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情不自禁

    云浅月看着容景,因为她赵小姐对夜天煜失了一颗芳心?这话从何说起?

    容景不再言语,看向大门口。

    云浅月扁扁嘴,容景的嘴里不会无的放矢,但她是真不明白了,什么时候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事儿?见容景不说话,她也懒得再问,抱着酒坛看向大门口。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跪倒,声音震耳欲聋。

    老皇帝从玉辇下来,由文莱搀扶着,目光向众人扫了一眼,最后定在容景和云浅月的身上。并未言语。

    众人这时候也看到容景和云浅月坐着没动,一时间鸦雀无声。

    “皇上姑父,您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偏偏人家吃了半顿饭你才来?这不是扫兴嘛!我这一坛酒都快见底了。”云浅月声音带着几分醉意,原本清澈的眸子染上一层浑浊,说话间抱着酒坛又喝了一口,舌头有点大。

    老皇帝皱了皱眉,依然没说话,看着容景。

    容景面容也染上了几分醉意,慢慢一字一句地道:“皇上,景未曾想到您也来,我被云浅月灌了许多酒,难受得紧,如今体虚脚软,就不起身迎驾了。”

    云浅月心里暗翻白眼,她什么时候灌他酒了?不过他喝了不少是真的。

    老皇帝面色松缓了几分,对着云浅月训斥,语气到不严厉,“月丫头胡闹,一个女儿家,喝这么多酒做什么?景世子身体不好,又有隐疾,你若是将他灌趴下,明日不能处理朝事,朕饶不了你。”

    “呵呵,哪儿能呢?他是谁呀?睡一觉后照样帮您处理朝事儿。”云浅月嘿嘿一笑,又猛地灌了一口酒,酒水入喉,甘甜清醇。

    众人看她大口喝酒就跟喝水一般,虽然是上好的梨花白,但也禁不住这样喝的劲头。都心里不禁唏嘘,果然不愧是浅月小姐,换做寻常女子,一杯都喝不下。

    “朕看你真是喝多了!”老皇帝又斥了一声,不再理会她,对众人挥挥手,“众位卿家都免礼吧!”

    “谢皇上!”众人起身。

    “天煜哪里去了?今日是他的生辰,他怎么不在?”老皇帝终于问到了前来的正事儿。

    众人无人应答。

    “嗯?”老皇帝看着众人。

    “回禀皇上,我家殿下身子不适……”四皇子府的大管家连忙上前回话。

    “身体不适?怎么个不适?”老皇帝板下脸询问。

    “这……”大管家似乎难以启齿,不知道该如何说。

    老皇帝老眼凌厉地看着他,“你只告诉朕,他在哪里?”

    “在内院……”大管家身子一颤,垂下头,惶恐地道。

    “朕这就去看看他!”老皇帝闻言迈步向内院走去。

    “这,皇上请留步,奴才去请殿下。”大管家一惊,连忙拦住老皇帝。

    老皇帝一脚将他踹开,“滚开,朕亲自去,朕到要看看在这样的日子口,他的生辰,别人都来给他庆生,他却避而不见在做什么?”

    老皇帝这一脚用了几分力度,但他已经年迈,即便有力度,也没多少,按理说踢在大管家的身上不至于那么重才是,而他却被踢了个滚碌,滚到了一旁。

    老皇帝面前再无人阻挡,大踏步向内院走去,文莱等人簇拥着跟随在他身后。

    众人对看一眼,几名重要的朝臣如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秦丞相等人抬步跟了去。夜天逸看了一眼云浅月,也抬步跟了去,他一打头,几名小皇子也蜂拥跟上他。

    夜轻染看着众人蜂拥向内院走去,他回头看向云浅月,问道:“小丫头,你要不要去凑凑热闹。”

    云浅月抱着酒坛站起身,点点头,“自然要去!”

    夜轻染点点头,看向容景,容景慢悠悠起身站了起来,缓缓离开了桌前。虽然有几分醉意的样子,但哪里是脚软腿软不能起身?他轻哼一声,“弱美人,你的脚不是软吗?”

