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敲山震虎

    云浅月闻言笑了,云离和七公主都如此坚定,她意外也不意外,更多的是觉得很好。两个人两张容颜不同,但眉眼坚定如一人。她相信,他们会从一而终。这比让她见到了她娘亲的欢喜还不遑多让。

    云离见到云浅月的笑,沉着的脸面色一松,爬上红霞,低声道:“妹妹,你在笑我?”

    “没有!我在高兴。”云浅月轻笑出声,除了高兴他在这个封建王朝以男子为尊的时代还能生出此生只此一妻,再不她娶的想法,还有高兴他如今对着她依然可以脸红不自然保存着初见时的真实,这在如今天圣皇朝朝局这个大染缸下被浸染了这么长时间还能如此来说,已经足够难得。

    “我还以为你在取笑我!”云离笑了笑。

    “哥哥,你与嫂嫂谈这件事情了吗?”云浅月又问。

    云离摇摇头,“还没有!我肯定不会同意,不想她心里有负担。”

    云浅月点点头,笑着道:“你的想法是好的。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她不是你普通的妻子,需要你庇护,她是七公主。文伯侯府的事情你大约知道一些吧?我不知道七公主与你说了多少?关于她……和容枫。”

    “那日大婚,她将她的想法都告诉我了。我都知道。”云离平静地道。

    云浅月点点头,郑重地道:“她能在皇宫隐忍十年,后来决心嫁给你。心智坚韧,也许比你更甚。你不必想她会心里承受不住。经过十年隐忍,她还有什么是承受不起的?哥哥,她心思通透,你娶的可不是一般的公主。她若一般,肤浅的话,我当初也不会同意让她下嫁云王府。”

    云离一怔,似懂非懂地看着云浅月。

    “这样说吧!今天我和嫂嫂谈话,你可能刚回来还不曾见她,自己先过我这里来了。”云浅月缓缓道:“我今天问她此事看法,她与我说,她打死也不会同意六公主嫁给你。她既然当初弃了你,便再没资格。她说你是她的幸福,是用了十年隐忍活下来,换来的幸福。不会相让。任何人都不行。除非,你放弃她。”

    云离眸光一亮。

    云浅月笑看着她,“你看,她是如此坚定地认为你是她的幸福。这个王朝,她十年隐忍,装疯卖傻,却背地里看得清清楚楚。正因为这样,她才更懂得明白知道什么是自己最想要的,最想抓住的。如今对于她来说,你就是她的全部。她与我说,进了云王府的门,就是云王府的人。不姓夜,而是姓云。”

    云离点点头,眸光灿亮,唇瓣微带了一丝笑意。

    云浅月知道他明白了,便不再多说,收尾道:“你要相信她能与你同甘共苦,相濡以沫,风雨同舟。而不是你挡在她的前面,替她撑起一片天。这样虽然是爱,但一个人毕竟力量薄弱。要你们一起守护你们的幸福。你们未来的路还很长,不是一朝一夕。今日是六公主,你们挡过了,明日也许就是阿猫阿狗,我知道你今日说的定然是肺腑之言,我只希望,以后的每一日,无数日,甚至到白发苍苍,你都要如今日一般,心志坚定,不改初衷。这才是真正的爱。”

    云离难得见到云浅月如此郑重的神色,郑重地点点头,“妹妹说得极是!是我愚钝了。今日之言我会谨记,终生不敢忘。”

    “我相信你!也相信你们。嫂嫂和哥哥都如此坚定,也不枉费我今日回来就对你们吐了一大堆口舌。”云浅月笑着点头。

    云离看着云浅月,隐隐见她眉眼疲惫,由衷地怜惜道:“妹妹连日来必然辛苦,快休息吧!”话落,他起身站了起来,“我这便回去与七公主叙话一番。”

    “嗯!”云浅月笑着摆摆手。

    云离抬步向外走去,走了两步看向窗外,见夜轻染还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他停住脚步,转回头,对云浅月欲言又止。

