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料事如神

    云浅月和玉青晴母女二人商议好,便一个奔南疆,一个奔南梁而去。

    云浅月曾经去过两次南疆,路途还算熟悉,不像天圣京城一般平整,南疆土地多山地丘陵,还有些天然形成的绝壁陡峰,路途比较难走。

    天山踏雪的脚程虽好,但明显比从天圣京城出来到凤凰关这一路慢了许多。

    云浅月到也没再急着赶路,南疆王大限刚至,秦丞相等人也才从天圣离京不久,不可能这么快就到南疆行动。

    出了凤凰关百里后再走五十里,进入南疆的地界,是南疆边境之城庙城。

    刚踏入庙城,气候明显一变。这一路来气候干燥,寒风干裂,但如今气候偏湿润,即便到处被大雪覆盖,但那雪铺在地上不冷冽如冰,反而有绵柔之感。

    庙城有一座天女庙极其出名,一年四季香火不断。不止方圆几百里的百姓们会来天女庙祈福,有些偏远的各国的人不远千里慕名而来祈福。所以,庙城虽然是小城,但因为人源客流往来不断,因而十分繁华。

    大街上熙熙攘攘,客流不断,各种穿着打扮的人穿行。

    为了隐秘行踪,云浅月进庙城之前就幻容成了前世的样貌,她并没有去自己名下的产业醉香楼,而是去了容景的产业碧玉斋。

    来到碧玉斋,只见碧玉斋门前车水马龙,有富商模样的老者,也有大家闺秀的女子,均是绫罗绸缎,打扮华贵。与别家店面不同的是,碧玉斋门口排了长长一队。

    碧玉斋之所以闻名天下,不是因为店面的布置高雅,而是柜台前的首饰墨宝珠翠碧玉等物全部都是独一无二,别处不可比拟。所以才吸引南来北往的人独独中意碧玉斋的物事。

    云浅月顺着人头攒动的缝隙向里面看去,只见碧玉斋内人满为患,每个柜台前都有人在挑选首饰,小小的店面挤得落不下脚,里面再进不去,有的人就只能等在门口,所以排了长长一队。

    云浅月牵着马等了半响,里面有人出来,外面有人增加,人流不见减少。她暗暗想着怪不得容景能富甲天下富可敌国,老皇帝对他恨得牙痒痒都奈何不了他,这一天管这一处小小的碧玉斋就够他日进何止斗金,更别处荣王府另外那些无数的产业了。

    她看了片刻,牵着马向碧玉斋的后院走去。

    来到碧玉斋后院,她将马拴在木桩上,刚要去敲门,小门从里面应声而开,出来的人是一个老者,老者一脸惊喜地看着她,须臾,喜色顿收,疑惑爬上眉头,谨慎地看着云浅月问,“姑娘,您是……”

    云浅月想着她只是变幻了容貌,没变幻衣着,刚刚这老者的喜色如此明显,难道是容景这么快就得到她来南疆的消息了?她不说话,伸手入怀,掏出容景的玉佩摊开在手里给老者看。

    老者一喜,连忙单膝跪地,“属下拜见浅月小姐!”

    云浅月收起玉佩,笑了笑道:“我过来歇脚,顺便给容景回一封信。”

    “您请!”老者连忙站起身,似乎有些激动,又打量了云浅月两眼,将她让进后门。

    云浅月走进去,老者随后跟上她,低声道:“小老儿今早接到公子的传书,说您会来,让小老儿等候您,小老儿从早上就开始等,也派了人去城门等,刚刚城门的人传回话,说有一个和您一样衣着的女子进了城,小老儿就猜十有八九是您易了容,但刚刚见了您之后,看您不像是易容,以为不是,您的易容术实在是精妙,小老儿都看不出来。”

    云浅月闻言挑眉,“他今早传书?知道我会来?”

