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好没良心

    云浅月看着风烬,大脑快速地消化着他的话。

    两道圣旨换成了空白圣旨,老皇帝的遗诏成为了一纸空谈?她眸光动了动,想起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手中各有一道圣旨,老皇帝言明三道圣旨归一为效,那么如今……

    是容景调换了圣旨?

    这大抵就是他能够在读罢第一道圣旨之后还淡定从容的原因吧?

    她想起他一直对她说,不过是一道圣旨而已……

    “蠢女人!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后面两道是空白圣旨,所以将自己气成了这个鬼样子?”风烬看着云浅月,脸色霎时又阴了。

    “知道不知道管什么?一道圣旨也是圣旨!他怎么就不都给换了或者毁了?”云浅月哼了一声,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消了气。

    风烬看着她,阴云散去,霎时笑了,哼道:“我早就看不惯某个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都能眼睛不眨,简直不是人。你如今最好给我争气些,让他吃些苦头。你若这回不争气,以后别想再让我理你。”

    云浅月看着风烬蹙眉,“我们的事情关你什么事儿啊!”

    风烬本来要拿着空碗离开床边,闻言猛地转回头,脸上再现阴云,恶狠狠地看着云浅月,“死女人,你再说一遍试试!”

    云浅月看着他,翻白眼,“说一遍你能怎样?”

    “现在就给你扔进湖里,让你好好洗洗脑子!你信不信?”风烬瞪着她,那模样让他俊美的脸有些凶神恶煞,似乎只要她敢说一个不字,他绝对就会将她扔出去。

    云浅月看了一眼外面,大雪飘飘下,积雪将地面铺高了三尺深,以前坐在这间房间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的那一潭湖水,此时外面一片银白,除了雪还是雪,这样的天气连湖水都结冰了吧?若将她扔进湖里的话……她打了个寒颤,识时务者为俊杰,摇摇头,笑着道:“哪儿能不信呢?您是谁啊,我家的风大公子嘛!谁也不敢惹的。”

    风烬哼了一声,转身向床前的桌子走去。

    云浅月看着他后背,吐了吐舌头,但心情却是好了起来。没办法,这么些年习惯后遗症,无论经过了多大的事情,只要风烬这张臭臭的脸往她面前一摆,她保准药到病除。连她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儿。

    风烬走到桌前,将碗放下,忽然道:“玉太子不错!”

    云浅月眨眨眼睛,得意地道:“那是自然,子书一直就很不错!”

    风烬转回头,看着云浅月,见她因为提到玉子书,眉眼都弯起,蹙眉问,“既然你心心念念了他多年,从小就念着,为何是容景,而不是他?”

    云浅月得意顷刻间被收回,眉眼的笑意也消失不见。

    风烬看着他的模样,眉头更是蹙紧。

    须臾,云浅月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们上辈子已经错过,所有的东西都在上辈子终结了。如今过的是这辈子的人和事儿。这一辈子我的心里已经注满了容景。你不明白的,他只能是我的亲人,比亲人还亲的人。以后,他之于我,只是比你还亲近一些而已。别的东西,都再不可能。”

    风烬闻言冷哼一声,坐在了椅子上,道:“我觉得他比容景那个黑心的强多了!”

    云浅月忽然笑了,“你看他哪里比容景强了?因为没有容景黑心?”

    风烬不说话,算是默认。

    云浅月笑意更深了,摇摇头道:“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他,他的心虽然不见准比容景更黑,但同样黑着呢!尤其……”她顿了顿,笑道:“爱财如命!”

    风烬挑了挑眉,“他爱财如命?”

    云浅月点点头,笑着道:“不遗余力为东海子民谋福利,东海钱财分毫不外泄。”

    风烬闻言立即道:“原来是这样!那说明他正是一个好太子!”

    云浅月讶异地看着风烬,见他眉眼间隐隐着对玉子书的赞赏,她疑惑地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这么快就将你收买了?”

    在她看来,风烬可不是一个好让人收买的人!

