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割袍断义

    这样熟悉的声音和语气,除了夜天逸外不做第二人想。

    云浅月缓缓转头,就见七皇子府门口,不,如今该改称摄政王府门口,不知何时站了夜天逸。她眸光一寒,“夜天逸,你说什么?”

    夜天逸一身雪青锦袍,除了腰间系了一块白布外,其余服饰一如往常。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云浅月,不答她的话,须臾,移开目光,看向玉子书,沉声道:“玉太子陪伴月儿数日,辛苦了!”

    玉子书自然也看到了夜天逸,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淡淡一笑,“七皇子客气了,子书与云儿的交情无需多提。”

    夜天逸盯着玉子书看了片刻,一双眸子沉静异常,玉子书淡淡而笑,神色不变,片刻后,他点点头,似乎目光随意地落在容景身上,“景世子昨日未在京中,朝中又堆积了许多事情。如今你既然回来了,便与本王一起进宫处理吧!”

    容景清淡一笑,不答话,算是默许。

    夜天逸似乎也没想他回答,又转头看向云王爷和云离,“先皇明日大殡,一应筹备都需礼部配合钦天监。云王叔和云世子恐怕也要辛苦一番了。如今月儿既然回来,你二人也与本王和景世子一起进宫商议吧!”

    “……是!”云王爷和云离齐齐颔首。

    夜天逸话落,不再看众人,收回视线,伸手挑开帘子,上了马车。帘幕刚落下,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摄政王府。

    云浅月寒着脸看着夜天逸马车离开,怒火在胸中翻滚打转。这个人,是非要逼她对他拔刀相向才甘心?不,或许拔刀相向不管用,非要你死我活才管用。

    这一处静寂无声,众人的目光都看着夜天逸马车离开。

    一阵冷风吹来,云浅月鬓角一缕发丝被风扬起,容景伸手给她捋顺到耳后。

    云浅月收回目光看向容景,容景对她一笑,温声道:“我与云王叔和云世子一起进宫,摄政王既然如此吩咐,你就不必进宫了,好好休息吧!”

    云浅月沉着脸不语。

    “不过是几句口舌之谈,你觉得你为此生气可值?”容景温柔的目光落在云浅月身上,低低地道,“想想玉雪飞龙!”

    云浅月闻言一团恼火被生生搁浅,瞪了容景一眼,“不是要进宫吗?还在这里磨叽什么。”

    “嗯,是要进宫!”容景放下手,温润一笑,转身向不远处停着的通体黑色的马车走去。不多时,上了马车,帘幕落下,弦歌一挥马鞭,马车向皇宫而去。

    众人看着容景的马车离去,依然无声无息。

    云王爷走过来,伸手拍拍云浅月的肩膀,对她压低声道:“你娘被子书用洛瑶和你哥哥换了人,留下来陪着你了。如今在你的浅月阁。”

    云浅月眼睛一亮,看着云王爷,须臾,转头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距离云浅月最近,自然听到了云王爷的话,见云浅月看来,对她笑着点头。

    云浅月沉着的脸一暖,想着这才是小七,她最亲近的人。夜天逸是夜氏的皇子,他姓夜,流着夜氏的血液,她以前怎么会觉得有一张相似的脸便不会伤害她呢?她眼眶有些酸,想转身去抱玉子书,一但这里这么多人,她还是克制住了,低声道:“子书,你真好!”

    “对云儿好是应该的!”玉子书笑看着她,语气温暖。

    云浅月眨眨眼睛,努力不让某种被称之为软弱的东西流下来。嘴角掩饰不住笑意,驱散了刚刚夜天逸带来的阴霾。

    “你这丫头!这小子可从来没对哪个女子好过,若不是那年知晓小景喜欢你,我和你娘可是准备将来以后将他给了你的。”云王爷话落,见云浅月又转回头看着他,他笑着道,“不过现在也好,子书这么好,若是你们在一起的话,他得事事听你的,还不被你反塌了天?小景不会事事依着你,这一点不错。”

    云浅月闻言翻了个白眼,强调道:“我是很乖的!”