    “哥哥有话但说无妨。”云浅月笑看着云离,隐隐明白他要说什么。

    云离抿了抿唇,似是犹豫,片刻后,还是低声道:“妹妹,以后与染小王爷还是要疏远一些吧!他毕竟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如今掌管京城内外四十万兵马。他即便离京这数日,京城依然固若金汤,这等本事,可不是区区普通人能做得到的。”

    云浅月面上的笑意微微散去,点点头。

    “我知道妹妹心善,染小王爷对妹妹也是极好。但一旦面临不可两全的冲突时,他首先要保的定然是皇室和德亲王府,而妹妹你首先要保的也是云王府。只能说,人同,道不同,也是枉然,徒留伤情罢了。”云离又压低声音道。

    云浅月微微闭了闭眼,再睁开,对云离微笑,“哥哥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

    “嗯,我知道妹妹什么事情其实都是明白通透的,是我多虑了。”云离不再多言,转身,珠帘掀起又落下,他的身影不出片刻便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云离的身影离开,目光转回,落在窗外,这时正巧一阵风刮来,吹起夜轻染的衣袍,里面的锦缎有一大片鲜红,已经干枯。她想起早先他作势要打她似乎动了伤口,显然伤口裂开了,亏他的忍劲,如今居然还能睡着,该是何等的疲惫?她收回视线,那种背负姓氏和责任的无奈深深席卷而来,似乎与外面躺着的人感同身受。

    对于夜轻染,从最早的规避,到后来失忆阴差阳错的相交,志趣相投,到话语投机,到如今两个人走到了十字路口,前一步是悬崖,后一步是滑坡,这一条路以后无论如何走,都注定道不同。

    道不同,又何以为谋?

    云浅月闭上眼睛,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椅背上。

    不知过了多久,云浅月似睡非睡时,只听外面传来凌莲的喊声,“小姐!”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刚刚宫里来府中传话,皇上请七公主进宫!”凌莲道。

    云浅月睫毛动了动,应声道:“知道了!你安排在西枫苑的人选两名跟着她。”

    “是!”凌莲应声。

    云浅月不再说话,老皇帝请七公主进宫,无非是劝说或者威胁,无论是哪种,他都不可能成功,徒做白用功而已。

    “小姐,起风了!您将窗子关上再睡吧!”凌莲没立即离开,看了一眼开着的窗子,对云浅月提醒道。

    云浅月这才感觉窗外袭来阵阵凉意,点点头,“好!”

    凌莲脚步离去。

    云浅月睁开眼睛,看向窗外,只见夜轻染还在熟睡,刚刚还是微风,如今风大了,他似乎无知无觉,她蹙了蹙眉,起身站了起来,伸手关上窗子,抬步走出房门。

    来到桂树下,她伸手拍了拍夜轻染的肩膀,“夜轻染,起风了,回府去睡!”

    夜轻染一动不动。

    云浅月这才感觉不对,伸手扒开他挡着他脸的头发,只见他脸色潮红,她将手放在他额头上,额头滚烫,显然发烧了。她微惊,撤回手,抿唇看着夜轻染,片刻,伸手将他带起,向房间走去。

    “小姐!”伊雪这时也发现了夜轻染不对,走过来。

    云浅月看了她一眼道:“他发烧了,我先带他进屋,一会儿我开个方子,你去给他煎药。”

    “嗯!”凌莲点点头,跟着云浅月进了屋。

    云浅月将夜轻染放在床上,让他躺好,伸手按住他脉搏,片刻后,眉头紧紧皱起,“这么严重的伤势,他居然还能跑来我这里。德亲王府的人就不阻拦吗?”

