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苍亭败手

    左躲,那团雾左追着他,右躲,那团雾右追着他。向后退,那团雾依然再追。催动内力,却是如大力打在棉花上,那团雾依然不散。苍亭从来没有如此狼狈且无力过。无论他怎样,都寻不到能抵挡不住这团雾的办法。

    “苍哥哥!”那两个小姑娘似乎被吓住了,齐齐惊呼。

    云浅月今日势必要给苍亭一个教训。她以前没学灵术,武功奈何不了苍亭,但他三日前和父亲学了这种灵术,虽然他父亲只教给了她易容,但她本就聪明绝顶,很会融会贯通。觉得这个要袭击人也不可小视,今日拿苍亭练手,果然收获甚丰。

    这座院落大门口,一追一躲,极为热闹。

    容景闲闲袖手旁观了良久,直到苍亭发簪脱落,衣带散乱,他才挥手制止了云浅月,低沉冷冽的声音不难听出一丝温柔,“行了,别玩了!外公该等急了,我们进去吧!”

    云浅月知道容景对灵术忌讳,便也见好就收,况且她也只能坚持这么久,便将灵力撤回体内,不看苍亭狼狈不堪的样子,对容景嗔了一眼,笑道:“我这是在教训登徒子,你不帮忙也就算了,怎么能说我是在玩?”

    “看着很像是玩。”容景眸光浸了一丝笑意。

    “不给我娘亲丢人吧?”云浅月抖了抖手里的面纱,笑问。

    “不丢!苍少主可是十大世家武功大成的翘楚。”容景深深地看了云浅月的脸一眼。

    云浅月这才想起情急之下她变幻成了前世李芸的容貌。李芸的容貌虽然不及云浅月的容貌绝美,但也是上等姿容。当年她进国安局顶着那样一张脸遭了无数质疑,但还是凭借过硬的本事立稳了脚跟。后来再没人说一句闲话。多久远的记忆和容颜了,她忽然有些惆怅,即便如今是李芸的容貌,也事过境迁,她不是她了。

    似乎感觉到云浅月的黯然,容景握住她的手紧了紧,“走吧!”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将面纱重新带回脸上,跟着容景抬步,不看任何人一眼。

    苍亭这回再未拦阻,站在不远处,脸色忽青忽白地看着云浅月和容景离开,一双凤眸和他脸上的神色却是大相径庭,有些怔忡和不解。

    那两名小姑娘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云浅月的脸,却发现不但是个美人,还是个极美的人。尤其是她清清冷冷,沉敛素简的气质比她的容貌更显眼。即便她们心里不想承认,但还是觉得那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最为般配。

    直到那二人进了内院,看不到身影,两个小姑娘才收回视线,齐齐对看一眼,眼眶都有些发红,但强忍着不流出泪来。

    “楚容有什么好的?哭什么?”苍亭此时也收回视线,理了理散乱的青丝和华裳,看了二人一眼,懒洋洋地皱了皱眉。

    “苍哥哥!”两个小姑娘似乎很怕苍亭,眼泪在眼圈打转。

    “好了,好了!十大世家多的是好男人,不差这么一个!”苍亭哄了一句。

    两个小姑娘心里显然还是不好受,但也不愿真的哭出来,只点点头。心里想着十大世家虽然多得是好男人,但是楚家主就那么一个啊!

    过了片刻,蓝家的小姐看着苍亭询问,“苍哥哥,你以前也没见过这红阁小主吗?”

    “没见过!”苍亭摇头,整理好了衣带,低头把玩着手中的十二骨玉扇,没有离去的打算。

    “她好厉害,那是什么武功?”蓝家的小姐又问。

    苍亭摇摇头,依然道:“没见过!”

