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劳师动众

    容景找来西风崖底这一日,风烬离开,玉子书下厨,他在房间吃药睡了一日。

    当然,云浅月也陪着他睡了一日。

    晚上,容景睡醒,烧退了,精神好了一些。云浅月也睡了个够本,很精神,拿出她和玉子书、风烬三人画的画献宝似地让容景看。

    容景仔细地将三幅画看了一眼,没言声。

    “怎么样?我们画的好不好?”云浅月看着三幅画,爱不释手地问容景。

    “嗯!”容景轻轻地应了一声。

    云浅月得到了他夸奖,美滋滋地将三幅画重新地收起来。

    “玉太子,下一盘棋如何?”容景看向坐在不远处桌子上品茶的玉子书询问。

    玉子书眸光扫了一眼云浅月收起的三幅画,看着容景那一双清泉般的眸子波纹一闪而过,他微微一笑,放下茶盏,缓声道:“景世子身子大好,有此雅兴,子书莫敢不从。”

    容景见他答应,推开被子,下了床,走向桌案。

    云浅月收拾好三幅画回身,就见二人坐在了桌前,她也来了兴致,连忙走到桌前坐在了二人中间,笑呵呵地道:“我给你们当裁判。”

    “好!”玉子书笑了笑。

    容景瞟了云浅月一眼,拿出寒暖玉棋,铺开棋盘,对玉子书微微一让,“玉太子请!”

    玉子书也不推脱,拿起一子落在棋盘上。

    容景见他落子,也执子而落。

    二人均是天生优雅尊贵之人,话不多言,对弈这样的事情在他们做来,凭地如画一般。

    云浅月坐在二人中间,觉得这两个人幸好不是敌人,若是敌人的话,这天地风云失色怕是都是小事。

    一个时辰后,一局和棋已定。

    容景看着棋盘挑了挑眉,“玉太子,再来一局?”

    “好!”玉子书含笑点头。

    于是二人再摆上一局。

    又一个时辰后,第二局同样和棋。

    云浅月心里啧啧地想着,这算是棋逢对手吧!不禁骄傲,一个是他爱的人,一个是他最亲的人。两个世间绝顶聪明的男子。

    容景这次不说话,目光再次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笑了笑,扬眉问容景,“景世子还想来第三局?”

    “玉太子以为如何?”容景反问。

    “好!”玉子书笑着颔首。

    二人于是再摆棋局。

    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外面四周没了动静,这里的人们都睡了。她看了二人一眼,想着下棋真有瘾啊,即便这二人看起来再赏心悦目,她也坐不住了,于是站起身,给火炉加了些炭火之后,径自躺回了床上。

    虽然白日睡得多了,但云浅月还在在这里安静静谧的气息中睡了去。

    迷迷糊糊中,只听玉子书的声音响起,“景世子,不用再来第四局了吧?”

    “不用了!天色晚了,玉太子今日辛苦给景采药,早点儿歇着吧!”容景声音温润。

    “采药到是不辛苦,和景世子下棋还是比较辛苦的。”玉子书站起身,别有深意地丢下一句话,抬步走向门口,房门打开又关上,他进了隔壁的房间。

    房间响起容景细碎的收拾棋盘声。

    不多时,容景抬步向床前走来,须臾,上了床,缓缓躺下,将云浅月抱进了怀里。

    云浅月翻了身,将脑袋枕在容景的胳膊上,自动地调整姿势躺下,偎依着他迷迷糊糊地问,“第三局还是和棋?”

    “不是!”容景摇头。

    不是?云浅月睡虫驱散了些,懒洋洋地问,“那谁赢了?”

    “我!”

    云浅月睡虫顿时跑远了些,睁开眼睛,不敢置信地问,“子书输了?怎么会?你们的棋艺不是相当吗?”

    容景默然,不答话。

    “嗯?”云浅月用胳膊撞撞容景,“难道他最后一局棋失利了?”

    容景依然不说话。

    云浅月等了半响,见他不吭声,想着估计有什么隐情,也就不再问了,打算继续睡去。

    不多时,容景的声音响起,隐隐带着一丝笑意道:“他若是不输的话,今夜就不必睡了。”

    云浅月大脑有些短路,睁开眼睛,额头在隐隐烛光中挂了几个问号看着容景。

    容景伸手拍拍她的头,声音极其好听地道:“笨蛋!”