    “可能是阻拦不住!染小王爷据说治下很严。”伊雪道。

    云浅月放下手,转身向桌前走去,提起笔,在宣纸上写了一个药方,片刻后,递给伊雪,伊雪不多话,立即拿着走了下去。

    云浅月放下笔,回身看了床上一眼,走到清水盆用娟帕沾湿了清水拧干,来到床前,将娟帕搭在夜轻染额头上。刚要撤回手,她的手忽然被夜轻染紧紧攥住,她一愣,低头看着他,他没醒来,薄唇紧紧抿着,似乎是下意识的动作。她垂下眼帘,轻轻挣脱。

    夜轻染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挣脱,手更紧地攥住她的手。

    云浅月皱眉,再用力一些,夜轻染手上也更用力地攥着她,她眉头拧紧,怕触动他的伤口,便不再动作,对他轻声道:“夜轻染,你发热了。松手,我给你降温。”

    夜轻染一动不动,仿佛未听。

    云浅月再次甩脱他的手,他的手依然跟着她挣脱的动作攥紧,她看着他的脸,只见他眉头也紧紧皱起,薄唇全无血色,有些干裂,没有醒来的迹象,攥着她手似乎是下意识的行为,她不再动,反正也无事,便不再甩开他,坐在了床头。

    夜轻染也安静下来。

    不多时,凌莲回来,当看到躺在床上的夜轻染一愣,“小姐?”

    “他伤势太严重,没好好修养,大约又受了凉风,发了热。伊雪去煎药了。”云浅月见凌莲回来,问道:“嫂嫂进宫了?”

    “嗯,进宫了!我安排了人,小姐放心吧!”凌莲道。

    云浅月点头,将身子靠在墙上,另一只没被夜轻染抓住的手将放在他额头上的毛巾拿开,这么大一会儿娟帕就热得厉害。她将娟帕递给凌莲,对她道:“你来,帮她降温。”

    凌莲点点头,接过娟帕向清水盆走去,不多时走回来,将清凉的娟帕放在夜轻染额头。不多时娟帕又热了,她再反复沾湿,放在他额头。

    “效果不大!你去拿半坛酒,用酒水给他擦。”云浅月想了一下吩咐道。

    凌莲应了一声,走了下去。

    云浅月再次试试撤出手,夜轻染依然紧紧攥着,她彻底打消了念头。

    不多时凌莲抱着酒坛回来,将娟帕沾了酒给夜轻染擦拭额头,擦了片刻,她抬起头道:“小姐,这也效果不大,他是整个身体发热……”

    云浅月“嗯”了一声,想着难道给夜轻染脱了衣服擦?

    “小姐,您可别乱来,就算奴婢肯,景世子若是知道,也可不得了。”凌莲立即出声打住云浅月的想法,怕怕地道。

    云浅月笑了一声,摇摇头,“我自然没那么大的牺牲精神,但他发热实在严重。就算是伊雪煎药回来他喝下,见效也没那么快。这样热,烧下去对他的伤绝对不好。这样吧!你从外面去喊两名隐卫来,让他们动手。”

    凌莲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个是个办法,但又看向夜轻染抓着云浅月的手,“那您?”

    云浅月眉头微凝,有些为难地道:“给我蒙上眼睛吧!”

    “这……小姐,您挣脱不开吗?”凌莲看着夜轻染的手,给染小王爷全身上下擦拭才能祛热,但即便小姐蒙着眼睛,但总归也是在房间的,还是不妥当。

    “能挣脱开是能挣脱开,但他攥得太紧,我怕伤了他的手,而且也许还会再碰伤了他的伤口。”云浅月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夜轻染道:“没想到这家伙生病了这么没安全感,和小七一样。以前小七受伤或者生病,我就得必须陪在他身边。他生病,我折腾下去一层皮。”

    凌莲知道云浅月说的小七是东海国的太子玉子书,但还是犹豫地道:“奴婢还是觉得不妥。若是传出去……”她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忽然住了口,看向门口。

    云浅月自然先凌莲一步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早已经看向门口,当见到那一袭月牙白的锦袍,她眸光闪了闪,并没有说话。

    容景站在珠帘外,眸光懒懒地看向屋内,只是一眼,便挑开珠帘,缓步走了进来。他的姿态依然是轻缓优雅,容颜如画,周身气息温润如玉,和去蓝家判若两人,须臾,他走到床前,上下打量了一眼夜轻染,微微挑眉,“这么柔弱?”

    云浅月“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她想着夜轻染若是听见,非得一个高蹦起来不成!