    “苍哥哥,连你也看不出来她用的是什么武功吗?好神奇,像一片云朵。居然能突破你的内力穿透你的扇子。”花家小姐低声道。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不知道有什么奇怪?”苍亭似乎笑了一下,语气莫名,“以为是一位故人,原来竟然不是。”

    “苍哥哥,哪位故人?”花家小姐好奇地问。

    苍亭收起脸上的情绪,笑了笑,“红阁小主也是个很有意思的!楚容竟然不知何时娶了她。真是令人意外。”

    “楚哥哥形迹缥缈,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红阁这些年也未曾有何动作,很是隐秘。这样算起来,楚哥哥早就和红阁有渊源了!说不准当年的楚家姑姑嫁的就是红阁的人呢!如今楚哥哥娶红阁的小主也说得过去。”蓝家小姐道。

    “呵,小丫头倒是会猜测。不过也说不准!”苍亭笑了一声,闲散地道。

    听苍亭如此说,两位小姑娘心里好受一些。若是楚家主和红阁小主早就相识的话,近水楼台,红阁小主先得月,她们没有机会,也不怪她们。但还是有些不甘心。

    三人不再说话,但都未曾离去。

    三人说话间,容景和云浅月已经进了内院,来到一处主院落。

    “家主!”主院的守门恭敬地见礼。

    容景应了一声,拉着云浅月走进。

    云浅月看着这处院落庄重大气,和她落脚的那处院落雅致不同。院内的主房门口立着几名老者。其中包括去十里桃花林外迎接容景的七伯。她猜测这几名老者大约是楚家的族中长辈。

    “家主!”几人见容景来到,连忙应了过来。

    十大世家因为是几百年前的高门望族,尊卑之分更为严谨。所以这些即便可以称之为容景的长辈,但还是得按尊分给容景见礼,甚为恭敬。

    “嗯!外公在吧?”容景惜字如金。

    “老家主在呢!知道家主带着……带着红阁小主前来……”一名老者似乎不知如何称呼云浅月,顿了顿,还是按照红阁小主的称呼。

    云浅月听出他的声音就是在楚家门口迎接容景时开口的那名老者,看了他一眼。虽然年岁有些大,但老眼精光内敛,人也极为精神,不显老态,显然内功醇厚。

    “是夫人!”容景纠正。

    老者连忙垂首,“是夫人……夫人好!”

    “夫人好!”其余几人也齐齐见礼。

    云浅月嘴角微勾,想着容景将她归为妻子的这一举动当真是将人都吓住了!她声音清冷不失和气,含笑点头,“几位老人家好,无须多礼!”

    “今日无事,叔伯们都去歇着吧!我们进去见外公!”容景刚刚沉下来的眸光此时带了一丝满意的笑,丢下一句话,拉着云浅月进了主屋。

    珠帘挑起又落下,二人的身影已经走了进去。

    几名老者对看一眼,都有些面面相耽。过了片刻,似乎齐齐无奈地叹息一声,各自摇摇头,推请一番,齐齐离去。他们本来过来等着见红阁小主容貌,但是不想她来见老家主依然带着面纱。看家主爱护的样子,不敢过分请求。如今只能作罢了!反正蓝家的事情估计明日一日也解决不了。家主势必要住两日。再等机会见吧!

    这间主屋比容景的母亲所住的那间房间大了一倍。屋中陈设不提,自然是上等古玩珍品。值得一说的是屋子正中间放了个庞大的类似炉子的蒸笼。蒸笼下方燃着干柴,上方有蒸蒸水汽散出。不,或许不是水汽,可以称之为酒气。因为谱一入屋,便闻到浓浓酒香味。

    一个满头华发的老者正趴在蒸笼前往里面加干柴。

    虽然如今秋季,但天气还是暑热,但屋中虽然有干柴燃烧的蒸笼,依然不闷热,显然跟蒸笼下方铺设的寒玉石砖有关系。将热气通过寒玉专吸收散入了地下。

    屋中仅有老者一人,再无别人,侍候的婢女仆从也无。

    云浅月想着这满头华发的老者应该就是容景的外公了!原来好酿酒。

    “外公!”容景拉着云浅月在蒸笼三尺远的距离站定,温声喊了一声。

    老者“嗯!”了一声,头也不抬,“带着媳妇来了?”

    “是!”容景颔首。

    云浅月想着从妻子变夫人,从夫人变媳妇,多么艰难的过度啊!她居然很适应,没有脸红,也没有跳脚,更没反驳,这是不是适应得太好了?

    “喊一声外公听听!”老者依然头也不抬。这话自然是对云浅月说的。

    “外公!”云浅月依言喊了一声,很是顺口。

    “你会酿酒吗?”老者声音听不出满意,也听不出不满意,问道。

    云浅月眸光闪了闪,不答反问,“会酿酒如何,不会酿酒又如何?”