    “刚刚是有些软。”容景道。

    夜轻染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云浅月抱着酒坛,伸手拉上容景,对他哥俩好地道:“来,我扶着你,下次不灌你这么多酒了。免得你迎接不了圣驾。”

    “嗯!”容景一本正经地应了一声。

    容枫看着二人,笑着摇摇头,夜天倾似乎也有些好笑,一行人再不说话,走向内院。

    云浅月拖着容景慢悠悠地走在最后面,想着一会儿该是怎样惊心动魄的一面。老皇帝既然前来捉奸,想必就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法子,否则他应该装作不知道。

    刚到夜天煜的寝殿门口,云浅月便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老皇帝的爆喝,“混账东西,你在做什么?”

    她闻言拉着容景快走两步,挤过人群,就见老皇帝站在内殿门口看向内殿里面,他背对着众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听着这样的声音可以想象他的表情一定阴森。

    “父皇?”夜天煜惊讶的声音响起。

    “啊……”赵可菡熟悉的尖叫声。

    众人听得这样的声音,自然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兵部侍郎站在人群后,闻声腿一下子软了下去。老脸发白,目光惨然。

    云浅月怜悯地看了兵部侍郎一眼,这些日子这个人在老皇帝和自家女儿的夹击下定然过得不好受。老皇帝明摆着向着夜天逸,而且夜天逸论手段,论狠心,论能力都强过夜天煜,还拥有北疆,是夺权最有把握的人。而夜天煜虽然出身极好,有外祖父陈老将军以及部下的支持,即便加上如今和夜天倾合作,胜算也微乎其微。所以,按理说,他该选夜天逸,但偏偏他就这一个女儿,这一个女儿喜欢的人是夜天煜。他不愁白了头才怪。

    “混账!你真是……居然扔下满堂宾客,行这等龌龊之事……你……”老皇帝似乎气得哆嗦,须臾,大喝道:“来人,将这个……”

    “父皇,您先出去行吗?您有什么事情,等儿臣穿上衣服再说。”夜天煜似乎也被惊住了,但声音还是镇定。

    老皇帝似乎没料到夜天煜居然这个时候还敢打断他的话,暴怒道:“你还有脸?朕看你这没脸之人,不要衣服也罢!来人,将这个畜生给朕……”

    “父皇!儿臣在自己的家里行欢乐之事,虽然荒唐,但也不曾是罪不可赦。我是您的儿子,我若是畜生,那二哥和一众皇兄弟弟们是什么?”夜天煜打断老皇帝的话。

    “你居然还敢和朕顶嘴,来人,将他给我……”老皇帝怒不可止。

    “皇上姑父,上天有好生之德。您这是要捉奸也得让里面的人出来,要杀头,也得让人有个申辩的机会,要打要骂,他可是您的儿子,您没教育好,但也不能怪他不是?”云浅月甩来容景的手,抱着酒坛走上前,懒洋洋地道。

    老皇帝猛地回头,看向云浅月,眼中尽是风暴。

    “皇上姑父,难道我说错了?这里这么多人呢?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这里面想必也就是男欢女爱的事儿。咱们站在这里的人,谁家里没个三妻四妾的?皇上姑父您也后宫三千粉黛呢?赶上情到浓时,谁还管他什么时候?白天或者黑夜?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您敢说您白天没和哪个后宫妃子春风一度?我就不明白了,您这是气得是什么?”云浅月似乎极其不解地看着老皇帝。

    众人都垂下头,心想着这话也就浅月小姐敢说。不过说得的确也是实事儿。

    老皇帝闻言某种风暴更甚,但显然一时间没有反驳的话,只能瞪着云浅月。

    云浅月没有丝毫怕意,对老皇帝无辜地眨眼睛,“人都说喝酒多了的人才爱发脾气,您看着也不像是喝酒了啊?这脾气怎么就这么大?难道是老而昏聩了?脾气沾火就着?这和我家那个糟老头子爷爷差不多,实在不好。您还是赶紧收敛一下吧,否则将您的臣子都吓跑了。谁来帮你处理朝政?”

