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雷地火

    圣旨读罢,鸦雀无声。

    皇后腹中太子为新皇,七皇子夜天逸为摄政王,景世子为丞相,云王府浅月小姐和七皇子赐婚,这一道圣旨中包含了数道圣旨,一时间炸得众人头顶轰轰。

    云浅月唇瓣紧紧抿起,她虽然想到了老皇帝留有遗旨也不会放过她让她好过,却没想到是这样的一道圣旨,真敢将她赐给夜天逸妃。她怒火中烧,就要从容景手中撤出手,忍不住催动功力想毁了这道圣旨。

    容景察觉她的意图,在她手刚要撤出的瞬间,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云浅月撤了两次,手都被容景攥住,纹丝不动,她转头看向容景,见他面色清清淡淡,见她看来,对她摇摇头。

    云浅月眸光动了动,神色坚决。

    容景看着云浅月,忽然伸手盖住她了的眼睛,用传音入密低而温柔地道:“一道圣旨而已。”

    如此温柔的声音,让云浅月怒火被生生卡住。

    “一道圣旨而已!”容景又道,低柔的声音有丝丝凉意。

    云浅月闭了闭眼睛,心里冷笑一声,是啊,一道圣旨而已。她何时尊崇过?但是不烧了这道圣旨,她心中怒意难平。于是,她伸手打开容景盖住她眼睛的手,全部功力凝聚另一只被他握住的手心,手心的气流瞬间外泄膨胀,容景握着她的手顷刻间受到了气流冲击,他微微蹙了蹙眉,依然握住她的手不动。

    “松开!”云浅月瞪着容景。她这一声没有用传音入密,也没有刻意压制,清清冷冷。

    众人都被她这一声清冷的声音惊醒,齐齐向她看来。

    云浅月看也不看众人,她心中只有一个目标,烧了这道圣旨。

    容景看着云浅月,眸光温柔,被云浅月打开的那只手去摸她的头,“乖,别闹!”

    “我说松开!你听到没有?”云浅月再次打开容景摸她头的手,清澈的眸子已经变黑。

    “不松!”容景摇头。

    “容景!”云浅月看着他,将“容景”两个字咬得极重,唇瓣紧紧抿死,这一声似乎从牙缝挤出。这道圣旨他也许早就知道,这口气他也许能忍下,但是她不能忍。她忍了十年,早已经忍够了,如今老皇帝死了居然还给她摆了这么一道,她再忍的话,就窝囊到家了。

    容景看着她神色坚决,忽然一叹,松开了手。

    云浅月不再看容景,猛地转过身,手心溢出一团火红,顷刻间奔着德亲王手中的圣旨而去。老皇帝红木棺木明艳,皇后大红的皇后服饰明艳,云浅月手心这一团火光,同样明艳。

    漫天的大雪飘扬而落,可是云浅月这一团火光喷出,她面前似乎骤然被开通出了一条道。周遭十米之内,正在飘落的血顷刻间被她的火光烤化了。

    德亲王看着那团火光冲他而来,拿着圣旨大惊失色。

    “小丫头!”夜轻染大惊喊了一声。

    “月儿!”夜天逸厉喝一声。

    二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齐齐出手,两道强大的气劲顷刻间融合于一处,齐齐阻拦云浅月这一道火光。

    容景看着三大气劲要撞于一处,他手指动了动,忽然又蜷了回去,静静看着。

    容枫本来以为容景会出手相助云浅月,但见他没出手,他面色一变,功力瞬间凝聚手心,就要相助云浅月。

    可是他的气劲刚冲出手心,就被左侧而来的一股无形的大力阻挡住,他一惊,猛地转头,就见云王爷看了他一眼,对他摇了一下头。他眸光露出惊异之色,须臾,惊异又退去,转过头,焦急地看着云浅月。

    就在这顷刻间的功夫,三大功力相撞,“砰”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地上被堆积的厚厚的雪被掀起,顷刻间,这一处方圆被形成了一片雪雾,人人眼前都如被雪雾迷住,白茫茫一片看不清。

    云浅月倒退了三步,她后背被一只手轻轻扶住。

    夜天逸和夜轻染也倒退了三步,他们后背无人相扶,自己站稳脚,两张俊美的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前面,但这一处都是雪雾迷蒙,他们看不清对面的云浅月甚至任何人。

