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三摔灵辇

    云王府门口,容景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停在那里,弦歌坐在车前。

    容景和云浅月上了车,帘幕落下,马车向皇宫而去。

    街道上的雪早已经清扫干净,车厢内放了暖炉,厚厚的帘幕挡住清晨吹来的冷风,暖意融融。

    云浅月懒洋洋没骨头一般地靠在容景的身上,浅浅地打着哈欠。

    “没睡够?”容景低头看着她。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我一夜未睡,你睡得极沉,云浅月,这么不公平,你竟然还没睡够?”容景看着她。

    云浅月抬眼,果然见容景眼瞎有着淡淡的青色眼圈,她好奇地道:“你怎么没睡?”容景瞥了她一眼,不答话,闭上眼睛。

    云浅月眨眨眼睛,忽然恍然,拉长音道:“哦,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容景声音微低。

    “明白你为什么没睡了呗!”云浅月嘴角咧开,好笑道:“我们的容公子成人了嘛!”

    容景耳根子染上一抹红晕,忽然俯下头,将云浅月唇瓣狠狠地吻住。

    云浅月笑意还没收回,便被他吻了个正着,舌尖缠入口中,将她口中的甘甜席卷殆尽。

    云浅月想说什么,声音被容景吞进了口中,只发出两声唔哝声,她伸手捶了容景一下,容景搂紧她,加深这个吻。她很快被这样的狂热挑起热情,闭上眼睛,轻轻回应。

    片刻后,容景放开云浅月,如玉的手摸着她温滑的脸,轻声道:“我的确是成人了,你也成人了。若不是时机不对,昨日就……”说到一半,住了口,意思不言而喻。

    云浅月气喘吁吁双眼迷离地看着容景,一时间说不上话。

    容景忽然伸手盖住了她的眼睛,自己也闭上眼睛,轻轻喘息,平复呼吸。

    外面的风有些冷冽,吹得马车的帘幕沙沙而响,两人的呼吸声在车厢内盘旋缭绕,交织在一起,片刻后,归于平静。

    接下来一路无话,马车来到宫门口。

    弦歌的声音响起,“世子,皇宫到了!”

    容景应了一声,见云浅月躺在他腿上不动,伸手推了推她。云浅月睁开眼睛,懒洋洋地伸了个腰,坐起身,磨蹭地挑开帘子,向外看去。

    宫门口已经停了无数马车,以往花红柳绿,车辆鲜华,今日全部裹了素色绸布。车前栓了或黑或白的布条。

    云浅月粗粗看了一眼,收回视线,轻轻一纵,跳下了车。容景在云浅月身后,慢悠悠地下了车。二人不说话,向宫门走去。

    进了宫门,直奔圣阳殿。

    今日的皇宫和那日一样,一色素裹。有些假山石雕树木枝桠处,依然覆盖着雪,廊角亭台上面拴着白绸。

    来到圣阳殿,圣阳殿外的灵棚前早已经聚集了黑压压一群人,以夜天逸为首的朝臣,以如今升为太后为首的后宫妃嫔,以六公主、七公主为首的皇室子女,以慈云方丈为首的灵台寺众僧,以钦天监张道长为首的一众道长,以及以文莱为首的一众宫女太监。

    众人似乎都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容景和云浅月来到。

    容景和云浅月刚露面,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来。

    经过几日前宣读遗诏,云浅月怒毁遗诏不成,负气离开之后,这是第一次出现在皇宫。众人都看着那远远走来的二人,二人依然如旧日一般打扮,容景月牙白锦袍,云浅月淡紫色阮烟罗。二人如一副风景瑰丽的画卷,任看到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无论是看到二人在一起多少次,但毫无疑问,每一次都是惊艳赞叹,觉得当真最配。但无人敢将这种般配说出来,或者将赞叹表现出来。

    因为还有一个七皇子,还有一纸赐婚遗诏。

    “越来越堂而皇之,不将先皇的圣旨看在眼里了。七哥,你就这样由得他们下去?那我们皇室的颜面何在?你没听外面如今都在说你什么吗?”六公主看着那二人,眸光隐含嫉妒之火,偏头对夜天逸道。

    夜天逸转回头,淡淡瞥了六公主一眼,没什么表情。

    六公主本来还想说什么,触及到夜天逸的目光,顿时噤了声。

    夜天逸收回视线,对文莱吩咐,“去德亲王府看看染小王爷怎么还没来?”