    “乖?”云王爷显然不认同,“天下哪个女子都乖,就你不乖。”

    云浅月刚要反驳,云王爷转身向马车走去,他一把拉住他,同样压低声音道:“你确定我娘留在这里是陪我,不是陪你?”

    云王爷眸光动了动,笑道:“爹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会很忙,但你应该不会太忙。有些事情你要摆明了那日要烧毁遗诏一样的态度,谁也强迫不了你,所以,你娘陪你的时间大约是比我多的。”

    云浅月闻言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云王爷转身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二人这一番话不过须臾的功夫,除了玉子书外,其余人都距离云浅月稍远一些,自然没听到什么,但都看到了云浅月暖下来的脸色和气息,连冷风也柔了些,不禁松了一口气。

    “离儿,进宫了!”云王爷上了马车,帘幕落下前,对云离喊了一声。“是,父王!”云离立即应了一声,松开扶着的七公主,对云浅月道:“妹妹好好休息吧!你不喜欢的事情也不要太生气,凡事还有我们。”话落,他又补充道:“还有景世子。”

    “嗯!”云浅月点点头,对云离一笑。

    “我进宫了,你的膝盖已经冻伤了,其他皇子公子大雪都没守灵,就你一个人守了这些天,也够尽了孝心了,今日妹妹回来了,你就在府中陪着她吧!不必进宫了。”云离转头对七公主道。

    “嗯!我今日不进宫了!”七公主对云离一笑。

    云浅月想着原来七公主是因为给老皇帝守灵冻伤了膝盖,目光落在她腿上。

    云离不再多说,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不多时,云王爷和云离两辆马车向皇宫而去。

    七公主收回视线,见云浅月看着她的腿,她低声道:“我虽然不喜出身天家,不喜父皇,不喜这个姓氏,但我毕竟还是父皇的女儿,如今我尽了孝,也算了全父女之情。”

    “嗯,嫂嫂做得没错!”云浅月对七公主笑笑,伸手扶住她的胳膊,转头对容枫问道:“看来你没什么事情,摄政王没对你吩咐嘛!”

    “我也有兵部的事情,但比景世子轻松一些。得到你回来的讯息,便急急来了。如今你没事儿就好。我也得赶回去处理。”容枫上下打量了云浅月一眼,见她本来因为夜天逸的话气息一下子冷寒,可是不知云王爷说了什么,她神色又一下子轻松开颜,想着定然是很让她欢喜的事情,他也不探究,摇摇头道。

    “我没事儿,你去吧!”云浅月摆摆手。

    容枫看了玉子书一眼,玉子书对他含笑点头,他足尖轻点,又从来的方向离去。

    “子书,你来云王府还是去荣王府?”云浅月问向玉子书。

    玉子书还没开口,云老王爷就骂道:“臭丫头,玉太子都到门口了,你问的这是什么鬼话?他自然要进来的!”话落,他拄着拐杖,对玉子书招手,“玉太子,别理这个臭丫头,你跟我老头子进府。”

    玉子书颔首,笑道:“老王爷有请,莫敢不从!”

    “那就进来吧,去我的院子,让这个臭丫头自己回她的院子待着去。”云老王爷见玉子书答应,转身向院子走去。

    玉子书笑笑,抬步跟在云老王爷身后。

    “糟老头子!”云浅月嘟囔了一句,扶着七公主道:“嫂嫂,我们回去吧!你的膝盖既然冻坏了,还跑出来做什么?又不是不知道我?谁出事儿的话我也没事儿。”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这大雪天寒的,也生怕你有个万一。”七公主随着云浅月往府里走,一边走一边道:“爷爷和父王还好,将你哥哥急坏了,回来之后恼怒自己没有武功,说半丝用处也帮不上。”

    “哥哥对我真好!”云浅月由衷地道。

    七公主笑着道:“你哥哥觉得你对他才是好,觉得自己对你的事情插不上手,帮不上忙,很是自责愧疚。他啊,日日将妹妹挂在嘴边,妹妹如何如何,若不是对我一样好,知冷知暖的,我都怀疑他眼里只有妹妹了。”

    “我的好嫂嫂,听这语气你还吃妹妹的醋了!”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她。

    七公主脸一红,愤了云浅月一句,“果然是爷爷口中的臭丫头!”