    云浅月不明白她哪里笨蛋了?当然,和他比的话,她的确不够聪明,再聪明的人在他面前也都黯然失色,这人生来就是打击人的。她哼了一声,愤道:“你才笨蛋,不说拉倒。”

    容景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轻轻一吻就离开,慢悠悠带着丝蛊惑的声音响起,“云浅月,以后你画的画里,不准没有我。听到没有?”

    云浅月恍然明白了什么,怪不得子书问他“还用不用来第四局?”,怪不得他说“采药到是不辛苦,和景世子下棋还是比较辛苦。”,怪不得容景说“他若是不输的话,今夜就不必睡了。”,她心里挂了个大大的叹号,有些无语地想着,容公子,你吃醋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这么的有格调!

    在感叹声中,云浅月继续睡了过去。

    容景看着她的睡颜,娇软的身子紧紧地贴着他的,半边脸埋在他胸前,他嘴角微微勾起,须臾,无声而笑,大约是笑得有些大了,忍不住轻咳了两声,才伸手挥灭了灯,闭上眼睛。

    第二日,容景、云浅月、玉子书三人在众人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西风崖底。

    出了暗道之后,她吩咐铁老,让他将军机营通往西风崖的这条暗道机关全部破坏,封死了这条路。夜天逸和夜轻染显然已经统一战线,夜轻染不管对于她基于什么样的矛盾心理,但他毕竟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她不能拿西风崖下数百人的性命来赌他对于她的那片情意。

    铁老对于云浅月的吩咐半丝疑问也没有,照着云浅月说的做了。

    三人离开了军机大营。

    大雪过后,天地依然一片银装素裹,满目雪白。外面的大雪比西风崖底的大雪还要大,足足有几尺身。回城的路上,看不到一丝人迹。人勉强能走,车马难行。

    三人徒步而行,步履到没有多快,雪后无风,只是透入骨髓的冷。

    走了一段路后,云浅月偏头看向容景,见他面色正常,不见潮红,寒热之症好了,丝毫看不出生了一场病的模样。暗暗想着男人这个生物,一般时候下其实都是很强大的,只有特殊情况下,才会偶然来一次虚弱的特别。

    “怎么了?”容景感觉到云浅月的目光,偏头对她柔声询问。

    云浅月摇摇头,“没什么!”

    “没什么?”容景挑眉。

    云浅月瞥了他一眼,慢悠悠地道:“就想着子书采的药效果就是好,才一日夜你就好了。”

    容景闻言煞有介事地点头,神色认真,“玉太子医术真是极好。”

    玉子书扫了二人一眼,笑道:“医者医病,医治不了病人的心。病人心里配合,病才好的快。不是子书医术好,是景世子配合的好。”

    容景闻言点点头,很是认同,“嗯,玉太子说得对。有人让我赶快好起来回去骑玉雪飞龙,我怎么敢不快好起来?这次病的确是心病,有人解除了我心病,自然好的快。”

    云浅月闻言白了容景一眼,本来想嘲笑他两句,但想到玉雪飞龙,立即转了话对玉子书道:“子书,我们回去骑玉雪飞龙,再来一场赛马吧?”

    玉子书失笑,“云儿,你骑玉雪飞龙,赢了我也不光彩吧?”

    云浅月轻咳一声,转回头对容景问,“喂,除了玉雪飞龙外,你马厩里还有好马没?”

    容景摇摇头,“马厩里还有一匹天山踏雪,但是天山踏雪虽好,还是及不上玉雪飞龙。那是天下最好的马,哪里还能有比之更好的马?”

    云浅月看向玉子书,又问道:“子书,你们东海有好马没?”

    “东海也有玉雪飞龙!”玉子书眨眨眼睛,“云儿,你那日不是说要与我一起回东海吗?如今还去吗?天圣遍布多山脉,而东海大部分是平原。那才是赛马的好去处。”

    云浅月眼睛一亮,“是否就跟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一样?”