    “是!”文莱连忙应声去了。

    容景和云浅月来到近前,所有人的眉目清晰可见。云浅月目光从熟悉的不熟悉的人脸上一一略过,最后定在如今的太后身上。

    太后依然是一身大红后服正装。在一众穿着素色的妃嫔中间,尤为醒目。几日不见,似乎又枯瘦憔悴许多,除了她身前凸起的肚子外,衣服松松垮垮,几乎不成人形,脸色不但没有昔日的光彩,像是所有的精气都被吸干一样,如一棵树,被抽干了精华,只剩下树皮。她忽然心底凉了凉。

    太后见云浅月看来,对她温和地招手,“月儿,到姑姑这里来!”

    云浅月收敛心神,垂眉敛目地走了过去。刚站到太后面前,太后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嗔怪道:“你可知道多少人担心你?以后这样的傻事万万不可再做了!”

    “只要没有人逼我,我自然不会做了。”云浅月感觉太后的手冰凉,转了话道:“姑姑怎么不多穿一些,抱个手炉吧!”

    “有你在我身边给姑姑暖手,姑姑就不觉得冷了。”太后慈爱一笑。

    “我的手再暖,也没有手炉暖。”云浅月向太后身后看了一眼,对关嬷嬷吩咐,“嬷嬷,去给姑姑拿个手炉来!”

    “浅月小姐,先皇大殡,虽然天寒,但死者为大,太后娘娘本来要行大礼,如今念在腹中天子,这跪礼就不行了,但这手炉之物对圣主亵渎,没有这样的规矩。”钦天监为首的张道长立即道。

    “规矩是人定的!张大人,若是冻坏了太后娘娘腹中的天子,你说这个责任谁来负?你负责得起吗?”云浅月看着张道长。

    张道长老脸一白,一时没了话,看向夜天逸。

    “母后特殊情况,父皇爱子,可以体谅母后体质辛苦。”夜天逸看了张道长一眼,对关嬷嬷吩咐,“关嬷嬷,去给母后拿手炉吧!”

    “是!”关嬷嬷立即去了。

    云浅月不再说话,众人亦无人出声,这一处静了下来。

    不多时,关嬷嬷取来手炉,云浅月伸手接过,塞进太后手里。太后温和地看了云浅月一眼,笑道:“还是月儿对姑姑知冷知暖。”

    云浅月笑了笑,看着太后枯瘦的身子眼睛有些酸涩,低声道:“只要姑姑能好好的,我就开心了!”

    太后拍拍云浅月的头,眼眶也有些湿。

    “摄政王,吉时要开始了,染小王爷还没有来,是否再派个人去催催?”张道长又道。

    夜天逸目光看向宫门口方向,没说话。

    “摄政王,要不老臣去催催犬子?”德亲王爷早已经站不住了,容景和云浅月都来了,夜轻染居然还没来。他总归是皇族一脉的子孙,自然不能不参加。

    “再等片刻,夜轻染不会不来的。”夜天逸摇摇头。

    摄政王闻言只能点点头,焦急地看着宫门口方向。

    又等了片刻,眼看吉时将近,夜轻染终于出现在众人视线。依然一如既往的穿戴,一如既往的打扮,但众人还是觉得今日的染小王爷和往日不同。不再张扬,不再洒脱,而是从内心散发出的一种宝剑磨砺后的冷峭。

    他步履沉稳,一步一步走来,昔日的影子丝毫不见。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忽然从心底生出一股苍凉,这种苍凉就如昨日他站在她院中一般,令她遍体生寒。她收回目光,垂下眼皮,当没看到他来。

    众人都看着夜轻染,无人说话。

    不多时,夜轻染来到圣阳殿外,沙漏指着的时间正是吉时整。

    “开始吧!”夜天逸对钦天监吩咐了一句。

    张道长连忙颔首,从袖中取出一块方布,将布展开,他手一抖,方布从他手中甩出,定在了半空中。他高喊,“大行皇帝殡天,送葬!”

