧带着她离开去最近的宫殿,孩子虽然保不住了,但能保住一个是一个。”云浅月对夜天倾冷静地道。她此时明白夜天倾的心情,即便不爱秦玉凝,但孩子是他的。况且这个孩子对于他来说还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是丞相府支持他的纽带,是扳回一局的最大砝码。如今没了,筹码自然没了。

    夜天倾听到这样冷静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去看云浅月,须臾,他抱着秦玉凝快步向百花园门口走去。很快就出了百花园。

    “染小子,你快跟去,给秦小姐开张方子,孩子虽然保不住了,务必要保住她的性命。”老皇帝对夜轻染吩咐。

    夜轻染点点头,看了云浅月一眼,云浅月对他点点头,他快步跟上秦玉凝,

    “天煜,你和月丫头、枫世子尽快检查宴席的食物,看看秦小姐到底吃了什么东西!是否有人故意害朕的皇孙!若是查出是有人陷害,朕定然不饶恕那个人。”老皇帝对夜天煜、云浅月、容枫三人道。

    “是,父皇!”

    “是,皇上!”

    夜天煜和容枫二人齐齐应声,云浅月没说话。

    “皇上,这还用查?皇后姐姐和秦小姐坐在一起,皇后姐姐也怀有身孕,为何只有秦小姐吃坏了东西导致了滑胎,而皇后姐姐没有?”明妃此时出声,声音不低,百花园内的众人都能听得见。

    “明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本宫也和秦小姐一样滑胎不成?你安得是什么心?”皇后冷眼看着明妃,“本来本宫是要月儿坐在本宫身边的,是皇上的意思让秦小姐坐在本宫身边。你是不是该问问皇上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总之这件事情有蹊跷!秦小姐和皇后姐姐用的是一桌的事物,一个人好好的,一个人却滑胎,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明妃看了老皇帝一眼,对皇后道。

    “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就请皇上好好查一查。”皇后冷声道。

    “都少说两句吧!”老皇帝对二人摆摆手,“也许秦小姐吃的饭菜皇后没吃,所以皇后没事儿!就这么简单。也许还有别的情况,没查明白之前,谁都不能胡乱说话下定论。”

    明妃住了口,皇后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你们三人快查吧!”老皇帝催促夜天煜、云浅月、容枫。

    夜天煜看了容枫和云浅月一眼,只能上前。他不懂医术,所以也就只能查查秦玉凝所坐的位置是否有任何异常。容枫和云浅月二人上前检查皇后那桌的食物。

    云浅月命人拿了一双新筷子,抬手去夹菜。

    “月儿,你不能吃!这样查万一哪个有毒,岂不是害了你自己?”皇后立即出言阻止。

    “没事儿!姑姑不用担心,我又没怀孕!”云浅月笑着摇摇头。

    “那也对身体有害吧?万一……”皇后上前一步,抓住云浅月的手不让她动。

    “皇后姐姐,您可真是爱护浅月小姐。看来这侄女和儿媳在您心里的位置还是大不相同。刚刚秦小姐就没见您那么紧张。”明妃幽幽地道。

    “明妹妹!你和以前真是不一样了!”皇后冷冷地看着明妃片刻,吐出一句话。

    明妃身子细微地一颤,笑道:“皇后姐姐这是哪里话?妹妹还和以前一样,只不过是因为姐姐怀有身孕自己变化了,看着我也觉得变化了。”

    “是吗?那希望如此!”皇后笑意有些凉,回头坚决地看着云浅月,“月儿,不准你吃这个!秦小姐的孩子已经没了。我可不希望你以身试毒,查出问题后还搭进去自己。”

    “姑姑……”云浅月无奈。

    容枫浅浅一笑,伸手拿过云浅月的筷子,温和地道:“还是我来吧!我是男子,总也无事。”

    “那就你来吧!”云浅月也不争夺。

    皇后感激地看了容枫一眼,放开了云浅月的手。

    老皇帝倒是并未发表言语,而是看着容枫,老眼有些深,有些沉,还有些威严凌厉。

    容枫将每一盘菜都在口中品了品,一盏茶后放下筷子,对老皇帝摇摇头,“回皇上,饭菜没有任何异常。”

    “哦?”老皇帝挑眉,“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大约就要问秦小姐今日都吃了什么东西了!”容枫道,“也许不一定是在这宴席上吃的!”

    老皇帝点头,看向夜天煜,“天煜,你可查出什么来没有?”

    “回父王,没有!”夜天煜摇头。

    老皇帝老眼扫了一圈众人,摆摆手,“皇后今日大约劳累了,先回宫吧!明妃和朕一起去看看秦小姐!天煜留下来继续彻查此事。其余的人都散场了吧!”

    “恭送皇上!”众人连忙跪地恭送。

    老皇帝当先离去,明妃看了皇后一眼,立即跟在身后。文莱带着伺候的人浩浩汤汤跟着离开。

    皇后见老皇帝离开,看向云浅月,“月儿,你是跟姑姑去荣华宫坐坐,还是回府赏月?”