    “什么叫做他将我收买?是本家主觉得能有一个和容景相提并论的人,从心里赞赏他。最好让他将你带去东海。到了他的地盘,我就不信容景还能翻出大天来。”风烬道。

    云浅月无语,原来是因为容景。她很想问他,风大公子,你被容景得欺负多惨才对他这么恨啊!

    “笨女人!赶紧睡吧!不养好伤不准出去!”风烬站起身,走出去前丢下一句话。

    云浅月看着房门关上,屋中已经没了风烬的人影,她懒洋洋地收回视线,忽然觉得好笑,闭上眼睛,弯着嘴角,继续睡去。

    这一夜,云浅月睡得极熟,一个梦都没有做。

    第二日,大雪依然未停,外面窗子上挂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当真当得上天寒地冻。今年的冬来得晚,来得急,似乎转眼间,万物就被冰冻住,世间的一切都被一场大雪静止了。

    云浅月睡够了,推开被子起床,屋内的火炉燃烧得极旺,显然是刚刚有人给加了炭。她坐在床上想着容景昨日听到青影禀告会找她吧?如今一夜太平,他该是没找来。毕竟这处隐秘之地,她从来就没对他说起过。

    不过他应该不会冒着大雪四处找她吧?应该知道她才不会那么傻,总要找一处落脚的。况且子书也不在荣王府了,他该想到他跟着她的,所以,应该理智不会再冒着雪找的。

    正在她想着的空挡,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玉子书抬步走了进来,就见云浅月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神情有些担忧,他看了她一眼,好笑地道:“担心景世子冒雪找你?”

    云浅月抬头看了玉子书一眼,撇撇嘴道:“什么时候你会看面相了?”

    玉子书笑了一声,对她道:“放心吧!他如此聪明,不会犯傻的。”

    云浅月嘟囔道:“他虽然看着聪明,其实有些时候就专门会做别人不会做的傻事。”

    玉子书仔细地看着云浅月眉眼,笑问:“这么担心他?那就回去吧!”

    “不要!”云浅月立即摇头。

    “又担心他,又不回去,那怎么办?”玉子书看着云浅月,似乎有些无奈。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似乎也很无奈,闷闷地道:“我本来气他那份气定神闲天塌下来都不带眨眼睛的死样子气得要死,可是偏偏如今又担心了。你说,我是不是越来越不争气了?不怪风烬鄙视我。”

    玉子书走过来,伸手摸摸他的头,笑道:“这很正常,证明你是真的在乎他爱他。”

    云浅月伸手捂住胸口,依然有些闷,愤愤地道:“容景这个混蛋,将我吃得死死的!”

    “你放心吧!他那样的人,不会让你担心的!”玉子书笑得温暖,“他知道你闹脾气,气坏了,不想回去,我跟在你身边,你定然会安然无事。所以,为了不让你反过来担心,他应该不会冒雪找你的。”

    “说得也是!”云浅月点点头。容景那样的人,什么事情都乾坤掌握在他手里,神机妙算,又怎么会猜不透她的心思?

    “所以,这里极好,你既然不想回去,就在这里好好养伤吧!我本来打算你及笄之后就离开,如今下了这么一场大雪,我无法启程,正好在这里多陪你几日。”玉子书笑道。

    “对啊,你都来天圣一个多月了,是该回去了。”云浅月本来宽下的心,闻言又有些闷,她舍不得玉子书离开。

    “天圣和东海虽然相隔甚远,但又不是天涯海角。”玉子书见她黯下来的脸色,笑了笑,“起来吧!我见到后山谷有一片梅林,你想出去赏梅吗?”

    “想!”云浅月立即推开被子跳下了床。

    玉子书坐在床上,看着她忙着净面洗漱,梳头,很快就将自己收拾妥当,动作极其迅速,他似乎又回到了以前训练的时候,一分钟一个人可以干完几件事情的效率,嘴角不禁露出怀念的笑意。

    云浅月收拾好之后,回头对他招手,“走了,走了,一年没看见梅花开了!”