    “会酿酒就是我外孙媳妇,不会酿酒就不是。”老者道。

    “您是找酒娘还是找外孙媳妇?”云浅月无语。这也太直接了吧?偏头看容景,容景对她温润含笑,她很想说早先他对他外公的评价不全面,什么笑面虎和黑蜈蚣,应该说是个酒痴才对。

    “小丫头,别打马虎眼,想糊弄过去不管用!”老者哼了一声。

    “这样说吧!若您这样子就算是会酿酒的话,那么我不会。”云浅月摇摇头,“我会的方法和您的不一样。”

    老者趴着的身体腾地站了起来,一下子就到了云浅月的面前。

    云浅月的定力自然很好,没吓一跳。这才清楚地看到了老者的脸。也许年轻是个美男子,但如今老了,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子,跟他爷爷一样,看不出什么美不美的。唯一能看出一点,这老者武功定然极为高深。一双老眼精光四射,不见浑浊,应该是个明白的老头。

    “你说我这不叫做会酿酒?小丫头!好大的狂言!”老者盯着云浅月露在面纱外的眼睛。不但不和气,反而目露凶光。

    云浅月想着容景形容得不错,这样一看还真像黑蜈蚣。她点点头,“不是狂言,是事实。我从来不夸大自己的优点和所会的东西。”

    一副我很谦虚的模样。

    老者哼了一声,“那你酿酿试试,酿得好就算你过关。酿不好我就将你扔出桃花林!”

    “远路而来,很累啊!酿不动。”云浅月松开容景的手,双手一摊。

    “从来了这里之后,这小子爱惜你,让你在房中睡了小半日。你还累?”老者眼中的凶光不减。话落,对容景叱了一声,“宠媳妇宠成你这样,没出息!”

    “媳妇自然是娶回来宠的!”容景笑了笑。

    “你娶了吗?白担了个名而已。少在我面前装。天圣京城你和这小丫头那点儿破事儿还瞒不过我。”老者不屑地哼了一声。

    云浅月想着人老了,都会返老还童吗?她怎么觉得容景这外公有点儿像她爷爷?

    “早晚会娶的!”容景笑意不减。

    “酿酒!不酿酒我不承认!”老者一甩袖子,坐在了一旁的太师椅上。

    云浅月看向容景,意思是问,我真要当酒娘吗?

    容景给她一个你看着办的眼神,不想当酒娘也行,但这老头很固执,不过关很麻烦。

    二人眼神交汇,片刻后,云浅月任命地垂下头想了片刻,抬起头和老者做交易一般地道:“我不会在这里劳心劳力给你酿酒,我累着呢,想休息。但可以给你个酿酒的方子。如果你不要酿酒的方子呢,那我为了容景,也可以酿。但我肯定不会让你知道我用了什么办法,即便你亲眼看着,我不告诉你方法,你也酿不出和我一样的酒来。要我亲自动手,就一次,你肯定能喝上我酿的酒。但不用我亲自动手,要酿酒的方子的话,以后只要你多活一天,就能够多喝一天。你选一个。”

    “小丫头,还给我讲条件!”老者大怒,“你学没有学过尊老?”

    云浅月摇摇头,“没学!”

    “这样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媳妇你也要娶?给我老头子丢脸!”老者转向容景。

    “这一辈子就是她了,也没办法,我试着包容些她吧!”容景似乎很是无奈地道。

    “没出息!真没出息!”老者怒,伸手指着容景,似乎很气,指了片刻,忽然手势一改,对云浅月招手,“小丫头,过来写酒方!”

    云浅月忽然乐了,脚步轻快地走了过去。

    容景自然也跟了过来。不过他刚走两步,老者大掌一挥,毫不客气地对他打了一掌,掌风凌厉,犹如排山倒海,半丝也不放水,容景轻飘飘躲过,但身子还是被迫退回了原位。

    “站在那里等着!”老者收回手,命令道。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当真很是乖觉地站着不再动。

    云浅月回头看了容景一眼,心中好笑,想着他在荣王府的老王爷面前也没如此规矩吧?看来他对这个外公很是敬重。

    “写!”老者指了指桌案上的纸笔。

    云浅月这一刻有点儿感谢前一世她兴趣广泛,曾经还去过酒厂考察。所以对酿酒虽然没亲自动过手,但也就理论来说知道个滚瓜烂熟。她点点头,提笔融合现在的酿酒技术,刷刷刷写了一套酿酒方法。从设备,到材料,到程序,很是一目了然。

    老者盯着云浅月的笔,一张老脸自始至终没什么变化。

    大约用了一炷香的时间,云浅月写完,放下笔,清晰地看到老者眼中的光芒,她对老者甜甜一笑,“外公,这个可满意?”

