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弃而不娶

    云浅月眸光一寸寸聚焦,没想到龙潭虎穴阵一旦开启有如此大的威力。外面的人丝毫窥视不到阵里面的人的动作,即便仔细去看,也看不甚清,她唇瓣紧紧抿起。

    “龙潭虎穴阵果然非同一般!”夜轻染懒洋洋地赞了一声。

    “这阵法经过蓝妹妹悉心改变了一番,比原来的威力更大了!如今当世布阵,恐怕难出其右者。”苍亭接了一句。

    “的确罕见!”夜天逸扫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同样赞了一句。

    容景眸光闪过一抹讥诮,并未开口。

    云浅月则想着她该相信南凌睿,她的哥哥,一国太子,如何能真是废物?若真是废物的话,就如容景所说,当年南梁王和她父亲也不会用真的南梁太子换了他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龙潭虎穴阵依然黑雾滚滚。

    众人无一人眼睛离开龙潭虎穴阵,都纷纷注视着那一大团黑雾的一举一动。

    大约半个时辰后,龙潭虎穴阵里面忽然传出“嗤嗤”两声轻响,似乎有什么爆开,紧接着,数声惨呼,龙潭虎穴阵瞬间火光冲天。火光突破黑雾,发出红艳艳的光。

    “这是怎么回事儿?”蓝漪一惊,厉喝了一声。

    云浅月面色一变,腾地站了起来,足尖轻点,就要飞身下观星楼。身边的人却比她的动作快了一步,拉着她的手已经飞身而下。

    夜轻染也随二人之后飞身而下。

    夜天逸看了前面相携而下的身影一眼,也跟着飞身而下。

    蓝漪惊醒,也连忙飞身而下。

    观星楼上十大世家的众人见此也都纷纷下了观星楼。

    容景带着云浅月来到龙潭虎穴阵前,他伸手放开云浅月,制止她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

    “不行!”云浅月一把拽住他,“要进去一起进去!”

    “乖!”容景将她推后了一步,似乎想点住她穴道,但又怕暴露身份,眸光扫见跟下来的红阁七长老,清冷地命令,“你们看住你家小主!”

    “是!”华笙等人立即上前,齐齐伸手去拉云浅月。

    云浅月躲开华笙等人的手,对七人清喝,“退下!”

    “小主,里面太危险。”七人齐齐摇头,脸色骇然。

    “我说退下!”云浅月又急又怒。

    七人被云浅月的怒意震得身子一颤,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

    “拦住她,我替你们七人担着。”容景清冷地丢下一句话,身影一闪,顷刻间向浓浓黑雾和火光中冲去。

    “楚容,你敢!”云浅月大怒,立即足尖轻点去追。

    “小主恕罪!”七人对看一眼,一咬牙,齐齐拦住云浅月。

    “谁是你们的主子!”云浅月大怒,挥手劈出一掌,这一掌风带着七成功力。

    拦在她对面的人正是花落和苍澜,二人却一躲不躲,也不还手,直直挡在她面前。

    云浅月眼看一掌打在二人身上,二人不躲开,容景此时已经冲了进去,她即便打了这两个人,还有剩下的五个人能拦住她。也于事无补。她愤怒地撤回手,对七人凌厉地怒喝,“你们等着!”

    七人见云浅月收手,齐齐垂下头,但依然稳稳地挡在云浅月面前。

    “楚夫人何必动怒?楚家主如此情深爱护楚夫人,替你救兄。楚夫人当该高兴才是。”夜天逸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猛地转头,目光冰冷凌厉地看着夜天逸,如一把宝剑依然出销。泛着森森光芒。

    夜天逸被这样的目光看得通体一寒,但并未退缩,镇定地看着云浅月。

    “是啊,真看不出来,楚家主还是个痴情的种。爱护楚夫人至此。只是可惜,龙潭虎穴阵一旦开启,不破此阵根本出不来。这火不知如何而起,但不破阵定然是息不灭火的。”苍亭一直站在原地,看戏一般地道。

    “蓝家主!你给本小主好好的解释解释。这龙潭虎穴阵怎么会起火?”云浅月转向蓝漪,冷冷地出声质问。

    蓝漪脸色煞白,显然也被眼前的情形给惊住了,她摇摇头,“我也不知……”

    “好一个你也不知!蓝家主,龙潭虎穴阵是你家的,摆阵的人是你。如今起火了,你竟然不知了。真是可笑!你想要他死,只说一句话,他没准就干脆地自刎在你面前了。用得着如此杀人?”云浅月冷笑一声,声音如碎了冰。

    “我的确不知道,龙潭虎穴阵从来没出现过如此的情况!”蓝漪白着脸看着云浅月,被她的目光冻凝,她忽然深吸一口气,足尖轻点,冲向不远处的火光。

    “家主!”