    云浅月站稳身形再次出手。

    一只手再次轻轻将她握住,对她低声道:“仔细伤了人。”

    云浅月手猛地顿住,圣旨虽然可恶,但这一处这么多人,她如今眼前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清,催动功力去毁圣旨,难免不会伤到无辜的人。她唇瓣紧紧抿着,手指曲回,指甲不受控制地掐进容景的手里。

    容景再不说话,如玉的手一动不动,似乎不知道疼痛一般,连眉头都没眨一下。

    片刻,雪雾散去,人影渐渐露出轮廓。

    夜天逸和夜轻染看到了对面的云浅月,她也看到了他们,二人嘴角都挂着一丝血色。眸光相对,不知是雪比人白,还是人的脸比雪白。

    众人似乎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人人如泥像一般或跪或立,大气也不敢出。

    “月儿,你想毁了圣旨?”许久,夜天逸开口,声音暗沉,眉眼处笼罩了一抹黑色。

    “是!”云浅月冷冷地吐出一个字。

    夜天逸看着她,忽然笑了,嘴角那一丝血迹尤为明显,“我知道你修习凤凰真经,知你武功已经步入最后一重,但也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你不惜动用最后一重催灭万物的天雷地火来毁圣旨?你可知天雷地火不大成,你妄自动用的后果?”

    “不过是一条性命而已!”云浅月冷漠地道。

    夜天逸看着他,面上的笑意转冷,比漫天飞扬的大雪还冷,“你不想嫁给我,已经到了不惜性命毁了圣旨的地步?月儿,你何时对我残忍至斯?”

    “夜天逸!你敢说这道遗诏的内容你事先不知晓?不顾我心意,立下圣旨,就该清楚后果。我云浅月也许什么都可以依人,都可以退一步,但这终身大事,休想!”云浅月冷冷地看着他,“我与你十年相知,十年相助,十年交好,但从来没说要嫁给你,你凭什么就用一道圣旨来决定我要嫁给你?我对你残忍?你如此才是对我残忍!”

    夜天逸面色一白,身子不由后退了一步,但他本来暗沉的眸子忽然掀起怒意,大怒道:“云浅月,这道圣旨是父皇所留,我事先并不知晓。”

    “你能不知晓?夜天逸,演戏不要太假!”云浅月看着他冷冷道。

    “演戏?”夜天逸挑眉,忽然嘲讽一笑,却是无尽怒意,“我想娶你,不是一日两日,也不是一年两年,我认识你的时候你两岁半,比容景认识你早了整整两年半。云浅月,我想娶你之心,恨不得明日就娶,你明白吗?我若知晓这道圣旨,我做什么摄政王?我想做九五之尊,一朝天子,我没有他圣旨里面所说的什么大孝,为他守孝一年,我想娶你之心连十天都守不住。若我知道这道圣旨的话,我会比你先毁了它,改成我为皇上,下旨赐婚,明日就娶了你!”

    云浅月心里一震,冷意怒火被夜天逸这一番话顷刻间冻结。

    众人齐齐惊骇七皇子,不,摄政王,如今公然说出这一番话来。这样的话传出去,会有什么样的轰动效果,可以预料。他言明不想做摄政王,只想做皇上,他言明若是他为新皇,明日就要娶云浅月。这样的事情,古来罕有。

    容景眸光微微眯了一下,眼底须臾之间沉浸了一片黑色。

    不止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等人被夜天逸这一番话震住了,就连夜轻染也被震住了。同样被震住的人还有皇后。

    “云浅月,你如今还敢再说我事先知晓圣旨?”夜天逸似乎压抑着怒意,沉沉地看着云浅月,冷冷地道。

    云浅月抿着唇不说话。

    “德王叔,再宣读一遍圣旨!刚刚她没听清,让她如今再好好听一遍!看看这道圣旨是不是父皇亲手所下,背着我交给了你们。”夜天逸转头,对德亲王怒着命令道。

    德亲王身子一颤,被这样的怒意和戾气所慑,连忙恭敬地垂首,“是!”