    “差不多吧!有的地方是那样。”玉子书点点头,笑道:“东海有山有水有平原。且风土人情极好,人杰地灵,夜不闭户,名士风流。我想你会很喜欢那里的。”

    “这么好啊!”云浅月露出向往之色,叹道:“天圣的土地让人活着真是太累了。”

    容景瞟了玉子书一眼,忽然伸手摸摸云浅月的头,温声提醒道:“云浅月,别忘云爷爷,他可就你一个孙女。”

    “那个糟老头子,栓了我这么些年,不过如今我爹不是回来了吗?他陪着他呗!”云浅月不以为然,“不妨碍我去东海。”

    “荣王府那些人呢?你不是一直想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吗?云离和七公主。”容景又道。

    云浅月摇摇头,“我爹不是在嘛!他神通着呢!还护不住这些人?”

    “天圣的土地如今的确不好,前两年大旱,今年又有了水灾,可谓是遍布苍夷。流民失所,难以度日。而今先皇大丧,新皇未出生,摄政王揽政,二皇子和四皇子余党定是不平。未来朝野恐怕还有诸多大动荡,京城的贵子王孙自然不愁衣食,但是苦的却是天圣百姓。云浅月,你生于天圣,长于天圣,是天圣子民,自当为天圣为子多尽心力,你若是袖手跑去东海悠闲的话,是否太不仁善了?”容景吐出一大段话。

    云浅月一噎,忽然被容景的话觉得她的形象很高大,高大到天圣没了她不行一般。

    玉子书轻笑,看着容景道:“景世子真是比本太子还爱民啊!”

    “那是自然,荣王府百年来以守护万千生灵为己任。尊的不是天圣的夜氏江山,尊的则是天下百姓。容景身为荣王府子孙,自当沿袭祖宗仁善,爱护百姓。不枉天下百姓对荣王府对容景的推崇。”容景慢慢地道。

    玉子书点头,好笑地道:“景世子虽然是该如此,但云儿不必吧?她一个女子而已。”

    “玉太子这是看不起女子?”容景斜睨着玉子书。

    玉子书轻咳了一声,正色道:“东海有女官!这样说景世子还以为子书看不起女子?”

    “既然如此,那就是了,你应该知道她对天圣的重要。”容景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嘴里没有水,有的话听到这句话早喷了,她转过头,一脸无语地看着容景。

    “他对天圣重不重要子书不知道,但对景世子来说很重要,子书是知道的。”玉子书也好笑地道。

    “玉太子慧眼。”容景夸了玉子书一句。

    云浅月抬眼望天,大雪后,天空也是一片白茫茫,她想着这个人真是……

    三人一路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来到了城门。

    因为大雪封山,寸步难行,城门口除了守城的士兵外,几乎寥寥无几人外出。守城的士兵看见三人,连忙见礼,三人向城内而去。

    城内的街道早已经被士兵清扫,街道整齐,不见雪花。只有家家户户的房脊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雪白,其余门庭店面都早已经清扫干净开张。相比于城门内外的冷情,京城的大街上人声熙攘,车辆来往,倒是别有一番热闹。

    “到底还是天圣繁华之地,皇上大限,未见恐慌。”玉子书笑着道。

    “天圣上下,也就剩下这京城之地繁华了!”云浅月冷笑一声。

    容景眸光淡淡扫了一眼两旁的店面,街上人流,并没有言语。

    三人走了一段路,只见前方一辆马车从拐角出来,挂着丞相府的车牌,她挑了挑眉,偏头问容景,“那一道遗诏作废了?”

    “没有!临时遗诏。”容景也看到了那辆车,淡淡道。

    云浅月扬眉,“尊崇临时遗诏?找人彻查两道圣旨之事?之后再行定案?”

    “嗯!”容景应了一声。

    “如今你官拜丞相,那丞相府如何处置了?秦丞相携家眷告老返乡了?”云浅月又问。

    “天降大雪,返乡不得。得雪化了,该返乡了吧!”容景面色没有什么情绪。

    “这真是叫人奇怪了,老皇帝不是一直器重秦丞相吗?如今一纸遗诏里面居然罢了他的官。”云浅月冷笑了一声,“莫不是他想着让秦丞相认祖归宗回南疆?”