    “姐姐!”

    顿时蓝家的老少传来一片惊呼声,几名老者和少女齐齐出手想要拦住蓝漪,但她的身形太快,他们连一片衣角都没够到,顿时骇得面色大变。

    “蓝妹妹!”苍亭在蓝漪飞身而起的瞬间也拔地而起,顷刻间挡在了她的面前。

    “苍哥哥,你躲开!”蓝漪声音有些急迫。

    “蓝家和南梁订立了生死盟约,生死由命成败在天。一旦入了龙潭虎穴阵,一切情形全部听天由命。”苍亭冷静地道:“蓝妹妹,任何事情都有意外。你如今进去也于事无补。别告诉我你想进去救南梁睿太子,他无心无得,欺辱了你,没准这就是上天的惩罚。”

    “他不是……”蓝漪摇头,绕开苍亭,就要进去。

    “蓝家主!凡事要三思而后行。龙潭虎穴阵一旦开启,不到破解,不能走出。如今这就是个死阵,能进不能出。你进去,不过多一条命而已。”夜天逸淡淡提醒。

    蓝漪脚步一顿,忽然怒道:“不为救他,还有蓝家的百名弟子,我不能看着他们就这么毁了!”

    “你进去的话,毁的不止是蓝家的百名弟子,还有你这个家主!”夜天逸看着她。

    “苍哥哥你躲开!”蓝漪看着冲天而起的火光,面色有些透明的白,忽然对苍亭出手。

    苍亭侧身躲过,但依然出手拦住不让她进去,“蓝妹妹,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念着这份情意,我也不能让你就这么去送死。”

    “是啊,家主,您不能进去!”蓝家的老者此时开口规劝。

    “姐姐,你真不能进去!”蓝家的一个小姐此时也连忙开口。

    蓝漪抿唇,似乎充耳不闻。一心想要进去,但她显然不是苍亭对手,堪堪被他阻隔得寸步难行,她勃然大怒,“苍亭,你躲不躲开?”

    苍亭摇摇头,“蓝妹妹如今不理智,等过后你就不会怨我了。”

    蓝漪看着他,显然又气又怒,不再说话,手中的招式忽然凌厉起来。

    “这么好玩的事情,本小王似乎应该去凑凑热闹!”夜轻染懒洋洋地一笑,忽然足尖轻点,向里面冲去。

    “轻染!不得胡闹!”夜天倾顷刻间拦在了夜轻染的面前。

    夜轻染皱眉,“你闪开!”

    “我将你带出来,可不是让你胡来送死的!”夜天逸面色微寒。

    “谁说我会死?滚开,你不滚开,本小王就出手了。到时候缺胳膊少腿的你别赖我。”夜轻染斜了夜天逸一眼。

    “我定然不让你进去!打消你这个念头!”夜天逸不为所动。

    夜轻染忽然对夜天逸出手。

    夜天逸轻飘飘避让开,二人你闯我阻,顷刻间打了起来。

    这边打得热闹,云浅月却扫也不扫一眼,目光紧紧地盯着龙潭虎穴阵。面色冰冷一片。

    华笙等七人大气也不敢出,但也不敢放松对云浅月的警惕。生怕一个不小心,小主就冲破她们七人的防护闯了进去。

    十大世家的众人都面面相耽地看着眼前的情形。楚家的人一个个脸色惊骇,但从容景闯入,无一人惊呼出声,因为他们清楚,即便他们拦阻,也拦阻不住家主的决定。只能祈祷,任何事情也难不住家主。