    “一字一句,好好地读!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个字也不准错!”夜天逸又道。

    “是!”德亲王再次恭敬地应声,微颤着手拿起圣旨,声音带了一丝微颤,“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蒙天佑,掌天圣江山三十载。一生兢兢业业,不敢做半丝愧祖之举,虽尽心尽力,但仍犹有不足……”

    “别念了!”云浅月清声打断德亲王的话。

    德亲王的声音戛然而止。

    云浅月忽然甩开容景的手,转身就走。

    “站住!”夜天逸沉沉地出声。

    云浅月恍若不闻,继续向外走去。

    “本王说站住!”夜天逸再次沉沉说了一句。

    云浅月当成耳目闭塞,依然向前走去。

    “来人!将她拦住!”夜天逸死死地盯着云浅月的身影,清喝一声。

    他话落,瞬间四下涌出数百黑衣人,顷刻间拦在了云浅月的面前。这数百黑衣人皆是皇室隐卫。以隐主领头。谱一出来,就带着一股肃杀之气。漫天飞扬的大雪,似乎又冰寒了几分沉冷和肃杀。

    云浅月不回头,面色冰冷地看着眼前的隐主和他身后的数百隐卫,冷声道:“夜天逸,你确定你今日非要让我血洗皇宫?”

    “云浅月,你若是敢再走出一步,我就让你血洗皇宫又如何?别说血洗皇宫,就是你要血洗皇城都行!”夜天逸声音有些森森的冷意。

    “好,那我今日就血洗皇宫,顺便将这肮脏的皇城给你洗一洗!”云浅月冷冷丢出一句话,对着对面的隐主劈出一掌。

    对面隐主立即挥手接掌。

    “住手!”容景声音不高不低地响起,随着他声音落,月牙白水袖轻轻一扫,隐主顷刻间被打出了数丈。

    隐主倒退了数步,才勉强站稳身形,他黑衣黑面下的一双眸子有些灰色地看着容景。

    容景看也不看他一眼,对云浅月道:“我刚刚就允许你出手,让你受了重伤了,如今我如何还能再由得你?”

    云浅月猛地转头,死死地看着容景,怒道:“你不让我出手,不让我毁圣旨,不能由得我血洗皇宫,血洗皇城,那么你就让我嫁给他是不是?”

    容景蹙眉,看着云浅月,温声道:“你冷静一下!”

    “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云浅月心中被怒火交织,只觉得火烧火燎的疼,她看着容景,牙齿几乎咬碎,“一道圣旨就要束缚住我的终身?容景,你是不是也想学你的先祖荣王,将我拱手相让?”

    容景面色一变,气息微微一沉,抿唇道:“别胡说!”

    云浅月看着她,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你别让我胡说,你觉得我说得都不对的话,那么你就去毁了圣旨!别告诉我你不敢,你是容景,天下什么事情是你不敢的?除非你不做而已。”

    容景蹙眉,一言不发地看着云浅月。

    “你去不去?”云浅月看着他。

    容景唇瓣紧抿,眸光青黑。

    “不去就滚开,别拦着我!”云浅月伸手用力地推了他一下,抬步就走。

    容景伸手扣住了她的手,声音低低地喊了一声,“云浅月!”

    云浅月脚步一顿,她从来没听过容景这样喊他,这样的一声,她形容不出这一刻里面包含的东西,以往他的声音都是温润的,温柔的,低浅的,宠溺的,爱惜的,可是从来不见这样一声,融合了内心深处,浓浓的某种东西。不知道别人听来是什么感觉,但她听出了潜藏的压抑和克制,以及深深的冷静和冷意,还有浓浓的意味和丝丝的无奈。

    无奈……

    她听到了不管多少东西,但中间有无奈。

    她本来压下去的怒火再次中烧,容景,你何苦无奈?为何还要隐忍?还当真要学荣王府的先祖荣王不成?她挥手去挣脱他的手,怒道:“松开!”

    容景看着她,微抿的唇瓣有些苍白,但依然稳稳地攥着她的手,对她轻声道:“云浅月,我不想点住你的穴道,所以,你乖一些好不好?凡事有我!”

