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噬魂禁术

    虽然老皇帝那日险些因为四皇子和赵可菡之事杀了夜天煜,但事隔一月,众人好像都忘了这件事情一样,今日四皇子府门前依然车水马龙,高朋满座。

    花轿在四皇子府门前停下,夜天煜翻身下马,依照古代大婚事宜,他开始拉弓搭箭射轿门,踢轿门,这在古代俗称下马威。

    云浅月接受了一路的注目礼,此时终于解脱,她也翻身下马,觉得到如今该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吧?便跟着宾客打算往里面走。

    “月妹妹,你来扶着菡儿!”夜天煜及时喊住云浅月。

    “我的好哥哥,你真是拿我当你亲妹妹使唤了?”云浅月无奈地转回头。

    夜天煜对她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一身大红锦袍鲜艳夺目,给他平添了几分神采,笑着道:“你可不就是我的亲妹妹,快过来!”

    云浅月无奈,只能走过去,今日是人家大喜的日子,新人为大,她义不容辞相助啊!

    扶着赵可菡迈火盆,踩着红绸,一路来到布置的喜堂。

    喜堂上众人早已经在座。老皇帝卧病在床,昨日又饮了酒,今日自然不能参加观礼。但意外的是今日皇后居然在,皇后一人由侍候的人簇拥着,端坐在喜堂上。

    云浅月看着皇后,只见有两个月不见,姑姑憔悴得不成人形,但依然脂粉遮掩,脸色还不是太难看,她计算了一下日子,如今已经怀胎八个月了,时间过得真快。

    礼仪官喊了一声吉时已到,云浅月放开赵可菡的手,立在礼仪官身旁。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一切进行都相当顺利,宾客席众人纷纷对四皇子夜天逸献上恭喜之词。夜天逸牵着赵可菡向内院的后殿走去。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想着到现在起,她就功德圆满了,可以坐下来喝一杯喜酒了吧?可惜她的想法刚升起,只听被夜天逸拉着的赵可菡传来一声痛呼,她一惊,猛地转头,只见赵可菡捂着肚子弯着腰,盖头滑落,面色极为痛苦。她一怔,向她身下看去,只见她所在的地上一片鲜血,她面色一变,连忙走了过去。

    宾客席的众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住了。

    “菡儿!”夜天煜也是面色大变,焦急地喊了一声。

    云浅月来到近前,一把握住赵可菡的脉搏,给她把脉。

    “月妹妹,她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这样……”夜天煜惶惶地看着云浅月急急询问。

    云浅月把在赵可菡脉搏片刻,唇瓣紧紧地抿起,听见夜天煜问她,她抬起头看他,一时间没说话。

    “月妹妹,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说话啊!”夜天煜看到云浅月罕见的神色,愈发心慌。

    “她滑胎了!”云浅月吐出一句话。

    “什么?”夜天煜惊得松开了扶着赵可菡的手,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赵可菡没了支撑,就要向地上栽去。

    云浅月立即出手扶住她,对夜天煜道:“我探她脉象,的确是滑胎。”

    夜天煜怔怔地看着赵可菡,似乎已经懵了,身子僵硬得一动不动。

    赵可菡似乎也惊了,疼得痛苦的脸僵硬在一起,白得渗人。

    “这……这怎么会滑胎?”夜天煜过了片刻反应过来,再次扶住赵可菡。

    “这要进一步查!目前还不知道。先送她进房间吧!滑胎十分危险,得赶紧找到症结之处,才能给她对症入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云浅月说话间向宾客席看了一眼,没看到夜天逸和容景以及玉子书的身影,夜轻染和容枫到是在。

    夜天煜闻言也顾不得赵可菡身上的血,连忙将她拦腰抱起,疾步向后殿的房间走去。

    云浅月对容枫和夜轻染招了招手,那二人立即起身走向她,三人跟着夜天煜的脚步向后殿走去。

    喜宴发生这样的事情,众人一时间鸦雀无声。

    皇后想站起身跟去,她身后的一个嬷嬷拉住她,她知道不宜多动,便坐在主位上不再动作。看着那三人离去。

    来到后殿,夜天煜将赵可菡放在喜房,云浅月当先走了进来,夜轻染和容枫对看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月妹妹,你再给她好好把脉,再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竟然有了喜,而且今日还滑了胎,她可是吃了什么东西?”夜天煜站在床前,脸色竟然比床上疼得痛快的赵可菡还要白。