    整个蓝家的较场上除了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再就是掌风呼啸的打斗声。

    正在几方争执不下的功夫,龙潭虎穴阵内忽然滚出一团水光。这水光如一团水雾,澄明剔透,从浓浓黑雾和火光中滚出,顷刻间就滚出了几尺外。

    这一变故瞬间惊住了众人。

    蓝漪和苍亭、夜天逸和夜轻染均停止了打斗,齐齐看去。

    华笙等七人也连忙看去。

    云浅月盯着那团水光,眼睛一眨不眨,不消片刻,那团水光忽然破碎,里面冲出两个人影。正是南凌睿和洛瑶。

    二人完好,连一丝衣服边也没被烧到。只不过南凌睿身上锦袍早先被荆棘染红的血太红罢了,堪比这冲天火光。

    “楚容呢?”云浅月急声问。即便这个时候,她也未曾失去理智,将容景的名字喊出。

    “我在这里!”云浅月话落,龙潭虎穴阵内又冲出一道白光。那白光如宝剑出销,划出的如雪光芒一般,顷刻间就冲出了龙潭虎穴阵,轻飘飘地站在了云浅月的面前。

    墨衣墨发,银色面具。锦袍玉带,完好无损。正是容景。

    云浅月提着的心放进肚子里,直直地看着容景,眼睛一眨也不眨。

    “我说了我会无事!”容景声音依然清冷凉寒,但不难听出里面含着的一丝温柔。

    华笙等七人对看一眼,连忙让开了围着云浅月的身子。心里也齐齐松了一口气。

    云浅月心中的那一团怒火升起又被她压制下,又升起,又被她压制下,再升起,再被她压制下,如此反复几次后,她移开目光,不看容景,走向南凌睿。

    容景苦笑了一下,但没伸手去拽云浅月。

    “怎么回事儿?”来到南凌睿面前,云浅月看着他和洛瑶问。

    “让小妹担心了!”南凌睿呵呵一笑,目光看向蓝漪,挑了挑眉,“蓝漪美人,我对你可是一片赤诚之心,你就这么盼着我死?”

    蓝漪有些愣神地看着南凌睿,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

    “看来你真是不喜欢我!也罢!都说强扭的瓜不甜,本太子居然还异想天开非要摘娶这颗瓜。如今大难不死,算是醒悟了此道。何苦累人累己?我虽然欺负了你,但你我心中明白,我并未作出不可收拾之事,你如今还是完璧之身,孩子之事也纯属空谈。本太子今日来蓝家,负荆请罪,闯龙潭虎穴阵,也是一心想娶你,才应了你的要求,应了莫须有的孩子诬陷,应了这等荒唐之事。但如今你既然心中没我。那婚事取消,你我两不相欠。”南凌睿叹息一声,冷静地说出一番话。这一番话,和他一直含笑风流时候判若两人。

    蓝漪本来惨白的面色又白了一分,似乎不敢置信,“你……你说取消婚事儿?”

    “对,取消婚事儿!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何苦让错误延续?到此为止吧!”南凌睿伸手弹弹衣服上本就没有的灰尘,淡淡地道:“算本太子白来了这一趟!”

    蓝漪身子不受控制地后退了一步。

    “还是我的天仙美人最好,知道疼我护我誓死也要跟着我。本太子早先当真是愚钝了,居然为一颗树木而放弃整座森林,实在是大不明智啊!”南凌睿冷静正经一改,忽然伸手一把搂住洛瑶,将头枕在她肩膀上,笑嘻嘻地道:“我从今以后就对我的天仙美人好!”

    蓝漪眸光有什么一缩,砰然碎裂。

    云浅月看了蓝漪一眼,没说话。她倒也没料到这个哥哥居然轻拿轻放。本来以为他喜欢蓝漪的,但如今看来,到说不准了。何时她这个哥哥也心思莫测了?她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人是十年前就坐了南梁太子的人啊!有爷爷,有父亲,有娘亲那样的人,如何真能出了一个废物哥哥?

    “走,咱们回国!”南凌睿放开洛瑶,回头对云浅月招手,“小妹,你跟不跟我走?”

    “跟!”云浅月痛快地点头。

    “好,来,我拉着你。”南凌睿对云浅月伸手。

    云浅月将手放进南凌睿的手里。

    南凌睿呵呵一笑,一手拉住洛瑶,一手拉住云浅月,一边抬步离开,一边感叹地道:“本太子也不算白跑一趟,路上捡了个天仙美人不说。还吃一堑长一智。一边是天仙,一边是妹妹。往返回国,不亦乐乎啊!这一路上又不寂寞了。”

    云浅月心里撇嘴,这人……

    “睿太子就这么走了?”夜天逸意味不明的声音含住南凌睿。

    “很抱歉,没能让七皇子和染小王爷喝上喜酒。本太子傻了一回,险些丢了命,如今可不想傻第二回了。娶妻娶妻,自然娶的应该是知心人才对。可不能娶这等毒如蛇蝎的美人,这样的话,不要也罢!”