    老皇帝额头青筋直冒,依然死死地看着云浅月,老眼已经泛出杀意。

    云浅月懒洋洋地站着,说完一大段话抱着酒坛大喝了一口酒,她清楚地感觉到老皇帝的杀意,计算不出来这是第几次他对她升起杀气,但这绝对是最大的一次,虽然日头正高,天气清白,有些炎热,但她却从每一个细胞都透出一股被冷意要冰封的感觉。她心里好笑,不以为然。

    容景站在云浅月身边,似乎也恍若未觉老皇帝的杀意,有几分漫不经心的醉态和安静。

    “是啊,父皇,四弟一直情动情迷,不能自己,这的确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像当初儿臣对待玉凝,实在是情难自禁。这事情虽然不够妥当,但还请父皇等待四弟穿上衣服出来,问明缘由。不能随意就定了他的罪责。”夜天倾也连忙帮衬。

    “皇上,二皇子和浅月小姐说得有理。先等四皇子出来吧!”容枫此时开口。

    夜轻染看了云浅月一眼,抿了抿唇,也道:“皇伯伯,夜天煜这个小子一直就是个不正经的样儿,如今这个时候他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您将他喊出来问问便是。顺便我们也想知道一下里面的人是哪位倾城美人?能让这个家伙大白天的丢下满堂宾客躲在这里享受温柔乡。”

    “皇上,先等到四皇子出来再说吧!”云王爷也恭敬地请旨。

    孝亲王看了云王爷一眼,又扫了一眼容景和云浅月、夜轻染和容枫,最后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夜天逸,似乎踌躇了一下,也上前请旨,“皇上,事有缘由。不问明缘由就定罪的确不好。四皇子不是不识大体顾全大局之人。”

    “皇上,冷王兄说得不错。”德亲王也简单地说了一句话。

    “皇上……”众人都纷纷表态,说得尽然都是让夜天煜穿上衣服出来再行缘由问罪。

    只有夜天逸自始至终一言未发。

    老皇帝似乎深吸了一口气,才将眸底的杀气退去,风暴也化去了些,对里面冷沉着声音道:“快些滚出来!都出来!让朕也看看是哪家的女子倾城绝色,让朕的儿子沉迷于此,不务正业,白日宣淫,如此荒唐。”

    兵部侍郎腿彻底地一软,“噗通”跪在了地上。

    众人温声都看向兵部侍郎,有些人早就听出了赵可菡的那一声尖叫,也猜明白了这里面的事儿,有些人虽然没听出刚刚那声尖叫的女子是谁,但如今看到兵部侍郎这个情形,也知道了,原来是赵可菡。

    老皇帝仿若没看到兵部侍郎的情形,抬步走下台阶,站在了院中。

    云浅月上前一步,将酒坛递给老皇帝,“皇上姑父,喝一口酒压压惊。您都是执掌天圣万里河山半辈子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大惊小怪?男欢女爱,亘古如此嘛,您该高兴才是,没准下个月就能得到喜讯,四皇子府有人怀上了您的孙子。多好的事儿啊!”

    “你给朕闭嘴!”老皇帝挥手打开了云浅月递过来的酒。

    老皇帝用力太猛,下了十成力道,酒坛从云浅月手里脱手飞出,她似乎也是醉了,抓都没抓住,眼看着酒坛就要向地上砸去,她情急之下向地上一躺,打了个两个滚,堪堪抱住了酒坛,滴酒未洒。

    众人都被这一幕惊了一下,齐齐看着她。

    云浅月抱着酒坛有些醉态地坐起身,但没立即起来,而是坐在地上对老皇帝埋怨道:“皇上姑父,您真是不可理喻,您不喝酒就不喝酒呗!至于要打开我的好意吗?您不喝告诉我,我自己拿过就是了,这可是上好的梨花白,虽然不是极为珍贵,但市面上也是难买。幸好我手脚还算灵活,否则就糟蹋好酒了。虽然剩余没多少了,但也比糟蹋了强。”

    老皇帝冷冷看了她一眼,训斥道:“月丫头,你最好给朕闭嘴,朕今日不想听你说话。”

    “好,我不说了!”云浅月从善如流地点头,一手抱着酒坛,一手对容景伸出手。

    容景上前一步,将自己的手地给她。

    云浅月将手搭在容景手里,旁若无人地握住,就着他的力道歪歪斜斜地站起身。男女授受不亲,在她和容景的眼里,似乎没那么回事儿。

    老皇帝看了二人一眼,脸色暗沉,但再没说话。

    众人更是大气也不敢喘,都静静等待。这座院子,百十人无人出声。

    似乎过了许久,夜天煜拉着赵可菡的手走了出来,二人衣带整齐,穿着也平整,赵可菡发髻有些松散,体态有些柔弱之外,看不出来任何狼狈的气象。

    “夜天煜,你给朕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老皇帝看着二人喝怒,“跪下!”