    “先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文武百官、后宫妃嫔、灵台寺众僧等都齐齐跪地。

    没跪的人除了皇后和云浅月外,只有容景。

    “景世子,因何不跪?”夜天逸跪在地上,目光看向容景。

    容景从来到之后,一直静静站立,此时闻言,看着老皇帝的棺木道:“先皇曾经下旨,容景可不跪。生不跪恩,死亦不跪。”

    夜天逸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淡淡道:“我虽未得皇上姑父特许,但他活着我没跪,也不曾怪罪,如今死了不跪,他亦不会怪罪。”

    夜天逸收回视线,不再言语。众人亦无人言语。

    张道长看了容景、云浅月、夜天逸三人一眼,开始朗诵方布上的字。

    云浅月看着悬在上空的那一块方布,想着这张道长倒是有几分能耐,不过这也无非是他用的气劲而已,上面满满的文字记载的无非是老皇帝这一生的功勋。历代皇上驾崩,都喜称颂功勋,而不言过错。老皇帝死后,也不例外。

    一篇满满的歌功颂德念完,张道长的事情完毕,收回方布,看向云王爷。

    云王爷掌管礼部,皇帝殡天大礼自然交由礼部主持。

    云王爷站起身,同样从袖中拿出一块方布,他没有武功,自然摊开在手中,高喊道:“大行皇帝殡天,送葬!一式起,灵台寺众僧为表天恩,做法颂事礼!”

    慈云方丈和众僧盘膝而坐,口念经文。

    众人静静听着,整个皇宫尽是诵经声。

    半个时辰后,诵经声毕。云王爷又喊,“大行皇帝殡天,送葬!二式起,新皇统领文武百官吊唁!”

    太后抱着手炉走向老皇帝的棺木,文莱立即呈上纸钱。她轻轻放入棺木前的火盆中。纸钱遇到炭火,一哄而着。

    “摄政王吊唁!”云王爷又喊。

    夜天逸走上前,文莱再度呈上纸钱。他三叩首,将纸钱放入火盆。

    “景世子吊唁!”云王爷又喊。

    容景走上前,文莱再度呈上纸钱,他轻轻抬手,将纸钱放入火盆。纸钱遇火,嘭地一声火苗窜高,须臾,化成灰,落在火盆外,他淡淡看了一眼,退了下去。

    “德亲王吊唁!”

    “孝亲王吊唁!”

    “染小王爷吊唁!”

    “冷小王爷吊唁!”

    “……”

    文武百官被喊到名字,一一上前凭吊。

    百人凭吊毕,便是公主皇子凭吊。六公主,七公主一一上前。公主皇子凭吊毕,后宫妃嫔凭吊。

    云王爷刚要喊妃嫔品级,太后清冷出声,“慢着!”

    众人都看向太后,云王爷住了口。

    “明太妃何在?”太后问向后宫嫔妃。

    后宫嫔妃齐齐摇头。

    云浅月知道她姑姑说的是明妃,想着一朝天子驾崩,有些人的身份都改了,皇后变太后,明妃自然也变太妃了。

    “文公公,你可知道?”太后问向文莱。

    文莱也连忙摇头,“回太后娘娘,奴才也不知,从那日皇上殡天之后,明太妃娘娘受了重伤回宫养伤后,就再没见到明太妃娘娘。”

    “她生前最得皇上宠爱,二十多年,恩宠不衰。如今先皇驾崩,大行殡天,怎么能没有她?她若不在,先皇思她想她,这灵辇恐怕起不走。”太后沉声道:“摄政王,你说呢?”

    “母后说得极是!”夜天逸颔首,对文莱道:“你去明太妃娘娘的宫里去请!”

