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及笄及冠

    时光荏苒,一个月时间匆匆而过。

    这一日来到了容景及冠,云浅月及笄之日。

    因为是同一日,二人又是身份非比寻常的人物。荣王府当家世子,云王府唯一嫡女。这样两个身份让所有人将目光都共同地集中在二人身上。

    荣王府位于北城,云王府位于东城。一北一东,还是有些距离。所以礼部着手此事时与两府商议,共同在一处办及冠和及笄之礼,又奏秉老皇帝,老皇帝思索之下,恩准将地点选择在了北城外的福寿山。

    福寿山位于北城以北二十里。山体整体山貌看起来像是一尊大佛。于是被世人称之为福寿山。福寿山绵延十里,山顶端搭建了一座观天台。据说这座观天台已经有千年历史。被历代的帝王推崇为福寿安乐之地。每代帝王每逢喜庆之事,都会前往福寿山拜天。

    始祖皇帝当年一举夺得天下,大肆销毁了前朝旧迹和书籍,但独独留下了福寿山和灵台寺。灵台寺因为十几僧人披甲上阵救始祖皇帝有功,而福寿山则纯属是因为它的寓意,才得以保存。

    当年始祖皇帝及冠和后来迎娶皇后,以及登基之后都曾前往福寿山登高拜天。这也算是延续了千百年来福寿山存在的历史。因为天圣朝始祖皇帝延续了这个历代各朝各代帝王的先列,后来历代帝后大婚或者国之大喜,帝王也都会前往福寿山拜天,一直延续这个至高无上的尊崇。

    基于容景和云浅月虽然不是天子列侯,但因为身份尊贵特殊,是四大王府王族之人。所以,老皇帝特意恩准二人一起在福寿山喜办及冠和及笄大礼,也不框外。

    圣旨下达之后,百姓们就纷纷闻声涌入福寿山。

    这一日清早,天气尤为冷情,推开房门,入眼处一片天地霜白之色。

    叶倩拉着云暮寒先一步去了福寿山。西延玥也被叶倩拖着一起去了。

    云王爷、云离、七公主三人一早就来了浅月阁,云浅月由凌莲和伊雪侍候着着装。装扮妥当之后,先赶往云王府祖嗣祠堂祭拜。

    云老王爷已经等在祖嗣祠堂门口,见云浅月到来,吩咐人打开祠堂,之后看着众人道:“离小子,七公主,一同陪月丫头进去!”

    “是,爷爷!”云离和七公主齐齐恭敬应声。

    云老王爷当先走了进去,云王爷牵着云浅月的手走在他后面,云离拉着七公主,一行人进了祠堂,祠堂大门在几人进入之后重重关上。

    云王府祠堂一如数月前云离过继之礼打开时一样,但唯一不同的是祠堂内今日多了两个人。一个是容颜绝美的一个女子,一个是锦袍玉带的一个男子。这两个人云浅月都极为熟悉。正是玉青晴和南凌睿。

    玉青晴本没有掩饰容颜,与云浅月相似的眉眼暴露在祠堂明亮的夜明珠下。

    云离和七公主齐齐一怔,停住脚步,皆是睁大眼睛微微讶异地看着二人。

    “娘!”云浅月当先喊了一声。

    玉青晴和南凌睿本来就正着身子面对着祠堂门口的方向,此时见云浅月等人进来,她微微一笑,暖暖地应了一声,声音微哽,“嗯,我女儿今日成人了!时间过得真快!”

    云浅月露出笑意,眼眶微酸。已经死去的人不能够正大光明地站在她身边给她绾发着装,她的娘亲心里恐怕比她还难受。但好在她活着,今日她就在她面前,她觉得什么也不重要了。有娘总比没有要好得多,其余的有何必多去强求。

    “眼泪真多!”南凌睿叱了一声,走过来,用指腹撷去云浅月眼中的泪水,话语虽然粗暴,但是动作轻柔,须臾,将下巴枕在云浅月肩膀上,软绵绵地道:“好妹妹,你今日就成人了,赶紧想办法将自己嫁出去吧啊,你一日不嫁出去,哥哥这媳妇一日就娶不上。”

    云浅月本来感动,闻言眼泪顿时吸了回去,用手推搡了他一下问:“我嫁不嫁得出去,跟你娶不娶得上媳妇有什么关系?”