    夜天煜打量了众人一眼,拉着赵可菡跪在地上,声音冷静,没半丝惧意和惶恐,“回父皇,就是您看到的这样。儿臣情难自禁。”

    “情难自禁?”老皇帝横眉怒目。

    “回父皇,是!”夜天煜点头。

    “青天白日,外面宾客满座,你竟然和朕说你情难自禁?”老皇帝看着夜天煜,不知道是夜天煜冷静的态度再次激怒了他,或者还是别的原因,他勉强退下去的怒火又升起,怒道:“白日宣淫,有伤风化,若人人都如此,天圣风气焉能不败?”话落,他不给夜天煜再开口的机会,喝道:“兵部侍郎,这个女子可是你家的女儿?”

    兵部侍郎早就跪在地上,闻言白着脸点头,“回皇上,正是……老臣小女!”

    “你教养的好女儿!勾引朕的儿子在白日里兴这等龌龊事情?你可知罪!”老皇帝对兵部侍郎训问。

    兵部侍郎本来就惨白的脸霎时百无血色,骇然地道:“皇上恕罪,老臣实在不知……”

    “赵可菡勾引四皇子,狐媚蛊惑,白日宣淫。来人,将她拖下去,即刻斩首示众!”老皇帝不再理会兵部侍郎,对身后人吩咐。

    众人齐齐一惊。

    云浅月心头一寒,想着果然被容景猜对了,老皇帝对于夜天煜和赵可菡的确没像对待夜天倾和秦玉凝那般轻易。如今略过夜天煜,直接给赵可菡按了个狐媚祸乱皇子的罪名。这罪可不轻。

    “父皇!这不怪她,是儿臣的错。父皇要处罚,处罚儿臣吧!”夜天煜将赵可菡护在怀里。

    赵可菡脸色镇定,倒是半分慌乱也没有,一言不发地乖巧地任夜天煜搂在怀里。

    “来人,拖下去!”老皇帝又冷喝。

    “是,皇上!”有宫廷护卫走上前,要拿下赵可菡。

    “皇上饶命,老臣可就这一个女儿啊,她……”兵部侍郎吓坏了,连忙叩头。

    “教女无方,还谈什么饶恕?能教导出这等不守闺中之礼狐媚的女子,其父又能好得了哪里去?朕不需要这样的臣子,来人,给朕封了他的嘴!押入大牢,一并治罪!”老皇帝冷喝。

    又有侍卫闻言上前,押住兵部侍郎,同时捂住了他的嘴。

    “父皇,我和菡儿两人彼此心仪。虽然白日言情不甚妥当,但情难自禁。就如刚刚月妹妹所说,青天白日里多少人有过情不自禁之事,也不止儿臣这一桩。儿臣如今也不后悔,但绝对不是菡儿魅惑儿臣,是儿臣对她早有想法,情不自禁。你要是杀她,那就一并杀了儿臣,反正我母妃死得早,父皇也不爱惜我,如今能和菡儿一起死,我也不悔。”夜天煜挥手打开上前的护卫,将赵可菡护在怀里。

    “好呀,真是朕的好儿子!你母妃端庄贤淑,如何能有你这样只知道女色的不成器儿子?既然如此,来人,将他们都给朕拖下去砍了。朕到要看看,以后谁还敢做这等有伤风化之事?”老皇帝勃然大怒。

    侍卫闻言再次上前,这回要拿的人不止是赵可菡,还有夜天煜。

    “父皇,四弟和赵小姐彼此心仪,虽然白日不甚恰当,但是……”夜天倾也没想到老皇子居然真有要杀夜天煜的心,在他以为,顶多就为难一下而已,木已成舟,再难更改。他也许拖延气怒不予赐婚,但没想到事态这般严重,他根本就要将兵部侍郎这一颗本来属于皇帝的忠良也撤杀掉。真的是半丝机会也不给。

    “你给朕住口!就是因为朕当初轻饶了你,才有后来这一出!朕没有治你的罪,是看在你和丞相府秦小姐赐婚的事情上。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这两个人有什么?”老皇帝凌厉地看了夜天倾一眼,“今日谁求情也每用,朕看这风化是越来越差了,朕再不制止,以后人人如此,不拿礼数当训示,成何体统?”