    老者头也不抬,摆摆手,“你们可以滚了!”

    云浅月无语,这就行了?过关了?辛苦一番落了个滚字。

    “怎么?不想走?等着我请你出去?”老者见云浅月不动,终于抬头瞥了她一眼。

    云浅月有些郁闷,这老头,让她很想拔了他的胡子,不过论武功来说,她成功不了就是了!她绝对不是这老头的对手。

    “外公!您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容景提醒。

    “什么事儿?”老者老眼在酒方上焦着,移不开。

    “给您外孙媳妇的见面礼!”容景薄唇轻启。

    老者伸手入怀,拿出一张纸,看也不看地扔给云浅月,“给你!”

    云浅月伸手拿过,想着一张破纸就将她打发了?这礼也太轻了!

    “走吧!”容景看了云浅月手中的纸一眼,眉眼似乎露出笑意,含笑转身。

    云浅月想着老者手里定然不会真拿一张破纸,便道谢,“谢谢外公!”话落,也转身。

    老者哼了一声,“臭小子惦记的就是这个!否则你以为他会带你来受我的气?臭东西,我闺女当年可没这么多的心眼子,这心眼子都是荣王府遗传的。”

    云浅月脚步一顿,回头看来。

    老者对她摆摆手,“赶紧走!别打扰我酿酒!”

    云浅月转过身去,只见容景已经出了房门,她将纸张塞进袖子里,也脚步轻快地追了出去。来到门口,见容景长身玉立地立在台阶上,黑色锦袍如黑夜的苍穹,清俊锋利。她脚步顿了一下,伸手扣住他的手,笑问,“什么东西这么着你惦记?”

    “回去看了就知道了!”容景从天空收回视线对云浅月笑了一下。

    云浅月点点头,反正纸在她袖子里,也不再问。跟着容景出了这处院落。

    来到院落门口,云浅月便见到苍亭和那两个小姑娘没走,显然是等着他们出来。她眸光闪了闪,想着他刚刚也看了自己的容貌,应该不会被他认出来才是。

    “楚哥哥!”两个小姑娘这回喊声低了许多,有些怯弱。

    容景“嗯”了一声,语气有些凉薄。

    两个小姑娘面色一黯,走过来对容景齐齐道歉,“楚哥哥,对不起,刚刚是我们无礼了!”

    这是先兵后礼吗?云浅月觉得这两个小姑娘很有意思。或者是真清纯,或者是很不甘。

    “只此一次!”容景声音依然冷冽。

    “嗯!”二人齐齐点头。

    “楚家主是不懂得怜香惜玉,还是将怜香惜玉都用在了红阁小主的身上?”苍亭笑问。仿佛早先在这门口被云浅月用灵力袭击的狼狈不复存在。

    “苍少主还没玩够吗?”容景眸光凌厉地看了苍亭一眼。

    “有点儿!”苍亭直认不讳。

    “很抱歉,我夫人即便想玩,也是要看那人值不值得她出手。显然,刚刚苍少主不合格。”容景丢下一句话,拉着云浅月抬步离开。

    “云浅月!”苍亭忽然喊了一声。

    云浅月仿佛没听见,跟着容景亦步亦趋,连脚印都没变化。

    “苍哥哥,谁是云浅月?”花家小姐疑惑地问。

    “是天圣京城云王府的那个浅月小姐吗?”蓝家小姐也问道。

    苍亭不语,盯着云浅月的背影,眉头深深拧起来,一双凤眸幽深难测。片刻,他刚要对二人答话,只听前方云浅月冷静自制的声音传来,还有些嫌恶之气,“子归,这苍家的少主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嗯,大约是,别理会不相干的人。”容景声音虽然冷冽,但不难听出一丝温柔。

