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死生契阔

    浅月阁外围布置了五百隐卫,三步一岗,可谓将浅月阁防守得固若金汤,在云浅月离开这几日,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云浅月回到浅月阁,飘身而落,暗中隐卫刚要动作,一见是她,便齐齐住了手。她打量了一眼院子,院中的人如她离开之前一样,各干各的活,无任何异常。她推开房门,进了房间。

    三公子正躺在床上,手里捧了一本书,见云浅月回来,蓦地睁大眼睛。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云浅月走过来,笑着挑眉。

    三公子似乎松了一口气,“你回来就好了,我没想到你回来得这么快!有点儿意外。”

    “还没来得及给你传信,便到家门了。”云浅月笑了一下,来到床前站定,看着三公子,他即便刚刚惊讶她突然回来,身体都一动不动,看来伤还没好。她伸手拉过他的手,“我看看你的伤势!”

    “再养两日就没大碍了!”三公子嘴上如此说,却没有阻止云浅月。

    云浅月按在他脉搏处,眉头顷刻间皱起,脸色有些沉,“竟然这么重!老皇帝派的人到底下了多大的狠手?”话落,她眸子细细地眯起,“是不是皇室隐卫的隐主出动了?你和他动了手?否则你的武功也不差,谁能将你伤得这么重?”

    “嗯,是他!”三公子点头。

    云浅月的脸寒了下来,语气有些森然,“你放心,这笔账我会给你找回来!”

    “嗯!”三公子笑着点头,眸光温暖。

    “我看看你的外伤?”云浅月松开手,又道。

    三公子摇摇头,笑着揶揄地道:“还是别看了,那个醋坛子若是知道了,我就不止是这点儿皮外伤了。”

    云浅月“嗤”地一笑,对三公子道:“我没拿你当男人,他吃什么醋?怕什么!”

    三公子脸色一黑,本来温暖含笑的眸子霎时一改,语气有些磨牙地道:“我这满身的伤可都是为了你受的,你就这么对我?”

    云浅月用手掩唇轻咳一声,刚刚因为知道老皇帝派隐主出动的寒意退去,眉眼弯弯,笑意深深地看着三公子,“好啦,我开玩笑的。给我看看,那个人虽然是个醋缸,但还是有个醋的极限,不会因为你为了我受伤我看看你的伤口就吃醋。我欠的人情,他会补给你的。”

    三公子微哼一声,面色稍霁,摇摇头,“那天回来云叔叔就给我看过了。你放心,没事儿的!云叔叔的医术你还不放心?”

    “也好!”云浅月见他坚持,便也不再强求,这个时代男女授受不亲,她虽然不甚在意,但还是要顾忌人家。况且既然是他爹来看的,那就无大碍。她点点头,坐在床边上,“我爹既然给你看过了,你如今养了几日的伤还这么严重,看来回来时候是丢了半条命的。”

    “弦歌受的伤也很重,但易容成景世子的那个人武功极高,皇室隐卫的隐主被他重伤,比我好不了多少。幸好有景世子的人,否则我和风阁的人也许都回不来了。”三公子唏嘘一声。

    “风阁这五年来和皇室隐卫打交道,如今终是遭了苦果。”云浅月嘴角翘起,有些自嘲,“我这算是自作孽。但重来一次的话,也是没有选择的,还是会如此。”

    三公子知道她和夜天逸的纠缠,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宽慰,便也不答话。

    “如今我回来了,你就好好养伤,也不必回孝亲王府了,就住我隔壁吧!”云浅月收起自嘲。她和夜天逸翻脸已经是既定的事实,更改不了。如今只能尽最大努力,保护好她想要保护的人。包括这次损失惨重的风阁。

    “嗯!”三公子应了一声,看着云浅月面色,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宽慰道:“皇室隐卫这次也没讨得多少好处,风阁折损虽重,但皇室隐卫也折损不知凡几。大体来说还是未曾亏损太多的。”

    “嗯!”云浅月点点头,“毕竟皇室隐卫分出去一部分护卫夜天逸和夜轻染了。还是少了些杀伤力。”话落,她又忽然一笑,“南凌睿和夜天煜、夜天倾这次出手都狠,也算是帮我们重击了他们一次,讨回了些利息。时间还长着呢,不着急,我们慢慢算。”

    三公子笑着点点头,“你说得不错!”

