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金鯉化龙

    云浅月新奇地看着容景的耳朵,啧啧赞叹,这个人居然还知道脸红?不易呀!

    “如今你承认他是醋坛子了?”三公子瞥了容景一眼,面色缓和了下来。

    云浅月笑着点头,“承认!”

    三公子将手里的两幅画像卷起,塞进袖子里,须臾,他忽然伸手,将云浅月一把拉进怀里,紧紧抱住,容景转过头,云浅月一愣,只听他声音有些暗哑,“那日在你房中一群人和乐融融讲故事,外面虽然下着冷雨,我却觉得真是温暖,有你在的地方,就感觉像个家,没有身份高低贵贱,没有争吵谩骂冷眼不屑,在孝亲王府那座小院这么些年,我一次家的感觉也没体会过。从心里更不知道家人为何物。但是那日你让我明白了,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可以是家人。”

    云浅月面色一暖,露出笑意,任三公子抱在怀里,静静听着。

    容景眸光涌起了一层波涛,又缓缓退了下去,并没有出手打开三公子。

    “那日我就想着以后就赖在你身边了,哪里也不走,就在你身后任你指使派遣,哪怕为你当替身一辈子,我也甘愿。容景赶我,我死也不走。没想到才不过数日,离开的那个人就变成了我。”三公子声音微微沙哑,“云浅月,我不想走。”

    云浅月面色动容,眼眶不由自主地酸了一酸。

    “在孝亲王府我自小就不甘心,一直就想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孝亲王这样的人,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怎么能因为我娘亲丑陋,就不要她,不认我。喝醉酒做错事的人不是他吗?怎么能怪我娘?我一直想了许多年,后来想得寒了心。”三公子沙哑的声音平静地道:“后来磨没了我对孝亲王府的感情,殊不知原来上天跟我开了个玩笑,原来我竟然跟孝亲王府半分关系也没有。”

    “这有什么不好?西延王至少在我觉得比孝亲王要好数倍。”云浅月道:“据说西延王不喜女色,后宫几乎空置,让西延的文武朝臣一度以为王上好男风,有溜须拍马者便真的给他偷偷送了几个绝色男人,西延王因此大怒,斩杀了那人,以儆效尤。后来朝臣再不敢无故揣测皇上心思。皇上好男风之事才无人再谈,更因为后来后宫妃嫔稀稀疏疏地诞下几个皇室子嗣,才彻底地安了朝臣的心。这样看来,他不是不好女色,而是只好护国神女一人而已。这样的人是你的父亲,你说是不是比孝亲王要好?”

    “嗯!”三公子低低地应了一声。

    “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身份对你来说不是坏事儿是不是?”云浅月又道。

    “是,可是我去西延,你会不会想我?”三公子抱着云浅月不松手。

    “我会想你的!”容景终于忍不住出手,一缕劲风扫过,将二人分开,凉凉地道。

    “不用你想!”三公子被容景打开,勉强站在身子,看着容景,用鼻孔对他哼了一声,“被你这等黑心的人想着,我怕我活不了几年。”

    “你最好别用她想!否则我会很想你的。”容景对云浅月招手,“过来!”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容景,这个人的确黑心,估计早就打算将三公子从她身边弄走了。难得这么久才有动作,今日不声不响的。她瞪了他一眼,不理会他,对三公子道:“我会想你的,还用我给你的那只信鸽,有事情与我传信。”

    三公子顺便眉眼绽开,痛快点头,“好!”

    容景缓缓收回手,对不听他话的云浅月再不置一词。

    “风阁是我当年为了夜天逸所建,因与皇室隐卫打得交道太多,所以无论怎么隐秘,还是能被他和皇室隐卫找寻到漏洞予以打击,不能再用,你将风阁带去西延吧!你去西延,手下不能没有人。风阁正好为你所用。”云浅月又道。

    三公子抿了抿唇,低声道:“风阁是你的心血,就这么给我了?”

    “给你有何不可?你在我身边这么久,我早已经拿你当自己人,又不是外人。”云浅月笑了一下,“难道你自己觉得你是外人?”