    “这也无不可!”容景淡淡道。

    云浅月见那辆马车驶来,不再说话。想着秦丞相甘心告老返乡?或许他与老皇帝达成了什么一致意见,不,或许与夜天逸达成了什么一致意见,让秦丞相带着家眷去南疆认祖归宗?毕竟他们是南疆王室一脉。这样的话,那么秦玉凝是跟着秦丞相离开呢?还是留在京城?她留在京城又以什么身份?

    云浅月正想着,丞相府的马车车帘掀起,露出秦玉凝貌美的脸,她看了三人一眼,连忙吩咐车夫,“停车!”

    马车立即停了,秦玉凝从车上下来,站在三人面前,标准的大家闺秀礼,声音温婉端庄,一如以前,“景世子,玉太子,浅月小姐,玉凝有礼了!”

    以前称呼月姐姐,如今变成了浅月小姐,到底还是不一样了。

    云浅月笑了笑,“原来是二皇子妃!”

    秦玉凝面色一变,脸上的笑微凝,直起身,摇头道:“浅月小姐说错了,如今再没什么二皇子,玉凝也当不上二皇子妃这一说了。”

    “圣旨赐婚,大婚花轿迎门,三媒六聘的礼数都行过了,虽然未曾拜堂,但也算是一半二皇子妃,我这称呼原也没错不是?”云浅月脸上笑得和气,话落,偏头问容景,“容景,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对!”容景笑着点头。

    秦玉凝脸色一白,眸光似乎不太敢看容景,语气也有些僵硬,但还勉强挂了一丝笑意,道:“玉凝听说浅月小姐这几日没在京城,和玉太子一起离开了,很多人都很担心,尤其是七皇子,这几日面上一直不见晴好,毕竟这大雪天寒的,如今你安然无恙回来就好了。七皇子也大可放心了。”

    这话虽然说得是事实,再寻常不过,但云浅月还是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很多意思。她怒毁圣旨不成而离开,且和东海国太子一起,行为不检点,七皇子是她名义上的婚约人,这话真是一波三折。她笑看着秦玉凝,面色不变,“秦小姐还是这么会说话,会做人,若我是二皇子的话,死了也都会惦记你的。”

    秦玉凝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语气不由微重,“浅月小姐口口声声二皇子,是否对死去的二皇子有什么心思?二皇子临去前可以托付四皇子传话来着,说他爱的人是你。”

    云浅月眨眨眼睛,忽然笑了,“我对死去的二皇子的确有些心思,那心思叫做惋惜和感叹。想着好好的一个人,只怪他生来命不好,托生到了天家,托生天家也就罢了,偏偏还没遇到一个像四皇子一般对他一心一意的一心人。那日皇宫里面的事情我虽然没亲眼见到,但可是听说了,秦小姐真是相当威风啊!和六公主两个弱女子就粉碎了一场逼宫传位的戏,这一段听来跟戏本子唱戏一般,实在令人感怀,秦小姐对天圣有功,可惜皇上还没来得及奖赏你就殡天了,而新皇还在姑姑的肚子里,如今摄政王监国,不知道摄政王这几日可是奖赏了秦小姐?”

    秦玉凝似乎强自忍着,才没让脸沉下来,摇摇头道:“玉凝那日是因为和六公主在一起叙话,知道宫里出事,才连忙来救,我们两个弱女子哪里有那个本事?全是因为皇室的隐卫和七皇子早有防备才没致使二皇子和四皇子犯大错。救皇上乃民女的福气,哪能要奖赏。”

    “这可是大功一件,怎么能不要呢?一般女子可做不出来这等功劳之事。”云浅月话落,不等秦玉凝开口,偏头问容景,“容景,你如今官拜丞相,辅佐摄政王监国,这等大功,应该有什么奖赏啊?”