    云浅月点点头,再次仔细地给赵可菡把脉。半响后,她放下手,对夜天煜道:“她早上并没有吃饭,不但是她没吃饭,我们在浅月阁的所有人都没吃。既然没吃东西,就是她从浅月阁出来这一路上沾染了什么。”

    “沾染了什么?”夜天煜又问。

    云浅月不答话,对夜轻染和容枫招手,“你们二人的医术比我要强,你们来看看,她是沾染了什么?”

    夜轻染看了夜天煜一眼,夜天煜没阻止,他走过来给赵可菡把脉。半响后,他放开手,对夜天煜摇摇头。

    “你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夜天煜脸色深沉。

    “是看不出来!”夜轻染摇头。

    “容枫,你来给她看!”夜天煜看向容枫。

    容景走上前,给赵可菡把脉,片刻后,也对夜天煜摇摇头,“枫也看不出来。”

    “这可奇了!你们三人医术高超,居然都看不出来。难道是世间什么最要命的剧毒不成?”夜天煜不知是惊得,还是气得,语气怒而颤。

    “容枫,你去找容景来!”云浅月看了夜天煜一眼,对容枫道。

    容枫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夜轻染看了从被夜天煜从喜堂上抱回来就躺在床上咬着牙一声不吭的赵可菡一眼,也退了出去。

    “都出去!”夜天煜猛地一挥手,房中的丫鬟喜婆都人人噤声,退出了房间。

    不多时,房间只剩下了夜天煜和床上躺着的赵可菡,以及云浅月。

    云浅月见赵可菡的唇都咬破了,这么片刻的功夫,她所躺的床上已经一床血。她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递到赵可菡嘴边,对她轻声道:“先将这个吃了!”

    赵可菡困难地张开嘴,将药丸吞下,之后又痛苦地合上。

    “月妹妹,你知道的对不对?夜轻染和容枫也知道怎么回事儿,所以不说对不对?”夜天煜紧紧盯着云浅月。

    云浅月摇头,“我是真不知道!”

    “不是紫草?不是上次和秦玉凝一样沾染了紫草?”夜天煜不相信地看着云浅月。

    “不是!秦玉凝的血沾染了紫草是紫色的,而她的不是,她流出的血鲜红。”云浅月摇头。

    “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夜天煜懊恼地震怒。

    “我给她吃了一颗护心的药,我不知道情况,不敢胡乱开方子给她诊治,等容景来吧!”云浅月安抚地看着夜天煜,“你先别慌。赵姐姐何等的疼,一声都不吭?你慌什么?”

    夜天煜看向赵可菡,赵可菡对他勉强一笑,声音虚弱,“别急,有月妹妹在,一会儿景世子来,景世子医术冠绝……我会无事的……”

    “孩子……你……怎么会有了孩子?”夜天煜上前一步,伸手握住赵可菡的手。

    赵可菡摇摇头,“我也不知,这几日身子的确不舒服,我以为是要大婚了太紧张,吃不下东西,却没想到……天煜,若是我早知道的话,小心一些也许就不会沾染了什么东西。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这些日子只忙大婚了,没注意你身体居然不适,也没有请太医,我……”夜天煜后悔自责地看着赵可菡。

    “不怪你,你已经给了我最好的了。”赵可菡摇摇头。

    夜天煜还要再说什么,云浅月打断他道:“你现在自责也无用!孩子以后还会有,赵姐姐的身体重要。”

    “对,你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菡儿,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能有事儿,也不准有事儿!我如今只剩下你了。”夜天煜将脸埋在赵可菡手心。

    赵可菡咬着牙点点头,坚定地道:“我不会有事儿的!”

    云浅月不再说话,转过身不再看二人,大喜之日变大悲,也不过如此!