    云浅月听到这样的声音,蓬勃的怒火顷刻间被倾塌了一个漏洞。这个人昨日什么也不管陪着她过及笄,这个人昨日允许她为夜天逸伤感落泪,这个人昨日陪着她去灵台寺为夜天倾做了一场法事,这个人昨日不惜大雪,用瘦削的肩膀背着她从达摩堂外一直到后山的香泉水旁,这个人今日早上还告诉她,让她记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在,谁也将她夺不去。哪怕是圣旨,也不行。这个人……

    云浅月忽然闭了闭眼,对他道:“这里我一刻也不想待了,要待你待着,让我走。谁要拦着我,我三尺青锋,一条性命,即便身受重伤,也要趟出一条血路来。你,也不能拦住我。”

    “好!”容景这次答应的痛快,放开了她的手。

    云浅月睁开眼睛,抬步向前走去。

    皇室隐卫如密封的墙,挡在云浅月面前,一动不动。

    “夜天逸,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不让我走?”云浅月看着面前的隐卫,冷冷地问。

    “听完圣旨再走!”夜天逸沉声道。

    “不可能!”云浅月想也不想冷冷拒绝。

    “你不尊先皇,不尊圣旨,既然如此,就踏着鲜血出去吧!”夜天逸寒声道。

    云浅月本来被容景拦住的怒火再次涌出,她抬起手,但这一回还没等她出手,眼前一道月牙白的衣袖一闪,顷刻间一股大力打向她前面的皇室隐卫,同一时间响起数声惨叫。面前的数百隐卫尽数一半人被掀飞了出去,跌倒在几丈远的雪地上,有的打在宫墙上,身子从宫墙上滑下,裹进雪堆里。

    “景世子,你这是做什么?”夜天逸沉着脸看着容景,声音冰寒至极。

    容景撤回手,缓缓转过身,轻轻弹了弹衣带上落下的雪花,看着夜天逸,面无表情地道:“七皇子,难道你真想要她血洗宫墙?”

    “她是我的未婚妻,似乎临不到景世子来说这话!”夜天逸冷冽地道:“不尊圣旨,不尊先皇,不知死者为大,本王还没有权利管制于她?”

    容景闻言淡淡一笑,不喜不怒,浅浅开口,“摄政王与云浅月既然自小相识,十年相知,难道你从来没了解过她?她从来就属于自己,不属于任何人。一纸婚约,本来也束缚不住她,先皇在世时她不高兴可以对着皇上冷脸毁御剑,如今不听先皇遗旨,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如今才只是遗旨赐婚而已,她没应允,云王府也没应许,未过三媒六聘,就还不算是摄政王的未婚妻。皇室和先皇也不能因为自己喜恶,就强加给臣子不愿为之事,就是不公。摄政王要管制于她,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而且也不应该。”

    “景世子好一张妙嘴,本王与她十年情意,于情不该对她严苛说得过去,你说本王还没三媒六聘,不算未婚妻,意思是在说先皇圣旨赐婚抵不过几个媒婆,几台聘礼吗?天圣夜氏为君,云王府为臣,父皇为君,云王为臣,君者,一言九鼎,臣者,为君是从。这是始祖皇帝开国时封赐四王府之时,四王府立下的誓言。云氏先祖云王也在其中立誓。”夜天逸冷笑地看着容景,“景世子,你也身为四王府之人,博学古今,这个誓言难道忘了?你忘了不要紧,本王提醒你。云浅月身为云王府之人,她自然要尊崇圣旨,臣者,为君是从。臣子者,亦为君是从。如今先皇遗诏已下,她就是本王未婚妻,不管她愿不愿意。更何况还有已故云王妃的信物在,焉能由得她胡来?况且,她在父皇尸骨未寒棺木前敢毁遗诏,遗诏是国诏,但今日她敢毁国诏,本王身为摄政之王,她是本文未婚妻,就已经不是自己之事,而是国事。景世子如今官拜丞相,就由得她一个女子对国事胡作非为不成?这可是云王府诛灭九族的大罪!”