    “西延你娘亲那里这两日有消息传来吗?”云浅月转了话题,又问。

    三公子含笑的面色微微黯然了一下,摇摇头,“没有!大约还是老样子!”话落,她见云浅月蹙眉,低声道:“这些年,我对她的感情还是淡薄的。你不必担心。”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养伤,你伤好后我们再找找办法。”

    “嗯!”三公子应了一声。

    浅月阁外有脚步声走近,云浅月不再说话,看向窗外,只见凌莲和伊雪引领着七公主走了进来。七公主一身华丽的裙装,头上盘着妇人的发髻。头上发饰不多,手上的佩饰也恰到好处。比以前的生涩稚嫩凭地多了几分妇人的风韵和端庄高雅。

    “我需要回避吗?”三公子也看向窗外,对云浅月询问。

    “不用!”云浅月摇摇头。

    三公子不再说话。

    不多时,凌莲和伊雪、七公主三人来到门口,凌莲轻声道:“小姐,七公主来了!”

    云浅月坐在床榻上没动,对外面应了一声,“让嫂嫂进来!”

    凌莲和伊雪错开身子,七公主推门而入。透过珠帘,她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云浅月和坐在床边的云浅月,脚步一顿,看着两张一模一样的容颜,面色闪过惊异,不过片刻,便定下心神,抬步走了进来,还不忘随手关上了房门。

    云浅月这才起身站了起来,抬步走向七公主,来到她面前,伸手拉住她的手,笑着道:“果然是成了婚的,看来和哥哥过得极好,越发的风韵端庄了,我险些都认不出来。”

    七公主脸一红,刚刚的端庄瞬间消失,伸手拧了云浅月的腰一把,嗔道:“看来不是你受伤了。我那日听说你受伤,和你哥哥急急跑过来,却被拦在了门外。后来父王说要我们不用担心,让你静养几日就好。但我还是免不了担心。如今见到了你,我便放心了。”

    “我是没受伤,有人代替我受了!”云浅月心下一暖,伸手拉着七公主向椅子上走去。

    七公主看了三公子一眼,三公子对她点点头,她对他友善且带着一丝感谢地笑了笑,也不刨根问底地探寻,便跟着云浅月坐在了椅子上。

    “嫂嫂,我今日刚刚回来,便听说了一件事情。我们长话短说,我想你大约也听到了风声,我想问问你的意思。”云浅月也不再客套,看着七公主开门见山。

    七公主脸上的笑意慢慢收起,也看着云浅月,低声道:“你说的是父皇和母妃打算让六姐也下嫁给夫君的事情吧?”

    “嗯!”云浅月点头。

    七公主唇瓣抿起,脸色有些昏暗,“从我决定嫁入云王府起,我便不再是皇室的女儿,这个身份加注在我身上我从来没觉得她是我的幸运。这么多年,若非要说出一件幸运的事情的话,那么就只有这个身份能够让我嫁给云离,这是我的幸运!”

    云浅月暖暖一笑,“娶了你,也是哥哥的幸运!”

    七公主眸光一暖,甜蜜地一笑,须臾,她笑意收起,对云浅月眉眼坚定地道:“我不会同意六姐嫁给夫君的!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当初她自己弃了夫君,如今想要反悔,便再没资格。”

    “你说得是真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主意?”云浅月笑看着她,有些意外,又有些不意外。七公主不是皇室里面的娇花。当年文伯侯府灭门之事,她在皇宫在明妃和老皇帝眼皮子底下伪装了十年什么都不做,便足以看出她的耐性和韧性。若没有毅力的人,根本做不到。

    “是真的!我想过了,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主意。”七公主肯定地点头,唇瓣紧紧抿着,显示她坚定的内心,眸光同样坚定,“即便父皇要我死。我也不会改变主意!六姐嫁给任何人都行,就是不可能嫁给夫君。我死也不同意。”

    云浅月笑着点头。

    七公主看着她的笑脸,忽然坚毅的面色一改,抿唇试探地问,“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过霸道,犯了七出的妒罪?”