    容景闻言状似沉思了一下,看着秦玉凝道:“救驾之功,的确是大功。这件事情等先皇出殡后,我会上奏折和摄政王商议的。秦小姐总体来说,与二皇子有了肌肤之亲,过了三媒六聘,虽未拜堂,但也是二皇子的人。这大义灭亲之举,是功上加功,更应大赏。以给天下女子做表率,马虎不得。”

    容景话落,秦玉凝的脸彻底白了,连掩饰都掩饰不住,她抖了抖嘴角,没发出声。

    云浅月顿时笑了,她说了半天,也不及容景这一番话来的力度大,看着秦玉凝,她连连点头道:“是该这样,秦小姐如此大功,就该封赏,以给天下女子做表率,绝对不能马虎。”

    “嗯,这件事情我记下了!”容景点头,温声询问,“秦小姐拦住我们三人可是有事儿?没事儿的话我们回府了!”

    秦玉凝闻言立即错开身子,咬着唇道:“玉凝没事儿,只是看到浅月小姐安然无恙回来,一时欢喜,便下车来打个招呼。”

    容景点点头,不再说话,对云浅月和玉子书道:“玉太子,我们回府吧!”

    玉子书含笑点头,“好!”

    三人与秦玉凝错身而过,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两步,云浅月忽然问玉子书,“子书,我们天圣的美人美吧?刚刚秦小姐是我们天圣第一美人呢!”

    “嗯,是很美,但不及洛瑶。”玉子书笑道。

    “洛瑶啊!”云浅月仿佛不认识洛瑶一般,对容景道:“容景,与你有婚约的人呢!”

    “东海退婚了,婚约作废,她不算是与我有婚约,过不了多久,没准就是南梁的太子妃了。”容景敲了云浅月的脑袋一下,温声训斥道:“又踢踢踏踏的不好好走路,仔细回去之后脚疼。”

    云浅月对容景吐吐舌头,忽然趴在他耳边用不掩饰的声音道:“我知道秦小姐以前喜欢你呢!”

    “喜欢我的女子如过江之鲫,浅月小姐,不必担心有人撼动你在我心里的地位,别人如蝼蚁,只有你是明珠。”容景又敲了她头一下,“好好走路!”

    云浅月顿时喜滋滋的,“果然是甜言蜜语最中听!”

    容景对她无奈摇头,玉子书好笑。三人走远。

    秦玉凝的脸阴沉如雨,如蒙了一层寒霜,偏偏看着那三人远去的身影发作不得。袖中的粉拳攥紧,苍白唇瓣咬出红印,整个人被恼怒恨意羞愧席卷。

    车夫看着秦玉凝,也不敢催促,丞相府的马车在来来往往的街道中接受众人瞩目。

    有三三两两的人开始聚在一起私语,说是私语但声音到不小,说的自然是云浅月刚刚说的那一场夜天倾和夜天煜逼宫传位,秦玉凝和六公主两个女人致使两名皇子一死一伤,逼宫失败。古人最重以夫为天,以夫为纲,秦玉凝在天圣京城所有人的心里,包括天下所有人的心里,已经是二皇子夜天倾的女人,更何况还为他怀了孩子,即便没三拜天地,那也是改不了的事实。更何况二皇子喜欢秦小姐,不惜逼迫皇上圣旨赐婚的事情在半年前传得天下皆知,人人都知道二皇子身为太子时喜欢秦玉凝才对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弃之如敝履,如今不成想秦玉凝在二皇子逼宫传位上倒戈对二皇子拔刀相向大义灭亲,被自己爱的女人打入地狱,这让善良的老百姓们唏嘘的同时,都对秦玉凝有一种很深的厌恶,暗暗都大骂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冷血无情,蛇蝎心肠,对于自己的男人,居然都下得去手。

    无论在现代,还是古代,舆论都是可怕的,这一阵风一旦刮起,就难以消停。

    秦玉凝被各种情绪充斥头脑,等回过神来,就看到许多人围在一起对她指指点点,人人脸上是嫌恶的情绪。善良的百姓表达喜恶最是直接。她本来苍白的脸色更是白无血色,一直以来,她都是京城所有闺中女儿的典范,更有甚者,在容景没有说“秦小姐大才,堪当国母。”时,就有人拿她和云浅月比较,说云浅月无才无德,纨绔不化,做不了皇后,秦小姐才有资格进宫为后,百姓们对京城乃至天下第一美人都推崇备至。认为所有女子都不及她,可是如今这么多嫌恶的脸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地看着她,是她从来没想过也没体会到的。