    “嗯!”云浅月柔柔地答了一声。

    紧接着,二人转过了高墙的墙角,挡住了身形。

    苍亭脸色变了数变,手中的十二骨折扇被他攥得咯吱直响。他薄唇抿成一线,气息能够冰冻周身三尺。

    “苍哥哥!”两个小姑娘有些胆寒地看着他,显然从来未曾见过他如此色变。

    苍亭撤了身上的寒意,轻轻一甩袖,看了二人一眼,“天色已经晚了,你们回家吧!楚容不适合你们,不要肖想了。”话落,他抬步向蓝家走去。

    两个小姑娘不再说话,咬着唇瓣看着他离开。苍亭身影走远,二人对看一眼,齐齐黯然转身离去。她们今日一番纠缠,也清楚那人眼里根本就没她们。而红阁小主很厉害,连苍哥哥那样的高手都对付不了她。她们更是没有本事赢过她。

    黯然神伤,芳心欲碎亦不为过。

    回到早先落脚的院落,门口一名男子低声对容景禀告,“家主,风家主来了!”

    风烬?云浅月脚步一顿。

    “人呢?”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询问。

    “风家主在前厅!您交代过的,若是他来,请到前厅。”那人低声道。

    “嗯!”容景应了一声,拉着云浅月向前厅走去。

    云浅月想着她是告诉风烬会来,但没说以什么身份来。如今他既然等在这里,显然容景知会他了。她偏头看了容景一眼,并没说话。

    二人来到前厅,透过珠帘,云浅月便看到了里面歪在椅子上无聊地把玩着玉佩的男子。她想着有多少日子没见到风烬了?其实时间也不长,但就像是过了好久一般。风烬似乎瘦了很多,但秉性和习性到是没改。还是和她一样坐没坐像,站没站像。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风烬自小和她一起长大,相似点自然很多。

    听到脚步声,风烬低着的头向门口看来,当看到二人似乎楞了一下,随即撇撇嘴。

    “你那是什么表情?”云浅月忍不住开口。

    “忽然想到了你给我讲的马甲的故事。”风烬道。

    云浅月嘴角微抽,想起她是给他讲过那个小品。他这是借着那个小品讽刺她穿了马甲呢,她松开容景的手,几步走到他面前,抬脚踢了踢他,“喊姐姐!”

    “你有本事多长几岁,我就喊!”风烬斜睨着眼睛看着她。

    “死小孩,都做了风家主了,一点儿也没变。”云浅月哼了一声。

    “你都做了楚家主的妻子了,不是也没变?”风烬凉凉地道,“我竟然不知道了,楚家主好本事。何时没有三媒六聘,没有花轿临门,没有凤冠霞帔,没有喜酒喜宴,就娶了我心尖上的女人了?”

    云浅月眼角抽了抽,谁是他心尖上的女人?

    容景走进来坐在椅子上,伸手一把将云浅月扯进怀里,自然地环住她的腰,让她坐到他的腿上,懒洋洋地看着风烬,“没有的东西早晚都会有,你心尖上的女人如今就在我怀里,不想缺胳膊少腿就聪明些。”

    风烬冷哼一声,不理会容景,对云浅月道:“我要吃冰激凌!”

    云浅月无语,都多长时间了,还惦记着?

    “想要指使我的女人做事情,要拿出些诚意来。风家主,你家的老家主难道没教给你这个?”容景挑眉。

    “我和她曾经不分彼此,盖过一床被子,喝过一个杯子的水,楚家主,你让我与你细说我和她的交情吗?”风烬得意地看着容景。

    容景眸光骤然一沉,忽然对着风烬出手,风烬一副我不怕你的神色。

    云浅月眼看战火要烧起来,未免殃及她这条小鱼,连忙伸手拦住容景,对风烬瞪了一眼,“八百年前的事儿!说正事儿,否则没有冰激凌吃。”

    风烬撇撇嘴,有些醋意地道:“还没嫁给他呢就护着!别当自己真是楚夫人。”

    “死小孩,你真想缺胳膊断腿是不是?”云浅月白了风烬一眼,“不说正事儿就赶紧回你家去!我累着呢!没功夫与你唠嗑。”

    风烬哼了一声,转向容景,“你想要我怎么办?痛快点儿!当我愿意在你这里待着?”

    容景漫不经心地看了风烬一眼,收回视线对云浅月道:“将刚刚外公给你的东西拿出来看看!”

    云浅月闻言立即将手塞进袖子里,取出那张纸打开,这一看眼睛顿时一亮,“居然是龙潭虎穴阵的阵法布置图?”