    “自然有关系了,你嫁出去了,我才能放心娶媳妇回家。”南凌睿软绵绵地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南凌睿脑袋在云浅月的肩膀上蹭了蹭,声音忽然极低地道:“小丫头,你不管对多少人喊哥哥,但要记住,你的亲哥哥可就我一个。听到没?”

    云浅月眼眶一酸,愤道:“你看看你哪里有个当哥哥的样子?”

    “没有当哥哥的样子也是哥哥!咱们俩身上流着一样的血,除了我,谁也不是。”南凌睿得意地道。

    云浅月无法反驳他,微微哼了一声。

    南凌睿将脑袋离开她的肩膀,伸手轻轻将她一根发丝拢到耳后,须臾,又伸手胡乱地她的脑袋揉了一下,将云浅月本来绾好的发髻揉乱。

    “喂,你干嘛弄乱我的头发?”云浅月伸手打开他的手,对他瞪眼。

    南凌睿撤回手,一把将玉青晴推到云浅月面前,懒洋洋地道:“我是为了给这个女人一个给你绾发的机会,你没看到她都要快要哭死了吗?”

    “臭小子,我哪里哭了?”玉青晴回头瞪南凌睿。

    “心里哭了,眼泪都快将你的肠子肚子淹了。”南凌睿道。

    玉青晴脸色不自然一闪而过,随即酸了眼眶道:“我的女儿,我当然想绾发。臭小子!你去年及冠之礼也是我给你束发的呢!”

    “你?”南凌睿挑眉,“不是父皇吗?”

    “是我央求哥哥幻容成了他的样子给你束的发!”玉青晴道。

    “哦,怪不得我觉得那个老头当时的手怎么一直抖呢,连木梳都攥不住,原来是你。”南凌睿恍然,“我就想着他至于这么激动吗?”

    玉青晴脸一红。

    云王爷笑道:“那时你娘没当场哭出来就不错了,你还指望她能拿得稳梳子?”

    “笨女人而已,的确不能指望她能做好!”南凌睿撇撇嘴,但嘴角一丝笑意还是泄露了他心中知道这件事情的喜悦,对玉青晴摆摆手道:“给你机会了,你快给她绾发吧!我们好早一些赶去福寿山,容景那小子估计如今已经启程了。”

    玉青晴横了南凌睿一眼,从怀里拿出一把玉梳,给云浅月重新梳头。

    云浅月静静地站着,这一刻,心中的喜悦和溢满的关于亲情的感动无以言说。

    云离和七公主站在一旁,二人半丝声息也不发出。云离从看到玉青晴的脸和祠堂牌位前挂着的她的那副画像,如今再看到画像走出来的真人,就明白了。而七公主虽然不知道这中间有什么秘事,但是她本来就心思通透,如今也是明白了几分。云王府欺瞒父皇,这是死罪,而她身为公主,却没有被他们排除在外,而今日明知道会在她面前泄露,但还是让她进来了祖嗣。这是真的拿她当做了自家人,而不是当做皇室的女儿,心下感动的同时,又觉得能嫁来荣王府,嫁给云离,也许是她这一生,做过的最正确的事儿。让她体会到了从来就没有体会过的家的温暖,不因为她是皇上的女儿,明妃的女儿,在他们的眼里,她不是公主,而是云王府的媳妇。

    “云离,以后没人在的时候你也要喊我哥哥!”南凌睿转过头对云离正色道:“我才是小丫头的亲哥哥!”

    云离明白,从善如流地点头,微微一礼,恭敬地喊了一声,“哥哥!”