    “什么叫做七出?”云浅月挑眉,摇摇头,不屑一顾地笑道:“那东西在我眼里不值一钱。我信奉的是一心一意,不是三心二意,是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不是一个茶壶好几个茶杯。”

    七公主眼睛一亮,“一生一世一双人?”

    “嗯,一生一世一双人。”云浅月肯定地点头,“一个男人,一个女子,厮守一生。此情不变,此心不改。天上地下,只此一人。”

    “是我刚刚愚蠢了,以为我的话语吓到了你。其实我是应该知道你更是不同于别人。你能对景世子说出‘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又怎么会觉得我太过霸道而犯了七出之罪呢?在这天圣皇朝,甚至是天下,你才是那个最特别的人。”七公主笑了笑,似是感叹,“你不知道,你那句话引起多大的效果。当时宫里的所有人都觉得景世子被你魔障了,但后来你说出那句话之后,宫里的人突然就不那么说了。反而说你们看起来很配。”

    云浅月笑笑,容景也对她说出“此生只此一人,非卿不娶。”的话。别人觉得他们般配不般配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她真心相爱两心相依想在一起就足够了。

    “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命苦,生在皇家,有那样的一个母妃,我不想去知道她为了什么,因为什么目的去害文伯侯府,利用我,明知道我喜欢那个人,却还要他家破人亡。”七公主平静地道:“后来用了十年,等到他回来,我升起希望,又彻底绝了失望。便明白了,总有那么一个人会是你的镜中花,水中月,看得到摸不到。我不会后悔喜欢他,那会是我的成长。但我如今可以坦言会将他忘记,抓住我的幸福。”

    云浅月点点头,知道她口中的他说的是容枫。

    “云离就是我的幸福!我用了十年隐忍活下来,换来的幸福。我不会相让。任何人都不行。”七公主眉眼愈发坚定,“除非,他放弃我。”

    “你放心,你这么好,哥哥是明白人,不会放弃你的。”云浅月有些动容地抓住七公主的手,这一刻她没有比哪一刻更庆幸自己当初接纳了她选对了她。这个女子和其余的皇室公主都是不一样的。

    “嗯!”七公主脸微微一红,有些小女儿的羞涩和甜蜜,“大婚那日他对我说了,他虽然没有景世子大才,但能够有一颗爱护我的心,也愿意效仿他,此生只娶我一人。再不娶别人。我相信他。”

    云浅月眨眨眼睛,想起这应该是大婚那日的洞房花烛夜说的。她本来去偷看,可惜被容景破坏了,没看成,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幕。真看不出云离说起情话来居然还如此有摸样。她笑着道:“那就好!我今日刚回来听到六公主的事情还担心你们。如今看来不必担心了!只要你们心志坚定,有我在,我不会让你们被人欺负的!”

    “嗯!我相信你。”七公主笑着点头。

    “我们是一家人!我答应你下嫁给哥哥那一日,就将你当做家人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嫂嫂,你和哥哥未来的路还很长,一定要风雨同舟,我也会与你们风雨同舟的。”云浅月郑重地道:“我知道你今日说得都是肺腑之言,我只希望,以后的每一日,无数日,甚至到白发苍苍,你都要如今日一般,心志坚定,不改初衷。”

    “我会的!”七公主眼眶微湿,重重地点了点头。

    云浅月笑开了,看着她微湿的眼眶揶揄地道:“你可千万别感动得哭出来,到时候哥哥看到了,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七公主溢出眼角的泪花被这一句话打了回去,她哭笑不得地看着云浅月,“你哥哥三句话不离妹妹,怎么会觉得你会欺负我?你真是……我看这天底下也就景世子能治得住你。”

    云浅月无语,不明白怎么人人都觉得容景比她道高一尺呢?大约她也是这样觉得!