    听到云老王爷,云浅月微哼了一声,七公主见将她的话堵住,也笑了。

    走到浅月阁和西枫苑的岔路口,云浅月对七公主道:“嫂嫂,看你气色不好,这几天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过的。明日大殡,还是少不了叩头,你回去歇着吧!”

    七公主似乎的确有些支撑不住,点点头,“好!”

    云浅月看向七公主的贴身婢女,那婢女立即走过来扶住七公主,她松开手,七公主向西枫苑走去,她抬步向浅月阁走去。凌莲和伊雪一直跟在云浅月身后,见这会儿人都走没了,二人上前,一左一右走在云浅月身边,齐齐问道:“小姐,这些日子您在哪里待着了?华笙姐姐和我们将京城内外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您的藏身之处。”

    “在西山军机大营。”云浅月道。

    “我们也找了军机大营的!”凌莲和伊雪疑惑地看着云浅月,“而且景世子的人也在找,还有枫世子、冷小王爷、咱们王爷和世子派出的人,另外还有染小王爷和七……摄政王的人也在找。怎么就没有找到您呢?”

    “我在的那处地方隐秘,自然不能让人轻易找到。”云浅月笑笑。

    二人想想也是,遂不再问。

    “我娘是不是在浅月阁?”云浅月想着她爹让她回浅月阁,猜测她娘应该在浅月阁。

    “嗯,主子在浅月阁。我们都很担心,但王爷和主子却说您不傻,才不会真的折腾自己,况且有玉太子在,你定会无事的。”凌莲低声道:“若不是这样,我们非得急疯不可。”

    云浅月伸手拍拍二人肩膀,“即便天塌了,我也有分寸,以后这种事情不用担心。”

    二人点点头。

    三人回到浅月阁,浅月阁的人都聚在了门口,赵妈妈和听雪、听雨为首,那日云浅月要烧毁遗诏,在皇宫里和摄政王、染小王爷动手,之后遗诏没毁成,她负气离开,早已经传遍了天下。浅月阁的人没能力,只能日日求神拜佛保佑云浅月平安,如今听说她回来,自然免不了蜂拥拥上前嘘寒问暖一番。

    云浅月看着浅月阁一张张因为她回来欣喜熟悉的脸,她的心再次温暖起来。一直留在天圣,留在云王府,不是她没有能力离开去更好的地方,而是这里有她在乎的人和在乎她的人。她的爷爷,容景,以及牵连的人和事,有冷,但也有暖。

    一番热闹之后,众人都喜滋滋地各自去干活了。

    云浅月推开房门,就见玉青晴坐在床头上缝制着什么,穿针走线,好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她关上房门,也没见她抬头,顿时不满地道:“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

    玉青晴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自然是我的女儿,所以,负气出走这么小的事情算什么?你自然对你来说不会有事。”

    “不知道你是夸我还是在夸自己。”云浅月哼了一声,走过来,站在床前看着她手里缝制的事物,像是一件男子的袍子,她挑眉,“这是缝衣服?我爹的?”

    “嗯!”玉青晴笑着点头,手下的针线不停,“从他知道你娘会缝制衣服后,这些年就惯了个毛病,不穿外面卖的衣服,就连宫廷里御用的师傅做的衣服也不穿。我只能亲手给他缝制了。”

    “毛病还挺大!”云浅月嘟囔了一声。

    玉青晴笑着嗔了她一眼,“你这个孩子,不知道男人喜欢穿自己的女人亲手缝制的衣服,让自己的女人为他洗手作羹汤。你爹愿意让我做一辈子的衣服,不论我做得好不好,他都愿意穿,等老眼昏花的时候,他不怕衣服丑,也还会穿,这对于娘来说,是最大的幸福和满足。”

    云浅月眨眨眼睛,盯着玉青晴手里的衣服看,针脚细密,穿针走线行云流水,看她缝制衣服的情形,眉眼暖如春之月,秋之花,跟一副画似的,这样的情形谁不愿意看?怕是将她爹迷得五迷三道的了。她撇撇嘴,“那是因为你缝制的衣服好,我爹才会这样,你要真是缝制差了,丑的话,他才不会穿。”