    南凌睿顿时笑了,伸手拍拍云离的肩膀,笑道:“云王府世子这个位置大约是生来就该是你的,我们谁也待不住。走了一个真的我,换来了一个假的云暮寒,如今他也走了,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希望你能坐得久一些。”

    “说什么呢!他自然能坐得久!”云浅月白了南凌睿一眼。

    “那可不一定,小丫头,这天可马上就要乱了。云王府以后还存不存在还是个事儿,这云王府世子就更值得考量了。”南凌睿不以为然地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他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小妹妹,你还记得你三岁那年在御花园摔了一跤,躺在地上哭鼻子吗?当时还是我正巧路过拽了你一把。”南凌睿看向七公主。

    七公主眼睛忽然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凌睿,须臾,她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声道:“记得!”

    南凌睿顿时笑了,“十年前我叫云暮寒,后来就一直叫南凌睿。不过这个身份估计到死也换不回来了。你既然嫁给了云离,就是我弟妹,不是什么皇室的公主,而是云王府的媳妇,以后没人的时候,也喊我哥哥吧!”

    “是,哥哥!”七公主也和云离一样,恭敬地喊了一声。

    南凌睿顿时满意地笑了,伸手入怀,掏出两颗糖果,塞给云离和七公主一人一颗道:“真乖,哥哥请你们吃糖!”

    云浅月一脸黑线,抬眼望天,她真不想认识这个人。

    云离和七公主接过糖,对看一眼,似乎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齐齐道:“谢谢哥哥!”

    “臭小子!”玉青晴笑骂了一句。

    “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子女!这个臭小子不着调都是跟你们学的!”一直没说话的云老王爷骂了一声,一副再不想看他们的样子。

    “糟老头,你总算说对了一句话!”南凌睿大乐。

    “别跟我说话,看到你就心烦!我老头子这一辈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儿子儿子留不住,孙子孙子留不住。好不容易有个臭丫头孙女陪着我,这还成人了,之后就要嫁人了。”云老王爷骂了南凌睿一句,面色大为伤感。

    “公公,都是我不好,让您辛苦了!”玉青晴过意不去地看着云老王爷。

    “得了,得了,还说这些做什么!臭小子娶了你这样的媳妇,我们云王府祖坟冒青烟了。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云老王爷摆摆手,“你们虽然都不在我身边,但我知道一个个的活着好就知足了,我还能活多久?关键是你们的日子还长。”

    “公公,您一定长命百岁的!”玉青晴眼眶微红。

    “那是骗鬼的话!”云老王爷挥挥手,对她道:“大喜的日子,不兴哭,你快给小丫头绾发,之后让她赶紧滚去福寿山,景小子估计已经走了,不能让他一个人将福寿都占了,怎么也要匀给小丫头点儿。”

    “到底是自家的孙女!我还以为容景才是你这个糟老头子的孙子呢!”南凌睿道。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挖了南凌睿一眼,“他比起强多了,若是可以,我老头子才不要你这个孙子,就要景小子。”

    “真可惜啊!谁叫你没容爷爷命好来着!”南凌睿故意气云老王爷,“我就算是根白菜,你也得算着。”

    “你个臭小子!”云老王爷抡起拐杖就要去砸南凌睿。

    “睿儿,不准气你爷爷。”云王爷出手拦住云老王爷的拐杖,训斥了南凌睿一句,又对云老王爷道:“爹,多少年了,您用拐杖打人这个毛病怎么还不改?”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改不了了!若是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东西,当年我就该将你塞回你娘肚子里去,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个臭小子了,一窝子不让人省心的小混蛋。”

    云王爷立即噤了声。

    南凌睿撇撇嘴,也不再说话。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这老少父子爷孙三人待在一起,谁能怀疑不是亲的?有些东西估计就是根里传下来的。有其父必有其子,可惜这个糟老头子似乎不明白。

    玉青晴给云浅月绾完发,满意地看了一眼,笑着道:“好了!”