    夜天逸话落,空气似乎都停止了流动,别说人声了,千余人仿佛无人。

    “摄政王也好一张妙嘴。始祖皇帝立朝时,福泽百姓,尊华四王府。当时四王钦佩,愿意尊崇,故立誓言。如今百年已过,始祖皇帝早已经沉于历史,四王府誓言随着百年风云,早已经消弭于时间。臣者,为君是从。这话无措。但也要为君者体察于臣,恩待于臣。四王府守护的不是夜氏一朝皇室,守护得则是千万百姓黎民的江山天下。君不仁,臣才不恭。君仁义,臣事必躬亲。七皇子才为摄政王,便已经开始了摄政王的威仪了吗?先皇也是人,也有顾忌不周之事,他若为神者,还要我等辅佐之人何用?这道圣旨别无大错,但赐婚一旨,的确欠妥。”容景淡淡看着夜天逸,声音沉静,不高不低,但极其具有穿透力,宫墙内所有人都能听得到,“摄政王,将国事加注一个女子身上,这不是君子之为,更不是王者之为,更不是智者之为,亦不是德者之为。你确定你今日要让她趟着血出这皇宫?”

    夜天逸看着容景,眸光冰封一片。

    “摄政王,浅月小姐这些日子忙于及笄之礼,如今刚刚大喜过去,突然发生这样的大事儿,先皇驾崩,她一时间不能接受而已,如今恼些小脾性也是应该,微臣刚刚见她来到就觉得劳累过度气色不好,如今就让她回府歇着吧!先皇生前一直喜欢她,不为先皇守灵,先皇也是不怪罪的。”德亲王在容景话落,生恐夜天逸再说话和容景谈崩打起来,赶紧出声劝谏。

    “是啊,德王兄说得对!浅月小姐虽然刚过了及笄之礼,还是个小女儿的性子,没长大的,这些日子她定然一直不得闲,刚刚她来到,老臣也见到了她气色极其不好,就让她回府去休息吧!”孝亲王也被惊坏了,连忙道。

    夜天逸一言不发,依然眸光冰冷地看着容景。

    容景沉静地看着夜天逸,二人中间从天空飘落的大雪都凝成了冰珠。这一处圣阳殿外,无论是站着的人,还是跪着的人,还是被容景刚刚打倒躺着的隐卫,都感觉到了透骨的寒意。今年的冬来得晚,昨日是第一场大雪,可是如今他们却如感觉到了天寒地冻。

    “云王兄!”德亲王和孝亲王见二人说话夜天逸无动于衷,都齐齐看向云王爷。

    云王爷似乎已经吓坏了,看了二人一眼,又看了夜天逸一眼,哆嗦地道:“摄政王,小女一直顽劣,今日之事,皇上尸骨未寒,不宜见血,这些日子南梁太子,南疆公主和驸马,西延玥太子,东海国的玉太子一直都在浅月阁叨扰她,她应付贵客,又忙于及笄,想来给累坏了,如今她不喜圣旨赐婚,也是情有可原,您看……”

    德亲王和孝亲王闻言心神一凛,齐齐想着今日景世子已经拦下了云浅月不毁圣旨,但摄政王再不退一步让她离开的话,那么依照刚刚景世子对隐卫出手,先是重伤了隐主,如今须臾之间就重伤了一半皇室隐卫,和摄政王已经针锋相对,这样的情形若再不制止的话,那么真要血洗皇宫,血洗皇城,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云浅月的背后还有南梁、南疆、西延和东海。虽然那几人昨日就离开了京城,但是东海国的玉太子可还是落榻在荣王府未离开,依照他和云浅月的情意,焉能不出手相助?云王爷这只老狐狸,虽然是在给云浅月求情,但实则是警告摄政王,不要因小失大。

    “摄政王,浅月小姐既然累了,就让她回府休息吧!”德亲王和孝亲王再次齐齐地道。

    夜轻染刚刚一直震惊在云浅月的武功居然可以伤了他和夜天逸二人的合力,他本来是为了阻止她焚毁圣旨,当出手后才发现,若不全力,根本就阻止不住。此时他同样内腹如焚烧,想必夜天逸也好不了多少。此时回过神来,发现被容景打开剩余的隐卫没有夜天逸的命令依然挡在云浅月面前,云浅月背着身子站着,腰背挺得笔直,静静等着,似乎只要夜天逸再说一个不字,她就血洗出一条路来走出去。