    “嗯,公子今早传书说您要来。”老者立即道。

    云浅月默了一下,想着容景你能不能再神机妙算一点?这样的话她根本就不用给他写信了?明明他就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比她自己还清楚,来南疆是她临时决定的吧?她有些无语。

    “公子说他知道苍少主出了京城,蓝家的家主也出了京城,二人去了南梁,您指定半途更改来南疆。”老者给云浅月解惑。

    云浅月点点头,心里腹徘了一句,没再说话。

    碧玉斋的后院是一处小花园,极为清幽,前院如何热闹这里都听不见。

    云浅月被老者恭恭敬敬地请进暖阁,暖阁里生了火炉,暖融融的,有人已经准备好饭菜、茶点、桌子上铺好了笔墨纸砚。床边还放着两套和她身上裙装不同颜色的衣服。有一套黑色的,一套湖绿色的,她扫了一眼,想着容景的人办事就是有效率。

    “公子说您出城的时候赶得急,什么也没准备。将您的穿戴都交代给了小老儿,小老儿赶早给您备下了,另外公子给您也传来了一封信。”老者一一解释,将一封黏合着封口的信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坐在桌前,伸手打开信封,只见一页墨色的信笺,里面正是行云流水的字迹。

    “若是青姨跟在你身边,我便少操心些,可惜得知苍亭和蓝漪汇合去了南梁,我就知道你定然会与青姨分路而行去南疆,就知道这心又放不下了。云浅月,你说你到底哪里让我不省心了?”

    云浅月默然,她也想知道她哪里看起来让他不放心了?

    “细细想了想,你不让我放心的有三点,我给你列出来。其一:冬天里其实也可以有桃花开的,拿我院子里种植的那株桃花为例;其二:你的幻容之术,多用伤身;其三:南疆多毒虫毒咒之术。”

    云浅月盯着这三点,第一点让她无语,很想告诉他,不是谁在大冬天都神经病地种植捂暖一株桃树,也就他一个人而已。

    “此三点让我大不放心,其余的可以忽略不计。”

    “南疆王大限,秦丞相回去夺位,他毕竟是南疆嫡系,且当年南疆皇室那一派嫡系离开时带走了一部分南疆绝传的秘术,有的秘术叶倩未必学得,但秦丞相保不住会。所以,可以想象南疆有多危险。我不放心你,理所当然。”

    “红阁自从上次在十大世家桃花林你露面之后,便被夜天逸、苍亭、夜轻染等人盯上了,想必你也知道他们暗中在查红阁,风阁你给了西延玥,上次受伤惨重,这些年一直用来与皇室隐卫打交道,已经不是十分严密。所以你来了南疆之后没去风阁的醉香楼和红阁的烟柳楼,而来碧玉斋的就对了。你此行不要沾染任何你红阁风阁有关的人与物事儿或者地方,难保没有一种可能,就是夜天逸借南疆之乱,而引出你和红阁。若我猜测不差的话,苍亭和蓝漪去南梁之后,不日就会悄悄再折路去南疆。”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夜天逸借南疆之乱,而引出她和红阁么?的确不无可能。

    “你身上佩戴的玉佩代表我,凡是我的产业,你尽管调配。我已经派青影出京,你慢一些走,他大约会在银月城追上你。有他在,我大约还能放心一些。”

    “最后一句,南疆事小,你身是大。云浅月,你听明白了吗?”

    云浅月定在最后一句话上,忍不住好笑,看到落款“容景”两个字,心里暖了暖。放下信笺,摇摇头,嘟囔道:“嘱咐这嘱咐那的,怎么感觉跟个小老头似的。”

    “公子是担心您!”老者笑眯眯地道。

    云浅月拿过纸笔,提笔回信。

    “容公子,桃花要开也开在你家,放心吧!”

    “南疆事小,我身是大。明白了!”

    落款写上“云浅月”之后落笔,将信纸折起,递给老者。

    老者见容景写了一页信纸,云浅月就回了两句,忍不住道:“浅月小姐,您再写些吧!公子不放心您啊!”