    “比我还弱!”容景又道。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这个人!如今这是趁机报仇呢……

    “夜轻染,你不是能耐吗?有本事松开手来打我一拳!”容景又道。

    夜轻染的手忽然动了动,云浅月睁大眼睛,只见他的手慢慢地松开了,她刚要赞叹容景的攻心之术,夜轻染的手又抓了回来,比刚刚更紧的抓住她。她扥了扥,无语地看着容景。

    “你真是愿意被他抓着?怎么不趁机撤出来?”容景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喃喃地道:“忘了!”

    容景似乎白了她一眼,忽然出手,点向夜轻染的手。

    云浅月想要阻止,但觉得这个人刚刚难得没生气,他下手有分寸,她若是阻止他的话,那么估计真该生气了,她乖乖地闭上嘴不语。

    容景的手点了夜轻染的手两下,夜轻染的手依然紧紧攥着,像是和容景专门作对似的,半丝动静也无。

    云浅月动了动手,还是没有效果,她无辜地看着容景。

    容景皱眉,盯着夜轻染的手看了片刻,唔哝道:“我真想将他的手废了,怎么办?”

    “还是别了!你废了他也不知道,多没意思。”云浅月连忙道。

    容景点点头,似乎觉得云浅月说得对,便从夜轻染的手上收回视线,看着他的脸,盯了他片刻,忽然转头问凌莲,“你刚刚本来要做什么?”

    凌莲大气也不敢出地站在一旁,闻言连忙道:“刚刚我和小姐在商量要给染小王爷降温,只擦额头效果不好,要给他擦身……”

    “擦身?”容景眉梢扬起。

    凌莲连忙道:“不是我擦,也不是小姐擦,从外面喊两个隐卫来擦。”

    “那她呢?”容景扫了云浅月一眼。

    “染小王爷抓着小姐不放手,小姐说蒙上他的眼睛,他的伤势太重了,喝药来得慢,这样降温能尽快让他退热……”凌莲赶紧道。

    “嗯,这倒是个好办法!”容景点点头,收回视线,看向夜轻染,对他道:“夜轻染,不知道你脱了衣服有没有看头?我也想观仰一下。”

    云浅月面皮抽了抽。

    夜轻染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云浅月连活春宫都敢看,还怕你不穿衣服?蒙眼睛做什么,就这样吧!我们一起看着你。”容景慢悠悠地道。话落,对凌莲吩咐,“你出去吧,去喊两名隐卫进来给他宽衣擦身。”

    “……是!”凌莲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云浅月一眼,走了下去。

    “弱-美-人,该-死-的……”夜轻染沙哑地吐出一句话,手缓缓松了。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人在烧昏头的状态下,看起来还是能有微薄的意识的。或许夜轻染对容景本身的气息和声音就太敏感,难得他烧成这样还能醒来。她这次没忘,在他手松动的第一时间连忙撤出手。

    “小-丫-头,你-出-去……”夜轻染似乎想睁开眼睛,但是睁不开,又沙哑道。

    “好!”云浅月站起身,伸手去拽容景。

    容景侧身躲开,摇摇头,“你出去吧!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总要看上一看。不看太可惜的。”话落,他一字一句地道:“染-小-王-爷-的-玉-体!”

    云浅月无语地望向棚顶。

    “弱美人,你滚出去……”夜轻染似乎怒了,这次说话连贯了,但眼睛似乎还被糊着。

    “不出去!”容景摇头。

    “你……”夜轻染手攥成拳头,似乎要起身。

    “好了,他在发热呢!你就网开一面吧!”云浅月从棚顶收回视线,实在看不过去了,生怕夜轻染一怒之下掉下床,那么他伤口就彻底裂开了。就真麻烦了。她连忙拽住容景,拉着他向外走去。

    “反正他这副弱样子也已经被我看过了,不看玉体也没什么,估计也没什么看头。”容景很好说话地任云浅月拉着向外走去。

    床板“砰”地一声,发出很大的响动。

    云浅月连忙回头,见夜轻染似乎坐起身,但又无力地跌了回去,她刚要说话,两名隐卫已经走了进来,她转回身,连忙对二人道:“给他用酒搓身降温,注意着点儿,错开他伤口。别伤了他。”