    “披上披风,你如今重伤,内力不能护体,染了寒气的话,伤势加重就麻烦了。”玉子书拿着那件放在衣架上的雪貂披风走来,给云浅月披在身上,又道:“再捧一个手炉,这样可以抵御寒气。”

    “玉大太子,您真婆妈!”云浅月拉长音欢快地道。

    玉子书瞥了她一眼,慢声慢语地道:“我陪着你出来,若是不照顾好你的话,待出去后,某人找我麻烦是小事,若是找我要在荣王府白吃白住的钱的话,就是大事情。所以……”

    “所以,为了你的爱民如子,爱财如命,我也要好好照顾好自己。行了吧?”云浅月猛翻白眼。这个人,以前没发现他这么爱财如命啊!

    “嗯,你说得对,所以,你能体会到我的难处就好!不枉我们相识一场。”玉子书笑。

    云浅月眼皮再次翻了翻,抱着手炉出了房门,语气恶声恶气地道:“我不认识你。”

    玉子书看着她快步而出,在身后掩唇而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你们要去哪里?”风烬从隔壁房间出来,看到玉子书和云浅月出门,不等二人答话,就脸色不好地道:“回京城?找容景那个混蛋去?”

    云浅月瞪了风烬一眼,没好气地道:“我就那么没骨气吗?不是!”

    风烬闻言脸色暖了下来,挑眉问,“那你这是干什么去?不知道自己身体受重伤吗?这么大雪的天不好好在房间待着,乱跑什么!”

    云浅月看着风烬,拉长音,“风大公子,在房间会闷长毛的!”

    “长毛也得忍着,有本事你别受伤!”风烬臭着脸道:“赶紧回屋去!”

    “风烬,你何时成了管家婆加长嘴婆了?我没那么娇气!”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我们去赏梅,你去不去?”

    “梅有什么好赏的!穷酸文儒喜欢的东西。”风烬叱道。

    “你个不解风月,不懂风情,不知欣赏的家伙!看将来哪个女人肯嫁给你!”云浅月无语望天,恨恨地吐出一句话,“你不去我们去,子书,走!”

    “你们也不准去!”风烬拦住二人。

    “风家主,她修习的是凤凰真经,凤凰真经属火性,不畏雪。如今她虽然体内有重伤,但凤凰真经可以随着她行动自行修复内伤,又加之服了稳固根基的药,在外面少待片刻无碍。”玉子书笑对风烬道:“我看后山谷的梅花开的极好,风家主也一起去吧!”

    风烬皱眉,不说话。

    “快点儿,磨蹭什么?走了!”云浅月推了风烬一把。

    “去待片刻就回来。”风烬错开身子,算是默认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踩着雪向前走去。玉子书和风烬跟在她身后。

    出了这一片房舍庭院,后山的半山坡上远远看来如一片红色的云海,天飘大雪,山谷在雪中清清寂寂。那一片云海静静而开,似乎与天相接,红白相间处,美而炫目。

    云浅月啧啧地赞叹一声,回头对玉子书道:“子书,你一会儿回去给我作画,将这一幅画卷画下来。”

    玉子书含笑点头,“好!”

    云浅月转回身,抱着手炉向山上跑去。

    “云浅月,你受伤还敢跑,再跑滚回房间去!”风烬在后面喊了一声。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郁闷地看着风烬,风烬不赞同的眼光看着她,她收回视线,转回身,放慢脚步,嘟囔道:“我怎么还会想你?一点儿都不可爱。”

    玉子书好笑,偏头对风烬道:“昨日她气得急了,首先就想到你。”

    风烬挑了挑眉。

    玉子书又笑道:“她说以前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有一个人打她一顿,吼她一顿,对她摆一张臭脸,再发一阵大怒,她天大的事情都能好了。那个人就是你。风家家主,风烬。”

    风烬闻言愣了愣,须臾,嘴角微微弯起,片刻之后,收了笑意,哼道:“这个女人!我本来都要死了,她非手贱地将我从死人堆里扒拉了出来活在世上受苦。所以,她活该!”

    云浅月在前面听二人说话听得清楚,一脸黑线。她手贱这事儿早已经后悔一百次了!