    “赶紧祭拜,赶紧滚去福寿山!”云老王爷吩咐。

    云浅月本来还想拉着她娘酝酿一番母子亲情,闻言被这句话扼杀了个精光。祖嗣的暗人现身,先是读了族谱,之后引领着她挨个祭拜列祖列宗。

    一番祭拜完毕,已经是半个时辰后。

    出了祖嗣时,已经辰时,云浅月由众人簇拥着前往云王府大门口。

    云王府大门口早已经准备好车碾。云浅月由七公主和云离陪着上了马车,云老王爷年纪大了,不再去福寿山奔波,只云王爷带着云王府众人跟随云浅月前往福寿山。

    大约是城中的百姓都前往福寿山的原因,京城的街道异常的静寂。

    云浅月伸手挑开帘子向车外望了一眼,大街上家家门前紧闭,只零零散散几个人影在街上走动。她落下帘幕,想着每一件大事儿的发生前奏大抵都会如此。有些是巧合的征兆,有些是必然的征兆。她轻轻叹息一声,明日不知道是怎样的天翻地覆。

    “妹妹,你气色不是很好,不舒服吗?”七公主轻声问云浅月。

    云浅月摇摇头,“没有,就是觉得十五年过得真快,呼啦一下子就长大了。”

    七公主闻言掩着嘴笑,揶揄地道:“你是觉得快,我看呀,有人没准就一直觉得慢呢!那日我与景世子闲话了两句,他竟然说他等了多年,他终于及冠了,你也终于及笄了。若是再不到的话,他就熬不住了。”

    云浅月闻言脸一红,也笑了,“真是不知羞,这话也能随便说。”

    “都说景世子城府颇深,他的心思谁也猜不准。依我看啊,是很好猜才对,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将你娶回家。”七公主好笑地道。

    “我也想嫁给他,我们两心相通,明明很简单,可惜这偏偏是最难的事情。”云浅月也笑了,语气有些淡。

    七公主收了笑意,低声道:“我也觉得你和景世子最配,甚至天下人如今都觉得你们最配,可是偏偏你和皇室有婚约,父皇将那个婚约架住在了七哥的身上,若是换任何一个人,你们都会容易一些,偏偏是与你纠缠极深的七哥。你们才会如此难。”

    云浅月“嗯”了一声。

    七公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暗了下来,又对云浅月低声道:“妹妹,你说二哥和四哥今日会死吗?”

    云浅月一怔,看向七公主。

    七公主微微抿着唇,看着她道:“我真不希望他们死。那一把椅子真有那么好?这些年我自认为我是活得最清醒的那一个人,清醒地看着皇宫内外的所有人挣扎,包括父皇。他坐在那个至尊的位置上雷厉风行呼风唤雨一生,可是到老了不也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百年之后,他也不过是天圣史志上一个封号而已。日日不得闲,处处筹谋算计,我真没看到他那个位置有什么好了。”

    “我们是没看到它的好,但男人的心,和女人不一样。”云浅月淡淡道。

    七公主看着她,似乎很是不解,等着云浅月解惑。

    “女人的心,可以小到心里只装一个男人,男人的心则可以大到装下整个天下,包括女人。这就是区别。”云浅月声音有些清凉,“万里江山如画,歌载一世千秋,多少男人不想呼风唤雨,站在高处,谱写一世基业,在史册上千载留名?没有的人,恐怕寥寥无几。”

    七公主皱眉,犹豫了一下,问道:“那景世子呢?景世子对你之心,天下皆知。”

    云浅月忽然一笑,偏头看着七公主,笑问,“嫂嫂,你想说什么?”

    七公主摇摇头,“我就是不了解,这个天下间,总有例外的男人吧?我认识的这些人里面,二哥、四哥、七哥,以及那一众的哥哥弟弟,没有一个人不汲汲营营,想要那个位置,有能力的人就去争皇,没希望的人,就帮着有希望的争皇,最后无非是想谋得个王爵。即便是德亲王府的夜轻染,孝亲王府的冷邵卓,就连云离,他也是想尽全力保住云王府。这些年,我都能看得明白,但独独景世子,我看不透。”

    “怎么个看不透?”云浅月依然笑着问,“刚刚你不是说他的心思很好猜吗?”