    玉青晴摇摇头,“你现在看着娘缝制衣服缝制得好了,那是十几年磨练出来的。当年我缝制的衣服虽然不至于太难看,但是也不及买的衣服,针线都能露出来,你爹照样穿在身上穿街过巷,美滋滋的。”

    “那是为了哄你开心呗,怕你以后不给他缝制了才如此,心里不定怎么不舒服呢!”云浅月故意道:“后来将你娶回家,本来想不穿了,发现见你手艺有进步了,直接堪比巧手绣娘了,甚至比绣娘做得还好,于是就继续穿了,一直穿到现在。”

    “你这个丫头!”玉青晴抽空用手戮了一下云浅月脑门,笑骂道:“没个正经话!”

    云浅月一屁股坐在玉青晴身边,不再说话,看着她缝制衣服。

    “景世子和你爹他们又进宫了?”玉青晴问。

    “嗯,进宫了!”云浅月点头。

    玉青晴一叹,“那日娘也在皇宫,七皇子我自小看着就是个执拗的性子,认准一件事情,哪怕到了黄河也不一定会死心。聪明,有手腕,有筹谋,还有身份,地位,外加这一副认准的性子,这样的人其实最为可怕。”

    云浅月不说话。

    “当初娘也不知道你因为什么和七皇子交好了,偷偷观察了一阵,发现你每次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候,以为你喜欢他,便也没有阻止。直到后来知道小景也喜欢你,但你一直躲避着他,我和你爹都以为你不喜欢小景,就更不会阻止了。”玉青晴叹了口气,“哪知道如今是这样情形。不过即便我们知道的话,大约以我和你爹的性子,也不会阻止的。毕竟我们会尊重你的想法和意愿,凡事顺其自然。如今这也算是有因有果。”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有些郁闷地道:“你能不能不提他,你一提他我就头疼。”

    “好,不提!反正是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吧!你解决不了,还有小景在呢!”玉青晴住了口。

    云浅月想着哪里有那么容易解决?她和夜天逸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即便全天下人都看着她和容景还有他,她屡次对他翻脸,让他成了笑柄,虽然无人敢笑他,但这对他的尊严和面子来说,也是大失颜面,但他都不怕。他如此这般,除了逼她走那一条路还能如何?或许,那一条路即便不因为她也会走,因为还有容景。她懒得再想,放下手,对玉青晴道:“娘,你教给我缝衣服吧!”

    玉青晴一愣,忽然笑了,“你要给小景做衣服?”

    云浅月本来想反驳,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应了一声,“嗯!”

    “好,娘教你!小景估计要乐坏了!”玉青晴笑道。

    云浅月哼一声,“他指不定嫌弃我缝制的不好不穿呢!那个人,可是比我爹难侍候多了,什么都要最好的。讲究着呢!皇子都没有他这个贵公子尊贵。”

    玉青晴呵呵笑了,“我的女儿长大了!”话落,她补充道:“小景的确难侍候些,不过这也要看你本事了!”

    云浅月挑了挑眉,暗暗想着,她为他学缝制衣服,他若是不穿的话,以后再别想她动手了。基于这个想法,她催促道:“你快交给我啊!”

    “你刚从外面跑回来,不累?”玉青晴偏头问云浅月。

    “不累!”云浅月摇头,“这些天什么也没干,就早上走了一会儿路,累什么!”

    “那好,现在就教给你!”玉青晴将衣服摊开,开始教给云浅月裁剪和针法。

    云浅月仔细地听着,裁剪难不倒她,她以前为了任务接受一个服装设计的角色,她本来就聪颖,一点即透,虽然未曾深学,但结合绘画思维拓展等能力,比一般人要好得多。难的是针法。但好在她过目不忘,很快就记住了针法,看明白后,伸手去夺玉青晴手里的衣服,“娘,给我试试!”