    “是!”文莱闻言立即应声去了。

    “先略过明太妃,继续吧!”夜天逸吩咐。

    太后没意见,云王爷继续念妃嫔品级,依照品级,一一上前凭吊。

    太后之下,明太妃不在,只有冷贵太妃,也就是曾经的冷贵妃。冷贵太妃从被云浅月毁了容貌后,再不得老皇帝宠,后来太后怀有龙子,明太妃把持后宫,她的日子极为艰难。不过总归她是贵妃,又得孝亲王扶持,天子恩情薄,她这一段时间也有所感悟,如今到真换了个人一般,安安静静。颇有些看透红尘之感。

    冷贵太妃凭吊毕,后宫妃嫔一一凭吊。

    一番事毕,文莱也已经回来,脸色极为不好,来到太后和夜天逸面前,禀告道:“秉太后,秉摄政王,明太妃宫里的人都说明太妃失踪了。”

    “失踪?”太后看着闻言,眉头竖起。

    “回太后娘娘,明太妃宫里的人的确是这样说的!明太妃已经失踪了几日了,明太妃宫里的人怕太后和摄政王怪罪,一直不敢禀告。”文莱立即道。

    “真是有意思了!如今这人随便拿出一个就玩失踪吗?”太后忽然笑了,但笑容极冷,“数月前是前丞相府的秦小姐闹了一回失踪,可是偏偏在二皇子和四皇子逼宫传位时候及时地冲了出来,如今这先皇殡天,她最宠爱的妃子又失踪了。是不是又要过数月之后,她也玩一手突然冲出来,吓我们一跳啊!”

    众人无人言语。

    在一群朝中命妇家眷中的秦玉凝一下子白了脸。

    “秦小姐失踪是丞相府的事情,但是妃嫔失踪,就是天家的事情了。摄政王,你说这事情该如何办?”太后威严地看了秦玉凝一眼,看向夜天逸询问。

    夜天逸似乎沉思了一下,沉声道:“回母后,依照先皇对明太妃的宠爱,她理当为先皇殉葬,如今既然失踪了,想必中间必有缘由,再找已经来不及,不能因为她一个妃嫔,就耽搁今日先皇大葬之日。依儿臣看,不计算她了吧!先皇大葬要紧。”

    “这怎么行?她可是先皇最宠爱的女人,怎么能不陪着先皇走一路!”太后反驳。

    “儿臣命人查找明太妃下落,找到之后,再送去给先皇。这样母后以为如何?”夜天逸询问太后。

    太后沉着脸点点头,“那就这样吧!务必找到明太妃,否则先皇会想她的。”

    夜天逸点点头,看向云王爷。

    云王爷立即意会,高喊,“大行皇帝殡天,送葬!三式起,按天圣典制,出灵!”

    夜天逸一挥手,跪着的众人齐齐起身,皇宫的丧钟鸣响,杠夫抬起灵辇,灵台寺众僧诵经开道,皇宫护卫高举万民旗伞引幡。灵辇离开圣阳殿。

    以太后腹中的新帝为首,摄政王夜天逸、丞相容景、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染小王爷、冷小王爷、容枫世子等满朝文武跟在灵辇后。之后是皇子公主,后宫妃嫔,最后是钦天监众人。前后宫廷禁卫军护航。浩浩汤汤走向宫门。

    这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云浅月第一次见识到了皇帝殡天。她扶着太后走在最前面,无人有异议。她的身份摆在这里,即便始祖皇帝祖训被废除,但她依然代表云王府女儿至尊无上的地位。

    队伍出了皇宫,浩浩汤汤向皇陵走去。

    皇陵位于西山山脉以北的玉龙山,山脉像龙在盘卧,天圣将寝陵建在了龙头。玉龙山曾经是前朝慕容氏的陵寝,但慕容氏为了尊龙,将陵寝建造在了龙尾。夜氏始祖皇帝执掌天下后,慕容氏再无子孙留世,慕容氏的皇陵自然就荒废了。

    出了皇宫之后,每逢路口,会有人扬声高喊引路,这时候,后面的所有人都会跪地叩头,皇子公主妃嫔们可哭灵。

    出了城门,向西而去。

    大约走了五里地时候,抬灵辇的杠夫忽然齐齐倒地,口吐白沫,灵辇滚落轰地一声砸在了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众人齐齐一惊,诵经声停,哭声止,人人震惊地看着砸在地上的灵辇。

    “怎么回事儿?”夜天逸沉声喝了一声。

    无人应声。

    夜天逸立即走上前,与此同时,容景也走了过去,后面的夜轻染也走上前。三人虽然走上前,但无人上前把脉,都静静看着。

    片刻后,夜天逸看向容景,“景世子,你可看出这是怎么回事儿?”