    蓝漪身子猛地震了一下。

    “睿太子这就不对了!龙潭虎穴阵出了过错也怨不得蓝家主。刚刚若不是苍少主拦着,她早就冲进去了。你能说她对你无心?睿太子三思,别错过了一段良缘。”夜天逸提醒。

    “谁又知道是否在故作姿态?她连假怀孕,不惜损害名声也要诬陷我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如今不惜毁了蓝家的百名弟子,也要杀我。这龙潭虎穴阵是她亲自所布。本太子可不想再上当了。”南凌睿头也不回。

    “睿太子一口一个蓝家主假怀孕,可有证据?”夜天逸挑眉。

    “证据?七皇子别开玩笑了!本太子做没做过我还不知道?”南凌睿嗤地一声笑了,忽然回头看了蓝漪一眼,目光再无喜爱直剌剌,而是冷静似笑非笑地挑眉,“蓝漪美人,你告诉七皇子,你说我对你如何了吗?我真欺负你,致使你怀孕了?”

    蓝漪唇瓣紧紧咬着,几乎咬出血丝。

    “怎么?不好回答?”南凌睿笑得嘲讽,“蓝漪美人难道还想赖着本太子不成?你若真有此心,赖我一辈子,本太子也不是不可以娶了。本太子如今正妃侧妃偏妃小妾都没有。你若愿意,我多娶一个也无妨。不过前面有不少女子排队了,嗯,你就做我的第十八美妾吧!”

    蓝漪脸色一灰,目光死死地盯着南凌睿。

    南凌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蓝漪美人不用太感激,本太子向来博爱。”

    “睿太子!你不要太过分,羞辱家主。今日让你离不开蓝家。”一名蓝家老者看不过去了,对南凌睿大怒。

    “哦?我过分?”南凌睿扬唇一笑,看着蓝漪,“蓝漪美人,你说说,我是过分吗?事情到如此地步,本太子觉得我还能好心娶你,就很不错了。难道你还要妄想本太子的正妃之位?”

    “你……”蓝漪身子微微颤了起来。

    “睿太子,杀人不过头点地。对一个弱女子如此,有何意思?”苍亭此时插进话来。

    “在我的心里,蓝漪美人可不是个弱女子。弱女子能摆龙潭虎穴阵?还能在龙潭虎穴阵里放火?还能险些将我困在阵中一把火烧了?”南凌睿每说一句话,秀眉就扬起一分,桃花目凛凛寒光。

    “睿太子,昭告可不是戏言。如今你闯过龙潭虎穴阵,要迎娶……”夜天逸此时又道。

    “我的确没有被睿太子欺负,也没有怀孕。不过他的确非礼了我,今日负荆请罪、摆龙潭虎穴阵算是给他一个教训。如今睿太子既然平安,蓝家也因此折损了百名弟子。此事两清了。我们互不相欠。”蓝漪忽然冷冷地打断夜天逸的话,背转过身,不看南凌睿,对他冷声道:“睿太子,你以为如何?”

    “甚好!”南凌睿含笑点头。

    “那么睿太子轻便吧!不送!”蓝漪挥手赶人。

    南凌睿半分逗留意味也没有,一手拉着洛瑶,一手拉着云浅月,转身离开。很是干脆。

    “小主!”华笙等七人对看一眼,齐齐虚弱地看了一声。

    “他是你们的主子,从今以后你们跟着他吧!别喊我小主!我没有你们这样的属下!”云浅月冷冷地抛回一句话,跟着南凌睿头也不回。

    华笙等人面色齐齐一变,看向容景。

    容景站在原地不动,看着云浅月离开,没有去追的打算。“姑爷!”华笙也还没有失去理智,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喊出景世子的名号。便央求地看着容景,喊了一声姑爷。