    “是!”两名隐卫应声,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拉着容景迈出门槛,容景挥手,房门无声地关上,他反手拉着云浅月,足尖轻点,飘身上了房顶,又选了一处,拉着云浅月坐下。

    “你回府了?”云浅月偏头问容景。

    容景“嗯”了一声。

    “怎么不歇着又过来了?”云浅月又问。

    容景偏过头,挑了挑眉,“我不过来你就准备照顾他?让他一直抓着你的手?你在房间,给他脱衣服降温?”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压低声音道:“他在我这里发了热,我总不能不管他。”

    容景微微哼了一声,“他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多少人愿意管他,不是没人管的阿猫阿狗,只要你将他送回德亲王府,德亲王府人都会将他当爷供着。苦不着你。”

    “话虽然这么说,但不太好吧!他总归对我不错。”云浅月扁扁嘴。

    “我看你不是心善,是烂心!”容景叱了云浅月一句。

    云浅月失语。

    容景不再说话,甩开她的手,身子向后一仰,躺在了房顶上,闭上眼睛。

    云浅月看着他,这副样子说是生气了,也不像生气了,说不像生气了,但又有那么一点儿生气了。她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也躺下,窝进他的怀里,讨好地道:“这个家伙也算和咱们俩一起长大,他是夜家唯一一个另类,你对他也是看得上眼的是不?他不同于别人。即便咱们和他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总归是不同别人。立场虽然不对,但不妨碍私下相交。如今不是还没有真正破脸嘛,而且也不见得会破脸,真要兵戎相见的那一刻,咱们也不会客气是不是?但你看他现在那么弱,咱们就管他一管吧!他对我多好呀,想想那条胭脂赤练蛇,再想想他一直处处维护我。将心比心,我这不忍心弃他不顾也应该不是?”

    容景微哼了一声。

    “你哼什么?”云浅月用胳膊撞他,“难道我说得不对?”

    “你可真不累!”容景伸手盖住云浅月的眼睛。

    “怎么不累?麻烦事儿一大堆,我今日见了嫂子见哥哥,口水废了一大堆,又有夜轻染这个大麻烦来了就赖我这不走了,如今还发热了。我连休息都没空呢!”云浅月感觉容景如玉的手温润,她眼前一黑,在他手心里不适地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触动他手心,别样的感触。

    “那就别说话了!闭眼,睡!”容景言简意赅地命令道。

    云浅月红唇微张,打了个哈欠,知道他真没生气,点点头,“到也真困了呢!”

    容景撤回手,云浅月伸手将他手抓住,放在眼睛上,他云纹水袖盖住他的脸,她道:“就这样睡!”

    容景“嗯”了一声,任她抓着手。身上放出一个真气网,罩住二人,挡住了吹来的风。

    云浅月感觉不到半丝风,便安心地睡去。

    不多时,两个人真在房顶上睡着了。

    云浅月再次醒来,已经躺在床上,她睁开眼睛,身边没人,伸手摸摸床板,冰凉一片,看向房间,是她的房间,屋中没人,看向窗外,外面天色微暗,有细密的雨似乎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打在地面上,发出细小的雨声。她扶住额头,对外面喊,“凌莲、伊雪!”

    “小姐!”二人应声,推开门走了进来。

    “第二天了?”云浅月问。

    “嗯,天刚刚亮。外面下着雨呢!”凌莲连忙道。

    “容景呢?”云浅月又问。

    “景世子清早就离开去上朝了!”凌莲道,“昨日皇上似乎派人去荣王府传话,说景世子的伤若是没大碍的话,就去上朝吧!朝中如今事情多,需要景世子。”

    云浅月点点头,“夜轻染呢?”