    “大约是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吧!但不至于致命。”容景慢慢道。

    “换一批!”夜天逸摆摆手。

    有预备的一批人立即上前,重新抬起灵辇。地上躺着的人很快就被人抬走,队伍重新走了起来。刚走不多远,抬灵的杠夫再次齐齐倒地,口吐白沫,灵辇又轰地一声砸在了地上,这一次的响声与上一次一样大。

    夜天逸脸色瞬间阴沉,看向云王爷,“云王叔,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云王爷似乎吓傻了,连连摇头,“回摄政王,这老臣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老臣虽然掌管礼部,负责皇上出殡事宜,但这杠夫可不是老臣选的啊……”

    “这杠夫是谁选的?”夜天逸沉声问。

    “我!”夜轻染看着口吐白沫的杠夫,和刚刚那些人一般状况,面色也有些沉。

    “这是怎么回事儿?”夜天逸看向夜轻染。

    “从先皇驾崩之日,他们的饭食都是有规制的。”夜轻染冷静地道:“摄政王,这个稍后再查不迟,如今要紧的是将先皇赶在吉时之前到达皇陵入葬。”

    夜天逸点点头,摆手道:“再换一批!”

    “我看不用换了!他们吃的都是一样饮食!难免不会重复此中状况。”容景此时开口,“用宫廷护卫吧!或者用染小王爷手中的士兵。”

    “景世子,这可不行,杠夫都是要选生辰八字,不得与先皇犯冲的,这些人都是事先选出来的。如今再从宫廷护卫之或者染小王爷的部下中选人来不及测生辰八字啊!”钦天监张道长立即道。

    容景看着张道长,淡淡道:“若不这样的话,难道还能继续用下一批杠夫?皇上的棺木虽然是上好的红木棺木,但也禁不住这般摔,若是再摔一次的话,别说棺木被摔毁,就是皇上的遗体恐怕也会摔坏,那样的话,张大人,你以为比犯冲一说会好?”

    张道长立即住了口。

    夜轻染看了容景一眼,没言声。

    “就用宫廷内卫吧!”夜天逸也看了容景一眼,摆摆手。

    一批宫廷内卫齐齐上前,抬起灵辇。地上躺着口吐白沫的人再次被抬起,灵辇和队伍继续走了起来。

    宫廷内卫毕竟不是训练的杠夫,没办法统一一致脚步,大约走了两里地之后,前方和后方脚步不一致,一个不稳,轰地一声,灵辇再次砸到了地上,红木的棺木从灵辇上滚落,上好的红木被砸出一个大大的裂痕。

    众人再次大惊。

    这时夜天逸的脸已经彻底沉了。

    夜轻染的脸色也不好,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等文武百官大气也不敢出。

    “景世子,这就是你的好建议!”夜天逸转头沉怒地看着容景喝问。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淡淡道:“是景考虑不周,但刚刚情况的确那些准备好的杠夫再不能用了,换宫廷内卫这件事情虽然是景的建议,但摄政王和众位大人也是同意的。”

    夜天逸无言反驳,转回头,看着那些人,怒道:“连个杠也抬不好,要你们还有何用处?来人,将这些人全部拖下去砍了!”

    那些人面色齐齐一变。

    “摄政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所适应的职位,杠夫所做的就是杠夫的活计,宫廷内卫做的是守护宫廷,让宫廷内卫做杠夫,这本身就犹如让鸭子下鸡蛋。他们做不好很正常,先皇大殡,今日是吉时,不宜见血,这些人还是放了吧!”容景缓缓开口。

    “景世子好慈悲的菩萨心肠!”夜天逸沉着脸看着容景。

    “这阳间之路和阴间之路据说一样,都要经历一番灾难,才能修身成正果。如今先皇殡天,龙身羽化,但总要走这阴间一途,如今大约就是这个难而已。”容景话落,看向钦天监的张道长,“张大人,是否有这样一说?”

    “这……”张道长看着容景,触到他清淡的事情,连忙颔首,“是这样!”

    “所以,这三难一过,大体是无事了!”容景看向地上躺着的那些人道:“就让他们再抬一次吧!刚刚没有经验,有了这一次教训,他们能抬得好的!”