    “自然不是!”三公子摇头。

    “那就带走吧!反正如今的风阁,对我来说无用,留在我身边,徒伤性命而已。况且我也不愿意风阁因夜天逸而生,也因他而毁。”云浅月眉眼凝上一抹黯然,转瞬即逝,看向容景道:“你的什么药?能保护国神女一年性命。”

    “天山雪莲!”容景吐出四个字。

    “你不是没有天山雪莲了吗?”云浅月讶异地看着他,那日在灵台寺地下佛堂,她中催情引,他说他还剩最后两颗天山雪莲丸给了云暮寒和清婉公主了,再没有了,才帮助她融合体内两股真气,抵抗催情引的毒,如今怎么还有?

    容景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慢悠悠地道:“那日忘了还有一颗!”

    “你……”云浅月对容景瞪眼。什么忘了?他那日定是故意的。他若是连这个都能忘?那么他就不是容景了。打死她也不相信。

    三公子哼了一声,对云浅月道:“这么多人对你好,你怎么就偏偏看上了他?对你如此黑心,小心哪日你被卖了,还帮着他数钱。”

    云浅月哼了一声,有些郁闷,“你以为我想看上他啊?还不是我的心不听我使唤?”

    “如今呢?要不换换?还来得及!我虽然不合格,这京城除了他也没个合格的,但东海国的玉太子呢,我听说那玉太子……”三公子给云浅月建议。

    “你今日的话实在是太多了!”容景一挥手,三公子被点住了穴道,声音戛然而止,他脸色平静,声音温和,通身上下气息一如往日,不见丝毫异常,也不见气怒或者其它,见三公子再不能说话之后,不看他,只温声喊道:“青影!”

    “世子!”青影应声而落。

    “你亲自护送三公子去西延,就像当初对待风烬公子一般,务必要好好对待。”容景吩咐,“另外通知药老,也跟随着三公子去西延。告知西延王,药老医术等同于我,让他以后在西延调理护国神女病体,能多保她一日性命是一日。”

    “是!”青影应声。

    容景挥挥手,再不多话,转身进了屋。

    “三公子,请!”青影对三公子一礼,之后扛起他,消失在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青影带着三公子离开,嘴角微抽,什么叫做像当初对待风烬公子一般,务必要好好对待?也给他弄十名美人一路相伴吗?这个黑心的!她又气又笑地向屋内走去。

    回到房间,容景已经坐在椅子上品茶。云浅月笑看着他,骂道:“黑心黑肺!”

    容景挑了挑眉,不置可否,“他太碍眼。”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怎么没觉得他碍眼。”

    “我觉得了!”容景抿了一口茶,须臾,将茶杯轻轻放下,浅碧色的茶水在杯中画圈。

    云浅月看着容景,觉得这个人真是怎么看怎么优雅如画,她含笑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用手勾住他脖子,低头,在唇上轻轻啄了一下,柔声道:“容景,从今以后我就只有你一个了。你不能再欺负我。”

    容景忽然笑了,清泉般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色泽潋滟,他伸手环抱住云浅月的身子,扬眉看着她,“若我说我就要欺负你呢!”

    云浅月嘟起唇瓣,“你说洛瑶和紫萝又来了天圣,小七会不会也来了?”

    容景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两下,盯着云浅月的脸,忽然将她的头往下一拉,将她身子按在她的怀里,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唇瓣传来一丝疼痛,云浅月低低地呼了一声。

    容景仿若不闻,唇舌在她唇瓣上来回啃咬。

    云浅月的唇瓣被他咬得酥酥麻麻,身子不停地轻颤,伸手推他,却被他固定在怀里,任她怎么挣扎他也不放开她,她无奈,只能任她予取予求。

    过了许久,直到云浅月的唇瓣麻木得已经不知道疼痛,容景才缓缓放开她,贴着她唇瓣喘息,清泉般的眸光一片雾色地盯着她红如烟霞的脸,声音暗哑,“云浅月,你说,我可不可以欺负你?”