    “父皇,四弟他……”夜天倾面色一变。

    “谁再求情,一并治罪!”老皇帝断然下了天威。

    “父皇,儿臣不服!”夜天煜再次挥手打开上前的侍卫,对老皇帝道:“您就是有意针对儿臣,您年轻的时候也不是没做过这等事情。因有你的前车之鉴,才有儿臣的后车之师。若是治罪,父皇是不是先要治自己的罪?儿臣可是被你教导如此。”

    “夜天煜,你真是朕的好儿子,你想反了不成?”老皇帝阴沉的脸已经蒙了一层冰霜。

    “儿臣只是就事论事!”夜天煜冷静地道。

    “好一个就事论事!朕给你生命,给你皇子尊贵的身份,可不是让你这般用来造反给朕看的!”老皇帝语气中暴露出沉怒和杀气,爆喝道:“隐卫,将他们拖下去!即刻问斩。”“是!”隐在暗处的隐卫顷刻间出现。

    夜天煜面色一变,显然也没有料到老皇帝对他这件事情居然如此大的杀气。他和夜天倾的想法一样,到此时才彻底明白他这个父皇有多心狠,为了将皇位顺畅地交托到他属意的儿子手里,不但半丝机会不给他,还要真的杀了他。

    “皇上姑父,说杀就杀,您当市场上买猪肉吗?称多少斤就切一块,多了减点儿,少了加点儿?他可是您的儿子。”云浅月虽然早就知道老皇帝狠心,有了心里准备,但对于这种结果,还是意外了一下。看老皇帝这个样子,是不止要杀了夜天煜和赵可菡,还要将兵部侍郎砍了,府邸一并抄了,彻底根除这个被夜天煜利用的祸害。

    老皇帝闻所未闻,对隐卫怒道:“押下去!”

    隐卫对夜天煜出手,云浅月手中的酒坛同时扔了出手,里面的酒倾泻而出,水花四溅,每一滴水,就是一件利器,顷刻间一招就将隐卫齐齐惨叫一声,避无可避,后退三丈。

    “混账,云浅月,你也反了不成?”老皇帝大怒。

    酒坛“砰”地一声摔碎,一碎数瓣。

    云浅月看着摔碎的酒坛,道了一声“可惜”,然后看着老皇帝,醉醺醺地道:“皇上姑父,您可不能杀他们。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我最是佩服这种两情相悦,以死明志的人。再说我可真没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郎有情,妾有意,成全一桩美事儿,这是好事儿。您如今要杀他们,这未免也太过不近人情,小题大做了。”

    “朕的决定,什么时候容你置寰?”老皇帝老眼凌厉,喝道:“退下去!”

    云浅月摇摇头,“退不下!”

    “云浅月藐视皇权,嚣张张狂,胡言乱语。隐主!将她拿下!一并治罪。”老皇帝大喝,“谁敢再出手,或者阻拦,一并治罪!”

    “是!”一抹黑影飘身而落,顷刻间对云浅月出手。

    云浅月如水的眸子眯了眯,想起三公子被打成重伤,如今才康复,就是拜老皇帝的隐主所赐,既然今日他送上门来,她不找回场子就不是她云浅月了。她见隐主对她出手,她瞬间使用她娘亲交给的移形换位到了隐主的身后,凤凰真经同时启动,真气从手心蓬勃而出,对隐主后背劈出一掌。

    这一掌她用了十成十的功力,目的自然是废了他。皇室隐主,留着也是后患无穷。

    “小丫头!”夜轻染惊呼一声。

    云浅月恍若不闻,她的移形换位身法太快,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再看到她现身便是在隐主之后,对隐主劈出这一掌也太快,虽然绵柔,看着没有杀伤力,但懂武功的人都知道,这一掌不容小视。