    “回府赏月吧!”云浅月道。

    “也好!反正宫里也是乌烟瘴气的!”皇后点点头,由关嬷嬷扶着出了百花园。

    “我们也走吧!”云浅月回头对容枫招呼了一句,抬步向外走去。

    容枫点点头,抬步跟上云浅月。冷邵卓刚要抬步跟上,孝亲王一把拽住他,他回头看孝亲王,孝亲王对他警告地看了一眼,他有些不甘地住了脚。

    二人很快就出了百花园向宫外走去。一路无话,无人阻拦,来到宫门口。

    此时天色还早,日色很高。出了宫门口云王府的马车等在那里,凌莲和伊雪见到云浅月和容枫一起出来,齐齐松了一口气,连忙挑开车帘。

    二人先后上了车,坐稳身子后,马车离开宫门口。

    “你是怎么知道老皇帝的身上带着紫草的?”云浅月疑惑地看着容枫。她居然感觉不出来,自始至终也没感觉出来。但秦玉凝流出的血里有着淡淡的紫色,颜色虽浅,但她还是不会错认,那绝对是紫草无疑。

    “皇上的手帕!你可能没注意,他曾经掏出怀里的手帕准备擦脸,但又立即放回去,换了一块手帕。那块手帕被阳光一晃,颜色上有些淡紫。”容枫道。

    “就这样?”云浅月挑眉。

    “嗯,就这样!当时不止我看到了,夜轻染也看到了!”容枫道。

    “我当时居然没发觉。看来敏感度越来越低了!”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有些闷。

    “你的心思一直都在皇后的身上,生怕她有什么好歹。而我们的心思一直在你身上,从皇上出现,就一直注意着四周的动静。所以,能第一时间发觉了。”容枫道。

    “是啊,姑姑那么辛苦想要孩子,我自然怕她今日出事儿,所以对她多关注些。”云浅月叹道,“可惜我怎么也没想到老皇帝的计谋原来是给秦玉凝准备的。”

    “皇上后来将那块帕子给了文公公,文公公用来给秦小姐擦了筷子和碗碟,这样就中了紫草之毒了。紫草之毒太少,不至于致命,但足够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了。”容枫道。

    云浅月冷笑,“真好筹谋啊!不声不响的就解决了秦玉凝。”

    “是啊,那可是皇室的血脉。皇上下手一点儿也不手软。”容枫道。

    “在他的眼里无非是江山社稷,夜天倾不是他中意的人,秦玉凝肚子里的孩子无疑成为了夜天倾的保障。他自然不允许。”云浅月冷笑道:“皇室果然无亲情可言。那可是他的亲孙子,他还是个人吗?不如说是个魔鬼。”

    容枫叹息一声,“皇权至上,也无可厚非。”

    云浅月面色冷然,“这回秦玉凝没了孩子,秦丞相就不一定支持夜天倾了。不过也说不准。挟天子以令诸侯,也不一定做不到。”

    容枫心思一动,“月儿,你是说秦丞相有……不臣之心?”

    “难说!”云浅月懒洋洋地靠着车壁,脸色晦暗,“这会儿丞相府该得到消息了吧?”

    “嗯,估计能得到了!”容枫点头。

    云浅月忽然笑了笑,“这回这天下更热闹了,不知道十五日后的大婚还能不能成?”

    “秦小姐要养身体,恐怕婚期要延后了!”容枫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对于秦玉凝有孩子还是没孩子,死还是活,她没多大兴趣感叹她,但对于夜天倾,她觉得他当真是可怜了些。他的父亲如此算计于他,不过是将他逼上绝路而已。这个自小就是太子的男子,总归有一日会明白,他的命运就是为别人做嫁衣。

    马车一路回到云王府,在云王府门口停下。

    云浅月和容枫下了马车,二人向府内走去。刚走到院中,一辆马车停在了云王府大门口,帘幕打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浅月姐姐!枫世子!”

    云浅月一怔,转回头,容枫也转回头去。只见马车内坐着一个少年,正挑开帘子向府内看来,少年极为秀气,眉眼隐约有些熟悉的影子,她记忆本来就挺好,看着少年挑眉,“容昔?”

    她记得容昔被容景抬升为荣王府的大管家了!还是在灵台寺见了一面,几个月过去,这个少年似乎长高了,也长开了,老成了些。

    “浅月姐姐还记得我!真好!”容昔对云浅月展颜一笑,连忙说出目的,“爷爷听说宫里的宴席散了,派我来请枫世子去荣王府一趟。”

    “容老王爷找我?”容枫询问。

    “嗯!”容昔立即点头。

    容枫看向云浅月,云浅月对他点头,他转身向容昔的马车走去。很快就来到车前,上了马车。容昔对云浅月道别,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云浅月想着到底是一家人。即便分门立户,也血脉相连。她继续向浅月阁走去。刚回到浅月阁门口,便察觉出她房间气息不对。如水的眸子眯了眯,继续若无其事向里走去。

    凌莲和伊雪跟在云浅月身后,也发觉了屋中气息不同寻常,立即谨慎起来。

    云浅月来到门口站定,伸手推开了房门,抬眼向屋中看去。只见……

    ------题外话------

    看到这个江山在崩溃的边缘了么……我似乎又要大开杀戒了……(⊙_⊙)

    又快月底了吧?积攒到月票的亲,甩甩我。狠狠地甩我两下……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不讨喜的丸子(1314打赏)、小妖91(500打赏10花)、37135097(5钻)、蔡dyna(500打赏)、银月银(3钻200打赏5花)、boa琪琪86921(2钻)、matthew915(2钻)、歌始归寂(188打赏5花)、zhouli111(9花)、飞羊儿gf3(3花)、寻梦的小刺猬(1花)、想什么都不管(1花)、q85904886q(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八章 真是意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八章 真是意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