    “他的心思很好猜和他看不透不同。”七公主摇摇头,慢慢地道:“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父皇和七哥不准备你脱离皇家,他爱你,为你争,说得过去,他的心思摆在明处,敢于和父皇、七哥面前明目张胆地对你好,无视皇权,甚至是他将自己的高贵凌驾于皇权至上。让天下人都对他仰望。不是因为他是荣王府世子,而单单是因为他是容景而已。但正因为都摆在了明处,所以,才让人看不透。我有时就在想,景世子要的除了你外,还有什么。”

    云浅月眸光闪了闪,笑道:“嫂嫂觉得除了我,他还想要什么?”

    七公主看着云浅月的笑脸,见她笑得深,她心思一动,立即道:“妹妹,我这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将我的想法说与你听而已。若我说得不妥当,你听得不顺耳,全当我没说。”

    云浅月轻笑,“嫂嫂说得很好。我没听得不顺耳。你我是家人,又何必如此虚套。”

    七公主松了一口气,道:“我就是觉得有些事情看着越简单,背后越不简单。妹妹你是通透人,所有事情,你都比我看得明白,对于景世子,你也比我了解的多。想必我今日的话多此一言了。但我还是想说,景世子要的,应该是不只你。”

    云浅月笑而不答。

    七公主看着她,从头到尾,云浅月除了笑意深一些,再没多余的表情,她心里一叹,低声道:“夜氏江山百年,早晚有终结之日。对于谁坐那个位置,于我都没有干系。即便天下大乱,江山易主,那也是夜氏气数已尽。但我终究是希望哥哥弟弟们能好好的活着。”

    “嫂嫂的想法很好,那今日我们就一起为他们祈福吧!”云浅月淡淡道。

    七公主点点头,叹道:“也许只是期望而已,哪里能不染血?他们所做的事情可是谋逆大罪,父皇是不会饶过他们的,七哥和染小王爷在,他们不是对手,没有活路!”

    云浅月不语。

    “除非……景世子和你救他们。”七公主又补充道。

    “我不会救,容景救不救,我就不知道了!”云浅月摇头。

    七公主不再说话,面容露出伤色。

    云离一直坐在二人对面,静静地听着,此时见七公主神情,伸手握住她的手道:“别多想了,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选择,是谁都左右不来的。你早已经被皇上舍弃,云王府若是崩塌,有朝一日砍头,也不会少了你一份。所以,已经是这样,我们只求最好的结果吧!”

    “嗯!”七公主面上的伤色散了些,抬起头,对云离温柔一笑。

    三人都不再说话。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北城,前往福寿山。城外的路也无比安静。

    一个时辰后,马车停在了福寿山脚下。

    云离挑开车帘,向外看了一眼,回头对云浅月道:“妹妹,这么多人和车辆,今日京中的百姓们怕是都赶来了这里。”

    云浅月顺着云离挑开的帘幕向外看去,只见山脚下已经积聚了密密麻麻的人,黑压压一片,将整个福寿山几乎添满。各府的车辆都已经早一步来到,人人衣着或华丽,或朴素,但脸上的表情都无一例外地一致溢满期待,一双双的眸子隐含兴奋和激动,她想着万人亦不为过,有万人观看她和容景的及笄及冠之礼,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成人礼的最大排场了。

    “来得真慢!”容景的声音忽然响起。

    云浅月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在她的车辆左侧方,停着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车前站着容景。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腰束玉带,腰间配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白玉佩,通身上下再无多余点缀,却偏偏在万人中,有着异常的惊艳的倾世无双之美。

    云浅月又想起那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云浅月正痴然间,容景已经来到了她的车前,对她伸出了手。

    云浅月将手放在他手心里,刚放进去,便被容景紧紧攥住。轻轻一拽,她被拽下了车,脚刚站稳,他便已经拉着她向山上走去。

    云离和七公主对看一眼,双双下了车跟在二人身后。

    在福寿山举办及冠及笄之礼本来就千古罕见。更加上又是这样一对传言得天下皆知互许终身的男女,更是罕见。

    这一刻,万人的目光都定在二人的身上。

    这一刻,关于玉子书和云浅月那些风月之事,移情别恋的传言尽数被人们抛诸九霄云外,每个人眼中能看到的只是那两个人,心中能记起的,也只是那“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也只是那“此生只此一妻,非卿不娶。”的誓言。