    “你们跟上去!她打,你们任她打,她骂,你们任她骂。她不打不骂,你们就跟着她。知道她气消了为止。”容景对七人吩咐。

    七人闻言对看一眼。

    “去吧!”容景挥挥手。

    七人心中无奈,也只能如此了。连忙抬步去追云浅月。

    云浅月听到身后传来容景的一番话,心中本来压制下的恼怒腾地升起。刚要发作。南凌睿挠挠她手心,她抿了抿唇,克制住自己。一言不发任南凌睿拉着离开。

    “南凌睿,你就这么走了?”夜轻染懒洋洋地喊了一声。

    “不走还等着人家管我饭吃吗?”南凌睿头也不回。

    “你辛苦折腾一趟,媳妇不娶了?”夜轻染目光落在牵着手的三人的背影上。

    “本太子大难不死,良心发现。女人多的是,这一根葱不要也罢!”南凌睿漫不经心。

    云浅月想着她一直觉得容景嘴毒,她这个哥哥嘴毒起来原来也不遑多让。

    “家主!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侮辱家主,就是侮辱蓝家!”蓝家一名老者大怒,对背过身子的蓝漪道。

    “我说了让他走!”蓝漪声音凄冷,凌厉地道:“今日我与他两清,互不相欠。让他离开,蓝家人谁敢阻止,以家规处置。”

    那老者立即住了口,本来有些愤愤的蓝家年轻男女也都住了口。

    云浅月觉得蓝漪在这般被南凌睿闯过龙潭虎穴阵弃了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冷静,倒是让她高看了一眼。她余光去看南凌睿,见他唇角似笑非笑,这副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美事儿。而他另一边的洛瑶到看不出什么表情。

    身后再无人出声阻止,龙潭虎穴阵再未出来人,冲天火光将百名弟子困在阵中烧化。

    一行三人很快就出了蓝家。

    南凌睿拉着二人径直向桃花林走去。

    云浅月想起没见到风烬,偏头问,“哥哥,风烬呢?做什么去了?”

    “一大早上那小子就不见了!我哪里知道?”南凌睿摇摇头。

    云浅月想着今日龙潭虎穴阵着火这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只手你拉我扯。风烬没出现,自然是做什么去了。她压低声音道:“哥哥,你告诉我,你是一直没想过娶蓝漪,还是本来想娶来着,今日真被伤了心,改了主意?”

    南凌睿眨眨眼睛,“小丫头,你说呢?”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你老实说!”

    “蓝漪虽然是蓝家的家主,但如今蓝家一大部分其实都被夜天逸掌控。蓝漪这小美人有点儿意思,但也仅仅是有点儿意思而已。你哥哥我是南梁太子,还没色令智昏到不知道什么该娶什么人不该娶的地步。”南凌睿慢悠悠地道。

    “这也就是说你一直没打算娶蓝漪了?从昭告天下那日就是如此想法?”云浅月挑眉。

    “嗯,也算是吧!”南凌睿点头。

    云浅月蹙眉,“什么叫做也算是!”

    “也算是就是我总要扳回一局。一个月前那等情形,被蓝家渲染得太过真实。没有更好的办法接招,只能应下了条件。如今你不觉得我闯过了龙潭虎穴阵后将她弃了更好吗?不但捡回了掩面,还皮子里子,内子外子都捡回来了。蓝家这回栽了个大跟头,蓝漪背上虚假不实的面纱,夜天逸必定也受影响。”南凌睿话落,笑嘻嘻地道:“小丫头,这一仗打得漂亮不?”

    云浅月暗暗点头,不得不承认这一仗南凌睿打得相当漂亮,不过看着他得意的脸她忍不住打击他,“我没看出哪里漂亮了!就看出你差点儿血尽而亡,差点儿被烈火焚身。”

    “这个啊,你就不用笑话你哥哥我了。我不但一滴血未流,也一片火星儿也未沾身。”

    “真是假的?”云浅月看向他鲜血浸染的血衣。

    “嗯,假的!”南凌睿笑着点头,又转向洛瑶嘻嘻一笑,松开了她的手,搂住了她的纤腰,“这都是天仙美人的功劳。本太子得天仙一人,胜过南梁百万雄兵。”

    “你确定她是你的天仙?”云浅月仔细地看着洛瑶。

    “嗯,很确定!”南凌睿得意得点头,转眸看到云浅月眼中怪异的情绪,他笑道:“小丫头,你莫不是嫉妒我有如此漂亮的天仙美人?”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不说话。