    隐主显然没料到云浅月有如此快的身法,转眼间便到了他身后,他发觉时想躲避已经来不及,面色一变。

    就在云浅月一掌要劈到隐主后背,夜天逸身影一闪,出手去拦住云浅月的手。与此同时,云浅月的身后轻飘飘挥出一截月牙白的云纹水袖,不露痕迹地挡开了夜天逸的手。

    云浅月的一掌如愿以偿地劈到了隐主后背,但因为夜天逸和容景两大高手的气劲相充斥下,她的内力还是被阻挡了一下,十成功力也就变成了五成。

    隐主“噗”地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云浅月如今的武功即便是五成也不可小视,但她自然不满足,这样的小伤,他几日就好。她的目的是废了他,所以她想也不想,再次推出一掌。

    “小丫头!”夜轻染大惊,随着他再次喊声落,已经出手,堪堪化开了云浅月的掌风。

    皇室隐主趁机躲了开去。一众皇室隐卫顷刻间护在了隐主面前。

    这一变故不过是须臾之间,云浅月心下一沉,住了手,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抿着唇,也看着云浅月。

    这是二人第一次对立,中间没隔着什么人,但气流有一瞬间的冷凝。

    院中的所有人都鸦雀无声,被这一幕惊呆了。众人都知道云浅月有武功,从开始以为的半吊子,到后来在乞巧节觉得她武功很好,再后来皇上五十五寿宴她毁了皇上的宝剑发现她武功不止好,如今她居然能出手在顷刻间伤了皇室隐主,又何止是一个好字可以说?皇室的隐主统领皇室所有隐卫。武功绝顶,不是什么人都能顷刻间伤得了她,而云浅月却做到了,如何能不令人震惊?

    “放肆!来人,所有隐卫听令,拿下云浅月,就地正法!”老皇帝大怒。

    “是!”所有隐卫得令,齐齐对云浅月出手。

    云浅月忽然摊开手心,她手心里躺了一截月牙白的衣袖,她不看蜂拥涌上来的皇室隐卫,将那半截衣袖慢慢地摊开,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这些毒针,不知道够不够给您这些皇室一等一的隐卫送行!”

    皇室隐卫看清云浅月手中那块月牙白衣袖上密密麻麻的毒针面色齐齐一变。

    老皇帝面色寒得如万年寒冰,“云浅月,你是不想云王府千余人今日活命了是不是?别忘了还有你宫里养胎的姑姑。你真日这是要反了朕吗?朕就到要看看了,是你的骨头硬,还是云王府那些人的人命硬!”

    “皇上姑父说得哪里话?我哪里是想反了您?不过要自保而已。”云浅月抖了抖手中的半截衣袖,慢悠悠醉醺醺地道:“这里面有上千根毒针吧!您有多少隐卫,看看我够不够用!云王府也就千人而已,我用您的这些一等一的隐卫的性命,换云王府那些柔弱无甚大用的人相比,稳赚不赔啊!”

    话落,云浅月不等老皇帝再说话,忽然将手中的衣袖甩了出去。

    “小丫头!”夜轻染大惊失色,再次大喊了一声,就要出手拦她。

    云浅月眸光冷静地看着夜轻染,面无表情地,就那样地看着。夜轻染本来要出手拦她的动作就那么堪堪地止住不动了,而她手中的动作却是不停。

    “真是喝醉了,耍起脾气来了!”容景缓缓出手,含笑拦住云浅月的手,对她无奈地一叹,转身对老皇帝有几分醉态地温声道:“皇上息怒,您自小看着她长大,还如何不知道她的脾性?她随性而为,任性胡闹,心怀侠义,对所有不公平的事情都看不过去。脑子清醒的时候就不成样子,别说如今醉了酒不清醒了,怕是醒来都不知道自己做什么了。今日之事四皇子和兵部侍郎府的赵小姐既然两情相悦,虽然有违礼数,有伤风化,但也是情不自禁,有情可原,皇上就法外开恩,从轻处置吧!否则,景真怕拦不住这个女人耍酒疯,一怒之下杀了这些隐卫,虽然这些隐卫不要紧,但是若真碰伤了这里的文武大臣们,缺了胳膊少了腿,残了身子掉了脑袋,那明日可就朝纲混乱,不可收拾了。”

    ------题外话------

    激情来袭……

    月底月票清零哦!手里有月票的美人们,甩给我吧,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二章 情不自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二章 情不自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