    容景拉着云浅月的手,脚步轻缓,每一步走得极其沉稳,他面色依然是容颜如玉,如诗似画,但是这一刻的容景,还是与往日不同,没有了漫不经心,也没有了云端高阳的淡薄,他周身的气息都不再是闲散随意,有的只是似乎从他心底溢出的重视。

    从来未有过的尊崇和重视。

    云浅月偏过头,看了容景一眼。

    容景的目光一直看向山上,眸光沉静,似乎感应到了云浅月的目光,偏头向她看来,见她盯着他,对她微微一笑,声音如春风般的和暖,“云浅月,我们一起长大,一起成人,今日你我成人礼,我要一直握着你的手走上山,从今以后,你这一生,都会属于我,我也会属于你。”

    云浅月心下动容,不由得被他那一双暖如春风的眸子吸进去。但还是不想就这样被他一句话而打动,撇开眼睛,嘟囔道:“今早荣王府的膳食里面放了蜜糖吗?”

    容景轻笑,微微凑近她耳边道:“你说得对,放了蜜糖!”

    云浅月用手推了他一下,“离远点儿,多少人看着呢!”

    “不怕!”容景笑着摇摇头,拉着她的手向山上走去。

    云浅月不再说话,跟着他的脚步。无论是山上山下多少人目光看来,她的手都被他握在手中。这样不合礼数,这样有违世俗,这样男未婚,女未嫁,男女授受不亲,但早已经被他们打破。即便是这象征了帝王皇权尊崇于世的福寿山,也不过是见证他们两心如一而已。

    云浅月不想去想这样象征皇权的福寿山,老皇帝为何会答应了容景和她在此举行及冠及笄礼。也不想去想这些日子容景在暗中做了何种的筹谋,才有今日他牵着她的手一起上福寿山,更不想去想关于夜天倾和夜天煜今日反了老皇帝,容景在这中间扮演了何种的角色,是帮,还是推动,还是冷眼旁观,还是作壁上观。更不去想,今日夜天逸、夜轻染、冷邵卓、容枫等等人都在坐什么?是在山上,还是在京中……

    这些她都不用去想……

    若是这世界上没有路,她眼前没有路,非要走出一条路来的话,那么她那条路一定是一个人。那个人就叫做容景。

    不去想,这一条路上走过了多少帝后。

    不去想,这一条路上埋葬了多少皇权。

    不去想,这一条路上今日一行,会改变多少人的命运。

    不去想,明日星移斗转,天地色变,谁还活着,谁已经死去。

    不去想……

    “想什么呢?”容景似乎感觉到了云浅月前所未有的安静,忽然偏头对她询问。

    云浅月对他一笑,笑容璀璨烂漫,语气在清冷如霜的风中轻柔绵软,仰着脸看着身边如玉无双的男子,笑着问,“我在想,我成人了,你也成人了!”

    容景眸光闪了闪,看着她低笑,低柔询问,“所以?”

    “所以明日我要准备打一对钻戒。”云浅月道。

    “钻戒?那是什么?”容景看着她。

    “不告诉你!”云浅月得意地挑了挑眉,偏过头,脚步轻快地反手拉着容景向前走。

    容景向山上看了一眼,笑道:“我到山上去问一个人,他一定知道。”

    云浅月知道他问谁,立即回头恶狠狠地道:“不准问,你问了,我就不打了!”

    容景无奈一笑,妥协道:“好吧!那你要快些让我见到你说的钻戒。”

    云浅月“嗯”了一声。

    ------题外话------

    美人们,开始激动了没呀?我已经开始激动了……(*^__^*)……

    积攒到月票的亲们,对我砸来哦,你们越砸我,激情越猛烈,绝对滴!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八章 及笄及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八章 及笄及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