    玉子书闻言难得畅快地笑了。

    风烬看了前面走着的云浅月一眼,似乎可以想象到她此时郁闷的表情,也笑了。

    二人本来都是俊美之人,一个玉质盖华,一个邪魅俊美,两张笑脸在漫天飘飞的雪中,可以和山上的红梅云海相辉映。

    云浅月回头看了二人一眼,又转回头,暗暗想着,男人长得太好的话,也是祸啊!

    三人一路来到半山坡,走近了梅林,便可以清晰地看到红梅盛开,花枝料峭,每一束梅花枝上都覆着一层雪,但这雪依然阻止不住徐徐绽开的梅花。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云浅月看着眼前的景象,啧啧道:“世间最美的景色莫过于自然之景。”

    “嗯,是这样的!”玉子书含笑点头,“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梅有傲骨,雪下,而梅开。这一片梅海,可观览天下梅开盛景。”

    风烬不说话,但显然也被这样的景色感染,静静地看着。

    片刻后,云浅月偏头对玉子书道:“子书,你让雪落,让美景全部现出来吧!我们赏一回梅,总要看看满山芳华,红梅云海。”

    “好!”玉子书笑着点头,一挥手,一股轻轻浅浅的风向梅林扑去。

    风过,雪落,梅花露出娇艳花颜。暖风吹皱了枝头积压的雪,一层层如被掀起了云雪棉被,露出万千红梅花瓣的娇柔肌骨,红梅云海绽开,这一刻的芳华无法形容。

    云浅月眼睛一眨不眨,看看轻风将雪层层叠叠掀起,美景比她想象得要好千万倍。

    片刻后,玉子书撤回手。

    这一片山坡几乎所有的梅树枝头都再无覆盖的雪,浓郁的冷梅香弥漫在山间。

    三人都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

    云浅月思绪放空,想着什么时候她才能和容景有这样的闲情逸致看雪赏梅?想法刚从脑中蹦出,她就伸手揉揉额头,觉得自己真是无可救药了,几乎每时每刻,每一件事情,都会想起他。她不是应该生气吗?生气不该是这样子的吧……

    “走,回去了!”风烬对云浅月催促。

    “再待一会儿!才刚来。”云浅月眼睛看着眼前的梅花。

    “这些又不会消失,你看一天也是这样子,回去了!”风烬不解风情地道。

    “你真是……”云浅月回头瞪了风烬一眼,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笑笑,对她温暖地道:“风家主说得对,看一天也是这个样子,我们回去吧!”

    “回去之后你给我作画。”云浅月提出条件。

    “好!”玉子书颔首。

    云浅月转回身,就见风烬足尖拔起,她一怔,转头,就见眨眼间他身影已经落在了梅树上,她疑惑地问,“风烬,不是回去吗?你做什么?”

    风烬不答话,手下却利索地折了两株开得正艳的梅花,须臾,他离开梅树,飘身落在了云浅月的身边,将手里的两株梅花递给她,板着脸道:“你不是没看够吗?拿回去看!”

    云浅月不伸手,对他皱眉道:“怎么能一样?折下的梅花,脱离了枝木,少了风骨不说,还糟蹋事物。”

    “怎么糟蹋了?你以前不是一直挂在嘴边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吗?”风烬瞪着云浅月,“我如今给你折了枝,你这个女人嘴里怎么又吐出了别的话?”

    云浅月一噎,这话的确她常说,可是……寓意不同啊,她说的不是折真花好吧?

    玉子书看着云浅月吃噶的样子轻笑,暖声道:“风家主一片好意,反正你爱梅,放在房中也可以赏梅,就拿着吧!”

    云浅月默默地伸手接过梅花。

    “笨女人!真是心思复杂。”风烬嫌恶地甩开手。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想反驳一句,但闻到手中梅花强烈的冷梅香住了口。别扭又可爱的风烬,对她冷脸又凡事都以她为主的风烬。她嘴角扯开,无声地笑了笑。

    玉子书看了她一眼,也浅浅地笑了。

    三人回到房间,用罢早膳,云浅月便兴致勃勃地铺了宣纸,招呼玉子书和风烬,对二人道:“我们一起作画,每个人一张,将我们三个人眼中看到的梅花画出来,怎么样?”