    房中静静,再无人言声,只听闻赵可菡细微压抑的痛苦呼吸。

    大约过了两三盏茶功夫,外面有脚步声走来,虽然步履极快,但也是极其优雅。

    云浅月向门口看去,只见容景走来,身后跟着容枫,二人很快就进了房间,夜天煜闻声立即站起身,看向容景,急迫地道:“景世子,你快过来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容景点点头,缓步来到床前,从袖中甩出一根细线系在了赵可菡的手腕上。

    云浅月也回转身看着他。

    夜天煜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容景。

    容景一直神色平静,过了半响,将丝线撤回,对盯着他的夜天煜道:“是南疆咒术!”

    “什么?”夜天煜面色一寒。

    “的确是南疆咒术!”容景淡淡道:“而且是南疆的禁术噬魂术。”

    “怎么会这样?”夜天煜眸光凌厉。

    “她一直与我在一起,怎么才会中了这个?”云浅月也看向容景,她刚刚给赵可菡把脉,什么也把不出来,就怀疑是南疆的咒术。夜轻染和容枫也和她一样,她心中便有几分心思,如今容景来到确认,他说是噬魂术,那就是噬魂术了。

    “噬魂术要有魂引,才能噬魂。四皇子侧妃的噬魂术是在三日前中的。她中了魂引,今日有人在暗中催动噬魂术,她才发作。”容景缓缓道。

    “三日前?”夜天煜看向赵可菡,问道:“菡儿,三日前你做了什么?”

    赵可菡额头有大滴的汗滑落,她痛苦地摇摇头。

    “先别问她了!容景,救人要紧!”云浅月对容景道。

    容景点点头,抬步走到桌前,在铺开的宣纸上写了一张方子,之后转过身对夜天煜道:“四皇子,先命人煎药吧!四皇子侧妃孩子保不住了,但我可以保她性命无忧。”

    夜天煜点点头,脚步沉重地来到桌前,拿了药方,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喊声落,他的一个近身随从走进来,他将方子递给那人,那人连忙去了。

    “你刚刚给她吃了一颗护心丹?”容景转向云浅月询问。

    “嗯!”云浅月点头,这些年她身上一直放一些应急的药丸,只有失去记忆那一段时间没有,如今恢复记忆之后也恢复了这个习惯。

    “幸好有一颗护心丹!否则以后赵小姐怕是无法再怀孕了!”容景道。

    夜天煜面色一沉,“何人敢使用南疆的禁术害人?而且居然要害菡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背后人要害的不是赵姐姐,而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你府内有奸细,你和赵姐姐都没发现她怀了喜脉,但有人却发现了。所以,才有了今日之事。”云浅月道。

    “这样的事情,只有近身侍候的人了!”容景道。

    “来人,将我身边和菡儿身边这些日子侍候的人都叫来!本殿下挨个询问!看看是哪个吃了狗胆,居然敢害菡儿。”夜天煜大踏步走出房门,站在门口,对两侧候着的人沉着脸命令。

    外面的人齐齐应了一声,都去喊人了。

    云浅月看向赵可菡,见她躺在床上,面色虽然痛苦,但眸光似是沉思,看起来似乎是在回想事情,她移开视线看向容景,问道:“你今日怎么没来参加喜宴?”

    “皇上昨日因为孝亲王之事,雷霆大怒,伤了心肺。我与七皇子今日一直在宫里。”容景温声道。

    “那子书呢?”云浅月又问。

    “他说昨日赛马没歇过来,就不来参加喜宴了,回荣王府了!”容景又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询问。

    外面有匆匆零碎的脚步声走来,不多时,便占满了一处院落。

    云浅月走到窗前,看向窗外。只见黑压压的一群人,夜天煜沉着脸站在门口。人人跪在地上,不少人的身子都是哆嗦的。她看了一眼,便索然无趣,对床上的赵可菡道:“赵姐姐,你想起什么来了吗?”

    赵可菡收回思绪,咬牙摇摇头。

    “你想想你什么时候露出不适的感觉来,你露出不适感觉的时候都什么人在身边,也许就是一件非常稀松平常的小事儿,但越是寻常,就越是不寻常。”云浅月提点她道。

    赵可菡又仔细去想,片刻后,忽然道:“是玲儿!”