    “好了!即便你没受伤,平安回来,我就放心了!你刚刚回来,想必也累了,休息吧!我先回院子里了。等晚些时候我让你哥哥过来看你。”七公主起身站了起来,笑着道。

    “好!”云浅月也站起身。

    “自家人,别送了!”七公主拦住云浅月,看了躺在床上自始至终没说话的三公子一眼,对他点点头,三公子也向她点点头,她提着裙摆走了出去。

    云浅月便当真不送,只对外面喊了一声,“凌莲、伊雪,送嫂嫂回去!”

    凌莲和伊雪齐齐应了一声,不多时,三人的脚步声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重新坐下身子,赖洋洋地靠着椅背,从半坡崖出来一日一夜赶路没怎么休息,她的确是有些累了。

    “七公主到也是个真性情的女子。偏偏生在了皇室。”三公子赞叹了一声。

    “谁的出身都不是能够选择的。你,我,包括她。但出身并不能代表什么,也不能阻挡我们走想走的路。”云浅月看向三公子,笑道:“如今你明白我不让你避开她的用意了吧?”

    “嗯,明白了!”三公子点点头,眉眼间一直隐约的昏暗彻底退去,语气轻松下来,“云浅月,你明明看着像是个粗心大意的人,但偏偏心思比寻常人都细腻,眼睛也比寻常人都多了一只眼,看得精准。我的确是一直在意出身,孝亲王视我为耻辱,但殊不知我视孝亲王更为耻辱,有时候恨不得重新投胎一回。如今见了她,听她一番话,我才是顿悟了。当初我还不明白你本来说了不会接纳任何一个皇室的公主进云王府的人,后来为何却答应接纳了她,如今算是明白了。她的确值得。”

    “嗯!”云浅月笑着点头,“你能明白就好!时间不如意之事十有**。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如意,但不能因为这小小的不如意,我们便止步不前了。那样太对不起自己。”

    三公子点点头,忽然一笑,“今日真是受教了!”

    “好了,别霸占着我的床了!我让你给你送到隔壁。”云浅月有些困乏地道。

    三公子“嗯”了一声。

    云浅月对外面轻喊了一声,有两名隐卫进来,将三公子轻且轻地抬了出去。在临出门时,她忽然又道:“还有,也别再霸占着我的脸了!”

    三公子似乎实在忍不住,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愿意顶着这张脸?想起那个醋缸,我都不敢看镜子!”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两名隐卫将三公子送到了隔壁,房门关上,云浅月依然趴在桌子上闷笑。

    凌莲和伊雪送七公主回来,就见云浅月笑得见鼻子不见眼。二人对看一眼,凌莲笑着问,“小姐,您沐浴吗?我们去给您抬水!”

    “嗯!”云浅月收了笑,应了一声。

    凌莲和伊雪走了出去,不多时便抬着水走了进来放进屏风后。云浅月落下帘幕,房间暗了下来,她也走进屏风后,凌莲和伊雪出了屏风,将床上的被褥都抱了出去,不多时又换了一套崭新的抱进来将床铺好,才又退出了门。

    云浅月埋在水里,任温暖的水流包裹,闭上眼睛。

    不过片刻,浅月阁门口传来脚步声,脚步声极为熟悉,以至于云浅月乍听到这声音微微蹙了蹙眉。

    “染小王爷请止步!”浅月阁门口传来隐卫木木的声音。

    “我进这浅月阁无数次,如今怎么到设岗了?”脚步声顿住,夜轻染的声音传来。

    “小姐养伤,谁也不见!”那隐卫依然是木木的声音。

    “小丫头谁也不见也不包括我,你闪开!”夜轻染挥手去挡开隐卫。

    “染小王爷,小姐说谁也不见!”隐卫依然挡在夜轻染前面,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夜轻染想要出手,刚一动作,他面容皱了一下,似乎是触动了伤口或者什么,只越过隐卫,脸色不好地对里面喊,“小丫头,我来了!你见不见?”