    “昨日隐卫给染小王爷按照小姐说的方法降了温,之后伊雪煎的药又给染小王爷喝了。景世子吩咐人将染小王爷送回德亲王府了。”凌莲道。

    云浅月再次点头,送回去省心!她看了一眼天色还早,便又懒洋洋地躺回床上。

    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没有想起床的意思,对看一眼,走了出去。二人刚到门口,便听到有急匆匆的脚步声跑来浅月阁,向门口看去,只见是安排在七公主身边的小丫鬟。

    二人连忙迎了出去,凌莲先问,“出了什么事情了?慌慌张张的?”

    “凌莲姐姐,七公主刚刚被皇上打入大牢了!”那小丫头慌张地道。

    “怎么回事儿?”凌莲一惊,连忙一把拽了小丫头向屋里走来。

    云浅月此时也听见了外面的说话,忽地起身坐了起来,见那小丫头被凌莲拽着进屋,缓缓出声,“你别急,与我说是怎么回事儿?嫂嫂难道昨日进宫没回府?”

    “回浅月小姐,昨日七公主进宫,皇上不知为何没见她,让她去了明妃娘娘那里,一直等到天色很晚了,皇上才派人传话,说今日不见了,让七公主宿在宫中吧!陪陪明妃,明日再见。今日一早,皇上没上朝前便传了七公主去,七公主进去没多久,皇上大怒,就命人将她打入天牢了!”那小丫头见到云浅月,听到她的声音,稳了稳神,到也不慌了,有条有序地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来。

    “你们没跟着七公主进去?”云浅月问。

    “有人将我们拦在了外面,就只公主一人进去的!”那小丫头道。

    云浅月点点头,“我哥哥呢?”

    “世子上朝了,大约还不知道此事,我昨日得凌莲姐姐吩咐,便赶紧来找浅月小姐您了!”那小丫头立即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低头沉思。

    那小丫头也不再说话,凌莲和伊雪都看着她,一时屋中静静。

    过了片刻,云浅月抬起头,对凌莲道:“备车,我们出府!”

    凌莲应了一声,赶紧走了下去。

    伊雪拿来云浅月的衣物,云浅月穿戴妥当,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对那小丫头交代道:“你不用慌,先回西枫苑,告诉西枫苑的人也别慌,该干什么干什么。”

    “是!”那小丫头点点头,见云浅月的动作,忍不住问道:“浅月小姐,您是要去刑部大牢吗?”

    云浅月摇头,“不是,我去接哥哥下朝。”

    那小丫头一愣,点点头,便也不多问,转身走了出去。

    云浅月收拾妥当,伊雪拿过来伞,她抬步走出了房门。外面的雨并不大,打在伞上,发出细细的声音。地面湿了一层,但并没有积水。

    来到云王府大门口,凌莲已经吩咐人备好车,云浅月收了伞,上了车,马车走了起来。

    天色有雨,行人不可避免地都减少了出行,清晨的大街上比较静。

    “小姐,我们路过刑部,不去看一下七公主吗?”凌莲见云浅月没有要去刑部的意思,低声寻问。

    “不去!若我猜测的不错的话,老皇帝这是敲山震虎,拿下嫂子,是冲着哥哥来的。只要哥哥怕嫂子受苦,忍不住答应了,那他的目的就达成了。我们就偏不用去管嫂子,去接哥哥。顺便也去找老皇帝问个明白。什么原因,就随意拿云王府的人入狱。怎么也要给个说法的。”云浅月声音有些凉意。

    凌莲点点头。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路过刑部而不停,直奔皇宫。

    ------题外话------

    我觉得激情又开始了,美人们,有感觉没……(⊙_⊙)

    弱弱地呼唤一声,积攒到月票的亲,这个月已经过了大半了呀!

    关于实体书,有好多亲询问是不是完结,我在这里说一下啊,不可能呀,我每日更这么多,哪里还能多出心力一下子写完,修稿出来上市的是第一部,后面出版的快慢,出版社要看第一部的销量。所以,美人们,若是早晚都收藏的话,就先支持第一部,跟着出版的步骤来吧。群么么!关于团购群号和当当网预订下单地址,请看置顶留言。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六章 敲山震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六章 敲山震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