    云浅月摆摆手,“这两句话比我说什么都管用,他会放心的。”

    老者闻言拿着信纸走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桌子上,满满一桌子菜、汤品、鸡鸭鱼肉,应有尽有。就是没有酒,她摇摇头,拿起筷子。

    用过饭之后,脱下了一直穿的紫色阮烟罗,换上了一身黑色罗裙。搭配的是同一系黑丝的披风。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以前她那一世最喜欢的颜色就是这个颜色,便于夜行,如今对这样的颜色居然不适应。

    收拾妥当,老者说信已经给公子传出去了,她点点头,出了后门。

    因为早上从凤凰关出来的时候太早,到如今她只行了不远的路来到庙城,时间还早,此时天空正日头高悬。

    云浅月翻身上马,离开了碧玉斋。

    庙城下一个城池是华州城,华州城下一个城池是银月城,银月城下一个城池是紫月城,紫月城下一个城池是汾水城,汾水城之后就到了南疆京都城。

    容景信中说已经派了青影追来,在银月城能与她汇合,那么她就更不急着赶路了,天黑前到银月城就行了。

    出了庙城,云浅月不急于赶路,便打马慢慢地走着,庙城距离华州城百里地,华州城距离银月城两百里地。也就是说她距离银月城三百里地。但是其中华州城距离银月城中间有一道黑山岭,黑山岭丛林密集,甚为难走,时常有匪患野兽出没。所以行人和商贾走过黑山岭时都是万分小心,一般都结伴而走。她用一天时间慢慢走,天黑之前到银月城,计算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越往南走,气候越显湿润。

    响午后,云浅月来到了华州城,她递了这些年一直沿用的通关文牒之后进了城。

    容景显然已经对南疆所有他的产业和暗桩下了命令,所以云浅月刚进城,便被一个粗衣打扮的少年迎住了,将她同样请进了碧玉斋。

    云浅月想着这样的待遇等同于她在他眼皮子底下,想犯桃花都没条件啊!

    在碧玉斋落脚用膳之后,云浅月出了华州城向银月城走去。

    黑山岭顾名思义,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有黑色的樟木,也有长青的松树,甚是浓密。上山的一条小道弯弯曲曲,隐隐约约像是一条线,跟某些地方的一线天山峰有得一拼。

    因山势陡峭,且树木浓密,又因路面被雪覆盖,如今太阳暖和,本就绵柔的雪有融化的痕迹,很是难走,她只能翻身下马,牵着马上山。

    云浅月因从丰城遇到杨公和杨婆之后,为她净化了奇经八脉的真气,她心境空明,对四周方圆几里的动静触耳更为清晰。

    黑山岭静寂,只有她一人一马的声音。

    大约走了一半,她感觉到前方林木丛里隐隐有动静,呼吸极浅,她不动声色,继续向前走。而踏雪通灵性,开始不安地踢蹄子。

    云浅月伸手拍拍踏雪,安抚它,踏雪安静下来,被她牵着走。

    过了片刻,忽然一条蜈蚣从树丛里出来,快若闪电地袭向云浅月面门,云浅月手掌心摊开,一圈火光汇聚上手心,她这回的火光和以往不一样,以往是一团火焰,极热极红地在她手心燃烧,而如今则是火光外似乎被蒙了一层晶莹的水圈,火焰不烈,她手也没感觉到灼烧之感。当然得意于杨公杨婆为她净化内力的功劳。

    蜈蚣顷刻间被她吸取到了手里,她刚要焚烧,忽然想起罗玉。曾经在去河谷县的路上,凌莲和伊雪毁了一只大蝎子,罗玉大叫可惜,那么这一只蜈蚣如此大,比那只蝎子不遑多让,是不是她若见了更会喜欢?于是她立即改变主意,从包裹中抖出在碧玉斋那老者给她准备的一个木盒,将被火弄得半分脾气也没有蔫下来的蜈蚣装了进去。

    这个木盒与叶倩曾经用来装万咒之王用的那个罐子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能让毒物在里面可以服服帖帖待着的一种木料打造。