    “玲儿?”云浅月看着她。

    “是玲儿!就是她,我自己只是觉得不适,但为了不让天煜担心,便没对外说。自然不会说给四皇子府的人,只有她,一直跟随我的贴身婢女,她知道。”赵可菡白着脸道。

    云浅月点点头,打开窗子,对外面喊道:“哪个是玲儿?”

    院中无人应声。

    夜天煜似乎也听见了刚刚赵可菡的说话,沉着脸对外面的人询问,“哪个是玲儿?”

    众人依然无人应声。

    “都哑巴了吗?”夜天煜怒喝了一声。

    “回殿下,玲儿没来……”终于一人开口。

    “在哪里?去找!”夜天煜怒道。

    有几个人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向外走去。

    夜天煜转身回了房间,对赵可菡道:“你来府中那日我就对你说,不要这个婢女,但你念在她从小一直跟着你,说对你一心,不会背叛你的,如今到好,错就是出在了她的身上!”

    赵可菡抿着唇不语。

    夜天煜看着赵可菡的样子,也不忍心责怪,走到床前,伸手握住她的手道:“我这里的人都是经过千挑万选,无数次试探才留下的。我自小就防着二哥迫害,后来防来防去,我们成了一伙的人。如今又共同来防别人。你既然嫁给了我,以后像是今日这种事情,不会少了。你这回长了教训,以后再不可心软了。”

    “嗯!”赵可菡红着眼圈点点头。

    夜天煜松开她的手,对外面喊,“药怎么还没煎好?来人,去问问!”

    “是!”外面一人立即应声去了。

    不多时,早先拿着药方去煎药的那个人端着一碗汤药走进来。夜天煜看了一眼,对他道:“去拿给景世子看看!”

    那人立即端着碗来到容景面前。

    容景看了那药碗中的汤药一眼,缓缓点头,“给四皇子侧妃服下吧!”

    那人端着药碗递给夜天煜,夜天煜舀了汤药一口一口地喂赵可菡,屋中弥漫着汤药味和血腥味,让好好的洞房花烛的喜房,一片灰沉沉的压抑。

    云浅月转开头,重新看向窗外,只见几个人抬着一个婢女打扮的人走来,那婢女无声无息,显然是死了。她眯了眯眼睛,料定就是这种结果,收回视线看向夜天煜。

    夜天煜抬头,顺着门口的珠帘,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形,脸色蓦地一沉。

    “玲儿死了?”赵可菡也看向门外。

    “你先喝药,喝完药休息!其它的事情就不用管了!”夜天煜收回视线,继续给赵可菡喂药。

    赵可菡点点头,配合着夜天煜张口,将汤药一口口咽下。

    一碗汤药见底,夜天煜拿着空碗站起身,从外面喊进来两个人侍候赵可菡清洗血迹换衣。之后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抬步出了房门。

    容景随夜天煜身后,也缓步走了出去。

    云浅月来到床前,对赵可菡轻声道:“赵姐姐,没什么大不了的,孩子你们以后还会有。你要好好养好身体。”

    “嗯,谢谢妹妹!”赵可菡红着眼圈点头。

    云浅月不再多言,也转身出了房门。

    院中,玲儿躺在地上,从面相上看已经死去了多时,夜天煜吩咐人查这几日和玲儿接触的人,之后又将院中跪着的所有人挨个排查了一遍,才挥退了众人。回头看了一眼请容景进来没离开的容枫,以及早先来了之后又退出房站在外面的夜轻染,最后看向容景和云浅月。

    “出了这样的事情,宴席撤了吧!”云浅月道。

    “不,继续摆宴!”夜天煜摇摇头,“月妹妹,你去前面帮我招呼客人吧!”

    云浅月看着夜天煜,见他眼底有清楚的血丝,她点点头,想着今日她真是被他利用到底了。伸手拉上容景,招呼上容枫和夜轻染,“走,去招呼客人!”