    凌莲和伊雪从隔壁房间出来,也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看了一眼门口,走到云浅月门口,对里面请示道:“小姐,是染小王爷。”

    云浅月自然听得清楚,想着夜轻染恐怕是刚回来就来见她了。她对外面道:“你让他进来,但得在门外等一下,就告诉他,我洗澡呢!”

    “是!”凌莲和伊雪走向浅月阁门口。

    隐卫见二人来到,看了夜轻染一眼,退了出去。

    “染小王爷,我家小姐请您进来,但得在院中等一下,她在洗澡呢!”凌莲道。

    夜轻染似乎愣了一下,便往里面走来,不甚在意地摆摆手,“那我等她洗完再进去。”

    凌莲和伊雪点点头,不再说话。

    夜轻染果然在院中的那颗桂树下停住脚步,懒洋洋地歪倒在树下的贵妃椅上闭上眼睛。他似乎极累,不出片刻,均匀的呼吸声就传出。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云浅月一直听着院中的动静,感觉夜轻染果然没进来,便也不再理会。又洗了片刻,她出了木桶,用内力烘干了水汽,穿上衣服,走出屏风后,来到窗前,伸手拉开帘子,只见夜轻染躺在桂树下的躺椅上睡着了,眼圈四周有淡淡的青色,脸色有些失血过多的苍白,显然是受伤极重。她看了他片刻,抬步出了房门。

    来到桂树下,夜轻染似乎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云浅月。

    “呵,不认识了?”云浅月笑着瞟了他一眼。

    夜轻染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的脸看。

    云浅月伸手摸摸脸,“我的脸上长花了?”

    “小丫头,你没受伤?”夜轻染看了片刻,吐出一句话。

    “你说呢!”云浅月不正面回答。

    “脸色红润,看着不像是受伤。”夜轻染依然看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眉心,似乎仔仔细细在看,不放过每一处。

    云浅月想着到底是夜轻染,到如今他仍然在怀疑去十大世家的人是她吧?即便她用幻术遮掩了容貌,谁都看不出半丝易容的痕迹,她的气势和声音都变了,但他还是怀疑。她懒洋洋地往椅子上一歪,笑道:“我这六七日连浅月阁的门都没出去,日日好吃好喝,能不气色红润?就是一只干虾米,也能给养出红润来。”

    “这倒是!”夜轻染看着云浅月全身上下懒洋洋没骨头的样子撇撇嘴,收回视线,嘟囔道:“我怎么会觉得你和一个人很像呢!如今这样看来,真是半丝相像的地方都没有?”

    “嗯?谁和我很像了?”云浅月好笑地问,“这就是你盯着我猛看的原因?”

    “是啊!也只有你这个小丫头被一个男人盯着看不脸红。”夜轻染笑了笑,“红阁小主,十大世家楚家主的夫人。小丫头,你认识她吗?”“红阁小主……”云浅月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看着夜轻染道:“我若说我认识红阁的老主呢?”

    夜轻染一愣。

    “不信?”云浅月扬眉。

    夜轻染认认真真地又看了云浅月片刻,再次收回视线,微哼了一声,“你认识红阁老主也不奇怪,在你的身上,发生什么,或者认识什么人,我都觉得不奇怪。”

    “你真是瞧得起我!”云浅月哈地笑了一声,止住这个话题,看着夜轻染,“伤很重?倒是第一次见你受伤,原来也可以这么弱不禁风。”

    “小丫头,你找打是不是?我回来屁股都没坐稳就来这里找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夜轻染瞪了云浅月一眼,语气很恶地道:“别跟我说弱不禁风,只有那个弱美人才会弱不禁风。本小王体格硬朗着呢!如今也能打死一头牛。”

    “吹牛才对!”云浅月不客气地嘲笑。

    夜轻染作势要打云浅月,但碰触了伤口,整张脸揪起。

    “哎,受了伤就承认受了伤呗!又掉不了一块肉,逞什么能?”云浅月拦住夜轻染的手,对他道:“我看你还是回府歇着吧!”