    将蜈蚣装入木盒后,云浅月感觉丛林里有几处动了动,隐没了下去。既然没有人出来,她也不理会,继续牵着踏雪向前走。

    直到过了这一处黑山岭,再未遇到什么麻烦。

    云浅月翻身上马,向银月城走去。

    刚走了一段路,便感觉身后有人似乎跟上了她。她不回头,依然慢悠悠地走着,后面跟着的人与她保持着一定的不远不近的距离。

    就这样,一路再无话,来到银月城。

    银月城外有一条银月河,南疆气候比天圣之地偏暖,所以河水只结了一层冰碴。河面上落下一层清霜,有些冰凌清透之感。

    云浅月想起关于流传的对南疆公主叶倩评价的一句诗就是因为这银月河而得名。据说当年叶倩在这里救了一个人,当时有人掉进了水里,叶倩从城墙上飞身而下相救,于是有了流传甚广的“银月点染胭脂色,千江踏水一点红。”的说法。

    一是说银月河之美,二是说叶倩的轻功之高。

    同样交了通关文牒进了城,和华州城一样,有容景的人悄悄迎了上来。

    云浅月见那人向她走来,她用传音入密道:“有人跟着我,不必过来了。我今日不住碧玉斋,选一家普通客栈落宿。你看着我身后,从我之后有什么进城记录下来报给我。”

    那人立即停住脚步,默默地点点头退了回去。

    云浅月牵着马向城里走去。

    银月城是比庙城和华州城大的城池,算是南疆除了京都城外第一繁华大城。真正的南疆地界,比庙城和华州城少了些各国商贾杂乱的风气,多了些南疆纯正本土的风气,穿着上虽然是冬日,但看起来还是比天圣京城大胆开放。

    云浅月绕过醉香楼,烟柳楼,碧玉斋,在最繁华的主街一处登云楼落脚。

    店伙计乐呵呵地迎了出来,打量云浅月一番,对她询问,“姑娘您是几个人?小店正好空出两间客房,其余的都满了,您来得幸好早一步,再晚的话就没房间了。”

    “今日什么日子?这么多人吗?”云浅月装似随意地问。她进来的时候,可以感觉到涌入银月城的人很多。以前她来过两次,没有这么多的客流。难道是因为南疆王大限,很多势力都涌来南疆了?

    “没什么日子,这两日的人尤其多。”小伙计道。

    云浅月点点头,看来她猜测得不错,各方势力都得到消息涌来了南疆。虽然如今南疆还没对外公布南疆王殡天的消息。

    “姑娘,您还没回答小的,您几个人?”店伙计又问。

    “哦,我还有一个朋友,两间客房我都要了。”云浅月将马缰绳递给他。

    “好喽,那是两间上房呢!本来是已经没有房间了,但有两位客观似乎有急事离开退了房刚走,所以就空出来了,正好给姑娘您。”小伙计很热情,见云浅月不说话,又道:“姑娘您是第一次来南疆吧?”

    “何以见得我第一次来?”云浅月挑眉。

    “您面生得紧,这来来往往的客人小的我都能记得个七七八八。”小伙计道。

    “是啊,我第一次来。”云浅月笑笑,想起她以往出门都是易容成男装,如今幻容成了前世的容貌,这个容貌虽然在十大世家揭开一次,但在别处从未用过,自然算是第一次来南疆。

    “您跟小的来,里面请。”小伙计栓了马,头前带路。

    云浅月跟着他走了进去,两间客房在三楼,临窗的位置,能窥视到对面街道上的人来客往,房间精致,的确是上好的房间。她交了银两,安排妥当之后,小伙计走了出去。

    云浅月用了饭菜,便坐在窗前看着街景。

    不多时,有一名商贾打扮的老者和几名随从走了进来,老者大约五十多岁,几名随从大约十几岁到三十多岁不等,小伙计迎出去打发人,那老者似乎向马厩方向看了一眼,便带着随从走了出去。

    云浅月想着踏雪就栓在了马厩里。不知道这几人是不是跟在她后面的人。

    不多时,外面传音入密传来一个声音,“浅月小姐!”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属下是墨菊,公子在银月城的信使,就是刚刚在城门迎接您的人。”来人说出来历。

    “嗯!”云浅月点头,知道是容景的人。出了天圣京城外,所有人都称呼容景为公子。

    “跟踪您的人属下查清楚了,是南疆国舅,带着几名随从,就是刚刚来了这里没了落宿之地又走出的几人。”墨菊道。

    云浅月蹙眉沉思,“南疆国舅?”