    “嗯!”容景面色暖了下来,“正如外公所说,否则我会带着你去受他的气?”

    “这气受得不亏!”云浅月眉开眼笑。

    “别高兴得太早,这个只是龙潭虎穴阵的布置图。自古来龙潭虎穴阵没有解法,有去无回。我们要抓紧时间研究出破解之法。”容景道。

    云浅月点点头,推开容景,从他怀里出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仔细看着布置图。

    风烬闻言也立即起身,凑了过来,坐在云浅月另一边的椅子上看。

    容景同样看着布置图。

    三人均不再说话,三双眼睛一一从布置图的每一个环节扫过。房中静谧无声。

    看了许久,风烬抬起头,一脸迷惑且愤恨地道:“什么破东西,什么也看不出来。这环环相扣,所扣之处都是死结。哪里有什么解法?我看不用叫龙潭虎穴阵,干脆叫做有去无回阵得了。”

    容景和云浅月都不说话,各自沉思。

    风烬见没人搭腔,便重新低下头,继续看。

    又过了许久,风烬放弃,“我看我们还是另想办法拦住南凌睿别让他进去了!这根本就无解。我就不明白了,明明知道蓝漪算计他,他有病才答应。愚蠢!”

    “蓝漪在你眼里是根草,在南凌睿眼里如今是个宝。谁叫他喜欢呢!”云浅月抬起头,对风烬摇摇头道:“夜天逸代表天圣皇室前来见证,而南梁又昭告天下。他别无退路,这龙潭虎穴阵不闯也得闯。”

    “那怎么办?千百年了,这人人都知道是死阵,无解。难道你能解开?”风烬皱眉。

    “我相信没有破解不了的阵。只是我们没有找到方法而已。”云浅月道。

    风烬摊摊手,看了容景一眼,见他依然沉思,他道:“那么就让我看看两位的聪明!到底能不能想到破解之法。”他一副指望不上我的模样。

    “可惜,当初急急忙忙要走,只学了灵术,忘了向父亲讨教一下这个龙潭虎穴阵了!”云浅月后知后觉地道。

    “什么是灵术?”风烬疑惑。

    “就是很玄幻,很神奇,很空虚的一种术。你要不要见识见识?”云浅月又忍不住献宝。她话落,见容景忽然抬头向她看来,她脖子一缩,面色有些讪讪地看着他,“我就说说!答应你了嘛!”

    容景低下头,继续盯着阵图。

    风烬看着云浅月乌龟的样子不屑,“你何时这么怕他了?怎么越来越没出息了?”

    “我是爱他!爱到不想他生气!什么叫做怕?”云浅月白了风烬一眼,没好气地道。

    风烬刚要再说话,容景忽然又抬起头,对云浅月道:“将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什么话?我答应你的话?”云浅月看着他。

    “不是,前面一句。”容景道。

    “嗯,就是很玄幻,很神奇,很空虚的一种术。这句?”云浅月试探地问。

    “嗯!”容景点头,眼睛一瞬间如碎了光,如玉的手轻轻敲着桌面,银色面具褶褶生辉。须臾,他恍然道:“我终于明白缘叔叔明明知道灵术不宜学,却还答应教与你了。原来玄机在这里。”

    “什么玄机?”云浅月灵光一闪,有什么想法,但太快,没抓住。

    “虚就是实,实就是虚。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虚。”容景忽然扬唇一笑,将手中的图纸一扔,“龙潭虎穴阵也不过如此!”

    ------题外话------

    今天的月儿很威风吧!\(^o^)/~

    亲们积攒到月票别留着哦,关键时刻要给力哦!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nh533(10钻10花)、cy2008new(10钻10花)、哈米乐人(10钻)、幻之绾绾(500打赏)、喵m喵m1231(2钻5花)、落雨烟云(2钻200打赏2花)、lisiqi04747(2钻200打赏2花)、080901(2钻100打赏1花)、郁曦绝(3钻)、揽月霜天(2钻)、15230530854(8花)、小桥x流水(1钻2花)、暗夜挽歌(1钻)、nana38920522(1钻)、花化裳(2花)、司空元妍(2花)、k1551236(1花)、寻梦的小刺猬(1花)、baiyinai(1花)、new71311(1花)、左氏小安(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五章 苍亭败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五章 苍亭败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