    容景没有异议,跟上云浅月的脚步。

    夜轻染看了夜天煜一眼,伸手拍拍他肩膀,没说话,也跟上二人。

    容枫来到夜天煜面前,对他道:“四皇子,你如今该进房间陪着你的侧妃!”

    夜天煜看了容枫一眼,点点头,容枫不再说话,抬步跟上云浅月三人。三人出了院子,夜天煜松开手,手心一片鲜红,须臾,他闭了闭眼,转身进了屋。

    出了夜天煜寝殿的院落,正碰到夜天倾迎面急急赶来,他见到四人一愣,对云浅月急急问道:“月妹妹,情形如何了?”

    云浅月想起刚刚没见到夜天倾,如今大约是得到消息急急赶来,什么样的事情让他重要到没来四皇子的喜宴?她收敛心思,对他道:“赵姐姐中了南疆的噬魂术,孩子没了,大人保住了!”

    夜天倾闻言面色一松,“大人保住了就好!否则四弟受得打击定然不小。”

    云浅月沉默,想着赵可菡虽然保住了,但夜天煜受得打击同样不小。

    “你们都出来了,我也不必进去了!”夜天倾向院中看了一眼,收回视线看了一眼容景、容枫、夜轻染道。

    “他说宴席继续进行,抓了我招呼客人,如今你来了正好,这里就交给你了。”云浅月毫不含糊地将事情都推给夜天倾。

    夜天倾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有些疲惫,想起昨日赵可菡就住进了云王府,她大约忙了一日,今日一大早她就陪着送亲迎亲,定然很累,便痛快地点头,“好!”

    “那我就先回府了!”云浅月见夜天倾答应,便不再逗留,回头问容景,“你是在这里吃酒,还是与我一同回去?”

    “与你一同回去吧!”容景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拉上容景就走。

    “小丫头!”夜轻染忽然喊住云浅月。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似乎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口,忽然又住口,对她摆摆手,“没事!”

    云浅月见他不说,也不再询问,转过身向前走去。

    路过前厅,见皇后座位上已经无人,看来耽搁这么长时间已经回宫了。她忽然懒得再走,将身子靠在容景身上,对他道:“你抱我回府!”

    容景接过她的身子,足尖轻点,带着她顷刻间离开了四皇子府。

    深秋的风透着丝清冷之意,云浅月单薄的衣衫不足以抵抗这种清寒,她身子不适地轻颤了一下,容景手臂收紧,用宽大的衣袖将她裹进怀里,低声道:“该加衣服了!”

    “嗯!”云浅月没什么力气地应了一声。

    “心里不舒服?”容景低声询问。

    “嗯!”云浅月又应了一声。

    容景看着她的脸,她长长的睫毛下投下了一片暗影。他温声道:“今日出现这样的事情很正常,夜天倾的子嗣都没留下,夜天煜的子嗣又怎么会留下?”

    云浅月沉默。

    “这就是天家!一日新主未定,一日不得安宁。”容景声音听不出情绪,“或许新主定了,这江山也未必安宁。”

    云浅月抬眼看天,忽然道:“夜天煜和夜天倾这回该反了吧?”

    容景眸光闪了闪,并未答话。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从天空收回视线,闭上眼睛道:“这秋真是深了,天也真是寒了!你说得对,的确是该加衣了。”

    二人说话间回到云王府,容景飘身落在浅月阁,抱着云浅月向屋中走去。

    “景世子,小姐怎么了?”凌莲和伊雪见容景抱着云浅月回来,云浅月闭着眼睛,二人一惊,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急询问。

    “没事,她就是身子有些不舒服!你们不必理会!”容景看了二人一眼道。

    二人闻言松了一口气,不再询问。

    回到房间,容景将云浅月放在床上,他坐在床前看着她,并不说话。

    云浅月闭着眼睛片刻,睁开眼睛,对容景道:“老皇帝这是在逼他们反。你说夜天倾和夜天煜会不会死?”

    容景凝视云浅月的眼睛,“你想要他们死,还是不想要他们死?”