    云浅月“嗯”了一声,声音细弱蚊蝇,似乎已经说不出来话。

    容景看着她,低低地笑了起来。声音如珠玉落地,温润悦耳。

    “你笑什么?”云浅月抬起眼皮,声音沙哑,眉眼有一丝情动的媚态。

    容景将她身子向上托了托,整个抱在怀里。在她唇瓣轻啄了一下,笑道:“我在笑,无论多少人窥视,云浅月,你都只能是我的,唯一的。”

    云浅月嘴角扯开,“咝”的一声,疼得抽气了一下,她迷蒙的眼睛顿时睁大,瞪着容景,嗔怒道:“定是被你又咬破了!”容景如玉的指腹放在云浅月唇瓣上,轻轻摩擦,眸光盈满笑意,“这是第二次,上一次也是你气我,我实在怒极了,恨不得将你掰开了揉碎了。却又拿你没办法,只能咬你。”

    云浅月想起那是他们定情那日,当时是夜天逸借小乞丐的手给她杨叶传书,那时候她正看,被容景进来碰到了,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她打开他的手,笑着嗔道:“属狗的!”

    “属龙的!”容景摇摇头,一本正经地道。

    云浅月眸光微闪,笑着推撞了他一下,“给我抹药,又不能见人了。”

    容景仔细地看了她唇瓣一眼,见她唇瓣红肿,有细微的伤口,他笑了笑,放开她的身子,伸手入怀掏出药瓶打开,将莹白色的药膏轻轻地抹在她唇瓣上。

    唇瓣传来清凉的感觉,云浅月麻木和灼痛顿时舒服了许多,向外面看了一眼天色,对容景问道:“如今天色还早,你这个辅政这么早就没事儿了回来躲清闲?”

    “朝中有七皇子,用不到我多少。”容景淡淡道。

    云浅月见容景的声音顷刻间转淡,不用想也知道夜天逸监国,他辅政,二人表面和气,实则势同水火。老皇帝利用他卧病在床就这样将二人绑在了一条直线上,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虽然她不入朝,不知道朝中是何情形,但也能想象得到,如今的朝局就如在刀锋上碎了一层冰雪。

    容景不再说话。

    云浅月想到如今如危楼一般的天圣皇朝,不知道哪一日突然就倾塌,便也不再言语。

    过了片刻,容景忽然道:“玉太子今日与我传来书信,不日将来京。”

    “小七?”云浅月抬起头,讶异地看着容景。

    “嗯!玉子书!”容景也看着她,缓缓点头。

    “他与你传信?你们两个一直有书信往来?”云浅月挑眉。

    容景眸光闪了闪,不答话。

    云浅月见他不答话,但神情是等于默认了,她皱眉,想着什么时候二人如此好了?小七回国之后,如今两个月,一封信也没有给她,却和容景书信往来,她心里顿时不舒服,用手捶了容景一下,怒道:“容景,你勾引小七!”

    容景闷哼一声,清泉般的眸子黑了一下,磨牙道:“云浅月,你真是什么都敢说!”云浅月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撤回手,但还是有些不舒服,“小七为什么要和你传信,不和我传信?”

    “因为我不让!”容景答得理所当然,脸不红,气不喘。

    云浅月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对她挑眉,一副我就如此的架势,她撇撇嘴,忽然好笑道:“你真是……有你这么防狼的么?我这片桃花林,早晚得变成荒山。”

    “那更好!”容景说着,又低头,覆上了云浅月的唇瓣。

    云浅月一惊,躲开,他扣住她的身子,她躲不开,急道:“刚上了药呢!”

    “一会儿再上一遍……”容景却不理会,径自低声呢喃,准确地覆上了她的唇。

    云浅月无语,想着上好的凝脂露照这样浪费的话,简直就是败家。

    第二日,宫中传来消息,老皇帝昏迷醒来第一时间要杀了夜天煜,被夜天逸给拦住了。夜天逸不知道说了什么,老皇帝怒意退去,安心躺在龙床上养伤。

    朝中文武百官照样上朝,夜天逸监国,容景辅政,不见丝毫混乱,朝中一切秩序井然。

    夜天煜以要大婚为由,和夜天逸告了假,夜天逸准奏,他再不上朝,一心准备一个月后的大婚。

    夜天倾则部就班上下朝,自从夜天逸任命了自己的亲信为兵部侍郎他阻止不能之后,再不质疑或者阻止夜天逸的一切决定,听之任之。

    容枫依然被派去了西山军机大营。

    夜轻染掌管京城内外兵马,照常上下朝,却是一连数日,和谁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朝中进入了太平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太平,连言论官的话语都少了。整个京城除了大肆筹备大婚的四皇子府外,也出乎寻常地平静。