    玉子书无异议。

    “不画!”风烬没兴趣地拒绝。

    “不画你就滚回风家去,你是风家家主,总是在这里待着做什么?”云浅月瞪着风烬。

    风烬哼了一声。

    “画不画?”云浅月看着他。

    风烬懒洋洋地翻了翻眼皮,不做声。

    “当你默许了啊!”云浅月开始研墨,半响后,她放下手,对那二人兴奋地道:“快过来。”

    玉子书笑着走到桌前,风烬懒洋洋地抬起屁股,也跟到了桌前。

    云浅月给二人一人一支笔后,自己也拿了一支笔。

    房中静静,三人不说话,各自画了起来。

    两柱香后,风烬最先放下笔,云浅月抬头看了他一眼,“应付?”

    “没!”风烬丢下一个字,甩了袖子看着二人。

    云浅月不再管他,径自继续手中的画。

    又过了一炷香后,她放下笔,轻舒了一口气,抬头,见玉子书也同时放下笔,她对他笑问,“画完了?”

    “嗯,画完了!”玉子书含笑点头。

    云浅月将自己的画扔了过去,又伸手将玉子书和风烬二人的话拿过来,三张画摆在桌案的正中间。三双眼睛齐齐看向三幅画。

    第一幅,风烬画的是云浅月捧着两株梅花低头无声而笑的模样,她旁边站着看着她温暖含笑的玉子书,前方一个背影,正是他自己。

    云浅月看着这幅画对风烬惊奇地问,“你不是走在前面吗?长了后眼了?”

    “笨女人,不用想也知道你会笑得这么傻!”风烬叱了一声。

    云浅月无语。

    第二幅,玉子书画的是他轻轻挥袖吹皱春风,万千梅花顷刻间如被掀起了如雪云被。旁边云浅月赞叹欢喜的眉眼,风烬眸中隐隐滚动的神采。露出冰肌玉骨的梅花娇颜,占尽芳华。三人眉眼的神情栩栩如真。

    云浅月啧啧了两声,拍拍玉子书的肩膀,哥俩好地道:“你这倒笔的手法跟谁学的?教给我好不好?”

    玉子书含笑点头,“好!”

    风烬鄙视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没说话。

    第三幅,云浅月画的是她和玉子书、风烬三人走在赏梅的路上,她回头,正是玉子书和风烬两张含笑绽开的容颜,她背后,是红梅云海。她的神情正是发出“男人长得太美,也是祸害。”的感慨。

    玉子书看到的时候先笑了,“云儿,这一幅图若是被景世子看到,醋坛怕是不够用。”

    风烬则是哼了一声,“醋坛不够用就让他使醋缸。”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以为意地道:“醋缸再不够用的话,就醋海吧!”

    三人话落,面上都挂了笑意,再不说话,看着这三幅图。

    这三幅图每一个人都没有落下共同赏梅的人,都共同画了三人一起的画面。三幅图手法各异,但每一幅图画拿出去绝对都是上上之品。

    “全部归我了!”云浅月将三幅画抱在一起,对二人霸道地道。

    “归你怕是活不了几天就灰飞烟灭了。”风烬毫不客气地打击她。

    “我觉得也是有可能。”玉子书道。

    “保证不会!”云浅月不给二人抢夺的机会,将三幅画一同卷起,动作利索地收起来。

    玉子书和风烬对看一眼,自然不会跟她抢夺,遂由了她。

    第二日,大雪依然在下。

    云浅月醒来看着地面的雪又厚了一尺,她皱眉,“这雪不知要下几日?”

    “今冬一直到现在才下雪,将积攒的雪怕是一起都下了。”玉子书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第三日,大雪依然还在下。似乎有隐隐这个天下要被雪埋没的架势。

    云浅月站在窗前想着容景现在在做什么?京城如何了?下这么大的雪,老皇帝的灵没有人守了吧?否则守一个冻死一个。

    第四日,大雪终于停了。

    清早,云浅月推开房门,外面再不见别的事物,全部被雪覆盖,一片雪白。雪后的风清清冷冷,但气息清爽。她站在门口看了片刻,忽然扬声大喊,“都起床了,我们一起打雪仗!”