    这一刻,她不仅是被云浅月和容景刚刚那一番话激起的恼怒恨意羞愧,还有恐惧。是真真切切的恐惧。她一直以来,高高在上惯了,突然一天天崩地裂,天塌地陷,她从高处跌入尘埃,才知道有多么令她崩溃。

    她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发现众人指指点点,吵吵嚷嚷,你一言,我一语,话语都是不堪入耳,她的话被冷风卷入风中一吹就走,埋没在众人的话语中,根本无力辩解。她忽然用袖子掩住脸,上了马车,帘幕落下,声音有着恐惧和哭腔以及颤抖,“赶车……快……”

    丞相府的车夫也惊呆了,这几日他都赶车过街,从来没遇到今日的情况。见秦玉凝上车,连忙一挥马鞭,马车离开此地。

    即便走得远了,秦玉凝似乎还能听到那些不堪入耳的声音,她捂着脸身子不停地颤抖。

    云浅月自然不知道她和容景、玉子书离开秦玉凝后还发生了这么一种状况,当然如果知道的话,她也许会很有兴致地折回来看戏,并且会看个够。那日她用匕首伤了夜天倾,拿着剑威风凛凛地架在夜天煜脖子上的情形她一直记忆犹新。

    刚到云王府这一条街到,云王府大门内冲出两道身影,正是凌莲和伊雪,二人见到云浅月,齐齐眼眶发红,喊了一声,“小姐,您总算回来了!吓死我们了。”

    云浅月想着她是忘了事先通知她们了,西风崖下本来就隐秘,一直不对外人道。她是为了想给崖下的人一个隐秘环境,不想被人打扰。她看着二人有些愧疚,但为了不引出她们眼泪,还是语气轻松地道:“你们的小姐我像是那么没用的人吗?出去散散心而已,心情好些了的时候,自然会回来。”

    二人对看一眼,齐齐埋怨道:“那您也不传个信!”

    “我是和某人打架啊!传信的话难保你们不告诉他。好了,好了,我下不为例!”云浅月伸手拍拍二人肩膀。

    二人显然是碍于容景和玉子书在,点点头,眼泪到底是没掉下来,面色轻松下来。

    “妹妹!”云离的声音从云王爷大门口传来。

    “总算回来了!”七公主跟在云离身边,二人显然也是得到讯息急匆匆跑来。

    云浅月看向二人,只见云离也清瘦许多,七公主脸色有些憔悴,走路有些拐,云离扶着她走路,她连忙走了上去,关心地问,“嫂嫂,你的腿怎么了?”

    七公主上上下下将云浅月打量了一遍,才松了一口气,没接她的话,却是埋怨道:“那么大雪的天,你就算不满那道遗诏,也该回府来啊!怎么能跑出了城,多少人担心你。”

    “妹妹,你这几日去了哪里?可有冻伤?”云离也打量云浅月,立即问。

    “月儿,你总算回来了!”容枫显然也是闻讯赶来,没乘坐车马,施展轻功飘身而落。

    “臭丫头!你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冻死在外面了。”云老王爷还没到云王府大门口,声音已经从内院传了出来。

    “父王,我就说她会无事,您偏偏还急得跟我跳脚怪我不出去找她。”云王爷的声音。

    ……

    似乎又有几人说话声,鱼贯向云浅月涌来,让她一时间接不上话。她忽然觉得容景那句话说得也不是不全对,至少有一半还是对的,她似乎在天圣还真是很重要的人物,这回她没毁成遗诏,打发怒火,负气出走,看来真是有些劳师动众了。

    可是这样劳师动众,居然都没能让那人死心,她真是觉得失败。

    须臾,所有声音落,她刚要开口,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明日先皇大殡,你今日回来正是时候。虽然两道遗诏空白,但还有一道遗诏在,你总归是先皇亲点的儿媳妇,要行大孝之礼。明日与我一起少不得要劳累一番,今日就好好在府中休息吧!不必进宫了!”

    ------题外话------

    激情继续来袭……O(n_n)O~

    月底最后几天了!手里有票的亲,表要留着啦!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章 劳师动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章 劳师动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