    “是南疆国舅,这位国舅不喜朝中,空挂了一个国舅的名声,从未入朝,一直在外游历,不理会南疆政事,三五年才回一趟南疆,而且行踪不定,所以几乎被世人忘记南疆还有一个国舅。”墨菊道:“如今他似乎是回南疆,正巧碰到您,不知为何便跟踪了您。这个属下还未探查明白。”

    云浅月点点头,想了一下,吩咐道:“将关于这个国舅的资料给我找来一份。”

    “是!”墨菊应声。

    “另外派人盯着他的举动,最好不要让他发现。”云浅月又吩咐。

    “是!”墨菊颔首。

    云浅月不再说话,墨菊见她不再吩咐,也再无声音传来。

    云浅月坐在窗前想着南疆王后在叶倩很小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南疆王再未立后,有妃嫔也未再生育,所以南疆王只有叶倩这一个公主,宠若至宝。她在叶倩将云暮寒带走后由淋儿口中得知南疆王后和南梁王后是姐妹,也和世人一样忘记了居然还有一位国舅。这位国舅这个时候回来,是来帮助南疆?还是如何?

    在黑山岭上的事情她敢确信是这国舅或者其随从放出了蜈蚣,而且丛林内声响几乎微不可闻,若不是她武功高强,两日前又更上一层楼,怕是很难发现动静,可见那些人都是身怀很高的武功之人,看来这位南疆的国舅不简单。

    天幕黑了下来,云浅月起身上了床。

    刚睡下不久,外面传来响动,有说话声,大约三个人的样子。云浅月并未起身去看。

    不多时,小伙计来敲房门,“姑娘,您睡下了吗?”“何事?”云浅月询问。

    “您的那位朋友还来吗?楼下有三位客官,银月城的宿店都住客满了,可否通融一下?一个房间可以睡下两到三个人,您的朋友来了是否跟您一个房间,将那间房间让出来给楼下的三位客官?”小伙计低声询问。

    云浅月一时间没说话。

    “如今外面天寒,三位客官都是贵客,不愿屈就柴房。出门在外,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小伙计没听到云浅月答复,继续劝说,补充道:“您付过的房钱待您离开后退还给您。”

    “那三位是什么人?”云浅月起身下了床,向窗前走去。

    “小的也不知,非富即贵就是了。您知道,住得起这一条街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小伙计道:“本客栈靠得是四海朋友照顾,所以尽量满足客人,就来询问姑娘能否通融一下?”

    云浅月挑开帘子看向楼下,只见下面站着三个牵马的人,是三个年轻男子。她眯起眼睛,这三个年轻男子她认识,正是华家、伊家、凌家如今的三位少主,凌少卿,伊羽,华秋。她虽然在十大世家时仅仅见了一面,但她还是认得清楚。看到他们,她想着看来这三大世家已经归拢到了夜天逸的手下了,当初容景打凌莲、伊雪、华笙的主意,被她驳回了,说没准那三家早已经归于夜天逸,因为容景收买了风家、花家、风家、莫家,夜天逸除了蓝家和苍家外不可能再不做什么收买其他世家的手段,果然这三家成了他的。看来夜天逸让蓝漪和苍亭去了南梁果然是迷惑人视线,围魏救赵,而他却另外派人来了南疆。