    “天仙美人,这小丫头真嫉妒了,怎么办?”南凌睿对洛瑶笑嘻嘻地问。

    洛瑶一声不吭。

    “哎,一个个真是都不可爱!”南凌睿叹息一声。

    云浅月不再说话,静静地向前走着,十里桃花林的桃花开得如火如荼,一如昨日来的时候。逃之夭夭,灼灼其华。偶尔一丝清风吹来,花瓣飘落在身上,像是情人温暖的手,柔柔的贴着衣料轻轻抚摸,之后再留恋地顺着上好的轻绸衣料滑落。

    一时三人都不再说话,静静地走着。

    华笙等七人默默地跟在三人之后,不远不近的距离。心中暗暗想着小主这回是真的恼了,不止是恼了她们,也恼了景世子。今日龙潭虎穴阵如此收场,睿太子弃了能娶的蓝家主离开,景世子身为楚家家主,自然不能像小主和睿太子这样一走了之。他们心中暗暗想着,小主不会就这么真跟睿太子去南梁吧?

    十里桃花林内静寂无比,连十人的脚步声都轻得几乎听不见。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顺利地走出了十里桃花林。

    站在十里桃花林外,云浅月目光看向天雪山的方向,对南凌睿道:“你们是现在回南梁,还是如何?”

    “小丫头,什么我们?你刚刚不是说了跟我走吗?怎么?又舍不得他了?不跟我去南梁了?”南凌睿挑眉。

    “我本来也不跟你去南梁。我说跟你走,是跟你走出桃花林。”云浅月道。

    南凌睿脸色顿时垮了下来,“看来白高兴一场了!”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不说话,目光落在洛瑶的身上,第一次有些深幽。

    “小丫头,我这个天仙美人是不是很美?让你总是看着她。”南凌睿凑近云浅月,献宝似地道:“比你美吧?”

    云浅月轻哼了一声,忽然抬步就走。但不是回十里桃花林,而是向另一条道走去。

    “小丫头,你要去哪里?”南凌睿一愣,喊住云浅月。

    “去天雪山!你们回南梁吧!”云浅月摆摆手。

    “我也想看天雪山的雪了!就带着天仙美人和你一起去欣赏一番。”南凌睿伸手一拉洛瑶,跟上云浅月的脚步。

    云浅月不回头,也不阻止,算是默认了。

    华笙等七人对看一眼,自然跟在三人之后。

    十里桃花林距离天雪山十多里地,徒步而走对于身怀武功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一个时辰后,一行人来到了天雪山下。

    天雪山绵延百里,山高万丈。山下树木葱翠,从半山腰开始往山上,便可见一片银白。

    云浅月目视着天雪山上顶片刻,忽然抖出袖中的红颜锦,同时足尖轻点,攀岩直上。

    “天仙美人,这么高的山,我可带不了你,你自己上吧!”南凌睿松开洛瑶的手,甩出袖子内的一根黑色链子,跟在云浅月身后,也攀岩直上。

    洛瑶看着云浅月和南凌睿一前一后,两人手中的红颜锦和黑链缠住山上的怪石或者树木,动作利落,不出片刻便上了几十丈,她收回视线,对华笙等人一笑,“你们就在此等着吧!不必上去了!”

    七人本来要准备上去,闻言看向洛瑶,齐齐摇头,“不行,我们不放心小主!”

    “有我在,你们当该放心!”洛瑶话音一转,声音蓦然一变,隐约有一丝薄薄的云雾从她脸上散开,顷刻间变幻了一张容颜。

    这是怎样一张容颜?三春乍暖还寒的娇花,冬日里暖阳下的一树寒梅。

    倾国倾城!

    七人瞬间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齐齐惊呼,“主子?”

    ------题外话------

    我们睿太子威风吧?那是绝对滴!吼吼~

    手里有月票的亲,看在我这么给力的份上,还不砸来吗?^o^~00~

    咱们的年会投票有点儿不太给力呀!都谁没投,过来,让我打一下!

    yuanruo19(10钻)、蔡dyna(1000打赏)、shirleynsh(5钻1000打赏20花)、14777061718(3钻5花)、qq空空虚虚(1钻3花)、落雨烟云(1钻100打赏1花)、『夏秋枫林/(1钻)、辣椒姐54(5花)、145123(1钻1花)、也无风雨无晴(1花)、臭蛋哈哈(1花)、冥九儿(1花)、kristy7731(2花)、燕花落(2花)、yulei1001(2花)、sahaluya(1花)、sunshine0828(1花)、李汐(1花)、ljj88(1花)、寻梦的小刺猬(1花)、13637661885(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九章 弃而不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九章 弃而不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