    云浅月每日在浅月阁里阅览红阁从天下各地传回的消息。天下各国也是一样太平无事。

    这样一连过了半个月,其间连一滴雨也没有下。

    这一日,三公子传回消息,已经迎接到了前来西延的使者,那人是西延王的亲近重臣。见了他之后,据说惊得从马上掉了下来,之后连忙带着他原路返回西延。

    云浅月得到消息的时候笑了一下,想着“金鯉豈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三公子从今以后扶摇直上了。会当凌云志,将来的历史,有他一页是肯定的。

    三日后,果然西延传出国诏,昭告天下:“流落民间的大皇子还朝,即日起,册封为西延太子。赐名:西延玥。”

    玥通悦字,说明西延王因太子归来,龙心甚悦。

    西延这些年一直未立太子,西延朝中各皇子同样一直暗潮涌动,你争我斗,但西延王作壁上观,没有半分立太子的表示。西延国的朝臣屡次觐见,谏言,却是无功而返。于是太子之位一直空悬。各国对西延太子之位花落谁家,也一直持观望状态。这些年各小国日渐强大,纷纷脱离纳贡,天圣的老皇帝想要插手西延内政也有心无力,便也静观其变。

    如今大约谁也没有料到西延国的太子是一只空降兵。

    册封西延太子的昭告一出,平静了许久的天下再起波澜,一时间纷纷猜测这西延太子如何流落民间,又是如何回国,联想西延王数年不立太子,看来是一直寻找流落在外的大皇子。总之,一时间天下的舆论被西延太子四个字覆盖。

    册封大典在十日后举行,那一日正是吉日,可兴一切喜事。也正是钦天监按照皇后的吩咐给夜天煜大婚择选的良辰吉日。

    因为时间短,各国得到消息,都匆匆准备贺礼派使者前往西延。

    在诏书昭告天下的三日后,天圣的皇室隐卫得到了一副西延太子的画像,拿进了皇宫的圣阳殿,交给老皇帝过目。

    老皇帝的病情在夜天逸这些日子精心调养下稍微好转,拿着画像看了半响,将画像递给站在一旁的夜天逸,道:“西延王和护国神女的儿子!果然非同一般。”

    夜天逸接过画像,看了一眼,狭长的凤眸眯了眯,没说话。

    老皇帝发现他神色不对,问道:“天逸,怎么了?有何不对?”

    “儿臣依稀记得望春楼的娇娇似乎也是这般摸样。”夜天逸道。

    老皇帝一愣,看着夜天逸,不解,“望春楼的娇娇?”

    “父皇难道忘了?孝亲王府的冷小王爷喜欢望春楼的娇娇,后来望春楼着了大火,他因此找月儿拼命数次。”夜天逸看着画卷,提醒老皇帝。

    老皇帝恍然,对外面喊了一声,“文莱!”

    文莱应声而入,恭敬地立在门口,“奴才才,皇上有何吩咐?”

    “你去将望春楼娇娇的画像找来,朕记得当初陆公公在的时候给朕看过一副她的画像。”老皇帝对文莱吩咐。

    文莱应声,连忙下去了。

    老皇帝皱眉,再次看向夜天逸手里的画像,“看着是很像,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娇娇不是女子吗?不是被烧死了?难道没死?”