    “懒得动了!我就在你这里歇上一会儿!”夜轻染到也真不再逞强,对云浅月摆摆手,“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不用理我,这里挺舒服的,我睡上一觉。”

    “好!”云浅月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

    夜轻染果然闭上眼睛,身子一歪,整个人躺在了躺椅上,当真睡了。

    云浅月向房间走去,来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见微风吹来,夜轻染衣袂和青丝轻轻被风吹动,桂树枝叶唰唰作响。他的睡容如一个大孩子。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终究有些东西他是想守住的吧?她也想守住这份情谊,但何其艰难?

    她收回视线,抬步迈进房间,房门在她身后轻轻关上。本来早先的困乏却莫名地一扫而空,再无睡意。她走到桌前,铺好宣纸,自己动手研墨,须臾,开始在宣纸上提笔书写。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经由她的笔写出,字迹没有寻常女子的娟秀,风骨挺拔。

    不知过了多久,宣纸上写满了满满的人名,她放下笔,将宣纸拿在手中,静静地看着。

    浅月阁外又有脚步声传来,云浅月抬头向外看了一眼,就见云离来到门口,又被隐卫拦住。她对外面道:“凌莲,让哥哥进来!”

    “是,小姐!”凌莲应了一声,对隐卫挥挥手,隐卫退了下去。

    云离缓步走了进来,当看到躺在桂树下躺椅上的夜轻染似乎怔了一下,仔细地看了夜轻染一眼,抬步向房间走来。

    云浅月放下手中的纸,笑看着云离走进来,将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没看出多大变化,但举止神情还是稳重内敛了。看来从入朝这月余,是磨练出来了。她笑着对他招手,“天色还早,哥哥这么早就回府了?礼部没事情了?”

    “嗯,我提前回来了!”云离笑着走过来,也将云浅月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眼,又向窗外看了睡在躺椅上的夜轻染一眼,了然地压低声音道:“那日听到你受伤的消息我吓坏了,我和清蔷急急赶过来,却被隐卫挡在了门外,后来父王走出来,说你养几日就没大碍了,让我们别进来打扰了。我回去后就想着受伤的人应该不是你,即便你受伤,也会让我进来的。”

    “嗯,哥哥聪明,是别人代替我受了伤。”云浅月笑着点头。清蔷是七公主小名,看来他和七公主感情如今是真的极好了。

    云离点点头,坐下在云浅月对面的椅子上,又压低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我猜你是去了蓝家,我妹妹如此聪明,有的人又怎么会拦得住你呢!”

    云浅月笑着点点头,“哥哥也聪明!”

    云离脸微微一红,摇摇头,“我不是聪明,而是我进礼部也有些日子了,以前也一直想入世,便也关注朝局,如今是更对这朝局有些了解罢了。”

    云浅月点头,当初他有心,她拉了一把,将他拉到今天的位置,不知道算不算是好事。

    云离似乎看出云浅月心中所想,对她笑道:“虽然朝局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官场黑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阴奉阳违。但我也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妹妹无需为我在意。我能做你的哥哥,能娶七公主,我很幸运。”

    云浅月笑了,能猜出她刚刚那一瞬间的心思,到的确是成长了。看来他爷爷和爹爹大约都对他训练了。她笑着点头,“我今日回来见了嫂子,关于六公主之事,我找她谈了一谈,如今我想知道你什么想法?”

    云离闻言脸色蓦然一沉,一字一句地道:“不可能!,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七公主是我唯一娶的人,再不做第二人想。无论是六公主,还是阿猫阿狗,再都不可能!”

    ------题外话------

    昨日出门一趟,太阳火辣辣的,美人们注意防暑哦!O(n_n)O~

    还有想团购实体书的亲请加群,群号【34476623】,进群后找管理员吕奶奶报名。团购也就几日,亲们想团购的表要错过了。另外再重申一下哦,当当网已经开通《纨绔世子妃》的预售,不参加团购的亲可以自己去下单,下单之后,书到的第一时间会发货。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五章 死生契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五章 死生契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