    “这取决于我吗?”云浅月挑眉。

    “在特定的情形下,是取决于你的!”容景点头。

    云浅月再次沉默,容景看着她,过片刻,她低声道:“我和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若是可以的话,我不喜欢他们死。但他们反的话,我想我不会帮他们的。”

    容景扬眉,“为何?”

    云浅月深深地看了容景一眼,垂下眼睫道:“因为你不想我帮他们。”

    容景轻笑,伸手点了点云浅月的鼻尖,“云浅月,你的心思一直都是这么剔透!叫我如何不爱你?”

    “你是因为我的心思剔透才爱我?”云浅月斜睨着容景。

    容景笑着摇头,俯下身,低头将自己的唇印在云浅月的唇上,轻轻允吻。云浅月轻启朱唇迎合着他,唇齿间溢满芳香。

    这一日,四皇子府大喜变成大悲,但宾客未散,照样将大婚之礼做了个有头有尾。

    这一日,四皇子侧妃赵可菡由新嫁娘转眼变成了养病房中的贵妇。

    这一日,老皇帝下了一道圣旨,五湖四海赌坊从即日起查封,再不准开启。五湖四海赌坊所有人发配充军北疆苦寒之地,再不准踏入京中一步。

    这一日,凤凰关传出消息,东海的洛瑶公主现身凤凰关,陪伴睿太子一起修整凤凰关。

    ……

    这一日发生了无数的事情,但令人惊心的还是四皇子府那一场天大排场的大婚,以及新娘中了南疆禁术滑胎的大事儿。

    第二日,秋高气爽,艳阳高照。

    云浅月清早就收到了西延玥的书信。书信上并无什么事情,只是说了一些他在西延的概况,以及询问了一下云浅月这边的情形,最后表达了一下他的思念。但字字温情,句句心暖,让云浅月因为昨日赵可菡滑胎之事沉暗的心情舒散了几分。

    刚看完信,凌莲便来禀告,说冷邵卓来了。云浅月拿着信看向窗外,果然见冷邵卓走了进来。较之数日前因为三公子西延玥之事的晦暗一改,如今的他又长了几分沉稳内敛。老皇帝下旨将五湖四海关闭了,对于孝亲王府是一大损失。她暗暗想着冷邵卓来找她的目的,

    不多时,珠帘挑起,冷邵卓从外面进了房间。

    云浅月转回头,对他一笑,“没用早膳就过来找我了吧?”

    “我想着过来和你一起吃早膳,不知道你会不会赏脸给我一顿饭吃。”冷邵卓笑了笑。

    “凌莲,将早膳端上来!两幅碗筷!”云浅月对外面喊了一声。

    “是,小姐!”凌莲在外面应声。

    云浅月笑看着冷邵卓,坐在了桌前,对他笑问:“这样可以了吧?”

    “嗯!可以了!”冷邵卓也不客气,坐在了桌子上。见云浅月手里拿着信,他微微一凝神,眸光闪过一丝什么。

    “是西延玥来的信,你要不要看?”云浅月将信递给他。

    冷邵卓看着递向他的信,他微微露出讶异地看着云浅月,“我能看吗?”

    “那有什么!你想看就看看!”云浅月将信扔给他。

    冷邵卓犹豫了一下,将信纸打开,低头读了一遍,面色露出微笑,将信纸合上,又还给云浅月道:“我知道他过得挺好,我就放心了,他虽然不是我的亲弟弟,但是我一直将他当做我的弟弟的。以后也是!”

    云浅月赞赏地看了他一眼。

    凌莲端来饭菜,冷邵卓和云浅月同时拿起筷子。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饭后,云浅月询问冷邵卓,“说吧!找我来做什么?是不是想要回你爹的那个命根子赌坊?”

    冷邵卓摇摇头,笑道:“我说我就是想来找你吃一顿饭,你信不信?”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冷邵卓有趣地看着她眼皮翻起又落下,片刻后,收了笑意压低声音道:“我是来告诉你,我昨日看到秦玉凝了。”

    ------题外话------

    弱弱地喊一声,积攒月票的美人们……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四章 噬魂禁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四章 噬魂禁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