    “摄政王,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容景话落,地上的宫廷内卫齐齐恳求。

    “摄政王,景世子说得极对,就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太后此时也开口。

    “这棺木如何处置?已经生出了裂痕!”夜天逸看着红木棺木被摔出的那一道裂痕,沉着脸问。

    众人无人应声。

    “张道长,可能再改良辰吉时出殡?”夜天逸问向张道长。

    张道长摇摇头,“回摄政王,古来没有先列。这更改出殡之日不好啊,都走了一半了。先皇大行殡天,这不止是送葬,还关系国运啊!”

    “现在重新打造棺木,另换一个棺木呢?”夜天逸又问。

    “这……这也不好啊,重新打造另换一个棺木。这古来也没有先列。况且都入殓了,这国运神气都已经装棺,再开棺的话……”张道长一边说着一边摇头,“这恐怕也不行。”

    “那怎么办?就让先皇在有裂痕的棺木里躺着入葬?”夜天逸沉怒地问。

    张道长顿时没了声。

    众人都没有声息,齐齐想着这个问题。重新择日不行,重新换棺木也不行,难道就要先皇在有裂痕的棺木里躺着入葬?这古来哪个帝王如此过?

    “景世子,你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夜天逸转头看向容景,沉声问。

    容景摇摇头,“景也不知,摄政王想想办法吧!”

    “景世子天纵英才,这点事情便难得住您吗?还是你有办法而不说?或者更期待先皇这样?”夜天逸一句比一句凌厉。

    “摄政王,我知你因为私事而恼怒景,但先皇对景一直厚爱有加,景铭记于心,时刻不敢忘先皇抬爱。若是景有办法,自然不遗余力。但如今这种情况,除了继续往前走,就如此下葬的话,还能有何办法?”容景声音微冷,提醒道:“摄政王,再不继续走的话,就会误了入皇陵的及时了。”

    夜天逸沉着脸抿唇不语。

    众人都看向夜天逸,一时间想着的确没什么可补救之法。

    “摄政王,现在就将棺木补上一处呢!”德亲王此时开口。

    “德王叔,你说怎么补救?你可有好的建议?”夜天逸看着德亲王。

    “这……”德亲王看着老皇帝的棺木,只见棺木从正中间裂开了一道长长的裂痕。裂痕很深,等于整个木头断裂了,但还没真正地裂开。他呐呐地道:“既然不能换棺木,那就再找一块棺木补贴上吧!总不能这样下葬。”

    “这样下葬的确不妥,但是德亲王想过没有,这是上好的红木棺木,当初只有这么一块给皇上打造寝棺了,如今再上哪里去找一块相同的红木?再说先皇的寝棺,九五之尊的寝棺,如何能用贴补的?这传出去的话,岂不是惹天下人笑话?”容景温声道。

    德亲王顿时没了声。

    孝亲王此时也开口,“老臣觉得景世子说得极对,皇上的寝棺,怎么能贴补?那还不如就这样。即便能贴补的话,能有相同的红木的话,而且还需要时间,这铁定会耽搁吉时。那岂不是更糟?”

    云王爷也点点头,“说得不错!摄政王,您得赶紧拿主意,时辰不等人啊!”

    夜天逸沉默不语,脸色极为阴沉阴寒。

    “摄政王,哀家说一句话。若是这三摔灵辇真如景世子和张道长所言,是先皇历劫,那就这样下葬吧!这是天意,天意不可违。”太后此时出声。

    众人听到“天意不可违”五个字都齐齐点头。

    夜天逸沉默片刻,忽然阴沉着脸一摆手,“就这样吧!起灵,继续去皇陵!”

    躺在地上的宫廷内卫闻言齐齐爬起来,再次扛起灵辇,这一次有了前一次的经验和教训,众人抬着灵辇时不忘记配合下面的脚步,小心翼翼,步履极稳。队伍浩浩汤汤走了起来。僧人不诵经了,妃嫔不哭灵了,每个人都盯着灵辇,生怕再生出事端。

    ------题外话------

    三摔灵辇!解恨吧?O(n_n)O哈!

    月底最后几日了!月票清零哦!亲爱的们手里有票票就投了吧,不要浪费哦!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一章 三摔灵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一章 三摔灵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