    她这几日修养喝药,内伤恢复得差不多了。此时的声音在清晨极具穿透力。

    “都起床了,我们一起打雪仗!”云浅月又喊了一遍。

    三遍过后,所有关着的房门被推开,露出一张张好奇的脸向她看来。

    小男孩黎亭疑惑地问,“云姐姐,雪仗是什么?”

    云浅月一下子被问住了,想起这里的小孩子似乎不玩打雪仗。她看着黎亭,正想着怎么解释。

    隔壁房间的门推开,玉子书走出来,含笑对黎亭解释道:“打雪仗就是好多人分为两派,将雪制成雪球,抛向对方。很简单的游戏。”

    “哦,我要玩!”黎亭立即附和。

    “我们也玩!”顿时响起一片附和声。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云浅月看着很给面子的众人,很是得意,抬步离开门口,向后山走去,语气欢快地道:“好吧!那我们开玩吧!走,去后山,那里宽敞。”

    众人呼啦啦地跟在她身后。风烬慢悠悠从房间走出来,看着簇拥着云浅月的众人,撇撇嘴,看向玉子书。

    “走吧,我们也去玩。”玉子书笑着对风烬招呼。

    风烬点点头,二人跟在众人身后。

    大雪下了数日,地面上的雪已经被积压得极为结实,脚踩在雪地上,只陷进去一个浅浅的脚印。一群人来到后山,开始分派,自然所有人都想跟着云浅月一派,争先恐后,一时间只剩下玉子书和风烬两个人没开口。

    云浅月笑盈盈地看着二人,“怎么办?我人缘太好了,你们两个一起?”

    风烬哼了一声,“一群笨蛋,我们两个一起未必怕了你们。”

    玉子书笑看着云浅月身边围着的男女老少,一张张兴奋的脸,他轻笑,“也行!”

    “先说好!不准使用武功啊!”云浅月和二人讲条件,比起对面那两人,她身边的人可以说得上是乌合之众。

    “不用武功你们也不是对手,一群乌合之众!”风烬哼了一声,说出了云浅月心中的想法。

    云浅月顿时怒了,她想想可以,但是他不能说。忽然抓了一把雪,瞬间攒成一个雪球,照着风烬的脸打了过去。

    风烬没防备云浅月说打就打,躲避不及,雪球擦到了脸部的一个边角,他顿时瞪眼,“笨女人,这就开打了?”

    云浅月拍怕手,得意地对他挑眉,“谁叫你口不积德来着!”话落,对身边的人道:“都看见没?就这样打,给我狠狠地打他们,我们今日赢了的话,我给你们下厨,让你们尝尝姑娘我的手艺。”

    “好!”

    众人发出雀跃的欢呼声,紧接着,照着云浅月的方法,争先恐后地将雪球对着对面的风烬和玉子书扔了过去。

    二人对看一眼,连忙躲闪,同时也抓了雪,扔向对面。

    云浅月也连忙加入战场。

    一时间雪球噼里啪啦扔起又砸下,场面极其热烈且热闹。

    风烬以为这是一群乌合之众的想法在雪仗进行不久后就知道错了。不知是这群人因为云浅月要下厨的刺激太大,还是本身战斗力就很强。总之,一群人攒着劲地发挥。

    风烬和玉子书被云浅月言明不准用武功,两人难敌百人,即便躲得灵活,还是身上被打了不少雪球,有些狼狈。

    云浅月看着二人狼狈的样子,站在人群最前面笑得欢畅。

    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热闹的声音传遍后山。

    大约一个时辰后,热闹声中忽然响起一个温润的声音,清清幽幽地盖过了众人的声音,“云浅月,我辛苦找了你几日,总算将你找到,难道就让我看到你这副没良心的样子么?”

    ------题外话------

    小景内伤了!O(n_n)O哈!

    虐的够不够?有人心疼没?不够的话,可以再继续揉虐他……^^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好友简红装新文/坐享俊男之坊;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章 好没良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章 好没良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