    “不行!要试自己拿布拭去。我这个都快做完了,可不能让你给毁了。”玉青晴拒绝。

    云浅月瞪了她一眼,“我指不定比你缝的还好呢!”

    “有其母必有其女,当年我毁了好几块布才做出一件衣服来,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能第一次就缝好?”玉青晴瞥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没听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你有些地方是比娘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这个嘛,不信你。”玉青晴依然摇头。

    云浅月见她一副坚决不给她的样子,对外面大喊,“凌莲!”

    “小姐!”凌莲立即应声。

    “去荣王府找青裳拿一块布来,要天蚕丝锦的布,就是容景身上穿的那个布。”云浅月对凌莲吩咐。

    “是,奴婢这就去!”凌莲连忙道。

    “等等,告诉青裳不准告诉容景。”云浅月又补充。

    “是!”凌莲应声。

    云浅月回头对玉青晴道:“你看着吧,我指定比你做得好。”

    “第一次就拿小景的天蚕丝锦做衣服,小心大话说得满满的到时候做坏了抹不开面子。”玉青晴好笑地看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对她哼了一声,若不是她长得和她实在太相像,她都怀疑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她娘。哪里有半点儿做娘的样子?和她出生到两岁时候记忆里温柔慈爱的女子简直搭不上边。她身子一歪,躺在了床上,将脑袋枕在她腿上。

    “小心针扎到你。”玉青晴瞪了云浅月一眼。

    “你的手艺不是好得很嘛,还怕扎到我?”云浅月闭上眼睛,“要舍得的话,你尽管扎。”

    “怪不得你爷爷骂你是臭丫头!”玉青晴无奈看着她,衣服和针线只能抬高躲开她。

    云浅月不再说话。母女二人一个假寐,一个继续穿针走线。

    不多时,凌莲从荣王府回来,不止手里抱了一块布,她后面还跟着青裳。青裳手里抱了一件衣服。青裳见了云浅月,鼻子眼睛都是笑意,“浅月小姐,奴婢怕您没有裁剪对比的样式,将我家世子衣袍也带来了一件,您给世子做衣服他见了一定很欢喜的。”

    云浅月看着青裳,“你怎么知道我要给他做衣服?”

    青裳捂着嘴笑,“这天蚕丝锦的布除了给世子做帕子就做衣服,您要这么大一块布,总不能给世子做帕子啊,而且还不让奴婢告诉世子,自然是给世子做衣服了。”

    云浅月还没开口,玉青晴笑道:“小丫头挺聪明!”

    “他身边能有傻人?”云浅月反驳了玉青晴一句,对青裳摆摆手,警告道:“不准告诉他这件事情。”

    “奴婢不告诉,奴婢希望世子明天就穿上您给做的衣服。”青裳笑着丢下一句话,放下衣服后,转身走了。

    云浅月拿着那件衣服看了一眼,其实她不用看,这么长时间以来,容景穿的衣服样式和尺寸早已经被她熟悉在心里。但她也不想做和他现在衣服穿的一样的式样,于是不慌不忙地先拿了笔墨在桌前在宣纸上画了几种图案,之后拿着几种图案对比着看。

    玉青晴见云浅月在桌前写写画画,扔下衣服,好奇地走过来看,之后赞扬地道:“我女儿的确是聪明,也许你说得对,你能比娘第一次做衣服时候做得好。”

    “那是当然!”云浅月得意地扬了扬眉,选了一种她认为最好的样式,开始拿了剪刀裁布。玉青晴站在旁边看着云浅月,第一次做,姿势和手法准确得让她都觉得不可思议,嘟囔道:“看来娘真是老了。”

    “老?”云浅月愤了她一句,“你去照照镜子,我若说你是我姐姐,都没人不信。”

    玉青晴闻言顿时笑了,嗔了云浅月一眼,叹道:“你成人了,再快些嫁人的话,娘就可以抱外孙子了。面子不老,里子也老了。”

    云浅月不说话,想着若是论里子老的话,她也可以抱外孙子了。

    玉子书响午十分从云老王爷的院子里来到浅月阁坐了一阵,看到了云浅月手里的袍子,仔细地审视了一番,笑道:“云儿也要做贤妻良母了!”