    “没死!她被月儿给救了!”夜天逸道。

    “又是这个月丫头!”老皇帝脸色沉了下来。

    夜天逸不再说话,看着画像,眸光忽明忽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天下女子何其之多?你想要,朕下旨,多少女人都能送进你的府里,你怎么就偏偏非她不可了?”老皇帝看着夜天逸,沉着脸怒道。

    “天下女子何其之多也不抵一个她。父皇,就像是在你心里有那个女人一样,无论如今过了多少年,她死了多少年,你不也一样忘不了?”夜天逸挑眉。

    “朕忘不了,也不会让她影响到我什么!”老皇帝冷哼。

    “以前你有多少次机会可以杀她,却不杀,还不是因为她有一张酷似你心中那个人的容貌?您如何说没影响到您?后来她威胁您了,您下狠心想杀了,她却羽翼丰满,能耐大了,您杀不了了。”夜天逸平静地道。

    老皇帝一时哑口无言。

    夜天逸也不再说话。

    不多时,文莱匆匆走进来,对老皇帝恭敬地道:“秉皇上,当时陆公公被您乱棍打死后,他的遗物也随之烧了,那副画像当时您就看了一眼,陆公公自己收起来了,后来他一死,也随着遗物烧了。如今没有了!”

    老皇帝皱眉,吩咐道:“出去找,找一副那娇娇的画像来!”

    “是!”文莱应声,连忙又向外走去。

    “不必了!你去孝亲王府将冷小王爷请进宫!冷小王爷是娇娇的入幕之宾,相熟甚久,还有什么人比他对娇娇更为熟悉的?”夜天逸阻止住文莱。

    文莱看向老皇帝。

    “就照七皇子说的办吧!”老皇帝满意文莱,即便如今他卧床不能动,全部朝务都交给了他这个等着接班的儿子,但文莱还是凡事先问过他,再听取夜天逸的。

    文莱应声立即走了下去。

    一个时辰后,冷邵卓被传旨入宫。进了圣阳殿,夜天逸将手中的画像递给他,他疑惑地接过,看了一眼,惊呼,“娇娇?”

    夜天逸嘴角微微勾起,笑道:“染小王爷看清楚了,他是你认识的那个娇娇吗?”

    冷邵卓闻言又仔细地看了一眼,摇摇头,“似是而非!”

    “好一个似是而非!”老皇帝冷哼一声。

    冷邵卓手一颤,看着老皇帝,“皇上,娇娇早已经死了……这……”

    “冷小王爷,娇娇并没有在火烧望春楼那日被烧死,而是被月儿救了!”夜天逸看着冷邵卓,见他一怔,他笑道:“你大约是想不到的,的确是被她给救了!你稍后出宫,可以去云王府问她一问,想必她如今对你应该是知无不言。”

    冷邵卓惊异地看着夜天逸,没从他脸上看出丝毫虚言,他垂下头,低声道:“娇娇是女子,这个人是男子,大约是与她有什么关系的人吧?也许没什么关系,只是相像而已,天底下容貌相像的人也不是没有。”

    “天底下容貌相像的人的确不是没有,但如此相像的人,还是不多。”夜天逸笑得意味幽深,“尤其是这个人是西延太子!”

    冷邵卓面色一变,不敢置信地看着画像。

    “这就是前几日流落民间如今回到西延国的西延太子。”夜天逸给冷邵卓解惑,话落,笑道:“冷小王爷,你确定你熟识的望春楼娇娇是女子吗?你与她真有过肌肤相亲?”

    冷邵卓抓着画像的手一抖,并没回答。

    夜天逸似乎也不需要他回答,对他摆摆手,“冷小王爷这就拿着这副画像去云王府吧!想必她能给你解惑!”

    冷邵卓抬起头看向夜天逸,夜天逸已经转身走向玉案,玉案上摆着一堆奏折。他看向老皇帝,老皇帝躺在床上,形容枯槁的大手也对他挥了挥,“去吧!你顺便也帮朕问问,朕也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她救的娇娇,怎么成了西延太子了?看看是否朕要治她个知而不报,通敌卖国的罪!”