    “姑娘?您同意吗?”小伙计又问。

    “我看你刚刚打发走了好几波人,为何单单留下了他们,替他们要通融?”云浅月问。

    “刚刚那几波人太多,实在住不下了,如今这一间房间您朋友没来,就算来了也可以和您挤一下,那三个人也可以挤一下,所以小的就过来了。”小伙计道。

    “好,我同意。我朋友也许在路上赶不来了,先让他们住吧!”云浅月道。

    “小的替三位客官多谢姑娘通融。”小伙计闻言立即跑了下去。

    云浅月站在窗前不动,看着小伙计跑下楼,到那三位男子面前,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那三位男子向她楼上的方向看了一眼,齐齐拱手一礼,跟着小伙计进了楼。

    云浅月收回视线,刚要走离窗前,传来墨菊的声音,“浅月小姐,属下找来了关于南疆国舅的资料。这就从您所在的窗子传给您?”

    “好!”云浅月点头,打开窗子。

    一个布袋被从外面轻飘飘扔进来,云浅月伸手接住,关上窗子。灯烛本来就未关,她坐到桌前就着灯打开布袋,里面掉出几张纸,她拿起来翻看。

    南疆国舅名杜钰,字子詹,家道来历不明。只知二十多年前,南疆王和南梁王结伴于天女山祭拜天女,之后二人同游天女山,恰巧遇到三兄妹被两大猛虎困住,三人与猛虎缠斗,一兄护着两妹已经受伤,南疆王和南梁王拔剑相助,击杀猛虎,因此与三人结缘。两名女子容貌秀美,出尘灵动,南疆王和南梁王大为心动,经过一番纠缠,征得其兄同意,一个嫁入了南疆,成为南疆王后,一个嫁入了南梁,成为南梁王后。

    嫁入南疆的王后虽然改了名,但未曾换姓,携带其兄一起入了南疆,成为了南疆历史上的第一位平民皇后。而嫁入南梁的皇后则改了名,换了姓,以南疆大将军府女儿的身份迎娶进宫,所以,南疆王后和南梁王后其实是双胞姐妹的事情不为世人所知。这大约也就是包含了当初南疆王和南梁王的考量在内,毕竟南疆和南梁是天圣皇朝的附属国,南疆王和南梁王其实是连襟的消息自然会得到天圣皇朝帝王的在意甚至提防。所以,就刻意地给隐瞒了。

    南疆国舅不喜朝政为由,待其妹嫁入皇室一年后,离开了南疆出外游历。待三年后,叶倩出生时回南疆一次,后来又离开,四年后王后病逝,他回来一趟,之后又离开,后来便五年后又回来一趟,到如今又是五年,才又回到南疆。期间他的一切记录都是空白,墨菊的资料很简单,其余均为查到。

    除了简单的资料外,那些离开南疆游历均是空白说明了什么?

    云浅月蹙眉,放下纸张沉思,连容景的人都查不到的事情,只能说明这个国舅不简单。

    又坐了半响,云浅月将手中的资料烧了,起身躺回了床上。

    夜半时分,她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动静,不多时,有人出了房门,她坐起身,走到床前,只见凌少卿,伊羽,华秋三人下了楼,走去马厩牵马,她站在窗前犹豫片刻,对外面传音入密询问,“青影,你可来了?”

    “回浅月小姐!属下来了!”青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你跟着他们三人!”云浅月吩咐。

    “是!”青影应声。

    云浅月看着窗外,只见那三人牵着马出了马厩之后翻身上马,离开了这里,马蹄声远去之后,她站在窗前看了半响,街道再没有任何马蹄声,她转身重新躺回了床上。

    天明十分,云浅月收拾妥当,拿了包裹,出了房门。

    小伙计见云浅月出来迎了上来,“姑娘要离开吗?”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小的找给您银两!”小伙计连忙往柜台走去。

    “不必了,银两先记着,下次我住的时候不给了。”云浅月扔下一句话,出了客栈。

    小伙计连声应是,送了出来,跑去马厩帮云浅月牵马。

    马匹牵来,云浅月翻身上马,出了客栈向城门走去,交了通关文牒后出了城,刚走不远,墨菊的声音传来,“浅月小姐,南疆国舅又跟上了您。”

    云浅月点点头,“知道了!”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八章 料事如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八章 料事如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8。