    他移开视线,看向容景,容景玉颜静静,在冰雪中如凝了一层清霜,那清霜不明显,但让他整个人立在雪中,月牙白的锦袍与漫天飞扬的大雪融合在一起,即便冰雪弥漫,他身姿瘦削,但依然云端高阳,雅致风华。这就是荣王府百年来被夜氏的男人所恨的地方,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哪般时刻,从容不迫,如闲庭看月。他心底忽然升起一丝颓败,小丫头爱上容景,除了是不可更改的事实外,还是必然。有些人天生下来就有这份贵体尊魂,任何人也不可比拟。

    “摄政王,小丫头既然累了,就让她回府休息吧!”夜轻染片刻后,从容景身上收回视线,对夜天逸声音有些暗哑地道。

    “不错!摄政王,皇上圣旨主要是传位新皇和册封摄政王。月儿不过是一个女子而已,她无关国事。”容枫此时也开口,缓声道:“您与月儿相熟数年,当该最清楚她的脾性。她今日说出宫,就让她出宫吧!”

    “皇上尸骨未寒,的确不宜见血。”冷邵卓也吐出一句话。

    “摄政王!”德亲王见这么多人说话,夜天逸还是不为所动,他一撩衣摆,拿着圣旨跪在地上,苍老的声音道:“大雪天寒,另外开启两封遗诏要紧,摄政王三思啊!”

    “摄政王三思!”孝亲王和众人齐齐跪倒在地,大雪中,声音震天动地。

    “摄政王,月儿就是这个性子,她不喜欢的事情,从来谁也逼迫不了她,软的她还不见准答应,就更别说硬的了。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本宫记得都才几岁而已。到如今十几年已过,你们都已经成人,各自有了想法。这本是好事,谁人不成长?但有些东西,强求就不见得是好事儿了!”一直没开口的皇后此时威严开口,“先皇爱惜你,知道你喜欢她,将她赐婚于你。但不顾忌她的感受,这样激怒她想毁圣旨的后果也该有所料到。她纨绔不化是出了名的,先皇在世时,她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少做了。先皇都能包容她,想必跟她自小相熟的摄政王也能。依本宫看,月儿的确是累了,今日的事情就这样罢了吧。”

    夜天逸依然不说话,周身一动不动。

    “摄政王,难道你也要本宫怀着肚子里的天子给你跪下不成?”皇后声音严厉了些。

    跪在地上的众人齐齐一震。

    夜天逸从容景脸上缓缓收回视线,看了一眼众人,又看向皇后。皇后沉着脸看着他,再不说话,他移开目光,看向背着身子的云浅月和她面前挡着的隐卫,片刻后,眸中的冰封渐渐褪去,一摆手,对皇室隐卫命令道:“让她出宫!”

    隐卫闻言,顷刻间退开。

    云浅月一刻也不想再待,待隐卫退开后,她连走都觉得慢,足尖轻点,身形拔起,淡紫色阮烟罗拖曳的罗裙如一抹紫色的烟云,向宫外飘去。

    容景见云浅月居然受重伤还动用轻功离开,眸光一紧,轻喊了一声,“青影!”

    “世子!”青影瞬间飘身而落。

    “跟着她,不准出事!”容景命令道。“是!”青影应声,身影如一团雾,尾随云浅月而去,瞬间消失了身影。

    众人都惊异地看着云浅月离开,更惊异的是青影的武功。这里不少人都知道容景身边一直有一个武功绝顶不次于他的暗卫,但是这是第一次他暴露在人前。这样的武功,落地无声,离去也无声。天下这样的人,寥寥无几。

    容景不理会众人的惊异,缓缓转回身,对夜天逸淡淡一笑,如闲风淡月,“摄政王,不是还有两道圣旨未曾开封吗?现在就开封吧!看看是否与德亲王手中的圣旨一样。否的话,这一道圣旨,是做不得数的。”

    ------题外话------

    我知道美人们要心潮澎湃,那个,尽量悠着点儿哦!(*^__^*)……

    从开文,除了参加与写作有关的活动外,就没出去玩过,有两个童鞋对我这个工作狂忍无可忍,将我拉出去玩了一圈,嗯,去青山岭了,看了两株六百多年的大树,累毙了,回来猪一样卧倒在床,无力码字,害我只能今天早上4点闹表起来码字,还好更新不算太晚,美人们就等了,么么哒……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章 天雷地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章 天雷地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