    冷邵卓心里一震,脸色发白,但他毕竟还是不比以前了,勉强镇定地垂首,恭敬地道:“是,臣这就去云王府!”话落,他抓紧手中的画像,倒退着身子出了圣阳殿。

    出了圣阳殿走了一段路,冷邵卓身子忽然一软,坐在了地上。

    那日他知道弟弟不在孝亲王府,冒着雨去了浅月阁,当时云浅月的房间内一片和乐融融,欢声笑语传出了浅月阁,后来他进去,里面的仆人都走出来,只有一个人在落下的帷幔内,那帷幔虽然厚重,有两层,但也是轻纱如烟,薄得很,他依稀看到了里面人的轮廓。俊美绝伦,倾国倾城。正是如今这画中人的轮廓。

    而后来夜轻染和六公主先后对他说了孝亲王府的三公子是浅月阁的贵宾,他辗转反侧了一夜之后,去浅月阁找她询问,她对他说那一日在帘账内的人就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

    那么如今也就是说孝亲王府的三公子居然成了西延国的太子?

    他不敢想象……

    “冷邵卓,地上有花?”熟悉的声音忽然从冷邵卓头顶上响起,他面前罩下一抹暗影。

    冷邵卓一惊,猛地抬头,只见夜轻染站在他面前,正盯着他手里本来被他出了圣阳殿时卷好,如今又散开了的画像看,一张俊颜变幻莫测,凤眸深邃。他定了定神,将脸上的神色隐去,缓缓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将画卷慢慢卷起,平静地道:“地上没有花,但我走得累了?谁规定就不能坐在地上歇上一歇?”

    “呵……大彻大悟之后不但本事长了,这嘴皮子上的功夫也长了!”夜轻染挑了挑眉,眸光略过他手中的画像,笑道:“哪里来的倾国倾城的美人?冷邵卓,你不会是不好女色,好男风了吧?”

    冷邵卓脸色一沉,“染小王爷,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手里拿着的西延太子的画像!”

    “去找小丫头?”夜轻染话音一转,含笑询问。

    冷邵卓不答话,抬步就走。

    “等等我,我也与你一同去!从夜天煜那小子的生辰之日我保了隐主得罪了小丫头,心里不好受了这么些天,这一晃又有二十多日没见到她了,想得紧。”夜轻染勾住冷邵卓的肩膀,没骨头一般地搭着他肩膀,借着他身体的力量向前走。

    冷邵卓用力去甩开夜轻染,奈何他没武功,力气比不过夜轻染,转头瞪着他,怒道:“夜轻染,我与你不同路!”

    “你不是去云王府吗?怎么会与我不同路?”夜轻染挑眉。

    “我回孝亲王府!”冷邵卓冷声道。

    “哦?”夜轻染扬眉,忽然一笑,放开他,“那真是不同路了!”

    冷邵卓肩上一松,不理会夜轻染,快步向前走去。

    夜轻染跟在他身后,不见他脚步有多快,但保持着和冷邵卓不远不近的距离。

    二人一前一后出了宫门。

    宫门口停着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此时车帘正巧落下,车前坐着伤好之后的弦歌,此时赶车正要离开,夜轻染忽然大喊,“弱美人,搭个顺风车!”他话落,也不等容景答话,便身子一窜,坐在了弦歌身边。

    “染小王爷,德亲王府和荣王府不顺路!”弦歌提醒夜轻染。

    “怎么不顺路?都去云王府的话就顺路!”夜轻染道。

    “我家世子这些日子每日都回府,不去云王府。”弦歌再次道。

    “那今日就去一趟!本小王爷今日早朝是走来的,如今懒得走了!”夜轻染不客气道。

    弦歌失语,看向车中。

    夜轻染一把抢过弦歌的马鞭,挥手就是一鞭子,霸道地道:“他不同意也得同意!”

    拉车的骏马吃痛,但似乎知道主人没同意,硬是一动也不动。

    “弱美人弱,马到不弱!”夜轻染嘟囔了一声,伸手挑开车帘子,看向车内,“弱美人你……”他话说了一半,忽然睁大眼睛,讶异地问:“你是谁?”话落,又忽然眯起眼睛,似是不敢置信,“东海国太子?”

    ------题外话------

    小七来了呢!O(n_n)O~

    月底最后一日,月票清零!

    手里还有月票的美人们,咱们这个月的票数,就靠你们决定了!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六章 金鯉化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六章 金鯉化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