    云浅月脸一红,想着以前那么多年每次小七的衣服都是她给买,如今多少年了,他每次穿衣服是否会想起她给他买衣服?定然是想起的吧!如今她为别人缝衣,而他呢?他那个缝衣的人呢?她心里一酸,对他道:“你在天圣再多留几天,我给你做两件衣服。不过,玉大太子可不能白让我做,我要收银子的。”

    “好!”玉子书忽然笑了,缓缓点头。

    玉子书离开了云王府去荣王府,她的身影出了浅月阁后,玉青晴敲了云浅月的脑袋一下,骂了一句,“死丫头!”

    云浅月打开她的手,碍于是她娘,不能打还回去,只瞪了她一眼。

    这一日,玉青晴和云浅月母女二人关在房间里做衣服。不时聊几句,时间过得极快。

    晚上的时候,云浅月的袍子做了一半,没有玉青晴想象的惨不忍睹,虽然手生些,但也比一般绣娘做得好。不仔细看的话几乎看不出来,更出彩的则是她裁剪的样式,在天圣来说独一份,这样的一件衣服,将天蚕丝锦华美锦绸本身又多了几分风华溢彩。

    傍晚十分,云王爷从宫里回来,来了浅月阁,看到了云浅月手中的袍子,赞了一声,又感叹了一句,“女儿外姓啊!”,之后,便美滋滋地穿上了玉青晴为他缝制的袍子,肥瘦长短正适合。

    云浅月对着他一连翻了好几个白眼。

    用过晚膳,天色已经黑下来,云王爷和玉青晴二人离开了。玉青晴自然不能盯着她那张脸招摇过市,则是幻容成了云王府长随的模样跟在他身后。

    云浅月对着那离开的二人又是腹徘了一阵,见天色还早,继续缝衣。

    外面有一丝异样的风丝刮落,凌莲和伊雪以及浅月阁的暗卫齐齐现身,拦住了来人。

    云浅月向窗外看了一眼,见夜轻染站在包围中间,往日人未到,声先闻,这回人站在那里,久久不说话。她蹙了蹙眉,将手中的袍子收起来,抬步走到床前,伸手打开了窗户。

    窗户打开,一股冷风吹来,屋中的温度骤然降低。

    凌莲和伊雪和隐卫齐齐看着她,她摆摆手,众人都退了下去。

    “小丫头!”夜轻染看着窗子内的云浅月,一开口,嗓子极哑。

    云浅月看着他,夜幕虽暗,但他周身气息比夜幕还暗,人也有些憔悴,衣袍缓带有着很深的褶皱,可以看出他这几日怕是不得休息。她看着他,不说话。

    “小丫头,在你心中,我能排第几?”夜轻染盯着云浅月的脸,又问。

    云浅月眸光微动,依然看着他不说话。

    “怕是连第三、第四、第五都排不上吧?能排到第十吗?或者第二十?”夜轻染看着云浅月,见她微抿着唇,他垂下眼睫,语气极苦地道:“或者我高估了自己,微不足道。”

    云浅月闻言终于开口,声音清淡,“夜轻染,你来找我,就为了说这个?我不觉得这个我们有讨论的必要。”

    “我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你。”夜轻染似乎没听见云浅月的话,径自低喃。他话落,云浅月忽然伸手去关窗户,他察觉了云浅月的动作,先一步出手阻止她,抬起头,看着她,一双眸子隐隐有某种东西流动,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一字一句地道:“小丫头,我们割袍断义吧!”

    ------题外话------

    最近事情特别多,我不止有写文,还有家庭及其活动以及朋友圈的各种事情,多不胜枚举。每个月给作者三天的假期,但我开文至今,一日未曾休息。只要能坚持,就不会用。虽然更新得晚,但争取能更一定更。基本是每日早上8点,但若是特殊情况写不完,会有亲帮我在留言区通知更新时间。所以,希望亲们可以谅解,希望你们知道,我一直在努力!

    月底月票清零,美人们,你们的月票,绝对是我无与伦比的动力!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章 割袍断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章 割袍断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